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34 强娶[手打文字版VIP]

重生之锦绣嫡女 034 强娶[手打文字版VIP]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正如云卿所预料的,那个老三中间确实回来过,不过当时他远远的看到屋子里有人将老二踢了出来,老二是他们中间身手最好的了,他想了想,还是不上来自投罗网,转身又跑了。

    因为怕惹祸上身,他就去找了与他联系的芍药,将看见的情况说了,芍药觉得这件事很重要,也就告诉了柳易青。

    柳易青得知这个消息后,首先是失望和气怒不已,她设计这么一幕,就是要报复云卿,岂料现在得了这么个结果。

    不过,她对着芍药问道:“那个老三现在在哪?”

    芍药道:“在外头等着呢,姨娘,咱们是不是要让他赶紧走了,以免被官府抓到,惹祸上身啊。”当时和这三人联系的就是她,抓住了之后,他们招供了出来,那岂不是她也没办法逃脱了!

    “不!”柳易青眼底闪过一丝毒辣的光芒,在齐家她不受宠爱,长期的苦闷日子让她心思更为歹毒,“这是一个机会!快点备纸墨来,我要让沈云卿这一辈子活的比我更痛苦!”

    芍药不知她所想,赶紧拿了笔墨纸砚给她,片刻之后,柳易青将吹干了的信纸叠好放入信封,吩咐芍药让人送到柳府去。

    必须是越快越好!

    柳府。

    百合从外头匆匆的进来,拿了封信递给柳大夫人,道:“这是大小姐从外头让人送进来的。”

    柳大夫人这些时日憔悴了不少,先是大女儿嫁了个知县儿子做了妾室,再又是儿子如今阳事不举,儿媳去世,整个就没一件顺心事,唯独庆幸的就是儿媳还生了个孙子,如今收到大女儿的信,又期盼又烦心,总觉得一切不好的事情,都是从这个大女儿这里开始的,皱着眉头接过信,道:“难道又没钱做衣服了,上个月才给了她五十两银子,这哪有出嫁女儿老往家中要钱的?!”

    百合站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心,只当什么都没听见,说到底大小姐嫁出去还敢开口要钱,还不是仗着大夫人宠爱呗。

    撕开信纸先是随便扫了一眼,柳大夫人瞳仁放大,连忙拿了又仔细的看了一遍,方才还黑云密布的面容,此时换上了春风拂面,两眼绽放光彩,连连唤好。

    柳大夫人将信纸往怀中一折,喊着百合就上柳老夫人那里去了。

    屋中五彩百子戏耍三足香炉里徐徐散发着安神的香味,柳老夫人歪在罗汉床上,听完柳大夫人的的话,睁开眼,懒懒的问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真,这可比珍珠还真,这种事若不是表弟妹托人告诉我,我如何晓得?”柳大夫人眉飞色舞道:“云卿昨日出去的时候,遇见了劫匪,被劫匪撕破了衣裳,好在最后被救了回来,可是到底是损了贞节了,表弟妹觉得这事不光彩,于是私底下跟我说,既然阳哥儿如今是这么个条件,云卿也是如此,那就让两人一起相伴算了,至少两家也是亲戚,我对云卿也会比其他人家好。”

    柳老夫人老眼一闪,嘴角微微笑着,望着柳大夫人是暗暗冷笑,这老大媳妇真当她老糊涂了还是怎么了?文娘和沈茂就这么一个女儿,就算是被劫匪抓了,撕了衣服,凭他们的家世财富,找个低门的未必做不到,犯得着来找阳哥儿这个废了的,来做个不讨好的继母吗?

    不过她也知道,自个这个老大媳妇也不是敢随便胡诌这种事情的人,可能是从哪得到了这个消息,外头压了下来,她知道了就想拿来做文章。

    想起云卿的品貌,柳老夫人暗暗可惜,这样一个姐儿,以后嫁个官家也不是不可能的,可是发生了这种事情,若是传出去还真不好说。

    不过可惜归可惜,柳老夫人还是护着自个儿那个大孙子,那可是一表人才,给螺丝那个贱人下了药,如今人都是奄奄的,哪有人家的闺女会嫁给他,再说,远哥儿还这么小,总要找个娘带着才是事,云卿倒是个不错的人选。

    想到这里,柳老夫人也没揭穿柳大夫人的话,淡淡问了句,“那你准备怎么做?”

    “反正两头都说好了的,我这边把彩礼送过去,再让媒人过去将日子商量好了便行了。”柳大夫人笑道。

    “既然如此,你便去做吧,到底你相公也是个正五品的同知,云卿嫁到咱们家来,也不算吃亏。”柳老夫人说完,就闭眼要睡了,柳大夫人得了话,喜滋滋的退了出去。

    知道云卿生病了,安雪莹就到了沈府来做客。

    流翠她们知道她是知府家的小姐,又是云卿的好友,招待的一点都不懈怠。

    安雪莹进了屋,解开披风让小寒拿着,坐下来就对着云卿道:“你也是,这种天气还能中暑休在家,若不是恰好听到你这个消息,我都不相信。”

    “没事的,哪有那么要紧。”谎言既然开了头,后头就得圆过来,云卿借着‘中暑气’在家中休息了两日。

    “你说没事,没事还在家里休息着。”安雪莹转头道,“对了,兄长昨日刚好给我送了只翠毛鹦哥,我提来给你看看。”

    听到她说兄长,云卿知道是指安初阳,这同父异母的一对兄妹,倒是处得十分好,没有因为母亲而生出隔阂来。

    大寒手中提着个白色的圆形鸟笼,安雪莹逗它说话,“来,豆豆,说话!”

    里头的鹦哥豆豆扑了两下翅膀,一对小眼转了转,也对着安雪莹道:“来,豆豆,说话!”

    安雪莹在家教了它好久,想拎来给云卿看看的,谁知道这鹦哥如今又开始学舌了,便敲了敲笼子,“快说,我教你了的。”

    一直在院外的银耳听到有鸟声,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翠绿的豆豆,顿时扑了上去。

    豆豆立即吓得在笼子里扑腾的翅膀大喊:“云卿快点好,云卿快点好……”那慌乱的模样,逗得一屋子人都笑了起来。

    忽然采青从外头跑了进来,大喊道:“小姐,小姐,不好了,柳家送了彩礼……”她进了屋子才看到除了云卿还有安雪莹也在,顿时收了声音,垂首站在一旁:“安小姐好。”

    云卿知道采青如此慌张,肯定不是小事,安雪莹听到彩礼两个字,脸色也微微一变,可到底是人家的家事,她也插不上嘴,又说了两句话缓和了气氛后,就找了个理由出去了。

    走出去的时候,却看到门前有人抬了大红色的箱笼,上面系着大朵的红色绸花,她隐隐约约知道是什么,却更加担忧。

    却说云卿这头,送了安雪莹出去后,即刻回了院子,问道:“到底是什么事情?”

    “奴婢也没听得太清楚,就是说外头婆子讲的,说刚才柳家派了马车,送来了求亲的彩礼,说是给小姐和柳家订婚用的!”

    云卿一听,头就有些发昏,时下成亲都行“六礼”,即: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彩礼便是“纳征”,这柳家直接把彩礼送来,就是说沈家已经和她们定好了亲事?

    如今柳家合宜的男子不多,只有一个新丧妻,还无能的柳易阳,难道父母要将自己嫁给他?

    云卿不敢相信,连忙提腿就往谢氏的院子里疾奔而去,刚一进院子就听到沈茂的怒吼声:“外头那些个彩礼是什么意思!难道还要云卿嫁给那个柳易阳不成!”

    她心里便静了静,看来这婚事十有**是柳易青与柳家联络上了,借此来威逼的。

    她往前走到主屋的外面,听到谢氏正压低着嗓音道:“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刚才管事与我说的时候,我一时都没反应过来,你都知道那个柳易阳是个什么样的了,我怎么可能会将云卿嫁了出去!”

    沈茂何尝不知道,谢氏如何会将云卿嫁给那么个人,可是若是谢氏没和柳家说什么,柳家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就将东西往沈府送吗?

    谢氏倒想到了,那日云卿回来的时候,就说过劫匪那事是柳易青指使的,柳家肯定也知道了这事,才敢把这当成了威胁,擦了擦眼泪,看着面色铁青,狂怒中的沈茂,声音颤抖道:“老爷,有一件事我这两天一直都没跟你说,估计柳府敢这么送彩礼,就是因为这件事。”

    “什么事!你还不说!要等着人家把女儿娶走了你才说吗?!”沈茂在商场锻炼了多年,修养是极为不错的,鲜少发火,今日是没办法忍的下去了。

    谢氏坐在罗汉床上,知道这事头等紧要了,也顾不得那多忌讳,“前两日云卿去街上买药的时候,给劫匪劫了,后来给安知府家的公子救回来,审出来的联络人就是柳易青身边的芍药。我估计是柳易青告诉了柳家的人……”

    此语一落,云卿就听到屋内发出巨大的一声响,沈茂一脚踢翻一条圆凳,霍的站了起来,暴怒道:“柳家的人太过分了!简直将我沈茂不放在眼底!”

    是太过分了,这简直就是藐视沈府的一切,云卿心内是又庆幸又惆怅,庆幸的是,经过这件事,柳家和沈家的关系不管她嫁不嫁过去,只有一条路,就是破裂,她一直想用方法让沈茂和谢氏看透柳家人的嘴脸,如今根本不需要她再使力,柳家今后要想在沈家再拿一分钱,都是不可能的了。而惆怅的却是,柳大夫人已经认定了,只要将这件事掀了出去,云卿被劫匪沾了身子,还是个没人要的,迟早还是要嫁到柳家去伺候一个废人柳易阳,她们娶她,是看得起她!

    云卿不会嫁,也从没有打算要去嫁给那样的人去!她心内很冷静,在分析着这件事究竟有没有回旋的余地。

    沈茂在屋内喘着粗气,看着大着肚子,流着眼泪的谢氏,真是说不出来话了,上回他听说了柳易青和齐守信的事,虽心里不痛快,到底是觉得齐守信那样的人,女儿不嫁给他也好,省的婚后还白受苦。谁知如今还能听到这样的事情,柳易青还心怀怨愤,要报复云卿,柳家知道了以后,还变相的威胁想娶!在他看来,柳家根本就没当沈家是亲戚,而是个取之不尽的银库!

    如今柳家的威胁是明明白白的摆在了面前,若是云卿不嫁过去,她们就会把事情闹大,闹得人尽皆知,就算云卿和沈家能顶得住压力,将来也嫁不了什么好人家,要么就是老老实实嫁给柳家,外头看起来是亲上加亲,云卿嫁的也是个好人家,虽是个继室,也好歹是扬州的名门望族,柳易阳的不举又未闹得人尽皆知,谁知道其中好坏!

    谢氏垂着头擦着眼泪,她实在没想到自己这个姑妈家,会有这么一堆的亲戚,更心寒的事,聘礼的事,如此大的动静,姑妈不可能不知道的。这都是由着一家子来作践自己的女儿啊。

    云卿在外头站了一会,她心里头是下了主意,无论如何,是不会嫁给柳家的,她对着小丫鬟微微一笑,小丫鬟便拉着缠枝莲纹紫锻帘子道:“老爷,夫人,大小姐来了。”

    云卿走进去后,瞧着面色黯然的谢氏和满脸怒忧的沈茂,并没有装作毫不知情,而是问道:“爹,娘,外头的彩礼是怎么回事?”

    沈家只有一个女儿,若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反而显得太假了,没有女孩儿不关心自个儿的婚事的,不过是表面上不敢表露出来。

    谢氏见女儿的模样,越发的伤心,抱着她道:“云卿啊,娘跟你说,你莫要伤心啊……”没想到去了齐守信那头恶狼,又来了柳易阳这只废犬,女儿的婚事怎么就这么不平啊。

    云卿搂着她,安抚道:“娘,你不要哭啊,小心肚子里的弟弟。”

    沈茂见她此时还在安慰谢氏,女儿如此懂事沉稳,心内肯定是有数的,又是愤怒,如此好的一个女儿,为什么要嫁给柳易阳!

    可他眼下也不知道如何和女儿开口,这事他如何去说的?

    倒是云卿自己开口道:“爹,娘,女儿不会嫁他的。”未出阁的女儿家说出这样的话,实则太惊人,可是此时的沈茂倒先开口问道:“你可知不嫁的后果?”

    “当然知道,柳家无非是会到处宣传女儿失贞之事,让全扬州的人都知道我是一个没了清白的女儿家,比起柳易青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可是纵使这样又如何!大不了就是失去名声,没有人敢上门求娶罢了!可若是嫁给了柳易阳,女儿一辈子就等于毁了!”

    损名声和损一辈子比起来,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闻言,沈茂眼底颇为赞赏的点点头,“你所想没错,可是名声对人一样重要,人活一世,很多人一辈子都是为了名声而活!”沈家,也因为名望好,才能将生意做的如此之好的。他对于女儿说的话认同,可是这话,若是男儿说出来,便是风流不羁,若是女儿,说出来,那就是放荡无礼。

    “这话以后都不要再说,有些事放在心底就可以了!”沈茂只恨云卿为什么不是个男儿,就是这气度和头脑,做儿子一定比做女儿更出色,也少了这些糟心事。

    云卿沉默,不点头也不做声,她知道沈茂不会就此答应的,在他们眼底,女子的名声很重要,父母绝对不允许自己以后嫁不出去。身处这个时代,女子的名声和性命的重要性相差无几。

    “你别想多了,先回去歇息了,手上的伤记得不要碰水。”谢氏打发了云卿出去后,这才对沈茂道:“老爷是不是想到什么好法子了?”

    “哪有什么好法子!”沈茂长叹了口气,眉心死结打的紧紧的,此事不比做生意,大不了亏上一笔银子,下次还能赚回来,左右都会赔上女儿的一生,他不能做这种不损一千就损八百的选择,女儿年幼,不知道名声这东西的重要性,他可是知道啊,没了名声,以后一辈子都难以抬头做人。

    夫妻两人坐在屋中,思虑着解决的办法,最后沈茂抬头道:“为今之计,只有在柳家之前,先给云卿订下婚事了。”

    谢氏思来想去,也只有这么个法子,道:“可是,若是和其他人家订下,柳家再闹起来,难保男方不记恨我们欺骗在先。”

    “这个我早想好了,找家门第低的,就和咱们一样是商户,人老实靠得住的,将今日这事透个口风,我们沈家若是不攀什么高枝,沈家女照样百家求!”沈茂一拍大腿,当即就定了,在他下面或者左右的商户里寻一家不大不小的,让云卿嫁过去,再怎么都不能让女儿嫁给柳易青那个废物!那等于要云卿守一辈子的活寡,怎么能成!

    谢氏实在是无法了,想着自己养在手心里宠着的宝贝就要找户人家随便嫁了,眼泪又忍不住扑梭的掉了下来,沈茂同样心烦的很,拍拍大腿,站了起来,道:“你赶紧让媒婆拿百家册来,看哪家合适的,我也出去找找!”

    安雪莹出了沈府,一路上就忧心忡忡,想起出门时候看到的那些彩礼,联系了柳家,便是下了马车也魂不守舍的,一不小心就撞上一根柱子。

    “怎么这么不小心?”

    抬起头,安雪莹正看着安初阳站在前方,揉了揉额头道:“想事情,想的太入神了。”

    “在想什么?”安初阳靠在一根廊柱上,幽黑的双眸看着安雪莹,古铜色的肌肤在阳光下幽亮如绸。

    安雪莹低头想了想,她自小和安初阳的关系就好,和安兰安芳两个庶出姐妹的关系反而一般般,今儿个这事也实在是蹊跷,她又不好和母亲说,便开口道:“刚才去沈府,看到柳家抬了彩礼去,不知道他们是要娶谁,难道是看上了哪个丫鬟?”

    都是扬州圈子里的人,柳家唯一的适婚男她也知道只有云卿一个,可是到底不敢相信,柳家要娶了云卿去做继室,沈府竟然还同意了,按照沈家伯父伯母对云卿的疼爱程度,不应该如此。

    她不知道前几日发生的事情,可是安初阳却是知道的,声音无起伏道:“柳家是要娶沈云卿。”

    “怎么可能?!”安雪莹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反驳道,云卿才满十四,及笄都未曾。

    安初阳看她惊讶的模样,想起在瓦房里看到云卿的模样,虽与雪莹同岁,可是两人的性格和为人处事完全不同,雪莹被继母一贯娇养着,又因为患有心疾,家中谁人都让着,虽没有培养出骄纵的性格,却是不谙人事,哪懂得人心里的弯弯绕绕是最多的。

    他倒是又想起那日在花园里遇见云卿陪着一个小孩玩,那小孩好似就是柳易阳亡妻留下的吧,让她去做继室,他忽然觉得心里百般的不愿意,若是柳家是拿了被劫匪的事做要挟,那他救了她出来,还看了她的肌肤,比起柳易阳更合适,道:“你帮兄长跑一趟,就说我愿意负责。”

    安雪莹还没从刚才惊讶中回过神来,又听安初阳这么一句,倒是不知道如何表达惊讶之情了,刚想开口问,安初阳已经走得远远的。

    愿意负责?

    云卿一听这话,心里就明白了安初阳的意思,只怕他见义勇为做得多了,做上瘾了,如今都要见义勇为的将她娶了回去,虽然现在她暂时没想到好办法,可也不愿意因为这事随便找个人嫁了了事,故而她沉默了一会,便道:“替我谢谢你兄长吧。”

    安雪莹被两人的哑谜打得满脑子不知为何,可问了两人都不开口来说,只得回去将这话又告诉了安初阳。

    安初阳听了后,半晌没有说话,什么也没说,自己去找了机会将云卿拦了下来,单刀直入的问道:“你想要嫁给柳易阳?”

    受他救命之恩,云卿不说涌泉相报,至少态度上要好,她摇摇头道:“我从未想过。”

    “那你可想随意嫁个商户?”

    “未曾。”云卿一愣,便猜到是沈茂和谢氏定然在想办法,先行找了别家定下婚事,好回了柳家。

    “那你为何不想嫁给我?”

    被人这么直接的问了出来,即便两世为人,毕竟两世都不算经历什么人事,云卿颇有些羞赧,但还是很冷静的开口道:“那日之事,安公子能相救已是很好,云卿不会借‘负责’二字议亲,虽沈家不贫,终究还是官商有别。”

    当然,在云卿的心中,她并不认为知府家如何了得,她们沈家配不上云云,百年沈家在扬州已是根基颇深,齐家退婚的做法实则是眼光短浅,沦为扬州笑柄不说,单凭沈家的财富,官家愿意结亲的也不少。

    如今柳家就是吃定了云卿是个未嫁的闺女,而柳家拿了劫匪劫持云卿的证据,只要有证据在手中,她们就能在扬州闹得风雨皆知。

    云卿所面对的后果就只有两个,一个就是嫁,一个就是嫁不好,哪一种结局都是不好的。

    云卿在家中思来想去,如果说不要名声,只要不嫁柳家的话,她有许多的办法,可是父母的意思很明确的表示,他们不愿意丢失名声,因为云卿的名声也包括了沈家在内,如今她是沈家唯一的子嗣,若是唯一的女儿都如此,沈茂在外头也会被人轻视的。

    于是她一直在想,有什么办法,可以不丢失名声,又不要嫁给柳家,同时还能就着这次的机会,让柳家这一屋子的人狠狠的打击到。

    那么难度就要大上许多了!

    嫁给安初阳的确是最快捷最顺利的办法,不过她和安初阳不过是见面之情,若是为了负责嫁过去,虽说按知府和宁国公府的权势,柳家是掀不了浪来,可是嫁过去也不过是你看我,我看你的,若是劫匪一事传出去了点什么,指不定知府夫人和知府还会因此看轻自己,日后的日子更加难过。

    她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幕后主使还没有抓出来,圣驾南巡还没有到,这些她都必须要倾尽自己的力量来做,她不能就此订婚嫁出去!

    安初阳看着阳光下她洒满了碎金的双眸,定定的问道:“你有什么办法,能两不误的解决这个问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