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11 水姨娘全身恶臭吓跑沈茂[文字版VIP]

重生之锦绣嫡女 011 水姨娘全身恶臭吓跑沈茂[文字版VIP]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天刚清亮的时候,云卿便醒了过来,昨夜里想着母亲的事,她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好不容易睡着了,结果做了梦,梦里面的前世今生混淆得她都快要分不清楚,一会是母亲和父亲披镣带铐的样子,一会又是耿佑臣对着她温柔笑的样子,一会又是韦凝紫拉着她的手陪她说笑的样子,画面一转,所有的人都消失了,只看到御凤檀拿着一朵花,对着她笑的颠倒众生。

    这一笑,便将她惊醒了,睁开眼望着天青色的纱帐发了一会呆,想起刚才的梦,只觉得脑仁疼的厉害,做梦梦见父母,耿佑臣韦凝紫也就罢了,最后竟然还多了御凤檀那个家伙,她抬起手在额头抚了两下,最近大概看到他一直都提心吊胆的,精神高度紧张,如同看到韦凝紫他们一般。

    暗里叹了一口气,云卿又发了一会子呆,便起床唤了流翠和采青进来,伺候了漱洗后,又换上一条淡紫色绣梨花对襟齐胸高腰牡丹雪纺诌纱儒裙,配了轻容纱水粉色的长袖上衣,腰间束着同色的宫绦,再梳了一个堕马髻,簪了两只镶翠色宝石配粉色珍珠的蝴蝶形发梳在上头,显得人灵俏中带着娇美。

    她看了两眼,满意的点头,便往谢氏的院子里去了。

    沈茂经商养成的习惯晚睡早起,谢氏每日也都要和管事妈妈对牌子,所以云卿到的时候,他们两人都已经起来了。

    沈茂见女儿来的这样早,笑着道:“怎么不多睡一下?”

    “早点到娘这里来,想和爹一起用早膳。”云卿对着沈茂行礼道,带着点女儿家撒娇的姿态,逗得沈茂哈哈大笑,“好,那我们一家三口便一起用膳。”

    于是谢氏便唤了丫鬟将云卿早膳也一并端了过来。沈府因为富裕,在吃住用度方面是极为讲究的,早膳的时候菜式也多,有水晶百味鸭,碧糯佳藕,茄汁凤尾鱼,蟹粉小笼,鸡丝粥,苦丁苦瓜,观音豆腐,蜂蜜花生,还有鸡丝凉面以及一盅燕窝薏米甜汤,菜品盛在配套的瓷器里,点缀得色泽鲜艳,让人一看便食指大动。

    在谢氏屋子中用早膳便显得轻松多了,席间三人偶尔也说上两句话,一面用膳,正在此时,外面小丫鬟站在帘下道:“老爷,夫人,大小姐,水姨娘过来请安了。”

    谢氏和云卿两人皆是一怔,水姨娘竟然一大早的就到院子里面请安了,这可算得上奇事。要知道三个姨娘里面,水姨娘每天的请安一般都是最迟的,要么就干脆说身子不好不来了,谢氏也懒得管她,她也不喜欢这些妾室在面前晃,刚好眼不见为净。

    今天还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她开口让水姨娘进来,门帘徐徐的拉开,水姨娘袅袅婷婷的走了进来。

    只见她穿着一件石榴红绣蓝边的交领襦衫,下套一件同色织金牡丹棕裙,乌黑的头发梳成了弯月髻,上面簪着一支赤金缕空穿枝海棠文的碧玉步摇,两颗圆形的玉珠一直垂到了她粉嫩的颊边,她今年才二十五岁,本来就是花朵开的最繁盛的年纪,这么一身装束穿出来,既明艳,又带着风情,走路的时候腰肢款摆,如同柳叶遇风一般,引得沈茂都多看了两眼。

    “婢妾来给老爷,夫人,大小姐请安。”水姨娘走进来后就发现沈茂的目光在他她身上停留,面色自然的便更加娇媚,眸光也带上了得意。

    “起来吧,你今日来的倒早。”谢氏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开口道。她当然知道水姨娘今儿个早上为何赶得这样早了,昨天她去老夫人那里告状除了想要老夫人折磨她以外,就是想拉着老爷去她那里歇息,可惜她这个算盘打的不错,结果却是差强人意,昨晚老爷还是来了她的院子里歇息,于是水姨娘才会想到今天早早就打扮的漂亮光鲜,在老爷面前转悠转悠,好吸引了沈茂的注意力。她瞟了一眼沈茂的表情,虽然他面上淡淡的,但是谢氏与他这么多年夫妻,还是看出来他对水姨娘的美色起了注意,眸中闪过一丝黯然。

    水姨娘连忙起身,听到谢氏说的话,心想千万莫让老爷知道她经常找借口不来请安,借故又说她不够知礼,昨晚凡儿说的那些话是对的,老爷喜欢谢氏这个调调的,她便要装成这样,于是娇滴滴的开口道:“婢妾前几日身体不大好,便未能来给夫人请安,好在夫人是个宽厚的,容了婢妾休息两日,今儿个身子一好利索了,心里觉得前几日太过无礼,所以今晨早早过来伺候夫人。”

    “你如今身子好了便行。”谢氏听了她的话,心里一阵发堵,说什么她宽厚,就是在让她没办法斥责水姨娘以前不来请安的事,又在沈茂面前说了这样做小心的话,她当然不能再说以前的事,那样会显得她刻薄善妒的。想到这里,她眼底就带上了厌恶,这个水姨娘是以前老夫人想给沈茂做正室的,无奈老太爷不同意,说太小家子气,做不得沈家的当家主母,后来她进来无子后,老夫人又做主将她纳了进来,是想着她能生个儿子提了做侧夫人,所以水姨娘进府就是以贵妾的身份抬进来的,仗着老夫人在背后撑腰,气焰一直很盛。

    看着谢氏有话不能说的样子,水姨娘心中爽快地很,故意殷勤的站在谢氏的身后,布菜,端水,递茶,做的倒是不错,只是目光总是在沈茂身上飘来飘去,真正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望着谢氏淡了淡的笑容,云卿也知道水姨娘来的目的,凤眸掠过一道利光,这个水姨娘什么都不会,最会做这些争宠的事情,没事就爱在后宅里起风作浪,弄些妻妾间的斗争出来,瞧着水姨娘那卖弄风骚的样子,云卿便觉得胸口发堵,好好的一顿早膳用的就没了意思。

    用过早膳,沈茂便要去前院里,他接过丫鬟递过的帕子擦了擦嘴,站起来往外屋走去。

    水姨娘满脸媚笑的行礼道:“老爷慢走。”

    沈茂听着她那发酥的软声,脚步一顿,对着她看了一眼,开口道:“多注意点身体,不要老生病。”

    闻言,水姨娘美眸一亮,满脸惊喜,她今日的作法果然是对的,老爷注意到她了,还让她多注意点身体,这是暗示要到她的房里来,她连忙应道:“多谢老爷关心,婢妾身子已经好了。”

    沈茂又看了一眼她艳丽的面容,点点头转身走了。小丫鬟进来将碟碗收下去,又将桌子收拾干净,泡了一壶雨前龙井进来放在屋中。

    此时,屋子里就剩下了谢氏和云卿,水姨娘的面上殷勤婉约的神色,被一种带着得意和挑衅的笑容取而代之,她斜挑着眼看着谢氏,娇笑道:“夫人,早膳也用过了,没事婢妾就退下了。”说罢随意蹲了一下膝当做是行礼,便要往外走去。

    “慢着!”云卿开口喊道。

    水姨娘本来听见有人喊她慢着,回头一看竟然是沈云卿,刚才的一怔就退下,换上一抹怪异的笑容:“怎的,大小姐还有事情?”

    云卿缓缓的一笑,面上带着微笑,一双凤眸看着水姨娘的面容,诚恳的开口道:“姨娘刚才忘记了什么?”

    忘记了什么?水姨娘在自己袖口,裙边上看了看,她没带什么东西进来,也没落下东西,便道:“婢妾没有发现掉了什么,莫非大小姐有看见?”

    真是没有礼仪的女人,她都这样说了,竟然还听不出来,云卿便转身坐到了谢氏身旁的罗汉榻上,轻巧的端起白瓷官窑杯吹了吹,嘴角含着笑意的望着水姨娘,不言不语,就这么笑着望向她。

    她的眼神带着说不出的悠长深意,飞挑的凤眸微眯,仿若含了笑意,又仿若带着讽刺,直将水姨娘看的心内又慌又乱,不明她这眼神究竟想要表达的是什么,只从心头生出一股不好的念头,脱口道:“大小姐若是无事,我就先退下了。”

    “我可没说无事,姨娘不要每次都替我和娘做主。”云卿这次还是含着笑,不过语气却是比刚才严厉多了。

    水姨娘这次总算听懂了云卿的意思,再看云卿的时候,眼神里的轻视就退了几分,眼前这个大小姐和她以往的印象有了很大的区别,不多说半个字,却字字都是在说她刚才无礼便要退下的事情,不过,就算她无礼又如何,谢氏还能告到老夫人面前去,想到这里,她便有了自信,笑道:“婢妾已经行礼告退了,夫人既然没有开口,那就是默认了。”

    “噢,是吗?”云卿轻轻的开口道,“那你可记得我,也是你的主子吗?”

    轻飘飘的一句话,明明比柳絮还要淡,却让水姨娘脸色白了一白,她一直都没把沈云卿当回事,除了在沈茂面前会讲究点规矩外,人后看到云卿可是没有半点尊重的,没曾想到今日云卿倒在乎起来,她倒也忍得下气,毕竟沈茂对这个女儿很是宠爱,若是做的太过分,到了沈茂面前也不太好看,便收了心中的不满,忍着对云卿行礼道:“大小姐,婢妾可以告退了吗?”

    见她忍着不愉给自己行礼,云卿也不客气,坐着受了她的礼,才慢悠悠的开口道:“水姨娘这话可是太客气了,你是府中的姨娘,是专门伺候夫人和老爷的妾,如今夫人还坐在这里,你要告退的话,还得她同意才行呢。”

    水姨娘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话是那个世事不懂的大小姐说出来的?她抬起头看着云卿,但见她依旧是浅笑淡然的模样,正和谢氏对着会心的一笑,她心中隐约知道,如今这个大小姐肯定与往日有了区别。

    云卿对于她的惊异早就预料到,重生前的她对大宅院里的争斗是不屑一顾的,沉迷在自己幻想的世界里,可惜现实不是如此,尤其是大宅院中的人为了自身的利益和生存的本能,会不断的去争,去抢,去夺,甚至不择手段。

    重生一世,她再不是以前的她,为了她所要保护的一切,算计人心是必须要做的事情,眼下水姨娘看到的不过是其中的一幕而已,仅仅这么两个月,她已经迎接了多少有意的无意的暗刀,若是以前的她,只怕早就没有脸面活着了。

    谢氏听了女儿的话,再看水姨娘的时候,又多了一番的想法,以往她对妾侍是宽容的,同为女人,她也不想过多的为难,只要不触犯大的事情,小打小闹的也就过去了,可是今天女儿说的这话,让她不禁的怀疑自己的想法,她觉得不必对姨娘太过苛责,可是这些姨娘心里是认为她宽厚仁慈呢,还是以为她软弱好欺,特别是眼前的水姨娘,基本上在她面前是没有规矩可言的,来去随心,眼里根本就没有她这个夫人。

    谢氏看着水姨娘打扮的娇娇俏俏的模样,暗道:是啊,她是府中的姨娘,姨娘说的好听是半个主子,其实还不是个伺候人的奴才,她平日里放宽着不管她们,结果呢,水姨娘今日在女儿面前一点脸面也没给她留,如此下来,女儿也会不受到尊重,那么以后别人会不会有样学样的对女儿,女儿又会怎么看她这个娘?

    这么细细的分析出来,谢氏只觉得以前因为怀不上儿子而心存宽意,对姨娘太过放纵的行为太过不对,好在今日女儿一番话让她突然想明白这个问题,以后府中姨娘的规矩还是得立起来,她一个当家主母就是让姨娘立规矩,只要理由得当,即便是老夫人和沈茂也没有什么好挑剔的。

    一瞬间,谢氏的脸上就散发出一种气势来,她做当家主母多年,威严早就存在于骨子之中,从小受的教育也让她浑身充满了名门千金举手投足的贵气,她面色如常,可整个屋中的氛围就完全不一样了,挑眉望着水姨娘道:“方才你在老爷面前说觉得前几日病了没来伺候我心里过意不去,所以今晨早早过来伺候我对吗?”

    水姨娘看着谢氏在她面前拿出当家主母的气势来,嘴角溢出一抹冷笑,却没有放在心上,冷笑道:“刚才婢妾的确这么说了,夫人难道真的需要婢妾在这里伺候?”

    这样的态度和这样的话,谢氏早就听得多了,她扫了一眼水姨娘的肚子,一个姨娘没个儿子伴身还敢如此嚣张,真是太不知天高地厚了,她抿了口茶,面色如常的笑笑,“我这里丫鬟不缺,翡翠和琥珀也用的很顺手,就不用你在跟前伺候了。”

    李嬷嬷站在一旁听着谢氏的话,眼底露出惊喜来,这些年她一直都想要夫人拿出当家主母的该有的威严来,莫让这些小妾爬上头来,特别是水姨娘,那副做派真是让人看不下眼去,今日大小姐在旁边这么一说,夫人似乎想通了也想透了,眼前的水姨娘刚好就拿来做筏子,夫人此话说的是水姨娘连个丫鬟都不如,不愿意她在面前伺候呢,她抿了抿嘴,憋住了笑意。

    水姨娘也同样听得懂谢氏的意思,讽刺她不如丫鬟,哼,她还不想伺候谢氏呢,她面上带着冷笑,抬眸望着谢氏道:“既然夫人这样说,那到时候可别到老爷面前去说婢妾不愿意伺候的,婢妾内心可是巴不得能多伺候老爷……”她故意顿了一顿,才加上:“和夫人的。”这四个字。

    伺候老爷?水姨娘的想法谁看不出来,不然也不会大早上赶着来沈茂面前卖弄风骚了,可是也要有这个机会才行。

    谢氏并不是个绵软的性子,只是举止一向有度,以大家主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不会做那些弄死小妾,苛责姨娘的事情,上辈子云卿没有插手家中事,她也一直坐稳在沈夫人的位置上便证明了这一点,一个能管理内宅十余年的妇人就算柔,也是柔中有刚的。

    她也不气恼,将茶杯往身边的洋漆描金小几上一放,对着水姨娘笑的温和大方道:“水姨娘一心想为老爷做些什么,即便你不说,我也能明白的,今日你既然在我面前表了这个态,那么我也不能负了你的好意,上次老爷回来的时候,带了五十株兰花回来,说是一个商友送来的,你知道老爷喜兰花,不日就要去花房看看,今日这兰花便交给你打理了。”

    水姨娘本来听说要去打理兰花,便要出口反驳,但是听到后面一句,说沈茂经常去花房看花,便忍住了冲口而出的反驳,心内暗道:这个她倒是知道,沈茂曾经和她说过,一茎一花者为兰,兰花花瓣洁白如玉,代表了美好,高洁,高雅的气息。

    想到去打理兰花,她便有机会接近沈茂,还能再老爷面前展现她“蕙质兰心”,如同兰花一样美好的一面,立即就应下道:“既然是夫人交代的,那婢妾一定尽心打理,让老爷能欣赏到美丽的兰花。”

    “嗯,你去吧。”谢氏淡淡的一笑,眼底闪过一抹浓浓的嘲讽,转头对着李嬷嬷道:“带着水姨娘去花房,小心点伺候着。”

    李嬷嬷眼底滑过一道利光,夫人这是下决心要整人了,便笑着福身道:“好的,水姨娘,跟奴婢去花房吧。”

    可惜水姨娘一心都在如何‘巧遇’沈茂的心上,没有看到谢氏的眼神,行礼后立即喜滋滋的转身去了花房。

    待她们出去了后,一直坐在一旁的云卿这才开口道:“娘为何要提供给水姨娘和爹巧遇的机会?”她知道娘方才是要整整水姨娘,所以虽然她不太懂如何种植兰花的事,还是很奇怪刚才谢氏的作法,若是沈茂刚好去看见水姨娘,这不是给了她机会么。

    闻言,谢氏对着云卿莞尔一笑,眼底都是慈爱,摇摇头道:“傻孩子,你知道兰花要如何打理吗?”

    “女儿当然没有娘懂得的多,娘就告诉女儿嘛。”云卿知道秘诀肯定就是在打理兰花这个项目上面了,她对花的种植并不是很了解,所以赶紧向谢氏请教。

    因为沈茂喜欢兰花,谢氏对这一项特别研究过,看到女儿眼里闪烁的求知光芒,她做人母亲的成就感出来了,丰润的面容上带着一点狡黠的笑容,道:“兰花性喜荫蔽,有春不出,夏不日,秋不干,冬不湿之说,虽然不难种植,但是要养活也不是容易的事情,兰花需要每日浇水,勤除虫,而除虫的时候需要……”

    李嬷嬷看着身后一直带着得意笑容的水姨娘,并不多言,只带着她走到后院一处玻璃花房中去。这个时代已经有了玻璃,虽然产量不高,质地不够透明,但是大户人家已经开始采用玻璃做一些装饰的作用,有些人家也偶尔用玻璃镶嵌窗户,不过因为与建筑整体风格不搭配,一般主要还是采用木质窗棂,而在沈府,主要是使用玻璃做花房,在里面培植沈茂喜欢的各种花卉,用来欣赏或者摆在荔园供人欣赏。

    玻璃房的管事婆子看到李嬷嬷,远远的便迎了上来,一脸巴结道:“哟,今儿个什么风,竟然把李嬷嬷您给吹来了?”

    李嬷嬷打了个眼色,正经道:“是水姨娘看到老爷带了一批兰花来了,爱屋及乌的想替老爷打理一天,你们可不要让她浪费了这番心思啊。”

    管事婆子听了这番话,了然的点点头,李嬷嬷这话是告诉她夫人要整人了呢,这些姨娘争风吃醋的就算了,还想着来花房和老爷玩浪漫,真当养花就是赏花那样好玩的吗?她心中唾弃,却对着水姨娘行礼道:“原是水姨娘要来打理兰花,真是好雅兴,你随我过来。”

    水姨娘看着半透明的花房在阳光下折射出璀璨两眼的光彩,里面一排排的花儿拜放的整整齐齐,远远看起,如同一颗闪烁的钻石一般,带着让人迷乱的色泽,她心里带着兴奋,若是能和老爷在此处相逢,必定能加深老爷的印象,把她当成是兰花仙子,她可一定要好好抓住这次机会才是,至于那件事,等她今天勾引了老爷红浪翻被了之后,再去办也不迟。

    李嬷嬷看着她兴奋的背影,唾弃道:“你就先开心了这一会吧,等会就有的你哭了。”

    一进了花房,水姨娘看着满目的花卉,一时有些眼花缭乱,揉着手中的帕子,不耐道:“哪个是老爷平日最喜欢看的兰花,快带我去看看。”

    管事婆子一笑,带着她就往里面走,直到一处隔开的小屋子里,架子上摆满了兰花,里面有一个花匠正在给兰花浇水,管事婆子喊了那花匠出来,将她手中的水壶接过来,递给水姨娘道:“这里面的五十株兰花便是老爷今次带回来的,还麻烦姨娘好好照顾了。”

    看着那花壶上面的脏印子,水姨娘皱紧眉头,哪里肯去接,对着身后的凡儿道:“你去浇。”凡儿走上来,看着脏兮兮的水壶,面色也不好,磨磨蹭蹭的去拿。

    管事婆子脸色一下就变了,瞪着眼道:“姨娘这是什么意思,夫人不是说是你要打理老爷的兰花吗?难道你是故意做个样子,其实想要丫鬟来做的?”

    “我做和我的丫鬟做有什么区别!”水姨娘反驳道。

    “当然有区别,若是姨娘你做的,老爷看到了是你的心意,若是你的丫鬟,那谁都知道你来花房摆样子的了。”这个管事婆子说话相当的锐利,一下就说出水姨娘的心思,她就是要来巧遇老爷,哪里真的愿意做事,可是看管事婆子的样子,若是她不做,等下遇见老爷管事婆子还会说出是凡儿做的,那她不是功亏一篑。

    于是她忍着浑身的自在,开始去浇花了,管事婆子一直站在她身边,看着她浇完花,然后又告诉她兰花生了虫,必须要配药打虫,水姨娘本来不肯,想着已经浇水了,现在不做开始不是白辛苦了,于是咬着牙又继续和管事婆子一起配打虫的药水,为了花的药水喷的均匀,管事婆子又让水姨娘将花盆搬来搬去换了好几个地方……

    每当她想放弃的时候,管事婆子就会提醒她前面那些等于白做了,又让她不得不咬着牙做下去,水姨娘虽说是姨娘,在家里也是个娇生惯养的,来了沈府更甚,手不能提,肩不能扛,一天忙活下来,搬上搬下的,都摔了两跤,不可谓不苦啊。

    这一忙水姨娘便忙到了申时(下午三点到五点之间)才全身酸痛的回到了瑶心阁。

    一进院子,她便赶紧让平儿去抬水过来,然后赶紧进去洗了一个澡,再到床上去眯了一会,看今早沈茂的眼神,晚上一定会到她这里来的。

    其间平儿几次想要开口跟水姨娘说话,可见她那么累,又不是想听人说话的样子,便没有开口。

    等水姨娘醒来打扮好的时候,已经是亥时三刻了(夜晚九点到十一点),外面传来匆匆的脚步声,凡儿连忙跑了进来道:“姨娘,老爷过来了呢。”

    一听这话,水姨娘顿时瞪大了眼睛,迅速的拉了拉打扮的足够精致的衣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莲步轻移的走到了门前对着沈茂娇美的行礼道:“妾身见过老爷。”

    沈茂早晨的时候便觉得她一身打扮像一朵沾了露水的玫瑰,此时再看她换了一身淡素的裙裳,便有着几分兰花一般的清雅,心头一紧,便连忙走过去扶着她道:“你身子不是刚好吗,不用多礼了。”他扶着水姨娘起来的时候,鼻子却是微微的皱了皱,面上闪过一丝奇怪。

    水姨娘娇羞的抬起头,一双美眸里含着水光,乖巧的,带着濡慕般的眼神看着沈茂,手中搅着纯白绣兰花的锦帕,柔声道:“婢妾身子已经好了,老爷不用担心。”这是告诉沈茂,她已经好了,让沈茂的恩泽如同暴风雨来的更强烈一些吧。

    她本来就长得美貌,灯光下看美人又更添一种夜色的美,沈茂看着便心都软了,一个大步过去,将她搂在怀中,却闻的鼻子下的那股异味更浓,他努力的吸了吸鼻子,大概是自己闻错了吧,便抱着水姨娘坐到了床前,笑道:“你身子若是不好,怎么伺候老爷我呢?!”

    这话就十分亲昵了,也带足了暗示,水姨娘娇羞的往沈茂怀里靠去,整个人都依偎在他怀里,声音婉转道:“老爷这么久没来,可让水儿想死了,这些天你不知道水儿过的有多么的难,每天就站在门前盼着老爷能来,就算不留宿在水儿这里,就算来看水儿一眼也就够了……”

    怀中人儿娇媚的嗓音让沈茂很是舒服,可是鼻子下面的异味越来越浓,他有点受不了的将水姨娘推开,装作去倒茶水的样子,果然,一离开水姨娘身边,那股异味就淡了,这股味道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

    水姨娘见沈茂望着自己,一个媚眼又抛过去,娇滴滴道:“老爷,也给水儿倒一杯来啊,水儿渴了好久了……”

    这话暗示十足,可惜,沈茂并没有就上来抱着她要行事,略有些怪异的绕过她,坐到了黄梨木三角曲足圆桌前,顿了顿才道:“你今日身上的香味很特别,是不是去过花房了?”

    水姨娘满眼的兴奋光彩,看来老爷是闻到了她身上的兰花香味了,这两个月为了吸引沈茂来她房中,她花了大价钱让人买了上等的香膏来,再加上今日在兰花房里呆了那么久,老爷肯定已经知道了,现在是在心疼她呢,这么想着,白日里被管事婆子劳役着搬来搬去的苦也浮上了心头,强忍着告状的冲动,微笑道:“是啊,水儿今日去了兰花房,看看老爷的那些兰花。”

    沈茂终于知道那气味怎么来的了,他举手握拳放在鼻子下,吸了吸,才开口道:“你今日辛苦了,只是那些兰花打理的事你不懂,往后就莫要去碰了,早点休息吧。”

    说完,竟是半点都不等水姨娘说话,急急的往外面走去了,留下一脸惊愕的水姨娘呆呆的坐在床头,还摆着诱人的水蛇姿势,久久回不了神。

    在外间伺候的凡儿看沈茂出来了,便奇怪的推门进去,问道:“水姨娘,怎么老爷就走了?”她还准备去厨房里要水,好好在那些个势力的婆子丫鬟面前抖一抖的,看这速度和姨娘的表情,只怕老爷一次都没和姨娘滚被子啊。

    水姨娘也不知道为什么,老爷进来的时候表情明明是很欢喜的,怎么进来后就不对了,难道是她说错话了,她平日里都是这么和老爷说话的,老爷就爱她这个调调,这到底是怎么了?

    端着水来的平儿看到屋子里空了,便知道怎么回事了,微叹了口气道:“姨娘,你闻闻自己身上的气味吧。”

    气味?什么气味?水姨娘拉着自己的衣袖闻闻,并没有什么异常啊,反而是凡儿反应快,她虽然也在花房里呆了一个下午,可是她后来就一直在屋外头走,被打虫药弄的迟钝的鼻子渐渐恢复了过来,此时再拉着自己的手臂闻了闻,脸上大变道:“姨娘,奴婢身上一股子刺鼻的虫药味!”

    水姨娘脸色唰的一下变白,连忙从床上下来,将手臂放在凡儿面前,“你闻闻,我是不是也有?”

    水姨娘一靠近,平儿凡儿两人就闻到在浓浓的脂粉味下那股难闻的虫药味,而且虫药味已经够难闻了,可是姨娘身上的脂粉味混在一起,那简直是像粪坑的味道啊。

    水姨娘看到她们的脸色就能想象自己身上的味道有多难闻,再想想刚才老爷的样子,明显是喜欢她,可是又受不了什么异味的样子,最后竟然像是逃走!

    她脸色一下青一下白,说不出的难堪,对着平儿啪的一巴掌,横眉怒斥道:“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平儿捂着脸,委屈道:“今天下午奴婢就想跟你说,可是你说困,让奴婢闭嘴。”她早就闻到了这股虫药味,这种虫药味没个两天是不会散去味道的。

    水姨娘哪里管她是不是早说过,她今日真是被谢氏摆了一道啊,明明早晨的时候老爷的眼神就说明了晚上会到她这里歇息,结果她贪心想做什么兰花仙子,惹得一身臭,恶心走了老爷,她越想越气,听到平儿还在狡辩,对着她又是一巴掌扇下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想着看我的笑话,滚,给我去跪前厅,没有我的话,不准起来。”

    她说完,凡儿让平儿赶紧走,这个时候她在水姨娘面前,这不是等于找打吗?等平儿走了后,凡儿才拉着水姨娘往屋内走去,“姨娘,昨晚我们不是计划好的吗?你怎么……”

    水姨娘一听,当即合了合嘴唇,满脸委屈加愤怒,转头看着凡儿道:“我一时头脑发热,便想去偶遇老爷……”她说了一半也觉得今日自己确实是中了谢氏的圈套,谢氏让她去打理兰花,她以为是个好的,谁知道弄的一身臭,只怕最近老爷都不会来了……

    翌日,谢氏院里。

    “哎哟,不行了不行了,我肚子都要笑疼了。”云卿听着小丫鬟在面前绘声绘色的形容,实在是忍不住了,直接倒在谢氏的怀里,眼泪都要笑出来了。

    谢氏也是抿唇一笑,这个结果她当然知道了,否则的话也不会让水姨娘去花房了。

    “娘,你真是太厉害了,让水姨娘去弄什么虫药,那个东西混杂了蒜啊,姜啊,药味的,得多难闻啊。”云卿看着谢氏,她重生后一直觉得谢氏太过不争,认为娘有时候软了点,其实娘还是很聪慧的,就是心肠太好了而已,这不,一出招起码让爹回想起水姨娘的时候,都忘不了这深刻的‘香味’啊。

    谢氏一面替云卿摸着肚子,一面道:“是福是祸还说不定呢。”虽然整了水姨娘,可是她也不能一辈子不让老爷去姨娘房里,这只是杀鸡给猴看而已,免得这些妾室不知轻重。

    云卿慢慢的止了笑意,也是,水姨娘吃了这么大的亏,怎么能不扳回来,她隐隐约约有着不好的预感,不过,水姨娘会玩什么样的手段,她差不多可以猜到了,而她刚好有一件事情需要水姨娘去开这个口,否则的话凭她自己的力量还是有难度的。

    “好了,今儿个也要去老夫人请安了,我们走吧。”谢氏整理了衣服,带着云卿一起往荣松堂去。

    一进荣松堂,云卿就看到里面坐了其他人。

    韦凝紫没有任何意外的坐在里面,对于她来说,必须要寻得沈家的庇护,韦凝紫想的东西比谢姨妈要深得多,她不会故意去得罪一个人,一般都是暗里下绊子,就算和云卿交锋这么多次,她也没有真正和云卿面对面的黑过脸。

    除了她以外,还有水姨娘,秋姨娘,白姨娘也站在里头,水姨娘一看到谢氏两只眼睛就恨不得化成匕首,将谢氏扎个透。

    可惜谢氏目光都不往她那瞟,直接目不斜视,大方的和云卿一起走过去,对着老夫人裣衽行礼道:“孙女(儿媳)见过祖母(母亲),祖母(母亲)安。”

    “嗯。请来吧。”老夫人的面色此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接下来水姨娘的一句话,说的老夫人面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