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48 他回来了【】

重生之锦绣嫡女 048 他回来了【】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翌日,天色稍暗,云朵集在天空中,漂浮不定,阳光透过云层投在地上,留下大朵棉花般的阴影。

    秦氏和韦沉渊两人也到了沈府来,之前他们也曾经来看望过谢氏,后来见府中事务多而繁忙,便没有再上门。

    谢氏请他们坐下之后,韦沉渊先给谢氏行了礼,然后坐在一旁。

    秦氏脸色已经好了许多,如今站着也无需人扶,就连韦沉渊脱去了原本的菜色,如今面目清朗,俊俏的容貌配着清瘦的身姿,好一个翩翩公子。

    几句平日里的客套话后,秦氏端着茶盏,便开口道:“不知夫人可有帮云卿挑好入赘的女婿?”

    闻言,谢氏一怔,眉头蹙了起来,秦氏前来问此话的意图是什么,难道说……谢氏狐疑的看了一眼韦沉渊。

    秦氏将她的神色收于眼底,她将茶盏放下来,又接着道:“昨日沈氏族长带人大闹沈府的事我也已经听闻了,你家老爷已经是一个多月失踪不见人影,如此大的家业亏得云卿慧敏果断在支撑着,当初你们母女对我和小渊恩重如山,如今也是我们报答你们的时候了。”

    云卿闻言一愣,秦氏这一番话究竟要说什么,谢氏问道:“报答?”

    秦氏转头看了一眼韦沉渊,眼底透露出一点不舍,却定了定眸,转头道:“我家虽然贫困了些许,可到底你对我家都是知根知底的,这些人趁着这事逼着云卿随意找一个入赘,不如就让我家小渊入赘了,虽其他不好,可小渊这人是我儿子,他其他不成,还是个有责任感的。”

    听了这话,谢氏是明白了,原来秦氏是知道昨日族长上门逼亲的事,今儿个带着韦沉渊来,就是要让韦沉渊上门入赘报答恩情了。

    云卿在一旁听的倒是没有半点儿女孩的娇羞,觉得有些哭笑不得,这……这是什么事啊?她抬头望着韦沉渊,只见他穿着一身天青色的长布袍,脸色不喜不悲,眼神很平静,与一年前的样子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但是她同样也看得出,韦沉渊对于上门入赘此事,虽然没有表示反对,也没有什么欣喜。

    想想便知,如今韦沉渊在书院饱受夫子的青睐,前途是广阔而灿烂的,为了报恩,如今入赘,即便是上了仕途,也会变成一个笑话。

    更何况……云卿暗地里笑笑,韦沉渊和她两个人似朋友更多一点,他帮她在外面匿名购地,教导黄小牛接手打理事务,儿女私情这种东西,在两个人之间似乎没有出现过。

    若是真要让韦沉渊入赘,还不弄成了两个怨偶啊。

    不过云卿对秦氏的这种做法还是很感动的,毕竟秦氏对韦沉渊的期望,她一直看在眼底,如今为了报恩,可以让韦沉渊入赘沈家,这样的决心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得到。

    当即,她也不等谢氏开口了开口道:“秦伯母,招婿入赘一事暂且还不提,就在前些日子,与我父亲一起掉落江中的那位商户已经回来,料想我父亲的下落很快就会明了,到底婚姻之事还是需要父母做主的。”

    这话等于委婉的告诉了秦氏,她不需要韦沉渊入赘。

    秦氏闻言,眼底闪过一丝喜色,虽然是说为了报恩,可是韦沉渊的身份如果仅仅是报恩入赘了,以后就很难抬起头来了,就算是没有韦沉渊的那一层身份,一般但凡好点的男子,哪肯入赘的,单单在名分上就得被个女人压上一辈子。可是沈府这一年来对他们母子的照拂,如今谢氏母女出了这等事情,面对如此大的困境,若她在一旁就这么看着,她也觉得良心不安。

    所以,当听到云卿这句话的时候,秦氏全身仿若松了一口气般,脸上的笑容也自然了许多,点头道:“既然如此,那就等沈老爷回来后再议,今日这话就暂且不提了。”

    谢氏刚开始听到秦氏的提议时,的确是动心的,且不说韦沉渊人品好,外貌也属上等,就是秦氏这样简单的亲家,她也愿意结亲,更何况韦沉渊如今还是有秀才在身的,怎么也算得上有学识的人。

    若是以前,谢氏可能不会如此青睐韦沉渊,可是如今情况不同,看东西的角度自然是不同了。

    当听到云卿说起沈茂的时候,又觉得此事还是不宜早下定论,若是到时候沈茂回来,看到女儿娶夫入赘了,还不知道得气成什么模样,于是也自然的顺着云卿的话说了下去。

    又说了几句话后,云卿便出来让人准备膳食,回来的时候,见韦沉渊站在一处,静静的站立着,便笑着上去道:“在做什么?”

    韦沉渊其实心里多少是有点别扭的,眼前的女子刚刚还是他要入赘的对象,不过这一点别扭对上云卿没有半点扭捏的模样,以及一双清幽幽,黑泠泠的双眸时,又觉得自己多想了,当即也是一笑,“母亲在和夫人说话,我到外面来透透气。”

    云卿见他态度自然了,知道他心里此时也放得开了,当初她虽然是为了让韦凝紫这一辈子不再顺利,可是经过这些时日的相处,韦沉渊此人的人品相当值得人信任,不知不觉之中,两人的关系从施恩得恩到了似友似兄妹的感觉了,她也转身,与韦沉渊一般,眺望着远处蓝灰的天。

    “小牛学东西很快,很多事情他都能独立上手了。”

    “嗯,他是不错。”

    “去年利州买的二十倾盐碱地,如今那边已经引水在淤田了,明年地价必然会猛然大翻。”韦沉渊转过头来,目光里以前会有的不解已经在这一年内释然。

    这世上有很多人会具有经商的才能,可是那些人好似远远不如眼前的女子,她购买那些无人问津,价值无甚的盐碱地,就这样沉稳的,不慌不忙的,似是没有将那些放在心上,而一年后,就如她所预料的,官府引水淤田,将原本的废地一下变成了宝地,而之前所费的银钱一下子增值了几十甚至上百倍。

    以前他觉得匪夷所思,后来在看到她这一年内的举动,又觉得一切都是正常的了,他也明白刚才她所说的话是在替他着想。

    这女子身上有一股沉静又从容的气质,让人和她相处的时候感觉很舒服,就算不是恩人,韦沉渊也觉得自己和她也一定是相处得来的朋友。

    用过午膳,将秦氏和韦沉渊送走了之后,云卿转身回到了归雁阁里,便要午睡,如此过了一个时辰,流翠进去按吩咐喊云卿起来,接着就发出了一声的尖叫,“小姐,你怎么了……”

    整个归雁阁顿时乱做一团,当那些丫鬟进来看到云卿脸的时候,一个个都满脸惊恐,说不出话来。

    天色匆匆,有一个男子在急急忙忙的赶着路,他穿着上下两分的棕色粗布衣,却感觉那衣服好似大了一些,挂在他身上显得有些空荡,又与他整个人那种气质不和谐。

    他大概三十五岁左右,头发全部梳上去用一支木质的簪子簪好,面容上带着焦急,布鞋上沾染上了尘灰,在踏入了扬州城内后,眼底就闪着奇异的光芒,原本疲惫的步伐突然加快了起来。

    他就是沈茂,在跌入了江水之中时,他凭着最后一下知觉,往水流不急的地方栽了下去,结果醒来的时候,已经在一家农户家中了,据说已经昏迷了半个月,由于身上的盘缠全部掉落在了河底,又摔伤了腿骨,他没能第一时间赶回来,如今一好,他便借了几两银子一路疾行,往家中而去了。

    黑沉沉的天幕好似要下雨了一般,沈茂越发的加快了脚步,一个多月的时间不见妻儿,他的心中每日每夜的都在思念着家中的一切。

    今夜的风刮得有些大,沈茂走了好久,终于走到了沈府的前方,抬头看着那高门大院,从未觉得有如此亲切,让他看着看着眼里都蓄上了泪水。

    还好,还好,他已经到了宅院门前。

    沈茂站在那激动着,丝毫没有注意周围的角落里,有一些不怀好意的人纷纷将目光注视着他,他拉了拉衣摆,虽然穿的朴素,也要整理一下衣襟的。

    就在他往前,准备上去敲门的时候,横里却站出了两个身形高壮的男子,站在他的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来者不善。

    这是沈茂的第一感觉,不过近在眼前的宅院让他生出一种迫切的心情,他笑道:“两位可有何事?”

    那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转过头来问道:“你是谁,半夜在这沈府外面鬼鬼祟祟的,莫非是贼人?”

    沈茂一听这话,当即就反驳道:“两位可能搞错了,我不是贼人,而是这府中的亲戚,前来探亲的。”他毕竟走南闯北的看得多了,眼前这两人浑身散发着不好的气息,他便没有说出自己的身份来。

    那两人却是一笑,“什么亲戚?沈府可没有什么亲戚会半夜里来!看你这身穿着,怎么也跟沈府没有关系吧!”

    沈茂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他会因为穿着而被人歧视,于是苦笑道:“在下正是因为有事,才来沈家求亲戚帮忙的,两位为何拦在我的前面?你们似乎不是沈府的人吧!”

    眼看这两人莫名其妙的拦截,一开始他还以为是沈府里的护卫,可是若真正是护卫,不会认不出他来的,这两人一定是别有所图。

    “嘿嘿,既然知道我们不是沈府的!那就一定是沈老爷了!”那两人笃定的一笑,眼底有着阴毒的光芒。

    沈茂暗道不好,往后退了几步,“你们这是做什么……”

    这两人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一人虎爪朝前,对着沈茂的胸口狠狠的抓过去,那手法,如石坠下,惊的沈茂冷汗涔涔,就地一滚的倒了下去,险险避开这一爪!

    只听地面一声撞击,若是打在人的胸口,只怕不死也要吐上一大口血!

    什么人要置他于死地!

    那两人见一击失手,立即又转身向前,四只手纷纷的朝着沈茂抓来,任沈茂身形灵活,对上两个习武的人,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胜算!

    他心中莫名的一阵悲凉,都到了家门口了,却偏偏不得进去,这究竟是何人所托!心中这样想,口中便吼着出来,便是要死,他也要死个明白!

    “你说是谁呢,如今沈府里都是由着大小姐打理,所有的一切都由她支配,若是你回来了,她不就什么都没有了吗?!”

    那两人似乎是要成全他的心愿,飞快的回答了他的问题!

    天空云层叠叠,一道惊雷半空中霹下,似乎传入了沈茂的耳中,令他半步不能再动,眼前一片发黑,这两人竟然是云卿派来的,日日守在宅院门前,就是害怕他回来了,她不可以再掌管沈家了吗?他不在的日子里,沈家的一切都是给云卿在管理?母亲怎样了?谢氏怎样了?墨哥儿,轩哥儿如今又怎样了?

    他沉浸在这一条比惊雷还要震动的消息里面,全身几乎颤抖如风中的落叶,实在是太过震惊了!

    这要他死的,是他疼如珠宝,爱如生命的女儿吗?他不信,他不信……

    可是眼前已经要逼上喉咙的利爪又由不得他不信……

    忽然面前一阵剑光闪过,哗哗两下,那已经到面前的利爪齐齐被斩断,接着又是一道银光合着漫天的闪电,在天地之间打开了一道缝隙,照亮了面前两人痛不欲生的面容,以及身后那高深却黑暗的沈家大宅,红色的大门宛若他们喷射出来的血,沈茂的心都流出了一片鲜红。

    易劲苍将剑收入剑鞘,看着倒在地上,两眼发怔的沈茂,皱眉问道:“你现在可以回去了。”世子吩咐他要多关注沈府的动向,他今日得了消息,说数天前在路上有人看到一人酷似沈茂,根据他的估计,如果是沈茂的话,今日应该到了扬州,所以他前来查看。

    结果一来,就看见两个有武在身的恶汉正准备将沈茂置于死地,立即拔剑而出,因形势逼迫,他的剑去的太急,一下将两名恶汉刺死!不由的皱了眉。

    倒不是因为杀了人,像恶汉这种人,要取人性命,十有**都是恶贯满盈之人,他们做皇宫做过大内侍卫的,处理尸体保证让人查不到痕迹。

    只是,沈茂的表情有些奇怪,此时的他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望着沈家的大门,眼底出现的不是惊喜,反而是惧怕,不解,愤怒,惊疑等各种情绪混杂在一起。

    “谢壮士相救。”沈茂站了起来,对着易劲苍深深的一揖,大恩不言报,今日这救命之恩,如今的他也没办法相报。

    他的心头一直都在想着那两个恶汉说的话,是云卿派他们守在这里的,是云卿……

    “你还不回去吗?”易劲苍有些奇怪的看着他,听说沈茂是个顾家的人,对妻女都颇好,可是眼前的男子离家一个多月了,怎么看样子却不急切着回家了。

    沈茂抬头望了易劲苍一眼,“你知道我是谁?”

    “当然知道。”这半个月来每日都在寻找沈茂,易劲苍如何能不把这张脸记在心中呢,“既然回来了,就早点回去吧。”

    沈茂摇了摇头,如果是云卿派出来的人,那么他回去只会有更多的麻烦,还不知道回去了之后,他能不能再恢复到以前的身份,还有刚才那两个人对他所出的杀意,府中不知道是不是也有这样的人……

    沈茂心中百转千回,他实在是没有办法想到这一点,可是,那两个人在最后说的话,又让他不得不怀疑,否则的话,他们说那样的话做什么呢。

    若是家中人不欢迎他,他……

    沈茂抬头又看了一眼沈家的大门,慢慢的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这一个多月他在外面,心中牵挂的不是沈家的大笔财产,也不是家中的荣华富贵,他一直都是想着谢氏的温柔贤惠,女儿的娇美懂事,儿子的可爱憨态,还有家中年迈体弱的母亲,他以前从未强烈的觉得,一家人在一起,是多么的美好和幸福,正是这样对家中美好的憧憬,让他不分日夜的步行归来,可是刚才那两人说的话,对他的心灵打击,可谓是重重的一击。

    易劲苍微微一惊,这……

    他沉吟了一会,立即几步站定在沈茂的面前,“沈老爷,若你没有落脚的地方,就到在下那住上一晚,洗去风尘明日再见也不迟。”

    沈茂此时心下茫然,也有着深深的失望,便跟着易劲苍去了一所小院子里,易劲苍给他拿了一套干净体面的衣裳,又弄来了热水,沈茂多日没有清洗过,浑身上下也脏不可言,并没有推脱,进了浴房内。

    过了一会,一道身影翩然的落在了小院的中间,白袍在半空之中滚出一道明月清风,徐徐的落下。

    “世子。”易劲苍转过身来,才看到那道身影出现,立即行礼道,心下却暗道,以前他从来都不知道御凤檀的武功有如此之好,直到上次他做出了选择之后,才发现,之前御凤檀一直没下手杀了他,是对他天大的眷顾了,他一直以为御凤檀在自己的监视之下,岂料人家只是不把他当回事而已,从而在心中更是下定决心要跟着这位深藏不露的世子殿下。

    “沈老爷为何不回去?”慢悠悠的走到屋檐下,御凤檀靠在木门前,抬头望着天空,月无星无的天空在惊雷和闪电交加之后,稀稀拉拉的掉下了黄豆大的雨滴,在地上砸出一个个湿润的圆点。

    易劲苍将刚才他赶到的时候所看到的一切都说了出来,御凤檀听的眉头皱紧,风儿刮过他披散的长发,一缕两缕的拂上了他的脸上,落在了薄唇之上。

    御凤檀嘟唇一吹,将发丝吹开,轻笑了一声,转身便往屋内走去。

    沈茂洗干净一身的疲惫,眼内却没有半点久别即将要重逢的喜悦,听着外面淅沥沥的雨声,心内说不出的矛盾和惆怅。

    他走到正屋,正要跟易劲苍道谢,却发现他站的笔直,抬头一看,屋中多了一人。

    屋中的凉椅之上一位男子穿着一件纯白色的袍子,衣襟和绣口是苏绣手法织成的古龙纹形图案,在简单的白袍之上,又添了一抹贵气,他头上簪着一直翠绿的凤头古簪,玉色在灯光照耀下,如一波碧水青丝之间凝结,原本稍显阴柔的簪子衬着他的俊美容颜,有一种和谐的俊美。

    他正支着下颌,一双狭长的凤眸似笑非笑的望着沈茂,见沈茂出来,便斜撑了身子坐起来,露出腰间与头簪同色的玉带。

    沈茂心下微微一惊,大雍朝能佩戴玉带的人必须是朝中二品以上的官员,以及世子郡王以上的皇亲贵戚才可以,眼下这男子,虽然举动十分的慵懒散漫,却处处彰显了他身份的贵气与不凡,当下也不敢轻心,却先转头问道:“请问恩公,这位是?”

    “我家公子。”易劲苍十分简单的回答道,御凤檀的身份知道了对沈茂也没什么好处,反而会多想。

    沈茂早就发现易劲苍的武功高强,气质不卑不亢,绝不是一般人,此时见他对这个公子恭敬,想来这公子起码都是哪家的小侯爷了。

    御凤檀其实也在打量沈茂,对于这个富甲江南的富翁他可能兴趣不大,可是加上另外两个原因,随便其中一种,他都对沈茂非常的有兴趣。

    “多谢公子的救命之恩。”沈茂诚恳的道歉。

    “既然是救命之恩,沈老爷也要拿出相应的东西来报答我吧?”御凤檀丝毫没有大恩不言报的自觉,勾唇带笑,眼底的意味看不真切。

    相应的东西?

    沈茂一愣,当即就苦笑了起来,他如今身无分文,就连身上穿的衣裳,都是易劲苍拿给他的,“沈某只怕拿不出什么东西来报答这份恩情了。”

    他的话语平淡中夹杂着一股深深的沮丧,令御凤檀眉头轻微的蹙了起来,话语里却带着调笑道:“沈老爷这话可是让人不解了,沈家虽不说富甲天下,可拿出东西来酬谢人,还是可以做到的吧。”

    御凤檀轻轻的笑了一声,接着道:“还是沈老爷以为,你的家产已经被族人吞并了去,沈府再也没有钱了呢?”

    沈茂本来沉浸在开始那恶汉的话语中,心中矛盾的很,此时听到御凤檀的话,眼底闪过一抹惊异,“你说什么?什么族人吞并了?”

    看来沈茂并没有听到什么消息,还不知道沈家在这一个月所发生的一切,易劲苍便接着道:“在你下落不明的这一个月内,沈氏族人一直要求将沈家产业归于族中。”

    “什么!”沈茂听后站了起来,不敢置信道:“我有两个儿子了,他们凭什么吞了沈家的家产!”

    若是家产给吞并了,那谢氏和云卿,母亲,以后都怎么办!

    易劲苍见此越发的奇怪,沈茂很明显顾着家人,为何进门却不先入,不过他还是接着道:“他们不承认你所生的儿子,大闹沈家,沈老夫人病倒,沈夫人也其力不支,最后是靠着沈家大小姐立下招婿入赘的誓言,才将他们逼退的。”

    招婿入赘!

    沈茂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他没有想过这些平日里与他关系甚好的族人,竟然会做出如此的事情,趁着他下落不明的时候,上门来逼要沈家的家产,并且还不承认墨哥儿和轩哥儿的身份。

    只是,这招婿入赘,让他不得不想到那两个恶汉所说的话,云卿难道真是如此的吗?

    他不相信,不相信!

    人有一种害怕的心理,在面对自己最心爱的人时,这种害怕面对现实的情绪便会无限扩大,他怕看到真正的事实会让自己无法接受,潜意识里面就会想逃避,却又不敢相信!

    沈茂如今便是如此,他的脸色呈现一种痛苦的色彩,他想回去,却因为那两个恶汉要夺命的冲击,让他的心情越发的矛盾!

    御凤檀拧着眉头注视着他,如墨玉般的狭眸里掠过一道光芒,缓缓的说道:“你是不是听到什么不利的传言了?”

    这几天,不知从哪来的消息,说沈家大小姐放出招婿入赘的消息,便是想要趁沈茂死了,幼弟尚小之时,将整个沈家变成她的囊中物。

    他觉得,能让沈茂有这种矛盾心情的原因,只会是这一点,可能那两个恶汉还说了什么,加深了沈茂的惊惧。

    沈茂闻言抬头,对上那一对清透的狭长凤眸,只觉得那眸中似乎映着自己心中所想,略有些复杂的将头垂下,“没什么。”

    “他们说的话,不可信。”御凤檀的话音一落,沈茂就猛然的抬头问道:“他们说的是假的?”

    果然是那两个恶汉说了什么,造成沈茂失魂落魄的模样。御凤檀此时十分笃定,轻轻点头道:“你相信他们还是相信亲人?”

    沈茂的表情渐渐变得有些释然,是啊,他为什么要相信那两个要取他命的人呢,也许那人便是想要挑拨离间,而且这话是在杀他的时候说,便是想让他死的更痛苦一些吧。如此一来,便有些释然了,“如今沈家究竟如何了?”

    说来说去,他内心里还是关心着沈家的一切的。只不过一下受了太大的惊吓,加上这一个月的颠簸,心里有些惊诧,如今御凤檀这么一说,他当即就好了。

    御凤檀将他的变化收于眼底,淡淡的一笑,“沈家如何,你明日回去就会看到,至于其他……还是来说说,你怎么还我救命恩情的事吧?!”

    沈茂此时对御凤檀和易劲苍都充满了感激,虽然不明白两人为何莫名的出手援救,可是总之两人是救了他的性命,于是拱手道:“公子请说,只要是沈某有的物品,定当给与公子。”

    闻言,御凤檀的神色却有一瞬间的阻滞,如画的眉目间夹杂着打量,在沈茂的眼眸和神色之间穿梭,确定他的话没有作假之后,才开口道:“我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