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46 窃鸡不成蚀把米

重生之锦绣嫡女 046 窃鸡不成蚀把米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看守院子的管事陈妈妈上前道:“回老夫人,方才奴婢出院子迎接您的时候,眼角撇见一个紫黑色的影子呢,结果一转头,又没看见,料想定是喜鹊进屋

    本来抱定主意的韦凝紫看着眼前明显睁眼说瞎话的陈妈妈,面上略带着点试探道:“妈妈,余光一见就确定是这只喜鹊飞进来,莫不是看花眼

    陈妈妈转过来,眼角带着鄙视,口中话语铿锵:“表姐,奴婢平日里管着老太太院中大事务,在奴婢眼皮子底下几乎没犯过错,若是不相信,尽可以再拉其人问问她顺手点一个二等丫环碧水,目光严厉的问道:“现在表姐不相信的话,是今日值班看着门口的,看到喜鹊飞进来

    碧水垂着头道:“回老夫人,奴婢在门口看着喜鹊飞进来的,大姐所说一般,喜鹊是个好兆头,奴婢想着今日老夫人回来,喜鹊飞进来定然是福禄双全的意思,便没有阻拦,请老夫人恕罪她说着就跪下来

    眼看其人的证词都偏向谢氏那一方,谢姨妈望着陈妈妈碧水,两眼射出冷冰冰的光来,声色俱厉道:“们睁眼说瞎话,这喜鹊真的是己飞进来的莫要违背己的良心

    云卿微垂着头,谢姨妈也好意思说良心两个字,她故意将死雀丢进祖母的房里,才是真正的良心被狗吃

    谢姨妈的架势十足,脸色也异常的严肃,可是屋中没有一个人被她吓到,目光反而更为轻视要知道,老夫人的院子就是谢氏也不会轻易插手,这里面的丫鬟婆子在府中都比其同等的丫鬟婆子有脸面一些,最是会看衣做人,早就暗地观察谢姨妈母女穿着一般,又知道她是个投奔府中来的亲戚,心里便存轻视,此时对她们还出言喝斥,当即心中就生气

    陈妈妈更是一把就跪下来,委屈道:“老夫人,若是奴婢一个人看到也就罢,可碧水也见到,本来喜鹊飞进来就是好事,为什有人应要说成是故意丢进来的,莫非是想要施个下马威给奴婢们看,奴婢受点委屈也就罢,可是老夫人的福气是真真的,不能让人辱没去

    她是老夫人的陪房,这多年在院中的地位也就仅次于王嬷嬷对于两人的说法,老夫人当然选择相信己人,望着谢姨妈韦凝紫越发觉得她们不顺眼,戴着重孝冲撞她也就罢,还硬要栽赃说是谢氏丢的

    “究竟是怎回事,已经清楚,陈妈妈,碧水们两个起来吧她从鼻子里哼一声,眼里冒着冷冷的光芒扫过谢姨妈韦凝紫,若不是念着谢姨妈曾经救过她,她实在很想大骂两人一顿

    谢姨妈知道老夫人肯定认为是她冲撞的,她一百个清楚这死喜鹊绝对不是飞来的,而是她中途马车停下来的时候,她偷偷派人去买来掐死后再丢进来的,原想着陷害谢氏,没想到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惹得老夫人是越发的不喜她们,这她的初衷背道而驰,还要张口辩论,韦凝紫一把拉住她,对着她轻轻的摇摇头,她才咬着牙愤愤的收声

    事到如今,她还能怎样,这些下人向着谢氏,一口咬定早有喜鹊飞进来,她百口莫辩,总不会说出喜鹊是她故意丢进来的,那不是打己的耳光到底还是谢氏阴险,刚才在大门口做的那副姐妹情深的样子,其实背后早下人串通好做假证,还有那个沈云卿,一只死鸟她也能靠着一张嘴说成是福气,真是尖牙俐齿,无耻至极,不愧是谢氏的女儿

    想到这里,她强吞满腔的怒气,目光阴毒的望向云卿,正好遇见那一双幽深如雾的凤眸含着笑意看过来,明明是柔的笑意,在谢姨妈看来总觉得异常的讽刺

    对于这种不痛不痒的怒视,云卿根本不在意,慢慢的收回视线,望着祖母眼底对谢姨妈韦凝紫的一丝厌恶,嘴角笑意越发的深

    其实韦凝紫的确是聪明的,她知道让院中的下人做证明,可惜到底没在几百号人的大宅门当过家,不懂做下人的心理若是今日真被确定喜鹊是谢氏丢的,不仅谢氏要受罚,就是她们都会安上一个失职之罪,起码要打上二十大板反过来,若本来是好兆头,因被某些人冲撞才死的,她们最多被训斥一顿两厢利益比较之下,不需事前串通,下人都会选择保护己的那一种说法

    从谢姨妈丢出死雀那一步开始,她就在给己挖坑,这种心里明明知道别人说假话,却偏偏不能辩解的滋味,一定是不好受吧云卿颇为同情的看一眼愤怒的谢姨妈一脸柔弱眼底却隐怒的韦凝紫,们愤怒不,现在还只是刚刚开始呢

    上一世她们母女倚仗的是祖母,又有谢氏的包容,还有她替她们说好话,才能入沈府居住,从而站稳脚步,若这一世这些依仗全部都没,她们又会变成怎样呢她真的很期待

    “好,以后看门的时候着紧些,这些东西就放它们在外头呆着,别进屋子吓着人沈茂见母亲对谢氏的怀疑都消失,出来说几句缓气氛的话

    陈妈妈碧水一干下人连称是谢氏也笑着道:“母亲一路劳累奔波,您先洗脸,儿媳让厨房做一桌洗尘宴等着您呢

    “嗯,们先去,等会过去老夫人这些天赶路确实累,又加上刚才那一通气怒,人有些疲累的点头道

    “好的,那儿媳先去张罗着谢氏福福身子,往外走去

    谢姨妈韦凝紫也行礼道:“那们也先出去等半天,见周围的气氛都不太好,老太太闭着眼睛根本不打算搭腔的样子,只好悻悻的出门

    走出荣松堂,外头日头渐升,云卿跟着谢氏一起走出来,谢姨妈韦凝紫还以为她们走在前头,谁知道出来的时候云卿正满脸笑容的看着她们道:“姨妈,表姐,同们一起去偏厅吧

    谢氏虽刚才对谢姨妈的表现有些疑惑,可到底是己的妹妹,也开口道:“妹妹便同们一起吧

    虽说谢姨妈韦凝紫母女两看到谢氏云卿就不顺眼,可她们还是知道己是客人,便点头应着,四人一边走一边聊,气氛很是谐亲切,一点都看不出方才在老夫人屋中还发生过斗争的事情,慢慢的行至花园中,突然一个穿着淡绿镶领橘黄纱面比甲的丫鬟抱着一只瘦黑猫朝着云卿撞过来,流翠连忙往前面一挡,那丫鬟便撞在流翠身上,险险往后退几步才站住,手中的猫也落下来

    流翠喝斥道:“什人,走路怎不看路的

    那丫鬟抬头见到是谢氏云卿,立即害怕的跪下来:“奴婢不是故意的……刚捡只野猫想放出去,一时心急,请夫人大姐恕罪

    谢氏刚要开口斥责,却听云卿说道:“说捡猫,猫呢

    就在这时,旁边传来尖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