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60 狭路相逢【VIP手打更新】

重生之锦绣嫡女 060 狭路相逢【VIP手打更新】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就在她往前走了大概一小会的时候,突然从一处茂密的树丛后,横空出现了一只手来拦在前头,修长有力的手指和紫色绣龙纹的袖口,如同一道禁止符拦截在云卿的前方。

    云卿止步,那手便缓缓的收回去,气势理所当然,又带着无比的尊贵。

    日光下,男子的头微微扬起,身上绣着暗金宝相花纹的紫金锦袍找出冰冷而尊贵的色泽,阳光从他的上方照过来,将他的五官模糊得有些分不清,只映出那脸上的线条,犹如刀削斧凿,处处透着浑然天成的男子气息,散发着雄性的特有魅力。

    不得不说,御姓皇家子弟的基因都是极好的,之前见过的御凤檀是难得见到,数一数二的美男子,而御宸轩则刚气十足,也是俊美非凡,浑身气度超人。

    可惜再好也无用,云卿清楚的记得,上一次是谁一道圣旨下来,明明是弄错了颜料这等可大可小的事情,却被弄成了叛国欲要谋反的罪名,将整个沈家都抄斩。沈家上下几百条人命,就随着几个墨笔大字,一张明黄锦缎,全部送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她说不清楚,上一世的事情,究竟是韦凝紫耿佑臣错的多,还是这位四皇子错的更多,但是她却知道,这个人,现在是她惹不得的。

    云卿裣衽行礼,态度恭敬的垂首道:“民女见过四皇子。”

    这一句之后,却没有得到应该有的回答,而是换来两道关注的视线。

    御宸轩看着在自己面前两尺之远的少女,她垂首敛睫,态度恭敬温婉,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她乌黑如鸦翅的云鬓,还有上面那两只颤巍巍的粉晶钗子,好似少女娇嫩的年华,却有着冰冷的温度。

    若不是刚才恰巧在这里看到她对付章洛的一幕,谁能想到,她竟然敢将蛇就这么直接倒入人家的衣襟中去,那美艳的容颜上,有的都是凉薄,冷漠的神色,还有一点对这世上的嘲讽,虽然极淡,但是那一点点的光芒,还是入了他的眼中。

    一个未曾及笄的少女,却有着那样不相符的神色,人前人后的她,究竟有多少种不同的样子,他突然觉得有点意思。

    等了一会,见御宸轩还未开口说要她起身,云卿自顾自的站起来,依旧是那样恭敬的抬头道:“江南风景怡人,四皇子慢慢欣赏,民女还要去寻人。”

    御宸轩本来想看看她保持半蹲的姿势能多久,未曾想到她自己就直接站了起来,还将他半天不曾开口的原因归于景色太过迷人,惊讶之中带着点异样的眸色,素来平缓的唇角微微一扬,“江南风景的确是精致巧妙,但总归是小气又匠气过重了些,倒是方才我游园的时候,看到一幕精彩的以蛇教女,比起这风景,更令人值得回味。”

    原来如此,看来御宸轩很早就站在这里了,御家的皇子都有习武的习惯,即便他站在后头,云卿也难以发现他的身影,更何况那时她的注意力都在章洛身上,更加不会注意到后方有人了。

    想到这里,她突然抬起头来,嘴角微翘,含笑道:“四皇子方才看到精彩的戏了,不知是哪个戏班子排演的,能入得了四皇子的青眼,可见那戏实在是精彩至极。”

    她的声音轻轻的,态度是温婉的,一双凤眸盈盈好似将春水都漾在其中,流淌出杨柳春发的脆嫩纯澈,可是御宸轩能感觉到,就在这春水荡漾的一双华丽的眸子里,却映着淡淡的冰霜之气,和深藏在底的厌恶之感。

    她说的动人,但是内心,却很不想和他说话。

    不知怎的,御宸轩忽然有一种这样的感觉,他的视线在她的脸上梭巡,却难以承认自己刚才那一瞬的感觉。

    眼前的少女明明是那样的柔和。

    但他又想起章洛被她扇了两个耳光后,还略带感激望着她的眼神,又觉得那一瞬的感觉不会错。

    “沈小姐这是要否认刚才你将蛇塞入章小姐衣襟里的一幕吗?”

    他微沉了眸子,唇角的弧度也缓缓的放平,略深的唇抿成了绷紧的直线,让本来就五官深肃的他看起来更加多了几分威仪,若是寻常人看到,只觉得一股压力来,即便是朝中的老臣,也会有三分胆颤,可是面前的女子不过轻轻一笑,“四皇子说的是戏里的内容吗?我觉得也许不是那沈小姐将蛇塞入章小姐衣襟里,只怕是章小姐自己贪玩,不小心将蛇塞入了衣襟之中,沈小姐不过是在一旁看见了而已。”

    这可真正是睁眼说瞎话,御宸轩突然一笑,“事实就在眼前,怎么否认也没有用,有人在旁边看到了一切发生的起因,你如何猜想都没有用。”

    云卿淡淡的一笑,霎那艳丽的容颜如同春风掠过,繁花盛放,绽放出令人觉得绚丽的光芒,她抬手将鬓角掉落的一丝散发捋至耳边,然后抬起眼来,长长的睫翅扇动出狡猾的光芒,“四皇子怎么说,我怎么猜都无济于事,戏怎么演的,就会怎么下去,最重要的是章小姐自己会怎么觉得,不是吗?”

    就这么淡淡的一个表情,明明是那么不经意,却有一种不自知的魅惑在其中,四皇子突然觉得这个云淡风轻,又艳丽如霞,偏又狡黠聪慧的女子,是他来江南后,遇见的第一抹意外。

    他不喜欢有东西超出掌控之外,却在发现超出掌控之外的东西后,又莫名的觉得吸引。

    这一种心情,很复杂,也很异样。

    所以历来冷漠的四皇子,今日的倒分外起了兴致的和云卿讨论‘戏剧’的问题来了。

    “如此说来,你能肯定章小姐的说法了?”

    如墨点染的眸子一瞬不动的望着御宸轩,云卿心里突然有些想笑,于是她的眼底就出现一种似笑非笑的神色。

    四皇子这是试探她玩?还是无事闲得慌呢?

    “既然那戏中的沈小姐敢将蛇丢入章小姐的衣襟内,当然就是笃定了章小姐不敢乱说,御驾亲临,荔园里早就从接到通知的那一天起,每日撒虫蛇药在园中,早就没有蛇会往荔园跑了,那两条蛇怎么出现的,出现的目的又是什么,如果让人知道了一切的事实,又代表了什么?不管是陛下,还是章小姐的父亲,在听到事实之后,都只会怪责章小姐,而且除了章小姐,又有谁能证明那蛇是沈小姐塞进去的,而不是她的丫鬟放进去的?所以这戏结局就是章小姐自己玩蛇自毁而已。”

    云卿已经跟章洛说得清清楚楚,若是章洛说她丢的蛇,那装蛇的荷包又是在哪,怎么引过来的,这些问题都会牵扯到章洛本来要做的事情上来。

    所以她不怕,章洛不说,那么这事最多就是她身边的丫鬟顶包了,如果说了,颍川侯会怎么对待一个差点害了侯府,又丢了名声的女儿呢,章洛若是想不通这点,颍川侯侧夫人,还是想得通的。

    所以她笃定章洛不会说出事情的真相,既然她想得到,四皇子也不可能想不到。

    这个男人,上一世成功登基的帝王,他的能力,不至于这么低下。

    在看到她脸上那种处之淡然的笑容,御宸轩就知道,她的答案是肯定的。

    这个女子,真的是很聪睿,御宸轩的眸中投射出一抹欣赏,不过这抹欣赏夹杂在他锐利的眼神中,便显得很复杂,甚至是一种让人觉得很不舒服的东西。

    “你好像很讨厌和我说话?”御宸轩看着她的表情,这种淡漠绝对不是假装出来的,完全是把他当作路人甲乙丙丁的眼神,敷衍便罢,一句都不想多说。

    他的眼神渐渐的带上了一抹阴沉,四皇子的身份,让被众星捧月惯的他,心头也有着一丝不悦。

    他怎么能被一个商贾之女忽略?

    眸光里透露出来的信息被云卿收掠,她恭谨的再次垂首道:“民女不敢,皇子天颜威仪,民女被震慑而已。”

    云卿淡淡的看着他,目光神态都没半点变化,那眼神悠远,似看着他,又似看着时光以后的未来,透视着过去,未来的一切。

    上一世的她,根本就没有和这个未来的帝王如此交谈过,她那时对他只有敬畏,那是一种本能的对皇家威严的敬畏,但是这种敬畏,并没有给她带来平静祥和,换来的只是一梦京城。

    这一世,她只想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用淡然自然的态度来面对一切,御宸轩是皇子也罢,怎样也罢,这一世很多东西都改变了,没有游龙十八柱,也没有了那些精心安排的巧匠建筑,荔园只是平常的荔园,也许,之后还会有许多东西会改变的。

    又是同样的漫不经心,却又挑不出错误的回答。御宸轩鹰眸压抑着一股暗流,抿直了唇角,阴冷着嗓音道:“我看你倒是真敢!”

    两人站立的位置左边,便有一条人工开凿出来的小溪,艳阳照下时候,溪面粼粼波光一片,和周围的翠绿辉映,清爽中又多了几分雅致。

    一阵秋风刮过,掠过云卿没有遮掩的脖子,她微觉得一阵凉意,便抬手掩了一下,随后抬眸对上那精锐的双眸,淡淡一笑,“四皇子身份尊贵,与民女乃天地之别,民女得见龙子天颜,内心惶恐之,若是四皇子非要将惶恐认为是讨厌,民女也无法解释了。”

    真是软硬都不吃,御宸轩眸中一股股怒火在暗流中汹涌而滚,欲要再说,遥见一道白中夹杂着浅紫的身影悄无声息的就到了路径上,一道奢靡慵懒的声音就在路中传来,“四皇子,皇上找你有事要去商量啊!”

    风从园中刮过,那一道凉风中突然夹杂了靡靡的花香,秋风桂香里还有一道极为清淡怡人的味道,随着那人白色的阔袖随意传来,那一双潋滟藏光的狭眸透出的光芒像是一场美梦,烟光如幻,悄悄然的接近着。

    来人正是御凤檀,但见他唇角笑容夺过菊花翠金,身姿懒洋洋又带着一种天成的风流自若,走到了御宸轩的身边,然后道:“这不是沈小姐吗?怎么这么巧,你也在这里?”

    眼看他高调出现,又装作惊讶且意外的模样,云卿心头便有一丝怪异,这御凤檀来的偏偏如此之巧,正是御宸轩要为难她的时候,就这样出现。

    御宸轩的问话被打断,自然脸色说不出多好,看到御凤檀的时候,倒也没了刚才那一抹沉色,转头道:“父皇唤我去何事?”

    “我不知道。”御凤檀很理所当然的耸了耸肩,那样孩子气的动作在他做来却有一种不拘小节的味道,很是养眼。

    他说话的时候,眸光微斜,却是在云卿的身上打量了一圈,但见她毫无损伤,神色平常,心中才更加安定了些,只是想起在他出现之前,御宸轩已经和云卿说了不少话了,便有些不是滋味。

    此言一出,御宸轩眸中闪过一丝恼意,却知御凤檀素来如此,而且明帝若是真传他过去,也不一定会说出是何事情,便深深的看了一眼云卿,转身便朝着明帝入驻的方向走去。

    而他一走,云卿便觉得心头微微一松,纵使她再从容,御宸轩所代表的身份在那里,他一言,便是龙子张口,贵不可言,她虽然能应对,但终究因为权利和身份上的区别而有些辛苦。

    要知,耗费心神,有时候比耗费体力,更折磨人的神经和极限。

    “瑾王世子怎未曾和四皇子一起呢。”走了一个,面前还有一个,不过对着御凤檀,可能因为两人相识的时间长了,她没有那种压迫的感觉。

    “等你先走。”御凤檀依旧是浅笑着,那抹笑容仿若在红唇上停驻的蝴蝶,为那容颜增添着瑰丽。

    闻言,云卿微微一愣,随后一笑,便要后退,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小姐,小姐。”

    流翠手上拿着刚取来的璎珞坠子,从云卿后面走了上来,乍一看到站在云卿面前的御凤檀时,眼里闪过一抹惊艳,待御凤檀抬头望着她一笑,便觉得烟火绽放,那骨子里透出来的奢靡艳丽,再一次晃花了她的眼,顿时让她两颊绯红,轻声道:“夫子,你怎么在这?”

    夫子?

    云卿先是一愣,接着就转身过来,对着流翠道:“还不给瑾王世子行礼?”

    认识归认识,若注定是两路人,礼节皆不可废,日后若有人想做文章,也不能从这等小事说起,云卿便是如此做,她身边的人自然也不会失礼。

    在一瞬的呆怔之后,流翠忽然明白了,那个和她们在河边嬉戏的男子,当初她就心存了疑惑,一个夫子能穿得起那样上好的衣料,拥有绝色的容颜,还有那不可复制的气质,果真到了今日,证明了她所怀疑的,是正确的。

    她立即裣衽行礼道:“奴婢见过瑾王世子。”

    有了流翠的加入,方才那一瞬间的气氛就完全被打破,仿若又轻松了起来,御凤檀淡笑,“起来吧,宴会快开始了,你们要准备了吧。”

    云卿望了他一眼,眼底微闪,见他真的没有其他的举动,才行了一礼后,随即由流翠扶着,转身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而御凤檀直至她的身影消失后,唇边的笑容越来越大,四皇子好似对云卿特别的感兴趣,这是为什么?

    云卿的确是生的美貌无比,吸引四皇子的眼光也是正常的,但是这绝对不是四皇子与云卿交谈的原因。

    京中美人无数,若说阅美无数的四皇子紧紧因为美貌就对云卿格外不同,不止别人觉得好笑,就是他御凤檀也觉得太好笑了。

    特别是四皇子看云卿的眼神,总觉得含了一层熟识的感觉,这感觉,让他觉得很烦躁。

    他转过身,方才那一瞬间的冷意在转身之后,便化作了一脸的肆意笑容,施施然的朝着明帝驻跸的方向走去。

    云卿和流翠走到一处僻静的地方,流翠将拿来的璎珞坠子麻利的系在云卿的腰间,还想张口说话,问问御凤檀的事情,便遥见安雪莹的身影朝着这边过来,识相的将嘴巴闭紧,不再多话。

    她出来的时间太久了,雪莹果然开始担心过来了,云卿朝着流翠一笑,眼底的神色清楚在告诉流翠,不要将刚才遇见了御凤檀的事情说出来。

    流翠了然的点点头,站到了云卿的身上。

    “你怎么来了?”云卿迎了上去,拉了拉安雪莹的披风,语气里有着淡淡的责怪。

    安雪莹脸上带着一抹担忧,在看到她腰间的璎珞坠子时,微蹙的眉头才散了开来,却还是道:“我在那等了你好久,见你没过来,以为你还没寻到坠子,便想帮忙找找。”

    “是呢,我们小姐在那坐不住,老想着要出来看看。”大寒笑着跟云卿说道。

    云卿含笑点头,俏皮道:“这不是找到了吗,让你不要担心的,小心风大。”

    “怎能不担心,刚才我过来,听到有人在说,章洛被蛇钻进了衣服里,在园子里拉扯衣物,我记得你也是朝着这边走的,吓得我赶紧朝着这边来了。”安雪莹摸了摸心口,深深吸了口气,才慢慢说道:“好在你没事。”

    “嗯,宴会就要开始了,既然你过来了,咱们就一起过去吧。”云卿不想说太多让她担心,若是给安雪莹知道是她把蛇扔进去的,只怕禁不住要多吸两口冷气。

    “好的,也该过去了,可莫要迟到了。”安雪莹点头,和云卿并肩朝着举办宴席的大厅里走去,“今日本是个好日子,章洛也确实倒霉了些,竟然遇见了蛇,这下她可麻烦了。”

    她幽幽的叹了口气,云卿转头侧目望了她一眼,“你不要想她了,荔园怎么可能莫名的有蛇,说不定是她想带来玩的呢,只不过没操纵好,反而落到自己身上了。”

    安雪莹听到这话,觉得有些奇怪,好好的千金小姐,谁没事爱玩蛇的,可荔园是圣驾驻跸的地方,肯定早做好了设施,也不会出现蛇,更别说蛇会突然钻进了衣服里,看来还是章洛的运气太不好了。

    筵席上还是如同在东花园的时候一般,众人在宫人们的引领下依次落座,没有人交头接耳,也许是在韦凝紫被训斥之后,人人都显得谨慎多了,只是静静的喝着茶水,等待着后宫之主的皇后到来。

    云卿扫视了一圈,便发现章洛和颍川侯侧夫人没有在宴席上去了,过了一会,待皇后来时,便听到宫人来报,说颍川侯侧夫人和章小姐身体突然抱恙,提前退下。

    皇后闻言,并没有多大的惊奇,不过缓缓一笑,点头应下。刚才在荔园发生的事情,在座的小姐夫人都知道了,连侍卫都知道了,那么皇后肯定也知道了,所以她不会有任何的奇怪,都发生那样的丑事了,能还坐在筵席上,那才是让人奇怪的事情。

    而此时的颍川侯侧夫人抱着坐在马车上,包的严严实实的章洛,脸色急切,口中担忧的问着:“洛儿,告诉娘,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身上怎么会有蛇?”

    章洛身上的蛇已经被抓了下来,身上也被蛇咬了两口,好在那小蛇没有毒,所以没有性命之忧,只是章洛被吓得现在神色还是有些呆呆的,那种阴寒冰冷的细长身躯从她的肌肤上滑过的感觉好像还残留在上面。

    她愣愣的看着天花板,发着呆,口中喊道:“娘,我身上有蛇,有蛇!”

    章洛惊恐的表情落在颍川侯侧夫人的眸中,让她心如刀割,将章洛抱紧,安抚道:“洛儿,没有了,没有了,那蛇已经抓出去砍死了!你现在身上没有蛇了!”

    熟悉的,母亲的声音在耳边反复的说着,章洛才微微的安下心来,抬起头来看着颍川侯侧夫人,眼泪又流了出来,“娘,我好怕,那蛇好可怕……”

    她的身躯微微颤抖着,心里上所受的冲击可想而知,而颍川侯侧夫人一面拍着她的背,一面问道:“洛儿,你告诉娘,荔园里好端端的怎么会有蛇呢?”

    听到她这么问,章洛冲口而出,准备说是云卿放到她身上的,可是她说出来后,娘肯定又要问,为什么云卿要放蛇到她身上,那蛇又从哪来的,她可以撒谎,可以一旦撒谎让娘恨上沈云卿,那沈云卿会不会把今天的事情捅出来,让所有人都知道呢,到时候她就不单单是在众人面前丢脸,还加上意图谋害陛下的罪名,若是给父亲知道的话,岂不是要打死她。父亲虽然宠爱她,那也是她比章滢乖巧懂事,若是这一点优势没有了,那她也没有什么突出的优点了。

    加上颍川侯府已经袭了三代了,当初因功封爵的时候,便是世袭三代,之后逐级递减。到了这一代,便要往下递减,变成颍川伯了。若是再出现这种事情,以后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侯府若是衰败,那就算章滢她娘死了,娘到时候升了正室夫人又有什么用呢。

    想到这里,章洛暗暗咬牙,沈云卿的事,可以下次再报复,可是这次她绝对不能说出来,想了想,章洛便道:“是小蓝,她抓了两条蛇带在身上玩,到了荔园的时候,那两条蛇逃了出来,便钻到了我的身上……吓死我了……”

    章洛今日身边带的那个丫鬟就是小蓝,因为她有一次抓住一条游进章洛院子里的蛇立了大功,又会讨章洛开心,素日里很得宠,不过颍川侯侧夫人一直都不喜欢她,总觉得会抓蛇的丫鬟留在身边太邪门,可是耐不住章洛喜欢,一直央求留在身边。

    这次犯这么打错,颍川侯侧夫人当然要抓住机会,回府之后就让人杖毙了那个小蓝。

    事情如同云卿所预料的一般,最后颍川侯府将那个抓蛇的丫鬟处死了顶事,章洛并没有将云卿的事情说出来,但是章洛的心里肯定会更加憎恨云卿,章洛早就看她不顺眼了,再加上一点,也相差无几。不过最近这段时间,云卿是不需要担心,在脱衣丑事传的正沸沸扬扬的时候,颍川侯是不会允许章洛再出来丢人现眼的了。

    坐在归雁阁里,云卿一手执着医书,靠在铺垫上紫色葡萄纹的锦缎美人榻上,心思却在想着另外一件事情。

    明帝这次在江南驻跸的时候计划是六天,如今已经过了三天了,第一天是在荔园内办了筵席,明帝和皇后分别接待各级官员和他们的家属,第二天,便是明帝接见各级官员,仔细考察他们的政务,那么今天,便是明帝要到四处走走看看,看一看江南周边百姓的生活状况,以及扬州的繁华程度。

    这是一个面子工程,安知府早就在得知明帝要下扬州时,将街道修整,小贩的摊位排整齐了,更每日都有专门的人清洁街道,力求做到扬州干净而有秩序,百姓文明而有礼貌的效果。

    这一天的内容,和沈府没有关系,和云卿也没有关系,过完今天,明天就是第四天,接着第五天,第六天就是收拾东西,离开沈府了。

    想到这一世陛下南巡能如此安稳的渡过,云卿面上的表情就柔和了许多,抬眸从窗外望着秋天干爽的天空,和寥寥的几丝白云,眼底带着对以后生活的种种期盼。

    她想起上辈子没有出现的双胞胎弟弟,就迫不及待的想去看看他们,除去血缘关系的亲近之外,在云卿心底还有一种深层的喜悦,这是上辈子没有出现的生命,这一世却出现了,对于她来说,比起那些死去的姨娘,更有意义。

    到了谢氏的院子里,让人通报了之后,云卿便径直的走了进去,小丫鬟掀开门帘后,云卿便看到谢氏坐在铺着厚厚锦缎的罗汉床上,正专心致志绣着一双小小的虎头鞋。

    谢氏微垂着头,梳着居家的发髻,插着简单的两只玉钗,柔和的面容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双眸里偷出来的母爱光芒,让人觉得无比的神圣。

    云卿笑着走过去,坐在谢氏的身旁,问道:“娘,你这在绣什么?”

    谢氏抬头看着云卿,手上不停道:“在给你弟弟做虎头鞋呢。”

    虎头鞋是孩子鞋的一种,因为虎是吉祥物,小孩子穿了虎头鞋,寓意能长得虎头虎脑,而且虎头图案可以驱鬼辟邪,但是虎头鞋的做工复杂,仅仅是虎头上就需要刺绣、拨花、打籽等多种针法。

    谢氏怀孕的时候因身子不大好,云卿不让她做,所以她如今才做。

    云卿两手抓着谢氏的胳膊,撒娇道:“娘,我小时候你可没给我绣虎头鞋呢!”

    谢氏被她抓着手,有些无奈的将针放下,抬头看着满脸吃味的云卿,好笑道:“多大的姑娘了,还吃弟弟的醋,娘可不会给你绣虎头鞋。”

    云卿听了,假装不高兴的翘了翘嘴巴,“就知道娘有了弟弟不疼我了。”

    李嬷嬷在一旁也听着笑,“小姐,你是女孩儿,小时候都是穿的猫头鞋,还在肚子里头的时候,夫人就开始做你穿的小衣服了,那时候老爷说让她别做,小心熬坏了眼睛,她都不肯,说要让你生下来,穿到的都是做母亲亲手做的小衣裳,小鞋子呢。”

    云卿本就是假装的,一听到李嬷嬷的话,就靠着谢氏蹭道:“我就知道娘对我最好了。”

    “你个鬼家伙,真是越大越娇了,怎么这个时候来我这了,是要看弟弟了吧,我让人去叫乳娘抱她们过来了。”谢氏笑着将手中的东西放到一旁,琥珀拿了针线筐将那半成型的鞋子小心的收了起来。

    过了一会,墨哥儿和轩哥儿两个就分别被各自的奶娘抱了进来,一个个都长得白白胖胖,一看到云卿就嘿嘿的傻笑,乌溜溜的眼珠子在肥嘟嘟的圆脸上显得格外的明亮,穿着大红的衣裳,像个胖福娃娃。

    云卿看了就觉得可爱,伸手在左边墨哥儿的小包子脸上掐了掐,又在轩哥儿的鼻子上捏了捏,心头软的不行。

    “娘,弟弟怎么还不会说话呢?”她可等着听他们叫姐姐。

    乳娘们一听到这话就笑了,“大小姐,小孩子最少也得一岁才会开口呢,现在才几个月大,你也莫要太急了些。”

    云卿轻轻的一笑,她这不是着急吗?看两小家伙只能啊啊嘴巴的感觉,不如能交流得可爱啊。

    望着女儿逗逗这个,逗逗那个,谢氏眼底也是一片慈爱,儿女双全,是她最骄傲的幸福。

    屋内气氛极好,李嬷嬷和翡翠,还有乳娘也时不时说话逗趣,时不时可以听到传来的笑声,云卿坐了好一会,看墨哥儿和轩哥儿要睡觉了,才转身准备回归雁阁。

    岂料还没转身,便看到谢氏院子一个叫做朱砂的丫鬟,从外面走了进来,行礼后开口道:“夫人,木总管求见。”

    木总管就是木森,他是沈府的大管家,和李斯一个管内,一个管外,也是沈茂的左膀右臂。

    此时他来求见,必然是有要事或者沈茂有重要要传达,谢氏自是让人让她进来,李嬷嬷将其他的丫鬟婆子遣了出去,让乳娘带着两位少爷下去。

    木总管进来后,先是给谢氏和云卿行礼,谢氏笑道:“木总管起来吧。”

    木总管这才站直了身子,神色里有着一点庄重,道:“刚才四皇子要参观沈府,老爷带了他在府内转了一圈。”

    谢氏一听,也不觉得奇怪,既然已经入住在荔园,皇子要来沈府看看,还算是正常的,她以为是有什么要准备回避的,便问道:“老爷是有话要交代吗?”

    木总管摇摇头,眸中的精光带着闪烁,沉重的答道:“不是,是老爷让人告诉您,四皇子刚才发现了沈府内的祠堂,是银砖砌成了。”他说着话,眼神却是落在云卿的身上。

    很显然,这句话,是沈茂要他来通知云卿的,但是由于云卿在谢氏院子,他便一起通知了。

    听到这个消息,谢氏的面容只是稍微的变化,而云卿心中却如重石坠落,一下压上千斤,这一世,这一幕,还是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