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72 码头情敌

重生之锦绣嫡女 072 码头情敌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沈府每年过年的时候,本来就格外的热闹,庄子上要送年货,要报账,各店铺的掌柜要来将一年的经营情况汇报,今年更是忙碌,除了要忙这些以前年节的事情,还多了许多人情来往,以及要迁府入京的事情。

    虽然听起来还有三四个月的时间可以准备,但是去京城要买宅子,自然显得时间就有些不足,沈茂忙的可能过年的时候也不会在家中,随着客船就去了京中,家中的事情,生意上的交给云卿处理,其他的就由谢氏处理。

    待到过年的时候,沈茂在大年夜的傍晚终于从京城赶了回来,和家人过了一个痛痛快快的年,然后整理东西,沈家宅院是祖传的,虽然人不在这里,自然还是不会卖的,请了新立祠堂里的沈氏人,打理照看,另外将李斯留在了扬州。

    虽然府宅搬去了京城,但是沈家的染坊,绣房,桑园这些是搬不走的,必须得有人在这里帮忙照看。

    沈家虽然人口不算多,但是东西却不少,整理出来也有五条船那么多,其中还不包括那些旧了的,放在老宅不打算搬动的。

    而府中的丫鬟,婆子们也有活动的,她们是沈家的家生子,自然是沈家去哪,她们也跟随去哪,也有一些不愿意跟随着去的。

    此时谢氏坐在榻上,抱着暖炉,她下头跪着三个婆子和四五个丫鬟,个个头垂的低低的,其中一个有点脸面的婆子壮着胆子道:“夫人,如今老爷和夫人升了伯爵,小姐得封了郡君,又做了皇商,沈府迁往京城,这是天大的喜事,老奴本该随着夫人去京城的,可无奈年事已高,一路颠簸,只怕给夫人惹了麻烦,倒还不便,想留在扬州替沈府守宅子了。”

    谢氏面无表情的听着,柔白的面上因为房里暖烘烘的,浮起了红红的色泽,看着跪在下头的那些人。

    李嬷嬷一听就皱了眉,“什么守宅子,看宅子的人早就定好了,我看你们是不愿意去京城才是的吧。”

    婆子一听她说,强笑道:“哪里,老奴说的是真心的。”她的确是不想去京城了,自己的儿子,媳妇都在扬州,她去那么远做什么,虽然京城好,可也没家人在身边好啊。

    李嬷嬷看婆子那老油条的样子,还要开口训斥,谢氏抬了一下眼,制止了她的话,看着另外几个,问道:“你们也是不想去京城吧?”

    “夫人,奴婢的哥哥姐姐都在扬州,奴婢不想离开这里。”小丫鬟说话没有婆子那么拐弯抹角,直接就说出心里的想法。

    另外几个婆子和丫鬟也回答了,意思都差不多,就是不想离开这片土地。

    谢氏叹了一口气,“你们的心意我理解,自我嫁来扬州,也有十数年了,离开这里我也舍不得,你们心中不舍也是正常的。你们去找木管事,按照规矩办吧。”

    那几个婆子和丫鬟听了后,大喜不已,本以为还要费一番口水和泪水的,没想到谢氏这么快就答应了,果然是好主母,连忙谢恩。

    待这些人退了下去,谢氏对着李嬷嬷道:“你吩咐下去,若是有想留在扬州的,就按照府中的规矩,放了他们出去吧。”

    李嬷嬷有些不明白道:“夫人,她们听到去京城就不去了,这心也太飘了些。”

    谢氏一笑,“嬷嬷,不是每个人都会像你对我这般的,人都是为自己打算的,去京城虽然是好,可是到底是背井离乡,他们不愿意也正常,再者,既然他们的心都不在这里了,若是强留了下来,反倒显得我们沈府不近人情,反正每年都要放一批人出去的,留着这些心不在的人,还不如放了,以免因为此事怀恨,倒给府里添了麻烦。”

    李嬷嬷点头称是,转头出去处理此事,正巧看到秋姨娘过来。

    “李嬷嬷,又要去忙了?”秋姨娘也是二十五的年纪了,倒还是颜色鲜艳,并没有苍老的迹象,当初几个姨娘里,只有她还在府中,幸好当日她站对了位置,没有参与那些人勾心斗角之中,否则今日还不知道在那等着人祭拜。

    这几个月,府中事务太多,谢氏也分出一部分让她帮忙处理,她到底做过正室娘子的,处理事务也很干净利落,又不争风吃醋,搞那些小动作,李嬷嬷对她也客气了几分,“是的,姨娘过来找夫人的吗?”

    “还是李嬷嬷眼利,夫人如今可有空?”秋姨娘巧笑着问道。

    李嬷嬷看她身后带着一个穿着鹅黄色小袄的低着头的少女,眼底闪过一道利光,点头道:“夫人在里边。”

    秋姨娘笑道:“这是我娘家的妹妹,想求夫人在府中谋个差事呢。”

    李嬷嬷又看了两眼,见没什么异常,这才道:“你进去吧。”

    秋姨娘又谢过了一次,才带着那少女走了进去,打帘的小丫鬟掀开帘子,秋姨娘走了进步,便看到谢氏正在那捧着茶,看打包包装的册子,点里头的东西,听到脚步声,谢氏转过头,问道:“怎么过来了?”

    “昨日听夫人说头还疼着,今日来看看好些了没?”秋姨娘站在那笑着,谢氏看到她身后跟着进来的少女,打量了两眼,开口道:“我没事了,你坐吧。”

    秋姨娘哪里会坐,她拉着那少女往前走了一步,口气亲昵道:“夫人,这是婢妾的妹妹,昨日家中母亲带了她过来,说是让我在府中给她找个差事,也好看看伯爵府里的光彩,婢妾说这事婢妾做不了主,得夫人说了算。可母亲一番盛情,将妹妹留下就走了,婢妾也没办法拒绝,再加上婢妾就只有这么一个妹妹,希望她能多长点见识,所以就带来给夫人看看,能不能留在府中,学点东西。”

    这秋姨娘的确是极为会说话,一番话下来,情有了,理有了,她自己的想法也表达出来了,还充分的尊重了谢氏这个主母。

    如今府中就秋姨娘一个妾室,谢氏心里也不是多膈应她,毕竟府中若一个姨娘都没有,全部都出了事,外面的人看来,还指不定说她手段厉害,不能容夫君身边有人,再者秋姨娘人也还算不错。

    所以她看也给面子的看了一下那少女,大概十**岁的年纪,和秋姨娘眉目间有三分的相似,垂着头,不怎么敢看人的样子,看起来还行。

    “她许了人家没?”

    大雍女子十五岁及笄后,便开始寻亲订亲,一般十八岁之前嫁出去,十八岁之后的,就要被成为老姑娘了,而眼前这个少女,很明显还是梳着少女头,所以,谢氏有此一问。

    “之前许了一个,可是男方家里去年出了事,这门亲事也就没了。”秋姨娘回答道。

    没许亲就没什么麻烦了,谢氏点头道:“既然是你妹妹,那就放在你院子里吧,你也该添个贴身丫头了。”

    秋姨娘的院子一直都只有枫儿一个二等丫鬟,此时再添一个也是合理的,而且妹妹放在自己身边,她也可以照看着,不让人欺负了,秋姨娘大喜,拉着那少女连忙谢恩。

    待一进了她的院子里,本来满脸笑容的秋姨娘便被那少女一下甩出去老远,刚才那低头善眉的样子也被另外一种语气所取代,“秋纹,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娘让你带着我去京城,找门好亲事,你就拉着我做丫鬟,还做你的丫鬟,我要去告诉娘!”

    看着少女满脸的不耐,秋姨娘拉着她拽进房里,才道:“秋水,你想无缘无故的留在沈府,是不可能的,沈家怎么可能带着你去京城呢?”

    “怎么不可以,我是你妹妹,带着我去有什么了不得!”秋水嘟着嘴,从桌上的盘子里拿了一块糕点吃了。

    秋纹看着自己妹妹吃东西的样子,满心无奈,娘以为自己到沈府做姨娘,就是天大的主子了,昨儿个带着妹妹上门,说要去京城找个富贵人家嫁了,若说以前她不知道,如今她还不知道,她在沈府虽然是个姨娘,可夫人是主子,老爷是主子,小姐也是主子,她说的好听也算的上半个主子,其实什么都不是,自从韦凝紫和谢姨妈的事情后,沈府是一概不允许亲戚借住,借居,那些上门打秋风的全部安排到外面的旅店里去。

    因为再怕来个那样的人,不是爬床,就是下毒,陷害。

    可是这样的话,她也不可能跟还没出嫁的妹妹说,不过自家妹妹倒也不蠢,至少刚才在谢氏那的时候没有蠢头蠢脑的发作出来,眼下跟着自己这个姐姐,才没一点顾忌,到底没给自己丢脸。

    她劝道:“因为你是外人,沈府不比咱们家,以前是商户规矩就不比平常高门的少多少,如今升了伯爵,规矩更多,外人是不可以借住在沈府的。”

    “什么外人,你是沈家的姨娘,我是你妹妹,是沈府的亲戚!”秋水鼓着眼睛望着秋姨娘,边吃东西边道:“你是故意的,你看娘对我比对你好!我要去告诉娘!”

    秋姨娘看她的样子,本来心底就有点烦,这么久她肚子一直没动静,她心情就不大好,此时又有秋水到她身边烦她,一点都不体谅她,加上这些天她也很忙,便甩手道:“你去告,你去告吧,大不了娘骂我一顿怎么样,我当初还没被她骂够吗?等骂完了,她也好带着你走,免得你留在沈家做丫鬟了!”

    这是说的当年她给沈府做姨娘的时候,被娘戳着骂了好久,后来看到她嫁给沈家,能给家里带来实惠,倒是再没骂过了,现在听到沈茂升了抚安伯,自然更加不敢骂了,昨儿个还一个劲夸她眼光长远,二嫁都能嫁到伯爵家!

    对于娘她不想说什么了,妹妹她倒是真心想借着沈家的名头,找门好点的亲事的。

    一听姐姐就要把自己赶回去,刚来两天就吃了好多在外头没吃过东西的秋水又不干了,眼珠子咕噜噜的转动,使劲摇头道:“我才不去,你就是想把我赶出去,我才没那么笨!这里有好吃的,好穿的,我不走,不走!”

    秋姨娘一看她小孩子样,又笑了起来,“你呀!不走就呆在这,姐姐还会对你不好吗!”

    时间如流水一般匆匆而过,转眼就到二月初,南方的运河冰水开始融化,沈茂也租了大船,将家当都搬了上去,之前秦氏和韦沉渊也是开春要去京城的,没想到沈家以外得了封爵,便沾光乘坐沈府的船一起上京。

    秦氏觉得太过麻烦沈府,而谢氏十分欢喜,她喜欢秦氏的举止得宜,又会聊天,一路上可以和秦氏做伴,免得这一路太过闷。

    老夫人因为身体不好,所以大部分时间都是休息,偶尔也出来走走,不敢到甲板上,怕风吹入了寒,就是云卿,也极少出来,因为越往北走,天气就越来越冷。

    直到一个难得的太阳天,而船停到了曲阳码头进行补给的时候,云卿才到甲板上来透透气。

    “你也在甲板上。”韦沉渊身着天青色素面普棉夹袄,头上梳着学子髻,身子如竹清朗,相貌俊秀间,带着一丝儒雅在其中,正对着云卿说话。

    “是啊,在船底闷了好些天了,上来换换空气。”云卿笑道,“听说陛下今年开了恩科,你三月下旬,就要参加廷试筛选了。”

    韦沉渊双手撑在船栏上,面朝着运河的对岸,点头道:“嗯,要面对来自全国各地的高手了。”

    他的话语里并没有多少的担心,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那种自信不由的从音色中流出,让他整个清秀的眉目,带上了一层耀目的色彩。

    “你那些生意的事,小牛现在已经全部能接手了,他人还是很实诚的,不过那么多田地,你打算一直放在那不做点其他的事情吗?”韦沉渊显然对应试不太紧张,转而将话题拉到云卿的事上来了。

    “放那里也可以,这倒不急。”云卿笑了笑,“你娘的身子越来越好了,我娘都晕船,她反倒一点事没有。”

    “是的,这倒是奇怪了,也许人的体质不一样吧,我坐船也没有头晕,像了我娘吧。”韦沉渊一笑,满脸的打趣,“你晕不晕呢?”

    “多少有一点,不过坐船和坐马车还是有点像的,坐久了倒也习惯了。”云卿眺望着远方,“也不知道去京城后是什么样子?”

    “去了才知道,路总得走,多用心就好了,我觉得你一定没问题。”韦沉渊眼里波光粼粼,笑容真诚且带着鼓励,云卿望着他的眉眼,想着上一世自己和他之间,不过是点头的交情,谁知道这一世,两人之间的关系完全变了。

    “有你这么鼓励,我倒是多了几分信心了。”云卿也真诚的一笑,倒觉得韦沉渊这嘱咐,有点像哥哥安慰妹妹。

    那边有水手开始喊,船上的人要注意,准备开船了,两人才各自回到自己的卧房内。

    越是北上,天气就越冷,到了二月,竟然还在飘大雪,云卿缩在屋里,抱着鎏银百花掐丝珐琅暖炉,披着大氅,是半点都不肯出去,脚下还放着小烘炉,恨不得将整个人都放在火边上烤着。

    每日里就是看看书,做做画,靠着这些打发时间,亏得她也是赖得住的,所以倒没觉得有多闷,不过心内觉得北方实在是太冷了点。

    流翠推开门,从外头进来,口中直呼:“这风都要把人割成冻肉了,奴婢的脸都麻了。”

    她的鼻头冻的通红,将手中提的食盒放在桌上,云卿看她的手都红了,立即喊道:“流翠,快来暖暖手,别冻着了。”

    流翠点头,将手放到暖炉上暖了几下,才站过去,将食盒打开,端了一碗热乎乎的汤给云卿,“这是夫人让人炖的,喝了最是暖身子了,小姐,你赶紧喝了吧。”

    云卿伸出手来接过,放在桌上,一口口的喝了,抬头看流翠,“你也盛一碗喝了吧,天越比扬州可冷多了,别着凉。”

    流翠摇头道:“奴婢喝了两碗姜汤上来的,身体里面**辣的,就是外头被风一吹,冷的紧了。”

    云卿闻言,也不多说,垂头刚舀了一勺汤,忽然外面响起一声震天般的巨响,整个船身都好似摇晃了起来,那汤也一下倒在了桌子上,流翠赶紧拿了布出来擦干净。

    谁知,那声音又接着轰隆隆的大响了起来,云卿都给唬的心跳加快,捂着耳朵道:“这是怎么了?”

    接着就听到外头青莲跑进来,“小姐,前头河面都结了,船队这在用炸药炸冰块呢!”

    云卿这才想起,北方的天气冷,河面上的冰还未融化,加上这几日又在飘着大雪,冰层只有厚,没有薄的,船只前进便艰难了。

    上京的船不止云卿她们这几艘,还有往京城述职的,见友的,运商的,多的是,他们的日子不能耽误,便只有靠人工去河底埋炸弹,将冰面炸开,清理出足够船只前行的船道。

    就这样到了三月初三的时候,船到了天越运河港口,各种大船排列成长龙,云卿乘坐的大船在中间的位置,慢慢的等着前边的大船下了人,然后靠近港口。

    马头距离天越还有一段距离,下船之后,还需要乘坐马车沿着官道才能真正到达京城,所以码头上停了很多来接人或者送人的马车和软轿,送人的,接人的,接货的一起,码头上显得很拥挤。

    流翠和青莲走在云卿的身边,防止其他人碰到她,问儿在后边打了把伞,以免雪落在云卿头上着了凉,谢氏也在另外一条船板上走了下来,翡翠和琥珀搀扶着她一路走了下来。

    沈茂陪着老夫人,让木管家带着云卿和谢氏去自家的轿夫那边去,丫鬟婆子格挡着那些可能会过来的人。

    云卿朝着岸上走去,却抬头往四处去看了一眼,当初御凤檀说她今年一定会来京城,他一定会到港口来接她的。

    虽然知道他能提早知道封赏的事情很正常,可是他说的那句一定会到港口来接她的话,本来她没放在心上,可到了港口,不知道怎么就想起那人凤眸粼粼的样子,鬼使神差般的巡了一眼。

    却没想到真正看到了那个白色的身影,虽然离的有一些距离,但是那人穿着白色软罗的宽袖大袍,腰间束着碧色玉带,坐在一匹枣红色的大马上,身姿十分挺拔。

    虽然细雪蒙蒙之中,看不太清楚面容,一双眼却是在风雪中显得格外的潋滟灿烂,好似雪片到了他的身周,都化为了气体,蒸发了去,只剩他那一片雪白,明媚了整个码头。

    莫名的云卿就觉得心头一跳,嘴角抑不住的有点笑意。

    谁知,这笑意还没从心内延伸到嘴角,就听到后面有陌生的嗓音在喊:“小姐,你看,果然瑾王世子来接你了……”

    云卿微微蹙了眉头,转头往后面看去,见一群丫鬟正簇拥着一个少女,其中一个还在喊着:“奴婢说了,他一定回来的吧!”

    少女面带着羞赧的笑容,略收下巴,欲看还休的半抬头,视线正落在御凤檀的身上,目光里尽是爱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