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54 姨妈中毒【VIP手打尽在】

重生之锦绣嫡女 054 姨妈中毒【VIP手打尽在】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闻言众人脸色大变,面面相觑,脸上都有诧异之色,甚至出现了惊恐的神色,整个屋子一时静得可怕。

    听老夫人昏迷中说的这话,意思是,是谢姨妈下手闷的老夫人?

    这是怎么回事,谁都可以看得出,如今沈府里的主子,不管是谢氏还是沈茂,还有云卿,对于谢姨妈都不欢迎,当初也是老夫人开口说将她们母女接回来的,也只有老夫人还念着谢姨妈的救命之恩,可以说府中最维护谢姨妈的就是老夫人了,她怎么会对自己唯一一个靠山下手呢,这种行为简直就是愚蠢到了极点的。

    云卿此时也觉得十分惊讶,但是她隐约猜到了谢姨妈这个冲动的举动,也许跟她上午时候曾经来和老夫人问过关于京城劫匪之事有关,当时老夫人眼底隐隐有着愠怒的神色,按老夫人的性格,说不定会在得知真相之后和谢姨妈起了冲突。

    而谢姨妈的性格,是做得出这等子事情的。

    “王嬷嬷,大夫请来了。”碧菱掀开帘子,走了进来,再看屋子里的情况,好似比她出去的时候好多了。

    如今老夫人已经醒来了,大夫再来作用就不大了,但是到底老夫人还没有醒过来,还是昏迷的,谢氏很是客气的请了大夫进来,让大夫给老夫人把脉。

    就在此时,突然外面跑来一个跌跌撞撞的身影,声音如泣如惊,喊道:“姨母,姨母,你快去看看我娘啊……”

    韦凝紫满脸恐慌之色,跑进来时还撞在了门槛上,一把扯开门帘,身子直接往前摔到了地上,却连爬都顾不得爬起来,往前挪了几步,拉着她的裙角,抬起满是泪水的脸,哭泣道:“姨母,我娘在吐血,脸色发青,好像中毒的样子,你快去看看她吧……”

    谢氏闻言脸色一变,抿了抿唇,虽然不喜欢这个庶妹,可到底也是和自己有血缘的亲人,而且怎么说,她如今也是借住在沈府中,要是出了人命,那是顶顶重要的事情啊,沈府如今可是陛下南巡驻跸之地,一个不好,可能就要触动龙威的。

    再者,刚才她本来就是准备去找谢姨妈算账的,以前做的事情虽然离谱了,可到底只是陷害,今日这事,却是谋杀,这涉及了人命的事。一个能狠得下心对老夫人下手的人,她不能再顾念亲情的将她留在家中,这样的人实在是太恐怖了,也许有一天因为什么事,会对云卿下手,她不想自己的孩子发生类似于今天的事情。

    所以,她转过身来,吩咐道:“王嬷嬷你在这里守着老夫人,大夫,麻烦你跟我去看看另外一个人,云卿,你也和我一起去菊客院。”

    王嬷嬷扑过来道:“夫人,我要去,我一定要跟你们一起去,去看看这个被狗吃了良心的究竟在搞什么名堂!”

    她是老夫人身边最得力的嬷嬷,此时老夫人出事,她心内最是气愤,想着往日里老夫人对谢姨妈那等的好,谢姨妈竟然还对老夫人下此毒手,真是让人心内发寒。

    韦凝紫眼底闪烁着泪光,不解的问道:“怎么,老夫人出了什么事了吗?”

    王嬷嬷听她还要提问,不由目光里射出两道凌厉的光,扑上去就要大吼,云卿见此,眉头微皱,立即喊道:“王嬷嬷,大夫还在一旁候着,若有什么事,待以后说再不迟,如今还有病人在那等候着,咱们还是先过去看看再说。”

    听到这话,王嬷嬷才冷静下来,望见站在一旁的大夫,面上微微发烫,今儿个这事她真的做的过了,大夫还在一旁,她就差点要说出谢姨妈动手欲闷死老夫人的事了,眼见圣驾南巡即将入驻沈府,要是传出去这样的事情,岂不是一切都会打水漂,之前所花费的心血,人力,物力也要全部白费?

    她抬头望着云卿,但见她面色淡淡的,眼里却有着谨慎的光芒,幸亏大小姐反应及时,不然不知道要给沈家惹来什么样的祸事,如此想着,对云卿也报了感激的神色,转过头看着韦凝紫,眼底却带着厌恶的神色,皱眉道:“表小姐,你还是赶紧起来在前面带路,不然的话,你娘出什么事了碍着别人可就不好了。”

    韦凝紫眼中落着泪,难受的哽咽着,小丫鬟上去将她扶起,她这才站好,似没看到王嬷嬷那厌恶的眼神和屋内奇怪的要求,点点头道:“那就麻烦姨母和大夫快去看看我娘,我担心她撑不住了,开始来的时候我见她脸色就发青了。”

    谢氏见此也不多说话,走在前面,云卿则走在她的后方,大夫和王嬷嬷跟在后面,一行人脚步匆忙的朝着菊客院去了。

    一进菊客院,便看到谢氏的大丫鬟红袖站在院子里,浑身发颤,脸色发白,一看到韦凝紫就忙走了上去,“小姐,你快去看看夫人,她还在吐血啊。”

    韦凝紫闻言顿时更加心急,转身对着大夫道:“大夫,麻烦你赶紧去看看我娘。”

    那大夫倒也敬业,在听到红袖所言之时,便点头道好,背着药箱跟着红袖就往里面走去。

    谢氏和云卿一脸冷肃,跟着迈步进去,一进屋内,就闻到空气中充满了血腥味,夹杂着一种怪异的味道。

    此时的谢姨妈嘴角已经吐了一大滩血,丫鬟正跪在她的身边,不断擦拭着从她嘴角流出来的血水,她玉色的枕头都被血水沁得发黑,整个人面色如紫苏,隐隐透着一股黑气。

    韦凝紫进了内室,泪水就开始掉下来,走到床前,大呼道:“娘,娘,你怎么了?”

    而那边大夫已经打开箱子,拿出枕垫,丫鬟将谢姨妈的手抬起,塞入枕垫,大夫才开始诊脉,他望闻问切之后,脸色越发的凝重,透着一股相当不好的意思。

    “你们马上去端冷水给她喝下,然后再催她吐出来,记得一定要是冷水,温水热水都不行,另外,让人去熬绿豆水来。”大夫站起来,飞快的吩咐道。

    丫鬟们不明白大夫怎么不开药,而只是要灌水,一时不动,韦凝紫立即抬头厉声道:“还不赶紧按照大夫的要求去做!难道你们想看到夫人死了吗?”

    如此喝斥后,丫鬟才赶紧按照大夫所说的去打冷水,煮绿豆水,房间里脚步声一直不停的穿梭。

    “沈夫人,我可否借一步说话?”这位大夫为人比较谨慎,他站起来,颇为有礼的说道。

    见他如此说话,谢氏料想事情不会简单,可是在听完大夫所说的话后,她的脸色顷刻间就难看了起来,因为大夫说:“沈夫人,这位夫人的症状,面色发紫,神志不清,四肢发颤,口吐鲜血,正是喝了砒霜的征兆!”

    “什么?砒霜?”谢氏有些惊讶的开口,却在说话的时候将声音压低了下来,保证除了大夫以外的人不能听到,毕竟这结果实在是让她觉得太意外了。

    “是的,这位夫人喝下的砒霜数量超量,引起内脏衰竭损坏,所以在下才让人去打水让她喝下催吐。”大夫也没想到,好好的竟然会看到有人喝了砒霜,这些事情他以前接触的少,一时心里如同掀起了惊天波澜一般。

    抬眸望着内室门前不停进出端着冷水进去,又端着呕吐物出来的丫鬟,谢氏低声道:“她还有没有救?”

    “这得看催吐之后的情况了,若是催吐了之后状况好的话,那就还有希望存活。”大夫并不敢打包票,只是尽责的说道。

    “那就烦请大夫再进去看看,尽量将里面的人救下来。”本来是抱着将谢姨妈抓出来心理过来的谢氏,此时只觉得心乱如麻,谢姨妈怎么会喝砒霜了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边云卿也看了谢姨妈的病状,并且听到了大夫处理的方子,心中对谢姨妈所中的是何东西已经有了定数,所以她不急不缓的站在那儿看着韦凝紫站在一旁焦急的模样,脑海里却在深思。

    而王嬷嬷此时却沉不住气了,她本意是过来抓住谢姨妈这个贼人的,岂料过来却看到谢姨妈吐血,刚才她站在那看到大夫鬼鬼祟祟的和谢氏说话,立即过来抓着大夫问道:“告诉我,她究竟怎么了,是不是中毒了?”

    大夫被她一双手抓住,只觉得胳膊生疼,又听她问出的问题,皱着眉毛,却依旧有礼道:“这位嬷嬷,这位夫人的事我已经告诉了沈夫人,若你要知道,可以问她便是。”

    这下,王嬷嬷才松开了手,迈着粗壮的步子,走到谢氏的身边,先是行了个大礼,然后道:“夫人,你告诉奴婢,究竟谢姨妈她是怎么了,她是不是中毒了?”

    谢氏扫了一眼内室,刚才谢姨妈的模样谁看到都会猜到是中了毒,只是有些奇怪,怎么会喝那么多砒霜,究竟是她自己喝的,还是有其他的原因。

    想了想,谢氏叫了王嬷嬷和云卿到了偏厅里,才慎重的说道:“刚才大夫告诉我,她中的是砒霜的毒,现在大夫正在施救,能不能救回还说不定。”

    王嬷嬷脸色大惊,她开始只是看谢姨妈满脸发紫,又口吐鲜血,上午的时候还是健健康康的一个人,下午就这样了,只有中毒才会有这样的症状,她心内猜测的时候还是有点不肯定,如今谢氏肯定出来,她倒有些接受不了。

    相比之下,云卿就镇定多了,在听到中毒之后,她脸上的表情基本也没什么变化,依旧是淡淡的,因为一开始她就猜测出来谢姨妈的症状是为何了。

    此时她转头望向谢氏,口中带着疑问,秀眉微微的轻蹙起来,“娘,谢姨妈中毒的事情,其中有古怪,王嬷嬷当初看到她离开荣松堂的时候还是好好的,怎么这会子就中了毒了,此事必定不简单。”

    王嬷嬷闻言立即点点头,道:“是的,她怎么会突然中毒,这必须要好好的审问在菊客院的丫鬟,不然老夫人的事就这样过了吗?”她心底还是记着老夫人的事,说话的时候眼底闪烁着怨恨的光芒。

    谢氏很理解她的想法,也觉得此事确实不一般,砒霜这种东西,属于剧毒之物,不会随便就出现在平常人家中,谢姨妈现在生死不明,也不能开口说话,唯一的办法就是审问下面的丫鬟,看看究竟是为何。

    想到这里,她就要出去将丫鬟集中起来,云卿听到她的话后,目光里带着一丝否定,摇头道:“娘,不可。”

    王嬷嬷正准备转身,听到云卿阻拦,反过头便问道:“怎么不可,此时要是不审问她们,如何解开砒霜之谜?”

    云卿却是微微一笑,迎向王嬷嬷的目光中有着笑意,“王嬷嬷请不要心急,云卿并不是不审问她们,而是如今菊客院里面人员众多,手忙脚乱,若是将她们一起审问了,人多嘴杂的传出去不好,若是要审问,那些小丫鬟知道的也不多,不如问两个贴身伺候的大丫鬟会比较好,一来省了引起众人的注意,二来问到的内容也更有用。”

    “的确是这样,刚才是奴婢欠考虑了。”王嬷嬷点点头,抬头望着谢氏,到底这个家中如今掌家的还是谢氏,只见谢氏点头,她便赶紧出去,将红霞和红袖两个大丫鬟唤到偏厅里来。

    红袖和红霞就是之前沈府给买的四个大丫鬟里面的两个,另外的两个因为伺候的不顺心,被谢姨妈贬去做了粗使丫鬟了。

    她们两人一进来,便跪下来给谢氏和云卿行礼,虽说她们两人不是她们的正经主子,可显然她们两人还是知道谢姨妈和韦凝紫一直倚靠的人是谁。

    云卿的目光首先落到了红袖的身上,一开始进院门的时候,便是这个丫鬟在守着,据说当时是她推开门进去后,看到谢姨妈的状况,通知其他人的。

    只见云卿坐在花梨木的圈椅上,抬起手抚了抚裙上微微的皱褶痕迹,缓缓的抬起侧脸道:“你叫红袖是吧?”

    那唤作红袖的丫鬟垂首道:“奴婢正是。”虽然她极力掩饰自己紧张的情绪,但是声音里的微微颤抖还是让云卿听了出来。

    “你莫要紧张,我只是问你,你家夫人怎么突然会变成这样,你将你看到的整个过程告诉我就是。”

    云卿轻言慢语的,话语不急不促,让红袖心里微微一松,紧张的情绪稍许缓解了一点,又庆幸云卿不似谢姨妈那样喜欢拿着下人打骂责怪,她缓了缓害怕的情绪,才开口道:“事情是这样的,中午用膳的时间到了,小姐说夫人在里面怎么还未起来,便让奴婢进去将夫人喊醒,一起用午膳,奴婢听了后,便推门进去,便进了内室,准备喊夫人,结果喊了几声后,见夫人没有反应,便走到床头去喊,结果就看见……看见夫人的嘴角在吐血,脸色也发青……奴婢吓了一跳,大声叫了起来,然后小姐和红霞她们听见了,就跑了进来,小姐一看夫人这样,就急得上去大呼了几声,接着就跑了出去,说要去请大夫……”

    后面的事情,自然就是开始那幕,韦凝紫去找谢氏,让她去寻大夫,结果找到了荣松堂去……

    听完整个事情的过程,云卿眉头中挂着一丝凝重,嘴角也微微抿紧,眸中带着一抹沉思,听红袖的话,她是进来后发现谢姨妈在床上中毒了的,且不说这个毒谢姨妈究竟是为什么要喝下去,就是这样多的砒霜,谢姨妈怎么会有呢。

    “你们知道屋中有没有砒霜的?”云卿也不质问其他,一步步的将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问出来。

    红袖眼底带着回忆,抬头注视着云卿,轻声道:“这个砒霜,是奴婢买的。”

    谢氏听到此处,也经不住的开口问道:“什么,你买这么多砒霜干什么?”她的声音里带上一抹厉色,这砒霜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买的,一个丫鬟买这么多砒霜,难道是准备蓄意谋害吗?

    红袖连忙摇了摇头,脸上带着惊忧,解释道:“不是,不是,沈夫人,这个砒霜是夫人让奴婢买的……”

    “浑说!谁会没事买这么多砒霜放在家中!”王嬷嬷在一旁听着,立即皱着眉喝斥道。

    “没有,真的,真的,是夫人让奴婢买来的,夫人两个月前腿上生了一个大脓疮,一直都没有好,她后来请了大夫,大夫说已经生了腐肌,必须要将外面的腐烂的肌肉去掉才可以痊愈,他开的方子里面,有一味药便是砒霜,这砒霜便是当初夫人让奴婢去买来,每次都是按照大夫的方子,加上一点砒霜在里面的,这话,绝对没有假,就是红霞也是知道的。”红袖显然被王嬷嬷一吼,吓了一大跳,飞快的将事情的原因始末说了出来,免得自己被怀疑恶意买了砒霜来毒害主子,这可是天大的罪名啊。

    红霞在一旁跪着,肯定的说道:“的确如此,这个方子夫人每日晚上都要配了,敷在脓疮上的,奴婢值夜的时候也是要配这个方子的。”

    眼见红霞都开口说了,红袖眼底含着泪水,望着云卿和谢氏,希望能够证明自己的清白,“若是沈夫人和沈大小姐怀疑的话,你们可以去看看夫人的腿,还有开这个药方的大夫,就直到奴婢说的话是不是真的了。”

    王嬷嬷还要开口说什么,云卿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虽然不凌厉,也没有皱眉,可是王嬷嬷只觉得那要喝斥出来的话就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眼底便带了三分的委屈。

    云卿淡淡的叹了口气,“在书院的时候,夫子说过,砒霜虽然是大毒之物,可是同样也是属于医药的一种,用的恰当也可以为人体治病,红袖所说的的确如此。”

    若不是大夫,一般人是不会知道砒霜还有这种效果的,这种大毒之物,不到万不得已,一般大夫是不会开在方子中的,因为它的药性实在是太烈了。

    想到谢姨妈之前在荣松堂对老夫人下了毒手,如今又吞了砒霜,这砒霜也是她自己让人买回来的,谢氏有了另外一种想法——

    她稍许靠近云卿,低声道:“云卿,你说谢姨妈是不是畏罪自杀的?”

    畏罪自杀?

    云卿垂下眼帘,长长的睫毛衬着一双褶褶生辉的凤眸,宛若清晨沾露的玫瑰,艳丽不可言,只有她自己知道,那眸中带着的却是些微的讽刺和怀疑。

    谢姨妈会畏罪自杀?

    这个可能性实在是不高,像谢姨妈那样自私自利的人,连真心对她的谢氏都可以谋害,这种连自己亲姐姐都算计的的人,就算是杀了人,第一时间大概也不是自责什么的,惊吓也许是有,但是愧疚估计是不可能。但是这点惊吓就会让谢姨妈喝了砒霜自尽吗,云卿心里不是十分赞同这种想法。

    但是仅凭个人的想法,也决定不了什么。长翘的睫毛随着她抬眼的动作轻轻的动了动,云卿缓缓问道:“那今日,你们可发现你们夫人或者小姐有什么异常的地方吗?”

    “异常的地方,好似没有……”红袖想了一下,否认道。

    “你们再认真想想!”王嬷嬷训斥道,她现在一点都不希望谢姨妈死了,也不想她就这么畏罪自杀,谢姨妈想要杀死老夫人这件事是不能改变,不能饶恕的。

    就在这个时候,红霞似乎想起了什么,低眉深锁之后,又欲言又止,她那模样落在王嬷嬷眼中,自然是得不了好,立即就被点名道:“红霞,你有什么就说,不要吞吞吐吐的,在主子面前露出这样的神色,像什么话!”

    被王嬷嬷这么一训,红霞抬头看着云卿,见她眉目温婉,眼眸里带着期待的光芒,定定心后,才开口道:“夫人回来之后,是小姐陪她进去坐了一会,夫人还将奴婢们都遣了出来,然后奴婢见小姐出来的时候,神色有些古怪,好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