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九十七章相看

重生小地主 第九十七章相看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收费章节(16点)

    张氏一手抓着何氏的头发,另一只手又一巴掌扇在何氏的脸上,将何氏打的往旁边趔趄了一下,若不是张氏还抓着何氏的头发,何氏就要摔倒了。

    连蔓儿在旁边就有点惊呆了。

    张氏平时待人宽和,就是被人用言语刺到了,她一般也会选择忍耐。今天才和何氏说了没两句话,就动起手来了?这还是那个温柔的包子张氏吗?

    张氏怒目圆睁的样子,竟然相当的有气势。

    何氏似乎被张氏给镇住了,想要挣扎,却被张氏抓住了头发,占了先机。她就伸出手来,要往张氏脸上抓。

    连蔓儿忙跑过去。

    “二伯娘,你别欺负我娘。”连蔓儿死死抱住了何氏的一条胳膊。连枝儿跑过来,抱住了何氏的另一条胳膊。

    何氏本来就不是张氏的对手,现在又来了两个拉偏手的,她就更没机会了。

    “哎呦,来人啊,要打死人啦。”何氏就嚎了起来。

    “你给我住嘴,你再嚎,我还打你。”张氏虎着脸道。

    何氏见张氏突然像是变了个人,看着她的眼神阴森森地,她就有些心虚。

    “老四媳妇,俺还是你嫂子不。你是吃了枪药了,啥也不说,你就动手打俺。”何氏被张氏母女三个制住了,说话的语气就软和下来。

    “你自己说啥了你自己不知道?”张氏气的声调都有些变了,“我告诉你说,你平时咋样,我不管你。你要是再敢坏我闺女的名声,我就撕烂你的嘴。”

    明明是无赖欺负人,连枝儿毫发未损,可刚才在何氏嘴里,却说的好像是连枝儿招引男人似地。张氏怎么能不生气,闺女家,最重要的就是个贞洁的名声。

    张氏从小的家境在乡村人家中,算是极为优越的。她因此对物质的东西并不太在意,反而更看重名誉这些精神上的东西。这也是为什么她能做这些年的包子,还做的比较开心的原因。

    多干点活,少一些衣食,凡事退让,为了一家的和睦,张氏是愿意这么做的。但是她绝不能容忍别人污蔑她的品行。上一次被周氏指责偷鸡蛋,张氏很受伤,就是这个缘故。而相比起自己的品德被质疑,更让张氏无法容忍的是,有人往她的孩子身上泼污水。

    这就是她的底线,她的逆鳞。

    被触到了逆鳞的张氏,爆发了她身上属于张青山的那部分山里汉子能斗虎狼的彪悍和血性,用最凶悍的方式给予何氏反击。

    何氏平时说话就爱牵三扯四,今天是想来捞几块肉吃,又没吃到,心里有了些酸气,刚才说话是故意想埋汰连枝儿的。她以为张氏不敢说什么,谁知道张氏上来就给了她俩嘴巴子。她知道自己理亏,又见张氏这么凶悍,心里就怕了。

    “俺、俺没说啥。”何氏磕磕巴巴地道。

    “你说什么招不招的?那是啥好话?你自己也是女人,你也还有个闺女。我几个孩子上集卖花生,有不要脸的想抢,让我几个孩子给打跑了,就是这么回事。你听清楚了没有?”

    “俺是有口无心,枝儿是俺亲侄女那,俺咋会坏她的名声。”何氏就陪笑道,“老四媳妇,你放开俺,俺头发都被你给薅掉了。”

    张氏见何氏服软,这才放开了抓着何氏头发的手,随手将手心的一把头发扔在了地下。

    “她二伯娘,我话也不跟你多说。你就给我记好了,要是我再听到啥不中听的话,到时候你可别怪我不认得你是谁。”张氏沉着脸道。

    “俺肯定啥也不说了。”何氏摸摸自己发疼的头皮,灰溜溜地走了。

    “娘。”连枝儿就靠到张氏身边,她才知道张氏原来是这么维护她的。

    “我枝儿都快长成大姑娘了,娘这些年,对不住你。”张氏摸着连枝儿的背,缓缓地道。

    “娘,你别这么说,我知道你心里是疼我的。”连枝儿就道。

    “娘,”连蔓儿道,她没有想到张氏还有这样的一面。“你刚才的样子,可真威风。”

    张氏缓了这一会,脸上的气色好了点。她刚才是真气坏了。

    “哎呀,你俩不知道,娘听见你二伯娘嘴里瞎咧咧,气的脑子都不听使唤了,吓着你俩了吧。”张氏就对连枝儿和连蔓儿道。

    两个孩子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娘,你可真厉害。”连蔓儿就道。

    “我是气坏了。”张氏就道。

    “娘,你这样挺好的。”连蔓儿就笑。果然是为母则强,为了护着女儿发飙的张氏让她觉得异常的亲切。

    一个院子里,是没有秘密的,张氏打了何氏的事,一会的功夫大家就都知道了。

    上房西屋

    “我就知道,她那老实都是装的。那会打我,下手可狠了。”古氏下意识地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嘴。

    上房东屋

    周氏和连秀儿先是吃惊,后是沉默。

    “她还越来越有出息了”周氏沉默了半晌,没好气地道。

    第二天一早,张氏起来,先将灶里的灰掏干净,装在粪箕子里,到门外去倒掉。她刚走到大门口,就看见连秀儿泼完水,端着空盆从门外走回来。两个人走了个面对面。

    两个人都站住了。

    连秀儿先是低着头不说话,一会就抬起头来,飞快地看了张氏一眼,又将视线移开,并不敢直视张氏。

    “四嫂。”连秀儿低声叫了一声。

    张氏愣了一下,才哎地答应了一声。就是从前没出事的时候,也是她先招呼连秀儿,连秀儿极少主动和她打招呼的。

    连秀儿就又一低头,从张氏身边走了过去。

    张氏倒完了灰回来的时候,还有些愣怔。

    连蔓儿站在院子里,将刚才的事情都看在眼里,也跟着张氏走回屋里。

    “你老姑和我说话了。”张氏进了屋就道。

    “是啊。”连蔓儿笑了笑,“昨天她见面还不理你那。”

    张氏就露出沉思的表情。

    “娘,你是不是在想,老姑为啥突然和你说话了?”连蔓儿就问。

    “我就是想不出来。”张氏道,看着连蔓儿笑吟吟地,就问,“蔓儿,你知道你老姑这是为啥?”

    “娘,你想想你昨天做了啥?”连蔓儿就道。

    “我昨天做了好多事那。”张氏不解。

    “可是有一件事,是你以前从来没做过的。”连蔓儿就道。

    “蔓儿,你是说我打了你二伯娘那件事。”张氏问,“你老姑,就因为这个和我说话了?”

    张氏无意中立了威,她自己还不知道。

    “老姑害怕你了,娘。”连蔓儿就笑。

    “不能吧,你老姑是害怕我了,才和我说话?”张氏有些不相信。

    “娘,那不是怕,是敬。”连蔓儿就道。

    张氏依旧想不通。

    连蔓儿暗自摇头,人心的复杂,她也并不能完全说清楚。

    “或许是娘你的巴掌打在二伯娘脸上,老姑就突然开窍了,明白了,知道她以前错了,心里愧疚了。”连蔓儿道。

    这次张氏更不信了。

    “你个鬼精灵,你连娘你都忽悠。”

    隔了一个集,连蔓儿又做了二十来斤的蒜香花生,和五郎、小七一起到集上去卖。这次连枝儿没有来,而是留在了家里。

    连蔓儿一路竖着耳朵,仔细地听大家的议论。果然还有好些人在议论那天发生的事,不过都是说沈家恶奴如何如何霸道,结果被家主发现,如何如何严惩,被打的只剩下一口气的话。大家伙都没口子自称赞沈家治家严谨,不护短,说沈家是仁义的世家,是青州府百姓的福气。

    沈六这次的处置,为沈家赢得了这样好的声誉,其他的事情,就被淡化了。

    连蔓儿就放了心。

    他们依旧按着上次那样,在集上卖花生,这次卖的很快,不到一个时辰,就把二十斤花生都卖掉了。连蔓儿掂了掂有些压手的钱袋,和五郎、小七商量该买点什么东西带回去。

    “上次在幼恒哥家里吃的桂花糕不错,”连蔓儿就道,“好像说是柳条街上那家点心铺子里做的,要不咱买点带回去大家尝尝?”

    五郎和小七都点头。

    三个孩子就往柳条街来,拐进接口,就见路边有一个小小的茶摊,那家点心铺子就在茶摊的旁边。

    “二姐,你看,”小七突然指着旁边的茶摊让连蔓儿看,“是二伯娘和二哥。”

    连蔓儿顺着小七手指的方向看过去,茶摊上并没有多少人,靠路边的一张桌子边上坐着三个人,正是何氏和连家二郎连继宗。何氏的头发不知抹了什么,光溜溜地还发着亮,两个人都穿着崭新的衣裳,二郎还穿了一件直缀。在她们身边,还坐着一个中年的妇人,打扮的极为鲜亮,正是那天去连家说亲的王媒婆。

    “二伯娘她们在这是是干啥?”连蔓儿就想。

    她不想当着何氏的面买点心,那样何氏肯定要向她们要。连蔓儿就想着一会再来,可心中却又忍不住好奇。

    这时就看见王媒婆凑在何氏耳边不知说什么,何氏连连的点头,然后,三个人的目光都转向斜对过一户人家的后门。

    看这样子,莫非是相亲?连蔓儿突然灵机一动地想到。

    “咱们过去看看。”连蔓儿就拉着小七和五郎一起走近茶摊。

    “你们咋来了?”何氏抬起头看见了她们,就问道。

    “我们也来赶集啊。二伯娘,二哥,你们在这干啥咧?”连蔓儿就道。

    “出来了,出来了。”王媒婆低声地道。

    何氏见现在赶连蔓儿离开已经来不及了,便忙招手让连蔓儿坐下。

    “都坐下,别吱声。”何氏道。

    “哦。”连蔓儿点头,三个孩子就在桌边坐下……

    被何氏盯着的那扇后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一个中年的妇人好来一个穿红挂绿的大姑娘从门里走了出来,看样子是母女二人。

    两个人在门边停了停,就往茶摊这边走了过来。

    何氏和连二郎的眼神,都盯在那姑娘的身上。

    连蔓儿也仔细地打量那姑娘,看样子大概在十七八岁左右的年纪,个头不矮,胸部和臀部非常丰满,走起路来娇娇俏俏地,如同风摆柳叶。等那姑娘走的近了,连蔓儿看清了她的容貌,一张鸭蛋脸,细细弯弯的两道眉毛。在连蔓儿看来眉眼倒也平常,只是面皮白白净净地,为她加分不少。

    果然是来给二郎相看媳妇的。

    连蔓儿就偷偷地去看二郎。二郎的眼睛自打这姑娘一出现,就盯在那姑娘身上没离开过。

    这样的相看,多是媒婆在中间安排,二郎和何氏要看人家姑娘,人家姑娘和家里人也要看二郎。

    二郎有些紧张,脊背挺的直直的,板板整整地坐在那。

    “往那边挪挪。”媒婆就推五郎,怕五郎挡住了二郎,那姑娘看不清。

    五郎忙将凳子挪到一边。

    那母女二人慢慢地从茶摊前面走过去,在点心铺子点停下,买了一包什么点心,又转回来,再次经过茶摊。走过二郎面前的时候,那姑娘就微侧了脸,瞟了二郎两眼,眼睛中波光流转。

    直到那母女两人走回家去,关上了门,二郎还是满脸通红,眼睛盯着那扇门,眼珠子似乎都不会动了。

    “我是说这赵姑娘是个美人坯子,二郎眼界高,看着咋样?”王媒婆已经将二郎的神态看在眼里,知道二郎的魂怕是被赵秀娥勾走了,却又故意问道。

    “二郎,你觉得咋样?”何氏就问二郎。

    二郎憋了一会,最后就吐出三个字:“我看行。”

    “这事还得王大娘多帮忙说和。”何氏就对王媒婆陪笑道。

    王媒婆就咯咯地笑了两声。

    “依我看,赵家姑娘也看上咱们二郎了,这可是难得的姻缘,就是先前说的那事……”

    “这个俺们肯定想办法。“何氏就道,“他家那嫁妆……”

    “这你就放心吧,你看人家那穿戴打扮,还能亏待了闺女?”

    何氏就开心地笑了。

    原来刚才那个就是赵秀娥,何氏和二郎看来很中意这门婚事,就是不知道那么多聘礼要从哪出。

    王媒婆说要去赵家打听信儿,先走了。

    连蔓儿也站起身,眼角余光瞧见巷子口有个小泵娘慢慢地走过,那身影似乎有些熟悉。

    连蔓儿心中激灵一下,扭过头去,那小泵娘已经走过去了,只能看到一点背影。

    “我好像看见朵儿了?”

    今天更新晚了,对等更的书友说声抱歉。两章并作一章,其中有440票粉红的加更。

    感谢上个月大家对弱颜的支持,弱颜最后的粉红排名是11,新书粉红榜上排在第二位,感谢大家的给力支持。

    六月份的粉红一共是462票,弱颜加更到了440票,还有两章加更,弱颜会陆续送上。

    关于七月份的更新:七月的正常更新会在晚上18:20-20:20之间,一般就是18:20。每增加30粉红会加更一章,希望大家继续支持。(555,10粉红加更,弱颜累的半死,支持不下去了,捂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