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16 云卿世子鸳鸯戏水【手打文字版VIP】

重生之锦绣嫡女 016 云卿世子鸳鸯戏水【手打文字版VIP】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黄小妹的嗓门本来就大,这么一喊,站在石头上的云卿身子一歪,光天化日哪里来的妖精?转过头一看,正看见御凤檀双手抱胸,悠闲的从树阴下走出来,那张夺人心魄的面容从阴影里渐渐的显现在了人前,金色的阳光照在他的面上,将整个人顿时显得亮了起来。

    御凤檀怎么会在这里?这地方可是乡下,和他一个瑾王世子有什么关系,难道说他也没事,跑来这里欣赏风景?真是讨厌!云卿拿着手中的树枝,对着水里面用力的扑打了几下。

    黄小妹已经光着脚上了草地,待看见御凤檀走到阳光底下,还没有被照得化成灰,仔细的看了几眼,突然脸就红了,赶紧将裤脚拉了下去,将裙摆放了下来,才问道:“你……是谁,怎么跑来了这里偷看?”

    “怎么,不说我是妖精了?”御凤檀看着面前憨厚的黄小妹,含笑问道。

    “你不怕阳光,妖精鬼怪都是害怕阳光的。”黄小妹很认真的解释道,然后又问道:“快说你是谁,怎么跑到这里来偷看?!”

    倒是个护住的小丫头,御凤檀浅浅一笑,狭眸映着梨花白,朝着云卿道:“我是谁,这可得问你们小姐了!”

    黄小妹狐疑的转头望着云卿,见她蹲在石头上,恶狠狠的盯着御凤檀,拿着树枝狠狠的对着水面在抽打,那力道可不轻,好似在抽的就是眼前这个男子一般。

    而采青也在一旁说道:“小姐,你认识他吗?”

    云卿紧抿着嘴角,一动不动的看着他可恶的小脸,御凤檀这个死妖精,到这里来游山玩水也就罢了,为何偏偏撞上她,还被他看到她在这里游玩的样子,实在是太讨厌了。

    她不耐的收回了眼,站起来,抬着下巴斜了御凤檀一眼,“谁知道你是哪位,我不认识你。”

    采青一听小姐说话的语气,明显有着些许的怒气,这可不是不认识的人可以说的出来的话,便朝着青莲那看了一眼,用眼神问道,这个男子你认识吗?青莲拿着两枝桃花,和一对手镯站在岸边,摇了摇头,表示她从来没有见过。

    只黄小妹根本没有注意到两人间的暗流,一手叉腰,抬手赶道:“我家小姐说不认识你,你这个登徒子,快点走开,不然的我话,我就不客气了!”

    竟然说不认识他?他们好歹也见过数面了,还一起吃过饭,就被她这么一句话变成了陌生人,御凤檀很生气,往前走到溪边,望着石头上的少女道:“你不认识我?难道我认错人了,你不是沈家大小姐沈云卿?哎呀,这可真是奇怪了,这世上竟然有两个长得如此相像的人,等骑射课的时候,我可得去告诉沈云卿,我在乡下遇见了一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少女呢!”

    他轻描淡写的挑了挑眉,语气里带着十足的惊讶,好像面前的人真是他认错了一般,可是云卿却听得出他语气里的威胁,若是她今日不承认认识了她,他是骑射的夫子,以后可以给她在成绩上动手脚,而且当着那么多人说她在乡下的河边跳石叉鱼,虽然说是说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可是她这几日请假便是来了庄子上,谁不知道那人其实就是她啊,到时候粗鲁无礼的名声传出去,可有得她受的!

    就知道他一出现就没什么好事,云卿凤眸里闪过愤怒的光芒,非常不情愿的选择识时务,开口道:“刚才没看清楚啊,现在在阳光下这么细细的一看,如此秀丽天成的容貌正是书院里的骑射夫子啊!”

    青莲一听,就知道小姐肯定是认识眼前男子的,只是不知道怎么小姐不愿意承认认识他,可是现在突然又转弯说男子是夫子,只是这话,可不怎么好听啊。

    御凤檀当然知道云卿说“秀丽天成”是骂他像女人,他却丝毫不在意,好歹也是承认他长得好了吧,这可是云卿第一次赞美他的外表呢,有进步,于是满脸带着笑容的往前伸手道:“站在那石头上干什么,也不怕跌下去,来。”

    要你管!云卿心情特别的不爽,今日好不容易放松一下,享受这天蓝草青的自由光阴,谁知道这一切祸害的源头,御凤檀竟然也出现了,她看着伸到前方那只修长的手,不屑道:“娇生惯养的人当然会跌倒,我才不会。”

    她将手中的树枝往水中一扔,侧开脸,转身对着另外的岸边抬腿就跳过去,哼,她都跳了七八次了,当然不会跌倒……

    谁知道,由于这一次她心态不对,纯粹是为了和御凤檀怄气,脚尖一踮,位置没对,在跳上岸的时候,脚下一滑,身子往后跌去,幸亏青莲伸手一拉,从没有狼狈的掉到水中,可是即便如此,她为了保持平衡,右腿往后一踩,踩到了溪边的水里,弄得右腿从脚到一半的小腿处都湿透了。

    这下可好了,刚才她还说自己不会,偏偏就在他面前跌下了水,一张粉脸涨的通红,恼怒的提着裙子站到岸边,采青连忙跳了过来,拿着云卿的裙角拧水,青莲也赶紧将镯子套在云卿的手腕上,将桃花丢在了一旁,问道:“小姐,你鞋子湿了,里面浸水了,要不要脱下来将里边的水倒出来再说。”

    云卿提着右脚,只觉得里面湿答答的难受,还很重,一定吃了不少的水,她越看御凤檀就越生气,牙齿哧哧的磨着,这个死倒霉鬼,一看到他就没好事,这不,没有那些花痴女人在身边了,还能害得她踩到水里,真是讨厌透了!

    御凤檀很无辜的站在对岸,悻悻的收回手,他就说了站在石头上容易跌倒什么的嘛,所以才伸手想要接住她,可她偏偏不往他这边走,这不,踩水里去了吧,唉,卿卿真是太调皮了,而且那气鼓鼓的样子,真的很可爱,就像是一只吐泡泡的金鱼一样。

    他咧着牙笑的很开心,落在云卿的眼底就成了讥笑,她忽然怒从胆边生,左右一看,大步走到一棵树下,拿着一个盛水的竹筒,对着御凤檀明媚的一笑,手中勺了一瓢水就对着他扑了过去。

    御凤檀见她对着自己笑,一时就呆住了,接着就一瓢的水对着他的脸甩了过来,落在了眉毛,睫毛,鼻子,和前襟一小块的布料上,他伸手擦了擦脸,再看云卿蹲在溪边带着一脸得意的望着他,手里正拿着舀水的东西,乐滋滋的道:“夫子啊,我不是故意的,真是对不住啊。”

    采青和青莲两人顿时无语了,小姐今儿个是怎么了,这特意找的东西去扑夫子,证据还握在手上,说不是故意的也太瞎了吧。黄小妹年纪小,此时也觉得气氛有点不对,跳上岸边坐在草地上看着他们两人来往。

    御凤檀被泼得一脸的水,故意板着脸道:“这可不行,这种行为可是属于不尊师重道,若我今日就这样放过你,让其他的夫子知道了,肯定要说我太过放任学生的。”

    还其他夫子知道,他不去说会有其他人知道吗?真是拿着鸡毛当令箭来威胁她,她还偏偏没办法,她站起身来,嗤笑道:“你想要怎样,快点说出来!”

    真是不明白啊,为什么卿卿看到他就板着脸呢,刚才玩的多好啊,有说有笑,脸上还带着天真的笑容,他都看得目不转睛了,“这庄子是你家的吧,既然我来了,那你就带我四处走走,看看,如何?”

    四下走走,看看?云卿望着周围桃花如云蒸,远处翠绿似青屏,风景优美,清幽美丽,难道这个闲的发慌的世子爷还真的是来游山玩水的?那还真是巧了,她目光望向前方行来时的一处木桥,昨日她去摘杨梅的时候,和着其他人过了那里。

    那里……倒是真的可以带着御凤檀去看一看,既然害得她踩到了水里,她也要还他一次才行。

    于是嘴角微扬,装作没有办法,被迫无奈的的道:“好吧,那你可不能和其他夫子去说今天的事情。”

    “只要你带我走走了,当然不会再提这事了。”御凤檀很好说话的点头,狭眸里带着流星般的淬光,有卿卿与他一起游山玩水,告状什么的都不值得一提。

    “小姐,你当真要带他一起游玩吗?”青莲有些不放心的问道,虽然这里是没有人烟,可是小姐是大家闺秀,和一个男人在一起是不是不大妥当。

    “不然怎么办,以后都受他威胁啊。”云卿抖了抖鞋子,将里面的水甩出来些,皱眉道:“再说,有你和采青,黄小妹跟着,也不怕说什么,又不是我一个人单独和他幽会。”

    知道云卿虽然性子柔和,可是决定的事情,也很难改变,青莲也不再提,采青拧着衣摆看再也挤不出水来,又望着她**的鞋子道:“小姐若是不嫌弃,和奴婢换双鞋吧,湿鞋子穿久了,湿气会顺着脚底板钻到骨头里,以后会得风湿的。”

    云卿低头看着露出鞋尖的右脚,摇头道:“不至于,等会咱们回庄子里就换下,再说,我穿了会得风湿,你穿了难道不会?”说完,又甩了甩不舒服的右脚,望着已经踩着石头跳过来的御凤檀道:“走吧。”

    黄小妹跟上来看着云卿的绣花珍珠鞋,又看了看自己的布鞋,本来她也想说换鞋子的,平日里不觉得,现在跟东家小姐的鞋子这么一对比,还真是说不出口,这么丑的鞋子,哪里配的上东家小姐啊,于是收了心,问道:“小姐,我们现在要去哪啊?”

    “去往果园方向的那条路去,那边有一片林子,葱葱郁郁的,可以吗?”云卿眯着眼看了御凤檀一眼,好歹知道离她远一点,要是再和她距离近一点,她就将这湿鞋子甩他脸上去。

    “当然可以。”被那赤一luo的,带着明显威胁的眼神看着,御凤檀就是想走近一点都不敢啊,若是真惹恼了卿卿,什么都不管将他丢下,那他这一趟岂不是来的太亏了。

    云卿看了他一眼,兀自走在前头,青莲跟了上去,走了两步,看采青还在发呆,又扯了她一下,低声道:“快走,还发呆做什么,跟上小姐呢。”

    采青这才收回了思绪,目光看着前方一袭白色抹胸长裙的飘然背影,若有所思,她曾经也接触过其他千金小姐,但是刚才像云卿说出那样话的还没有过,她作为奴婢,照顾小姐的腿是正常的,因为她都卖身给了沈家了,职责便是将小姐伺候的高兴,可是没想到小姐还会将她当人看,这令她很开心。

    乡下人少,山间更是平静,落在耳中的只有阵阵的松涛,悦耳的鸟鸣,潺潺的溪流,和不时吹来的山风刮过人的脸颊,手背,清爽的芬芳让人心旷神怡,不由的想驻足欣赏。

    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那么的令人陶醉,除了身边的这个男子外。

    “这个是什么?”御凤檀问道。

    云卿望了一眼,“桃花。”

    “呀,这个是什么?”

    再看一眼,“杏花。”

    “这个又是什么!”

    “鱼……”

    “这个……”御凤檀还要开口再问,云卿有一种额头上要青筋爆裂的感觉,咬着牙,沉着嗓音道:“你不要故意把自己弄得好像不食人间烟火一样,难道你真的要做妖精!”

    额,为了和她多说几句话,好像把卿卿惹火了呢,御凤檀露出雪白的牙齿一笑,日光下好似两排钻石璀璨,伸出食指摇了摇道:“不,我不是妖精,你看,我在太阳底下都没有变成灰噢……”

    黄小妹在后面没注意到前面的对话,只听到最后一句,小跑到云卿身旁,非常肯定道:“小姐,你放心,他肯定不是妖精的。不过,长得这么好看,不是妖精难道是仙人?”

    御凤檀笑眯眯的对着黄小妹点头,“不,不,我也不是仙人。”仙人无情无爱,他才不要做那样的人啊,否则卿卿怎么办呢。

    仙人?有这样时时刻刻都出现在她面前的仙人吗?!云卿不知道是被他牙齿的光亮照的眯起眼,还是气的眯起了眼,咬着牙道:“看风景!”

    御凤檀点点头,卿卿看风景,他看卿卿。

    采青望着前头两人,悄悄的压着嗓音道:“青莲,学院里有这么年轻的夫子吗?”

    青莲看了看那个白色的背影,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学堂的夫子很少有这么年轻好看的,可是小姐上的是白鹿书院,也许不一样吧。”

    “要是有这样的夫子,上课肯定学的更好吧。”采青满脸向往,盯着御凤檀的背影,想起方才他从树下走出的那一瞬,在她所知道的词语中,挑不出一个合适的来形容,暗道,若是以后小姐的姑爷有这么好看就好了。

    在云卿的不忿,御凤檀的好心情中,众人顺着小溪而下,慢慢的溪流汇集了另外几条小溪,开始变宽,变深形成了一条小河,那片树林出现了在了前方。

    云卿停了下来,对着御凤檀道:“你保证不会去宣传今日在此处遇见我的事情吧。”这要是给他的桃花团知道了,还不得都针对她。

    “当然不会啦。”御凤檀十分肯定道。

    云卿侧着脸抬头望着他的狭眸,那双霞光潋滟的墨眸中目光十分认真,她点点头,加了一句,“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这次,他倒是十分默契的接上了这句话,云卿这才微微扬唇,她所知道的御凤檀,虽然行为不羁,倒还是说话算话的人,否则也不能日后领军,一时威名远播。

    “好吧,我们过桥到那边去。”云卿此时的心情似乎已经好转,望着前面碧玉一般的山峰,嘴角的弧度更是大了些许,清清的河水照耀着河底的卵石,河面上照耀出一点一点的金黄光芒,倒影着翠绿的青木,她几步走上一个木桥,然后快速的踏了过去,站在对岸对着御凤檀招手道:“快点过来,那边的风景更美哦。”

    对于御凤檀来说,风景美不美他根本就无心欣赏,此时对面那个白衣少女,才是他眼前最美的风景,他看了一眼由三根圆木拼成的桥,嘴角一勾,抬脚踩了上去。

    黄小妹看着他抬腿,嘴角动了一动,却没有开口,采青和青莲却是看着那桥有点怕,圆木的单人桥呢,也不知道小姐怎么这会子胆子这么大了,竟然一走就这么走过去了。

    她们不知道云卿表面上是在笑着,其实心里窝着一肚子的火,哪里还会像她们那样想桥危险不危险,只想走过去了才好。

    御凤檀根本不在意的走上了桥,目光一直都在云卿的面容上停留,待走到了桥中央的时候,脚一踩下,却听见吱嘎一声,那圆木中的一根早已经过风霜水流的侵蚀,里面已经空了,他这么实在的一脚踩下去,顿时圆木就断裂了开来。

    “啊!”采青看着御凤檀的身形一歪,捂着胸口着急的叫了一声。

    黄小妹挥舞着两只手使劲的摆动:“快下来,那里断掉了!”她刚才一时忘记提醒了,这个桥爹早说了要修了。

    云卿则是站在对面,看着御凤檀身影一歪,嘴角的笑容咧开了一个大大的弧度,掉吧,掉进去吧,这个讨厌的世子,直接就掉进去在里面吃上几口水,从此恨上了她,以后再也不要出现到她的面前,给她惹麻烦了。她再也不要这么提心吊胆的担心别人将嫉妒的目光放在她的身上了。

    这些皇亲贵戚,天之骄子,从来不知道自己会给别人带来什么样的麻烦,御凤檀也是,安玉莹也是,卓滢也是,他们只喜欢凭着自己父母的优势作威作福,随心所欲。她好不容易可以远离那些勾心斗角,好好的享受安静的生活,他还是要出去在这里,既然如此,那就去水里享受一会再说吧。

    她的思绪转动千回,于时间却不过是瞬间的事。

    御凤檀在脚一落上圆木时,就已经察觉到了圆木的腐朽,他低头一看,果真有了一个裂缝,随后的第一个反应是抬起头望着云卿,想要和她说,幸好她没有踩到这根圆木,却经意的发现,她站在那里,目光落在他的身上,面上却没有一丝的惊惶和意外,那种笑容带着很冷静,甚至很享受的笑意,那双飞起的凤眸,幽幽的瞳光中带着深深的期盼,是的,她在期盼,期盼着他摔下去,掉在河中。

    他本来准备提气跃起的动作一下就泄了下去,整个人顺着自然的力量就往扑通的跌入了水中。

    云卿一看,恨不得两手拍了起来,掉下去了,果然掉下去了,看着水里面那个白色的身影不断的扑腾,翻飞的白色衣袂浮啊沉沉,原来贵为皇家子嗣也有无能为力的时候,就像她在看见父母被斩的时候,那种心力交瘁,却四处寻助无门的无能为力了。

    黄小妹站在岸边,看着那个非仙非妖的男子掉了下去,首先就是去看云卿的脸,却发现她的笑容发出一股诡异的色泽,目光定定的看着江中不断扑腾的身影,凤眸散发出幽光,似乎要将整个河水都吸进去。

    她不由的打了寒颤,东家小姐的表情才比较像鬼呢,她转开目光,移到御凤檀身上,大喊道:“他不会游水啊!”

    一声大吼,才将云卿惊醒,她眨了眨眼,再看御凤檀所掉落的地方,已经有咕噜噜的水泡开始泛出,御凤檀的头偶尔的露出水面,手脚不断的扑腾。

    难道他真的不会游泳吗?他要沉下去了?云卿来不及多想了,赶紧左右一看,拾起一根竹竿对着水中伸去,大喊道:“快,快点抓住竹竿啊!”谁知手上力量不够,竹竿一沉,准头不对,反而打在了御凤檀的头上!

    她脸上终于露出一丝自怨来,怎么把脾气对着御凤檀发了,万一他不会游水,淹死在这里她岂不是完蛋了?!

    御凤檀开始被云卿那种恨不得他掉在河里去的眼神弄的非常生气,一时起了意,干脆掉在河里去算了,看看她是不是真的那么狠心,想要他淹死在河里,直到他扑了好半晌,云卿还是一动不动的在河岸上看着。

    透过清清的河水,他看到少女嘴角的笑容,是那样的欢快,那样的开心,她竟然真的想要他死,好在她终于反应过来,找了根竹竿递过来开始慌乱的大喊,他心里才好过一点,刚才卿卿只怕是吓傻了,于是双脚蹬水想要浮上来。

    “啪”的一声,竹竿递过来打在他的头上,直将没有任何准备的他打的往水中一呛,生生吞了一口水下去,御凤檀也怒了,他从水中露出头来,狭眸盯着云卿,透过一丝冷光,她是打算浸不死他,也要打死他吗?抬手狠狠的抓住竹竿的一头,手指渐渐的收紧,手臂用力一扯。

    正站在岸边的云卿被大力带着往前几步,她的力气本来就不大,为了救御凤檀,竹竿抓的紧紧的,突然被反方向的力道一带,没有任何悬念的也掉到了河中。

    一进了水中,首先是一股凉意从四面八方的涌了过来,穿透了衣物贴在肌肤上,云卿意识到自己也掉到了河中,心中开始无比的惊慌,她根本就不会水,手脚本能的开始扑腾,嘴巴噗噗吐着侵入的河水,她大喊道:“救命啊,救命……”

    御凤檀浮在水面,看着岸边不断扑腾的人影,心里又气又无奈,刚才设计他落到水里的时候,倒是小狐狸一只,得意的笑,现在自己掉进来了,就和旱鸭子一样普塔普塔的游不上来吧。

    他长臂一划,游到了云卿的身边,负气的问道:“怎么,这下又喊救命了……喊我啊,喊我,我就救你!”

    水咕噜噜的往嘴里冒,云卿只觉得全身越来越重,眼前漫天的都是水花,手脚也越来越使不上力来,只盼着赶紧有人来救她。

    谁知道出现了这么一个,还是讨厌的要死的,救她一下会断手啊,为什么一定要她喊他!

    这个怪癖的世子!

    想着她整人不成,反而被人整,她就委屈的不得了,就是死也不要和这个假装溺水的世子求救!这个坏人!

    御凤檀抱着云卿一定会求救的心态等着,却见她半天不开口,人却开始往河中掉下去,这可倔得可以,就是淹死也不跟他开口求救,她是吃准了他一定会舍不得她死吗?

    无奈的叹了口气,御凤檀扎进了水中,而站在岸边的采青,青莲和黄小妹三人,从开始的被吓蒙,再到后来云卿掉落水完全吓呆,直至御凤檀游出来,期待着他去救云卿——

    然后到了现在,两个人都不见了!

    只有河面上咕噜噜的冒着水花,才开始着急起来。

    采青完全吓呆了,怎么一瞬间,小姐的夫子和小姐两人全部掉下了河里,这可怎么办才好,她想跳下去救人,可是她也不会游水啊,怎么办?

    青莲往前迈了几步,看了看河水,转头皱眉问道:“小妹,你会游泳吗?”

    “会,会的。”黄小妹见御凤檀是会游水的,本来不担心云卿的安危,此时一看两人都消失在河面,再也不敢大意,飞步上前,将鞋子一甩,扑通跳下了河里。

    待她一进河中,“哗啦”一声,水面溅起了数尺高的浪花,一道白色的人影窜了出来,阳光下,那一头墨色的长发带着碧浪而出,宛若一条白鱼跃出,转眼化为一条九天白龙,带出万里的水花,洒在了岸上,桥边。

    采青和青莲两人看的目瞪口呆,那身形宛若游龙,灿若彩虹,带着的水花折射出气色的光彩,霎那河面如同架起了一座七彩虹桥。

    只见御凤檀半空中右脚往左脚脚面一点,抱着云卿身形旋转,白色的衣袍在旋转之中水珠四溅,飘然落在了对面的草地上。

    采青望着他怀中的白色纤瘦人影,不是云卿,还能是谁?连忙大呼道:“小姐,小姐……”

    御凤檀则是一手扯下身上的大袍,甩开铺在地上,将云卿放了上去,望着她唰白的小脸,紧闭的眼睛,皱了皱长眉,唤道:“卿卿,卿卿……”

    采青和青莲两人看着中间断了的桥,急得直跺脚,小姐到了河里,可别昏迷什么的了,要是给夫人知道,还不命人打死她们两个才怪!小姐可是夫人的千金宝贝啊,要是小姐不好,她们也别想活了!

    御凤檀连呼了数声,也没见云卿睁开眼眸,望着那双凤眸上长长的睫毛缀着水滴,苍白的小脸显得越发的孱弱,他不禁的恨起自己来,干嘛这么逗她,他又不是不知道她一直不喜欢他出现在面前,若是出了什么好歹怎么办?那双一直带着悠然惬意的狭眸终于有了担忧,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拍了拍云卿的脸颊:“卿卿,快醒来啊……”

    可是还是没有回应,他深呼吸了一口,想起汶老太爷曾经说过,若是人溺水了之后半天没有呼吸,是因为在水中没有空气,导致缺氧昏迷。如果可以将空气输入肺中,那么溺水的人有可能还能活。

    他看了看云卿粉中泛白的唇瓣,小小的,润润的,不由的抿了抿薄唇,咳咳,只有用这个办法了……

    御凤檀眯上眼睛,对着天空望了一眼,老天爷,我是实在没有办法才这么做的,这是为了救人啊,他深深的呼吸了一口,对着云卿的脸就压了下去……狭眸里闪过一道精明的光线,当然了,若是卿卿愿意让他负责,倒也蛮不错的……

    采青看着御凤檀压下去的头,捂着嘴睁大了眼睛,那是要干什么!

    青莲则脚步一顿,望着男子的动作,不知道这个时候该大吼,以求能用声音保住小姐的清白,还是赶紧装作没有看见,来个死不承认小姐与他有染的好……

    而黄小妹在水下游了一圈,没有发现东家小姐,正浮出水面透气,冒出头来看到的第一个画面就是如此刺激,换气的嘴巴都来不及闭上,呆呆的望着对面的草地,她是要把眼睛遮住得好,还是不要遮住的好,哥哥说,这是少儿不宜的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