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二十三章【文字版VIP】

重生之锦绣嫡女 二十三章【文字版VIP】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垂花门前一个小厮正蹲在那,见到云卿后飞快的跑过来,行礼道:“大小姐,李管事说院子的事办好了,让奴才在这里等你,看你什么时候方便,可以将东西拿给你。”

    沈茂虽是酒醉了,自己答应了女儿的话也记得,女儿想要做个人情把地契送过去给谢姨妈母女,这等事简单的很,他素来疼爱云卿,这点子小事当然应了,便让李斯照云卿的话做就是。

    一听到是院子的事办好了,云卿便展开了笑容,凤眸微挑,问道:“李管事如今在哪?”

    “在老爷的书房那点东西呢。”小厮嘻嘻笑着,在前头带着云卿到了书房前,流翠顺手打赏了一把铜钱给他,他连忙谢恩。

    李斯见云卿来了,从袖中拿出三张纸来,递给云卿,“一张是院子的地契,一张是上回谢姨妈写的委托单,一张是那院子的租期合约书。”

    仔细查看了无误后,云卿点头,“怎么这么快就办好了?”

    昨日里才谈好了的,今日就将一切手续都办齐了,不说其他,官府的办事效率也实在太高了些,李斯也觉得有些奇怪,“一大早那个珠宝商就来寻我,说他急着要走,早点将地契过了,也好安排铺子里的事情,我心里头有疑问,但想着到了官府那最快也得三四天才办的下来,岂料去了,不到半天一切的手续都顺溜的下来了,这可是我见过最快的办事效率了。”

    话说到这里,云卿还不明白就也太愚笨了点,那日在溪边的时候,她曾与御凤檀提过租金换院子的事,结果昨日一回来,先是有原来不同意的后来又同意了的珠宝商愿意用院子换铺子庄子的租期,又是半天不到官府就痛快给办了手续,若是说后头御凤檀没有使力那是不可能的,大概是瑾王世子的身份让这些人格外的给力办事。

    想起今儿个在汶老太爷遇见他时,自己行礼时,他那冷淡客气的态度,云卿料想他心里肯定是不舒服了,毕竟帮了她的忙,她还对着他客客气气像个陌生人。

    云卿一时又有些生闷气,他做了这些事,她白日里又不知道,御凤檀那家伙也忒小气了一点,不过到底人家帮了她,等上骑射课时,她再跟他致谢吧。

    拿着地契,云卿没有直接去菊客院找谢姨妈,她先到了谢氏的院子里,将地契拿给她看了,谢氏倒是也一直惦记着这事,拿着地契看了一会,见没什么差错,也放心了。

    谢姨妈做的事情虽然不怎样,可到底还是自己的亲妹子,谢氏心里只想着把她弄出去别在家里堵心,其他的倒没想着要亏待了她,她也没有过问院子的银钱问题,即便是花了自己家的银子买个院子给做了寡妇的妹妹住,她也没什么意见。

    父母都打了招呼,这事云卿就好做了,见天色已晚,她今日是不会去菊客院了,免得给人留了话柄,深夜送地契,好像是急巴巴的要将谢姨妈赶出去一般。虽然心里这么的确是这么想的,可是面子上还是要做的妥当才是。

    待第二日从学堂回来,云卿才捡了个时间,带着流翠和采青去菊客院。

    谢姨妈正坐在院子中,旁边的高几上摆着谢氏送过来的杨梅,用冰一糖浸着,色泽红艳艳的,谢姨妈吃的舒心,微眯了眼眸教训正在给她捶腿的小丫鬟,“轻点,手劲那么大,你想锤死我啊!”

    她身后站着红袖,红露,一个打风,一个端茶,除了装束有所收敛的素淡,整个模样比谢氏看起来还像是富商夫人。

    看到云卿进来,怪腔怪调的笑了两声,“今日来的可是贵客啊,姨侄女怎么想起到我这来了?”

    客?一听这词语,云卿就笑了,笑得格外的和气甜美,“一听这话,就知道姨妈在这里住的格外的舒心。”

    谢姨妈很不舒心,如今她得罪了沈茂谢氏,又不讨老夫人的喜欢,几次去荣松堂,都被王嬷嬷挡了出来,哪里还能舒心得了,听到云卿的话,就觉得刺耳的很,“一个客院而已,有什么舒心的,还不就是随意的住住。”

    云卿听到这极不礼貌话也没生意,拿着手中象牙柄团扇捂着嘴笑道:“瞧姨妈说的,你住的不舒心,怎么会把我当成客呢。”

    那个‘客’字,云卿特别的强调出来了。

    拐了几个弯,原来就是为了讽刺她反客为主,谢姨妈早就知道云卿嘴皮子厉害,她几次交锋,都没得了好去,方才的一句“贵客”的确是她自己语有疏漏,不禁的翻了个白眼道:“你来这里,总不是为了告诉我是个客的吧?”

    “姨妈果然聪明,云卿今日来的目的,还真是!”

    云卿直愣愣的一句话,硬是将谢姨妈气的在古藤椅上站了起来,瞪着一双杏眼道:“你什么意思,就算我如今寄居在你家,可好歹也是你的长辈,我姐姐姐夫没开口,轮不到你来说话!”

    她一蹦起来,采青和流翠立即拦到了前头,那模样好似谢姨妈要冲过来打云卿一般,气的谢姨妈真的想冲过来了。

    望着谢姨妈气急败坏的样子,云卿觉得很好笑,她慢悠悠的欣赏着她的丑态,轻飘飘道:“姨妈这可是冤枉我了,我是奉了父亲的令,来将买好宅子的地契送给姨妈的了,这不是等于告诉姨妈将不要做客人,可以有自己的宅院了吗?”

    原来咋咋呼呼的谢姨妈一下就尴尬了起来,她原以为云卿是来挑衅的,谁知道是来送地契的,可是刚才说的那些话阴阳怪气的,怪不得她多想!她未曾想过,若不是她一看到云卿就说那些刺人的话,云卿怎么会说这些话。

    她收敛了面色的神色,摸了摸鬓角,重新摆出一副长辈的款来,才开口道:“院子买的哪处的?”

    她此时再摆谱,也没什么用了,何况上次在沈茂书房里的时候,云卿戳破了她那层糊脸纸,对这么个爬自己姐夫床的姨妈完全是没一点亲情可言,所做不过是碍着谢氏的面子来,接过流翠递过来的地契给她道:“这便是姨妈你要的院子了。”

    谢姨妈伸手飞快的将地契扯了过来,拿在手中一看,院子的名字是她的,眉梢就翘了起来,地址是沈家隔壁一条街的,眼睛亮了起来,再一看交易的银子,两千二百两,顿时就给人一种整个人就要飞起来的错觉。

    哈哈,两千二百两,都是沈家出的银子,还是写的她的名字,这院子以后就是她的了,看看这占地面积,再看看修建的年月,谢姨妈心中无比的得意,那目光就好像顿时化为了两只小手,在地契上抚摸着。

    她看了好一会,才抬起头来,略带试探的道:“这院子是给我的吧?”

    谢姨妈两只眼睛里闪着贪婪的光芒,好似有两锭银子镶嵌在杏眸中,满脸的期待,紧紧的盯着云卿,很怕从她口中说出‘要她给钱’四个字。

    云卿本想要直接告诉她这其实是她自己的庄子店铺的租金买回来的,好看看谢姨妈的丑态,可是现在她又不那么想说了,就让谢姨妈沉浸在占了沈家便宜的喜悦中,这种喜悦一旦越长,在最后得知真相的时候,给她的打击就越大。

    于是,她微笑着点头道:“是姨妈你的院子。”

    得到这句肯定的话,谢姨妈哈哈笑了起来,杏眸里的怒气消失的无影无踪,将地契叠好放在腰间,看云卿也顺眼多了,“姐姐姐夫果然还是照顾我的。”

    照顾给了一个院子,当然好啊。云卿顺着点头,“姨妈可要选蚌日子搬家,住进去。”

    能住到自己的院子里,比起寄人篱下的滋味,谢姨妈当然选择前者,当下就表示选蚌最近的吉日搬家。

    她的行李本就不多,离沈府也就一条街的距离,谢氏派了家丁傍她搬东西,然后又送了些礼物庆祝她搬迁,由于还在孝期,谢姨妈不能大办特办乔迁宴,只两家人坐在一起吃了顿饭也就罢了。

    但是韦凝紫还是在书院有意无意的透露出,她家出钱买了那个大宅院,云卿也十分配合的宣传,那是谢姨妈自己买的院子。

    扬州城那些抱着观望态度的夫人小姐,看见她们孤女寡母的一下这么大手笔的买下了院子,想着韦家也是京城望族,虽然韦凝紫没了爹,好在有个官家小姐的名头,又有如此厚的身家,开始对她的排斥也渐渐的消失了。

    此乃后话,暂且不表,话说谢姨妈搬出沈家一事处理完了后,沈茂也将如善堂需要的场地已经选好,就在城中偏郊外的一处庄子,将里面的设施整修了之后,就可以重新开设,这些事情他不需要亲自管理,下面自有管事会弄好。

    转眼间,就去了半个月,这半个月府中十分平静,也不知道沈茂到老夫人那说了什么,老夫人这半个月倒是没有拿着谢氏再来恶整,谢氏每日就好好的养着身心,一心希望能生下个儿子来。

    这日,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见众人都落了筷子,沈茂与谢氏对望了一眼,便对着老夫人笑道:“母亲,儿子这些时日将如善堂的事情处理好了,手头也得空,刚好要去利州看看商铺的事情,听说那儿的女神山求子十分灵验,想带着文娘也一起过去拜拜,不知娘怎么看?”

    老夫人正端着一杯清香荷花茶喝着,听后倒也没什么大的反应,往谢氏脸上瞧了一圈,盖了杯盖,递给王嬷嬷,才慢悠悠道:“去外头走走也好,那女神山我倒也听人说过,你带着她去拜拜也好。”

    没想到老夫人这次这么快就松口了,大概是和孙子有关的事情,她都会比较大方,也有可能是沈茂说过什么,让她做如此想,总之这一次谢氏是眼睛一亮,满面的喜色。

    站在后头伺候着谢氏吃饭的秋姨娘脸上则闪过一抹羡慕与一丝的嫉妒,她也想要出去女神山拜拜看,进门也有四年了她,可肚子一直没动静,她不比水姨娘是正儿八经纳进来的良妾,背后还有老夫人撑腰,也不比白姨娘是谢氏以前身边的大丫鬟,深得谢氏的喜爱。她是一个寡妇,和沈茂有了首尾,才纳进来的,不说儿子,就算有个女儿也好,若是一直没有孩子,等她年老色衰了,在家中可是一点地位都没有了。

    可也是因为这种位置使得她比水姨娘谨慎的多,她不会在此时说出自己想去,而是在心里有了计较。

    出了荣松堂,到了谢氏的院子里,谢氏看着云卿想到女儿也没去过利州,便道:“云卿,你也很久没有出去走走了吧,要不,和娘一起去利州玩玩?”

    “娘,女儿还要上书院呢,刚请了假又请的话,只怕夫子到了考察的时候给我个差评呢。”云卿知道父亲这是带着母亲去女神山求子,那里风景优美,又没有祖母和小妾在身边给娘堵心,等于两人是出去渡甜蜜的小日子,看娘这些时日笑的那样开心,肯定是期盼了好久的,若是自己插上一脚,反而一路上他们两人要避讳许多,反而不美了,她哪里会做这等没眼色的事情。

    谢氏见她说要去书院,也没有多说,着手开始准备离家的事,这么大的一个府宅,不是说走就能走的,李嬷嬷自然是留下来管家,内院里的小事她可以处理,大事还有老夫人在,请示了老夫人再处理便是。

    而沈茂也将外院的总管木林和商铺的大管事李斯喊来做了一番交代,他们两人是沈茂的得力助手,一人管内,一人管外,用了多年的人,沈茂自然是放心的。

    他们忙碌他们的,而云卿每日里还是按照所报的课程上学,她现下穿着一套碧水色的束腰骑装,头发挽成双螺髻,让采青用同色的缎带束得紧紧的,露出一张完美的鹅蛋脸,肌肤如雪,滑腻似水,一进了白鹿书院后方的骑射马场,就将周围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了。

    今儿个马场上可谓是英雌娇媚,每个都打扮的不像是要骑马,空气中布满了各种各样的香味。云卿四处一扫,还好,没有穿着裙子来上课的,虽然打扮的很精致,到底都是穿的骑装。站在白色栏杆前的章滢穿着艳红色,脚上等着红色珠子串花黑边小削,一头乌发织了五束小辫子,上面缀着五彩的珍珠串,从后往上也梳了一个辫式的圆髻,她本来就长得明艳非常,额头饱满,眉目飞扬,带着跋扈之气,此时看起来更是夺目。

    而韦凝紫属于娇小玲珑的那种,今日是穿着一套鹅黄色的骑装,将她衬得人比花娇,腰身紧束,有一股与章滢完全不同的娇柔脆弱。

    同样的一身骑装,章滢穿了是英姿飒爽,韦凝紫穿了倒生怜爱,真可谓是人衬衣物,气质方为最重要啊。

    除却她们,还有一个少女也颇为夺目,她同样是一身正红的骑装,不过穿的是黑靴子,整个人也同样的干净利落,正坐在一旁,手里拿着一根马鞭,四处望着风景。

    她是扬州地方都指挥使杨怀玺的女儿,杨雁蓉,当初云卿报骑射课程的时候,看到那孤零零的报名单上就有她的名字。

    她一个人站在那里,没有与其他少女在一起说说笑笑,显得很特别,长相大概是肖其父,浓眉大眼,高挺鼻梁,穿不穿骑装,脸蛋都颇具英气。因为她上面有三位兄长,其父亲老年才得了这么一个女儿,视为掌中宝,平日和几位兄长一起,几乎就是当作男孩来养的,她来上课很少穿繁丽的裙装,大都是穿着简利的骑装,上课也不是乘坐马车,而是骑马而来,算是扬州一道靓丽独特的风景。

    听说她不爱学那些琴棋书画的东西,本来夫子教的骑射她都会,为了不被闷死,干脆报了这门课程,又不爱和女孩子说那些衣裳,钗簪的,平日里很是特立独行。

    云卿怀疑,若不是大雍不许男女同上一个课堂,估摸着这位杨小姐恨不得去与男子一起读书,那脸蛋上挂着的模样,也是无聊的很呢。

    这么看上一圈,也到了上课的时间,朱夫子穿着一套墨绿色的短打,走了进来,朱夫子以前曾经考过武科举,手底下也有些功夫,一心想要上沙场,后来娶了朱夫人后,就淡了这个念头,他人品好,又有耐心,所以才被邝院长拉来做了女子学院的骑射夫子。

    谁知他一进来,草场上站着的十来个女学生就有几个发出了感叹声,另外的人眼底莫不是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章滢往朱夫子身后一看,见再没人影出现,恨恨的剁了下脚,“朱夫子,怎么今日是您来上课啊?”

    这一问,弄得朱夫子是哭笑不得,他就知道吧,会有这种问题,平时每个学期报骑射科的也就四五个学生,这期多了十多个,当然不是因为他教的好了,而是那个瑾王世子惹来的。

    只可惜这些娇娇女孩也不想想,人家瑾王世子可能没事专业在这里教人射箭吗?他咳了一声,然后正色道:“瑾王世子只是代夫子我上课的,今日夫子我身体没毛病,也没别的事情,自然是我来上课!”

    这可是实实在在告诉她们,以后只要夫子不生病,瑾王世子是不会来的了,只见刚才那带着一脸兴奋的小姐们,那挺直的腰背好似萎顿了下去,朱夫子看了一圈,只有杨雁蓉,沈云卿,韦凝紫,还有另外两名女学生脸色还保持的正常的神色。

    杨雁蓉自不必说,整个书院她最感兴趣的也就是骑射了,云卿本就是为了骑射而来的,她的确是有些失望,不过她的失望和其他人不同,她本打算今日若是御凤檀在,谢姨妈院子一事,他在其中起了关键作用,要当面道谢的,可惜没在,那便下次再谢吧。

    而韦凝紫虽说和其他人一样失望的要死,但对于御凤檀她是又喜欢又害怕,总觉得他对她阴晴不定,再则她本来就是个城府深的,也不会显现在面上。

    因御凤檀没来,其他小姐也没甚大的兴趣学习了,朱夫子本意是今天先教上马的,看这一片片黑压压的乌云气,换成了教射箭。

    每个小姐都分到了书院早就准备好的千金弓,千金弓,顾名思义,其实就是女孩儿用的弓箭,比起普通的弓箭,大概只有半石的力量,是女子学院特备。

    待朱夫子开始教握弓方法以及射箭要点时,那些小姐根本就不按照朱夫子所说的做,拉了一会就嫌起了天气,环境等等。

    杨雁蓉在一旁看着这些个千金小姐在那喊着累,眼底露出一丝厌烦,整个书院本来骑射课是最安静的,今年却来了这么多人,烦死人了!她抽出一只长箭,对着十米前的靶子用力的射过去,发泄心头的不满。转头却注意到站在第二个靶子前,正用心听朱夫子说握弓要诀的云卿。

    待看到云卿自己练习时,每次射箭都脱靶的时候,皱了皱眉头,走过去站到她旁边,用弓抬了抬她的手肘,“你这里要保持水平,不然箭都飞走了,怎么射靶上!?”

    云卿正沮丧着,她都射了十来箭了,每箭都跑得远远的,她想射东,它跑西,她简直就想握着那箭直接插在靶上算了,突然听到有个东西戳了她的手肘,转过头看,正是杨雁蓉站在她的面前,杨雁蓉比云卿要大上一岁,身高却比云卿高了一个头,腿长腰细,乍看之下是很像还没发育的少年。

    朱夫子瞧见杨雁蓉走到云卿这,也点头道:“雁蓉你骑射好,多教教云卿,她是今年新进来的。”他能感觉到,沈云卿是真的要学骑射,而不是像那些小姐一样是冲着世子来的。

    “嗯。”杨雁蓉点头应下,转身便开始指导云卿,“你按照我刚才说的,把手肘抬平,再试试。”

    “好。”云卿对于这种没有任何渲染,直奔主题的方式还是略微有点不适应,怔了一会,才抽出箭,再次对准靶心。

    于是这堂骑射课上,便是朱夫子辅助,杨雁蓉主教云卿射箭。

    这么一天下来,云卿和杨雁蓉也混熟了,她发现杨雁蓉性格爱好其实就和男孩子一样,心思直,说话没什么拐弯的意思,即便你拐弯说了,她也听不懂。和她相处,其实很简单的,有什么说什么就是,不必费那些七拐八弯的劲,倒是轻松。

    云卿羡慕的想,这大概是和杨指挥使只有杨夫人一个妻子,无其他妾室通房的原因吧。

    时光匆匆的在白天黑夜中溜走,云卿在书院多了一个朋友,而谢氏和沈茂这一次出门由于来去时间不断,所以谢氏足足准备了三天,才将一切事务都打理了清楚,到了出行前一天的下午,秋姨娘过来给谢氏请安。

    她一进院子,看着那放好的行李,眼底就闪过了一抹嫉妒,很快又带着她那八面玲珑的笑容,走进去给谢氏请安。

    谢氏这几天心情都不错,虽指挥人整理东西,安排事务有些累,也没有把秋姨娘拦在外头。

    秋姨娘似乎今日的性质很高,一直拉着谢氏聊天,她惯会吹捧,又因为以前做过管事娘子,外头见过的东西多,说起那些个故事来倒也有几分意思。

    秋姨娘虽说谢氏不是很喜欢,毕竟一个丈夫刚出了五七就和自家相公勾搭上的女人,任谁都不会喜欢的,但是总的来说,做事还知分寸,不会跳上跳下的惹得一屋子人烦,加上当初是谢氏为了掩盖这丑闻,做主纳了进来的,所以她虽有些疲累,听着也觉得不困,时不时还问上几句。

    秋姨娘正在说一个奇事,说是一个山上挖出来人形石头的故事,翡翠进来端了一碗金丝蜜枣粥,秋姨娘连忙接了过去,拿着手帕挥了挥上面的热气,关切的端给谢氏道:“夫人,粥熬得不错,这一看就是翡翠亲自熬出来的吧。”

    翡翠熬的一手好汤和好粥,有时候会特意下厨房给谢氏熬些粥补身子,她点头道:“倒是姨娘鼻子灵,一闻就闻出来了。”

    她是谢氏身边的得力丫鬟,比起秋姨娘来,在府中其实更有头脸一些,不过为人还是客气,并不会得力就骄横,所以秋姨娘也喜欢和她说话。

    “闻到这香味婢妾可就想吃了,不过夫人这几天疲累了,婢妾精神头好,就不喝了。”秋姨娘端到谢氏面前,要伺候她喝粥。

    谢氏此时却没有胃口,摆手道:“你放那边,我等会喝,倒是你说说那人形石头上有什么古怪?”

    秋姨娘笑容微微一僵,看了一眼金丝蜜枣粥,放在了矮几上,继续开始说叨了起来,直到谢氏真的想要休息了,目光又在那金丝蜜枣粥上转了两圈,她才起了身告辞。

    等她走了,翡翠说了一句:“今天秋姨娘心情挺好的,还来给夫人说趣事。”端起桌上的金丝蜜枣粥看了眼,微微拧了拧眉头,“夫人,这粥奴婢去给你热热再喝吧。”

    谢氏打算喝了这粥就眯上一会的,便点点头,翡翠端起来往外头走去,并没有直接朝着小厨房去热,而是招手唤来了一个小丫鬟,对着她耳朵小声的说了几句,那小丫鬟听了,接过金丝蜜枣粥就往外面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