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08 云卿被灌醉酒,世子吃醋[手打文字版VIP]

重生之锦绣嫡女 008 云卿被灌醉酒,世子吃醋[手打文字版VIP]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瞳眸微微一转,云卿唇角微扬,她知道这其中的目的了,方才她还问安雪莹为何就请了三个人来,如今可不是明白通透着了。

    今日这所谓给老太君凑热闹的宴会,只不过是打了一个幌子,说到底还是要为这位千里追世子的国公府小姐来办一个才艺展示小型会。而她,刘婉如,柳易月三人今日主要的重要就是来做陪衬的。

    从知府夫人发话请的三个人来看,刘婉如是市舶司提举的女儿,也是安雪莹的好友之一,身份虽不能和知府的正三品官职相比,但是市舶司提举是一个位置极为重要的官职,而且刘婉如的小姨嫁给了京中阳宁侯的嫡子,但是刘婉如的长相十分普通,但不是说长得不好,而是在世家女子面前,她的容貌就显得平凡了些。

    而柳易月虽说容貌秀致,柳家的家世也不错,但是一来她父亲是在知府手下任同知,越不过知府去,二来柳家才发生了柳易青婚前未婚怀孕的丑闻,便是哪个大族这一时半会都不会考虑柳家的闺女。

    最后就是她了,她是安雪莹的闺中密友,这是其中之一,而最重要的是她的身份是商贾之女,即便是她的容貌如何出色,身份间的差距是无法越过的,所以知府夫人选了她们三人来府中做客,既不显得刻意,但往深里一想,又没一个真正拿得出手的,由此便在瑾王世子面前陪衬得安玉莹和安雪莹两人越发的突出。

    不过,云卿朝着安雪莹看了一眼,她倒是对射覆的玩法比对御凤檀的兴趣大多了,也就是说其实说到底都是为了安玉莹的表现而玩了这个游戏的。

    大抵是刚才在正房里的时候,她表现的机灵,反应也快速,给这位国公府小姐留下的印象不错,便点了她的名来猜。

    不得不说这些名门闺秀也确实很累,想要在爱慕的人面前表现一番,还得绕了几个圈,转了几个弯,即要保存面子,又要表现了才华,只可惜辛苦了猜测意图的人。

    今日她就是那最好的选择,第一次照面的女子,又来自不同的阶层,想来也不是事先就做好准备的,摸透了这点,云卿顿时感觉压力很大啊,她必须要猜出来这个托盘里的东西,否则安玉莹就失去了一个表现的机会,但是又不能显得她一眼就看出来,还得衬托出安小姐的聪慧。

    真是观众也累,演员更累。

    云卿淡淡的一笑,装作略微沉吟的样子,朝着安玉莹观察了几眼,这才开口道:“我猜是玉莹小姐鬓后的绢花。”

    她的声音略带着些犹疑,好似不太肯定一般,安玉莹眼底却明显闪过一抹喜色,面色大方的赞赏道:“云卿妹妹眼力不错,你是如何发现的?”她的发髻上的确簪了绢花,但是是小朵小朵簇拥在一起的,若是不特别留意的话,很难发现这一点,难道说云卿一直都在打量她?

    云卿半垂了眼,婉顺中带着点羞涩的笑意,“因为本来我也打算如此做的。”她的发髻后边有着数只小珍珠簪,若是不细心,也没有人能发现的。

    安玉莹这才笑道:“原是如此,云卿妹妹和我二人想到一块去了。”

    云卿笑着点头,暗道,开始是沈小姐,如今是云卿妹妹,关系一下就亲密了数倍啊。

    老太君在一旁瞧见了,开口道:“玉丫头,你可别在这里套近乎,该罚的还是得罚,刚才我可是三杯一杯不少的喝了啊。”

    云卿含笑的看着安玉莹的姿态,得了这样的机会,若是只喝三杯酒,那岂不是浪费了,果然安玉莹对着老太君道:“祖母您又不是不知道,我是沾酒就醉的,要是喝下三杯去,还不直接倒在这里,又给你笑话我了。”

    这两祖孙你一句我一句,真正的目的就要达到了,老太君道:“那你不喝也成,就给大家表演个什么抵了三杯酒吧。”

    安玉莹随之落落大方的站了起来,对着老太君道,“那我就给大家表演一段掌上花开舞吧。”目光却似有似无的朝着御凤檀所在的方向看去。

    云卿早就知道了她的心意才附和了她,比起其他人更注意到她的举动,看她落花流去,也不知道流水有意不?至少上一世御凤檀是没有娶她的。

    安玉莹在未出嫁之前,可是以一支掌上花开的舞蹈名倾京城,如今选了这支舞,就是想要在御凤檀的面前好好的表现一会,毕竟在扬州又不是京城,突出的千金小姐并不多,如此一来,她就显得一枝独秀了。

    掌上花开是一支难度颇高的舞,乃先帝的爱妃俪妃所创,需要舞蹈者腰肢轻盈,舞蹈功底扎实,身段柔软,且平衡能力也要优秀。在平地上起舞之时,单腿脚尖点地,另一只腿为辅助,依靠旋转的力量,使裙摆飞扬如同芙蓉盛开,至少连续不断的旋转十八个圈才能称得上是花开,越是转的圈数越多,证明舞者的技艺越高,远远看起来如同女子轻盈如蝶,在人的手心里起舞,此舞名字也是由此而得来。但掌上花开此舞跳的好,便能一舞成名,同样也因为难度高,非常容易失手,一旦旋转不成,出现意外,便会大跌水平,所以保险来说,极少人会挑这支舞。

    但是云卿知道,安玉莹的掌上花开是非常出色的,据说最好的时候连续旋转了二十八个圈,也是此舞让她名扬京城的。

    既然已经开口帮忙了,何不一次帮到底,云卿微笑着看着安玉莹,轻柔道:“只有姐姐的舞曲岂不是显得单调了些,雪莹的琴艺在书院里也是一绝,不如就请她为姐姐奏上一曲,岂不是美妙许多?”

    闻言,知府夫人的面色就更加柔和了,双眸望着云卿点头道:“这个主意不错。”虽然老太君是请了瑾王世子来为安玉莹作媒,可是她也不介意让雪莹在人前展示自己的风采。

    于是吩咐人将安雪莹平日用的绿绮琴准备了,摆好琴架,而安玉莹也趁着此时到了后院换裙鞋。

    到一切准备好的时候,安玉莹便站了出来,为了不显得那么刻意,她只是换了一条丹红色绣着金色芙蓉滚边层叠的宽摆裙,再换了一双跳舞特质的圆头红色软鞋便站到了席位中间的空白处。

    随着安雪莹十指在琴弦上拨出第一个清脆的声音,那悠扬悦耳的琴声共着轻柔的舞姿开始在众人面前展现了出来。

    安玉莹的舞果然跳的不错,但见她两臂柔软如柳枝,纤细的指尖宛若一支支俏丽的花苞绽放在艳丽的色彩之中,长发和裙角在百花中不断穿梭,随着她琴声的**来临,她的身躯慢慢的向侧弯曲,右腿抬高,仿若一只蝶在花中嬉戏,身躯开始不断的转动,层叠的裙摆开始摇曳,细碎的舞步在旋风般疾转舞出一朵又一朵的芙蓉绽放,真可谓美人舞如芙蓉璇,流风回雪楚腰轻,迷乱了众人的眼。

    有如此娇美佳人倾心献艺,便是她都忍不住动心,云卿抬眼看着那个被安玉莹倾心的男子,却刚好迎上他那一双霞光潋滟的狭眸。

    他也正在看她,彼时的阳光正带着和熹的温度从无云的碧色天空落在他墨色的长发上,再落到了他的侧脸,淡金色的光照在他挺拔的鼻梁上,宛若镶了一层薄钻在上面,似山峦挺拔而坚硬,那张绝色的容颜便显得刚毅了些许。

    云卿眨了一下眼,长睫隔开了那让人呼吸阻滞的容色,以御凤檀的美,只要是女人都会有所感触的,他便如同那一群宝石里最璀璨的一颗,令人明知太过灿烂,也忍不住暗里中意,若是他愿意展颜一笑,那便是无人可以抵挡。

    可是此时那双狭眸却是带着一股阴冷的神色,一瞬不移的盯着云卿的双眼,那目光带着逼人的气势,金辉洒在其中,云卿清楚的可以感受到他在不高兴,而且是非常不高兴。

    这人又怎么了,好好的放着安玉莹的舞蹈不欣赏,又来盯着她做什么?难道是不喜欢她看他?也许是,安玉莹小姐还在这里,她这么看他一眼,给人误会了多不好。

    于是她知趣的转开了眼,正好看到耿佑臣的脸上露出了钦慕的表情,目光在安玉莹那柔韧的腰肢上流连,虽然极力的掩饰,也掩饰的很好,但是认真观察,还是不难发现他眼底的惊艳和心动。她太了解耿佑臣这个人了,他对一切的美色都极为有兴趣,可以说‘美人’和‘权利’是他人生不可缺少的两个部分,当初除了她和韦凝紫以外,还有四房娇美小妾,外头青楼相好她就不予统计了。

    只是如今他地位卑微,纵使有继承侯府爵位的希望,到底只是有希望,国公府的小姐离他的距离不是一般的远,他也只能在心底欣赏罢了。

    一曲余音落下,众人眼底都有着惊艳的色彩。

    “跳的真好。”忽然柳易月一声喊,周围传来了其他附和的掌声,安玉莹已经跳完了,正对着老太君行礼,目光却是含情脉脉的往着御凤檀的方向看去,却见他一眼都未曾看向她这里,而是盯着对面,眼底若有所思的样子,不由的心底一阵失落。

    老太君也和着众人一起鼓掌,夸赞道:“玉丫头的掌上花开又进步了。”

    “是啊,刚才我还怕来了一阵风,就这样将玉莹姐姐这朵鲜花刮走了呢。”刘婉如也开口赞赏道。

    安玉莹抿了抿唇,眼底没有被夸赞后的惊喜,她知道御凤檀来了扬州后,央求着祖母也来扬州,就是想避开五公主这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抢先一步入了他的眼,可惜他每次都是这样懒洋洋的样子,对她没有半点异样。如此心中没甚兴致,勉强谦虚了两句,便坐了下来。

    而安雪莹弹了一首曲子也十分不错,得了老太君另眼相看,喊着她坐到了自己的身边,搂着她夸了两句。

    接下来便是云卿覆东西了,丫鬟托着托盘到了她的面前,她将腰间的一块玉佩取了下来放进去,然后对着安雪莹道:“你来猜猜是什么?”

    安雪莹却是直接对着她道:“我猜这里面一定是玉佩,对不。”

    真是平日里老在一起玩的人,安雪莹随意扫几眼就知道云卿会在里头放上什么东西,云卿摇摇头,装作很后悔的样子开口道:“真是不该点了你的,没办法我认输自罚三杯吧。”说罢,便接过丫鬟倒的果酒喝了下去。

    接下来轮到了安雪莹,她却在众人的目光之中,点了安初阳的名字。知府夫人的脸色明显的顿了一顿,才恢复了平常的模样。

    而安兰,安芳两人的目光也悄悄的在知府夫人和安初阳的面上转来转去,面上却保持不变的样子。

    之前云卿看到的那个冷漠的男子便是安初阳,知府夫人并不是他的亲生母亲,而是安初阳母亲去世后,后娶的继母,但是知府夫人并不如同有些继母一般,对着原配的子女动辄怒骂虐待等,至少在云卿所听到的消息中,知府夫人对安初阳这个原配的儿子在面子上还是做的很到位的,没有短缺他任何的东西也没有故意捧杀他,将他培养成一个成天只会斗鸡玩犬的公子哥,在白鹤书院就读时,安初阳的成绩也是属于上等,颇被夫子们看好。

    只是,大雍朝男子十二岁便可参加科举,但是安初阳已经十五岁,却一直没有参加过乡试,至今没有功名在身。他父亲虽然是宁国公胞弟,却是没有爵位可承,如此一来,他的作为确实有些奇怪。

    云卿记得前世的时候,他后来没有呆在扬州,也没有走上仕途,好像是一个人打着包就走了,后来就没了消息,安家再也没有人看到过他。

    他本是坐在那处,如同一块黑色的石头一般一动不动,仿若对其他的一切都有很强的排斥感,自安雪莹点了他的名字后,才掀开眼皮往她那看了一眼,眸子中的神情都没有动过,端起手边的酒杯对着身后的丫鬟道:“倒酒。”

    如此干巴巴的两个字,让身后的丫鬟不知所措,他究竟知道不知道自己被点名猜覆下的物品?安玉莹微拧着眉头看着这个堂哥,而安雪莹似乎一点都不为他的态度所吓,依旧是含笑道:“这是大哥在服输呢,他猜不到我下面是什么东西,大哥,你说是不是?”

    这一句话下来,柳易月暗自嘀咕了一句,只怕他是不会理人了,那冷冰冰的样子好吓人。

    安初阳闻言淡淡的点头,却是开口答了一句,“嗯,是。”

    太阳透过身边的杏树撒下的斑斑点点,照在他淡色的唇瓣上,随着冰凉的两个字吐出,云卿似乎能感受到他口中冷冽的温度碰触到阳光后,便有白茫茫的雾气冒出来,虽然知道这一定是错觉,但是安初阳给她的感觉便是如此。

    一个能够活动的,蕴藏着火山的巨大冰石,他的冷总让人感觉在压抑着什么东西,而这样东西迟早有一天将表面的冰融化喷薄而出。

    那种感觉,很热烈,也很危险。

    云卿为自己这种想法而好笑,她自重生来,像是脑子一下就清醒了许多,看人比起以前来真的细心多了,便是对人的感知也比以前强了许多,若是前世,她哪里知道谁危险不危险,只会单单凭着外表和言语去判断一个人的好坏,当真是单纯的有点愚蠢。

    而今再生一世,同样的景物,同样的人,却难以激起她心中的涟漪,所判断的,所分析的,都是于自己利还是不利,再也不是满心少女情怀憧憬美好未来的单纯女子了。

    她的目光落在安初阳的身上,引得一直淡漠的他也抬头看了过来。

    沈家的女儿沈云卿,他是知道的,安雪莹的闺中密友,他曾经见过两面,每次见到他便是脸色吓得一变,然后微微的靠近安雪莹,眼神里有着害怕。

    他对这种眼神极为熟悉,自小他就是冷冰冰的一副样子,除了安雪莹外,其他人见了他,无不是避得远远的,就连安兰,安芳两个庶妹远远看到他来,都是改道而行,避免与他遇见,好像沾到他就是要死人了一般。

    虽然他已经习惯了,可是今日她的眼神却完全变了,平和而淡定,没有一丝的异样,还对着他大方坦然的微微一笑,那笑容令他有些恼火,却也看不出其中有什么恶意,如今又将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

    这与以前截然不同的举动让他反而有兴趣观察起面前这个与众不同的少女来。

    但见她穿着藕荷色的如意云纹褙子,月华色的水纹裙,梳着随云髻,髻上插着一根步摇,素淡的颜色将她白皙肌肤更衬得多了一份透明的灵秀,那垂下来的步摇珍珠串落在她的颊边,顺着圆滑的脸颊看得到的是一截纤细优美的脖颈,透明的好似一层白纸,又脆弱又柔韧。

    一双凤眸黑黝黝的好似两颗黑曜石镶嵌在里面,又将星光拢在了里头,飞翘的眼尾将原本显得婉柔的面容平添了一股雍容的贵气,唇色饱满红润,微笑的时候弧度往上,显得亲切又娇润,那长长的睫毛随着笑容弯起来的时候好似黑色的蝴蝶停在她的面容,洒下长长的阴影。

    虽然暂时还未长开,但是已经能看得出日后的眉眼必定美艳明亮。如此打量下来,当要点名让人猜覆射的时候,他便自然而然的点了云卿的名字。

    这厢云卿在感怀前世今生的区别,出神之间,没有听到安初阳点的是她的名字,惹得周围安静了下来,纷纷将目光转到了她的身上。

    安雪莹见此,暗里担忧,看云卿的神色又是一不小心走了神,便站起来走到她身边,状似戏谑道:“怎的,我大哥点了你猜覆,想了这么久还不说,你是猜不出来了吧?”

    好友的声音到了耳边,云卿这才回过神来,暗道自己怎的一下又缅怀起以前的事来了,可是安初阳方才放了什么东西,她是一点也没注意,好在她反应也快,便顺着道:“我还以为掩饰的很好,这也被你看出来了?!”

    如此一说,众人都以为她刚才真是在沉思里头放的东西,也不去怪她一时发呆看着男子的越矩行为。

    柳易月更是催促道:“输了输了,你是喝酒还是表演节目啊?”

    云卿哪有什么心思表演节目,这明显是给安家小姐出风头的时候,她来只是凑个数而已,便笑着对知府夫人道:“夫人府中制的果酒香甜可口,我当然是选择多喝几杯了。”

    知府夫人便笑道:“这酒可是我的独门秘方,用了数种果子浸出埋在雪里放了一个冬季,叫做冷香酿,数量不多,今日可是老太君来了,我才拿出来的呢。”

    “难怪这样好喝。”云卿说着又喝了三杯,口气里带着十分的欣喜,仿若真的喜欢喝这冷香酿一般,只她自己知道,这果酒虽然是甜,可是后劲也不小,只怕等会头是要晕上一阵子了。

    她眼底满是不情愿的喝着果酒,也不知道安初阳是怎么了,今日竟然会点了她的名字,平日里她是话都没有同他说过三句。

    喝完之后,又轮到她点名,她随手拿了一个东西放了进去,抬手对着前面一点,还没说出名字,却听的柳易月惊叫一声,双眼亮闪闪的望着对面喊道:“瑾王世子你可猜猜我表姐放的是什么?”

    这一声喊出来,云卿那一瞬间的忪怔马上就如同风吹乌云,咻地一下散了去。

    而席间反应却是一片不同,安玉莹面上仍是挂着笑,端起手边的茶望了云卿一眼,老太君依旧是笑呵呵的坐在那里看着他们玩耍,耿佑臣则带着些许失望,云卿竟然没有点到他的名字,而安兰,安芳,柳易月,刘婉如倒是带上了期待,因为等下瑾王世子点名的时候,点到了谁,就代表了谁运气好,她们可盼着有机会也像安玉莹一样展现一下自己的才艺,虽说自己身份不比国公府小姐尊贵,可是万事难说嘛,万一得了瑾王世子的青眼也说不定。

    只有云卿转头看着柳易月那兴奋的模样,恨不得拿着手中的酒杯对着她的嘴巴塞了进去,今天到底是出门没有看黄历还是怎地,她抬手一点哪里是要指着御凤檀了,她压根就不打算里和御凤檀有一丁半丁的关系。

    这会可好了,席间没有人指的瑾王世子,被她这个拉来凑数的人指了出来,那个妖孽在哪哪都是桃花开的特别多,她才不想死在桃花从里凑这个热闹,柳易月这嘴巴还真是快到惹人恨,她难道看不出今日这小聚会就是为了推销安家小姐而准备的吗?以后还不知道知府夫人怎么看她,以为她不知天高地厚,以一介商女的身份妄图高攀瑾王世子怎么办?

    一袭白袍的御凤檀正双手交错的放在膝盖上,人懒洋洋的靠在椅背,唇角扬起一抹笑容,衬得他那双摄人心魂的狭眸带着一股泠泠的冷意。

    他在笑,也是在冷笑。

    从云卿进来的时候,他就在望着她,可是她的眼神每每转到他这里的时候,便不着痕迹的急急转开,像是一秒钟都不愿意在他身上停留,避之如鬼魅。

    他自问自己家世,容貌,拿出来哪一样不管在扬州还是京城,那都是一等一的打眼,怎么偏生遇见沈云卿,她就把他当作了世界上最危险的东西了。

    如此便也就罢了,她不看他,也不看其他男子,他心中也是舒坦的,证明卿卿不是个随意的女子。可她却看着那个冷冰冰的安初阳看的入神,两眼怔怔的望着他一点也不避讳,若不是安雪莹出声提醒,只怕要在席间闹出个笑柄来。

    还一杯接一杯的喝,样子豪爽得很,哪有女孩这样喝酒的,万一醉了怎么办,还是她自诩酒量好,不怕喝。既然能喝,那就让你喝个够。

    狭眸紧紧的盯着云卿,御凤檀嘴角冷冷的一扯,低沉的开口道:“沈家小姐这里面放的是树上飘下的一片树叶吧。”

    闻言,其他人则是一脸惊奇的看着御凤檀,那目光敬佩有之,爱慕有之,欣赏有之,安玉莹更是忍不住的看着他,方才她还在想云卿究竟是放了什么东西进去,竟没有想到她是接了一片落叶放下了。而御凤檀的眼力竟然有这样快,一瞬都没有逃脱他的眼皮下。

    云卿却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满心的苦闷,她本来捞片树叶进去,是想点耿佑臣的名的,谁知道阴差阳错的被柳易月弄成了御凤檀,点了他也就算了,御凤檀稍许蠢一下不行啊,为什么一猜就能猜中她放的是什么东西呢?

    如此一来,她只能又听到旁边的人推她喝酒,她真是……有苦说不出啊,满肚子的郁闷化作一腔豪气,又接了三杯酒喝了下来。

    喝完之后她便觉得果酒的后劲开始上头了,脑中有一种眩晕感,但是还算不严重,看东西说话之类的不受影响,只要多坐一会便会过去了。

    谁知,世事偏偏不往她所想的方向走去。

    御凤檀在众多期待的目光中放下了东西,然后似笑非笑的对着云卿道:“沈小姐猜猜,我放的是什么?”

    云卿刚将手肘放在椅子扶手上,正准备支着头假息一下,闻言手肘差一点就滑了下来,抬起头看着前方隔席的男子,他薄唇微扬,正懒洋洋的笑着,那笑容明明是如烈日一样妖艳,落在云卿眼中却只换来她的一阵苦笑,御凤檀这是要跟她杠上了吗?

    他到底是想怎样,怎么又点回她的名字?

    他应该知道她不喜欢被人关注,却偏偏要将她拉在众人的面前,他难道不知道,但凡和他有关系的一切,就等同了被人注目。

    这个瑾王世子,他究竟想做什么?

    她抬眸坐直了身躯,却因酒力上头,有些难以判断御凤檀究竟放了什么东西进去,他的身上装扮一向简单,除了头上的簪子,腰间的玉带,便没有其他多余的物品,这是又要输了么?

    今天黄历一定写的是:不宜出行,赴宴。

    她扫了一眼酒杯,眸中闪过一丝无奈,刚要端起,说自己猜不出而甘愿受罚的时候,却听对面传来磁性悦耳的嗓音道:“没意思,不玩了,老太君,我肚子饿了,不知何时用午膳啊?”

    被他这么一打岔,自然没人再关注云卿喝不喝酒,猜不猜得出碗下的东西了。老太君看了一下时辰,日头也已经越来越盛,照在人身上带上了灼热,眼见靠近午时了,便宣布今日散了吧。

    云卿这才松了一口气,总算是不要再喝了,她本来就不会喝酒,如今一下喝了六杯进去,头已经开始昏了,再喝多只怕等会会在众人面前失态了。

    御凤檀方才本来是想要整她一次,他根本就没有在托盘上放东西,量小狐狸多聪明,都不会想到这点,如此便让她多喝几杯,看以后还敢不敢这样在人前一杯接一杯的。可是看她端起酒杯时候脸上闪过一丝无可奈何的委屈,心头不知怎的就软了下来,不由自主的开口阻止。

    狭长的墨眸扫过她带着迷蒙的眼,他暗暗哼了一声,真是,喝又喝不得,瞧端起酒杯来,小脸苦兮兮的皱了皱眉头,还为了配合这些人在这里做戏,就算表演一个节目给他看看也可以的嘛。哼。

    老太君发了话,众人又随之到正堂里坐了一会,知府夫人身边的齐嬷嬷进来说是知府老爷回来了,也已经在正堂摆好了席面,请大家都过去,于是众人随着老太君一道起身跟着去了正堂里。

    云卿却发现,安初阳并未随着众人一起,而是出了正堂后,便转弯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去了。他素来行事独来独往,她也未曾多想,便和其他人一起到了正堂。

    正堂里摆着两桌西面,老太君和安知府,御凤檀,耿佑臣坐一桌,知府夫人带着安雪莹,安兰,安芳,云卿,柳易月,刘婉如坐在屏风隔开的另外一桌上。

    只听安知府给老太君请安后,便沉着声音问道:“那个逆子怎么没来?”

    接着又听到几句话,云卿装作没有听到,一声不吭的埋头用膳,大户人家里用膳都是讲究食不言,一个个细嚼慢咽,除了呼吸声,几乎没有其他的声音,这一切对于云卿来说,倒是习惯了,平日在沈府中用膳规矩也是如此。

    只是刚才那一番覆射玩法,让她心情变得格外不好,脑子里昏昏沉沉也注意不到其他,稍许做做样子吃了一点。

    待老太君放下筷子之后,她也跟着放下漱口擦嘴,与众人一起出去了。老太君虽然身子硬朗,到底年纪上来了,闹了一上午也累了,安玉莹和沉香便扶着她先去院子里歇息。

    云卿便和安雪莹,刘婉如,柳易月她们一起往着安雪莹居住的院子里去玩耍,谁想走了没多远,云卿便觉得下腹坠的慌,许是那酒喝的急了,吃饭时又喝了一碗汤,便要去如厕。

    知府府里云卿也来过不少次,对于里面布局还是清楚的,便没有让人带着她去,她让安雪莹与她们先到落梅院去,而自己朝着花园后方曲径通幽处走去,就在她快到净房的时候,却听一旁传来了男子的脚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