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70 步步为赢

重生之锦绣嫡女 070 步步为赢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就在当天晚上,问儿根据云卿的吩咐,半夜紧盯,结果和另外一个值夜的妈妈捉住了鬼鬼祟祟的在院子里转悠的雪兰。

    云卿看着跪在面前,手脚被捆在一起的雪兰,冷笑了一声,拉了拉披着的大氅袖子,不言不语的喝着茶。

    本来抱着禁闭嘴巴,什么都不说的雪兰,看到云卿一声不吭,好像只打算欣赏她被捆的样子,并不打算质问她,但是沉默也是一种无形的压力,她开口道:“小姐,你半夜让人抓奴婢来,是为了什么事?”

    云卿见她终于开口说话,却是反咬一口,说是自己抓她来,抬手将茶盏轻轻放下,流翠素来讨厌她,拧眉道:“你半夜鬼鬼祟祟在那干什么?”

    雪兰见到是流翠问她,本来这些时日就积累着对流翠的不满爆发了出来,横眉道:“什么鬼鬼祟祟的,不要说的那么难听,我只是半夜睡不着,到院子里走走而已。”

    “半夜睡不着?你犯的着到院子里面挖坑吗?”流翠见她死咬着不打算说,顿时反驳道。

    雪兰闻言,却不看流翠,只转头望着云卿,看着她面色淡淡,一双凤眸却是幽幽的如同烛火一般,心内觉得小姐的样子不怒自威,隐隐有些害怕,强辩道:“我挖什么坑了……”

    青莲从外面进来,手上拿了一个东西,递到云卿面前,只看了一眼,云卿的脸色便隐隐含着愠怒。

    ‘啪’的一声,一个小布人丢到了雪兰的面前,那布人身上贴着‘御席明’两个字,身上扎满了长针。

    边上流翠一看,深深的抽了一口气,几乎是惊愕的捂着嘴,“这是陛下的名字!”她跟在云卿的身边,学习过认字,而问儿和青莲,两个人在听到流翠的话,更是惊恐的睁大了眼睛,看着地上的小布人满脸惊骇。

    这种小布人,在有人怨恨他人的时候,会在上面贴上那人的生辰八字,刺上银针,埋在地下,以作诅咒之用,而雪兰埋得这个,在上面写着明帝两字,虽然没有生辰八字,一样是死罪啊。

    明帝最为讨厌厌魇术,曾经宫中有妃子利用厌魇术术争宠,被发现后,立即被打入冷宫,其家人也全部落狱。

    而这个小布人埋在云卿的院子里,若是一旦被人发现,竟然敢诅咒圣上,虽然别人会觉得不合理,但是厌魇术就是厌魇术,不管怎么说,一定会将整个沈家打入谷底,之前一切的努力和封赏将会随之东流,甚至会惹来灭门之祸,要知道,那个妃子利用厌魇术,并不是针对明帝就落得全家入狱。而沈家这个,那不是满门抄斩?

    “这个东西,是从你刚才挖的坑里面埋出来的,你不能否认了吧。”云卿忍着内心里的强烈愤怒,望着雪兰的两只眼睛几乎要将她整个人烧透。

    雪兰望着云卿,又看着那小布人,脸色写满了震惊,“不,我埋的不是这个,不是这个……”显然,再孤陋寡闻的她,也知道这个小布人是什么东西,会惹来什么罪!

    “你埋的就是这个,不过表小姐告诉你,这里面装的不过是让我不舒服的东西,你根本就不知道这上面写的是陛下的名字。”云卿的声音越发的温柔,可是落在雪兰的耳中,宛若魔鬼一般,她看着那灿若星辰的一双眼眸,脸色煞白,方才明白,自己这些日子,一直以为偷偷摸摸,不惹人注意的行为,早就收在了小姐的眼底。

    看着雪兰变化的神色,云卿肯定雪兰也不知道这上面写的是什么,雪兰是贪心,是有向上爬的**,可上辈子云卿也记得,雪兰的胆子并不大,她没有韦凝紫那种为了利益,一切都可以牺牲的狠毒心肠。

    当年厌魇术的事情闹的很大,就是民间也沸沸扬扬的,所以人人都知道这个东西的可怕,一旦被官府知道有谁家用这个,立即就可以以杀人罪逮捕起来。

    雪兰自然也知道这一点,她若是埋下诅咒明帝的小布人,那么整个沈府也会被牵连,作为沈府的奴婢的她,自然也得不到好下场。

    此时她再顾不得其他,后背有冷汗从背上流出,她埋下这个,是等同于要毁掉整个沈府,小姐虽然脾气温和,可是对于不忠的人,一定是严惩的。

    “小姐,饶了奴婢吧,表小姐告诉奴婢,说这个只是让你头疼发烧,不能参加庆贺宴会的,奴婢不知道这个竟然是厌魇术!奴婢真的不知道啊……”

    一下又一下重重的磕头声撞在青石地板上,发出嘭嘭的声音,雪兰是用力的磕头,不一会满额头都是鲜血和青肿的痕迹,她仍然不知疼痛一般,猛烈的磕着……

    看着她的样子,云卿眼眸里没有一丝的动容,上一世被雪兰背叛,重生以后,她并没有将所有的怨恨都积累到雪兰身上,在她发现避无可避的时候,她还想着,也许这一世,会不一样,只要雪兰不再动怀心思,她并不介意,留着她在身边,在院子里。

    可是人心这个东西,真的太难把握了。

    她也相信,雪兰是被韦凝紫利用了,可是若是雪兰一开始就没有异心,如何会被利用,就算是埋的让她头疼脑热的小布人,那也同样的是背主了,雪兰就不曾想过,这个小布人万一是诅咒她死的呢?!

    鲜血从额头留下,流过雪兰在沈家越养越姣好的面容。

    在场的流翠,问儿,青莲,却没有一个人觉得她可怜,她们的想法都是一样的,一个可以帮着外人埋厌魇术在自家小姐院子里的丫鬟,实在是不值得任何人同情。

    而云卿盯着雪兰看了好一阵子,才开口道:“好了,你别磕了。”

    雪兰抬起鲜血淋漓的面容,眼眸里却露出惊喜的神色,“小姐,你原谅奴婢了吗?”

    云卿淡淡的一笑,“你犯下这么大的错,我若是随便原谅你,你也不可能相信,如今我要让你将功赎罪。”

    雪兰本以为一定死定了,听到有一线生机后,立即如鸡啄米一样点头,“小姐你尽避吩咐,奴婢一定好好的将功赎罪!”

    “嗯,你额头上的伤怎样,这一出去就给人看出来磕头弄的,可不大好。”云卿望着她额头磕破的伤痕,轻声道。

    雪兰知道云卿这是不想人家知道今晚的事,虽然舍不得将脸弄破,但比起死来,毁容算不的什么,低头道:“小姐放心好了,绝对没有人会知道的。”

    “那就好。”云卿深知雪兰骨子里这种奴性,她要是依附于谁,就会使劲一切的法子去巴结,此时韦凝紫陷害于她,在她心底,不相信韦凝紫了,而可以供她投靠的人,只有云卿了,所以她不担心雪兰会傻到自觉坟墓,“你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就跟表小姐说,小布人已经都埋好了。”

    “好的。”雪兰连忙应道。

    ……

    待雪兰走了以后,流翠才低声道:“小姐,你怎么放那个祸害走了,她那样的人留在身边,可不能省心的。”她记得小姐不是那种心慈手软的人,在她脑海里,可记得小姐拔剑对着沈氏族长的那种狠厉,怎么会对一个叛主的人手下留情。

    云卿站起来朝着内室走去,声音从前方传来,到了流翠的耳中,有一种飘渺的感觉,好似在重重烟雾之下,带着森森的寒意滋滋的冒出,“我若是现在就将她处置了,岂不是惹了韦凝紫疑心?”

    流翠这才想起,是啊,雪兰埋小布人的事,肯定要和表小姐说的,若是雪兰一下子不见了,不管是用的什么借口,表小姐那细心的人肯定会觉察出不对的,到时候小姐的安排就不好实行了。

    “可是想想真的不甘心,揪着这么大的错,不可以将表小姐抓去官府关起来。”流翠咕哝道。

    云卿坐在床沿边上,微笑道:“拿着这个去揪她,岂不是把事情闹大了,雪兰虽然是帮她埋的小布人,可雪兰究竟是我的丫鬟,到时候事情闹了起来,让人知道沈府有厌魇术,你说别人会怎么觉得?”

    “表小姐肯定不会承认,说小姐要栽赃她,然后她就扮可怜哭,说什么沈府容不下她,到时候这个小布人给别人看到,就真正坐实了沈府的罪名了。”流翠不甘心的将这一句话说出来,圆圆的脸上尽是不甘。

    云卿闻言浅笑,她还一直觉得没机会狠狠的拔掉这颗寄居在沈府毒瘤,如今她送上来的机会,她当然不会浪费。

    三日后的宴会,沈府门庭若市,车马停的整个一条街都是满的,前来贺喜的宾客不少,除了生意上往来的朋友,也多了一些地方的官宦。

    虽然抚安伯只是一个爵位,没有实质性的权利,可到底是陛下赐予的,而且云卿那个韵宁郡君可是实打实的证明着陛下对沈家的重视,不管心里愿意不愿意,面子情还是要做到的。

    沈茂和谢氏招呼着各方的客人,听着各种恭贺,老夫人调养了许久之后,也由碧萍和碧菱扶着,坐在厅上,看着沈府的一切,旁边有妇人凑趣的和她说着话,她笑眯眯的点头,很是开心。

    云卿一身也打扮的很庄重,她穿着偏襟水红撒虞美人花亮缎水长褙子,粉紫镶边上绣着玉兰花,流云髻上簪着一只赤金蝴蝶簪,一头垂下一颗珍珠到颊边,显得皮肤若水,凤眸清若秋水,庄重中又不失少女的青春。

    云卿一面和周围的人说着话,如今那些没有品级的夫人小姐看到她都是要见礼的,她和缓的带着笑容,一一回了礼,仪态大方,礼仪标准,甚至根本就看不出,这个郡君之位是刚刚得封的,仿若与生俱来,高雅端庄,惹得一时间许多的夫人看着她,满口的赞誉,不断的交口赞叹,沈家这个女儿可谓是绝色。

    云卿余光望着韦凝紫还没出现,眼底的光芒越发的耀眼,直至宴会马上要开始了,她才从门前姗姗来迟。

    一袭水蓝色的百褶裙,裙摆有着连绵不断的银丝百合花,清秀纯洁的百合映在蓝蓝的湖水里,她梳着简单的单螺髻,上面簪了一朵淡蓝色的绒花,显得那张柔弱娇美的脸,更有一种楚楚可怜的风范。

    一进来,众夫人就从头到尾的打量她,显然是还记得上次皇后说她母亲在病,她还浓妆艳抹出席,此次见她穿着素淡,虽没开口说什么,但是面容上都显不出什么热情来了。

    韦凝紫自一走出来,就看到众人望着云卿的眼神,是充满了惊讶和赞叹,还有艳羡,充斥在耳边的都是对云卿的赞美声,而自己一走出来后,虽然眼神也集中到了她的身上,可是里面的内容却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怜悯,厌恶,鄙视,各种各样的视线交杂在她的身上,让她有一种深深的屈辱感。她将这种屈辱感化作恶毒的诅咒,沈云卿,今日,就是你和沈家荣耀的开始,也是你们破灭的开始!

    虽然心内对韦凝紫不怎么在意,她如今寄居在沈家,看在沈家的面子上,其他人还是和韦凝紫虚应着。

    一个夫人问道:“你母亲如今怎样了?”

    韦凝紫面带忧愁道:“还算好,只是她身子一直不好,我很担心。”

    夫人感叹道:“真是可怜,好好的怎么就只能躺在床上了,留下你伺候她。”

    韦凝紫捏着帕子,眼角盈泪,“若是娘能好,让我做什么都行。”

    “你真是个孝顺的孩子……”

    韦凝紫又擦了几次眼泪后,和人说了几句后,便看到一个丫鬟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大声道:“死人了,死人了……”

    她的声音突然又突兀的插了进来,让所有人都转头望向她,谢氏更是急忙道:“你在乱说什么!来人,还不把她拖下去!”

    那丫鬟口中大喊,“真的……真的死人……”

    谢氏恼怒这丫鬟在宴会上出现,立即让人堵上她的嘴,韦凝紫却抢先一步拦在前面,满脸关切之色道:“姨母,这丫鬟有话要说,你就让她说完罢!”

    “胡说!今日宴会上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把人拖下去!”谢氏望着韦凝紫,语中含着凌厉之色,她对这个姨侄女的感情,已经在谢姨妈不断的闹事之中,慢慢的消耗了,如今府中丫鬟大喊大叫,这个姨侄女不帮忙掩饰,还在这胡言乱语,她心头说不出的失望和恼怒!

    “姨母,你不要动怒,我只是担心罢了,毕竟今日来的客人多,万一这丫鬟看到的是哪个客人呢?”韦凝紫满脸的担忧,顿时让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立即查看身旁的家人还在不在。

    有好几位夫人想起自家的女儿刚才说要出去赏梅,不由的担忧起来,望着谢氏道:“沈夫人,要不让丫鬟说完吧。”

    面对众人的压力,谢氏只得点头,“你们不要担心,不会有事的。”

    “还是让丫鬟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吧。”韦凝紫又插嘴道。

    显然谢氏的话远远没有家人的安危来的重要,几位夫人急切看着谢氏,谢氏没有办法,不得已的转头,吩咐婆子将那丫鬟放开。

    “说,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死人啊,荷花池里面有一具死人!”丫鬟浑身发抖,显然被看到的景象给吓呆了,谢氏看她的样子,并不像是说谎,心里也开始担忧了起来。

    “快,带我们过去看看!”几位夫人听到荷花池里有尸体,更是担忧自家的女儿,这天寒地冻的,一不小心滑进池子里不是没有,自家女儿可不会游水啊!

    一群人就这样簇拥着往荷花池里面赶去,有担心担忧的夫人,有纯属看热闹的,总之个个都是十分着急的往前走。

    韦凝紫最为积极的走在前面带路,生怕大家走错了地方。

    而云卿走在后面看着她急切的背影,暗里冷笑,安雪莹和云卿并排走着,一面道:“云卿,你表姐好似生怕你家中不够热闹一样。”

    “可不是,看她那样,就知道和章洛一个德行,惟恐天下不乱。”一直没有露面的章滢今日也随着颍川侯来沈家道贺,她走在云卿的侧后方,想着韦凝紫方才的举动,冷冷不齿。

    云卿微笑,“先去看看再说吧。”

    沈家的池塘不少,称作荷花池的只有一个,便是按照荷叶的形状和脉络砌的一个池塘,池塘里面种满了荷花,许多夫人都知道那个地方。

    此时冬日,残荷已经拔去,池塘里只有冰冷的湖水泛着冷光,而其上飘着一具女尸,脸朝下的浮在幽幽的湖水之上,说不出的森寒冷意。

    有一个夫人看着那女尸穿着浅绿色的比甲,已经忍不住的叫了起来,“我家鹿儿今天就是穿的绿色衣裳……”

    谢氏听言,浑身发冷,若是在宴会上死了哪家的小姐,沈家真是说都说不清楚了,旁边有三个会水的婆子立即游了下去,合力将人捞了起来。

    待把人放下来之后,只听一个丫鬟惊声道:“这……这不是雪兰吗?”

    韦凝紫站在尸体面前,双眼盈泪,捂着嘴骇得往后退了一步,“雪兰,她,她不是表妹你的丫鬟吗?怎么会死在湖里呢?”

    一句话,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引到云卿的身上,云卿视线先在雪兰已经没了生息的面容上望了一眼,目光波澜不起抬头看着韦凝紫,她那结合了担忧,害怕,失望的眼神,让云卿感叹这种精湛的演技,点头道:“是的,雪兰的确是我的丫鬟。”

    “那她怎么会死在湖中的?”韦凝紫为雪兰的死很悲伤,看着云卿含泪问道。

    “我也不知道,昨晚她还好好的,怎么今天就在湖中了,表姐你知道吗?”云卿看着韦凝紫,眸光如同幽冷的湖面,带着泠泠的光华流转。

    “我怎么会知道。”韦凝紫连忙否认道,“我不过是担忧怎么府中会无缘无故死了一个丫鬟而已。”

    谢氏看到雪兰后,眉头便皱了起来,好好的宴会上,竟然死了一个丫鬟,还是女儿院子里的丫鬟,要是给人知道了,还不知道怎么说!

    一个婆子忽然注意到雪兰的手,喊道:“你们看,她手中抓了一个东西!”

    立刻有人上去扳开雪兰冰冷的手,只见她手中握的是一方白色的丝帕,是上好的绢丝做成。

    韦凝紫看到那方白色丝帕,眉头飞快的蹙了一下,脸色略微有些不自然,这个帕子是什么时候被雪兰抓去的,她记得那时候雪兰的手上并没有东西啊。

    再仔细的一看,只是一块普普通通的丝帕,上面没有任何的图案和标志,不由的放下心来。

    “这丝帕材质很好,可不是丫鬟能用的起的。”安夫人站在一旁,看着那丝帕的材料,蹙眉说了一句,当知府夫人久了,也有一点分析案情的能力,此时她这么说,其他夫人也附和着说这种绢丝细腻柔软,她们都很少有。

    韦凝紫故作惊疑的看了一眼,然后道:“表妹,我记得这丝帕,你可好像有两条一样的吧。”

    云卿点点头,非常痛快的承认道:“是的,这帕子我的确有两条。”

    韦凝紫似乎很是惊讶,然后又露出不忍的样子,“雪兰怎么会抓着你的帕子呢,她是你的丫鬟,又抓着你的帕子,这是不是太巧合了一些?”

    她的话点到为止,自有那好热闹的人多嘴,“难道这丫鬟是被人故意推下去的?”

    “可是为什么要推下去,难道是因为发现了什么秘密?”韦凝紫看了云卿一眼,故作疑虑道:“表妹,这丫鬟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不小心推她下去的?”

    好,终于开始钓她上当了。

    云卿微微一笑,“不是,表姐大概是以及之心度他人之腹了。”

    她话中的讽刺很浓,可韦凝紫并不气怒,她只要想到等下会发生的场景,根本就不在乎如今这点讽刺,脸上露出一点生气的神色,“我也不相信是表妹下的手,可是今日这么多人在这里,这丫鬟手中还拿着表妹的帕子,虽然丫鬟卖身做了奴婢,生死由主人来定,可是传出去,对表妹你的名声总是不好的,如今你已经是朝廷封赐的郡君了,更不能让那些流言蜚语损害你的名声。”

    “噢,表姐如此为我着想,那我应该怎么做,才能不被这些流言蜚语损耗我的名声呢?”云卿面容很平静,眉宇里有一丝掩饰不了的焦虑。

    韦凝紫看她上钩,立即大义凛然的思忖了一会,“如今众多夫人在这里,若是这丫鬟是表妹命人推的,那肯定院子里有痕迹,让人去搜一趟,若没发现什么便可以洗清表妹你的嫌疑了,说不定只是这个丫鬟看你的帕子好看,然后拎出来不小心滑进去也说不定。”

    谢氏一听说要搜云卿的院子,当即开口道:“怎么可以随便搜查屋子?”

    韦凝紫早有准备,转头淡淡道:“姨母这是怎么了,不过搜查下屋子就可以证明表妹的清白,你为何不敢了?”

    这话其实已经有不恭敬的成分在其中了,谢氏看着韦凝紫目光里的猖狂,气的浑身发抖,她要是说不准,就是承认是云卿下手将这个丫鬟推入湖中的,可是让人随便搜女儿的屋子,这本来就是一种侮辱。

    “要搜就搜,不过,我想说,既然要搜,那就一起搜,这种帕子,只要有这种白色绢丝的,我们府中哪个院子里的丫鬟做不出来啊,而雪兰落入水中,也不一定是因为我的原因,要知道,也许她是因为知道了其他人的秘密,而被人推入水中,也说不定。”云卿面上带着浅浅的笑意,望着韦凝紫,“表姐的院子也要一起搜。”

    望着那深不可见底的双眸,韦凝紫忽然觉得浑身冰凉,她仿佛觉得,今天又走到了一个陷阱里,她今日的一切,都是经过精密的安排,先是引雪兰出来,将她推在湖中淹死,然后将雪兰的死往云卿的身上引,依此在众人面前寻到理由去搜云卿的院子……如此安排,步步为营的设计,沈云卿又如何得知。

    她忍住这种通身的寒意,暗道一定是自己以前在她手中吃过败仗,留下了阴影,她肯定不知道,等一下等待沈府的将是什么滔天大祸!

    于是韦凝紫面上越发和气的笑道:“既然表妹这么说了,那就让人一起搜吧。”这个时候她一旦拒绝,那么就会落入自己的那句‘不让搜就是有鬼’的陷阱中去。

    “那就你派两个丫鬟,我派两个丫鬟,去各自的院子里搜吧!”云卿提议道,韦凝紫也觉得这种公平,再加上谢氏派了李嬷嬷和琥珀一起跟着她们做见证。

    眼看这宴会是弄不成了,但天气寒冷,总不能让人都围在荷花池边,谢氏忍住心中的不安和愤怒,招呼着夫人小姐们往宴会厅中走去。

    而方才不见了的三位小姐,原来是走到偏僻的湖边去看梅花去了,刚回到宴会厅,还在奇怪怎么没看到众人在了。

    此时也没人有交谈的心情了,好好一场庆贺宴会,变成了这样,人人都是坐在位置上,偶尔压低了声音说上几句话。

    韦凝紫似乎胸有成竹,坦荡的坐在云卿对面的一个席面上,等会儿好欣赏云卿的表情,而云卿根本就不正眼看她。

    她的左边和右边坐着安雪莹和章滢,三个人正在说着话呢,安雪莹不安道:“云卿,她们该不会搜出什么东西来吧?”

    安雪莹一直被保护的很好,相比之下,之前被保护的更好,而这一年来被打击磨练的更多的章滢就更会观察颜色了,她看云卿坐在位置上,气定神闲,眼眸里更是一丝波澜都未起,笑道:“安雪莹,你就别多想了,保证搜不出来的。”

    其他的人不说话,她们三人也不好再多说,只好等待着,但是很奇怪,竟然没有一个人想着要走,不知道她们心内是抱着怎样的想法,总之没有一个人辞行,和主人一起等待着结果出来。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韦凝紫身边的紫霞,紫薇,云卿身边的青莲,问儿,谢氏身边的琥珀,由李嬷嬷带着走到了大厅里面来。

    众人都发现,李嬷嬷的手上提着一个袋子,袋子垂落下来,里面应该装了一些东西。

    韦凝紫眼底带着笑意,望着李嬷嬷殷切的站了起来,“李嬷嬷,你们搜到了什么东西吗?”

    李嬷嬷盯着韦凝紫,眼神里射出来的目光,恨不得化成天雷,将她活活霹死在这里,“有,当然有搜到东西。”

    韦凝紫没有看着李嬷嬷,目光一直停在那个袋子里面,李嬷嬷的目光此时在她的眼底,那都是因为发现了脏东西后的愤怒。

    谢氏看着那个袋子,面色微冷,问道:“在哪搜到的,里面是什么东西?”

    李嬷嬷收回盯着韦凝紫的目光,恭敬的回道:“回夫人,大小姐的院子里搜查过了,没有任何奇怪的东西,倒是在菊客院的时候,从树上掉下了一包东西。”

    ------题外话------

    昨天烧退,今天又发烧…。

    《鬼王毒医》文一对一,独宠,女强男强

    成亲之日,她被迫行走十里路,嫁给当朝最好美色的太子,被爹爹当成棋子利用,一切只是被自己的大娘姐姐作为报复自己的戏码。只是无人不知,隐藏在原本胆小懦弱的身体里,究竟是一个多么耀眼夺目的灵魂。

    她,是古医世家的第二十三代家主,鲜少人知,医术高超,暗地里,却是让黑道黑市闻风丧胆的“毒医”,给她一根银针,便能在一瞬间夺去让她不爽的人的生命。

    当说话结巴胆小懦弱的她被一个让众人闻风丧胆的毒医附体重生后,将会在这片世界上卷起什么样的狂风浪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