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二十二章【首打文字版VIP】

重生之锦绣嫡女 二十二章【首打文字版VIP】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两人行到一棵树下,安雪莹才细声细气的将那日韦凝紫在杜夫子课上的事说了,末了加了句:“还好你考虑的周到,一早差了人给我送了信,若不然,杜夫子只怕要给你记上一笔了。”

    “也得谢谢你帮我将假条拿给夫子了。”云卿淡然的笑了笑,顺手捋了片花瓣放在手心,韦凝紫是喜欢从小处下绊子的人,她当然要防着她利用请假的事情坏了她的名声。

    “你和我说什么谢不谢的啊。”安雪莹见她样子不惊不慌,一片淡然处之,成竹在胸的模样,心里对云卿是暗暗佩服,只觉自己这个好友越来越厉害,就连老太君和心高气傲的堂姐安玉莹都对她另眼相看,要知道一个商贾之女,能让老太君多看几眼,那必然是很与众不同才是。

    云卿笑着拉安雪莹的手道:“该谢的我可还是得谢啊。”她抬手将安雪莹掉下来的一缕发丝弄到耳后,刚好望见对面韦凝紫和刘婉如,以及其他几位官家小姐站在一起说话。这么快便和那些小姐打成一团了,倒是挺快的,不过她也不意外,如果韦凝紫这点本事都没有的话,上世也不会从妾室做到侯府夫人了。

    韦凝紫所报的科目,除了琴艺科,书画科,骑射科与云卿相同外,云卿所报的棋艺科,医科她都没有参加,学的是舞蹈科,和礼仪科,这些都是为她以后在人前加分的科目,她自然是要下本钱学习的。

    和安雪莹又小聊了一会,休息的时间就过去了,两人又返回学堂里,继续听课。

    到了午膳的时间,下午并没有云卿所报的课程,她便与安雪莹告辞,先行出门回去。

    岂料刚要上马车,却看到面前走来一人,烈日下那人一身黑色的长袍,泛着冷冰冰的气息,两颗眼珠望着云卿,里头没有一丝儿热气。

    安初阳这会怎么到女学堂的门前来了?虽说大雍男女大防并不是见面就是大逆不道,可是平日里男学生还是不会到女院这边来的,特别今日来的是素来对女人不屑一顾的安初阳,怎能不惊奇。

    碍于安雪莹的关系,云卿也不能对他视而不见,转身行礼道:“安公子。”

    安初阳看着眼前的少女,不开口,也不回礼,更是一步都不动摇,像根冰棍子杵在原地,直将云卿都看的莫名其妙了。

    中午的太阳虽说还不太烈,可是照在人的皮肤上总觉得有些刺,云卿等了小半会,见他不开口,也不耗下去了,直接再行了礼道:“云卿还有事,先回去了。”

    “就要回去了,比起你在亭子后站的时间差太远了。”安初阳薄唇微微一动,终于吐出了一句话。

    云卿刚要转身的动作便顿住了,今日安初阳出现在这里果然不是随意,而是冲着她来的,那日在亭后的动静引来了他的注意力,他只需再询问一下,便知道往那处方向去的人是她,虽然听到了安知府父子吵架的内容,偷听了家事实在不好,可若是否认,倒显得她心虚,不如大大方方承认了,自个儿当时也不是故意的,你们父子要在路上吵架,那还不许人家听了吗?

    想到这里,她便福了福身子,道:“那日云卿喝多几杯茶水,一时未查,走错了路,心中实有歉意,望安公子莫要介意。”

    安初阳望着烈日下不急不缓的少女,她并未因为他揭穿那日在亭后偷听的事而变得急躁,也未曾变得慌张,而是大方的承认,并且隐晦的表示了当时的她听到的原因,以及说明她并不会将所偷听的内容说与人知。

    这种出乎他意料中的反应,让他不由的打量起云卿来了,上次在府中的时候,她穿的清素淡雅,已是姿色出众,今日她却一反那日的穿着,一身打扮鲜研亮眼。

    她穿着一件绣百蝶穿花的淡紫色齐腰襦裙,裙上的牡丹用金线穿插在花瓣脉纹之中,朵朵脉络清晰,层次分明,宛若牡丹开在了裙角,一朵大红的开放的最是灼眼,另外两朵浅红的伴随在枝头,芳香散发引得百色蝴蝶在上面穿梭扑戏,将淡紫色的儒裙也衬得艳丽了起来,腰间系着一根正红色的宫绦,将还未完全拉开的身形,比例上拉的修长了起来,整个人也越发的高挑。

    上身却穿了一条白色镶紫色边的夏绸短衫,于艳丽中透出一股凉爽,使得她虽穿着牡丹裙,却不会因为年纪还幼,而镇不住如此华贵雍容的花卉。脖上挂着圆圆的粉色珍珠串成了一条项链垂在胸部上方,从那又落下长长短短的银色细链,将稍显得单调的上身又拉出了流光瀑布的风情。

    白皙的脖颈在粉色珍珠的衬托下,几乎带上了透明的色泽,阳光洒在上头,仿若要穿过去射到另外一边,那双凤眸半垂着,长长的睫毛掩住了大半瞳仁,在妩媚中又添了一抹婉约,又因白皙的脖颈露在外头,加了一份柔弱。

    但这种柔弱,与妹妹安雪莹的那种柔弱,完全不同,她的柔弱是女子天生带来的从体型和外貌上的劣势,而整个人,却偏偏散发着一种坚强不屈的气息,仿若骨子里有一种东西,在支撑着她面对随时突发的状况。

    他拽了拽手心的东西,本来是打算沈云卿否认了那日的事情后,他再放到她面前,让她无法申辩的,如今她坦然的承认,他反而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只是他越发的觉得眼前的少女和以前所看到的不同,偏生从外表看,也打量不出什么,只要她不多嘴说安家的事情,不会对妹妹产生什么威胁,他也不多管。

    安初阳本就不是多言多语的人,抬起冰冰凉的眼,又看了她一眼,薄唇抿的紧紧的,脸上挂着随时冻死人的表情,转过身又自顾自的走了。

    云卿看着他背影转了弯,静静的站了一会,面无表情的上了马车,吩咐车夫回府。

    用了午膳之后,云卿让流翠吩咐将昨日带回来的杨梅分出两篓来,用冰浸着,然后去了谢氏那,发现今儿个谢氏脸颊如桃粉,眼里也流露出高兴的气息,料想昨晚爹和娘说了什么,哄得娘这样开心。不过娘开心,她也高兴就是的了。

    “娘,今儿下午没课,我刚好出去送一筐杨梅给汶老太爷去。”云卿吃了一根鱿鱼丝,感觉味道有点腥,端着茶喝了一口,才冲了那味道下去。

    谢氏刚巧也有这想法,没想到女儿和她想的不谋而合了,点头道:“杨梅你让人弄了冰浸着,别送过去就丢了味。”又指着桌上放着的几个碟子道:“这是你父亲提回来的,说是朋友送来的海味,我也打包些,听说老人家吃这些对身子好,你也一并提过去吧。”

    虽说汶老太爷在皇宫里呆了大半辈子,这些海货肯定也没少吃过,但这是自家的一份心意,云卿点点头,继续道:“还有秦大娘,她昨日搬进院子也不知道如何了?”

    昨日谢氏是指了琥珀去帮忙的,此时便站出来道:“回大小姐,院子一直都有人打扫,东西也齐全,秦大娘家行李也不多,昨儿个下午都已经安置好了,虽说一直有打扫,院子里的窗帘等物品还是要清洗,奴婢今儿个也跟夫人回了话,夫人安排了一个小丫鬟过去打扫,清理了。”这也等于是给秦氏安排了个伺候的丫鬟。

    谢氏如此做法已经是做的十足好了,云卿也知道母亲向来是心善,何况对韦沉渊也有几分看重,更是上心,便说道:“那我今日下午也一道去看看秦大娘,顺便将白鹿书院报名的事解决了。”

    云卿又让采青将自己准备好的文房四宝给谢氏过目:“这个是我过去送给韦公子的。”

    谢氏大致看了一下,不是什么上等的好物,算得上读书人中最普通的一种,李嬷嬷也看了一眼,转头对着谢氏道:“夫人,小姐考虑得十分详尽。”

    谢氏笑着点头,韦沉渊虽能上白鹿书院,但是毕竟家境不好,若是用了一套上等的笔墨纸砚,反而让人起了疑心,毕竟沈家已经将善事做到了最好,如今还可说是资助读书人,若再到处处都提供精细宝物,那就让人浮想联翩了,什么事情都点到为止的好。

    她看着女儿颇觉安慰,如今女儿行事都颇有分寸,以后若是嫁出去,也能做好一家主母的位置。

    将要说的话说完后,云卿这才退了出去,命人将杨梅和海味,笔墨纸砚等一起打包了,然后才坐着马车去了汶府。

    因为不是第一次来汶府了,云卿没有第一次来时的好奇和拘束,在门前递了帖子后,不多时,门房就开门让她进去。

    依旧是铭儿在前面引着路,这时他已经不再那么拘束,看到云卿就道:“汶老太爷刚巧在药房里,听到你来了,就让小的来接你呢。”

    流翠在后头看到他那小模样,笑道:“你就是想要打赏好去买糖吃是不?”

    铭儿年纪不大,九岁左右,长得胖乎乎的,脸儿圆圆,最爱吃糖,听见流翠这么说他,低着头呵呵的笑。

    流翠笑骂他几句小胖子,又从随身的荷包里拿出一袋子糖给他,喜得铭儿抓着往口袋里装,眼睛都要眯成了一条小缝。

    到了药房里,流翠和铭儿就没有跟着进来,守在门口候着。

    一进药房,首先是各种草药的气息铺面而来,偌大的药房两边都是挨墙而立的顶天花板的药柜,药柜旁边摆着一架木质梯子,方便上下取药。

    而屋子中间则是一个药台,上面放着一些半成品的药丸和药材,而药台旁边摆着一个木头雕成的人形物品,上面画满了红色的点和各色的线条,还有字体标记在上面。

    云卿瞧着便觉得有些奇怪,转过药台,盯着那木头人看了看,“这是筋脉图?”

    虽说她还没有学金针刺穴,但能从木头人身上所标识的穴位上看出来。

    “嗯,这是和真人一样比例做出来的人,上面标识的地方全部都是穴位和脉络走向图,你将药材药性全部弄清楚了之后,就会要学习这一样了。”汶老太爷看着她发光的双眼,笑了一笑,这丫头对学医果然还是有着热忱的,他捋了捋花白的山羊胡子道:“怎么今日想起来我这了?”

    他和云卿是定的每半个月抽查一次,所以云卿都是按照时间来的,今日可没到半月之期。

    “前两日去乡下摘了杨梅回来,母亲让我送一篮过来让师傅你尝尝。”云卿这才将杨梅的事说出来。

    “哦,你亲手去摘的?”汶老太爷眯了眯眼,面上满是惊讶,“我记得白鹿书院早几日可就开学了。”

    “是的,家中有事,便请假了。”云卿的家事不便多说,汶老太爷也不会在意,不过是随口一问,“听说你还报了医科是吗?”

    这也是云卿要来向汶老太爷说明的事情,她先裣衽行礼后,才神色正肃,道:“是的,云卿蒙师傅赏识,收为徒儿,却在未出师之前不得向人说明,若有状况下,不小心展露了医术,反而弄巧成拙,不如报了医科,虽说学了皮毛,但好歹也有了出处,不至于轻易给人看出端倪来。”

    其实汶老太爷也认为云卿报医科的目的是如此,再者他教徒弟喜欢靠她个人的悟性,倒是书院里教的虽然是皮毛,可基础的知识还是很系统,传授的很好,云卿在里面学习,并非没有益处。

    他点点头,“行,你个小丫头,考虑的倒是挺远的,那杨梅我收下了,正好我想喝杨梅酒,有了这新鲜大杨梅,刚好可以泡出来了哦。”

    他往外走了两步,又转过身来,“刚好你今天来,我这边的药材上可还没贴标签的,你就帮我贴上去吧。”

    “是,师傅。”云卿低声应下,汶老太爷笑眯眯的转身走了出去泡杨梅酒了,流翠依旧在外面守着。

    而云卿则看着汶老太爷指的半边药材柜,微呼了口气,这是要考校她对药材的辨别能力了,凤眸里流露出一丝自信,将木梯搬了过来,抽开第一个最上面的一个屉子,拿出里面的药材,开始辨认了起来。

    她蹙着眉头,时不时的拿起里面的药片,或者药根,放在鼻子底下闻闻,观察其外形,再放在口中抿抿滋味,然后拿起白色的签条,写好贴在上面。

    屋子里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声音,云卿渐渐的入神,再也管不到别的事情,她一会爬上梯子抽开一个梯子拿出药片,一会儿又爬下来,拿出另外一种相似的药材,将两者拿出来反复的辨认,品尝,并翻开医书,进行细致的对比和研究,区分药材的不同药性……

    不知不觉,时间悄悄的过去了,汶老太爷几次进来,看到她都在认真的研究,暗暗点头后,又悄悄的退了出去,直到又过去了一个时辰,侯在外头的流翠也有些牵挂的进来喊道:“小姐,日头快沉了,咱们还要去韦家的呢。”

    云卿这才从书和药材里抬起头来,抬头从打开的门缝里看去,“竟然有这么久了?”

    “可不是嘛,小姐你看书看的入神,连汶老太爷进来你都没发现呢。”流翠有些无奈道,小姐用功都达到了忘我的境界了。

    伸手摸了摸脖子,云卿站起来道:“幸好你提醒我,时候不早了,我去跟师傅告辞去。”

    从药房出来,穿过一条小路,就到了汶老太爷的院子,铭儿守在外头,见她出来了,忙进去跟汶老太爷通报。没一会,出来笑道:“沈小姐里边请。”

    云卿点头走了进去,却见汶老太爷的身边还坐了一个人,御凤檀竟然也在这里,随即又觉得下午看药材看的太木了,他本来就是住在汶府中,出现在这里也不奇怪。

    收了心神,她对着汶老太爷道:“药柜上的药签已经贴好了,请师傅考察。”

    汶老太爷早在开始看了,云卿认药很准,也很细心,他感到很欣慰,点头道:“你对药材已经足够熟悉了,一般的药物你认识肯定没有问题。”说着,从旁边抽出两本书来,“这本是讲述经脉和穴位的,你先回去将所有的记熟。这本……”

    汶老太爷说着顿了顿,“是一些比较罕见的药物和方子,你有空便看看。”

    “多谢师傅。”云卿见那小册子封面有些朴旧,似乎是流传了很久的物品,双手接过来后,看到里面的字,全部都是手写抄隽的,此时已经有了活字印刷,像另外这本经脉书,就很明显是印刷出来的,看来这小册子是很珍贵的物品。

    御凤檀却是靠在椅上,看着她恭谨的动作,嘴角微微勾起,也不说一句话,手肘支撑着下巴,眼底却有着淡淡的光芒在流动。

    汶老太爷看了眼御凤檀,目光微微一闪,笑着介绍道:“这位是瑾王世子,想必你是知道的?”

    云卿自这世一来,感悟最深的就是人不管内心是怎样想的,面上总是要做出一副对自己有益的模样,虽然御凤檀和她在溪边过的那个上午,是肆意亲近了许多,可是出了那块地方,他们又是天差地别的两个人。

    她浅浅一笑,先回了汶老太爷的问话:“瑾王世子在书院任代理夫子之事,云卿自然是知道的。”然后屈膝给御凤檀行礼道:“见过瑾王世子。”

    御凤檀自她行礼,便站了起来,侧开身子避开她的礼,曲线完美的侧脸优雅而沉静,狭眸里少了一抹轻佻,多了一抹暗光,语气淡淡的道:“不必多礼了,我且有事,先走了。”

    汶老太爷斜睨着他,“就用晚膳了,你还去哪?”

    “不必管我。”御凤檀摆了摆手,宽大的袖摆随着手腕的动作摆荡,白色的背影显得慵懒且疏离,虽与平时无不同,倒是不难看出他心情有些不大好。

    汶老太爷微眯了眼,目光转到了云卿身上,大概是看多了御凤檀出现之时那种光风霁月的绝色抢眼,此时他如此,云卿还有些不习惯,想必他对自己的一时兴趣也终于在溪边那次消磨光了,觉得她其实和别的少女也没甚不同,虽如此,云卿也没什么不同的感受,敛了心神道:“师傅,天色已晚,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去处理,便先告辞,这两本书我都会好好读阅的。”

    “嗯,你且回去,路上小心。”汶老太爷兴味的目光在云卿脸上转了两圈,点头道。

    出了汶老太爷的院子,因为来的次数多了,流翠也没让铭儿再跟着,和云卿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汶府下人少,也显得格外安静,云卿走在路上,思绪渐渐的从方才的药材中收了回来,转到了韦沉渊的事情上去了。

    马车到了如今秦氏和韦沉渊院子前时,已经是傍晚,大约是吃饭的时间,敲了一会门,小丫鬟才露出头来,看到云卿和流翠站在门前,立即打开门道:“奴婢见过小姐。”

    她便是谢氏拨给秦氏用的那个小丫鬟,叫做桂枝,是个手脚勤快的,麻利的跑在前头招待,喊道:“公子,小姐来了。”

    若是别的人这么一听,可能还不知道究竟谁来了,可韦沉渊哪里不明白的,从厨房里出来,一脸笑容道:“沈小姐,你来了。”

    他穿着一袭旧灰色的布衣,袖子整齐的挽起半截,腰间围了一块花色的围兜,头发全部束成一个发髻用布条扎紧,脸上有着几点汗珠,很显然正在做菜。

    见云卿打量他,才意识到自己的装束来见这种大家小姐实在是不妥,略微有些羞涩的笑道:“不好意思,让沈小姐笑话了。”

    那笑容青涩中又带着得体,并不会让人觉得他十分莽撞,反而有一种热情迎接客人的感觉,云卿摇头道:“倒是我来的匆忙了,打搅你了。”

    流翠喊着车夫将杨梅搬进来,又提了文房四宝在手中,韦沉渊将围兜解开递给桂枝,自己带着云卿往内院走去。

    云卿观察了一下,虽然是个两进的小院子,倒是精巧别致,里面的花树也是种得相当有品味,白墙青瓦的很有一种小家韵味。

    进了屋子,韦沉渊亲手端了杯水,放在云卿的面前,瘦削的脸上带着笑道:“家中没有茶叶,只有白水招待沈小姐了。”

    云卿点头,端起来喝了一口,入口便觉得这水味道甘甜,抬眸问道:“这水,可是井水?”

    “是的,这院子后有一口老井,里头井水冰凉甘甜。”韦沉渊对着云卿解释道,又转身欲要进房,云卿忙喊着他:“莫要去烦扰秦大娘了,她身子不好,等会起身一上一下的,劳累了更不好。”

    韦沉渊看着云卿的眼睛,那里面透出来的目光是真诚不作伪的,便也不强求,坐在一旁的一张方凳上道:“不知沈小姐来可是有事?”

    云卿听他喊自己的称呼,不由蹙了蹙眉头,淡淡开口道:“我和你日后在书院多有相逢,你不必对我如此客气,与其他同学一般叫我沈云卿便可。”

    如此一来,韦沉渊便知道她今日来,是告诉他已经在白鹿书院报名,想起母亲所说的话,他便点头道:“恭敬不如从命。”

    云卿默然打量着他,他的神色对自己是十分欢迎的,可觉没有那种卑躬屈起之感,也没有因为住了沈府的院子,而把自己看的低人一等,或者是觉得难堪,在这个年纪,是十分难得的。

    她示意流翠将东西放在桌上,然后道:“我已经替你跟先生说过了,只说你是我远方表亲,邀我先给你报名了。明日你便去书院选好要学的科目,应该就可以上学了,本来你们搬迁应该是要送礼的,但是毕竟不是正式的,我也就送这个庆祝你来白鹿书院上学吧。”

    韦沉渊一看文房四宝的品质,心里就放下了心,他怕沈府又拿了贵重的东西来,一来他的打扮也不符合使用贵重的物品,二来又觉得欠了沈府的,起身道谢:“劳烦你了。”

    “无事。”云卿笑着,凤眸弯起,透出几分符合年纪的天真来,“上次去庄子,我摘了不少杨梅,家中吃不完,我又怕吃多了太胖,便想着送给你,你刚才不是说屋后有井么,刚巧可以放进去湃着,也不怕坏。”

    这么一说,杨梅便根本不是礼了,只是吃不完给他们家的,韦沉渊只觉得面前这个女孩子说话做事都透着一股沉稳,而且细心替别人考虑,心头有一种被在意的轻微触动,轻声道:“好的。”他顿了一顿,看了看外头的天色,本想留了云卿在这吃饭,又想着终究不好,家中吃的东西她也吃不惯,可承了这么多恩情,一点都不能报,他心里不舒服,“你上回说用的着我的地方,如今可用得上了?”

    这报恩,真够积极的。云卿暗里笑了下,她本来没想到这么快的,看着韦沉渊一双黑眸中透出的几分期待,想起上世里他的人品,心里也不犹疑,开口道:“我想让你先帮我打听下盐碱地的购买事务。”

    “盐碱地?”韦沉渊在乡下长大,对于这个还是知道的,那都是寸草不生的田地,一般人问都不过问的,为何云卿会想打听这个事情?

    他有的疑惑,早在云卿的意料中,既然要让人家做事,起码得给个明白的话语,云卿干脆道:“我听说盐碱地淤了之后能变成肥田,便想着用私房钱投资买些盐碱地,但是我一个女儿家,并不好常日出门,问多了也让人起疑心。”

    韦沉渊知道去年春天的事,利州曾经征用民工,随着地形筑了河提,接着河水淤田成功,使得利州大片的盐碱地,成为的肥田,民众得利非常大。恐怕云卿听说的便是这个消息,才起了心思。

    他望着眼前这个锦衣玉带的小姐,沈府已经富足江南了,听闻沈家家主对这个唯一的女儿也是宠爱有加,沈夫人更甚,她应该不会缺银钱用,为何会想要私底下再去经商赚钱?

    难道商贾之人都是这般,连女儿家都是恨不得将钱都搂在怀中。他倒没有一般读书人那种看不起商贾的一丝,也不是觉得赚钱不好,过了乡下的苦日子才知道,这世上没有钱,事事都艰难。只是沈家的女儿还要出来做买卖赚钱,实在是让人难以理解。

    犹豫了一会,他还是问了出来,“你为何要私下赚钱?”

    “以防万一。”云卿避重就轻的回答,她半垂了眼眸,看着手中瓷杯里清透的水反射着淡淡的光芒流淌。她是重生而来的,知道前世所发生的事情,今生要做好最坏的打算。——这样的话说给谁,谁都不会相信吧,到时候莫把她当成中邪的才好。

    见她沉默,每个人都会自己不想说的事情,韦沉渊倒也没追问,应道:“我会帮你打听好的。”

    日落之时,云卿从韦家告辞,一进府,就得了个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