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01 云卿咬世子【精章】+入V求订阅[手打VIP]

重生之锦绣嫡女 001 云卿咬世子【精章】+入V求订阅[手打VIP]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众人不由自主的被吸引了过去,院门前走来一名男子,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身纯白的宽袖大袍,不同于时人的大袍长而飘逸,袖口绣着紫色的蟠龙纹,随着他大步而荡,上好的绸缎如同流水而淌,宛若行走于仙境之中,带上几分高华之气,再看他剑眉斜飞,意态风流,漂亮的眉毛傲然的扬起,一双狭眼斜斜往上挑起,瞳光碎碎流转,水光潋滟,漆黑的瞳孔和妖媚的眼型相得益彰,形成一种亦妖亦仙的风情。

    一头乌黑的长发仅用一只棕色木簪簪起,简单朴质,然云卿却发现,那是千年阴檀,便是如此一根,已经价值千金,抵过万千珠玉的堆砌而丝毫不张扬。那千年阴檀映衬得乌发更如泼墨,如同三千流水奔流而下,有些随意,有些散漫,却让人无法漠视他的存在。

    他仿若那天边来临的第一道晨光,破开重重黑暗,引来人们目光,却不得不半眯了眼,以防被那灼目的容光刺到双眸。

    如此绝色,如此风华,一眼便可夺人魂魄。

    即便是第二次再看到这般容颜,云卿依旧觉得呼吸为之一夺,让人顿时喘不过气来。想起上一世她所知道的御凤檀,她不禁在心内疑问道:一个男子长成如此祸水,若说是皇朝贵族,京城纨绔不难想象,可这个人日后竟是带领万万军马横扫北边诸国,令敌人闻风丧胆的镇西大将军,他所到之处,如同一阵龙卷风,将敌军击得溃败而逃。果真是人不可貌相也。

    御凤檀悠然走进白鹤书院里,嘴角微微勾起,狭眸中的光芒流转着几分兴致盎然。

    没想到路过白鹤书院也能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使得他脚步一转,便走了进来,他扫了一眼院中人,最后停留在云卿的身上。

    她伫立在院中,一手拉着站在身边的女子,面上都是满满的勇气,眉宇里还有着方才铿锵反驳的豪气,眸光在看到他的时候,带着一点点的惊愕,和与其他人截然不同的对他容貌的赞赏,却不痴迷。

    对上男子如同深渊一般的目光,云卿蹙了蹙眉尖,然后缓缓的转开目光,她和他上次是一次误会,两人之间还是如同以前一样,是芸芸众生里两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

    看出她目光中的疏离和刻意的陌生,御凤檀心情有些不好,他们明明是见过的,她却装作不认识他?

    啧啧,果然是与那些女人不一样啊,如此特别啊,他回想起那日在竹林里她的样子,嘴角动了动,还真是……大胆的。

    “见过瑾王世子。”案台后两个夫子其中一人曾经见过他,连忙提起直袍,站起来行礼道。

    瑾王世子不同于侯府嫡女,不说王爷本就高过侯爷几个阶级,单说侯府的嫡女身份再高,终究是一个虚名,如无封号,便只有嫁出去后靠着夫君鼻息,能得个诰命之类的,而世子是有份位的封号,一旦瑾王薨,世子就是下一代的王爷,所以夫子都上前来行礼。

    御凤檀一出现后,院中的千金小姐们纷纷注目,知道的不知道的,此时都知道面前这个容姿无双的男子是谁了。

    一个个脸色绯红,心口砰砰的跳个不停,就算不看瑾王的家世,单单世子的风姿,便能让她们芳心暗许,更何况身份还如此之高贵,简直世上无双,人人都想拥有的夫君。所以她们之前在得知世子送汶老太爷回扬州之后,才会全部围在汶府门前,想寻机亲近他。

    可惜的是汶府的门实在关的太紧,没有一人能得门而入,而瑾王世子没过几日,便又回了京城,让她们以为自己再也没有机会。没有想到在书院,竟然又看到了他。

    刚才进来的时候,她们都听到了御凤檀的话,他说他教的课程,难道就是骑射吗?

    白鹤书院每次开学之前,院门前两旁的朱色公告栏贴着本期每科上课夫子的名字以及资历,这一条也是开国坤帝开创的,为的是让学子可以对夫子的才能有所了解,从而更好的选择适合自己的课程。

    而每个女学生根据自己的特长和所需每年报五门课程,年终会进行考察,评出综合成绩。女子学院开放的课程有乐器,书画,棋艺,舞蹈,礼仪,骑射,绣工,诗词,茶艺,医科一共十项。

    她们明明在骑射项目看到的是朱夫子的名称,怎么突然变成了瑾王世子了,再说瑾王世子不是都在京城的,为何来了扬州?

    一时心中都各有猜测,但是心内总之都是开心的,这样她们的接近瑾王世子的机会更多了。满院子都是少女粉红色的心思在漫天飞舞,云卿暗里叹了口气,若是他真的做了骑射的代课夫子,还有几个人是真心来学东西的。

    看到云卿面色有些不好,安雪莹也无心欣赏眼前的美男,她心思单纯,看到俊美的男子也只是欣赏一会,在安雪莹心中,云卿比美男重要多了,她侧头拉了拉云卿的手问道:“你在想什么?”

    感受到手中传来的拉力,云卿摇摇头,余光瞟了一眼御凤檀,带着遗憾道:“看来这骑射课是没法学了。”

    听到云卿的担心,安雪莹瓜子脸露出了然的表情,笑道:“你别担心,瑾王世子的骑射在京城属一属二,他教的肯定比朱夫子好。”她在京城听过不少御凤檀的事情,对于御凤檀的事情还是比较了解的。

    云卿淡笑的点点头,她哪里是担心御凤檀的骑射不好,她是担心骑射课上飘的都是桃心,而不是箭。周围空气中蠢蠢欲动的气氛无不在告诉她,马上会有人要冒头了。

    果然,云卿的心声还未落下,院中便有人出声了。

    章滢便是第一个站出来的,她收回停在御凤檀身上的痴迷目光,冲在了前头开口道:“世子所教的课程怎么会是粗鄙的,那一定是最高贵清华的。”

    云卿看着章滢的模样,这世界上的人都喜欢以身份看人,同是一门课程,平凡的人教这门课便是粗俗,换成瑾王世子教顿时变得高贵了起来,这样的标准她实在不敢苟同。她眉眼中带着鄙视,轻笑了一声,“章小姐怎么又想报骑射了?”

    这话明显是讽刺她前后不一,章滢却没有任何异样,她瞪了云卿一眼,“我如今想学了,难道不可以吗?”说罢,对着两个夫子高傲的吩咐道:“将刚才我报的棋艺去掉,换上骑射一栏。”

    此语一落,两个夫子只觉得脸面都丢尽了,这个侯门大小姐章滢刚才明明说沈云卿报的骑马射箭是最粗鄙的,前后连一盅茶的功夫都没有,她又自打嘴巴,说骑射一门高贵清华,真是丢了白鹤书院的脸面。可是碍于颍川侯的面子,他们还是摇头叹气的提笔将课程改了。

    面对没有半点难堪的章滢,云卿暗自佩服,她可作不了这样的事情,又抬头看了一眼依旧趾气高扬的章滢,又觉得讨厌又觉得好笑,她真是直来直去的够可以的,想到什么就做什么,没有任何顾忌,而且没有一点脸红的模样,这就是俗称的脸皮厚吗?

    御凤檀站立在院中处,他姿态慵懒,却恰到好处的将他那种从骨子中透出来的高贵清华展现了出来,目光在云卿面上流连,直到听见章滢开口更改课程后,面色却没有丝毫变化,那双狭眸中的闪过一丝讽刺的光芒,长眉一扬,惊讶道:“原来科目的高贵和粗鄙是随着夫子的改变而改变的,嗯……朱夫子教的时候……章小姐便骂是粗鄙,那便是说朱夫子粗鄙了,等你们夫子好了,我便去告诉他小姐你的话啊。”

    他的语气和缓中带着轻轻的笑意,听起来如沐春风,可是话中的含意却让章滢脸色一变,每年考试虽然是按照成绩来评的,可是夫子对一个人印象的好坏会决定成绩的高低,以前就有学生肆意妄为,惹恼了夫子,直接给零分,一时丢脸的没法见人,她可不要这样。

    当她习惯性的想要开口反驳,抬头望见那极美的男子唇角的笑意,竟似开不了口,只能怔怔的望着他,心底的怒意随着眼前的美色消失如云。

    而御凤檀则笑盈盈的望着云卿,目光中有着期待,他在帮云卿扳回一局呢。可惜云卿根本就不想和他对视,只顾着和安雪莹说话。唉,不知道她怎么偏生就对他有意见。

    韦凝紫自从御凤檀进来后,如其他人一般看的杏眸生痴。

    她在京城曾听说过瑾王世子御凤檀的名声,却从未见过其人,在她想象中,美男子再有风仪,也不过如此,哪有描述的那般颠倒众生,如今看了御凤檀之后,才知道那话不假,若是说美姿容,其他人皆为虚无。

    望着院中一干小姐们眼中都有着痴意,她知道动了心思不止自己一人,暗中思忖道:在一干珠围玉绕的千金中们,她无论容貌,家世,还是其他,并不算顶顶出色的,若要让世子记得她,便要使出些手段才行。杏眼转了转,垂着头思量着办法。

    云卿与其他人的心思不同,虽然刚才她凌厉的反击了章滢的话,可也清楚,自己虽然是千金小姐,终究家中只是商贾身份,比起面前的男子来,差得没有十万也有八千,两人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更何况,面前人虽好,也在几年后如星陨落,她不必要与他有瓜葛,给自己多添麻烦。

    她思忖了一会,本来报骑射一项,是为了强健体质,多学一门有用的东西,岂料这个高贵的世子也会来做代课夫子,这和她的初衷不同。

    她抬眸,正迎上御凤檀嘴角的那抹笑意,长得祸水也就罢了,偏生一双眸子似能看穿一切,总让她有一种被看穿的感觉,真是妖孽。

    云卿抿了抿粉唇,垂眸敛睫,遮住那抹让人无所遁形的眸光,暗里沉思:罢了,她将骑射课程取消,换成其他的科目,等明年再报骑射也不迟。

    御凤檀似乎看出云卿心中所想,嘴角勾起的笑意加深,狭长的眸中潋滟碎光里含着浅浅的笑意,抢先道:“夫子,骑射课程不许学生随意更换,方才那个就算了,以后已经报了的不能改吧?嗯……?”

    男子语调慵懒随意,后面的“嗯”字更是懒懒是从鼻音中哼出,尾调悠长却不难听出其中的威胁。

    不能随意更改课程本来就是院里的规定,只是规定是死的,还没正式开课,便顺手为章滢改了。此时瑾王世子开口,那种压迫的气势迎面扑来,夫子只觉得背部冒汗,怎的今日报名也会惹出这么多纷乱来,连忙低头应道:“世子所言甚是,一旦确认,课程不可改变。”心中却暗暗奇怪,他们昨日还见到朱夫子了,如何未听到说朱夫子有事要请人代课呢,难道是突发疾病?而且他们和朱夫子相识这么久,从未听说过他提起与瑾王世子的关系,他究竟何时与瑾王世子相识的,还故意藏着,太不厚道了。

    听到夫子的话,章滢和一干方才选报了骑射的几名千金小姐喜上眉梢,真是天降好运,只觉得神清气爽,心内如绽开了花。

    骑射在女子中本来就属于冷门课程,很多人都不会选择这门科目,方才她们还担心太多人报这个课程,现在夫子的话一出,断绝了已经报名过的人想法,加之就算等会还有其他千金报名,竞争对手也会少很多。

    一时之间,院中气氛特别的奇怪,报了的一片粉红,没有报的芳心碎裂,手中捏着帕子,暗里咬牙,恨透了自己嘴快,也不知道等一等再去报科目,如今已经没有反悔的余地了。

    而院中唯有一人,脸色与其他人截然不同。

    云卿转过头来,脸上挂上一层冷冷的冰意,凤眸如同两汪乌黑的泉水,对着御凤檀狠狠的瞪了一眼,这个人一出现就没什么好事情,刚才他一定是看穿她的想法,才故意出言让夫子开口的,好断了她取消课程的心思。她跟他并无仇,为何总针对她!

    感受到少女带着怨意的目光,御凤檀缓缓转过头来,在她不满的视线中,狭长的眸子突然眯成弯弯的一条,唇边突然绽开一个微扬的弧度,惊艳得仿佛万千花朵竞相开放。

    云卿看的一怔,却不是为那容颜,而是在这么一笑之下,眼前男子无双容颜中带上了一抹大男孩式的调皮和稚气,像是暗里使坏成功后向人得意炫耀成果一般,这样的表情出现在他的脸上,有点……虽然她不想承认,却不得不说,有点可爱。

    脑中念头刚一冒出,她便吓了一跳,想起在汶府里的相遇他无端的调戏,再到今日他故意不许自己换科目的行为,自己竟然还会觉得他可爱,便是鬼附身了一般,果真是生的一张惑人的脸。

    连忙敛了心神望着周围满脸痴意的少女们,这样一个男子,便是他不惹桃花,桃花也会自动粘上来。她可不想一不小心成为众多少女心中的假想敌,天天面对无数冷枪暗箭。

    想到这里,她越发觉得一刻都不能停留,低头对着安雪莹道:“雪莹,许久未见,我们先去外面逛逛街,顺便说会子话。”

    不知云卿为何突然提起要走,安雪莹也确实有很多话想和云卿说,便点点头,应道:“好的。”两人一起转身往院外走去。

    就在这时,她们后方冲出一个素白的人影,以一种疾快的速度跑了过来,云卿余光一瞟,嘴角浮上了一抹讽笑,韦凝紫果然是迫不及待了,知道了御凤檀的身份便急着下手,还真是她的作风,眼看韦凝紫低头奔跑,没有注意前方的状况,她眼明手快将安雪莹拉开,以免她被冲击倒地,霎那间,那个人影便刚好撞在她护着安雪莹的身子上。

    巨大的力道撞击在背后,使得她脚步踉跄,平衡顿失,直直的往前方扑了过去,眼看就要倒在地上,前方却出现了一双手臂对她张开而来。

    这一瞬时间变得格外的绵长,倒下时耳边的风呼呼的刮过,一切都被放慢再放慢。

    她没有听到安雪莹被旁人扶好之后大声喊着她的名字,她的听觉触觉似乎都在此刻停了下来,因为,她看到了那个男人的脸。

    那是一张白润的脸庞,五官俊美,墨黑的眸中有着柔和的光亮,配合略有些丰厚的唇,整个人看起来温柔中透着一股忠实之气,让人一见便生出一种可以信赖的感觉。

    这张脸是那样的熟悉,那样的可亲,曾经让她将一番少女的情思都寄托在这张脸这个人身上,可是后来呢,她为了他倾尽所有,让他在外行走不会没有足够的银钱,让他回到家中能有舒适的环境居住,他给她的回报是什么,是满目的血冤,和满心的疮痍。

    上一世他便以救世主的状态出现在被众人嫌弃的她面前,这一世难道她又要被他伸出的双手接住,再做一个救助者的姿态吗?

    她不要,绝对不要……

    不知从哪来的力量,云卿的腰竟然突然生出一股巨力,将她倒下的方向生生的转了一圈,最后,还是栽在了一个怀抱中。

    她眼前一黑,胸中气血翻腾。难道她注定和耿佑臣有牵扯吗?难道即使是重生,他还是要以这种救助她的身份出现在她的面前吗?

    全身的血液在这一瞬间往全部往脑海中冲去,她回忆他温和的笑脸却怎么都想不起,脑中反复是他要她将嫁妆交给他时候假善的面容,是他每日回来抱怨银钱不够的虚伪叹气,她听到韦凝紫在耳边的尖叫,她听到父母惨死的真相,她仿佛又回到了那一天,地上的雪冰冷刺骨,啪啪的木棍打在她的背上,痛得她想大吼,却被一种更深的仇恨所取代。

    她听的脑中噼啪的声音,好似所有的血管都在爆裂,血液爆炸般的喷出,全部袭向她的胸口。

    她以为自己不恨了,她以为自己可以淡然的看着韦凝紫,便是不再计较了。

    原来那些恨意一直都深藏在血液中,生生循环,直到看到那张脸的时候便爆发出来。

    她鬼使神差的张开牙齿,对着面前的胸膛张口咬了下去,那样的用力,那样的不顾一切,就算被人说疯子也好,就算被一掌打死也罢,若是能一口咬死他,那也值得了。

    口中的肌肉在一瞬间绷紧,让她口齿生疼,却不知怎么又放松了下来,任她咬着。

    直到口齿间沁出了铁锈般的腥味,牙根被骤然生出的巨力咬得生疼,她还舍不得放开。

    御凤檀看着怀中埋在他胸膛的人儿,她的身躯在不断的发抖,是一种僵硬的颤抖,浑身绷紧,手指紧紧的握在一起,像是一个冰冷的娃娃落在他的怀中,只有胸口传来的剧烈疼痛在告诉他,她的确是在咬他,力道之大,让舍不得用内力绷紧肌肉的他,也开始觉得疼了。

    狭眸中闪过一道晦暗的光彩,御凤檀感受到她的异常,一只白皙的修长的手掌轻轻的伸过来扳住她的下巴,硬生生的扳开了她已经僵硬了的牙齿。

    陷入在回忆中一幕幕的云卿,在耳边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道:“别咬了,卿卿乖,周围还有人呢。”

    即便是含着戏谑,又带着调戏,云卿还是感觉到声音里的温柔,和深藏着的一丝宠溺,卿卿?谁在叫她卿卿?

    卿者,爱人也,如此甜蜜,如此亲密。

    她缓缓的抬起迷蒙的,带着水雾的凤眸,当看清楚面前凤姿龙仪的容颜上一双透出霞光潋滟的狭长双眸里,清晰的映出她略为古怪的表情,一霎那,云卿眼神陡然变得清明,冷目道:“怎么是你?”

    闻言,御凤檀的狭长的凤眸微微一冷,朱唇微启,语气冷漠道:“难道你想掉的是别人的怀里?”方才若不是他用内力卷来,她倒在的就是耿佑臣的怀中,她在自己和耿佑臣之间,更喜欢耿佑臣的怀抱?

    其实当云卿抬眸看到是御凤檀的时候,她心中便如释负重,就算掉在他的怀中,也比好过碰触到那人一寸,她心中原本是存了庆幸的。可是当听到御凤檀这般冷语时,她便赌气了一般,抬头看着他瑰丽的容颜,蹙眉道:“我说过,就是摔在地上,也不会倒在世子你的怀中。”

    她这句话说的很轻,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到,御凤檀眸中的冷意渐渐消失,她还是在记恨自己上回在汶府中的行为,看来她对他的印象也很深刻嘛,如此想嘴角便抿了一丝笑意。

    只是他没有错过刚才她抬头时候的表情,一双乌眸散发出森寒的凉意,瞳仁缩小到没有任何焦距,仿若大雾中迷蒙的森林,带着鬼魅幽灵的气息,直直看着前面的不知何处。

    这样的她,让他很陌生,胸口却生出一种凉意,仿若她是一只随时会消散的魂魄。

    他狭眸微眯,方才的她表现的很奇怪,难道是为了发泄上次他对她的试探才狠狠的咬他吗?那恨意……太过强烈了些。

    云卿见御凤檀突然又笑了起来,不知他脑中在想什么,怎会一时冷一时喜,带着探究的目光望着他的面容,想要看看这个屡次出现在面前的男人,是怎样的人。

    如果避而无避,她就要了解在身边出现的每一个人,包括面前这个危险的御凤檀。

    不知哪里吹来一阵习风,桃花花瓣卷起,落在他长卷的睫毛之上,配上那双波光潋滟的狭眸,说不出的蛊惑。

    有他的地方,一切都变成了陪衬,人是陪衬,花是陪衬,便连日光都变成陪衬。面对他,任何一刻都不能放松,否则随时要失神。

    云卿移开目光,不去看那惑人的容颜,当撞上半空中一道道少女射来的,如同冷光利箭的目光,她知道方才不小心掉在御凤檀怀中的一幕,让自己目前的处境不善之极。

    心中思忖,她连忙往后退上两步,拉开与他的距离,以周围人听得到的声音行礼道谢道:“事发突然,多谢世子侠义心肠,顺手相助。”

    ‘顺手’二字她咬得格外用力,发声也格外清亮,她不知道自己生出的力竟然可以转换跌倒的方向,又掉入了这个避而不及的男人怀中。但她知道的一点是,必须将刚才发生的事情撇干净,否则日后一定会给自己惹来麻烦的,她不想在书院中处处树敌。

    御凤檀那双如霞光光艳夺目的狭眸透出笑意,看着低头垂眸,态度平和的云卿,低低笑道:“举手之劳而已,不必多谢。”

    她既然要撇清,他就帮她,只不过日后,她便不要再想和他划得如此界限清晰了。

    修长如玉石的右手食指和拇指微微相搓,似乎还留着捏在她下巴中的那种嫩滑细腻之感,方才抱着她的感觉还存在肌肤之上,让他流连回味。若不是不让她难堪,他便要再多抱一会。

    未料到他此次会如此配合,云卿微微诧异,随即又想明白,他如此高贵身份的人,也不想被人误会与她有何关系,心中便释然,这样的结果和她的想法一样,便是最好。

    一旁被人扶住的安雪莹疾步走上来,担心的握住云卿的手,云卿缓缓摇头,浅浅微笑,示意自己没有受伤。

    然,此间发生之事,不过转瞬之间,而那个冲出来的素白人影,由于半途撞到了云卿身上,前力受阻反弹的她往后一跌,便倒在了地上。

    韦凝紫本计划假装不小心摔在御凤檀身上,谁料时运不好撞到云卿,不慎跌倒,反倒将云卿撞入了他的怀中,眼底带着妒恨的光芒,暗骂云卿是她天生克星,抢走本来属于她和她娘的巨大财富也就罢了,今日还故意出来害她倒在地上。

    幸好世子不过顺手一接,没有被她诱惑,证明云卿这个不要脸的投怀送抱并不成功。

    看来瑾王世子不喜欢云卿那一类的女子,那她的希望就更大了,于是她马上改变方法,见瑾王世子一直都未曾注意到她,便哎哟一声娇呼,双手握着脚踝,好似受伤不能站立起来一般。

    这饱含娇美,痛苦和求援的一声呼叫,终于将御凤檀的目光移到了她的身上。

    韦凝紫见第一步成功,斗志更强,紧接着抬起柔白的脸蛋,泪眼汪汪的望着御凤檀,娇声道:“我站不起来,小腿好像扭伤了。”

    她眼中露出来如同小兔子受伤一般的可怜,配合那身素淡的衣裳,便是一朵迎风伫立的小白花。

    更何况,这个表情,韦凝紫对着镜子练习过一千遍不止,她的每一个动作都是经过精心设计的,纤细的腰扭出动人的曲线,细细的眉好似柳枝蹙起,未着红脂的双唇稍显发白,却在此时将这一份柔弱发挥到了极致。

    她的眼中散发着期待的气息,她在等待那强大的猎物上钩。

    御凤檀看了她一眼,目光里渐渐凝起了光亮,嘴角的笑意也越来越甚,他的表情让韦凝紫的目光中也带上了期待,男人天生怜惜弱者,以前她便是如此,赢得不少京中男儿的喜欢。

    她一定会成功的。

    然后,转头观察了一会韦凝紫的演技,心内摇头感叹自己上一世败给她倒也不冤枉,但凡是男子便难以逃脱韦凝紫的陷阱吧。

    此处不正有一个吗?她心内暗讽,目光移开到御凤檀身后的那个男人身上。

    而站在院门前不远处的耿佑臣方才进门便看见一个少女向外倒来,本能的伸出双手要去接住,却不知为何少女的身形半路一转,往瑾王世子那边栽去。

    而素来不喜女子近身的瑾王世子竟然还接住了她,他幼来习武,眼力比其他人好,自是看到瑾王世子对那少女的动作带着柔意,甚至眼神里有一瞬间的暖意。

    什么样的少女能让瑾王世子区别对待?他不禁生了好奇。

    只见那女孩一头乌黑的长发挽成了堆云髻,上插蝶恋花牡丹发梳,身上着了高腰齐胸粉底樱花襦裙,下方衬着玫瑰红的撒摆裙,风起时,吹开她的裙摆,一层层翻叠开来,站在一堆花样年华的少女之中,丝毫没有被那些艳光四射的千金遮掩住扁芒,反而被衬托的越发突出。

    桃粉纷飞之中,她宛若花中之王立在其中,一双雍容贵气的凤眸似云雾缭绕,更添一种高贵神秘之感,虽因为年岁还幼,眉眼尚有一分青涩,依然可以看出长成之后一定可以名扬天下。

    京中名门贵女众多,从小便被教育得仪止有礼,气质高贵,他自幼便见识不少,从未想到,竟能在天越城以外的地方看到也有如此雍容的女子,让百花丛中穿梭无数的他,也不由的流连目光,难怪让瑾王世子另眼相助了。

    除此之外,他还有一种感觉,他觉得眼前的少女似曾相识,似乎两人早就见过,在记忆中搜寻一番,却始终不到可以对得上号的女子。

    云卿望过来时,便与耿佑臣的目光在半空中撞上,她望着那个穿着蓝色菱形暗纹直裰,面貌温和的男子,缓缓的展开一朵笑意。

    这样的笑容竟带着芙蓉遍地满江繁的绚丽,一时撞入了他的心间,让他眼神瞬间亮了起来。不过也只是短短一瞬便收回了神,他这次来扬州是有任务在身,并不是为女色而来。

    只是,他脑中浮现出她刚才的那抹笑意,虽然灿烂,却有一种让他说不出的味道。究竟是哪呢?他沉眸凝思,再一抬头,少女的目光依旧没有移开,那抹笑也绽放在嘴角不曾落下。这笑容很好看,只是当他目光转到那双眼角飞挑,贵不可言的凤眸上时,他缓缓的发现,那双眸子没有笑意,一点也没有。

    甚至带着一种凉薄和冷漠,好似被大雾遮住的悬崖,里面有着万丈深渊,等着他向前一步掉入生死不回中。

    御凤檀余光发现云卿嘴角带笑,目光投向的方向竟是自己的身后,那处站着的男人,他很不喜欢。眼眸闪过一丝不虞,便收回了目光,往前走了两步,看似不经意的移动,恰好挡住了云卿和耿佑臣之间的视线,隔断他们两人碍眼的‘深情相望’。

    心中暗笑,接着,对着四周投来的目光,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转头对还在地上摆着诱人姿态的韦凝紫伸出了洁白修长的手。

    韦凝紫大喜,她这一招果然是屡试不爽,连忙伸出自己的小手搭在御凤檀玉白的手中,心口扑通的跳个不停。

    望着韦凝紫含羞带怯的表情,那含着泪光的在柔弱之下还有媚意的眼神,御凤檀唇角扬的越发的高,他手轻轻一拉,将韦凝紫从地上带了起来,然后用另一只扶着她的手臂。

    从其他人的角度看去,是瑾王世子被凝紫吸引了目光,对她产生了怜意,一时惹来无数少女嫉妒的目光。

    在这种被群芳广泛羡慕嫉妒恨的氛围里,韦凝紫享受着眼前男子的温柔,直到他附在她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不好意思啊,我,不喜欢你这种类型的女人。”

    耳边的笑声带着明显的戏谑和不屑,还有从骨子中的凉薄笑意,如同飓风瞬间卷走韦凝紫所有的欢喜,她的脸由于恼怒,由于瞬间巨大的变化,不可遏制的,唰的一下红了起来,惊讶的抬起目光看着眼前的男子。

    他的表情是在笑着,可他的眼睛里没有一丝笑容,明明霞光灼目的狭眸仿若化作一汪冰潭,有的只是无限的冷意和冷漠。

    韦凝紫被眼前男子吓到了,她不由的后退一步,却不知这种表情落在其他少女眼中是娇羞,是欢喜,引发她们不可遏制的嫉妒。

    当密集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宛若网一样让她不可忽略,她知道眼前男子的用意了。

    他是故意的。

    他为何要这样对她?他们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她什么都不做,不过想引起他的注意罢了。

    御凤檀收回了手,像韦凝紫这样的女人他看得太多了,多到他觉得厌烦,既然喜欢做万众瞩目之下被羡慕的人,他就让她做个够。

    不过,他也要将心里话说出来才是,不能委屈自己嘛,他的确不喜欢这种类型的女人,想必以后她不会再凑上来自取其辱了吧。

    这边解决了,不知道卿卿看出自己是为她报仇了没,御凤檀抬头去寻找云卿的身影,刚好对上她带着一丝厌恶的目光。

    如同其他人一样,云卿看到的是御凤檀对韦凝紫怜香惜玉后还说了亲密的话语,惹得韦凝紫娇羞连连的话语。世上的男人果然都一样,只要看到女人扑上去,就连忙拿出惜花的心,来爱护这朵小白花了。

    她紧皱眉毛,不虞的撇开了眼,而御凤檀满脸无辜,他怎么反而被她嫌弃了?

    韦凝紫此时无暇顾忌其他,她看到了章滢的目光,那是一种瑕疵必报的表情,她没有勾引到瑾王世子,反而让其他人全部嫉恨上她了。

    望着渐渐走过来的人,她心内一惊,看到云卿后猛然记起,对,还有云卿,刚才她也掉在了世子的怀中,比她可是要亲密多了,只要转移这些人的注意力,她们就不会来找自己麻烦了。

    想到此处,韦凝紫连忙转身,面上带着很急切的表情朝着云卿走来,询问道:“表妹,刚才你没跌伤吧。”

    云卿以一种欣赏怪物的眼神看着她,从她跌倒到现在,事情都过了这么久,韦凝紫不是反应如此之慢的人,为何到现在才来讨好,她略带疑问的目光对上章滢怒气冲冲的脸时,一切问题都解开了。

    原来是想要把章滢她们的仇恨转移到她的身上,既然自己要做出那样的举动,就要承担起怨气。

    要装,谁不会装。今天就陪你玩玩。

    云卿对着韦凝紫绽开笑容,凤眸深深的望进她的眼底,轻皱眉头笑道:“谢谢表姐关心,没有呢。”

    看着云卿脸上真诚的笑意,韦凝紫一时分不清她是真的劝慰还是在讽刺她,也不在意,故意高声道:“没有啊,那就好,差点吓死我了,若是你跌倒了,还不得受伤,幸好世子将你接住了。”

    眼看章滢几人的目光又终于转向了云卿,韦凝紫嘴角轻轻的闪过一抹得意,比起被扶起的她来云卿可是更加亲密的接触过世子呢。

    御凤檀靠在树边,拉出一块锦帕,仔仔细细的将方才与韦凝紫接触过的手指,擦得干干净净,一边看着云卿那边的状况,看来她处境不太妙,不过,他没有错过她眼中一闪而过的狡黠,那个韦凝紫只怕等会会死的更惨。

    得意,只怕得意的太早了,云卿叹了口气道:“表姐,你突然跑出来就这么撞过去,若不是刚好撞到我,跌倒的就是你呢。”说完,又面带关切低头去看韦凝紫的脚,连声高呼:“表姐,刚才你的脚可是扭伤了的,看起来问题似乎不大呢,真好!”

    她的话音一落,韦凝紫就暗叫不好了。

    谁都能听出云卿的言外之意,她不小心被撞到才跌入了瑾王世子怀中,并不是故意的,而这个撞击她的人正是韦凝紫,若是当时她不出来,韦凝紫的目标便是跌入瑾王世子的怀中。岂料她一计不成,又故施二计,脚明明没事,却故意装作有事,使瑾王世子产生了怜香惜玉之情,伸手去拉她,两人还亲密无间的说着悄悄话。

    章滢她们已经怒目冲冲的围了上来,她对着云卿皮笑肉不笑道:“这位是?”下手之前,她也要摸清楚对方的底细,毕竟有些人是不能随便打的。

    韦凝紫双眸期待的看着云卿,希望她能像开始护着安雪莹那边护着自己,毕竟祖母说过要云卿好好照顾她的不是吗?可是她从来想过,她要云卿像护着安雪莹那样护着她,可是她刚才有像安雪莹一般不顾章滢的刁难站在云卿的旁边吗?她选择的避开,此时再来要求云卿,那只是个笑话!

    可是人便是如此,只要自己思想中觉得是对的,有理的,那么一切都是别人的错。

    对上她期待的双目,云卿半垂的长睫下带着一抹讥讽,眉间却是染了一缕哀愁,幽幽的开口道:“韦凝紫,她是我表姐,父亲新丧,从京城来扬州散散心的。”

    散散心?鬼才相信,散心会到学堂报到吗?很明显是家中出了变故前来投奔亲戚的。章滢一笑,对着云卿道:“既然是新来的学生,对此处肯定不熟,我带你去四处看看。”

    章滢的演技并不如何,韦凝紫自然知道她说的四处不是那么简单,杏眸中露出求助的光芒看着云卿,拒绝道:“不用,表妹会带我看的,是不是?”她的表情是那样的孤立无援,那样的楚楚可怜,没有一丝假装,比起刚才倒在地上的那种神情,看起来舒服多了。

    望着那双杏眸中流露出来的熟悉的神色,她会心软吗?她不会,云卿摇摇头,这一世她不打算再做好人,若是刚才被韦凝紫转移视线到她身上,她十分肯定韦凝紫一定不会开口帮她。

    被毒蛇咬过的农夫,再也不会相信毒蛇的话,即便它多么的可怜,因为太清醒它复苏后忘恩负义利牙是多么的毒。

    她抬起白皙的容颜,掀开凤眸,菱唇微启,带着惋惜道:“我还有些事要去找夫子,表姐不是说想去看看书院的吗?章小姐对书院很熟,她会不漏一处的介绍给你的。”

    对于云卿此次如此的配合,章滢眼中露出满意的神色,一把抓住韦凝紫的手往里面扯去。由于这群人遮住了所有举动,无人知道她是被挟持过去的,也没有关注这边,韦凝紫被她带着往内院走去,眼看挣脱不得,便想要高声呼唤夫子。

    章洛眼疾手快,立即封上了她的嘴,她只能唔唔而叫,章滢听到叫声本来就烦,往夫子在的方向看一眼,见无人注意,对着韦凝紫的腰间狠狠的一掐。

    春裳本来就薄,章滢养尊处优的手上留着长长的指甲,掐进肉里的时候,疼得韦凝紫几乎要叫出来,却被章洛狠狠的蒙住了嘴巴,只能任眼中泪水拼命的往外流。

    “哭,在我面前你少装点吧,你这狐媚子招数不知道哪学的,假装脚伤了吸引瑾王世子,真是不要脸!”章滢冷笑着讽刺。

    另外一个少女看着她身上的衣裳,眸中更是露出一丝不屑,“你们可听到了方才云卿说她父亲新丧,她身上还穿着素服,竟然光天白日就去勾引男人,真是做得出啊。”

    “是啊,从没见过如此不要脸的人……”她们你一言我一语,不免有嫉妒的成分,可是也确实有着不屑。

    韦凝紫顾不得那些冷嘲热讽,泪眼汪汪的朝着院中的人瞟去,希望能有一个人接受到她求救的视线,伸出援手。

    云卿淡淡的看了她们往内院中移去,拉着安雪莹往夫子那边走去。

    安雪莹望着面前变得冷漠的云卿,又转头看着眼泪汪汪的韦凝紫和气势凶猛的章滢,以及簇拥着她的章洛和其他几名小姐,小脸上写满担忧的问道:“云卿……她真的是你表姐吧。”

    “是的。”真的不能再真,真到她都希望韦凝紫最好不是,那样前世的悲剧就不会发生。

    既是云卿的表姐,她为何不去帮忙,安雪莹水眸看向云卿,见她神色中有着淡淡的厌恶,心里便知道必定方才韦凝紫的举动惹恼了她,“那……那她会不会被……欺负啊?”想了想,她没将打字说出来,章滢性格并不好,动手并不出奇。

    走到夫子的案台面前,云卿抬眸往院内一扫,非常肯定道:“不会的。”这院子里一直还有一个人,虽然被御凤檀的光芒遮掩得几乎被人遗忘,可是那个人最喜欢的便是韦凝紫这种类型的柔弱女子,而且……有一颗喜欢“救助”人的心。

    耿佑臣从此时也站在案台的另一面,正和其中的一个夫子在交谈,那名许夫子不仅是教书老师,也是书院的副院长之一。

    从云卿进入他的视线范围后,目光就再也没有离开过,此时见她站在自己身边不远处,想起刚才那怪异的感觉,仔细的在她脸上梭巡,却只看得到得体的笑容,其他的都没有。那一瞬只怕是自己的错觉。

    想着,他温和的脸上绽开了一丝笑容,极为有礼道:“刚才真的是好险,幸好小姐你没事。”

    经过刚才一番剧变,翻滚的情绪已经掩埋,云卿已经能够坦然的面对他,她的目光平和,仿若只是第一次见到的陌生人一般,极其标准的还礼道:“多谢公子关心。”

    如今再面对他的时候,心中一点涟漪都没有,虽然相貌称得上俊美,身上的穿着也精致贵气,可是她一眼能察觉到表面笑容上,那一双精光四射,又略带着轻浮的眼神。感觉像是那些花花公子,偏偏又是假装出来的一掷千金。

    前世她大概是真的是独守闺中,眼界太窄,看法不深,见识太少了,直到嫁了耿佑臣之后,见到那些京中公子,才知道优秀的男子还有很多,不过那个时候的她也没有心思想这些,一心只想做一个好夫人,好主母。

    可是就连这点不起眼的愿望,都没有做到,实在是悲哀。

    不愿多将时间浪费在回忆之中,云卿转身对着许夫子裣衽行礼道:“学生有事想请问老师。”

    刚才云卿在院中与章滢对峙的一幕许夫子都看到了,对于这个出身不算高贵,却有风骨的女学生生出几分偏爱,他抚了抚几根山羊须,点头问道:“何事,但问无妨?”

    云卿道:“学生有一远方亲戚暂时因有事而不能来报名,想请问夫子能不能先将他名字写上,束修也先交上,待他来了之后,再来学院上学?”

    “若你远方亲戚是真的有事,交了束修之后,可以将她名字告知与我,登记起来。”这等要求许夫子当然可以答应。

    闻言,云卿先是行了一个大礼,然后再接着道:“谢谢夫子体谅,我那朋友是男子,书院男女分堂,学生无法去男院报名,还请夫子担待。”

    听说是个男子,许夫子挑了挑眉,倒也没说什么,让云卿交了束修后,提笔道:“他的名字你告诉我吧。”

    云卿抬起头看了看耿佑臣,这个人如今十分的不起眼,甚至不闻一名,但是以后,将会影响耿佑臣的一生。

    ------题外话------

    嗯,V了……求大家各种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