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24 竹林逃生

重生之锦绣嫡女 024 竹林逃生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待柳易青的脚步声走远,男子从矮竹跳出来,往柳易清走出的方向睨一眼,依旧沙哑着嗓子道:“那表姐真够不要脸的

    “还有闲心理会这些云卿冷笑,伸出纤纤玉手,“把解药给表姐刚才神色不对,恐怕闻到血腥味,很快就会再带人过来,不想被抓住送官就快走柳易清那人不笨,就是情绪太过外露,以为聪明,实则一眼可以看穿她的想法,刚才她突然一下收回手,转身往外面走去,必定是察觉到

    惊讶于她的敏锐,男子眉梢微挑,眸光凝定:“似乎比还紧张

    当然,以柳易青的卑劣,肯定会把这个男人跟她牵扯在一起,污蔑她的清誉,她已经不再在乎这些虚名,但是娘在乎云卿强忍耐着心中的焦虑,沉声道:“有紧张的理由,但是,到时候的结果会更惨,最多名誉受损,而,必死无疑

    男子仿若看穿她内心的想法,神态悠然闲肆,若不是那微细的血腥味充斥在竹林中,倒一点都不像受重伤的人,淡淡道:“吃的毒药,若死,也别想活黑眸瞥她一眼,接着道:“己说要带出府,待出去后,就给解药

    不慌不忙,话语中带着一股天然的贵傲之气,这男人不像是一般的贼……

    云卿蹙眉深思,打量着对面的黑衣人

    方才情况紧急,云卿也没来的及看这个突然出现的人,此时才看到这个人一身黑衣,脸上带着一个银色的云纹面具,透过面具,可以看到一双深邃见不到底的眼睛,好似一汪冰泉镶嵌在银华中央,开出两朵冰凌花来,明明纯澈无比,偏偏又让人感觉到一种纯粹的邪恶揉在其中,亦正亦邪,却比哪一种都要更为诱惑,尽避声音中带着几分笑意,可是眼底却没有半点温度,让人忍不住生出冷颤来

    “看够男子眼底带着一丝讥诮,修长的手指抱着手臂轻拍两下,一股无形的压力迎面而来,“那边表姐可带人过来

    云卿知道有一种人武功高强内力深厚,能听百米内所有动静,眼前这个人很可能有这个内力,就是不知道身手这样好的人,如何会被府中的下人发现,还受这重的伤柳府中的家丁就算有武艺,也不是一等一的高手

    顾不上再多想,云卿将手一摆,连忙带着往里面走去,“跟来,快点她时候曾来过柳府,那时候还没发生退婚之事,她的性格本是偏活泼的,有一日为追一条白狗跑到竹林里,让她发现这后面有一个狗洞,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

    提着裙摆一直往里面跑,直到竹林深处的高墙前,云卿才停下来

    “这里是墙,如何过去男子淡淡的一撇,微带不满道

    “急什云卿不耐的回一句,目光不断的在墙角处梭巡,直到看见一簇茂密的草丛上一道浅浅的白痕后,眼内冒出欣喜的光芒,连忙跑过去将草丛拨开,露出后面两尺见方的圆洞来,反头喊道:“找到,就是这里

    “要爬狗洞那人面上一呆,望着那黑乎乎的洞口,眼里透出几分寒冽的冷意

    云卿哪里知道想什,就算知道,此时也管不,她知道的逃生路线就是这一条,站起来将往这边推,“当它是狗洞它就是个狗洞,当它是逃生的洞口那它就是救命的路,有什比活着更好

    闻言那人浑身突然一紧,转过头来深深的看一眼面前的少女,眼底的光芒闪烁,双眸如同平静的水面,里面却有飓风在旋转

    此时,竹林外头隐约传来家丁的声音,“来人啊,这边还没有搜过的

    云卿一听,急,也不得男女大防,礼仪规矩,一把将男子拉在洞旁边,使劲的往下面压,“快点爬过去,不然都要死在这里

    似乎被她这一推,男子终于顺从的低下头,从洞里爬过去,云卿一边留意竹林那边的动静,一边催促:“快一点,等会还需要时间掩盖痕迹

    直到男子的身影消失在洞口,将洞口重新掩盖好,云卿将递来的解药吞下,匆忙的往刚才柳易青撞见的地方走去,一回到原地,整理好一切后,便见柳易青带着一帮子家丁走来

    柳易青见云卿还站在原处,眼底浮起幸灾乐祸的讽刺,大步走到云卿的面前,讥讽的开口道:“刚才在这里遇见云卿表妹,慌慌张张的也不知道一个人在这里干什,空气里却有一股血腥味,们快点仔细的找一找

    云卿却是看着她夸张的笑容,淡淡的移开位置,嘴角含笑的看着柳易青将话全部说完,她想诬陷己在这里私会男人,如此便让她好好找一找

    那些家丁听她的吩咐,开始在竹林里面查找起来一炷香的时间过后,一个管事跑过来,对着柳易青报告道:“大姐,没有看到有人

    “没有人,怎可能,刚才明明就闻到血腥味,们到底有没有好好的办事,一群饭桶,找个人都找不到柳易青睁大眼睛,完全不相信管事说的话,她很确定己刚才没有闻错,而且手腕上还留有一道被石子偷打的红肿痕迹,若不是沈云卿有什关系,那个贼为何要出手帮她

    本来柳易青平时被田氏惯的骄纵,下人就颇有微词,此时她不论缘故的骂人,管事的脸也微微冷下来,在府中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僵硬的开口道:“家丁们搜索过,的确没有,若是大姐不相信,可以己再去搜索一遍

    听到这般敷衍的话语,柳易清气怒不已,狠狠的瞪一眼管事,冲到云卿面前拉着她的衣襟道:“到底把人藏到哪里去,沈云卿,不要在这里装无辜,贼私通的事情一定瞒不住的

    “表姐,俗话说抓人抓赃,若是硬要诬陷,云卿也没有办法云卿一把扯开的她的手,拍拍己的衣襟,目光如同一柄锋利的寒剑,直直的射向柳易青

    “胡说什,刚才芍药明明看见在这里盗贼一起的,休要否认柳易青不管那多,胡乱开口,她只想将云卿也拖下水,这样才可解她的心头之恨

    眼睛往竹林外一瞟,云卿突然声音一颤,眼里盈满泪珠,带着害怕的音色开口道:“表姐,虽然抢的未婚夫,可是云卿从来没有在心里恨多,今日本来想来府中陪陪,寻到林中时,谁知一见到,就说与人私通,不知道表姐可对云卿有什误会,说出来们一起化解可好说完,拿着帕子轻轻点点眼角,泪珠欲落不落,十分惹人怜惜

    旁边站着众多的家丁避事看着表姐柔柔弱弱的被大姐逼得哭起来,不禁个个心底不平:这个大姐实在是让人失望,婚前失贞,与人私通,抢表姐的相公也就罢,如今还想诬陷己的表妹,实在丢煞人也

    听到云卿带着轻轻呜咽的话语,带着害怕的眼神,着周围下人投来的轻视目光,柳易青忽然满脸涨红,怒意难忍,满目阴狠的瞪向云卿,不可抑制的吼道:“沈云卿,个商户家的贱货,若不是看家有几个钱……

    话音未落,只听“啪的一声,一记响亮的耳光便甩在柳易青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