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11 孽种的父亲是谁

重生之锦绣嫡女 011 孽种的父亲是谁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柳老夫人老皮也顶不住这些夫人的目光,戳的她骨头里面都是恼怒,斥道:“看看教出来的好女儿,做的什事情,简直是丢尽柳家的颜面,还不快点将她拉回去,放在这里丢人现眼

    柳大夫人比起柳老夫人来,只觉更加没脸见人,斜眼觑着齐夫人,眼底的利光阴冷到极点,扶着柳易青赶紧离开这里

    站在一团修剪出来的月季花墙之后,静静欣赏这出好戏的云卿冷冷一笑,想走这会让们走,那可不是亏大,戏还只是刚刚开始呢,拉拉衣襟,她迈着碎步从后面缓缓的走出来,“娘,这处可有什好景,惹得夫人们都留足此地

    这一声,将众人的吸引力转过去,才忆起一开始进来的目的是要找沈家大姐的,谢氏则前去问道:“刚才娘听齐夫人说头发晕要跌倒,怎进来寻,倒没看见人

    点点的金光透过头上由花匠惊心培育而成的天然遮阳花叶掠过云卿白皙如雪的面容,她面带清雅大方的笑意,裙摆摇曳如左右盛开的花瓣,行至齐夫人旁边才笑着开口道:“开始是有一点,大概是日头大,晒得头晕,休憩一会也无事,正巧听到荔园的巡逻婆子抓一个贼,女儿便过去看看,以免冲突客人

    一番话下来,齐夫人倒生出几分疑虑,她明明下蒙汗药的,为何云卿一点事都没有,那个王二狗呢,死到哪里去她被柳大夫人几眼剐得好似刀子一般,只盼着云卿也出一回丑事,好把柳易青这事给揭过去

    “真是不心,万一还有同伙,一个姑娘家,冲撞怎办谢氏看到云卿站在这里,知道是没事,才接着道:“那贼呢,在哪

    “婆子们抓等会会押过来的,倒是表姐怎云卿好奇的扫柳易青一眼,她就这样被柳大夫人的丫环百合架着,隐约见醒

    谢氏不想说这样的肮脏事给女儿听,旁边一个夫人接话道:“能怎,刚才齐公子偷情被们看见,结果又被诊出未婚怀孕,真够晦气的

    “啊云卿立即声的惊一惊,捂着嘴低声道:“表姐都怀孩子,那齐公子得赶紧娶她才对啊她眉眼微微下垂,眼角带着一股淡淡的悲伤,语气里含着几分若有若无,若隐若现的惆怅

    这时,众夫人才想起来,她们一直都把目光停在柳易青身上,可这孩子的父亲是谁,还没来得及想就被柳老太太打断齐公子不正是云卿的未婚夫这表姐表妹的未婚夫在人家家里偷情,可真是做得出来

    “齐公子,怎说,也是沈姐的未婚夫,她表姐偷情还暗结珠胎,齐家的门风就是如此的知府夫人看许久,一直没有多话,此时也觉得有些太不入眼

    知府夫人如此说,齐夫人有些慌乱,柳家在扬州是一方世族没错,可是丈夫的顶头上司是知府大人,若让知府大人知道齐守信做出这样的事情,齐老爷下半年的考核是差还是不及格,她简直不敢想象,立即摇头道:“不,子之前只是帮柳姐吹吹眼睛里的灰而已,柳姐肚子里的孩子绝不是的,这种事情做不出来的她说着,用手肘推推齐守信,齐守信也附道:“是的,生不会做出如此荒唐的事情,还请夫人明察

    吃汶老太爷喂的一枚药丸,柳易青腹部的痛楚减少许多,意识正慢慢恢复,睫毛扇动欲睁开眼睛,云卿察觉,连忙对着知府夫人福福身子,“夫人,云卿虽说是齐家的未过门的媳妇,对齐家的门风还是有所解的,齐公子不是这种人,只是表姐如今晕厥过去,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也不知道是谁,做这样的事情不承认,古有语,偷者为妾,这男人连个妾位都不肯许给表姐,只怕想当个外室养罢,请您帮表姐查查,她是柳府的嫡长孙女,岂能让人如此作践

    她声音婉转,暗含恳切,举止优雅,容颜明媚,举手投足之间气质出众,绝美的容颜反而不是那突出,叫人瞧着生出几分亲近来

    刚才大家都看到齐家公子她表姐偷情,她却不记恨在心,反而为两人说话,这等气度胸襟非一般女子可有

    知府夫人不禁在心中感叹,这般的女子,若不是生在商贾之家,前程一定锦绣无限,偏偏配齐守信这样的人,再怎花言巧语也掩饰不不知教养的一面,她掩下感叹,开口道:“倒也难为,会尽力将孩子的父亲找出来的,怎也得让许表姐一个妾位

    柳老夫人柳大夫人听这话,牙根紧咬,云卿的话已经定位柳易青的身份,不是外室就是做妾,有理有据,无法反驳,她们说不出话来,也不能说,一开口反而大家都会注意到她们身上来,丢不起这个人

    半昏迷中,柳易青咬着牙听完这一段对话,全身一股怒气冲上,生出一股力睁开眼睛,甩开百合的手,冲到齐守信面前:“不会做这样的荒唐事那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还真的准备将当一个外室养着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除云卿,她早就等着这一幕,柳家的嫡长孙女怎可能愿意为妾,柳易青要不着急,那才奇怪

    齐守信被她一股猛力推的往后退一步,脸色慌张,往众位夫人面上扫一圈,连忙否认道:“柳姐,别这样,刚才不过是个吹灰的误会,不能把这个其父不明的野种赖在身上啊还准备明年考举人的,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落下奸yin一女子的名声,眼睛眨眨,给柳易青打着眼色,让她暂时不要慌

    “吹灰谁跟吹灰,刚才还搂着说一生一世只爱一个人,只要一人为妻,现在竟然骂己的孩子是个野种,想赖账没那容易柳易青气得浑身发抖,眉眼倒竖,哪里有心思看齐守信的眼色,齐夫人见状,怕她还说出什来,连忙上前去拉她,“柳姐,不要这样……

    震怒之下的人哪是她能拉得住的,柳易青一把推开她,想起她刚才也说己怀的不是齐家的孩子,冷笑着从袖中拿出一块玉佩,摊在众人面前,“这是们齐家的传家宝玉吧,还想赖账告诉齐守信,敢做就要敢当想给做妾,休想说的那些话一句都没忘记,等沈家退婚之后就娶为妻的,如今看怎否认

    她噗通一声跪在知府夫人的面前,不顾周遭人变幻的脸色,“求夫人明鉴,此玉乃齐家世代传给长媳的玉佩,民女肚子里的孩子就是齐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