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13 世子百里追云卿【手打文字版VIP】

重生之锦绣嫡女 013 世子百里追云卿【手打文字版VIP】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这一天,同样也是书院开学的第一天,韦凝紫坐着沈府的马车来到了书院门前,刚走到门前就远远看到章滢走来,她眼底闪过一抹害怕,匆忙的往里面走去。对于章滢这种爱动手的侯府小姐,她心里有阴影,赶紧避开了才好。

    今日第一堂课是书画课,刚进学堂的门,她便看到安雪莹坐在第二排的左手位,穿着一件绣葱绿竹子纹的杭绸褙子,同色的绣着梅珠的宽摆裙,本来就略显病弱的容貌更显得弱柳扶风,唇色浅淡,容颜疏离。

    韦凝紫想起安雪莹宁国公侄女的身份脸上便挂上了笑容,亲热的走了过去,唤道:“雪莹,你也报了书画课吗?”

    乍一听到这个称呼,安雪莹愣了愣,她素来身子不好,在书院与人少打交道,与云卿这个表姐连话都没说过,这样称呼她是不是太过亲热了,不过她性子柔软,不会当面给人难堪,礼貌的点头道:“是的,你也是?”

    有了台阶韦凝紫自然随梯而上,自然的撩起裙摆,坐在了安雪莹的身边。

    学堂里的位置都是两个座位并在一起的,安雪莹一直是和云卿坐在一起,没想到韦凝紫会坐下来,她皱了皱眉心,没有开口说,位置都是自己找了坐下就是,夫子不会管这些,她也不好驱逐韦凝紫。

    上课的时辰到了,一名三十岁女夫子走了进来,她姓陆,大家都称呼她为陆夫子。

    陆夫子是扬州有名的才女,当年才貌双绝,不少名门公子求娶,可惜她爱上了一个江湖男子,抛弃一切随着那人远走高飞,却不知怎么,过了几年,又孤身回到扬州,可是娘家已经将她从宗谱上去除名字,她便一个人在外生活,靠着一手出色的书画,进了白鹿书院做女夫子,为此还在扬州起了一阵风波,那些名门夫人认为这种私奔过的女子如何能教大家闺秀,还是白鹿书院的邝院长站出来说陆夫子才华当得起这个夫子之位,才暗暗压下这股风潮。

    只见陆夫子脸庞圆润,眉目淡雅,虽已过风华正盛之年,却一身书卷气息浓郁,举手投足之间可以看得出大家闺秀的余韵,又带着一点明爽的大方,她身着一袭宽袖的青色对襟衫,系着一条水色绣兰竹的百褶裙,整个人看起来更加清,单凭外表,的确看不出她曾经做出与人私奔之事。

    进门之后,她便拿起高案上的学生名册,开始一一点名,当唤到“沈云卿”这个名字的时候,一连三遍都没有人回答,陆夫子终于抬起头来扫视了下面坐得整齐的学生,问道:“沈云卿为何没来?”

    下面的人一片茫然,没有人知道怎么云卿没来,安雪莹则安静的看着前方,余光看着半天不动的韦凝紫,心底有着微微的不悦。

    等其他人相互面面而觑够了之时,韦凝紫才徐徐的站起来行礼道:“回陆夫子的话,沈云卿因要去庄子里欣赏山水,特让我给夫子请假,希望夫子可以批准。”

    去庄子里欣赏山水便不来参加陆夫子的课?当即学堂里的其他学生就带着几分轻视,沈云卿也太嚣张了吧,竟然敢这样,看山水有的是时间,第一堂课她就逃了不上,要知道,陆夫子教书画,在考察技艺外,还会对一个人的品德进行考察的,因为陆夫子觉得品德好的人才画的出真正的好画来,这下沈云卿可惨了……

    韦凝紫看着其他人的反应暗暗得意,她要的便是如此,既然云卿要她请假,那么她就根据自己所知道的请假了,她去庄子里不就等于去游玩,第一天就让夫子不喜,要是能拉下她的成绩最好,她心内暗道,面上仍是恭谨礼貌的样子。

    而陆夫子则从她面上掠过,眼眸中带着一丝探究,反问道:“你是今年新来的学生?”

    韦凝紫裣衽行礼道:“是的,学生韦凝紫见过陆夫子。”

    陆夫子看着她的举止,礼仪倒是不错,看来也是大家女子,她点头道:“你是沈云卿何人?”

    “学生是沈云卿的表姐,今年来到扬州的。”

    “嗯,我知道了,你坐下吧。”陆夫子打量了她,虽然外表看起来很柔弱,脸蛋也长得秀丽,可是那双杏眸中带着的光芒让她有不舒服的感觉,似乎时时刻刻都在算计着别人。只是这沈云卿开课第一日竟为了游玩而不来上她的课,去年好似并没有如此,将目光转回高岸上,陆夫子准备拿起毛笔在沈云卿的名字底下记上一笔,却听到安雪莹站起来,面色淡淡的施礼道:“陆夫子,沈云卿托我带一张请假条过来,请夫子过目。”

    陆夫子提笔的手腕一顿,目光里带着疑惑,侧头道:“沈云卿不是让她表姐请假了吗?如何又让你带一张请假条来的?”

    安雪莹低头道:“这是她在启程前写下的,因为原因复杂,怕韦凝紫表达不清楚,不完整,不如手书一封,表示对夫子的尊敬,也好讲述原因。”

    陆夫子闻言挑眉看了韦凝紫一眼,却是将手中的笔放下,接过安雪莹递来的信封,抽出里面的手工栀子香味筏来,目光掠过上面的字迹——

    陆夫子安:

    学生因祖母头疼发作,心急更甚,陪同母亲往乡下庄子上亲取良药,需请假数天,因心顾课程,又忧祖母身体,两难全之下舍一,归来后必将落下课程补上,以谢夫子。

    沈云卿敬。

    看完之后,且不说内容,说清楚去庄子上是因孝顺祖母而去庄子的这件事,单看上面的字,陆夫子眼底便带上了喜色,好一手簪花小楷,高逸清婉,流畅瘦洁,碎玉壶之冰,烂瑶台之月,婉然若树,穆若清风,如红莲映水,碧治浮霞。在她教的学生里,还没有人能将卫夫人(女书法家)的簪花小楷写的如此漂亮的,看来沈云卿的书法又进步了。

    看着陆夫子的神色,安雪莹心里的忐忑就放心来了,昨天下午接到这封信的时候,她展开一看便知道云卿肯定不会被陆夫子责怪了,这一手书法拿出去谁看了都要夸赞的,而且陆夫子最喜欢的就是卫夫人的簪花小楷,云卿也是投其所好了。

    果然,陆夫子拿了信折好放回信封里,放在高案上,眸光却在韦凝紫面上转了一圈,她刚才的预感果然没有错,这个韦凝紫是沈云卿的表姐,给表妹请假却故意忽略重点,直说是去庄子里玩,为的就是给夫子留下个坏印象,在自家宅门里这些学生怎么斗她不管,可是在她的课堂上决不许如此。

    于是她收回目光,在名册里“韦凝紫”的名字下重重的画了两行,接着放下笔,目光扫了一圈坐下的学生,朗声开口道:“好了,她请假的事我知道了。下面开始今日的书法课……”

    韦凝紫刚坐到座位上,想着云卿要被夫子记上一笔正要开心,谁料安雪莹站了起来说了这么一句话,目光从安雪莹的面上划过,见她依旧是柔弱的样子,面色没有任何变化,眼眸微微眯了眯,小声的问道:“雪莹,云卿已经托我请假,怎么又给你那个请假条?”

    安雪莹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回道:“写上假条以示对夫子的尊重罢了,夫子开始上课了,认真听课吧。”还好云卿早就准备好了这一手,让她在听到韦凝紫请假内容之后,再根据情况拿出请假条来,果然韦凝紫就没有打算替云卿好好请假,只想着如何让陆夫子对云卿产生不好印象,这人实在太阴险了。

    见她不想和自己说话,韦凝紫便坐正了身子,抬眸去观察陆夫子,但见她没有任何异常,心底稍稍放心,虽仍有疑虑,此时还是认真的听起课来了,她初入白鹤书院,一切都要认真追上,不能落于云卿之下。

    而站在门外的一袭白色宽袍男子,收回从后门往里探的目光,薄唇撇了撇,又泛起一抹浅笑,眼尾挑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卿卿去乡下庄子了,这可是不错的地方呢。

    随即转身甩着大袖,朝着书院外面走去,一辆由四匹马棕色大马拉着的华丽马车正停在院外,车身通体全部是檀木制成,包着青绿色的锦缎,车顶四角吊着墨色的流苏穗子,赶着的是一个穿着一身臧色锦袍的侍卫,模样威严。

    御凤檀坐了上去后,从马车的箱中拿出一壶酒来,高高拎起倒在手中的青玉杯中,浅笑开口:“易劲苍。”

    话音刚落,一抹黑色的身影就从马车的帘前进来,跪在地上,冷声应道:“世子爷有何吩咐?”

    御凤檀挑起唇角看着跪在面前的易劲苍,眼神里带着凉凉的笑意,“去查查沈家大小姐去的是乡下的哪家庄子?”

    易劲苍一怔,抬头望着面前的男子,他靠在马车厢内,宽大的袍子如同一抹月光在华丽的锦缎上,他的指尖拿着一只青玉杯,透明的色泽在窗口阳光射进之时,带出了点点翠绿的光辉在白皙的指尖,宛若那手指都如同玉一般。

    “世子爷,你要我去查的沈家大小姐?”易劲苍似乎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世子爷何时对女人上心了,他不是一直对女人没有任何兴趣,和方小侯爷关系倒是有些暧昧不清吗?

    “是啊,怎么,你办不到?”御凤檀一口饮下杯中的酒液,面色含笑,狭眸中的光芒更是流光溢彩,宛若波光。

    易劲苍被他望着,只觉得那双狭眸透着说不出的凉薄冷意,不自觉的低头道:“是。”

    “半柱香的时间,我相信,以大内第一暗卫的本事,你一定查得到。”御凤檀浅浅的笑着,长长的睫毛半垂着,很肯定的回答道,目光落在了易劲苍腰间的佩剑上。

    “是。”声音一落,易劲苍的身影瞬间消失在马车内,只有马车车帘动了一动,显示出方才确实有风吹过。

    是的,只是风吹过,因为人的动静,很难如此微小。

    半柱香的时间刚刚过去,车帘一动,易劲苍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了马车内,他躬身对着慵懒的躺在马车内,似乎已经闭目而眠的男子唤道:“世子爷?”

    御凤檀并不睁开眼,懒懒的开口道:“她去哪了?”

    “扬州府东郊,离此处二百五十公里的庄子。”易劲苍依旧是平淡的开口,看了御凤檀一眼,棱角分明的国字脸上看不出任何端倪。

    “噢,那好吧,逐江,往东郊走吧。”御凤檀对着帘外的马夫吩咐道,面上闪过一丝笑意,舒服的躺在马车内。

    “世子爷要去那偏僻的地方吗?”易劲苍皱眉问道。

    “你担心什么,反正你时时刻刻都是跟着我的,难道不知道我去是干什么的吗?”御凤檀促狭的一笑,面上闪过一抹讥讽的颜色,两眼紧紧的望着易劲苍,似挑衅又像是玩笑。

    “属下不敢。”易劲苍面色一白,虽然他是明帝派来的人,可到底指给了世子爷做了贴身侍卫,现在世子爷才是他的主子。

    先帝有九子,永辉二十二年,先帝突然将太子一位封赐给一宫婢之子,也就是三皇子,苦等多年无果的皇子开始蠢蠢欲动,不服三皇子出身卑贱,二皇子,四皇子,五皇子,七皇子四王联合起来作乱,大皇子在乱中战死,先帝派当时的九皇子临危受命,平复四王之乱,九皇子一战成名,将四王伏诛,支持三皇子为太子,次年春,先帝病逝,三皇子登基,称明帝,改国号为嘉盛,封九皇子为瑾王,远赴平州,无召不得入京。

    嘉盛九年,明帝因思念瑾王,下旨将瑾王世子接入京城王府,至今已经九年,据传,明帝十分喜爱瑾王世子,可是谁都知道,当年四王之乱让明帝有了心结,对曾经鼎立支持他的瑾王都不能放心,瑾王世子明面上受明帝宠爱,实际上就是一个质子,是明帝用来牵制瑾王的一颗棋子。

    这次也是世子爷护送汶老太爷到了扬州后,回京城跟明帝说江南风景好,一定要过来游玩,明帝见他玩心甚重,一直不停的要来扬州,便点头答应了,但是除了早就一直跟随在御凤檀身边的他,又派了逐江在身边贴身‘保护’瑾王世子。

    可是他即便跟随在御凤檀身边这么长时间,看过他各种风流肆意的模样,却依旧觉得看不透这个表面上无所事事,脾气古怪的世子爷,有时候虽说是监视,倒不如说他被御凤檀用的各种得心应手,将他的作用发挥到了极致。

    “属下先退下了。”

    只听门帘一阵微细的响动,御凤檀知道易劲苍已经退下,虽然说明帝派了易劲苍明则护卫,实则监视的呆在身边,有时候做事的时候不太方便,可是也挺不错的,易劲苍的打探消息什么的用起来还是挺顺手,而且大内高手做自己的马夫……

    御凤檀嘴角依旧是浅笑着,可是散发出一种无形的寒意,想要用护卫来控制监视他,只怕没那么容易,物尽其用他倒是可以做到。

    由于是当家主母来庄子上,所以马车还没有到达庄子上的时候,庄主就带着几个庄上的管事过来接人,庄子是一个黑胖的中年人,叫做黄大,自看到马车行来之后,便鞍前马后的殷勤伺候着,一直到了庄子前的时候,看得到庄中的下人都在门口候着。

    车帘掀开,谢氏扶着琥珀的手,云卿提着裙角由采青扶着走下马车,两边下人跪下道:“见过夫人,见过大小姐,夫人安,大小姐安。”

    谢氏微笑着道:“各位起来吧,不必太过拘礼了。”

    “谢夫人。”听到她的话,众人这才谢恩站了起来,偷偷的抬眼看着谢氏和云卿,这是她们第一次看到夫人和大小姐,只觉得浑身透着一股子贵人的气息,和他们完全不同。

    云卿则没有注意这些,她将心思都放在了眼前的庄子上,这处庄子并不是沈家最大的庄子,此处属于比较偏僻的地方,后面的山都是沈家的,种植着各色果树,云卿第一次来,难免带着好奇,一路上左右看着,也觉得新奇。

    庄子并不算大,但是也不小,前院后院还是分的很清楚,知道谢氏要来,庄主便将正院清理了出来给她居住,而云卿则安排在东跨院,虽然不如沈府大,倒也打扫的干干净净,正房,厢房,净房加上耳房在一起也有八间,院子里面栽了一些不知名的小野花,一簇簇的拥在一起,像是一朵紫色的琼花开在了地上,散发着花朵特有的清香。

    谢氏进了正院之后,琥珀和着另外两个小丫鬟便将随身带着的东西摆好,又将院子仔细的查看了一圈,检查过的确是打扫的干干净净,才让等着的庄主走了进来。

    谢氏问了几句话后,便将话题扯到了苏眉的身上,“前两个月来庄子里养身的苏姑娘可在这里?”

    庄主脸上带着笑容,连连点头道:“自然是在的,她住在西跨院里,庄子上一直都好吃好喝的招待着。”

    琥珀闻言却是皱眉道:“她不知道今日夫人要过来吗?”

    按规矩,夫人来了,她一个通房也是要过来拜见的,如今夫人都进来这么久了,却迟迟没有看到她的人影,在庄子里住了两个月,还是那样嚣张,一点都没磨掉吗?

    庄主脸色便有些讪讪的,垂头道:“苏姑娘身子不大好,很少出西跨院,昨儿个得知夫人要过来,小的便吩咐人通知她了,刚才也已经使了人去唤她,可能是在路上耽搁了吧。”

    她不来,谢氏也不急,她是不会去西跨院看苏眉的,以免那边出了什么事,又赖在她头上,要知道这一趟出门可是要做足十倍的防范心,她就不相信苏眉会愿意一直在庄子上呆着,而不想回到沈府去。

    定了定神,谢氏道:“无妨,她身子重,疲乏也是有的,等她愿意来再说罢。”

    庄主连连应下,谢氏又接着吩咐道:“最近我口味不大好,想吃的清淡点,就不在庄子上做吃食了,你们还是按照以往的做,我和小姐的便由我院子里做好了,免得麻烦你。”

    这是为了防止她们在大厨房吃饭,到时候西跨院的不小心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就往谢氏头上赖,首先她们的吃食就分开了,各管各的,谢氏的丫鬟也不用去大厨房,如此一来,至少查起来的的时候,就没有那么多的巧合可以栽赃了。

    将事务吩咐了之后,庄主就带着琥珀将庄中一些常去的地方一一介绍了,还派人将主院里的小厨房也一并整理还,给谢氏使用。

    此时已是下午,谢氏一行赶路还未用食的,黄大家的便帮忙过来做了一桌子菜,虽说比不得沈府里的精致,却也有一番农家的风味,特别是鱼肉,都是即刻打上来即刻杀了煮的,煮出一锅奶白色的鱼汤再撒上翠绿的芹菜,闻起来便鲜甜美味,云卿一路上也饿了,又看菜色新鲜,一口气吃了两碗饭,还用了一碗鲜鱼汤。

    晚膳的时候,因为黄大家的看到夫人和小姐都吃的如此开怀,又自告奋勇的做了一顿,加了乡下的野菜,素淡清香,惹了云卿又多吃了一碗,直看的谢氏说少吃点,夜晚积食,才收了筷子。

    这边谢氏和云卿是吃的欢欢喜喜,西跨院那边有人却按捺不住了。

    一个丫鬟打扮的模样的人偷偷摸摸的进了院子,匆匆的走到屋内,苏眉坐在正房里等着,一看到她,急忙问道:“春巧,怎样?”

    苏眉早就知道谢氏到了,她想起这两个月呆在庄子上的生活就郁闷不已,庄子上住的都是农人,最体面的也就是庄主和几个管事了,可他们实际还是农人出身,朴素的生活是他们的标志,这一切落在苏眉眼里就是土里土气,泥腿子,她好歹也是官家千金,和这些下贱的人生活在一起,只觉得掉了身价,而且庄子偏僻,处处都是树啊,河啊,根本就没有她喜欢的绸缎铺子,成衣店铺,金银首饰,满眼不是绿,就是黄,看的她烦闷不已。

    可是她让人递了几次信去沈府,每一次都没有回音,渐渐的她都要死心了,只有陈妈妈在身边劝着她,只要保住肚子里的孩子,到时候生下男孩,还怕老爷不心软,接了她们母子回去?

    就这样,她才忍住了一口气,耐心的在这庄子里住着,因为不喜那些庄上的人,大部分时间她都是在西跨院里呆着,一天一天的磨时间。

    好在两个月过去了,老爷终于想起她来了,还派了谢氏来接她,当家主母来接个通房,这可是给足了她面子,她骄傲的摸了摸肚子,她相信她一定能母凭子贵的,只要这次回了府,她就按照陈妈妈的话,低调点,不惹事生非,等生了儿子,再做其他也不迟。

    可是她性子本就急躁,一时半会强压下去,终究有一口气难以吞下去,她不愿意主动去见谢氏,既然是老爷让她来的,自己不去,她总不能就一直等着吧,到时候,谢氏只能上门来见她了。

    “夫人和小姐又用起了晚膳,吃完饭后,小姐同夫人在后院里散步消食,不知道多轻松呢。”春巧将刚才打听到的一一述来,面色不大好看,当初被安排伺候苏眉,想着她身子有孕不宜伺候,她就能多多机会获得老爷的宠爱,谁知道半个月时间没有,苏眉就被打发到庄子里,她也一并被安排了过来,一心盼着能早点回去,偏生苏眉还要摆款,谁知道夫人在听到她没有过去主院拜见时,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跟着大小姐两人吃得相当开心,食欲还非常好的样子。

    “看来夫人还是很沉得住气的,姑娘,你看还是明日主动去请安吧?”陈妈妈颇为担心道,她不比苏眉喜欢争一时之气,看问题也看的长远,赚的这个面子算什么,还不如早点回府去,好好养胎才是对的,这庄子上很多东西都没有,没有好东西养着,孩子生出来哪能聪明伶俐又好看呢。

    苏眉美眸眯紧,手指紧紧的掐着帕子,一手抚在腹部,她都如此不计较了,只要谢氏请她回去就好了,她咬牙道:“再等一天看看,看她能不能沉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