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62 就刺激你

重生之锦绣嫡女 062 就刺激你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万万不可!”云卿听到父亲的话,立即呼了一声,惹得沈茂将目光转到了面上带着不赞同的云卿,问道:“怎的不可?”

    “爹,今日陛下唤你去宴席并不是碰巧而为,而是因为昨日四皇子和瑾王世子游沈府之时,发现了沈家内的祠堂是由银砖砌成,正是因为这一点,陛下才会觉得,沈府有富甲江南之财,在国库渐空而北方需赈灾之时,想到了调用富商的银子。”云卿慢慢的将事情分析出来。

    “可是我的确是愿意出银子啊,就算让沈府的家业倾尽一半,如今陛下既然起了这个念头,我就必须要做到,时间不多,我往各州市调银子如何不可?”沈茂拧眉道。

    云卿望着沈茂的神情,父亲其实是知道自己想说什么的,不过是在情感上,难以接受,不过不管父亲能不能接受,她都必须要将这话说出来,即便是让父亲不喜,“爹,如你所说,将我们沈家的家业倾尽一半去补足这次的赈灾款,这样想,其实是没有错误的,只要能完成陛下吩咐的任务便可以了,可你难道没有想过吗?我们沈府并不是富到天下闻名,就是因为做事不算高调,一直都只在扬州为商,不拼富斗富,但是若是在陛下发现沈府祠堂银砖一块都没有动用的情况下,我们沈府依旧凑出了这一次赈灾的巨款,他会怎么想,又会怎么看?”

    见沈茂在细听,云卿顿了一下,让他冷静下来思考一会儿,又继续道:“他会觉得,我们沈家原来是这么富有的,因为我们的祠堂还在那里,一块银砖也没有动过就凑出来这么一大笔的赈灾款,容女儿说一句大逆不道的话,哪个君王能容忍一个小小的商贾竟然比自己一个九五之尊还要富有,他会惦记着沈家的银砖祠堂,这一次不能用了,下一次必然还会有其他的名目来,这将会成为一个沈家随时招来灾难的东西,只看何时会让我们沈家全府倾翻!”

    最后一句话,云卿的语气陡然加重,在室内形成了低低的颤音,语间的分量也顿时增加了数倍。

    沈茂坐在书桌后,没有答话,眼皮半垂,像是看着书桌上的某点,在兀自出神。

    女儿说的这些,其实他不是没有想到,若是连这一点他都看不透,也枉费活了这么多年,在商场宾拼了这么多年。

    可是知道是一回事,感情上又是一回事。

    沈家的银砖祠堂,是那个曾曾曾曾祖父砌成的,那时,是沈家的起步之时,也是沈府最辉煌的时候,日进斗金完全可以用来形容沈府的盛况,而那祖父生随意,想起一个主意是一个主意,说用银压府,吉利,便让人铸了银砖,砌了一间屋子,当初屋子不是祠堂,是后来将祖宗牌位移到家中,那银屋住不合适,倒是适合摆放牌位,于是将银屋加以修葺后就做祠堂所用。也算是将最金贵的屋子用来供奉祖先,算是孝顺了。

    经过修葺和世代的传延,那屋子渐渐的也被绿色的植被和葱郁的树木所遮掩,加上祠堂极少会有人接近,除了沈家自己人,其他知道这件事的人不多,也渐渐逝去了。

    只是这次四皇子看到那绿叶覆盖的祠堂,便来了质,也进去一看,就那么恰好的发现了一块露出来的银色小块,然后便知道祠堂的真相了。

    “这是咱们家祖宗传下来的,如何到了我这一辈,就守不住,就要拆了呢!”沈茂说这句话的时候,嗓音里有着不甘,不愿。

    云卿因为经过了以前的那一世,很多东西已经看开了,可是,父亲不同,那银砖屋子在他心中其实就是祖宗所代代相传的家传之宝一般,有谁能将家传之宝随意相送的呢。

    但是,纠结归纠结,死物无论如何也没有一家人来的重要,更何况府里还有另外上百条人命。

    她念头一转,又道:“父亲,祖宗也未曾传话出来,那银砖屋子就不能拆,当初祖先不也是砌着好玩的,如今为了后代,想必祖先也不会怪罪!”

    见父亲一直不语,云卿也知道他内心的纠结,但这事没有什么好纠结的,云卿必须要劝慰父亲,她突然加大音量道:“爹,你也许不觉得,但女儿说一句话,你也许觉得难听,也许觉得女儿大逆不道,但是这话,却一定要说,沈府这一次如果全副出了银两,会倾尽半边家财,若是陛下下次,下下次,再来,沈府拿不出来之后怎么办,你还要死守着那祠堂,就这样看着沈府以欺君之罪,就这样家破人亡,树倒枝垮吗!”

    沈茂闻言,凤眸一瞪,手撑着扶手就站起来,往桌上狠狠的一拍,“你胡说什么!”他胸口起伏不定,脸色极为难看,显然是在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他知道,他都知道,可是人有时候理智和感情就是这样相互抵抗,让人难以抉择。

    而云卿这一番话,那样直接毫不留情的说出最坏的结果,让沈茂心内各种复杂的情感纠结在一起,乱做一团。

    眼看沈茂的脸色虽然难看,但是眼底的情绪却是已经在动摇,云卿咬了咬牙,站起身来,走到书桌侧边,对着沈茂跪了下来,“爹,不管你觉得女儿胆大包天,不懂规矩,大逆不道或者怎么也好,女儿今日也要将这话说出来,当今陛下并不是一个格外宽宏的人,在得知我们沈府有银砖祠堂后的第二日,便宣了你去宴席,他的意图,他的做法,相信爹在近距离看过的一定更有体会,我们沈府虽然在扬州算的上是有名望的一府,但是在陛下眼底,不过是万千蝼蚁中的一只,他任何一句话都能让我们俯首,只能听他所言,如他所愿,如是我们真要逆他而行,结果只会是以一片树叶的力量,去震动巍峨的高山,到时候沈府是繁华犹在,还是枯骨不存,所有结果由不得我们后悔。爹其实心底都明白,都知道,女儿所说的,在你心底深处早就已经想到。祖宗留下的东西虽然重要,可若是人不在,命难保,最后这一切,还不是归于一场空,落入那眈眈人之手?”

    望着那张与自己有着三分相似的面容,那双含着热泪好似万点灿光在内翻涌却一直未曾坠落的眸子,沈茂停了一会儿,弯下腰将云卿扶起来,叹道:“云卿,你让爹怎么说的好,你真是……太不让爹操心了!”

    太不让爹操心了?

    这是什么感叹?

    云卿忽然一下就笑了一声,抬头望着沈茂,但见他神色上那片压抑的黑云散去了不少,知道他下面肯定还有话要说,果然沈茂拉着云卿的手,又接着道:“爹的确是想过,也如你所说,总觉得对不起祖宗,想着会有侥幸的情况发生,可是那日在宴会上,陛下几乎是客套话都没有和爹说过,显然在他心底,和我们这种商贾,也不需要有太多的弯曲虚语,他是君,我是民,只要他想,我便要做。若不是你这么说,爹不会如此清晰的看透那日陛下的做法。既然如此,那便将祠堂拆了吧,那银砖拆下来,就不需要再到各州市调集了,由扬州这边帐房再出一些,也差不多凑足了数字。”

    听到这话,云卿那一点笑就越发的大,却是又说了一句,“爹,不可。”

    沈茂这次却皱着眉,掐了一下她的脸颊,“你又否了爹的话,是喊‘不可’喊上瘾了吧,这次又是如何?”

    随着他的话,云卿将沈茂的手,用双手捧了起来,屋中镶金雕貔貅的青铜炉中散发着淡淡的清神香,弥漫在整个屋中,她看着沈茂的眼睛,一字一句道:“爹,咱们将整个扬州富商,全部召集起来,发动赈灾一事。”

    沈茂被她所言弄的一怔,抬头望进那双沈家人特有的双眸里,目光里带着微微不解,“为何?”

    “还是刚才所说的道理,爹,你看咱们家祠堂是银砖所铸这件事,明帝在宴会上并没有点明,这就代表他并不想要人知道,咱们沈府所捐的赈灾款,是拆了自家祠堂才得来的,就算他是帝皇,也要顾忌百姓所言,所以他只是说希望商人能为国捐款。那么咱们沈府不能大肆张扬的拆了祠堂将银砖挪用,这一切必须要一个合适的理由,将祠堂拆了。”

    云卿摇了摇沈茂的手,沈茂捏了捏女儿柔嫩的手心,道:“你的意思是,不能让人家知道咱们这银子是拆了祠堂来的,那么沈府如果一下子挪用这么多银子,肯定会在各店铺里显现出来的,到时候显现不出来,便会有人怀疑,如果一旦知道是拆祠堂所得,那么陛下可能就要担负用人家祠堂银子的负面传言,所以咱们家的祠堂偷偷的拆,另外一方面,用陛下筹集赈灾款的名义,联合其他扬州富商一起,这样咱家就算店铺的银两不动,也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看到父亲飞快的就能分析出来,云卿笑道:“是的,女儿就是这个意思。”

    “若是咱们用筹集赈灾款的名义去,陛下会不会不悦?”沈茂只是对这一点有些担心。

    云卿狡黠的一笑,竖起一根葱白的食指摇了摇,俏皮的笑道:“爹,若是扬州富商联合的话,这笔银两的数目,就算比之前拨出去的赈灾款,多那么一些,也是可以的哦。”

    “你个鬼丫头!”沈茂又捏了一下她的鼻子,宠溺的说道,心念却是在不停的转动。云卿说的对,看明帝的意思,国库里存银是不够了,若他单个人出,拼尽全力也不敢超过之前国库拨出的数量,可若是众多富商一起,每个人出的数量不大,可凑在一起,数量一定要超出,这个超出一些,也不会引来陛下的觊觎,毕竟是众多人的力量。

    人,是越多越好,不管出多少,也算是一份力量,但是每个人出的分量必须要在能出数量的一半以下,这样一来是为了防止下一次明帝还用这种名义再来要钱,那么也不会太过于窘迫,二来,则是防止明帝认为富商太富有,而心有不平。

    沈茂觉得云卿说的非常好,想了想,“那就这样,之前咱们分支出去的宗庙的地方已经选好,这次就说在建宗庙的同时,将祠堂也翻修一番,如此一来,借口也有了,还可以借着运石搬砖的车子,将银砖运出去,又不会引起人的怀疑。”

    他边说边点头,觉得心头陡然轻了不少,“若你不是爹的女儿,爹可真不敢相信,你是个十四岁的女孩啊!”

    云卿嘻嘻一笑,“就是因为是爹的女儿,才格外的聪明啊!”

    沈茂看她得意的样子,宠溺又好笑的摇摇头,又与云卿商量了一下关于筹集赈灾款细节上的问题,打算好好整理一下,明日再去见明帝一次,将这个想法正式在君王面前提出。

    云卿也不再打扰他,心中带着十分的庆幸,幸好自己有一个明理的父亲,有一个疼爱自己的父亲,若不然换上一个一意孤行的人,她的想法便很难让人接受了。

    次日,沈茂请求见明帝,在进去一个时辰之后,满脸喜气的出来,云卿得知,沈茂所提出的由江南富商一起为赈灾之事捐款得到了明帝的赞同。接着,沈茂便出门,让人发帖,将江南有名望的富商一同请到了扬州最好的醉仙楼中,将此事和明帝的意思表达出来。

    不管是碍于明帝的旨意,还是想要真正的捐款,总之他们都觉得此事可行,并在有能力有名望的富商里将此事传播了开来。

    明帝下扬州第五日的安排,是与扬州府万民一起登船赏灯。

    大概是沈茂提出的赈灾一案让圣颜大悦,那日明帝龙口一开,让沈府女眷也一同登楼赏灯。

    云卿听到这个消息后,微微一笑,却是抬起头问道:“你去通知表小姐,今晚陛下和皇后邀请沈府女眷登楼赏灯。”

    流翠先是一愣,这表小姐自上次参加皇后宴席回来后,就一直在菊客院,据说是非常用心的伺候着谢姨妈,若是云卿不说,她想都没想到韦凝紫这个人。

    虽然云卿一直都没明说过不喜欢韦凝紫,可是流翠是贴身伺候的,这点眼力劲还是有的,再加上之前云卿几次三番让她私下准备的一些,那都是对付这个表小姐的,也晓得韦凝紫肯定不是个好东西。

    站在一旁假装收拾东西,实则一直在留意云卿和流翠说什么的雪兰,故意转过头来,惊奇道:“小姐,这可是好事,可以和陛下一起赏灯,那真是天大的荣耀啊!”

    说话间,那眼神里闪烁的点点光芒带着野心,非常期盼自己也能得到这样的机会。

    云卿淡淡的一笑,不置可否道:“流翠,你和雪兰一起过去通知吧,早点去,也好让表姐早点准备。”

    雪兰听到了,自然是高兴的跟着流翠出去,她虽然升为了二等丫环,时间长了也发现有些不对了,云卿的事情大多数都是交代青莲和问儿做,小部分交给她的,都是一些无关紧要,换谁都可以的事务,这种事情做了也在主子面前讨不了好,做差了反而会倒霉,而且流翠对她则是十分的不喜欢,不管怎么巴结,流翠始终是那副淡淡的样子,她三番两次的想使坏,发现流翠谨慎小心,而且院子里的人对流翠也是信服的,一时半会很难做出什么让流翠彻底倒下的事情。

    说不定还会把自己牵扯进去,对于云卿这个小姐,她总有些畏惧,觉得那一双凤眸好似阳光一般,能将人心底的所有影都照了出来。

    到了菊客院,流翠对着外头的紫薇道:“请问表小姐在吗?”

    “在的。”紫薇见是云卿身边的大丫鬟,自然是不敢怠慢,进去通报了之后,掀开帘子让流翠进去了。

    韦凝紫穿着一身月白的衣裙,面色看起来有点憔悴,瞧见流翠后,便笑道:“怎的让你过来了,可是表妹有什么急事?”

    流翠一想起她之前和谢姨妈两人做的那些事情,心内是不喜的,但是表面功夫,流翠一样是会做,便笑着福了福身子道:“我家大小姐看表小姐这几日都未曾出过院子,让奴婢来看看,顺便让奴婢通知表小姐,明日陛下和皇后邀请沈府女眷在临江楼赏灯,请表小姐准备一下。”

    韦凝紫一听流翠说的话,眼底的神色就变了几变,连那抹笑容都显得有几分浅淡中带着恨意了。她想起前两日去参加宴会之时,被皇后娘娘重言重语说的那些话,一句句都是指责她不孝顺,不懂礼,甚至是‘不孝君亲’这样的话都说了出来。

    为了这个,那天她连用膳都未曾,辞了礼后便回到菊客院,接连着两天都呆在院子里,伺候着成为‘活死人’的谢姨妈。

    因为皇后的话,她若是再不做出这样的姿态,以后那顶帽子就会永远罩在她的头上,无论是哪家人都不敢要一个不孝的失亲女子。

    她只有努力的表现着,证明自己没有不孝,并不是那样的女子,可是她始终就不明白,到底是为什么,她绝对也想不到,卖香墨的老板所说的话,都是云卿授意的,而云卿,则是上一世不甘而终的一缕亡魂。

    今日这灯宴,她当然想参加,可是一听到陛下和皇后娘娘邀请的,就如同一盆冰水浇在她的心头,整个人如坠冰窖。

    她不能去,若是去了,再给皇后看到她出现在那种热闹非凡的场合,再马上一句不孝不悌,她这一生真的是再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她不想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一生,以她的才貌,当然是要嫁给一个有权有势的男子,所以即便心里再想去,她也必须生生忍着,只有忍着。

    而云卿今日让流翠来通知她,就算是未卜先知,等着看她的笑话也好,她都不能去参加,想到这里,韦凝紫紧紧的捏着手中的帕子,掩饰住心中的不甘,笑中带着一点歉意道:“明日的赏灯宴只怕是不能去了,我娘抱恙在床,我得随身伺候着。”

    她说的轻飘飘的,说的话不真诚,里面的遗憾倒是真实,让雪兰看到都觉得可惜了起来。

    大小姐让流翠来通知人家参加宴会,是明知道谢姨妈不能起床,故意的吧,看看表小姐,是多么的可怜,便道:“谢姨妈身体抱恙,身边也有红袖红霞伺候,你就去一个晚上,应该无大碍吧。”

    其实雪兰心里并不是真正的为韦凝紫着想,她是羡慕韦凝紫有这个机会和那些高高在上的贵族接触,却偏偏为了病人不能去,真心觉得可惜。如是她能去就好……

    流翠一听雪兰说的话,顿时不悦了起来,主子说话,她这个丫鬟怎么就插嘴,话语里还带着那种期盼的语气,于是斥道:“去不去是表小姐决定,表小姐是主子,用的着你这个奴婢去说吗?”

    雪兰被她这么一训斥,瘪了瘪嘴,眼底却都是不甘,我这个奴婢怎么了,你流翠就算再得小姐的欢心,不也是个奴婢,凭什么在这对我喝斥的!

    两人一来一去的时候,韦凝紫却在打量这个眼生的,叫做雪兰的丫鬟。

    在归雁阁的时候,她曾经见过这个丫鬟几眼,面容算的上俏丽动人,嘴巴也灵活,好似是云卿的二等丫环,但是她却对她印象不深。

    仔细回想了一下,韦凝紫发现,云卿对这个丫鬟似乎并不怎么在意,也极少让她在屋中停留,看来是不太受宠和出众的。

    而这个丫鬟虽然垂下头,看起来很乖巧的样子,可是方才眼底却有着一丝不甘,显然是对流翠不满的。

    她不甘心现在的地位。

    韦凝紫暗道,眼底掠过一道精光,若是利用的好,以后这丫鬟,倒可以替她做些事情。

    不过,那都是以后了,如今她心底还是有一口闷气,想着这赏灯宴她不能去参加,面色也好不到哪里去。

    流翠虽然斥了雪兰一句,可是视线却一直在观察韦凝紫,将她眼底细微的情绪都观察了进去,这位表小姐的掩饰功夫的确是不错,但是流翠一直跟在云卿身边,云卿自重生后,就非常擅长掩藏情绪,她所暴露出来的,大都是希望别人看到的样子,所以流翠观察人的眼力也训练了一些出来,知道这位表小姐其实心内是极为愤怒的,便有心要给云卿出气,又加了一句,“表小姐,陛下南巡毕竟十年难得一次,这次赏灯宴也是扬州难得一见的豪华,到场的都是有名望有地位的人,你再考虑下,要不要参加,奴婢好给小姐回话,届时也好安排马车。”

    韦凝紫好不容易克制下去的情绪又涌了上来,袖中的手紧握,想着这次说不定又让沈云卿出了风头,心里十分不愿,好一会儿才忍住镑种嫉妒的心里,笑的不太自然道:“不用了,我要在家照顾娘,就帮我告诉表妹,这次赏灯宴我不参加了,希望她能玩的开心。”

    流翠看到她咬紧的腮帮子,低眉顺眼的点头,“那奴婢就回去告诉大小姐了。”说罢,带着雪兰就转身而去。

    待流翠出了归雁阁,韦凝紫两手紧紧的握住,用力的拉扯着丝帕,忍着,忍着,若是能忍过去,以后嫁到高门,还怕没机会参加宴会吗?

    可是想到这一次不能去,她就难以控制,最终双手用力,将自己手心抠出了血红的印子,一方上等的丝帕,也抠得变了形状。

    她实在是不甘心啊!

    到了归雁阁,流翠将方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云卿低头笑了起来,她就知道韦凝紫是不会去的,精于心计的韦凝紫肯定不会在这个时候再去触皇后的霉头,她就是故意派流翠去刺激刺激她,让前两日的疤痕在韦凝紫又再放大一次。

    她就是喜欢看韦凝紫吃瘪的样子,这样她才会觉得心里好过一点,这些天她为沈家的事担惊受怕也能平衡一些。

    “雪兰有没有说什么?”云卿笑过了之后,眼眸里带着明睿的光芒,望着流翠问道。

    “她啊,在表小姐说不去参加宴会的时候,让表小姐不要这样做,让红袖红霞伺候谢姨妈就是,一晚上又没什么关系。”流翠想起雪兰,脸色就不好。

    闻言,云卿挑了挑眉,果然是雪兰啊,真是和韦凝紫的思维很像,韦凝紫若不是被皇后训斥了,也是一定会去参加这个赏灯宴的,只不过如今事情到了这一步,她考虑的更为全面罢了。

    看来这一世,雪兰的心,还是很大啊。

    翌日。

    天子赏灯,自然也得等到夜晚,于是白日里,便可以看到扬州城中,街头巷尾有衙役和各色人员在扬州绿河旁拉线挂灯,清理环境,肃清人群,将这一城的街道都弄的七彩斑斓,不单树上,屋檐下,桥上挂满了彩灯,便是河岸两边,也将彩灯挂上,总之是一片七彩,只待金阳一落,彩灯便射出各色光芒。待到落日西斜,云卿和谢氏便打扮得当后,往临江楼而去。

    临江楼,顾名思义,是邻着绿江而砌的楼,也是扬州赏夜景最佳之处,在两天前,就已经被侍卫彻底清楼,如今已经被侍卫重重包围了起来。

    因为是赏灯的日子,又是天子与民同乐,所以从傍晚开始,街道两旁,特别是从临江楼这一块开始,密密麻麻的人群挤在由侍卫组成的安全线之外,大大小小的人头,都等着能瞧一瞧天子的龙颜。

    云卿和谢氏收拾打扮得当后,便坐着马车到了临江楼附近的地方,自有宫中侍卫引导她们将马车停到划好的地方,然后再有人引导她们到临江楼去。

    到了那里,已经有不少人先到了,谢氏和云卿随着其余受邀的夫人小姐一同上了临江楼的二楼,虽然圣上说是一起赏灯,但是不可能全部人真的都是和明帝坐在一起的。

    临江楼一楼,二楼是各级官员和家眷所坐的地方,而三楼才是明帝赏灯之地,三楼是临江楼视野最好的地方,在三楼,才可以将整个灯会的美景全部收于眼底。

    位置都是早就已经安排好了的,云卿坐的位置靠后靠偏,她进来之后,便看到安雪莹坐在第二排的位置上,却因为隔了两重座位,不能说话,只微笑点头,算是互相打过招呼了。

    待转头的时候,云卿还看到今日杨夫人也在,也默默的行了个礼。不过杨雁蓉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参加这种场合,所以云卿环视了一周,也没有发现她,她已经习惯了杨雁蓉的这种作风。

    眼看时间差不多,云卿坐了下来,想道,不知道颍川侯府这次的女眷还有没有人出来,颍川侯侧夫人能不能顶住众人的眼光,还出席这样的宴会呢。

    不过这种思想也是一瞬即过,随即她就将注意力集中到了眼前的一切来了。

    在云卿前面还有三重人,所以从她这个角度朝前望去,也瞧不到多少灯光了,只能看看那些挂在高楼上。

    夜风寂寥,幕布漆黑,那些散发着或红,或蓝,或翠,或金光芒的彩灯,在天幕上,仿若一颗颗巨大无比的星子,不知疲倦的散发着光芒。

    虽不是极佳的景色,若是放平静心看,倒也能入得了眼,只是……

    云卿看了一下周围,那些云鬓高堆,衣带沾粉的夫人小姐,只觉得混合着各种茉莉,玫瑰,桂花,芙蓉的香味扑鼻而来,空气都是浓重的香味,让她微微觉得有些不适。

    鼻尖的刺激让云卿觉得那开始还不错的灯光也变得有些刺目了起来,不知眩晕了几许,突然一名宫人从三楼走了下来,对着众人行了一个标准的礼后,问道:“请问谁是沈家小姐,皇后娘娘有请上三楼一同赏灯!”

    ------题外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