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28 苏眉被送庄子

重生之锦绣嫡女 028 苏眉被送庄子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流翠闻言满脸愤怒的看着张妈妈,面带不耻道:“张妈妈这话可说的真快的,道士刚说方位生辰,马上就怀疑指到姐,进府才几日,将姐的生辰年龄那是全部弄的很清楚嘛

    这个时候的人的生辰八字都是保密的东西,除非特别亲近之人外,其人都不会告诉,以免有人拿去做法下降头这些什道士,明明就是苏眉己请来做戏的人,拿着东西乱舞一通,就指到姐身上,没那容易

    张妈妈没想到被一个丫头一下抢话去,一时语结,转头看着沈茂,只见眉头微皱,眸中并没有相信的神色,连忙开口否认道:“进沈府的门,那便是沈府的奴婢,作为一个忠心的下人,对于府中主子的一切然是要解的,再说奴婢也只知道生肖,并不知道具体的,说到底,还是怕伤眉姑娘肚子里的少爷

    这话圆的倒是不错,表达忠心,又强调眉姑娘肚子里的孩子,沈茂即便是不相信这个相克之说,为没出生的孩子也得好好思忖一下

    云卿撇那道士一眼,眼观鼻,鼻观心,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模样,倒装的有那几分像,只是那眼中偶尔透出来对四周摆设的贪婪,将心底的**都泄露出来

    她收起打量的眼光,微带疑虑的问道:“请问道长,确定是不是只要是府中人,酉年出生,住在朝南方向的院落,就会与苏姨肚中孩子相克是

    那道士本来该做的就做完,这会老僧入定,等着完事收钱就是,听到耳边一阵如同初雪般轻柔的嗓音,不由主的睁开眼睛,看着站在沈茂身边的云卿

    十岁的纤柔少女,一头堆云盛雪的乌发挽成流云髻,髻上插着两朵掌心大的粉色百合簪,穿着冰蓝色的对襟齐胸如群,长长的裙摆起伏如同站在海上波涛之中的仙子,端庄高贵,文静优雅,粉黛未施的面容上一双凤眸透出云雾般的光彩,整个人纤尘不染,竟让瞬间觉得高不可攀,又心生起旖念,忙不迭的点头道:“当然,贫道所言句句为理,万万不敢欺骗,这相克之人若与胎儿一起,迟早要生出祸端

    沈茂见眼露yin光盯着己的宝贝女儿,已经不喜,微冷着脸道:“道长,那要如何化解呢

    道长一听有戏,连忙将八卦盘一放,收回目光,咳咳开口道:“只有将相克之人其中一方送进远离府内的庄子中,才能避免一切只要到庄子里,那里人少守卫疏松,到时候半夜翻进院子里,这貌美如花的姐还不是手到擒来的

    苏眉一见机会来,立即‘虚弱’的从床头爬起来,眼含泪水,开口道:“老爷,大姐千金之躯,怎可去那里,眉儿愿意去庄子上,以免冲撞大姐,这样的罪眉儿承受不起

    “姑娘,奴婢知道懂事,可是庄子里那是什地方啊,人少物荒的,受累没关系,可肚子里的孩子受不得这罪啊……张妈妈也是满脸泪水,忠心耿耿的劝慰

    两人配合的十分不错,苏眉在这边扮贤惠,张妈妈在那里演忠奴,无非就是要提醒沈茂,苏眉是愿意去庄子上的,可是她肚子里还有个孩子呢,那可是个宝,大人可以去,可孩子不能去

    云卿冷眼看着她们两人一唱一的表演的差不多,这才出来道:“爹爹,苏姨如今怀孩子,是不适宜去庄子上的,为弟弟,云卿就是去住蚌大半年的也没甚关系,只是道长方才强调,但凡酉年出生的,住在南方的都是相克的,云卿只怕……

    沈茂盯紧苏眉,皱紧眉头,问道:“只怕什……

    “只怕祖母回来,也要一同住到庄子上去,实在是有损爹爹的名声云卿十分困难的将这句话说出来

    沈茂这才记起来,己的母亲也是酉年出生,住的府中的荣松院,云卿是在一个方向,只不过母亲这两个月去京城看亲去,前两天还接母亲的信,说是要准备动身回扬州,被那诊断弄的心神俱乱,一时没想起来

    苏眉没有料到老太太也是酉年出生的,她的目的本来是针对云卿,这下如果扯上老太太,沈茂绝对不会把己的娘赶到庄子上去的,心急之下连忙对着道士喊道:“道长,只有现在住在府里的人才是对不对没有在府里的不算是不是

    那边道士也没料到突然发生这种情况,看着金主这样喊,连忙点头:“是……

    一旁的流翠眼底是露出讥诮,这个眉姑娘为撇清老太太这样喊,那就是只愿意让大姐去庄子上,老爷又不蠢,加上发生刚才大夫诊断的事,谁去庄子上还很难说

    只听一声大吼,沈茂啪的一下拍着桌子站起来,对着那道士怒道:“说,到底是开始算的是实话,还是她让改口的是实话若是乱说一句,就拉着去见官

    道士被这声惊的发抖,看着沈茂脸色发黑,牙根紧咬,就知道事情不好,本来就是苏眉请来的游野道士,为钱才进来的,不想去吃牢饭,连忙摆出一副正直的模样,“贫道所言字字真实,确实是府中所有人都包含在内

    没有预料道士会阵前倒戈,苏眉一听,一口银牙几乎要咬碎,气的双眼冒火,又不敢再开口指责,强忍怒气,抬手狠狠的在脸上擦一把,一直盯着她举动的云卿黑眸微动,掠过一道暗光,似惊慌的开口道:“哎呀,苏姨,的脸上怎破一个口子啊

    闻声沈茂转头一看,苏眉那苍白可怜的脸上一块粉掉落下来,露出里面粉色的肌肤,眼眸一眯,步并作两步走过来粗鲁的拿起袖子在她脸上猛的擦去

    “老爷,别……苏眉挣扎的后退,沈茂抿唇两指掐住她的下颌,不让她避开随着一下又一下的擦拭,她脸上本就是凃的白色脂粉,故意装出病容的,被这猛力一擦,然露出下面白里透红的肌肤

    “好,好,相克是吧,为保住肚子里的孩子,来人啊,将苏眉给送到郊区的庄子里好好养胎直到她不会再与大姐相克为止看着眼前脸色红润的苏眉,沈茂嘴角绽开轻蔑的笑意,眼里透出阴狠的气息,语如寒冰的吩咐道

    ------题外话------

    谢谢亲莫邪澈,火暄,渡川送鲜花,炫雅的大钻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