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35 扭转乾坤,柳府败落【手打VIP】

重生之锦绣嫡女 035 扭转乾坤,柳府败落【手打VIP】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望着那双幽黑冰冷的眸子,云卿脑中一个大胆的想法形成,她这一次一定要一次将柳家彻底拉下来,让他们知道,无耻也是有尽头的。

    她点头道:“有,但是需要你帮忙。”

    安初阳倒是有几分心疑,如今的事态如此两难,她竟然还能想出办法解决这个事,不得不让他觉得有些疑惑,是真的有办法解决,还是表面撑起来的,故意这么说的?

    想到她若是宁愿表面撑起来,也不愿意嫁给自己,心内就像被猫挠过了,难受得慌。

    “你说。”

    “当初我被他们抓住的时候,听到对话,除了他们两人,还有一个叫老三也是同伙。”

    安初阳点头道:“嗯,审问那个老二的,他也说还有一个同伙,但是捕头四处巡查,这两日都没有抓到他。”像这种人贩子,狡兔三窟都不够形容他们,他们神出鬼没的,无声无息,要抓住并没有那么快。

    “你们去柳易青家周埋伏,应该很快就能抓住他。”云卿道。

    “为何?”安初阳很奇怪她为何能如此笃定。

    比起他来,云卿这两日将整个事情翻来覆去的想,很多地方比安初阳这种站在客观角度上来看的人看的深刻多了,“你们还没有将老二被抓的事情公布,柳易青却在第一时间得知我回来,让柳家准备好了聘礼来沈府,这肯定是老三回去通风报信的,而柳易青为了能很好的将谣言真实性存在,一定会好好的藏起老三,避免他被你们衙门的人抓去,只有老三在,他站出来说的话,才能真正的用劫匪这件事来威胁我。”

    如此一分析,安初阳暗暗佩服,事到如今,沈云卿还能将事情冷静的分析,实在是不简单,“那只要将老三抓住,你这事就解决了。”

    勾起唇角笑了笑,云卿望着面前的男子,“聘礼都下到我家来了,若是我家就这么退回去,他家不是照样可以说我沈府不守信用,定下的亲事还否认,到时候我还是等于没了名声!”这就是柳府的高明之处,一环扣一环的,选择左还是右,都只有那么一条路。

    “那你有何想法?”事到如今,安初阳知道云卿心里一定有了想法,等着她说出来。

    “置绝地而后生!”

    三天时间就这样过去了,柳大夫人等着沈府的人上门表态,可是怎么也没有半点音讯,不禁的有点坐不住了。

    沈府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看到那彩礼还不明白,还是她们想要故意拖延时间,来将这件事掩藏了过去?

    柳大夫人觉得不能这么拖下去了,既然沈府还不明白这事的重要性,那她就上门去提醒提醒她们!

    转头便吩咐了百合让外头准备马车,换了一身衣裳,往沈府而去,因为是沈府的亲戚,所以门房也没有特别阻拦,府中的下人只知道柳府要和沈府结亲,更是对柳大夫人的到来开门欢迎。

    到了谢氏的院子外,却被人拦了下来,李嬷嬷站在门前,满脸笑容道:“柳大夫人,真是不好意思,我家夫人如今五个月的身子了,每天又疲倦,睡得少,吃的更少,今儿个又吐了好几次,眼下正在床上休息,不宜见客,还望你多包涵。”

    “五个月了还这样,表妹身子也没虚成这样吧,肯定是你们这些人伺候的不够好,我得进去看看。”柳大夫人哪里管那么多,推开李嬷嬷就要往里头走。

    李嬷嬷是奉命出来挡柳大夫人的,一竿子婆子丫鬟也挡在了前头,她依旧是笑着道:“柳大夫人这是要做什么,夫人身子不适,今日不见客,你若有什么要紧的事儿,还是明日再来罢。”

    “哼!明日?就怕我等的,你们等不得!”柳大夫人气势汹汹,喊着身后的婆子就和李嬷嬷他们推搡了起来。

    院子里闹哄哄的,吵闹的不行,这时谢氏才从里面走了出来,翡翠和琥珀两人跟在后头才扶着,她一见柳大夫人就笑道:“怎么今儿个大表嫂会来了?”

    李嬷嬷见谢氏出来,让其他下人退下,柳大夫人轻哼了声,走到前头道:“你身体不是不好吗?怎么又出来了?”

    “大表嫂来的动静这么大,我就是想要睡觉也睡不了了。”

    谢氏笑眯眯的话,将柳大夫人讽刺了个干净,平日里她总是和和气气的,今日每句话都带着刺,柳大夫人越听越不舒服,看着她大腹便便的样子,又想起自个儿的儿子和大女儿,干脆把话挑明了说,“咱们两家的亲事也订下了,今儿个是上门和表妹来商量下阳哥儿和云卿的婚期的。”

    真是不要脸!

    谢氏紧紧的抓住翡翠的手,却没有发作,而是开口道:“什么亲事?我怎么不知道,大表嫂怕是走错了门,说错了人吧。”

    柳大夫人万万没想到谢氏会接上这么一句话,她原本以为听到这句话,谢氏肯定会吓得赶紧将她迎着去了屋内,悄声的商量,谁知谢氏还站在院子里,就这么轻描淡写的将她的话挥了出去。

    “表妹,你这是什么意思?阳哥儿的聘礼都已经到了沈家了,你们这是要赖账吗?”柳大夫人横眉道。

    “哦,那几个箱笼啊,我就说大表嫂家送错了东西,过几天总会要来拿的,今儿个你就来了。”谢氏依然是温柔的笑着,虽然手指气的越抓越紧。

    相比起她来,柳大夫人更是暴躁,她原想怎么也要让云卿嫁给柳易阳才了事,哪知道谢氏根本就打算赖账,难道是云卿被劫匪抓的事情她不知道,望着谢氏的笑容,柳大夫人断定如此,便得意的笑了几声,“表妹,那东西可没有送错,就是我家阳哥儿要聘了云卿做继室的。”

    “我们家云卿不做继室。”谢氏道。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有时候可不是由得你做还是不做的,表妹你可能不知道,五天前云卿出门,可是被劫匪抓了去,恰好碰到了人,被救了出来的,你说这女孩子,又像云卿生的那样好看的,被劫匪抓去了,还能做什么,幸亏这事还没闹开,我觉得云卿是个好的,发生了这事也没办法,若是让人知道了,云卿这辈子还不知道怎么做人呢!”柳大夫人捂着嘴笑着,斜睨了眼等着谢氏惊慌失措的样子。

    谁知,谢氏翘起嘴角淡淡的一讽,“不是谁都和易青一样的。”

    这一句话直接刺入了柳大夫人脆弱的神经,她顿时大吼了起来,“谢文鸳,你在我面前狂妄什么,今儿个我可是好言好语的来和你商量女儿家的婚事,你竟然拿着青儿的事来讽刺我,真是不知好歹,商户粗妇,既然你不在乎,那就看看,到底是谁的女儿惨!”

    说完这句话,柳大夫人甩袖就往外走,听到背后谢氏道:“来人啊,把柳家送错的东西给送回去!”更是气的肺都要炸了,谢氏这个人实在太不识抬举了,就沈云卿如今这样,还想要把云卿嫁给什么高枝,想都不要想!哼!看她不让云卿毁得以后都抬不起头来走路才是!

    一直到柳大夫人走出院子了,翡翠和琥珀搀扶了谢氏进了屋子,“这样的法子到底行不行?”

    云卿正坐在内屋里,手中拿着丫鬟们没绣完的绣图看着,听见谢氏进门后,抬头望着她,“我和爹也说过了,他说这样办法是最好的。”

    谢氏垂着眼睫,比起刚开始的愤怒,她如今已经没有那么气了,大概是对柳家失望,加上柳大夫人这么一闹,便是彻底的冷了心。对于已经看透的人,谢氏也没什么好生气的了,“你们两父女决定好就好了,这么大胆的做法……”

    “娘,你怕什么,看今日柳大夫人的样子,你越是怕,她就越是欺上了头来!”此时,云卿口中的大表舅母已经换成了柳大夫人,谢氏听了眉头动了动,可是想到柳大夫人的做法,又什么都没说了。

    柳大夫人一回到府中,看着后头跟着那些抬着箱笼的人,气不打一处来,唤了人将那些东西抬了下去,正想着如何将沈云卿的事闹到最大,让她丢尽了脸,却听到柳易阳那边又有人在哭哭闹闹,烦得要死,大声骂道:“哭哭,哭什么哭,还不快过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百合知道她心情不好,借着这个机会赶紧走了出去,过了一会脸色红红的进来,“夫人,你还是去大少爷的院子里去看看吧。”

    柳大夫人只觉得脑仁突突的疼,人都要支撑不住,可想着儿子的事,又只能强打起精神去。

    一进了院子,便看到柳易阳正披着衣襟在床榻上,身上压着一个赤果果的丫鬟,赶紧大咳了两声,柳易阳转头看到是柳大夫人,yin邪的眸子顿时一亮,跳起来道:“沈府那定的几号的婚期啊?!”

    他从第一回看到云卿后,就老想着了,那时候黄氏还没死,他是打了主意死了以后让柳大夫人去娶了云卿做继室,可是那时也隐约知道是不可能的。到后来发生了这样的事,就更不要想了,没想到妹妹竟然弄出个这么好的事情,想到可以将云卿娶回来为所欲为,他虽下半身已经废了,可是男人的本能还在,兴奋的口水都要滴下来了。

    柳大夫人看着儿子这幅样子,心里是又厌恶又痛惜,如今这样子,还怎么出去说亲,可是说个丑的儿子也不干,不丑的门第太低的她又觉得娶回来看了闹心,云卿就刚刚合适。

    “订什么订!人家都说不嫁了!”柳大夫人没好气道。

    “不嫁?为什么不嫁?难道不怕她被贼人沾染过了吗?”柳易阳满脸阴狠道,“那个贱货,被贼人沾染了,还装的什么冰清玉洁!”

    对于儿子的话,柳大夫人深有同感,沈云卿这朵残花,还想配什么好人家!没有可能!

    深秋的风刮的无影无踪,扬州城内迅速的蔓延开了传言,前几日,沈家千金沈云卿被贼人劫持了,好久以后才回到了家中,如今一直在家休养。

    这种带着某种隐秘信息的传言一旦蔓延,就飞速的传播,不到三日,整个扬州城都知道了,沈家千金被贼人掳去了,只怕已经被玷污了身子。

    人的脑补能力是可以无限延伸的,各种各样艳情的版本在坊间流传,而与此同时,另外一条传言也同时出来,柳家以此事要挟沈府,要求强娶沈云卿,给柳府的大公子柳易阳做继室。

    这两条流言在同一时间出现,并且也是同样的速度,相伴相依的传遍了扬州城,所有的人都在等着看沈府千金的好戏。

    包括正坐在府中磕着瓜子的谢姨妈和韦凝紫,韦凝紫想起传言所说的那一日,正是她看到黑手出来拖走云卿的日子,不禁暗暗幸灾乐祸,她所盼望的变成了现实,云卿还真的被贼人抓住了然后逃了出来,接着又被闹得全城皆知,现在街头巷尾都在议论着这个失贞了还好意思活着的沈小姐。

    “呸,”谢姨妈吐掉瓜子壳,冷笑道:“谢文鸳不是很了不起的吗?现在她的宝贝女儿就要变成了笑柄,看她还有什么得意的。”等到这事再闹得大点,她再挑个好时候去刺激下谢文鸳,不气死她,也要将以前所受的侮辱还回来。

    也有与她们感想不同的,此时的汶府中,汶老太爷正坐在水塘边,天天吊他的空无鱼,看见铭儿鬼鬼祟祟的往院子外走,眼睛斜斜一撇,慢悠悠的喊道:“铭儿,去做什么?”

    鬼鬼祟祟的铭儿立即将手背在后头,望着天道:“今天天气好,小的出去走走。”

    “把你小胖手上的东西拿出来,是不是又要给御凤檀那小子去寄信?”汶老太爷胸有成竹的道。

    铭儿悻悻的将东西拿出来,挠了挠头道:“老太爷,你知道了还要问我。”

    “你每三天就要偷偷摸摸的出去一次,实在是太明显了,任谁都看的出来的。”汶老太爷对铭儿技术不到家表示了批评。

    “那世子爷交代了,每三天得将沈小姐的状况给他写上一封信,要是不出去打听,也不知道写些啥!”铭儿很烦恼,三天写一次信,害他动不动就要出去,一手鸡爪子字如今都练得好多了。

    “今日的信上是不是写了沈云卿被劫的事情?”汶老太爷看着一条鱼咬了食饵之后,又悠然的游走,笑眯眯的坐在小椅子上,望着铭儿。

    “老太爷英明,这可是大事,当然得告诉世子爷了。”铭儿好不容易可以不用天天写沈小姐买了什么,穿了什么,书院里做了什么,寻到了一件有意义的事,一定得报的。

    汶老太爷摇了摇头,这小子,怎么就对云卿上了心了,先头被明帝召回了京城,以为过一两个月就能又来,谁知道西戎竟然对大雍大幅开战,战火延绵,西戎这次的将领十分勇猛,逼得边关节节退败,几名大将都挫败了,后来明帝就点了御凤檀的名字,说其父瑾王当年退四王之乱,英姿雄猛,作为世子的御凤檀更应青胜于蓝儿出于蓝,一道圣旨颁了下来,就将御凤檀送到了边界前线。

    御凤檀也特别给铭儿下了命令,让他盯紧云卿,大事小事,每三天都要打听了写了信去。

    如今正是西北边界寒冷之时,御凤檀又是第一次上战场,听说这一个月仗打的还行,但是西戎之前一直勇胜,加之西戎人适应寒冷气候,而大雍兵将对严寒气候不太习惯,并不是一时半会可以将西戎兵退,得胜归来的。

    这种时候,要是给他知道了云卿发生了这种事情,他能憋得住吗?那小子性格本来就比较无常,万一违反军令的回来,可正给一直抓不到把柄想要收了瑾王兵权的明帝借口啊。

    “来,把信拿来,给我看看。”汶老太爷接过铭儿的信,然后摇摇头,一脸皱纹皱起,“铭儿,你这字太丑了,简直是丢了我的脸,算了,我帮你抄一封吧。”

    铭儿点点头,他的字确实是丑了点,可是还是有进步的嘛。

    汶老太爷看着胖乎乎好骗的铭儿,虚眯了眼,不是他不管云卿的事,而是如今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切不可因为一个女子,而让整个瑾王府遭殃啊。

    抄好了纸后,汶老太爷直接叠好了给铭儿,摸摸他的小包子头,“去吧,赶紧去寄。”

    “好咧。”铭儿拿着信屁颠屁颠的跑到外头养着的灰鹰那,他看了看手中叠好的信,打开了来看看汶老太爷可别抄错字了,他的字是有点难看懂的,可是一翻,眼睛直了,这里头写的怎么都是吃饭睡觉学医啊,不对啊,他明明写的不是这个,可是汶老太爷要寄的就是这个,怎么办?用小胖手挠了挠下巴,铭儿绕到另外一处,找了个黑炭,在纸背后加了一句——沈小姐名誉受损,快要被别人娶了。

    而在云卿这个流言在扬州城散播到了顶峰的时候,提刑按察使司到扬州府考察各级官员的时候也到了。

    安初阳照着云卿所说,让捕快埋伏在柳易青住所周围,在第三天的时候跟踪芍药到了一处僻静的地方,发现了老三的踪影,一并抓住了,并且大肆拉到了安知府的面前。

    安知府见儿子终于对别的事情有了一点兴趣,甚感安慰,也有心在提刑按察使司按察使面前让儿子留个好印象,于是街头便出现了这一幕。

    捕快拿着铜锣和鼓槌,在扬州的大街小巷里,大肆宣传,说知府公子抓住了专业拐卖妇女的贼人,为了给所有乡亲一个交代,准备在城东的知府衙门前的大石坪里公开审讯。

    拐卖妇女的贼人乃百姓最为怨恨,一得知这个消息后,第二天的大石坪里里里外外围了七八层的老百姓还不止,简直是人山人海。

    这也是扬州府第一次在大石坪公审案件,除了知府大人,还有提刑按察使司按察使的也一同审案。

    当衙差押着老二老三上来的时候,周围的百姓都止不住的骂了起来,一时大石坪上议论声,咒骂声是络绎不绝。

    安知府手拿惊堂木,在案台一拍,啪的一声将周围百姓的声音都压了下来。

    老二老三披头散发,白色的囚衣上溅了暗红色的印记,不知道是他们的,还是别人的,被衙役推着就跪到了石板上。

    安知府面容素正,拧眉问道:“老二,老三(炮灰就不给他们取名字了),你们可知自己所犯何罪!?”

    其实这几天,早就在牢里面好好的收拾过两人了,如今押着两人出来,也不过是走走场子,在百姓心里做做面子工程,也好为自己的官途谋个好名声。

    老二,老三连忙低头认罪,“我们犯的是拐卖妇女罪。”两人已经吃够了苦头,此时自然是安知府问什么,他们就说什么!

    “那你们可曾记得所犯过的罪?”

    “记得记得,”老三开始说了起来,“我们兄弟两人是从四年前做起这个买卖的,虽不说每一笔都记得,可是一半还是有的,第一笔是就是在城东幽水巷里拐了个十二岁的少女……”

    他开始说着,百姓里就有人开始呼天抢地了,不时有人大声哭喊着,“我的芳儿……我苦命的小朱啊……”

    直到说到最后一件,“前几日,我们兄弟绑的是沈家的千金。”

    这句话顿时让周围的人都集中了精神听了起来,就连提刑按察使司按察使都打起了精神,显然流言他也听到了,扬州人谁不知道沈家的名字。

    安初阳坐在最旁边,脸色依旧冷冷的,而柳启东作为扬州府同知,坐在安知府的下首,脸色也渐渐凝重了起来,他可是听妻子说了柳易青的事,当时百分之百同意这个做法的,要知道,娶了云卿回来,光是沈家给的嫁妆就不知多少了,而且以后要沈家拿钱,更加理直气壮,若是沈家想不给,云卿也别想过好日子!

    可是田氏明明说人藏的很好,怎么现在就被带过来了?而且整件事他作为知府里的同知,竟然毫不知情,今日这审问是特意为他而开的?

    柳启东心内百转千回,面色却依旧沉稳,听着下面老三道:“我们兄弟刚将沈家千金绑了过去,就被人发现了,捕快和知府公子就将我们抓来了!”

    一个老百姓在旁边问道:“你们不是抓了沈家千金很久吗?怎么又说是刚绑了去啊?”

    “哪里抓了很久,若是抓了很久,不早带着走了,还能在这里吗!我可没那么蠢!”老三大喊道。

    “肃静!”安知府眯眼看着老三,“你们拐卖妇女,竟然还敢抓望族千金,怎么会有这种胆子的!还不快老实招来!”

    柳启东一听急了,这不是要将事往柳易青身上引吗?连忙道:“安大人,这贼人拐卖妇女,完全是随意而为,哪里好下手,就往哪里!怎么会有幕后指使者呢!”

    安初阳转过头,幽黑的眸子在秋日高阳下如同两颗冰珠子,定定的望着柳启东,“同知大人,审案讲究追根究底。”

    闻言,提刑按察使司按察使也转过头来,看了柳启东一眼,皮笑肉不笑的道:“怎么,柳同知觉得这后头没有指使者,本官倒是觉得也许真有呢!”

    被提刑按察使司按察使这么阴阳怪气的一问,柳启东只觉得后背呼呼的冒着冷汗,扯出不自然的笑道:“大人说的是,下官只是这么一想,安知府,您继续。”

    柳启东转过身继续坐好,隐约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他记得上次送银子给提刑按察使司按察使的时候,他还是看起来很好说话的样子,怎么今日就有点阴森森的了。

    老三见上面的几位大人终于争论完了,接着回答:“是的,若是平时,我们也没胆量去抓这些千金小姐,可是那日,我们兄弟收了人二十两黄金,禁不住这个诱惑,才下手的啊!”

    “谁给了你这个钱!”安知府问道。

    “齐家柳姨娘身边的丫鬟芍药与我联络的,事后柳姨娘还和我见面,给了我善后的银子!”老三一股脑的全部说了出来。

    人群中发出了一阵阵的喊声,“齐家的柳姨娘那不是柳家的大小姐吗!”这个时候,他们又想起了柳易青未婚先孕,好好的高门小姐,嫁给了个白身的男人做妾,真是笑死人了!

    百姓的注意力被这句话打了岔子,又开始议论了起来,其中嗓门高的几人话语清晰的传到人群里,“不是说沈家小姐被贼人侮辱了吗?这贼人都说刚拐了就被捕头抓起来了!这流言谁传的啊!”

    “就是啊,这柳姨娘就是柳家的大小姐,她喊人抓了这个沈小姐是要去卖了吗?听说她抢了人家沈小姐原本的未婚夫,两人未婚就先搞上了,肚子都搞大了呢!”

    “那她是要报复啊,听说柳家还用这件事来要挟沈家,将沈家小姐嫁给柳家公子做继室呢!”

    “真做出的出啊,为了让人家做继室,就故意勾结拐卖妇女的贼人,毁了沈家小姐的名声,真是无耻!”

    ……

    人群里对柳家的负面议论是越来越高,柳启东在旁边听的脸色是一阵青一阵白,忍不住站起来高吼道:“我柳家乃扬州名门,用的着用这种龌蹉的手段去娶一个低贱的商户之女吗?就算是做继室,她也是高攀了!”

    吼声传到人群中,顿时镇住了所有人,的确啊,柳家曾经还是伯爵府,虽然如今没袭爵,可是还是官家啊,就算做继室,沈家也不算亏啊,到底是嫁给了官宦人家。

    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柳家和沈家究竟谁是谁非?

    安初阳斜眼睨了一眼暗地松了口气的柳启东,冷冷嗤笑,接下来的,会让你更加精彩的。

    只听外头忽然传来一个老妇的大哭声,“青天大老爷啊,请为我夫妻两人做主啊!”

    人群里自动让开了一条路,一个佝偻的老人与一个老妇人一起走了进来,手中推着一个独轮木板车,上面一块白布盖着个东西,传来一阵阵的恶臭味,人群又往后退了数十步。

    他们两人走了进来后,将车子一放,就跪了下来,喊道:“求青天大老爷给民妇做主啊!”

    安知府事先的安排里并没有这一出,他之前的确是故意让人瞒了老二老三被抓的事,因为这两年柳启东跳的太过分,上下打点,到处周旋,那模样,好似要将他这个知府挤下去了,他心里早就不爽了,借着机会让他在提刑按察使司按察使,百姓中间大丢脸面。

    可是这两个老人怎么来的?

    虽不在预料中,到底他今儿个是审案的,也不介意多审一个,便拍木问道:“台下何人,状告何人?可有诉状!?”

    “回大老爷,民妇和丈夫都不识字,没有诉状。”

    “那你口诉可会?”安知府是有心在提刑按察使司按察使面前表现一番,也颇为有耐心。

    老妇人点头道:“民妇叫赵杏花,和丈夫的是下塘村的农民,三年前丈夫得了病急需钱,就将唯一的女儿美丽送到了柳府做丫鬟,谁知数天前,柳府将美丽的尸体直接丢了回来,扔了五十两银子给我们!民妇看到女儿的尸体后……不肯收银子,那柳家人便将我丈夫打得差点站不起来,大老爷啊,民妇的老来得女,就这么一个女儿,将来等了她养老的,可是,可是……”

    老妇人说不下去了,狠狠心,咬紧牙将那块盖着的白布一扯,一阵恶臭传了出来,一具**的女尸展现在了众人的面前,只见那尸体全身青紫的痕迹遍布,随意一眼,都可以看到尸体的下身烂得不成样子,而女尸的脸上都是一块块的血斑!

    安知府看的连连皱眉,柳启东却是全身发冷,安初阳则皱眉看了看,吩咐衙役去将那尸体抬下去给仵作验伤。

    半个时辰之后,仵作验伤出来,道:“尸体乃十八岁的少女,死亡时间七天前,死亡原因,下身被硬物捅进,导致内脏受损,大出血而亡,除去致命伤以外,在其身上发现大小邦伤二十一处,肿处八处,嘴角被外力撕裂,唇舌似有硬物伤害,疑似**致死。”

    这一番话说出来,马上就将所有人的都震惊了!

    老妇人和老人听的更是满脸泪水,几乎瘫倒:“大老爷啊,我家美丽之前就回来说,让我和丈夫凑钱将她先赎了出来,我问了好多次,她才告诉我,是柳府的大公子柳易阳下身不举后,就经常虐待院子的丫鬟,先头已经死了好几个了,民妇听后赶紧去凑钱,却不料,还是没赶得及啊!”

    惊天动地的哭声在大石坪中传播中,每一个人都听到了老妇人的悲号,其中还有认识这老妇人的,也一起帮忙喊道:“原来名门公子早就不举了,难怪要设下这等下贱的局去求娶沈府的姑娘!这黑心肝的东西,真是仗着有钱有势就欺负平民百姓啊!”

    在场的都是百姓的多,平日里偶尔也可能被有钱有势的人欺负过,今儿个被人这么一勾起来,也起了同情之心,人群里有人开始跪了下来,一个,两个,三个,到最后都齐刷刷的跪了下来,振声齐呼:“请知府大人清查凶手!”

    柳启东全身开始发抖,手握成拳,嘴唇发抖,他不用回头,也可以知道提刑按察使司按察使此时用什么样的目光在看着他。

    毁了,毁了!这一辈子甭说升官发财了,就是还能不能戴上官帽已经是个难题了!

    在百姓一阵阵的呼声下,安知府顺水推舟的做了一回青天大老爷,立即派人去齐家将芍药和柳易青抓了出来,然后又去柳府,将柳易阳也一并扣了下来,关进了牢中,准备下次再来正式审问。

    而头先天在迅速传播的流言,开始被另外一个段子果断覆盖——柳家大公子柳易阳不举,贪恋沈家小姐美色,和妹子柳易青联合起来,勾结拐卖妇女的贼人,先是抓了沈家千金,再故意放回来,然后借用此事污了沈家千金的名声,强迫沈家将千金嫁给柳易阳守活寡,而柳易阳是个变态,先后折磨死五个丫鬟,沈家千金若是嫁过去,只怕不到一月,也会落得香消玉碎的境况。

    之前那些什么传闻说法,通通都淹没在了其中,没有人相信柳易阳会让贼人污了沈云卿,因为没有男人可以娶一个被别人碰过的女人。

    所以关于沈家小姐的种种污秽言语全都散去,剩下的都是对这个好少女的同情,也让扬州人都对沈云卿的美貌有所期待了,一个可以让不举的男人都求娶的美人,究竟是何等美色。

    有好事者见过云卿容颜的,开始传播一首诗词:

    “庭前芍药妖无格,池上芙蕖净少情。惟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

    沈家云卿的名声后来渐渐按照这首诗歌所言而发展,却也在后来给云卿带来了相应的麻烦。

    而此时的柳家完全乱做了一团,柳老夫人沉着脸看着柳大夫人,双眸狠狠如刀剐向她,“你当初怎么说的!说是谢文鸳与你私下通好气的了,说只要上门抬了聘礼就行了!结果,你看,你看如今是什么,不说青儿,阳哥儿这一辈子到了尽头了,就是启东这一生都被你毁了啊!”

    柳老夫人十分清楚,在提刑按察使司按察使在场的情况下,掀出了这样的丑闻,那么多百姓在场,那么多眼睛在,不是可以靠时间和权利可以压下去的了!

    “那,那怎么办!”柳大夫人惶恐的说道,她不相信柳老夫人当初听了她的话一点疑心都没有,这个老妇,当初肯定是听懂了她的意思,不过那时候也赞同她的做法,如今出了事,就全部怪在她的头上。但是到了如今这个份上,她只有问柳老夫人了,她一个妇道人家,完全不懂得那些官场上的事情啊!

    “怎么办?这事就算是银子也压不下去,就算银子压的下,你认为我们柳府比沈家有钱吗!”柳老夫人咬着牙,脸皮子颤抖道:“你强娶的事不成,就等于和沈府彻底决裂了!何况现在这样闹开了!你以为沈茂是个好惹的人吗!”

    柳大夫人跪在地上,一脸的惊恐,这样的后果她根本就没有想到,简直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惊悚千倍百倍,阳哥儿的事她本来掩藏的很好的,玩死的四个都是卖了死契的丫鬟,只有这个美丽,当初进府的时候是签了活契,不知怎么被阳哥儿喝醉酒拿去玩了一个晚上,就玩死了,她当初都让人处理好了的!怎么又会在在众人面前揭开,虽然那个美丽是个丫鬟,可她签的是活契,只要契约时间到了,她还是个自由身,本质上是良民的。

    那四个丫鬟没关系,可是杀了良民,按照大雍律法,基本是活不成了。齐家已经将柳易青赶出去了,如今柳易青还坐在牢里,被抓进牢里的的女人出来哪还有别的路,也只有自己投河自尽的下场了,就连老爷,老爷也……

    柳大夫人觉得这一系列的事情来的太过突然,她完全理解不了,开始哭着喊了起来,“母亲,你一定有办法的,一定要保住老爷的官位啊,要是老爷没了官位,我们柳家就彻底完蛋啊……”

    外面一道身影如风一样的卷了进来,柳启东身上的官服都没有换,抬起穿着皂靴的脚对着柳大夫人就是一脚踢了过去。

    “你个贱妇!我就说你和你那败家子的女儿没一个好东西!你看看你生的什么东西!一个就未婚先孕跟人先搞得肚子都大了,嫁过去了还不安分,天天回娘家要钱,一个就被个丫鬟下了药,不举了还不知道老实,竟然还玩虐待!你看看你生的一个两个,简直就是垃圾,畜生!”

    柳大夫人被这一脚踢的撞到了花梨木的凳子上,背部撞上了桌脚,好似脊椎咔嚓响了一声,几乎是不能动了,柳启东看她蜷缩在地上,双眸怒红道:“你知道提刑按察使司按察使说什么吗?老子这一辈子的官途都给你毁了!毁了!现在是留职察看!再过不久,老子就要变成了白身了!你个扫把星,什么事都处理不好!还娶沈家女,还跟我说是个好计谋!你个贱妇!贱妇!贱妇!”

    柳启东连骂三句贱妇,连续三脚都踢在了柳大夫人的胸口,直将她踢得口冒鲜血,柳易月进来便看到如此光景,先过来连忙扑在了柳大夫人的身上,“爹,你为什么打娘亲啊……”

    却被柳启东一起迁怒的一脚踢到另外的桌子下,“你个小贱货!还跑在这干嘛!贱妇教出来的就没一个好东西!”

    这时候在暴怒的柳启东的眼底,柳大夫人所生的都没一个好东西!所有的人都是!

    桌上的茶水正烧得滚烫,柳易月撞了上去,铜壶翻了下来,高温茶水全部浇在了柳易月的左脸上,发出滋滋的热气,柳易月痛苦的尖叫道:“我的脸……啊啊啊啊啊啊啊……”

    连声的尖叫传遍了整个柳府,将所有的下人的心都要穿破,柳老夫人坐在屋中,看着眼前这一连翻的剧变,完全是反应不过来,脑中血压冲高,她闭上眼,深深呼吸了几口,将内心的躁动极力的控制下来,如今府中就她一个支柱了,若她还不冷静下来,柳府就没救了。

    整整一个晚上,柳老夫人没有休息,翻来覆去到第二天一大早,换上衣裳后,准备出门求援。管家说前门已经被乞丐全部堵死了,给多少钱都不走,全部睡在门前,而捕快们一个个都站在临近的树荫下,笑眯眯的看着柳府的方向。只要柳家动手对付乞丐,就准备马上抓人。

    柳老夫人不得已,只得改为后门走。

    一打开后门,不远处角落里站着的人全部蜂拥而至,一辆拉着大木桶的牛车也出现过来,看到里面出来的柳老夫人,赶牛车的老汉勺起一瓢东西就往她脸上洒去。

    “贼妇人,让你和拐卖妇女的贼人勾搭!”那些女儿丢失的人和愤青们都围在侯门里,手里拿着臭鸡蛋,烂白菜,对着门口一边骂,一边砸去。

    恶臭在空气里挥洒,黄黑的东西糊在了柳老夫人荣光了一辈子的脸上,一直忍而不发的柳老夫人终于在这种极致的羞辱里,中风瘫痪了。

    整个扬州城都知道,柳府,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