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04 渣渣表姐妹气歪嘴[手打VIP]

重生之锦绣嫡女 004 渣渣表姐妹气歪嘴[手打VIP]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瞧着谢氏的眉又开始带了愁绪,云卿怕她想多了不好,立即将话题转开道:“对了,今天报到我还遇见安雪莹了。”

    谢氏和知府夫人也几分交情,两人算是互相看着还不错的那种,也知道这个娇贵的知府小姐和云卿关系还不错,顺口道:“倒是很久没见她了。”

    两母女东拉西扯的说了一会后,云卿便先转身回府阁里去了。

    两个小丫鬟扶着被打了二十大板的飞丹过来给云卿磕头,看着眼前满脸苍白泪水的人,云卿心有不忍,还是忍着让她跪下磕头。

    碧莲能做到大丫鬟,肯定是有长处的,可是单她这么单纯冲动这点,确实是做丫鬟的致命点,一个丫鬟敢去主子面前告另外主子的状,正义感也太强了点。

    但是这也说明了一点,碧莲人不错,若是能意识到自己的不足,以后还是能好好用的。

    “你可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摇手吩咐左右的人全部都下去,只留流翠和青莲在屋内,云卿不急不缓的看着她,开口问道。

    忍着背上的疼痛,飞丹垂头认错道:“奴婢不该一时冲动,被人愚耍利用。”

    “还有呢?”

    “遇事要先想后行,不可贸贸然。”飞丹继续道。

    云卿眸光微凝,“还有吗?”

    飞丹半跪半趴的在地上,摇头不语,流翠看她那模样,暗里摇头,也许是以前一直跟着老夫人面前,老夫人本来就是个不太有定心的,身边的碧萍又不是个坏心眼的,加上老子娘在府中有地位,飞丹没遇过什么难事。

    看了云卿一眼,知道她今天是要好好的让飞丹知道自己错在哪,流翠便点了一句,“飞丹,咱们都是沈府的丫鬟。”

    飞丹这才警醒过来,她是沈府的丫鬟,虽然是跟在老夫人身边,可是大的来说,那也是夫人,大小姐的丫鬟,一切都应该以沈府的利益为主,她今日听了表小姐几句的挑唆,便自以为是的去老夫人面前伸张所谓的正义,便是真是大小姐所为,以后她在府里别人会怎么看她,一个背弃自己府里主子去讨好外边的人,这不是吃里扒外吗?而主子们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丫鬟,今日若不是大小姐开口,只怕老夫人不卖了自己,夫人也不会再看得起她。

    想到这里,她立即明白过来了,真心磕头道:“奴婢明白了,谢谢大小姐。”

    “你明白就好。”云卿浅浅一笑,眸子里流露出满意来,这样说明飞丹还可教也,她转头对着青莲道:“飞丹以后就你住一起,她身上有伤,你多照顾点。”

    青莲知道刚才大小姐留自己在这里,也是告诉自己,不忠心的丫鬟是没有出路的,连忙点头道:“是的,奴婢一定遵照大小姐的吩咐。”

    “好了,你扶着她下去吧,等会去请个大夫来看看,别伤了筋骨。”将这些事务都处理了之后,云卿便回房间去了。

    不知不觉中,阳光慢慢的倾斜了下来,院子里的琼花一朵朵的簇拥在一起,雪团般晶莹纯丽,顺着支开的窗子透进的金辉打在她的身上,一切都是那样的美好。

    她笑了笑,拿起黄花梨木四角雕海棠桌上的医书,接着看起来。

    第二天,谢氏便让人去下了帖子到柳家,刚好柳家的人也说要给沈府送信,原来在下属州县任知县的柳家二太太带着一家子人回来了。

    当云卿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凤眸里浮上了一抹暗暗的笑意,二太太这一家上一世她接触的不多,因为很少走动,不过听说也是个内容丰富精彩,足够让说书人好好赚一笔的故事。

    到了第三日早晨,流翠早早便起来了给云卿收拾打扮,新来的那个丫鬟叫采青,她从柜子里挑了两条襦裙,一条是冰蓝色交错白色的齐胸襦裙,胸口绣着一朵雍容华贵的牡丹,一条是海棠色锻绣折枝花卉对襟抹胸襦裙,她左看右看的,觉得两条都不错。

    一旁的流翠笑道:“今天小姐是去姑姥姥家,穿的稍许色泽鲜艳点好。”

    采青赞同的点点头,又取了一条散花水雾薄烟百褶裙,给云卿穿戴了起来,昨日晨起时云卿就发现她梳头的手艺不错,今天她又麻利的给云卿梳了一个改良的灵蛇髻,再选了一根双股镶红宝石攒珠四蝶珍珠流苏簪,看起来整个人透出一股灵气。

    “梳的不错。”云卿在发髻上抚了抚,夸赞道,采青眼底闪过一道开心,道:“小姐喜欢便好了。”

    云卿淡淡的笑了笑,一切准备好后,便留了问儿和采青看着院子,带着流翠和青莲出门往谢氏那边去了。谢氏也已经起床,安排好了府中的一切,让丫鬟将早膳摆上来,两人一块吃完了后,才往垂花门走去。

    由于此次去柳府,加上谢姨妈和韦凝紫已经有四个人,再加上各自的丫鬟,一辆马车便显得少了,所以门口有三辆马车在候着,云卿和谢氏坐在第一辆马车,两人的随身丫鬟也上了这辆马车,第二辆便是谢姨妈和韦凝紫坐,第三辆里面是两人带着的礼物,谢姨妈这么久未去见过柳老夫人,还是知道要带着礼品的。

    韦凝紫昨晚听谢姨妈说了柳家的情况,知道在扬州府也是一方名门,又听说柳家和沈府两个月前闹了一件事,便是为两家大姑娘和一个未婚夫的事闹了起来。

    如此她心里便有些期待,不知道这次能不能得了柳家的眼,好歹那边也是曾经的伯爵府,如今柳大老爷和二老爷也都是官身,若是能和那边的关系弄好,岂不是比巴结柳家好的多。

    带着这种期待,两母女到了柳府的二门前。

    谢氏敏感的发现,这一次妹妹过来,柳老夫人并没有来二门前接,她也没有多想,快步的望着里头走去。

    还没走到院子,远远的就听到柳老夫人的屋里传来了一阵阵的笑语,谢氏知道这是二太太回来了。

    进了屋子之后,平素里没有坐满的正厅里,此时坐了一大片的人,除了柳大老爷,柳大太太,柳易月,还有几张新的面孔,虽然云卿里印象不大,还是知道面前这几个人的身份。

    柳老夫人一见她们进来,便笑盈盈的开口道:“你们来了啊。”一双眼看似随意的一扫,便在谢姨妈和韦凝紫的身上过了几眼,看着她们今日的穿着,眼里带着一分深部可见的不喜,虽然特意避免了太过素淡,可是站在云卿和谢氏旁边,韦凝紫和谢姨妈的穿着一看还是知道在孝期内的。

    如此一来,柳老夫人的笑容就显得很公式化,对着谢姨妈道:“这是素玲吧。”

    谢姨妈脸上绽开了笑意,立即应道:“是啊,姑母,这些年一直在京城,没来看你老人家,实在是过意不去。”她说着,一面示意身旁的丫鬟将礼单递了过去,柳老夫人只是扫了一眼,眼底的轻视便更多了两分,态度淡淡的道:“来便来,客气什么。”

    云卿坐在丫鬟给搬来的榉木椅上,微不可查的动了动嘴角,眼里带着一抹笑意,谢姨妈来沈府的时候,周身除了几箱衣物,和压底的嫁妆外,其他的都是银票银钱和庄子契约,她到柳老夫人这里来,就两天时间能准备什么好礼物,还不就是些普通的东西。

    这些年,柳家在沈府得的东西多了去了,每年柳老夫人的寿宴谢氏都是拿着两大车的好东西送过来,便是柳家大老爷升官所用铺路的银子,那都是找沈家拿了多半去。

    谢姨妈献的这个礼单,只怕是换不来柳老夫人的重视了。

    而一旁站着的大夫人眼角余光瞥了一下礼单的前几项,眼睛里带上了嘲笑,果真是死了丈夫来投奔的,拿得东西都是这么上不了台面,心里也就带上了失望,看着韦凝紫和谢姨妈的眼神比起刚进门的时候要冷了几分。

    韦凝紫倒是精乖的,说第一回见到姑姥姥,一定要磕头拜见,柳老夫人也不推辞,让银杏拿了个大红福字跪团给她,韦凝紫便恭恭敬敬的给柳老夫人磕了三个头,如此举动,倒让柳老夫人露出一点笑容来了,唤了她起来后便开口道:“云卿,过来,你很久没看到过你二表舅妈和表姐表哥们了,今日也随着你表姐一起见见。”

    只见一个穿着玉色缠枝莲纹丝绸女袄,牙色遍地如意云五谷丰登织金锻马面裙的妇人坐在左边的首位上,那便是二表舅母了,她看起来保养的还不错,看起来也就四十实岁,只是眼袋略深,似乎休息的不太好。

    云卿和韦凝紫两人按礼见过,一人得了一只白玉手镯。

    而她旁边坐着一个二十五岁左右的年青男子,穿着绯红色的圆领通袖袍,腰上束着金镶宝珠玉带,脚上蹬着云腾日升的织金缎靴子,长得也算俊俏斯文。

    他是大表舅母的儿子柳易阳,在柳家孙子辈中排行老大。自从考上了秀才之后,便谋了个闲职在家,每日东游西荡的,十足的纨绔公子。

    柳易阳正起身对着谢氏和谢姨妈行礼,当转身看到谢氏身边穿着对襟长裙,容色雅丽的云卿时,眼底的光芒闪了一闪,笑着道:“云卿表妹好久不见,倒是出落的越发迷人了。”

    这话说的太过轻浮,谢氏蹙了蹙眉,柳大夫人连忙起来打圆场道:“这里还有一个表妹呢。”

    柳易阳这才看到了谢姨妈身旁还有一个女子,生的是柔媚动人,姿色也不错,只是他看多了这种类型的小妾和青楼女子,也不放在心上,淡淡道:“这位便是凝紫表妹了。”

    韦凝紫对他也没什么好感,眼底只看得到沈云卿,又是一个已婚的男人,她没有兴趣,只是按照规矩的行礼道:“凝紫见过表哥。”

    他身边的是一个形容瘦枯的女子,蓝缎地的显色长袄都遮掩不住她皮肤泛黄,是柳易阳的正妻黄氏,年龄应该与他差不多,但是看起来老了许多,而且一看就是久病不治的类型。她怀中抱着一个三岁左右的小男孩,脸蛋圆鼓鼓的,一双眼睛圆溜溜带着好奇,盯着云卿看个不停。

    黄氏对云卿和韦凝紫轻轻的笑笑,让她们起身,然后掏出两块翡翠玉佩分别给了两人。

    云卿记得上一世黄氏也是这样病着,然后差不多一年后就去世了,柳易阳那时候便将他喜欢的一个妾室提了做了正房,好像过了不久,远哥儿也死了,对外面称作是不小心跌死的。

    但是云卿记得听谢氏说过,远哥儿死的时候全身都是掐痕,烫痕和一些乱七八糟的痕迹,小身子瘦得皮包骨一样,多半是被那个后母虐待而死的。

    而那时候大太太觊觎沈家的财产,看着她名声被坏,便动了心思,说要云卿来做她儿子的贵妾。她虽然是一介商贾之女,但是从小就是做当家主母教养,谢氏也未曾想过要将女儿嫁去做妾,但是考虑到那时候的情况,又有点动心,毕竟嫁到自己姑母家好过嫁到别人家去。

    后来是听到云卿说誓死不为妾之后,谢氏才拒绝了这门亲事。

    她侧眸看着柳易阳,正看到他斯文的侧脸,配合着他浑身的装束,谁能看出这样一个金玉其外的男人,是一个可以将妾升为妻,看着自己的亲生骨肉被虐待而死的男人。

    莫说是为妾,就是为妻,她也绝不会考虑。

    她看着还是小小的远哥儿,虽然还小,但是还是看得出很聪明的孩子,眼珠子黑黑的,带着灵巧的光芒,小手一拍一拍的玩着黄氏衣服上的小珠子,很是惹人怜爱。

    见完表二舅母,大表哥和大表嫂,另外还有一个少女,梳着双丫环,是二表舅母的女儿,柳易心,比云卿要小上一岁,长得不算特别出色,属于比较秀气的那种。

    一圈见了下来,二表舅母和大表嫂给了两人一个白玉镯子,一个翡翠玉佩,柳老夫人这才开口对着韦凝紫道:“来,既然是第一次见面,姑姥姥当然也要送东西给你。”

    说罢,就朝着银杏瞄了一眼,银杏立即退了出去,过了一会来的时候,手上便拿了一个雕花红漆木的圆盘。

    柳老夫人从圆盘上拿下一个匣子后,柳大太太,柳二太太,还有柳易月三人目光都随着她的动作,直想看看老夫人会拿出什么好东西出来。

    韦凝紫心里也带着激动,她本身没几副好首饰,每日都是戴那么几样,谢姨妈是个不舍得的,银票都抠的死死的,自己嫁妆里真正的好东西也舍不得给她,害的她每日都羡慕云卿头上变化多端的首饰。

    柳老夫人察觉到她的目光,将匣子打开,里面是一对灯笼镂空金鱼耳坠,一对单股莲花缠丝银镯子,一对白玉点翠流云鎏金簪子,递给韦凝紫道:“这是给你的,看看可喜欢。”

    谢姨妈一看,眼底露出一点不爽快的神色来了,韦凝紫眉间瞬间闪过一抹不虞,这两样东西,可是离她想象中也差太远了,可是面上却一点都不表露出来,甚至带着点惊喜道:“谢谢姑姥姥。”

    柳老夫人点点头,把匣子合上递给了她。谢氏看了一眼匣子里的东西,也微微讶异了起来,当初在家中,父亲母亲并没有因为谢素玲的庶出身份看低她,她的母亲是先皇赐下的一个美人,父亲无奈收了,那美人也是不得志郁郁而终,她生下的女儿父亲和母亲都当作亲生女儿养的,那时候姑母对她和素玲的态度都是一样,送她什么,也送妹妹什么。

    而今次,柳老夫人送的东西看起来虽说都不错,但是这几样东西在柳府这样的人家来说,是最不起眼的,便是有体面的大丫鬟也会得这样的赏赐,想起云卿来的时候,柳老夫人给送的赤金头面,宝石簪子,可比这个值钱多了。

    谢氏垂头抿着茶水,心中有了其他的想法,莫非如今柳家对她热情的原因是因为她还有用处?若是以后她也像素玲一样,柳家会怎么对她?

    过了一会,她们大人就开始聊着,柳老夫人便让柳易月带着云卿,柳易心,韦凝紫几个到她那边去玩耍去。

    到了柳易月居住的伴月阁时,柳易月便对着她们三人道:“你们到了这里,快坐吧。”俨然一副主人的派头。

    云卿顺着她的话坐了下来,心里却有了别的想法,柳易青是柳易月的嫡亲姐姐,两人的关系颇为不错,她不觉得柳易月是那种会大义灭亲的人,就算知道是柳易青勾引齐守信在先,她心内估计也是憎恨自己的。

    其实云卿想的并没有错,柳易月在得知事情后也闹了一顿,但是被柳大夫人训斥了一顿,柳大夫人到底老谋深算,知道柳易青的事情是自讨苦吃,也怪不得云卿,如今到了这种田地也没办法补回了,将柳易青送到了齐家后,便当作没有那个女儿,她唯一的想法就是要和谢氏沈府重新建立好关系,才好拿钱。

    所以柳易月就算是有气,也不会在表面上发作起来,但是心底还是在算计着给云卿添堵。

    每次云卿到柳家都会给她和柳易青带东西,这次却没有半点动作,柳易月便有些不高兴了,上上下下的在云卿身上打量,终于将目光停在了她身上的首饰上。

    她说了几句场面话,便喝了口茶,装作才看到的样子对着云卿道:“表姐,你头上这簪子很好看,是在哪个铺子里买的样式,我也想去买一个。”

    云卿早就感受到她那如影随形打量的目光,上回送柳易青东西的时候,她不也是一脸乖巧的上来要东西吗。

    她笑了笑,伸手摸了一下头上的簪子,开口道:“月表妹眼睛倒是厉害啊,这簪子我今天还是第一次戴呢,在扬州这里没有买的,这是爹从京城的玲珑斋给我买来的,那里的东西都是独一无二的呢。”

    听着云卿如此说,独一无二的东西柳易月更喜欢了,她无比羡慕的盯着那根簪子,“可真漂亮,那珍珠每一颗都一样大,与鸡心血宝石衬在一起,顿时便显得高贵了不少,姑父真有眼光。”

    当然有眼光了,否则怎么可能将沈家的生意越做越大,对于父亲,云卿心中还是敬佩的,父亲每次不管是北上,还是下海,都会给她带一些稀罕的,漂亮的东西回来,这簪子便是其中之一。

    “是啊,爹对我真好。”云卿装作听不懂她的潜台词,喝了口茶,淡淡的应道。

    这表姐怎么今天反应这么慢了,还不知道开口把那簪子送给她,柳易月急了起来,平日里只要她这么说,一般都可以把云卿的东西哄过来的,久而久之,哪次不在云卿身上弄两样东西过来她就难受。

    难道表姐没听出来?她又在云卿头上盯了两眼,然后小声道:“可惜没有了……我真的好喜欢哦……”

    面对她如此做派,云卿当作没听到。前世柳易月柳易青两姐妹便是每次看到她有什么好东西,都故作可爱的开口问,最后就是要从她这里拿走那样东西。

    这一世,她倒是想,个个都只会盘算别人的东西,想都不要想她会再傻乎乎的给她们了。

    柳易月没想到云卿竟然坐在那里装起了呆子,自顾自的喝着茶,好像杯子里住了个小人儿一样,看的那样认真,真是气死她了。

    她扫了一眼那簪子,越看越喜欢,越是得不到的东西,她就越是觉得好,便轻轻的咳了一声,对着柳易心道:“妹妹,你看云卿表姐头上的那根簪子是不是很漂亮啊?”

    柳易心其实也一直在打量云卿的穿着,她因为父亲在下属州县任职,极少到扬州府来,虽然只是十二岁的小泵娘,对着漂亮的东西依然是不变的追求,早知道今日云卿要来,柳易月便来找过她,说是两人一起去要云卿的东西。

    她本来头一次回来,哪里会想到这样的事,可是柳易月一直跟她说云卿表姐的东西好拿,又将以前从云卿那里拿了的东西都亮出来给她看,那镯子,耳坠子看的她两眼冒金光,爱不释手,柳易月又告诉她沈家是扬州有名的富家,这些东西根本不算什么,要了就要了,她不由的动了心,答应了柳易月一起来要东西。

    眼看柳易月直接开口要失败了以后给她打暗号,于是柳易心按照昨天她们两人商量的方法,将手中的点心放了下来,直接将手上四只银丝镶金的镯子取了下来拿在手中,然后捧着过来,站到云卿的面前。

    云卿不太明白的看着脸蛋还带着婴儿肥的柳易心,这是要干什么?

    柳易心开始为她解除困惑了,她开口道:“云卿表姐,这是我父亲任职那个县里面的规矩,若是女孩子见面后发现特别投缘,特别亲切的,便会取了身上戴的东西互相交换,以表示两人的友情长长久久的,也显示了两人的真心哦。”

    柳易月也赶紧在一旁附和道:“原来心妹妹那还有这样的规矩啊,那我也来一并凑个趣了。”说着,就从她耳朵上取下了一对贝壳缠羽毛的银耳坠子递到云卿的面前。

    韦凝紫坐在一旁看着两个柳家小姐的动作,差点就没憋住笑了出来,她这算是看明白了,原来柳家两个小姐是合着伙来诓云卿身上的首饰啊。

    她转眸看云卿身上的首饰,除了头上的一根双股镶红宝石攒珠四蝶珍珠流苏簪,手臂上一对穿花百蝶金镯,还有耳坠上是一对蝴蝶红宝石的耳坠子,胸口挂着是两重八宝吉祥云纹镶碎红宝石长命锁,这四样东西件件可都是价值不凡,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其中簪子,耳坠,长命锁还是用的一套花样子打出来的。

    她也不由的起了心要凑个热闹,不管要不要得到,反正是柳家小姐先开口的,她也不过是入乡随俗,若是能要到一件,岂不是赚了,怀中这种心思,她也从头上抽了一支雕凤衔珠的簪子下来,凑过去道:“原来如此,那我可不能落了这个习俗啊。”说完,便学着柳易月和柳易心将簪子也放在了云卿面前的架子上。

    哈,哈哈。这是变相打劫吗?看着眼前三个首饰,再看面前那三个目光里都带着期待光芒的表姐妹,云卿在心内真是笑的仰倒,看过打劫的,还没看过打劫得这么有艺术的。

    流翠站在云卿身后,气的牙都咬了起来,这三位表小姐也太不要脸了,知道小姐今日身上都是好东西,瞧瞧她们拿出来的是什么货色,小姐的妆匣里这等的几乎都见不着,她们也好意思来换。

    云卿抬手掩了掩鼻子,然后笑道:“姐妹们真是太热情了,初初见到云卿,便全部都和云卿投缘起来了。那云卿也不能怠慢了才是。”

    “今日我身上刚好戴了红宝石一套的东西呢……”她说着,左手顺势一抬,对着右手轻轻的摸去,那首饰看着就像要去取镯子,看的柳易月和柳易心满心的激动,看来这个办法果然不错,怎么说云卿也不能驳了三个表姐妹的盛情啊。

    韦凝紫倒是期待中有一点不敢相信,就这么段时间和云卿相处,她知道云卿应该也没这么好说话,虽然她觉得云卿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来拒绝了。

    就在她们闪亮如灯光的眼神下,云卿的手缓缓的从轻纱上衣从抚过,好像扑了扑并不存在的灰尘,然后微笑着对着她们道:“刚才我又想了下,表姐和两位姐妹在我心中的地位都是一样的,那这东西到底要怎么给呢。”她一手勾着两重八宝吉祥云纹镶碎红宝石长命锁道:“这个可是其中最贵的,便是这上面的云纹都是名匠鲁珍打造出来的,更别提这些宝石,都是同一个师傅切割出来的,在阳光下可以折射光彩,抵得上其他的好几倍呢……”

    话音一落,柳易月的眼睛就亮得更厉害了,她站出来道:“这个自然是与我交换啊,我拿出来的才是最稀罕的。”

    柳易心一听不干了,于是冲道:“你那算是什么好东西,就是块贝壳上面吊了根羽毛。”

    她这一句戳中了柳易月的心思,柳易月是为了换首饰,拿着最不值钱的玩意出来,她脸涨红,反驳道:“我是姐姐,当然是跟我先换啊!”

    柳易心心道柳易月拉着她来做炮头,现在又想占最好的去,更是不理她这句,“这是我提出来的习俗,当然第一个是给我了,再说我是最小的,你还要跟我抢吗?”

    柳易月一听,嘴巴就一撇:眉毛一瞪,“你竟然不尊敬长姐……”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吵起来,就为谁拿了这个长命锁争辩,韦凝紫看的目瞪口呆,转而看着云卿。

    只见她坐在椅上,面上十分为难的看着两人吵架的样子,那双凤眼里却带着讥讽的笑意,透着丝丝的冷意,顿时心内有一种发毛的感觉。

    只怕一开始云卿就等着这一幕了,韦凝紫开始后悔,后悔为何要参与到这个里面去,她又不是不知道沈云卿是个小气又有心眼的人,她有一种预感,就是那支雕凤衔珠的簪子等值的东西只怕都换不来了。

    果然,云卿见柳易月和柳易心两人掐架掐得也差不多了,各自和斗公鸡一般,才缓缓的开口劝道:“两位表妹别吵了,我想起来了,你们说的是要平日里随身戴的东西,我今日戴的可都是新东西呢。”她低头从自己的荷包中拿出了三片玉织如意结的佩饰,一块块摊开在桌面上。

    “你们看,这是我总是随身戴的玉佩,刚好有三块一模一样的,这样给你们我心里才过得去,也不会显得我厚此薄彼嘛!”云卿说完,还站起来,热络的将玉佩一个个给她们放在腰间系上,那模样亲热的让流翠和青莲憋得满肚子都是笑意。

    实在是太搞笑了,那三片佩饰,是小姐平日里放在荷包中赏赐丫鬟的,算不得什么好东西,就是一般的玉粗粗雕琢而成的,比起开始她们三人送的东西,可便宜多了。

    “表姐,表妹你们可别小看了这玉佩,这都是和田玉坑里出来的玉呢。”不过,不是上好的玉胚,而是下脚的玉料。云卿说完,优雅的转回位上,吩咐流翠一件一件的将刚才她们三人拿出来的首饰收好。

    柳易月和柳易心脸上都是涨红的,也不晓得是刚才吵架吵太激烈了,还是给气的,她们只觉得腰上那块碍眼的玉佩像一堆火一样烧在她们身上,恨不得拿着那块玉佩摔在云卿的脸上。

    她们可亏大了,虽然拿出来的首饰比不得云卿头上身上的,可是比这个破玉佩起码好了五倍不止!

    只有韦凝紫早就预料到了这个,她低着头看着腰上的那块叶子形玉佩,眼里的光芒暗闪,云卿的心计果然很深,以后对着她,还要加倍小心才行。

    望着一屋子静悄悄的,气氛有些尴尬,柳易心瞪着柳易月,满脸气鼓鼓的,就是这个姐姐说什么云卿表姐很好骗,现在还害她丢了四个银丝的镯子,换回这么块烂玉佩,她是故意整她的吧。

    柳易月也没想到是这种结果,以前要云卿的东西都很好要的啊,就是那次在荔园准备筵席,她不是一开口也要了个好东西吗,一定是柳易心这个家伙哪里做的不好。

    哼!两人互相对视一眼,又别开了脸。

    大房和二房的关系本来就不好,柳易月和柳易心经过这么一出,肯定更加合不来了。

    云卿很满意这样的效果,开始觉得有点涩的茶水如今喝起来都变得清香多了,正在这时,外面的丫鬟开口道:“大少奶奶带着远哥儿过来了。”

    大少奶奶黄氏虽然病了,但是在府中是长嫂,四人赶紧起身对着她行礼道:“见过嫂嫂。”

    “不必拘礼了,你们随意些吧。”她身子不好,远哥儿是牵着走进来的,胖墩墩的跟在娘身边,一摇一晃的看着屋内的人,一点都不怕生。

    黄氏坐在椅子上,拉着他教道:“远哥儿,叫表姑。”

    远哥儿抬头看着云卿,大眼睛眨了眨,圆脸蛋突然一笑,一头扎进了黄氏的裙子里,像一只小狈一样使劲的往里面钻。

    “哎哟,远哥儿怕丑了。”黄氏拉着远哥儿,对着云卿笑道:“他一害羞就这样。”

    云卿哪里会怪他,本来她就喜欢小孩子,加上又知道上辈子远哥儿的结局,心里又带了怜意,过去将远哥儿抱起来,笑道:“这么大的男孩子了,还害羞啊。”

    远哥儿一点都不反感云卿抱他,望着云卿就笑,抓着她的衣袖喊道:“表咕……”

    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好了起来,韦凝紫,柳易月,柳易心也逗远哥儿几句,只一会便没了耐心,只有云卿一直哄着远哥儿,带着他认东西。

    远哥儿毕竟年纪小,玩了一会就累了,黄氏唤了奶娘将远哥儿抱了下去。柳易心和柳易月闹了脾气,扭头走了,韦凝紫和柳易月大概是去里面看什么东西去了,正房里只剩下云卿和黄氏两人。

    云卿便坐到她的身边,和她说了几句远哥儿的话。

    黄氏叹了口气道:“我这身子不大好,想陪着远哥儿玩也没空。”

    “身子都是靠慢慢调理的,表嫂不用担心。”云卿摸了摸扶手,安慰道。

    “调理了几年了,我自己还不知道这身子的情况啊。”黄氏的语气很是萧条。

    “放宽心就是,人不都是病去如抽丝么,只是去的慢了一点。”云卿还是宽慰道,她是知道黄氏身子的,不过,她今世跟汶老太爷学了医术,可一试试看有没有希望。

    她假装去看黄氏手上的镯子,手指搭在她的脉搏上听了一会,脉搏时起时落,有劲而虚强,云卿心中咯噔一响,这样的脉搏完全是靠药力支撑的,好在柳家是富裕人家,要是平民屋里只怕早撑不住。她强笑着收回手道:“表嫂这镯子是玻璃种的,很漂亮呢。”

    黄氏也望着自己消瘦的手腕上挂着的玉镯,再好看又有什么用,还不是挂在一个将死之人的手中,大夫说她靠药吊着还能活上一年两年的,这几年来,人越来越瘦,手腕也从白皙圆润到了如今的干枯黄瘦。柳易阳天天呆在那个狐媚子那里,虽然初一十五还来她房里,也不过是坐坐就和通房丫鬟去了隔壁欢愉去了。

    几年下来,她倒是无所谓了,可是远哥儿还那么小,她要是死了,那个狐媚子做了正室,远哥儿还能不能活下来就难说了。黄氏看着云卿,眼底有一道暗光闪过,随后又恢复了寻常的样子。

    在柳府里用了午膳,又陪着柳老夫人打了一下午的马吊,到了傍晚的时候,四人便要起身告辞回府了。

    到了马车上,云卿和谢氏提起黄氏的事,谢氏也知道了,她无奈的叹了口气,“现在你表兄房里有了妾室颇为得宠,前几天刚查出来,肚子里也怀了。”

    云卿倒是不知道这个,那照这么说,前世的那个妾就是谢氏口中的这个么,她现在怀了,不刚好是黄氏死前生了孩子,这可真是生得好,孩子一生出来,正室就死了,小妾上位,带着孩子一起,然后将正室留下来的孤儿弄死。

    真正是睡人家的老公,打别人的娃娃,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吞没人家的嫁妆了!

    这么想,云卿又庆幸起前世幸好没有怀上孩子,否则的话,在她被棒杀了之后,她的孩子岂不是重蹈了黄氏的覆辙,她相信,韦凝紫的手段比起那个妾室来只会要厉害许多。

    马车车轮咕噜噜的往前走着,到了一处小巷拐弯之处,外面传来了一阵喧闹声,前行中的马车也一下子停了下来。

    外头不断的有人打闹,拉扯的声音。

    谢氏皱眉道:“外面怎么了?”云卿好奇的掀开车帘往外看去,街上不少人围在这边,都朝着一个地方看去,将前面行进的路赌住了。

    而此时云卿穿过那重重阻拦,看到其中一张熟人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