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49 这一切本来是我的

重生之锦绣嫡女 049 这一切本来是我的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岂料老夫人并未如她所愿帮她说话,而是慢悠悠的开口道:“虽说就们两人住在菊客院是有些过大,但是媳妇这安排,大一些也好,安静

    云卿心中忍不住叫绝,祖母一句话就将谢姨妈的话扭曲当这个嘴巴刻薄的祖母开口不是对娘,而是对谢姨妈的时候,形象顿时变得可亲多谢姨妈不会明白,作为一位好面子,又记仇,还迷信的老人,刚才死雀事件已经足够让老夫人将那句曾经说过的话抛在九霄云外,只害怕她们身上的重孝会冲撞己,安排的越远越好

    顿顿,老夫人想一下,抬起头又接着道:“们身边确实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也不方便

    谢姨妈早在来扬州的时候就把京城的一切能卖的都卖,包括丫鬟婆子厮一并发卖换成银票,留下的就是嫁妆里面扬州的一些铺子她们是打定主意来扬州后吃谢氏的,穿谢氏的,用谢氏的,总之一切都让谢氏负责

    谢氏闻言,知道老夫人心里还是记着谢姨妈救命之恩的,她虽然对妹妹进门的做法不喜,但是也不忍心她身边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立即笑着接道:“母亲请放心,明儿让人通知官伢婆,带一批伶俐的丫环过来给妹妹挑

    听到是沈府给她置丫鬟,谢姨妈想着没有丫鬟在身边的确是不习惯,而且这又不用己出钱,不要白不要,便道:“不过叨扰几日罢,谢谢老夫人姐姐操心

    谢氏哪会听不出她话语中依旧在表达住客院不满,可是进门就给她下绊子的妹妹,也令她软不下心来,眸子一闪,面上亲切的笑道:“妹妹也别急着住出去,先在府中休息一段时间,姐夫经常在外面走,到时候让看看有合适的院子再买也不迟

    而沈茂一直都坐在一旁品茶,此时听到的名字,抬起眼皮看谢氏一眼,嘴角轻轻的浮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随即转头望着谢姨妈点头道:“姨妹要买院子,是费心去寻的

    谢姨妈见斯文有礼,风度翩翩,心脏噗通的一跳,眼睛不由主的飞出一个媚眼对着沈茂抛去,声音也柔婉分,“那就劳烦姐夫多费心

    沈茂面色没有变化,点点头,“不必客气又端起茶继续抿一口

    没想到沈茂竟对她的媚眼没有反应,谢姨妈暗暗咬咬牙,目光一转看到站在一旁的谢氏,立即明白过来,一定是因为谢氏站在一旁,不好有所表现,她不要这心急,只要住在沈府,还怕没有机会嘛,一转念头,便稍微意思的屈屈膝盖:“先回客院休息说罢,便转身往着门外走去

    韦凝紫并没有马上岁她出去,经她观察发现,谢氏在府门前接娘的时候,双眸是有着真心怜惜的,可是此时却带上一丝淡淡的疏离,看来娘刚才在荣松堂的做法可能被发现,才遭受现在的变化她们母女已经韦家闹翻脸,如今唯一的靠山就是沈府,如今这种情况还不能将沈府得罪

    分析出结论之后,韦凝紫便转过头恭敬的给老夫人,谢氏沈茂行礼道:“祖母,义父,姨妈,母亲哀痛父亲过逝,又数日操劳,脾性急躁几分,凝紫在这替她向们赔罪

    老夫人本来也不喜刚才谢姨妈的举动,此时看韦凝紫一副懂事的模样,面色不变,点点头道:“也是个可怜孩子,去陪娘吧

    韦凝紫带着一丝恰到好处的忧虑的笑容点头,让人觉得她在丧父的忧伤之中,又为母亲性格变化而焦虑,随即对着云卿道:“表妹,先去菊客院,明日可否来找

    她的语气带着怯怯的询问,好似非常惧怕云卿会开口拒绝,脸微微朝下,露出一丝谦卑怯弱,看到她如此,云卿微微一笑,点头道:“表姐既然暂居府中,那便随时可以来归雁居找这句话极为客气,只是一句很平常的应答

    如果是前世,她肯定是热情的拉着韦凝紫现在就去归雁阁,可是现在她知道,韦凝紫借着刚才在长辈心中树立一个懂事乖巧的模样,又趁着长辈都在场来与己亲近,让她不好开口拒绝,一时之间,心思就转几道

    云卿嘴角含笑的望着面前与己差不多年纪的韦凝紫,她月眉如柳纤细,杏核眼带着几分柔弱,却遮掩不其中暗暗的算计

    在碌步区受挫之后,韦凝紫就不再多说一句废话,一直冷眼观察沈府的一切,显然心思细腻深沉,比起谢姨妈来,甚至都要有过之而无不及,她得步步心才是

    “那就如此说好韦凝紫与云卿对视一阵,竟觉得表妹那双贵气的丹凤眼中透出的气息有着阴冷森寒,不由的将目光避开,笑得开口道随即福礼才跟着外头的丫鬟去菊客院

    进菊客院,院中摆放着五个木箱,是谢姨妈韦凝紫的随身物品,谢氏早使人搬过来

    丫鬟将她引到此处,便退下去,偌大的客院中,只有她们两人,韦凝紫听到里面传来的啪啪声,全身就有一股不好的预感,脚步放轻,往里面走去

    谢姨妈正站在屋中,右手包一圈白色绷带,左手拿着一根鸡毛掸子在椅子上奋力的抽打,一边抽打一边怒骂:“谢文鸳这个贱人,心眼的吝啬鬼,府中这大的地方,竟然安排住在这里,是要将赶出去是吧,以为现在有钱不起,还不是个商妇……

    韦凝紫看她双眸中都是怒火,手臂不断挥动,将凳椅上抽出一道道白条,连忙收住脚步,站在一旁静静等她发泄完再开口,免得鸡毛掸子转移到己身上来

    直过两盏茶的功夫,谢姨妈才累,顺手将鸡毛掸子丢在一旁,坐上椅子长长的呼一口气,目光扫到站在门口的韦凝紫,皱眉高声道:“什时候来的,进门不知道出声,哑巴

    韦凝紫看到鸡毛掸子丢开,才走过来站在谢姨妈的身后替她捏着肩膀,声道:“娘,莫气,气坏身子不值得

    谢姨妈横她一眼,然后道:“刚才看见吧,那个佛口蛇心的姨妈,最会做这些表面功夫,说什菊客院是最好的客院,客院再好又如何,还不是暂居的人家都说商贾重利,果真不假,她见们没有靠山,便对这个亲妹妹也嫌弃起来

    韦凝紫对认同的点头,幽幽的叹口气道:“如今们也没有办法,娘唯一的亲人也就只有她,虽说沈家是商贾,可是娘也看到,这哪里是一般的商贾之家,就是那些官员家中,也未必能过的如此阔气

    这话说到谢姨妈心里去,她早就看到谢氏打扮的珠光宝气,贵气逼人,身后丫鬟婆子排队跟在身后,每个都毕恭毕敬的随时等候呼唤,这才是当家主母应有的架势想她嫁到韦家这多年,己院子里所有丫鬟婆子,合起来也就六个,当初若是知道韦家那个鬼样子,她就……

    谢姨妈冷冷的哼一声,眼眸里蕴着妒恨的光芒,语气阴阴的开口道:“紫儿,知道这沈府的一切当初本来是属于们母女的……

    ------题外话------

    推荐《血王妃》:睁眼竟成侯府体弱多病的世子妃,各房妾争宠夺权,勾结陷害,她云淡风轻,“要撒野到别的地方去,把惹急,定让们吃不兜着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