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59 惩罚蠢货【文字版首发】

重生之锦绣嫡女 059 惩罚蠢货【文字版首发】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章洛见人群都三三两两的各自去观赏花圃,便唤了身边的丫鬟过来,附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后,那丫鬟点点头,悄悄的离开人群之中。

    而安雪莹,在皇后宣布游园赏花之后,从坐位上站起来,就直直的朝着云卿走来,略显苍白的小脸满是担忧的神色,“云卿。”

    云卿将投向一旁的目光收了回来,望着安雪莹笑道:“看你今儿个脸色还不错,我们一起走走赏花去吧。”

    “嗯,自然是要去看看园子里的花的,这江南的园林里,也就荔园的花百看不厌,每年都会有新鲜的玩意儿看。”安雪莹环视着周围布置的花景,由衷的赞美道。

    云卿也看着周围经过精心布置的花圃,点头微笑,这次只怕是荔园成立以来后最花心思布置的一次了,为了迎接天子圣驾,什么都得准备最好的才是。

    安雪莹见她淡然笑之,又拉着她的手,慢慢的沿着花圃往前面走,嘴里却是在说刚才宴会上发生的事情,“不知皇后娘娘这次是怎么了,先是对着你发难,接着又对韦凝紫喝斥,据说皇后不是端庄典雅的吗,怎的我觉得有些不一样……”

    她说着话,云卿的一只手已经捂上了她的嘴,轻轻的摇摇头,低声道:“雪莹,隔墙有耳。”

    安雪莹这才想到,如今的荔园圣驾驻跸,园内可能有皇家的侍卫在里面,她刚才说的话若是传到了皇后的耳中,那可是大罪了,连忙眨了眨眼,表示她明白了。

    云卿这才放开了手,让流翠和安雪莹的丫鬟大寒在四周查看了一周后,两人找了一个宽阔的地方,这里视野宽阔,周围没有任何遮蔽物,可以防止有人在周围偷听。

    安雪莹看云卿行事如此谨慎,想起自己刚才那样的鲁莽,要是给人听见了,指不定除了她自己,还要连累云卿,顿时觉得心里有些过意不去,抱歉道:“刚才是我太粗心了,差点连累你了。”

    她白着小脸,眼底都是满满的歉意,那模样看的云卿心底一暖,伸手将她披风的带子紧了一紧,轻笑道:“若是平日里说倒还好,只是今儿个不同了,所以还是多多注意得好,不管听不听得到,咱们都要避讳些。”

    安雪莹点头,看着云卿一双清幽幽的凤眸里透着的光芒和自己的完全不同,里面就如同一口深泉,怎么看都透着智慧的光芒,不禁又羡慕又担心道:“刚才可真是差点吓到我了,皇后突然问到那首诗,我听到都不知道会怎么回答的好,幸亏你反应快,想到了用品种来区分,当时我真的是怕得紧了!”

    安雪莹说着,紧紧的握住云卿的手,手指还微微的缩紧,想到当时的情景,她现在还有些紧张。她不敢想象,韦凝紫只是用了点心计,就被皇后斥责到那等地步,云卿若是当时反应慢了一点,不能好好回答,皇后会不会给她安个犯上的罪名?

    感觉到安雪莹手心里的温度,云卿轻轻拍了一下她的手背,含笑道:“无事的,你倒是担心什么,这会对你身体不好的。”

    说到自己的身体,安雪莹眼底闪过一抹黯然,随后还是有些不确定的问道:“不知怎么,我总感觉皇后娘娘对你和韦凝紫都有着敌意,虽然不是很确定,但是我感觉她是针对着你来问那种问题的,然后韦凝紫,我就不太清楚了。”皇后是第一次来扬州,而云卿也没有出过扬州,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安雪莹凡事都往好的地方想,虽然察觉到了什么,也不会像云卿一样往阴暗的地方去思考,此时的云卿同样也在想,方向却不同。当时皇后看到她的时候,言语也是有着轻微的不喜,但是只是一瞬,只要云卿回答了那句话后,皇后也没有过多的为难,不像对韦凝紫那样咬着不松口,也许皇后那时只是一瞬间的情绪罢了。

    或者,云卿做一个大胆的猜测,她没有出过扬州,也没有见过皇后,皇后也没有看过她,那么有没有可能,是云卿她长得像皇后曾经认识的人呢。

    这个可能,也许有,也许只是她多想了,毕竟那首诗惹怒了皇后也不是不可能的。据她所知,皇后不是个大方的人。

    “应该是那首诗吧,让人听到,总是会多想的,其他的,应该没有了。”云卿望着安雪莹,目光里都是安抚的神色,顿了一顿,她低头看着安雪莹白嫩的手,劝道:“在花园里才站这么一会,你的手就冰凉了,还是莫要在这里吹风的好,咱们到亭子里面去坐坐,休息一会。”

    “也好,那便一起去吧。”安雪莹点头赞成,便和云卿两人转身往着另外一条斜径里穿去,一边聊着天,看着一片桂花花瓣垂落在安雪莹的发髻之上,云卿淡笑着转头踮脚道:“看看,这花都知道往美人的头上坠。”

    她边说,就要去取那顽皮坠落的花瓣,却在后面发现一道奇怪鬼祟的身影,看那身影的衣裳好似是章洛带来的侍女。想着今日宴会上,当章洛听到章滢得到嘉赏之后,那种嫉妒的神色,最后变成了一种恨意落在了她的身上,那样的眼神,里面有着不怀好意。

    云卿想到章洛那日在府中办宴会时,曾想下手陷害章滢,是她出手帮忙,其后又告诉章滢要学会冷静对应发生的事情,保不准章洛就移情别恨,将这一腔的愤怒发泄到她的身上来。

    她要去看看她在搞什么鬼,现在明帝他们都在荔园之中,万一出了什么事,沈家可是要倒霉的。

    心思百转不过一瞬,云卿心里有了决定,面上却只是将那桂花拿了下来,放在安雪莹的手心,“我看这桂花倒是香的很,拿荷包装起来,裱着做书签很不错呢。”

    安雪莹点头,“你这想法倒是真好,一打开书,里头就传来桂花的香味,真正应了书香一词,那咱们就多扫些收起来,到时我让小寒晒干了,多制几个。”

    “好的。”云卿低头,忽然低低的叫了一声,安雪莹问道,“怎么了?”

    云卿一手抚着腰间的细带,微微蹙眉道:“我今日出来系了一个璎珞,怎么这会没看见了?”

    安雪莹一听云卿掉了东西,也有些着急,今日来去的人多,若是让外人拾了去,拿来做文章,那可是怎么也说不清楚了,便连忙道:“那咱们赶紧返回去找找,还好发现的早,这边来的人应该不多的。”

    流翠听到云卿说系着的璎珞掉了,眼底闪过一抹惊讶,她今日明明没有给小姐系这个,正要开口,就看云卿侧头的时候对着她眨了一下眼,顿时明白她肯定有别的原因才这么说,也配合道:“那小姐,我们赶紧过去找吧。”

    安雪莹提步就要往回路走,云卿拉着她道:“你本来就手发凉了才躲开刚才那风口处,如今若是倒回去,要是把你吹病了那可怎么是好,你还是莫要去了,我和流翠一起去寻,你到前方的倚绿亭等着我便是。”

    荔园里树木繁多,空气湿凉,在加上偶尔一股秋风吹来,的确是有些料峭,安雪莹知道自己身体的状况,她去说不定还让云卿担心,分心,反而不能让她尽快的找到东西,于是点点头,和大寒往倚绿阁去了。

    待她的身影走远一些,云卿便带着流翠朝另外一个方向走去,流翠心底疑惑,问道:“小姐是看到什么了吗?”

    云卿侧目看了她一眼,给了她一记赞赏的目光,如今流翠和她心意越来越想通了,这样以后做事也会十分方便,不用她说,流翠也能随机应变,她往着一处绿树修剪成的长廊走去,一面说道:“方才我看到颍川侯府的章小姐的丫鬟鬼鬼祟祟的走过去,我们过去看看。”

    流翠知道这个章洛和小姐也是不对盘的,想起今日明帝都在园中,要是闹出什么来,影响实在不好,她都能想到这点,小姐肯定也想到了,故意不给安小姐知道是怕她担心,才谎称璎珞掉了,名正言顺的返回来,也免得让惹人注意。流翠在心底佩服云卿将方方面面的事情都考虑得清楚,只觉得小姐真是太睿智,暗暗在心内鼓励自己,要加油跟上小姐的步伐。

    绿树长廊才走了一半,云卿听到从长廊的另一边传来两个女子的对话声,因为是树木做的墙,虽然茂密繁盛,看起来密实,但是隔音效果并不如墙壁,声音从绿叶缝隙里透出来,清晰的传到云卿的耳中。

    “怎么去了那么久,我让你弄来的东西弄来了吗?”这个声音是章洛的,带着急切和催促。

    “弄来了,幸好奴婢家里是学了这个的,用那引蛇药在墙头,半柱香的时间就来了两条,都装在这个荷包里呢!”听她说话的方式,就知道这个声音是章洛身边的丫鬟了。

    因为被绿叶阻止了视线,看不到章洛的表情,但是可以从里面传出来的声音猜出情景是怎样。

    章洛此时正带着兴奋的笑容,看着那丫鬟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大荷包来,她皱着眉问道:“快点把蛇拿出来给我看看,你拿个荷包出来做什么?”

    那丫鬟献宝似的指着荷包道:“小姐,那两条蛇都在这个荷包里头呢!”

    “这么小,顶不顶用啊!”章洛听到两条蛇都装在荷包里面,不禁有些不悦,两条小小的蛇算什么东西,她要的是能吓人的东西。

    “小姐,奴婢用的引蛇药,特意吸引得小得,若是太大了,目标大,奴婢也没办法藏啊,到时候塞到了那沈小姐的座椅下,这么小的蛇才方便啊!”

    那丫鬟小声的说话,却将章洛逗得笑了起来,伸出食指在她头上戳了一下,骂道:“你个鬼精灵的,不错,这事办的好,等会趁着人不注意你就偷偷的把蛇藏到沈云卿座位底下,等下用餐的时候,她惊叫了起来,看皇后不将她骂死才怪,让她大大的丢脸,让她无事去帮着我那傻大姐,害我都不好对付她了!”

    她满脸得意的笑,想着等会开筵席的时候,云卿会丢脸的事情,便觉得无比的快意。

    “你把那蛇拿出来给我看看,怎么看你这荷包都没动一下,只怕不是死了吧?”

    那丫鬟听了,打开荷包,安慰道:“小姐,你放心好了,荷包没动是因为这荷包里洒了雄黄粉,蛇当然是不会动了,只要放出这个袋子,过一会它们就会灵活的爬来爬去了!”

    她一面说,还将荷包口打开,放在章洛的眼前让她看,章洛又有些不放心,又有些忐忑的往里面随便的扫了一眼,果然见到里面有两条红黑相间的小蛇卷在一起,便点头道:“好,你赶紧收好这蛇,我们现在就先过去放蛇吧……”

    章洛的话音还没有断,就见一团烟柳色的影子从一头移了过来,对着她就是一个打耳光扇了下去。

    静谧的花园中,即便是来的人不少,可荔园的占地面积实在太大,人员分散,仍旧是没有什么杂音,这一巴掌就显得格外的清脆,在绿树长廊这块回荡着。

    章洛顿时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张开眼望着眼前站着的女子。

    刚才突然出现的那一团烟柳色的影子正是云卿,她在绿树长廊后听到章洛的一段对话后,便从长廊的一个出口挪了过来,由于她脚步轻,又是在章洛和那丫鬟的盲区,所以她们两人并没有看到云卿过来,直到被打了之后,才发现面前多了两个人。

    章洛虽然是庶女,但其母是侧夫人,在颍川侯府又是被娇宠的,除了以前章滢发脾气曾扇过她耳光后,云卿还是第一个打她的人,她如何能忍得,大声喊道:“沈云卿,你凭什么打我?!”

    她的话音还没落,云卿又是扬手对着章洛反手又一个巴掌,这一次扇在了她的另一边脸上,惹得章洛两眼发红,两颊生疼,半晌说不出话来,而旁边那个丫鬟看到自家小姐被打,连忙冲了过来,护在前面,怒视道:“你们欺人太甚,怎么无缘无故的就动手,就算今日是在沈家的花园举办宴会,可也容不得你一个商贾女子打堂堂侯爷府的小姐!”

    云卿看着她冷冷一笑,目光落在她的荷包上,手臂突然抬起,那丫鬟以为云卿又准备打她,刚要阻拦,却只觉得腰上一轻,云卿伸手竟然不是打她,而是拿走了她的荷包。

    “快点把荷包还给我!”丫鬟大喊着往前扑,流翠双手用力一推,将她推开,站在云卿面前,狠狠的瞪着那个丫鬟,“你还想对我家小姐对手吗?”

    “她拿了我的东西,我当然要拿回来!”丫鬟大声喊道,又往前扑,流翠直接将她拦下,两个人一人要往前,一个不准她前进,扭在了一块。

    而章洛此时也缓过神来,两只手捧着她已经泛红的脸颊,眼眸里都是阴冷的寒意,吼道:“沈云卿,你竟然敢打我!”

    “打你怎么了?打你是为了你好,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货!”云卿嘴角含笑,看起来说不出的轻柔温婉,可是话里的意思却透着一股威仪,让章洛不由的反问道:“沈云卿,你休要胡言乱语,什么打我是为我好,你凭什么说这样的话!”

    云卿一手抓着那荷包,在空中晃荡两下,才笑得很诡异的说道:“这蛇是你吩咐丫鬟抓来的,准备藏在我椅子底下的吧,对不对?”

    章洛本以为云卿会说出什么来,谁知道只是问她这个,不屑道:“是又怎样,难道你还准备拿着这个荷包去告状,谁能证明我是准备这么做的,你去告状也只能证明这蛇是我丫鬟抓的,关我什么事,其他的,我什么都没干过!”

    看见她一副天不怕地不怕,很有把握的样子,云卿笑了笑,无奈道:“蠢货就是蠢货!”

    “你还骂!”章洛被云卿一再讽刺,高声尖叫了一句,又因为太大声音,拉动脸上的肌肉,让刚才被云卿打过的脸颊,又痛了起来,脸上的肌肉都有点变形。

    “我当然要骂,你以为抓着这两条蛇放在我的椅子下,能让我受惊,在御前失仪是吧,你这么想是没错的,可惜这么想,也只能证明你更蠢!今天来用餐的是谁,是陛下和皇后,今天用餐的地方是哪?是荔园里最华美的大厅,那里是汉白玉铺就的地板,地板冰凉,光可鉴人,那样的地方,怎么可能会有蛇的出现!?到时候我御前失仪事小,可是追究起来,这蛇是谁放的,相信以陛下身边侍卫的能力,很快就能查出是你……”

    章洛听着云卿说话,脸上的神色渐渐由愤恨变得呆愣,却又不甘的打断云卿的话,“就算查到是我又如何,大不了打我几十板子,你也得不了好!”

    云卿嘲讽的看着她,仿若在看着一头呆猪,她轻柔的抬起手臂,伸出食指在章洛的面前摇了摇,“你又错了!有陛下和皇后在用餐的地方,你竟然敢放蛇进去,谁知道你是不是蓄意想要谋杀陛下和皇后娘娘,到时候龙颜大怒,你和颍川侯府那就不是打几十大板那么轻的出发了,你再蠢,也知道谋杀帝皇这罪名,是怎么判刑的吧?”

    章洛脸色终于变得一片雪白,眼神变得惊吓的望着云卿,仿佛已经看到了云卿所说的,谋杀帝皇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刑罚,全家抄斩,流放,卖做奴婢,官妓,每一条都是苦不堪言,她的身子开始微微摆动,强撑道:“你不要吓我,不可能有这么夸张的……”

    “你不信,那就拿着蛇去放吧!”云卿微笑的将荷包往章洛面前一递,样子大方自然的很。

    可是章洛哪里敢接,她心里面已经觉得云卿所说的十分有理,这蛇放在云卿的座位下,万一一个不好,咬到其他人呢,若是不咬到其他人,那就如云卿所说,惹怒了陛下和皇后,到时候她肯定只有死路一条。

    之前皇后怒斥韦凝紫的景象还在章洛的脑海里盘旋,此时只要一回忆,将这份威仪加上十倍百倍,章洛便浑身颤栗的喊道:“你拿走那蛇,我不害你了!不害你了!”

    “你不害我了?”云卿似乎要确认这答案的准确性,又问了一句。

    章洛此时哪里还有胆子,连忙摇头道:“我不害了,不害了。”

    她一说完,就发现云卿的唇角弧度加大,瑰丽的容颜上,那笑容显得有些古怪,又有点不经意的邪恶,“你不害我了,可我知道你要害我,心里不舒服怎么办?”

    “你还想做什么!”章洛哪知道云卿会说这话,立即咬牙问道。

    “不做什么,就是把这蛇还给你罢了,毕竟是你丫鬟抓的,总不能我拿着吧!”云卿浅浅一笑,方才那种古怪的表情一下子就没了,温婉的不能再温婉。

    章洛虽被她这表情吓得心里发虚,还是伸出手来,“你给我吧,我让人去丢了!”

    “好!”云卿一声应下,往前走了几步,却是非常快的将那荷包打开,在章洛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将两条小蛇抓出来,直接从章洛的衣襟口子中丢了进去。

    冰凉滑溜的感觉从领口一下坠了下去,章洛在一瞬间的呆愣之后,意识到钻进自己领口的东西是什么,发出了一串惊天动地的尖叫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时回音无限,惊起了几只在周围歇息的翠鸟,扑腾翅膀飞上了空中,配合她发出‘啾啾啾啾啾’的叫声。

    荔园虽大,可这种石破惊天的声音发出来后,还是立即吸引了周围赏花的夫人小姐们,她们速速的往这边走来,毕竟好花时常有,热闹可不是每天都有发生的。

    而云卿在倒完蛇了之后,就过去劝架,两只手拉着那丫鬟,顺手将荷包又塞在她的腰间,然后喊道:“别打了,快去看看你家小姐,那蛇好像都钻进了她的衣服里了。”

    被云卿抓住手后,不方便施展,被流翠捶了好几下的丫鬟,本来满心不甘,在听到云卿的话后,哪里还顾得上这里,立即一跳,挣扎着往章洛那边跑去,口中大喊道:“小姐,蛇在哪在哪?”

    那两条蛇又细又短,大概只有一个成年男子手臂长,却只有女子的食指细,钻进衣服里面,一下钻到这里,一下钻到那里,章洛本来就害怕蛇,开始丫鬟装在荷包里的时候,她都只敢偷偷的看上一眼,此时知道两条蛇在自己的衣服里面,三魂都掉了两魂,整个脸色发青,站在原地不断的跳着,大喊:“快点……快点,快把它们给我抓出来啊!”

    眼下正是深秋,小姐们的衣物穿的并不少,章洛又无法容忍的不断在跳动,那丫鬟哪里能抓得到蛇,急的头上直冒汗,“小姐,你别动,别动,那蛇到底在哪啊……”

    “你快点抓出来啊,啊……它咬我了……”章洛又是一嗓子叫了出来,再也忍受不住将衣襟开始扯开,只求能赶紧将那两条蛇抓出来,什么礼义廉耻,男女大防在此刻的她眼底,完全没有性命重要了。

    云卿看着眼前这鸡飞狗跳的一幕,微微笑着,吩咐流翠道:“把头发和衣裳赶紧整理一下,马上就会有人过来了。”

    流翠立即点头,忙将歪了的钗环,全部重新戴好,将衣角上的褶皱尽量的抚平。

    当再三听到尖叫声的夫人小姐们赶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颍川侯府的小姐章洛,光天化日之下,正不断的拉扯着自己的衣服,那雪白的肌肤和湖绿色的肚兜全部都展现在了人前。

    和这些夫人小姐一起来的还有一竿子园内的侍卫,看到面前这般凌乱大胆的跳脚女子后,他们微微一愣后,便脸色都没有变化的冲了进去,问道:“怎么回事?”

    在这些经过严密训练的侍卫的眼底,他们负责的是陛下,皇后和皇子的安全,如今见有女子状若疯狂,他们必然将避讳放在后头,首要先保证这个女子会不会威胁到陛下,皇后和皇子他们。

    章洛和那丫鬟忙的不可开交,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云卿便好心的解释道:“方才我站在这边,看到那个丫鬟拿着荷包在玩,里面好像装了什么东西,结果那东西不知怎么就掉了,最后掉到了章小姐的身下就不见了,接下来,她们就变成了这样。”

    云卿很无辜的解释着,而那侍卫中有人对蛇内行,一闻空气中的腥味和雄黄味道,立即就知道怎么回事了,正准备拉着章洛下去,颍川侯侧夫人也赶来了,她一看众人面前还在不断扯着衣裳的女儿,只觉得一股鲜血冲上了脑中,让她不禁后退了一步,差点摔倒,得丫鬟扶起来之后,又赶紧冲进去,喊道:“洛儿,洛儿,你怎么了?”

    她一边说,一边将自己的披风解下来,给衣不蔽体的章洛遮住,谁知章洛被那两条蛇吓得神经都要癫狂了,哪里肯披那披风,只大声喊道:“娘,娘,我身上有蛇……”

    侍卫在一旁皱了皱眉,准备冲过去,颍川侯侧夫人立即眉头移动,拦在前面道:“你们要做什么?”

    经过这一事,洛儿在大庭广众之下露出了肌肤,清白已经是毁了,若是再让这侍卫碰上一下,那真是不完蛋了,所以她要拦在前面。

    谁知道那侍卫眉头紧皱,满脸面无表情的看了拦在前面的颍川侯侧夫人道:“麻烦您让开,她在园中如此大喊大叫,万一冲撞了陛下和皇后,皇子罪过就大了,在下只是让她安静下来。贵府小姐身上有蛇,她显然是已经到了惊惧成疯的地步了,如今她是不会听你的话的。”

    听到侍卫这么说,颍川侯侧夫人转头看了一眼章洛,见她眸中都是惊吓过度的神色,根本就不听旁边人的话,若再这么下去,只会吸引越来越多的人来围观,到时候这事真的是传的不堪,无奈的点头,让开位置,让那侍卫过去。

    侍卫也算是懂礼之人,他并没有用手直接接触章洛的肌肤,而是用身上佩刀的刀柄对着章洛的后颈就是一下,章洛立即眼睛一翻,就昏了过去,侧夫人立即上前接住女儿,用披风将章洛外露的肌肤遮住,命人来抬着她下去。【】文字版首发-浪客中文

    云卿看着周围眼底透露着兴奋色彩的夫人和小姐们,笑的越发的和善。

    颍川侯侧夫人越想压抑这件事,这件事就会传的更快,更何况今日来的都是扬州有头有脸的人,颍川侯侧夫人,也没有这个能力,能将所有人的嘴巴都控制住。

    在晚宴还没开始之前,章洛当众脱衣,大喊大叫,有失仪态的事情就已经传遍了所有人的耳中,没有人在乎章洛为什么会变成那样,她们更喜欢的是有人的丑闻。

    这一点,云卿早在上一世就深深的尝过这个滋味了,那时候她被齐家人设计失贞,从来没有人愿意听她的解释,这世上的人心,大多是凉薄的。

    待周围的人群散去,云卿让流翠去马车上取一个璎珞坠子来,免得等会安雪莹看到了又要问,若是没瞧见她找回来璎珞坠子,雪莹肯定又要担心被那不相干的人捡去了。

    流翠听到后,却没有立即走,而是道:“小姐,奴婢没在身边,你可别乱走,小心点。”在自家的园子里还有人要使坏,流翠不得不担忧的提醒,生怕云卿出一点事。

    看着她眼底的担忧,云卿笑着点点头,“我会的,你赶紧去吧。”

    听到这话,流翠才赶紧加快脚步,往外面走去,而云卿站在原地,发了一会呆,便转身朝着一条小道走去,那里有一个供人歇息的椅子,她就坐在那等流翠过来。

    就在她往前走了大概一小会的时候,突然从一处茂密的树丛后,横空出现了一只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