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27 遇安冰山,让云卿做继室?【文字版VIP】

重生之锦绣嫡女 027 遇安冰山,让云卿做继室?【文字版VIP】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这天是柳老夫人的寿宴,沈茂,谢氏和云卿,还有老夫人都一起去了柳府。

    虽然不是大寿,柳家依旧是办的场面很大,自从出了柳易青的事情之后,柳家在扬州很是没有脸面,几乎大半年没有参加扬州的各种聚会,想借着这次将柳易青丢出的脸面捡起来。

    待到了门前的时候,便看到柳大夫人田氏正领着柳二夫人以及柳易月和柳易心在门前迎接各方的客人。待看到沈府一家人的时候,忙上前来,首先对着老夫人行了礼,然后吩咐人将她们带了进去。

    女眷当然是和男眷分开的,到了里面,柳老夫人正坐在上面,穿着暗红色的万福暗纹镶银边长褙子,系着棕色的马面裙,一看到沈老夫人便笑道:“你可是来了,我在这看了许久了呢,想着你从京城里回来,很久没见了。”

    沈老夫人自然也会说这些客套话,应了几句后,又来了客人便让人将贺礼单送了上去,柳老夫人略微一扫前头的那些礼物,脸上的笑意就越发的明显,招呼了谢氏和云卿坐下。

    知府夫人今日也受邀前来,云卿见她在,自然的就看安雪莹的身影,却没有发现,还是知府夫人知道她们关系好,告诉她昨儿个雪莹受了寒气,还躺在床上的,所以便没有来参加了。得知雪莹病了,云卿心内担忧,问了几句后确认无事,这才随着谢氏坐到了早就安排的位置上去。

    到了开宴席的时候,一干人进来拜寿,柳易阳看到云卿,眼底闪过一丝惊艳,这小表妹是见一回变一回,越变越好看了,便借着上前和谢氏说话的机会,和云卿也见机搭讪了几句。

    “表妹许久未见,可是女大十八变,越来越出众了。”柳易阳转头望着云卿。

    “表哥谬赞了。”他云卿是没什么心思理的,再说说自家表妹越来越好看其实是不妥的,这种话略微显得有些轻浮了,就是谢氏也显得不大高兴。

    柳易阳一点都不在乎云卿的态度,站在那依旧是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云卿见他说的起劲,懒得理他了,目光落到了黄氏身上,距离上次见她又有一个月了,黄氏似乎和云卿投缘,偶尔也邀云卿到她这边来玩。如今看她比上次又瘦了,几乎是瘦的不成样子,虚弱的站不稳,由丫鬟扶着来拜寿,略微行礼就坐到了一边。可是目光却还是在往柳易阳那边瞟。

    都这幅模样了,还总盯着自己的相公,这个表嫂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不过遇见了,总要说两句客套话的,云卿便行礼问道:“怎么不见远哥儿呢?”她来黄氏这儿的原因,也是因为远哥儿,那孩子的模样乖巧,结合了父母的所有优点,云卿看了就觉得很喜欢。

    黄氏听她问远哥儿的事,眼底划过一道光芒,声音轻细,若一缕游丝般,道:“乳娘带着他在玩呢,调皮的紧,不肯到这边人多的地方来,给老夫人请了安就喊着要出去玩,乳娘就抱了他出去。”

    她说这么几句话,中间停了两次,似乎很辛苦的样子,云卿也不好拉着她聊,不过一会,丫鬟便扶着她先下去了,想必老夫人也是不喜欢一个病怏怏要死的人在自己寿宴上出现。

    没有安雪莹在,其他的人云卿也不大想搭理,趁着她们一屋子人在说话的时候,退了出去,想要找一处安静的地方坐着休息一会儿。

    她走到一处树荫下,寻了块干净的地方就要坐下来,却听后头传来脚步声,抬头看去,却是一个仆妇打扮的人在这园子里绕来绕去的,满脸焦急的模样。

    她见到云卿后,就急急的行了个礼,然后说道:“表小姐,你到这儿之后,可是有看到远哥儿?”

    “远哥儿不见了?”云卿听她说话,面上露出了一丝凝重,今儿个来的客人也多,他们各自又带了仆人,若是混进了什么人,将远哥儿掳走了,那可怎么办?

    乳娘面上也是急的不行,都要带上了哭声:“远哥儿要玩躲猫猫,奴婢想着在小花圃里不大,也没事,就和他玩,谁知道,一会儿以后,轮到远哥儿藏起来,奴婢转过来数了十下,就怎么都找不到远哥儿了,翻遍了整个小花圃都没看到他!”

    这可是黄氏的心肝肉儿,要是丢了,那等于直接要了她的命,云卿忙道:“你往那头,我往这头去,你再悄悄的吩咐些人,在花园里静静的找着,切莫要惊动了其他人。”今儿个可是柳老夫人的寿宴,若是先把事情嚷开了,不止柳老夫人心里会不痛快,就连那些来参加寿宴的人儿也会不舒服的。

    乳娘和云卿打过几次交道,知道她喜欢远哥儿的,立即点头道:“好,好,多谢表小姐了。”

    云卿当即也不废话,绕着花园的路就开始走了,柳府的花园占地也不算小,这倒没什么,关键是远哥儿一个四岁还没到的小孩子,若是真心想要躲藏,很多地方他都可以钻进去的,所以云卿一路非常认真的在寻找,高一点的草丛,密一些的花圃,大一点的假山,她都去看过,直到快到回廊的一个假山后面,她才发现了穿着红色小庇子,正蹲在那眨巴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她的远哥儿。

    小家伙似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云卿一路看来,是急的不行,开口道:“远哥儿,你怎么跑这里来了,让姑姑好一通找!”

    这么说话语气有一点的重,远哥儿不知道怎么平时对他温柔的姑姑怎么看起来有点凶,立即瘪了嘴,嘟起粉嫩的唇,哭了起来,“咕咕咕咕咕咕好凶噢……”

    他的声音细细嫩嫩的,好像糯米年糕一样,带着小孩子的天真,因为边哭边说话,口齿不清楚,姑姑两个字被他喊得好像鸟在叫一样,云卿顿时被他弄的感觉自己好像犯罪了一般,连忙蹲下来,掏出帕子去擦他的脸,“远哥儿不哭不哭,姑姑没有凶你,姑姑最喜欢远哥儿了,怎么会凶你呢,来,姑姑抱。”

    远哥儿这次似乎特别伤心,瘪瘪嘴,不接受解释,“不要姑姑抱,姑姑凶。”

    哎哟,这还记恨上了啊,云卿顿时又觉得好笑,想了想,从荷包里翻出了糖出来,这还是因为铭儿爱吃,她刚才看到这桂花糖不错,拿了两颗,现在可派上大用场了。

    将黄亮的糖放到远哥儿的面前,云卿哄道:“远哥儿看,姑姑这儿有糖吃哦,你不哭了,姑姑就拿给你吃。”

    面对美糖的诱惑,远哥儿定了一会神,圆圆的眼睛在糖上面溜了一圈,小手将糖接了过来拽在手心,然后接着哇哇大哭。

    云卿:“……”对于这种小孩子的无赖,她还真是没有办法,只好将那条沾满了远哥儿的眼泪鼻涕的帕子拿起来,柔声道:“远哥儿不要哭了,看姑姑给你变戏法。”

    一听有戏法,远哥儿抽了抽鼻子,长大了眼睛看着云卿,云卿拿着那有鼻涕的帕子在远哥儿面前抖了抖,“你看这是什么?”

    “手帕。”远哥儿稚声稚气的回答。

    “远哥儿好聪明哦,你看姑姑将帕子变成小老鼠哦。”她拿起手绢一叠,折成三角形,然后飞快的左右折到中间,再卷好,塞上角,将手绢翻了出两个角,将其中的一个角系好,再拉另一头当尾巴,那粉色的帕子马上就变成了一只小老鼠。

    “你看,这是不是小老鼠啊?”将这个成品的粉老鼠放在手心,云卿挑眉哄道,她这可不容易啊,小时候玩的东西基本都要忘了,幸亏她还记得叠这个。

    “那姑姑还会叠兔子吗?”小孩子思想简单,被云卿带着忘记了开始的事情,定定的看着那神奇的帕子,提出了要求。

    “太容易了,看姑姑的。”只看云卿巧手一变,将帕子几叠几折,那只粉老鼠马上变成了粉兔子,摊在了远哥儿的手心里。

    远哥儿眨巴眨巴眼睛,然后抬头道:“姑姑,小老鼠去哪了?”

    云卿看着他婴儿肥肥的脸蛋,天真的样子,不禁的笑了起来。

    阳光穿透假山的拦截,从另一面照了进来,树影下的女子侧面柔和美好如一副画,她的眼睛微微上挑,因为笑开了怀而斜飞得更加明显,鼻梁因为笑而有些浅浅的皱起,给她这张妍美的脸带上了一丝孩子气,眉梢如同缀上了金光点点,美得让人移不开眼睛。

    安初阳站在假山后,看着她的笑靥,目光落到远哥儿手中的粉色小兔子上,手指收紧。

    骨节发出的轻微咔嚓声,让云卿从笑中侧过头来,望见了树丛后方,穿着一袭墨蓝色绣金丝云纹圆领长袍的安初阳。

    这个人什么时候出现在此处的?她将远哥儿的小手牵了起来,客气的问道:“安公子。”

    虽然语气客气,嘴角依旧是带着笑容,可是安初阳可以看出她的笑和刚才对着远哥儿的笑容有着极大的区别,现在的样子,和外头那些千金一般,戴着一层假面具,温柔却难以靠近。

    云卿能感觉到他身上又散发出一层冷冷的寒气了,虽说安初阳何时都是冷漠的像冰,可是这样的寒气还是少见的。

    “那个兔子,送给我。”他的话干干的,不算是命令,可听起来也没恳求的意思,大概是人太冷了。

    云卿一抬头,怀疑自己有没有听错话,看了一眼满脸无表情的安初阳,再看了看远哥儿手中那个手帕兔子,不太确定道:“你要的是这个?”

    不等安初阳开口,远哥儿拽紧了手中的新玩意,口中因为含着桂花糖而变得模糊不清的发音:“不啊抢偶的吐自。”(不要抢我的兔子)

    安初阳微微蹙起的眉头让云卿知道他的确是想要这个,不免有些不悦道:“安公子可知道一只兔子事小,若要让人看到那是我的帕子,只怕对你的名誉不好。”

    安初阳面上这才露出一愣的表情,看了看那只兔子,眉头皱了起来,他刚才只是要这个东西,倒是忘记手帕是她的贴身物品了。

    “对不起。”

    这种东西对姑娘的名誉十分重要,也怪不得云卿要这么尖锐的说话了,可是云卿也没想到安初阳会这么自然的就将道歉的话说了出来。

    不禁的抬眼紧紧盯着他棱角分明的脸,他的皮肤是接近古铜色的,这大概和他喜欢骑马打猎有关系,眉毛浓烈显得男人味十足,却有一双稍显柔和的眼睛,若是不看那冷冰冰的脸色,单单望着这双眼睛,感觉他一定是个很温和的人,两颗眼珠子黑的很纯粹,很澄澈,里面倒影出她的样子,很清晰。

    这样的人,一般心地都不阴毒,云卿这样想,刚才安初阳要兔子的时候,也许是一时没有想到那是她的手帕。

    她微微一笑,“怎么安公子没有在前面和他们一起呢?”这个时候前面应该正有节目,那些公子哥也会在一起斗鸟喝酒的。

    安初阳被她的目光看的有几分不自在,那样的眼神,带着打量,又没有其他的成分在其中,他略微转了视线,目光落到一旁绽开的美人蕉上,竟觉得那火红的花儿没有她的裙角来的吸引人。

    “没意思。”云卿做好了被无视的准备,却得到了安初阳的回答,不过还是他一贯的作风,字少话短。

    远哥儿见没人来抢他的小兔子,放下心来了,大概是玩的也累了,抬着小脑袋道:“姑姑,我饿了。”

    云卿笑道:“姑姑就带你过去。”她对着安初阳福了福身子道:“我还要将远哥儿送到她乳母身边,先告辞了。”

    不知怎么,安初阳抬起头往不远处看了一眼,又看着云卿望向远哥儿疼爱的眼神,薄唇吐出一句话道:“刚才一个穿着湖蓝色褙子的妇人一直跟在你后面。”

    他是因为不喜欢和那些公子一起才到后花园来走走的,绕了一圈后,发现有一个妇人偷偷摸摸的跟在人后面,他瞧着身影有些像云卿,怕有什么意外,便跟了上来,哪知道那妇人躲在一旁看到云卿找到小男孩后,就往另外一个方向走了。

    穿湖蓝色褙子的妇人?她脑中浮现的是远哥儿乳母的身影,暗暗皱了下眉,不再做声,抱起他往黄氏的院子走去。

    黄氏居住在柳府的西府,从后花园穿过去后,就到了她居住的落雨居。因为今日是柳老夫人的寿宴,人手都在前头去忙,黄氏的院子里略显得清静,只有贴身伺候的大丫鬟螺丝在身边。

    看到云卿来了之后,仿若早就知道她会来一般,迎着她进去了。

    屋中依旧是浓浓的药味,黄氏靠在床头,一身瘦骨嶙峋,穿着白色的中衣让人感觉透出一股萧瑟的病弱,云卿看着全身都有些不自在。

    黄氏见她进来,病怏怏的脸上带上了一抹笑,“你怎么来了?”

    没看到乳母在黄氏这里,云卿心头虽有疑问,但是送到黄氏这个亲娘手中,也更放心,便将怀里的远哥儿要放下来,谁知道螺丝一过来接,远哥儿就哼哼的哭,他刚才估计是累了,趴在云卿的胸口已经眯眼睡了,小手一只手紧紧的抓着云卿叠的兔子,另一只抓紧了云卿的领口。

    黄氏满脸歉意道:“这孩子睡觉就是爱拽着东西,好像生怕别人给他丢了一般。”

    她说着,脸色就有点黯然,云卿是知道她身体情况的,真是一日不如一日,知道她是想着要和远哥儿分离的事,便示意螺丝别接了,抱着远哥儿坐到一旁的椅子上,“表嫂还是把心放宽些,别想太多了,忧心加重病情。”

    黄氏笑道:“还是你心好,月儿,心儿,都没你这么有耐心,真是人美,心肠也美,难怪远哥儿特别喜欢你。”

    “远哥儿性子活泼可爱,谁见了都会喜欢的,更何况我是他表姑,偏爱一些也是难免的。”黄氏刚才一顿夸下来,云卿都有些羞赧了,她望着怀中吧唧嘴的远哥儿,凤眸里流露出一丝疼惜,她没有过孩子,也不是对孩子特别喜欢的那种,只是看到远哥儿就不由的会想起他上一世所落得得悲惨命运,莫名将这个小娃娃和自己的前世联系在了一起。再者远哥儿却是长得逗人喜爱,又是自家的晚辈,云卿当然是喜爱了。

    黄氏看着云卿的眼神,眼底流露出一丝高兴的色泽,显得两眼很亮,“不是的,远哥儿对其他人不会这样。”除了黄氏和乳娘,其实远哥儿很难在别人的怀中睡着的。

    她看着云卿怀中熟睡的儿子,和云卿脸上发自内心的疼爱,眼里浮上了一层喜哀交错的神色,由螺丝扶着她坐起来,重复道:“我看的出,你也是真心喜欢远哥儿的,别的人只怕是没有那个耐心陪着小孩子哭闹的。”

    云卿抬头看她泛着奇异光彩的眼,顺着视线又像是在看她,不觉有些奇怪,若是看着远哥儿还是正常的,可看她就有点奇怪了?

    黄氏猛烈的咳了几声,螺丝道:“大少奶奶,奴婢在火上炖了雪梨冰一糖。表小姐,你也喝一碗吧。”

    刚巧在席上的时候,云卿没什么胃口,口也有些干燥,便点头道:“也好。”

    螺丝得了话,转身出去,过了一会,帘子掀起来,螺丝手中端了个红漆描金的方盘进来,上面放着两个官窑青花瓷碗,盛着的正是冰一糖雪一梨。她将左边的端给了云卿,然后再将另外一碗放在桌上,拿了个大背靠放在黄氏的后头,才将雪梨冰一糖端过来给她。

    黄氏用勺子在碗中轻轻的搅合,看着云卿空不出手来,对着螺丝道:“还不快去将远哥儿接过来。”

    因为远哥儿抓的紧,螺丝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将他的小手指一根根扳开,云卿看着都有点心疼,转头对着黄氏道:“就让他再睡会吧。”

    “不用了,让螺丝抱着吧,都是乳娘惯的坏毛病。”

    黄氏的语气是很轻松,可是云卿没有错过她眼底的心疼,她看了看螺丝,眉间带上了狐疑。

    “表妹喝雪梨汤吧,这个最滋润心肺了。”黄氏笑着喊道。

    云卿微微一笑,端起雪梨汤用白瓷勺了一勺,刚碰到嘴唇,那碗里散发出一种东西的味道,让她本来温柔含笑的双眸中闪过一抹厉色。余光瞥到黄氏期盼的目光,凤眸的凌厉如同针刺一般。

    她垂了垂眼睫,微抿了一下勺子,动作慢且优雅。恰好此时远哥儿醒来,揉了揉眼睛看到云卿正在喝东西,挣扎了要过去,娇声唤道:“姑姑吃什么,我也要。”

    云卿抬起头,面色柔和而靓丽,站起来一手接过伸出两只小短手要她抱的远哥儿,坐下将他放在腿上,“姑姑在喝雪梨汤哦,你要不要?”

    “要!”远哥儿大声的回答,这娇嫩脆的声音,直将螺丝和黄氏两人的脸色弄的一变。

    云卿微微一笑,从碗里舀了一勺出来,往远哥儿的口中喂,螺丝在一旁大声喊道:“表小姐,不要给远哥儿喝。”

    停下喂食的手,云卿抬起玉芙蓉一般的脸蛋,菱唇带笑,凤眸里却环绕着森森的怒意,轻轻的开口道:“为何不可?”

    “这……雪梨是凉性的,远哥儿喝了对身子不好。”螺丝顿了顿,开口道。

    云卿天真的瞠大眼睛,蹙眉轻笑道:“螺丝,你这就不懂了,学院的医夫子可是说过了,雪梨虽寒,但是冰一糖是温性的,两者一起煮过后,便是温**务,且冰一糖营养,小孩子喝了对身体好呢。”

    她微微笑着,说不出的好看,拿着勺子就要喂给黄氏,那笑容在黄氏眼底,却比毒蛇还毒,她急的从塌上扑了过来,“不要给远哥儿喝,那会害死他的!”

    “当咚”的一声,勺子撞击到碗里,发出清脆的声音,碗里淡黄色的甜汤溅起了一桌的水,云卿将远哥儿抱着往螺丝的怀里一放,冷声道:“将远哥儿带出去!”

    螺丝知道今日大少奶奶吩咐的事,表小姐肯定发现了,连忙接过远哥儿,走了出去,顺便将门也带上了。

    因为刚才动作太大,黄氏趴在塌上,头发散乱,正在喘着粗气。

    云卿这个时候的脸上却没有了半点的怜惜,凤眸里一片冷漠,定定的望着她,“表嫂刚才紧张什么,那汤我能喝,为什么远哥儿不能喝?!”

    黄氏嗫嚅了嘴唇,脸色露出了凄苦的神色,看着云卿道:“不能喝,他还小,不能喝那个汤!”

    “不是他还小,是因为他是你儿子,所以你害怕他喝了那个汤会留下什么后遗症,而我,不过是一个远方的表妹而已,所以绝子汤这种东西,你可以毫不犹豫的端来给我喝!”云卿怒声道,若不是她跟着汶老太爷学医,这雪梨汤中所放的绝子药她根本就尝不出来。黄氏下在里面的分量极其微小,喝一次并没有事,可是若是长期喝下去,那么就会像这个药的名字一般,喝下这药的女子以后再也没有机会怀孕生子了。

    黄氏已经缓过气来了,她翻过身,因为激动而直起身子奋力的辩解道:“你不是喜欢远哥儿吗?远哥儿也喜欢你啊,到时候我去了,你就嫁到柳家来,这里是你的姑姥姥家,公公他又是知府同知,你嫁进来也不算辱没了!”

    云卿突然觉得有一句话没有说错,可怜之人必有其可恨之处,她因为知晓前世的一切,所以对黄氏和远哥儿都是真心相待,远哥儿她也是真心疼爱的,可是她疼爱是疼爱,不代表她就要为了一个疼爱而嫁到柳家来为黄氏养儿子。也许在黄氏的心里,还觉得她嫁的不错,一个商户之女能嫁到柳家来,可是她却没有半点,没有丝毫的兴趣想要到这个地方来!谁说嫁到柳家就会幸福,是亲人又如何,柳易阳那个人,她前世不会嫁,今生更不会考虑。

    她望着黄氏凄惨的脸,嘴角带着讽刺道:“我辱没不辱没不是你说了算,你也没有资格替我的一生做打算!你为了你自己的一己私欲,在汤中下绝子汤,可曾想过我不管是做继室还是嫁给别人,不能生孩子的事实会让我一生都在婆家抬不起头来!你什么都站在自己的角度上看问题,还要装作是为我考虑,真是自私的让人觉得你可怕!”

    黄氏内心在做出下绝子汤这个决定的时候,其实是很犹豫的,她喜欢云卿,喜欢她温柔,善良,随和,若是她没有病入膏肓,没有只有半年不到的就要撒手人寰,她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的,她看着云卿带着冷刺一般的眼神,心里各种滋味交杂,后悔,愤怒,哀伤,着急,懊恼都交织在了一起,眼泪哗哗的流了下来,从她瘦到没有一丝肉的脸上滑落了下来,双手紧紧的抓着红色的锦被,大声哭道:“我也不想啊,我也不想啊,可是你知道吗?东院的那个女人就要生孩子了,他每天都在那边陪着那个女人,根本就不来我这里,连远哥儿都不怎么看,他说等我死了,就将那个女人扶正做正室,那个女人这个月已经来我这里挑衅了两次了,她天天咒我早一点死,最好带着远哥儿一起去死,若是不带远哥儿一起去,她到时候也会想办法折磨死他的!我没有办法了,我想给远哥儿找一个疼他的后妈啊……”

    黄氏的泪水如同开了匣的潮水,哗啦啦的流着,她头猛烈的摇着,像是要宣泄什么,“柳易阳每次见到你,眼睛就会发亮,我知道他是喜欢上你了,可是沈府就你一个女儿,不可能会将你嫁给他做继室的,只有让你没有孩子生,你才会嫁到柳家来,才会疼我的远哥儿,将他视为己出……”

    她哭的很激烈,那种悲恸的情绪即便是盛怒的云卿也能感受到,那是一个母亲强烈的爱意,她面无表情道:“你没有去找别的小姐试试吗?也有心肠好的小姐的。”虽然很少。

    黄氏摇头,这次她摇的很慢,像是绝望了一般,“你不知道柳易阳这个人,长得一般姿色的他看不上,家世太差的老夫人也不会同意,那些稍许合适一些的,我也试探过她们,没有一个人像你这样,是真心对远哥儿的,她们当着我的面是一回事,背着我却对远哥儿不理不睬,毫无耐心,她们不像你……”

    她抬起头来看着云卿,“云卿,你骂我也好,怪我也好,我真的是没有办法了,那个女人的肚子已经快生了,我也没有多少时间了,我是迫不得已的啊,她那种人,一定会对远哥儿下的了手的……”

    看着眼神里透着期盼和绝望的黄氏,云卿在心内重重的叹了口气,从黄氏的角度来看,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远哥儿,她只想为儿子找一个疼爱他的后妈,可是云卿终究不是黄氏,她这一生也不是为了成就为一个伟大奉献的后母而来的。

    善良是一个标准,可是善良不代表就要牺牲自己去成全别人,每个人只对一部分人善良,因为那些人是心中所在乎的。

    坐在一旁,云卿端起已经半凉的茶水抿了一口,润了润有些干涩的嗓子,半垂着长睫道:“除了找一个疼爱远哥儿的后妈,你没有办法了吗?”

    黄氏满面都是泪水,她用帕子擦了擦脸,声音带着哽咽,无奈的摇摇头道:“能想的办法我都想过了,我去了之后,柳易阳肯定是要新娶的,不管是升了那个女人的位分,还是新讨一个新夫人回来,我的远哥儿以后面对的都是危险。”扬州的合适的待嫁女她都查过了,真的是没有办法了。

    看着这个为儿子操碎了一颗心的女人,云卿抿了抿粉嫩的菱唇,水光在上面划出一道锋利的色泽,默默的颤动:“我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