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二十四章[手打VIP]

重生之锦绣嫡女 二十四章[手打VIP]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过了大概小半个时辰之后,小丫鬟再次回来,将手中拿着的东西给翡翠一看,翡翠的面色立即就变了。

    她思忖了一会,接过手中的物品,唤小丫鬟重新装了一碗金丝蜜枣粥进去。

    云卿正坐在窗头的案台上看着棋谱,外头飞丹来传话,说是夫人院子里的翡翠来求见,她微微一愣,目光往窗外一扫,明日爹娘就要出行了,翡翠此时不在那准备收拾,反而到她这来是何?难道娘有事要与她交代?

    她将书放在一旁,从书房走了出来,坐到了正厅里的罗汉床上,才吩咐飞丹去传翡翠进来。

    过了一会,帘子掀起来,面目秀丽的翡翠手中抱着一个竹篮子走进来,先是朝着云卿行礼之后,左右看了一眼。

    云卿会意的让其他丫鬟都退了下去,只留了流翠在身边,翡翠这才开口道:“小姐,你且看看这个。”

    她掀开手中篮子上盖得布,只见里面睡着一只小狈,软趴趴的摊开四肢在篮子底里,眉间就有了疑惑,这只小狈难道有什么古怪?

    “怎么,这是夫人让你带来给我的?”她缓缓的开口,虽然知道谢氏不会送条狗来,面上仍是不露半分的问道。

    翡翠知道这位大小姐虽然只有十三岁,城府却比起夫人来还要深,此时虽对她篮子中的狗有疑惑,却半分不显露出来,心中暗暗的佩服,这才开口道:“大小姐,刚才秋姨娘到夫人那去请安,坐了大约有一个时辰的样子,还特意捧了粥给夫人喝,奴婢见她行为有些反常,便将粥拿出来让人找了条小狈喝了一半。”

    翡翠说着,把篮子里的小狈放了下来,只见那小狈肚子有咕噜噜的声音,一会就拉出一泡水来,原来它不是在趴着睡觉,而是双腿无力,根本就站不起来。

    看到这里,云卿岂会不明白,那碗粥里被水姨娘下了泻药,而且分量还不轻,若不是翡翠发现有古怪,将粥换了,娘喝了这粥后,必然腹泻不停,无法前行,而如今府中水姨娘被困在祠堂里,白姨娘与世无争,剩下的就只有水姨娘了。

    爹是打着去看商行的名义去利州的,若是祖母见娘没出行又染了病,必然不喜,说不定就会安排秋姨娘跟着爹去利州。

    对于祖母来说,家中的姨娘也好,通房也罢,只要谁能生下孙子就好了,身份什么的,在盼孙成痴的她心中算不得什么。

    家中这些姨娘真是不省心,每个人都为自己谋划着,这个秋姨娘看起来平日里还算是安分的,在这种时候还是动起了心思。

    云卿端起手边的蜜枣茶,静静的喝了一口,才抬起眼问道:“你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夫人吧。”

    她不是问,而是陈述一个事实,翡翠若是告诉了谢氏,如今府中就不会这样平静了,也不会特意再来这里告诉她。

    “明日夫人便要动身了,奴婢若是告诉她此事,她又要动心劳神,晚上只怕是又休息不好,奴婢想既然已经发现了这个药,便不告诉夫人,知会大小姐一声。”翡翠低声道。

    谢氏离家虽然没有开口说让云卿管家,但是也有嘱咐云卿,空余时间多随着李嬷嬷看和管事,学习家中的大小事务,所以翡翠才有今日一言,便是提醒云卿在家且要多多注意,毕竟上次苏眉的事情让府中的人都大有触动。

    云卿当然明了她的意思,她目光扫过那软腿的小狈,目光平静如同深渊,“此事你做的挺好的,回去之后也不要再和夫人提起了。”

    翡翠点头,将小狈篮子提起,重新盖好,然后才退了出去。

    流翠这才开口道:“小姐,秋姨娘竟然敢给夫人下药,她胆子也太大了些吧!”

    云卿淡淡的一笑,眸中带着一股奇异的光芒,“胆子大?她这可不算什么了。”自古妻妾斗争就是如此,你来我往,手段层出不穷,秋姨娘下个泻药还算是其中轻的了。

    “那就这样饶了她吗?若是下次还来怎么办?”流翠是反对一切对云卿不好的人,爱屋及乌的对谢氏不好的人,她也讨厌。

    “饶了她?”云卿好笑的看了流翠一眼,“只怕你肯,我也不肯呢。”

    “小姐打算怎么收拾她?”流翠看着云卿的笑容,自从落水后她就发现了,只要小姐笑的越温柔,越平和,心里面就是有了想法,这种想法往往还不是她能想到的。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秋姨娘从谢氏的院子里回来后,就一直等待着外面传来的消息,一直等到夜晚,还没有听到府中请大夫。

    她明明将泻药的药粉弄在帕子上了,当时还故意多洒了几下,这泻药的药性大,吃进去一些,便能让人拉个三天的,谢氏若是喝了那晚金丝蜜枣粥,不可能到现在还没反应。难道她发现了端倪,没有喝下去?

    秋姨娘派了身边的枫儿去谢氏的院子打听了,回来却是说谢氏早就喝了金丝蜜枣粥歇息了下来,她隐隐约约觉得有些不安,若是喝了如何没有反应?难道是察觉到她动的手脚了?若是察觉了为何没有发作出来?

    带着这个疑问,秋姨娘一直都没有睡好,碾转反侧到了第二天早晨,随着众人一起将沈茂和谢氏一起送到了二门口,谢氏反复叮嘱李嬷嬷和云卿要用心照顾好老夫人,这才和沈茂一起出了门。

    秋姨娘从始至终都是观察谢氏的表情,却都没有看出谢氏有何异样。

    直到转身回来的时候,却听到云卿站在身边笑道:“秋姨娘今日气色看起来不大好的样子。”

    闻言,秋姨娘眼里闪过一抹慌乱,抬手摸了摸脸颊,笑得有些干巴巴道:“是么?可能是知道夫人和老爷出去了,太开心了。”

    开心才有鬼,云卿暗里腹诽,面上却是一副关切的模样,浅笑道:“秋姨娘真是一心为了夫人,这份心思令人感动,今日为了送爹娘出门,我还没吃早膳的。”顿了顿,目光在白姨娘的脸上看了一圈,接着道:“两位姨娘应该也没有吧,不如就去我院子里一起用膳吧。”

    大小姐能邀请姨娘去院子里一起用膳,这是极为难得的事情,如今沈茂和谢氏走了,家中除了老夫人,就是云卿最大,她们自然是点头跟着来到了归雁阁。

    采青吩咐人将两位姨娘的份例一起端了上来,除了平日里的精细早点外,桌上还有一煲热气腾腾的粥。

    云卿微微一笑,“恰好我今日煲了金丝蜜枣粥,蜜枣美容养颜,秋姨娘你昨晚休息的不好,喝这个最好了。”

    听到“金丝蜜枣粥”五个字,秋姨娘猛的抬起头,水晶朱钗晃出叮当的响声,抬眸看着云卿的面容,见她浅浅笑着,目光里都是坦然一片,那一脸诚挚的笑容,任谁都看不出关切之外的神色。

    大概是自己想多了,金丝蜜枣粥在沈府女眷经常喝的粥,只是碰巧而已,秋姨娘定了定神,满脸受宠若惊,道:“那是煲给大小姐您喝的,婢妾不敢呢。”

    “一碗粥而已,有什么敢不敢的,你看白姨娘都没推辞,秋姨娘你最是直率的,怎么今日还这般,难道是怕我在粥里下了什么东西不成!”云卿轻笑道,青莲已经拿起官窑描金粉瓷碗开始装起粥来,将三碗粥分别放在了云卿,白姨娘和秋姨娘的面前。

    那双飞挑的凤眸带着盈盈的笑意,却是黑森森的望着她,秋姨娘此时已经没有了侥幸心理,眼前的大小姐心内肯定是知道了什么,才会做出这种举动,额头不禁的有汗开始流出。

    “喝吧。”云卿端起来首先喝了一口,白姨娘点头,目光静静的,接了粥后,斜签着身子坐在小几上,也端起来小口的喝了起来。

    对于她的安静和低调,云卿习以为常,此时看多她两眼,她的目光似乎从来不会往其他地方瞟来瞟去,总是半低着头,谦恭不已,但是这种人,若是动了歪心思,也最是难防。

    想起她上次聪明的选择在谢氏去庄子的时间回家照顾父亲,更加取得谢氏的信任,云卿不得不说,这个不起眼的白姨娘,她也得好好关注了。

    秋姨娘见粥是从同一个粥罐里舀出,又当着她的面,没有任何的其他动作,料想云卿只是想要警告她一番。

    下人对这个大小姐的评论都是敦厚可亲,料想性格与谢氏相差无几,即便是知道了她下泻药,也只是提醒她,随即放心的喝完了粥。

    看着她脸上放松的神色,云卿嘴角微勾,对于要害谢氏的人,她是绝对不会姑息的。

    秋姨娘和白姨娘用完早膳后,便告辞了出来,秋姨娘一脸轻松的回到自己住的院子中,满脸都是喜悦的神色,既然大小姐知道了,还对她如此说话暗示,那夫人肯定不知道了,自己还担心的整晚没睡好,真是白弄了的,吃完饭补个眠吧。

    她让枫儿关上院子门,准备好好的再睡上一场,刚走到内房里,却发现肚子突然绞痛了一下,手扶着一旁的三角黑漆高几花座,接着肚子就咕噜噜的响起来,然后秋姨娘接下来的三天都保持半个时辰上一次净房频率上,吃不好,睡不好,加上不断的拉肚子,生生将秋姨娘一张柳叶鲜研的脸,直接拉得眼眶凹了下去……

    秋姨娘躺在床上的时候,才想起云卿那张笑语盈盈,婉约贵气的脸,背上都是凉的。

    她自以为是宽容,其实是个警告!那金丝蜜枣粥是当着她面盛给她的,当时也是三人一同喝的,可是大小姐就有本事,让她一个人生生拉了三天的肚子,若是当时粥里加的是其他的东西,就算她发生了什么,那日院子里面那么多人,那么多双眼睛,她去说大小姐也是没有人相信的!

    她突然觉得,这个大小姐,完全不像是十三岁的少女,一个十三岁的少女,怎么会有如此之深的心思?那日水姨娘想要扳倒夫人,不就是被大小姐反击,逼得老夫人不得不将她关到祠堂里面去反思吗?虽然仅仅三天,这种眯不到一会,就要去净房,三天不能闭眼的滋味,让她明白了什么叫生不如死,以后,她下手还是小心为上。

    霜露院。

    “白姨娘,秋姨娘这几天人都拉得脱形了,一下子就显得老了好几岁。”叶儿看着正坐在塌上绣花的白姨娘,幸灾乐祸道。

    “嗯。”白姨娘连头都没有抬一下,一针针的绣着手中的比翼双飞图,秀丽的侧脸浸在阴影中,一动不动。

    叶儿习惯她少言寡语,坐在小凳子上,一边绕着线,又开口道:“白姨娘,你说秋姨娘吃错了什么东西,怎么会拉得这么厉害啊,要是厨房做的,她还不得闹上天去,难道是她偷买的东西?”

    沉浸在绣图中的白姨娘稍微活动了一下脖子,抬起头看着满脸好奇的叶儿,“因为,她太笨。”

    这句话,用的是白姨娘一贯温顺低沉的嗓音,可是内容却分外刺耳,叶儿猛的抬起头看了白姨娘一眼,她的面上仍然是静静的,喝了一口水后,又开始绣起了绣图。

    屋内是那样的静,仿若刚才那句话根本就没有出现过一般,叶儿不禁的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她一边绕线,一边看着白姨娘,满脑子疑问,直到外面有人通传,说眉姑娘过来了。

    “她来做什么?大着个肚子还往我们院子来,要是出了事,可不是麻烦了。”叶儿对着白姨娘道,现在苏眉可是沈府的宝贝,老夫人特意将之前她住饼的兰心院又好好的整理了一番,又将自己院子里的碧云拨给了苏眉,这等于就是告诉沈家人,苏眉肚子里的胎儿可宝贵的很。

    自从她喝了那肉桂药汁后,调养了小半个月,一好了,又要蹦达了?叶儿可是知道她之前刚进门时的那些举动,心里担忧的提醒道。

    白姨娘闻言,却是抬起头来,嘴角微微笑道:“她是孕妇,整天呆在院子里自然闷了,来走走也是正常的。”

    叶儿看着她一副柔和的样子,确认自己刚才肯定是听错了,白姨娘连说话都不会大声的,哪里会说人太笨了,但是还是担忧道:“可她要是再来个肚子疼什么的,赖在姨娘你头上怎么办?”

    “你个傻丫头,她是不会拿着自己孩子开玩笑的。”白姨娘淡淡的一笑,“快让她进来吧。”

    “好吧。”叶儿呆在白姨娘身边久了,也习惯她这性子,将线圈放进筐里,把小凳子收好,站起来迎苏眉进来。

    白姨娘站在门口,看到苏眉,她身边跟着碧云,而陈妈妈却没有跟在身边,收回目光微笑道:“怎么妹妹今日来我这院子了?”

    苏眉此时腹部已经凸的很明显了,她穿着一身藕色的长褙子,下身是杏黄色织金的长裙,脚上穿的是宽松舒适的蓝色绣花平地布鞋,比起刚进沈府的时候,脸蛋稍显圆了点,但是姿色不损,反而有几分丰腴的韵味,身上没有扑任何的香粉,大概是怕对胎儿不好,就连脸上都没有上妆,素颜朝天,一看便知道她有多在乎腹中的孩子。

    她一手撑着腰,一手摸着肚子,满脸骄傲道:“大夫说要不能老在院子里呆着,要多走走,我便想到你们这儿来坐坐,刚去秋姨娘那,听说她病了,我本来想去看看,碧云说别过了病气给孩子,我便没有进去,就顺便来你这看看了。”

    这话里话外可都是得意,每一字都恨不得对着周围的人在说:我现在怀着孩子,老夫人看重我,特别的宝贝我,我现在可是屋中最有地位的人。

    再加上她那副得意的模样,叶儿低着头不屑的撇撇嘴,哼,臭显摆,还顺便到这里,你一个通房到姨娘这里来,还摆谱,真把自己当成夫人了吧。

    白姨娘却丝毫不介意的她的话,扶着她坐到了榻上,“你现在肚子里怀着老夫人的孙子,那是得注意了,老夫人安排碧云在你身边,本来就是看中你的。”

    这话听了可不舒坦,苏眉觉得这个看起来长得又太不出众,又出身卑贱的白姨娘倒是有点本事嘛,“难怪老爷一直对你不错,你嘴巴倒挺会说话的。”

    白姨娘低垂着头一笑,“婢妾姿色不像水姨娘那样出众,又不如眉姑娘你出身官家,自然只有在嘴巴上下点功夫,才让老爷疼惜一二。”

    苏眉是什么性格,最喜欢人哄着,白姨娘这话姿态摆得低,将她抬得高高的,她当然是喜不胜收啊,本来她就觉得自己的身份是这些姨娘比不上的,当初还觉得谢氏比不上呢,后来被打击了之后,就只和姨娘比了,至于姿色嘛,她冷哼了声:“那个水姨娘,都老成那样了,还动那些个歪心思,自己生不出儿子,就想打掉我的儿子,还好我福大命大,哼!”

    一句老成那样,将白姨娘也说了进去,碧云轻咳了一声,苏眉这才想起白姨娘年纪比水姨娘还要大上两岁,可是她觉得本来嘛,这些二十多岁的那就是老了,不然怎么都怀不上孩子呢。她说这话没错,到时候等她生了儿子,这些姨娘还不是要到她面前做小伏低的。

    见她也不圆场,碧云看了眼白姨娘,她神色却一点都没有变化,像是没听到这句话,目光落在苏眉的肚子上,里头都是关心,“是啊,还好眉姑娘福气好,若是平常人喝了那种大躁性的东西,早怕早就……唯姑娘没事,可见肚子里是个疼娘的儿子呢,这几日身子可好了?”

    真是句句话都听了舒心,苏眉越发的觉得白姨娘是个可心的人,知道现在就开始巴结她,也是个识趣的,低头看着突起的腹部道:“上午大夫来看过了,说没有问题,就是胎有点弱,要小心别剧烈运动。”

    下午的斜阳从雕花窗棂照进来,散落成一格一格的,恰好照在白姨娘的脸上,框架的阴影刚好落在白姨娘侧过来的脸上,让她一双柔和的眸子带上了晦色,头上簪着的累丝银簪反射着淡淡的华光,有几分刺眼。

    她点头道:“那便好,水姨娘这次也是过了些,竟拿着子嗣玩闹,她素日里很得老夫人的疼爱,所以行事有些不经考虑,就连夫人也是不怎么放在眼底的,这次大概也是一时糊涂,不过看的出老夫人很疼爱你,为了你,把水姨娘都关在祠堂去了。”

    想起那天自己所受的苦,还有肚子里差点被流掉的孩子,苏眉眼底就带上了忿色,她醒来之后也听陈妈妈说了,当时以为是夫人做的时候,老夫人是要休掉夫人的,结果当查出是水姨娘做的时候,却只是打几十大板,往祠堂里面关几个月了事,“她是老夫人的亲戚,老夫人当然更加疼爱她了,关关祠堂又不会少肉。”

    白姨娘一脸忧心忡忡的看着她满脸的怒色,连忙道:“眉姑娘切莫如此说,老夫人素来是想要孙子的,如今你怀了沈府的子嗣,比起水姨娘可要尊贵的多,当日老夫人可是气闷得头昏,你也别放在心上了,她如今已经被罚去跪祠堂了,到时候出来之后,肯定不会再这样了。”

    出来之后?想起水姨娘的姿色,还有这些天所听到的,老夫人对水姨娘有多偏心的消息,苏眉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手不停的在腹部慢慢的摩挲着。

    过了一会,她站了起来,对着白姨娘道:“我也有些累了,先回去休息,以后再到你这来叙叙。”

    白姨娘也忙站了起来,一脸欢喜道:“眉姑娘愿意来就好,我这院子平日里也清静,你常来走走,我也好沾染上你的好福气和好运气呢。”

    苏眉点点头,由碧云扶着走了出去。

    白姨娘一直站在门帘前,看她越走越远的身影,脸上的笑纹丝不退的挂着,慢慢的放下门帘。

    叶儿跟着后头道:“白姨娘,你怎么对她那么客气啊,你看看她刚才说的那什么话,不是奴婢在你面前挑唆什么,她一个通房,见了您不行礼也就罢了,还敢趾高气昂的对着你用居高临下的态度说话,她凭什么啊!”

    白姨娘不发一语,走到梳妆台旁边的脸盆架前,扯下一块毛巾,放在白色的脸盆里,搓了一搓,然后拧吧水,又往主厅走去。

    叶儿依旧在后面为她报不平,“她现在总是孙子孙子的,谁知道她肚子里的是个男的还是个女的啊,要是个女的,怎么可能超得过夫人生的大小姐,真是的,水姨娘干嘛不给她多下点药,砒霜鹤顶红什么的一股脑丢进去算了,看她还得意不得意!”

    白姨娘拿起毛巾,在苏眉刚才坐过的地方使劲的擦洗,叶儿赶紧上去接了她的帕子,又道:“姨娘,你可真是爱干净,每次不管谁来了碰了哪里,你都要擦……”

    苏眉出了霜露院,脸色就一直不大好,碧云听大夫说过,知道孕妇是喜怒无常的,小心翼翼的扶着她走,却不想,当走到一处岔路的时候,苏眉却没有朝着兰心院走,而是往着后院北拐。

    “眉姑娘,兰心院在那边呢。”碧云提醒到。

    苏眉美眸中带着一丝厉色,“不,我们去祠堂那。”

    碧云一听,脸色一愣,“祠堂?眉姑娘你去那干什么?”

    苏眉这次没有傻到说出来,她转头看着碧云,“我想去那走走,怎么,不可以吗?”

    知道她脾气不怎么好,又有了身子,碧云心中猜测她去祠堂总不可能是拜祭祖先,如今祠堂可关着水姨娘,难道眉姑娘是准备去找水姨娘报仇的?她看了看苏眉的肚子,担忧的提醒道:“眉姑娘还是慎重考虑下,你现在有身孕,去祠堂不太妥当,万一要是损了肚子里的孩子,那奴婢可担当不起啊。”

    要是没有怀孕,她还不会去呢。刚才在白姨娘那,听着白姨娘说原来在府中水姨娘是最嚣张跋扈的,仗着有老夫人的宠爱,连谢氏都不放在眼底。她如今虽有了身孕,老夫人虽然是对她关心百倍,也是因为肚子里的孩子,可是老爷在她回来之后,却是一天都没有去看过她。肯定是上次请那道士的事情将老爷惹火了,就算她肚子里有了孩子,老爷不想再理她,她如今所有的倚靠都在肚子里。

    虽然她表面上总说自己肚子里是个儿子,大家也都这么奉承。可是她也不蠢得没救,若是到时候生了儿子,在府中的地位是水涨船高,可若是是个女儿呢,那不是处处都得夹着尾巴做人,特别是这个水姨娘,在她怀孕的时候,都敢在药中动手脚,到时候她生了个女儿呢,那岂不是敢光明正大的来了,她一个通房如何和一个有老夫人做靠山的姨娘斗?

    为今之计,就只有先下手为强,趁着肚子里面的孩子还没有出来,她去一趟祠堂,她只要和水姨娘说几句话后,假装摔倒,再说是水姨娘推到的她,那时候,老夫人得知后必然会勃然大怒,本来就在祠堂思过的水姨娘,至少也得打包送回娘家了。

    她一路沉思,走到了祠堂门口,外面正有两个婆子守着,一看到她过来了,也恭敬的行礼道:“眉姑娘。”

    “把门打开,我要进去见见水姨娘。”苏眉抬起下巴,蹙眉命令道。

    两个婆子相互对视了一眼,眼底有着犹豫,她们是奉命守在这里,不让人进去探望水姨娘的,这么做,似乎不大好。

    “你们什么意思!难道我想看看水姨娘都不肯吗?你们要是气得我肚子痛了,看我不到老夫人那里去告你们的状!”

    苏眉的肚子现在在沈家就是个万能武器,下人都是踩低捧高的,特别是这些婆子们,如今知道她得了老夫人的青眼,要是她诬告一通,老夫人知道后肯定受苦的是她们,料想苏眉也是因为肚子被下药了生气,要进去折腾下水姨娘,也没什么大事,便上去将门打开。

    苏眉眼里划过一丝得意,嘴角勾起一抹阴险的笑容,对着碧云道:“你在外面守着,不许人进来。”说完,便抬腿跨进门去。

    碧云是阻止也不是,不阻止也不是,赶紧对着其中一个婆子道:“你快去兰心院叫陈妈妈过来,越快越好。”只有陈妈妈的话,苏眉才听上一二,其他人的话根本就没有用。

    那婆子也知道碧云是老夫人身边的人,赶紧应了往兰心院跑去。

    碧云站在门口,竖起耳朵听着里面的动静,视线一直在前方的路上眺望着,直过了两柱香的时间,前方才出现一个急急忙忙,穿着棕色比甲的瘦长妇人,正是陈妈妈,她一听到婆子的话,就忙道不好,提腿就往祠堂里跑。

    苏眉进了祠堂,迎面就觉得一股阴森森的冷风扑来,全身打了一个寒颤,再看偌大空旷的祠堂内,在东角落的地方铺着一个两寸大小的小竹床,上面铺着的倒是厚厚的绸缎被子,床旁边还放了一个小架子,上面放了一盆新鲜的杨梅。

    她暗暗冷笑,果然老夫人心内还是挂着这个水姨娘的,老夫人这样宝贵孙子的人,在水姨娘犯了这么大的错时,还能让人送杨梅进来,真是婶侄情深啊!

    这一个打量,更坚定她要除掉水姨娘的信心,而此时水姨娘也听到了开门的声音,本以为是老夫人想起她,来看她了的,谁知道一反头,看到就是一脸红润,挺着肚子的苏眉,顿时脸就垮了下来,“你来干什么!”

    苏眉看着她跪在蒲团上抄写经书,从精神上就觉得自己高了一丛,皮笑肉不笑道:“听说水姨娘在祠堂里抄写经书,我就来看一看。”她故意夸张的对着周围扫视了一眼,“这地方阴冷潮湿,可不是人住的,啧啧,水姨娘你真是可怜呢!”

    水姨娘被她这么一番冷嘲,立即脸色大变,将手中的毛笔一扔,站起来道:“你一个通房,在我面前算什么东西,这祠堂岂是你一个没名没份的通房可以进来的,真是好大的胆子,你当你自己是个什么了不起的东西,我告诉你,我才是老爷明媒正娶进来的良妾,你一个通房,就是个奴才,以为自己怀了胎就了不起了吗?这胎儿是男是女还不知道呢,你倒真把自己当成了沈夫人!”

    苏眉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自从重新进了沈府,她可是被老夫人供起来一般,小心翼翼的伺候着,府中的丫头婆子们哪个看到她都是一副好脸色,个个都当她未来侧夫人的巴结讨好,可是水姨娘左一句通房,又一个奴才,将她那颗自傲的心深深的伤害了,她也不客气道:“怎么,我知道你是嫉妒我,你看看你,嫁给老爷也有十年了吧,肚子连鼓都没鼓起来过,一只不生蛋的母鸡,以为自己是个什么高级东西,姨娘又如何,不会生孩子的姨娘还不是连个奴婢都不如!”

    这话深深的刺激水姨娘脆弱的神经,一直没有怀上孩子不仅是谢氏的痛,更是她的痛,她长得漂亮,又有老夫人撑着,唯一的遗憾就是肚子不争气,要是能生个儿子,如今这沈夫人的位置还是谢氏的吗?不早就是她的了。她双眸中燃烧着熊熊的火焰,紧紧盯着苏眉的肚子,她没有的,这个贱人凭什么有!

    脑中想着,身子也动了起来,一股劲的朝着苏眉跑了过来,而苏眉的眼底闪过一抹惊喜,她一直在等的就是这个机会,她看准水姨娘冲过来的方向,准备轻巧的避开,然后来一个漂亮的假摔,再装肚子疼,到时候看水姨娘还能不能逃脱!

    这一招,她当年未嫁的时候,对付其他庶女姐妹的时候可是常用的!

    可惜,她错误的估计自己的实力,当年她还没有怀孕,腰肢纤细,身体轻盈,这个假动作自然做的十分拿手,可是如今五个月的胎儿在那,加上刚养好伤,身子还有些惫懒,当她想要闪避的时候,却不幸的左脚勾住了右脚,整个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左后方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