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九十章一碗酱的风波

重生小地主 第九十章一碗酱的风波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收费章节(16点)

    三更+四更,求粉红。

    “又是啥事,好不容易才消停了两天。”张氏就停下跺韭菜的刀,小声嘀咕道。

    近来连家接连出了好几件事情,今天是难得安静的一天。

    “我看奶刚才脸色就不好看。”连蔓儿有些担心地看着上房的方向。

    “我也就奇怪了,”张氏对连守信小声道,“三嫂多老实的人,让干啥干啥,一句歹话都不会说。也这些年了,娘咋就总看三嫂不顺眼。”

    连守信埋头捣韭菜,并不回话。连蔓儿心想,也许就是因为赵氏太老实了,周氏才会总欺负她。

    这个时候上房里周氏的骂声越来越高,其中还夹杂着赵氏的哭泣声。

    张氏就耐不住了,将菜刀放下,将湿手在围裙上擦了擦。

    “我得看看去。”张氏说着就往上房走。

    “娘,我跟你去。”连蔓儿就放下手中的韭菜,跟着张氏走进上房来。她一来是担心张氏吃亏,二来是自从那天连叶儿和她谈过之后,她对赵氏和连叶儿的事情就变得比以前更关注了。

    连蔓儿走进上房,先就下意识地往西屋看了一眼。西屋的门掩着,里面静悄悄地,似乎根本就没有人在。不过连蔓儿知道,古氏、连花儿,还有蒋氏带着妞妞都在。丢了连朵儿,古氏的伤心是不用说的,这两天一直无精打采。连花儿也变得十分的安静,几乎看不见她从屋子里出来,她的腿伤在连家成为一个禁忌的话题。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连蔓儿想到这样一句话。不过她的心思很快就从这上面转移开了,张氏已经走近了东屋,连蔓儿忙跟了上去。

    连老爷子出去串门了,东屋里,周氏正坐在炕沿上,指着赵氏和连叶儿的鼻子在数落。

    “……好好的一碗酱,放在那招蝇子,你个败家的老娘们……”

    赵氏红着眼圈,一句不敢分辨,只是不断地撩起衣襟擦眼泪。连叶儿抿着嘴,瞪着眼睛,气的小身子都在发抖。

    “娘,这是出啥事了,有话好好说呗,你看三嫂哭的,叶儿也吓坏了。”张氏不改从前本色,在为别人出头这方面是一点都不包子的。

    周氏暂停了对赵氏的辱骂,一双眼睛刀子似地盯了张氏两眼。

    “哎呦,这是谁”

    如果按照从前的套路,周氏的炮火会立即从赵氏身上转移到张氏身上。但是今天,事情有些不一样,一直站在那里没吭声的连叶儿突然开口说话了。

    “四婶,奶看见早上炸的一碗酱,放在碗柜外面,招了蝇子,奶就说是我娘放的。我娘明明把那碗酱放碗柜里了。”连叶儿就道。

    不过是芝麻大的一点事,犯得着这么骂吗?连蔓儿不以为然。

    “要你说那酱碗自己就长了腿了,你说,是不是你故意放的。”周氏就继续指着赵氏骂道,“你别跟我掉眼泪耗子。一天天的,在我眼跟前底下,是翅膀硬了,要翻天了,不把我看在眼里了。吃着我的,喝着我的,我白养活你们,我使唤你干活,你就腰疼腿疼,别人家有点活没叫你,你就颠颠地跑过去了。你想卖好,你别拿我的东西卖。一个两个,脸上老实,心里头毒,别以为我老了,眼睛瞎看不见。”

    原来那一碗酱不过是个借口,一个引子,周氏要发作的是这件事:连守礼和赵氏把那些韭菜给了连蔓儿她们,赵氏和连叶儿还帮着张氏干活了。

    “娘,那韭菜……”张氏就想接话,那韭菜是周氏不要了的,扔出去也白白浪费。别说她们这样的关系,就是不认识的人要那些韭菜,相信也不会有人不答应吧。

    连蔓儿扯了扯张氏的衣角,张氏这样说话,就正中了周氏的下怀。不能被周氏牵着鼻子走。她不是就因为一碗酱吗,那就只谈这碗酱的事。

    “叶儿,那一碗酱到底是咋回事,咋惹奶生这么大的气。”连蔓儿就问连叶儿。

    也许是因为张氏和连蔓儿都在,给连叶儿增加了勇气。

    “奶,你自己忘了,那个酱碗是你刚才去翻碗柜,拿出来就放在外面,没放进去,不是我娘。我从门口都看见了。”连叶儿握着拳头,大声说出了真相。

    “你说啥?”周氏立刻怒了,**坐在炕沿上,一只脚踩在地下,手指头差点戳到连叶儿的脸上,“你个丫头片子,越来越不学好,你还学会撒谎了,你们做的事,赖到我身上,这还没有王法了。”

    “我没撒谎。”连叶儿倔强地道。

    “叶儿,别说了。”吓的直对连叶儿使眼色,不让她说话。

    连叶儿是憋了一肚子的话,难得有机会,有勇气说出来,现在谁也阻止不了她。

    “……我娘起早贪黑,不该我娘干的活,让我娘去干,我娘啥话不说,就去干了。……吃饭的时候,我娘都不敢夹菜,要是多夹了一筷子菜,你就瞪我娘,过后就骂我们嘴馋,不要脸。这些年,我娘就没吃过一顿饱饭,还落了一身的病……”连叶儿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这样边说边哭,让人看着很是心酸。

    “叶儿。”赵氏也跟着哭,还是几次去拉连叶儿,不让她再说下去,都被连叶儿扭身躲开了。

    “娘,咱真要受一辈子气吗,再不说出来,我就要憋死了。”连叶儿哭道。

    连叶儿说的那些话,没有半句虚言,周氏脸上就一红一白的,也不知道是臊的,还是气的。

    “娘,这是咋了?”枝儿连守礼从外面干活回来,听见屋里的声音,立刻走进来问。

    周氏一见连守礼,立刻一拍巴掌。

    “老三,你回来的正好,你看看你这个好媳妇,还有你养的这个好闺女,她们这是要吃了我那。”周氏就道,“你回来了,是不是也要帮着她们一起吃了我?”

    “娘,这是……”连守礼是比连守信还要老实的人,更拙于言辞,尤其是在周氏面前,连蔓儿几乎从没见他说过一个不字。

    “爹,是奶把酱碗放碗柜外面了,说是我娘放的,就骂我娘。”连叶儿抹着眼泪道。

    周氏立刻变了脸色。

    “你这丫头崽子,还敢诬赖我了。我放没放,我自己不知道。”周氏骂道,一眼看见赵氏对连叶儿使眼色,不让连叶儿说话,可是在她眼里,就疑心是赵氏表面上装贤惠,背地里指使孩子来对付她。

    和一个小丫头对嘴、闹腾,传出去,别人只有笑话她的。

    周氏很快想明白了这个道理,立刻又将枪口转向赵氏。

    “老天爷啊,你不长眼睛啊,我活了这么大年纪,一把屎一把尿地养活大的儿子,一娶了媳妇就变了样啊,每一个让我省心,都恨不得我早死了,她们好清静啊……”

    连蔓儿都有些无语了,张氏就要说话,连蔓儿忙拉住了她。周氏根本就不是讲理的人,张氏只要一开口,不仅不能解决问题,反而会惹祸上身。她就不该让张氏过来的。

    “娘,我、我……”连守礼急的搓手,就对赵氏道,“到底是咋回事,你给娘陪个礼。”

    “娘,是我错了。”赵氏立刻就道,“娘,我这就把那碗酱扔了,重新再炸一碗。”

    “啥,你以为你是啥有钱人家,一碗酱说扔就扔?”周氏看见连守礼和赵氏这样,越发得理不饶人起来。

    “娘,就是一碗酱,我、我这些年,还就……”赵氏想说,她这些年的辛苦,就还不值这一碗酱。

    “是啊,娘,三嫂这些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娘,你就不能开开面,因为这一碗酱,值当的吗?”。张氏忍不住帮腔道。

    周氏狠狠地瞪了张氏一眼,本来就是因为赵氏为张氏帮忙,她才生的气。现在看见张氏为赵氏帮腔,她心里的越发恼火。

    “你这些年,你也有脸说,你个光吃饭,不下蛋的母鸡,你还功劳苦劳,也就我们老连家还收留你,换别的人家,早把你赶出去了。”

    这是周氏对赵氏的杀手锏,因为曾经提出来过要休赵氏,被连老爷子拦住了。周氏虽不好再提,平日里时不时地拿出来,多是话里有话地让赵氏难堪。今天周氏也是气急了,又将这个话提了出来。

    不下蛋的母鸡,正是赵氏多年的心病。她和周氏都自动忽略了连叶儿的存在,对她们来说,生多少闺女都是白搭,生儿子才算真的生孩子那。

    赵氏就捂了脸,哭着低头跑了出去。

    “三嫂。”张氏怕赵氏想不开,就忙追了出去,连蔓儿和连叶儿也跟了出来。

    连守礼站在那,心里着急,也想追出去。

    周氏就咳嗽了一声。

    连守礼的脚就像被钉子钉住了似地,就不动地方了。

    “娘,这都这些年了,没儿子,就没儿子,我都认了。”连守礼老实地说道,这在于他,就是在为赵氏说话了。

    周氏就冷哼了一声。

    “我还没问你那,你现在主意也大了,我让你把韭菜扔了,你给我扔哪去了……”

    ……

    院子里,张氏追上了赵氏,就把赵氏扶进西厢房。

    “三嫂,这些年了,他奶那个嘴,你还不知道。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别往窄里想。你还有叶儿那,他三伯也是个知疼知热的人。”张氏就劝赵氏。

    有张氏劝解赵氏,赵氏应该会没事的。

    “叶儿,你今天做的好。”连蔓儿就和连叶儿走到外屋说话。

    “可是蔓儿姐,我娘……奶那么骂我娘,都是因为我。”连叶儿道。

    连蔓儿以为连叶儿说的是因为连叶儿反抗,所以周氏才迁怒赵氏。

    “这是没办法的事。”当时她反抗周氏,张氏也同样吃了挂落,但是她们都挺过来了,现在不是很好。

    连叶儿低头想了想,“我去找奶去。”

    “蔓儿,给你三伯娘打盆洗脸水来。”张氏在里屋道。

    “哎。”连蔓儿就答应了一声,去给赵氏打水,一时没有注意到连叶儿离开了。

    上房里,连守礼正被周氏训斥的满脸通红,就看见连叶儿握着拳头从外面走了进来。

    连叶儿直接走到周氏跟前。

    “奶,你咋骂我娘是不下蛋的母鸡,我就不是我娘生的了?”连叶儿问周氏。

    周氏就是一愣。

    “那碗酱,就是你故意放在外面的,因为我娘帮四婶干活,你看了生气,故意找茬骂我娘。”连叶儿又道。

    周氏确实是这个意思,但是被一个小孩子这么指出来,她还是脸上下不去。而且,她在连叶儿的身上,看到了第二个连蔓儿。这是她绝不会容忍的。

    “老天爷啊,你不长眼啊,让一个小丫头片子指着我的鼻子训斥我呀,我这是做了啥孽啊。”周氏开始拍手打掌地嚎了起来。

    “叶儿,给你奶赔礼。”连守礼对连叶儿大声道。

    连叶儿被连守礼吼的身子就是一抖,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却抿紧了嘴唇,一声不吭。她没有错,她不给周氏赔礼。

    “三哥,你光嘴上嚷嚷顶了啥事。”连秀儿就在旁边道。

    “……骚丫头片子打我的老脸啊。”周氏身子往后一仰,就倒在炕沿上,“我还有啥脸活,老三,干脆你先把我打死了吧。”

    “娘,娘……”连守礼连喊了几声娘,别的话却说不出来。

    “连叶儿,给你奶磕头赔礼,不然,我、我可打你了。”连守礼被逼的脸色通红,额头的青筋都蹦了起来,只好对着连叶儿扬起了巴掌。

    连叶儿挺直了脖子站在那,就是不说话。

    “我没法活了……”周氏的哭声再次响起。这是催促连守信快动手的意思。

    如果不打连叶儿,就不能让周氏满意,周氏就不会停止闹腾。连守礼狠了狠心,就要将巴掌朝连叶儿身上打去。

    …………

    连蔓儿在西厢房里,给赵氏端了洗脸水,扭头才发现连叶儿不见了。

    “姐,看见叶儿了吗?”。连蔓儿从屋里走出来,问连枝儿。

    “去上房了。”连枝儿道。

    这样的闹腾,在连家是家常便饭,因此连枝儿他们还在继续做韭菜花,并没有上前。

    连蔓儿忙来寻连叶儿,一掀门帘,正看见连守礼要打连叶儿,连叶儿虽然害怕,却倔强地躲都不躲。

    不能让连守礼打连叶儿,不能让周氏的心意得逞。

    “不好了,三伯娘她上吊了。”

    两章并作一章,继续求粉红。月末倒数第二天,弱颜急需粉红支持,这样的票数,弱颜很容易被挤出前三。弱颜今天又更新了9000字,求粉红鼓励。话说,加更求粉的孩纸不多了,需要大家爱护哦。

    下一章连蔓儿发威,大家粉红给力,弱颜会继续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