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八十三章沈家恶少

重生小地主 第八十三章沈家恶少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收费章节(16点)

    加更,4K的肥章

    …………

    连蔓儿听见一个公鸭嗓声音说这样的话,心里更加着急,就忙往人群里挤。

    连枝儿正将花生篮子紧紧地护在怀里,小七则被一个穿着棉绫衫裤的驼背男子拎住了脖领子,脚后跟几乎离地,一张小脸被憋的通红,。五郎撕扯那驼子救小七。

    “你放开我弟弟。”五郎的眉毛几乎竖起来。他虽然才十二岁,身材也不壮,但是从小吧农活,力气是有的。那男子被他撕扯着,被迫放开了小七。

    “小七,你到姐那边去。”五郎一边和驼背男子厮打,一边对小七道。他虽然比连枝儿小,但却自认为是家里除了连守信之外,最大的男人了。他不仅有保护弟弟妹妹的责任,还要保护大姐连枝儿。

    “你这小崽子,还挺有劲,看我今天不打死你。”那驼背男子被打疼了,就咧着嘴道,正是方才说话的人。

    “老夏,教训教训就行了,咱沈家可是有身份的人家,闹出人命来就不好了。”这话说的怪声怪气,分明是在暗示,就是闹出人命来也没什么大不了。

    这句话是站在在驼子背后的那个男人说的。这男人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五短身材,窄条脸,穿着一件鸦绿色的杭锻直缀,一只手里拿着把纸扇,故作潇洒地摇着。

    “六爷,您就请好吧。”那驼子大声道。

    年轻男子见那驼子制住了五郎,就笑嘻嘻地往连枝儿身边靠过去。

    “小泵娘,十几了?长的还不错,就是瘦了点。”年轻男子拉长了声调道,一双本来就有点斜的眼睛yin邪地看着连枝儿,更显得猥琐无比。

    连枝儿紧抿着嘴唇,又气又羞又着急,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那一双眼睛给人的感觉竟然是黏糊糊的,异常的恶心。

    年轻男子见连枝儿这个样子,就越发得意了起来。

    “你这花生抱的这么紧,是想要爷来你怀里摸吗?”。年轻男子伸出手去,就往连枝儿的手里摸。

    “这位爷,这位爷。”旁边一个摊子上的老汉笑着过来,拦在年轻男子身前,“您大人有大量,他们小孩子家不懂事。”

    “我说姑娘啊,听我的话,把那花生都给了这位大爷吧。”老汉张着手拦着这年轻人,又回头对连枝儿道。

    那一篮子花生,是她们一颗颗从土里刨出来,辛辛苦苦又是煮又是晒的。卖了一些,剩下的还有六斤多,能卖一百多文钱。一百多文钱,可以给家里添置不少东西。

    可是那边的五郎终归打不过一个成年男人,要不就真把花生给了他们算了?

    “姐,花生是咱们辛辛苦苦弄的,凭啥白白给他们。不给,我就不信,这还没有王法了。”五郎一边和那驼子厮打,一边大声道。

    连枝儿还有些犹豫,那年轻男子却先不耐烦了。

    “你个糟老头子,管啥闲事,一边去。”年轻男子一把将老汉推倒在地,yin笑着伸手去抓连枝儿。

    连蔓儿挤进人群,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顿时又是心疼,又是恼火。她走了这么一会,就有恶霸欺负上门来了。

    连蔓儿扫了一眼战局。五郎那边有些吃紧,但是有小七在旁边助拳,一时还能支持。危急的是连枝儿这边,。五郎被打两拳没事,但是连枝儿一个十四岁的小泵娘,要是被那个斜眼男人占了便宜,那结果可就遭了。

    连蔓儿就提着手里的空篮子,朝斜眼男人身后扑了过去。那年轻男子的眼睛都在连枝儿身上,并没发觉连蔓儿冲了过来。连蔓儿到了跟前,眼角瞥见旁边卖水的摊子上放着一条扁担,她立刻丢了手里的篮子,抄起扁担,对着斜眼男人的膝盖窝扫了过去。

    乡村人家的孩子在家里要烧火做饭,还要跟着大人下地干活。连蔓儿这些天很忙,很累,但是也增长了体力。这一扁担她用尽了力气,角度选择的也比较刁钻,那斜眼男子疼的哎呦一声,就跪在了地上。

    “姐,这谁啊,咋给你磕头咧。”连蔓儿就故意道,“是抢咱的东西,知道错了,给咱磕头赔礼吧。”

    “哪来的野丫头,敢打本大爷。”斜眼男子这才看见连蔓儿,一边骂着,一边就想从地上爬起来。

    他的话还没说完,连蔓儿又一扁担打在他的大腿上。

    “哎呦呦,你这野丫头敢打我,只知道我是谁?”

    “你不就是小刘庄那个二流子吗,你爹妈早放出话来了,说是你再惹事,就让人打死你省事。”连蔓儿嘴里说着话,扁担一连串招呼在斜眼男人的身上。

    斜眼男人只能用手护着头脸,根本没有机会爬起来。

    “姐,咱那花生不要了,拿家伙,打他。”连蔓儿招呼连枝儿。

    因为连守信和张氏都是性格平和的人,平时教育几个孩子也要他们待人接物要温和、礼让,别说连枝儿一个小泵娘了,就是五郎和小七也是没打过架的。上一次,连秀儿那件事当然是个例外。

    连蔓儿的出现和举动,不仅鼓舞了士气,而且也为他们做了榜样。

    连枝儿先就放下手里的篮子,扭头也抄起旁边支摊子多出来的一根木棍,朝那年轻男子身上打。斜眼男子被打的爬不起身,抬不起头,只顾哎呦呦地叫唤,说出来的话也不能连贯了。

    “姐,你接着打,别让他起来。”连蔓儿对连枝儿道,就转身去帮五郎和小七。

    “哎呦,六爷,六爷,您没事吧。你们不要命了,敢打六爷。”

    驼子见到斜眼的男子被打了,一边喊着,一边就想摆脱五郎和小七,要来帮那斜眼的男子。五郎和小七怎么会放开他,放开他,怕是连枝儿和连蔓儿就要吃亏。

    正纠缠着,驼子扭头就看见连蔓儿过来了。连蔓儿刚才怎么对付那斜眼男人的,他看见了一些,因此就更急了。

    “两个小崽子,快放开我。”

    五郎和小七自然不放手。

    这个时候,连蔓儿已经到了驼子的背后。五郎和小七和驼子纠缠在一起,如果还是打驼子的腿,保不齐就会伤了他们两个。

    这驼子个头不高,但却相当的肥壮,起码比那个斜眼男人强多了。连蔓儿看见驼子扭动着的肥**,心中一动,立刻将扁担调转了九十度,用扁担的一头对准驼子的**。

    “哎呀,妈呀”驼子怪叫了一声,蹦了起来,落地后,就僵在了那里,一张脸扭曲着,双手捧着**,样子非常奇怪。

    五郎和小七都机灵地闪开了,见这驼子僵在那,小七想起刚才受的委屈,就过来踢那个驼子。

    “应该这么踢。”连蔓儿走过去,冲着驼子的**一脚踢了过去。

    驼子又是一声惨叫,往前摔了个狗吃屎。

    周围就有人笑了起来。

    连蔓儿就走到小七身边。

    “小七,没事吧。他打伤你没有,他打伤你哪里,咱就加倍打回去。”连蔓儿道,又看五郎,“哥,你那,咋样。”

    “我没事。”五郎摸了摸破了的嘴角,说了一句。

    “他掐我的脖子,好难受。”小七还没有五郎男子汉的意识,立刻向连蔓儿告状。

    “咱打回来。”连蔓儿二话没说,提着扁担就往驼子身上打去,这个时候的驼子已经没有抵抗力了,只是抱着**哀嚎。

    “小泵娘,小泵娘。”方才那个老汉这个时候从地上爬起来了,过来劝连蔓儿。“别再打了。再打该打出事来了。”

    连蔓儿看驼子和那斜眼的男人都已经鼻青脸肿,再不能耍威风了,便住了手。

    那驼子见连蔓儿停了手,挣扎着爬起来,过去扶起那个斜眼的男子。

    “六爷,六爷哎。”驼子一手扶着男子,姿势奇怪地站在那里。

    这两个人都是一身的狼狈,斜眼男子明白再留下去,并没有好果子吃。

    “这个事,咱们没完。”那斜眼男子留下一句狠话,就和那驼子互相搀扶着一拐一拐地走了。

    连蔓儿擦了一把汗,就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两个人过来,问花生咋卖,说是要买。我让小七给他抓了一把。他都吃了,说没尝出味来,还要。”五郎就道。“我看他穿着人模狗样的,就让小七又给了他一把。”

    “这次他们两个又都吃完了,就说所有剩下的花生,他们都要了。我还高兴那,一下子就卖没了,咱也好早点回家。可是等姐给他们称完了,那驼子就说连篮子都要一起拿走。我看他一直不往外掏钱,我就长了一个心眼,没把花生给他,让他先给钱。他不给,说啥沈家不沈家的,说啥拿咱的东西是瞧得起咱。后来干脆就动手抢了。”

    “凭啥给他,他又不是要饭的。”小七抽了抽鼻子道。

    然后应该就是连蔓儿刚看到的那一幕了。

    “小泵娘,你们惹祸了,这沈家的人咱得罪不起哦。”老汉端了瓢水过来让几个孩子喝,原来那个卖水的摊子就是他的。

    “沈家的人?得罪不起?”连蔓儿不懂。

    “你们年龄小,附近村子里的吧,怪不得不知道。你们家大人应该都能知道。”老汉就道,“咱这青州府啊,多一半的天,是沈家的。”

    连蔓儿歪了歪头,她就知道在这锦阳县,王氏家族人口众多,比如三十里营子的王举人家,还有王太医和王幼恒这一支。他们不仅占有大量土地,还有许多有功名在身上,同时和别的大家族通婚,是锦阳县的世家大族。

    沈家,是哪个沈家?连蔓儿能想到的沈家,就只有……难道是拥有小安屯那个庄子的沈家?沈小胖那个沈家?

    “……也数不清有多少房人,现在本家在府城里住着,宅子连着宅子,几乎占了整个西城,……出过好几位娘娘,家里的人在外面做官的数不清……”

    老汉絮絮叨叨地说着,不过连蔓儿却并没有听进去。

    “他们在府城,到咱这来干啥?”

    “县里好几处都有沈家的庄子,闲着没事,来看看新奇儿,他们每年这个时候都来人,要看庄子上的收成那。小沈屯那边还有他们一个家庙那,听说是他们家老祖宗的时候就有了。”老汉如数家珍,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知道的这么多的事情。

    “什么世家大族,就会欺负几个小孩子,几文钱一斤的东西不肯给钱,还要抢。”连蔓儿皱眉道。

    “俺听说,沈家只有嫡传的子弟才有排行,刚才那个六爷,啧啧,这大户人家的事,可真说不得。”另一个穿着十分整齐的中年人道。

    他们刚才竟然打了一位贵族少爷?不,更神奇的是,刚才那个人,竟然会是几代士族簪缨人家的嫡传子弟。连蔓儿想了想,就觉得那个所谓是沈六爷除了穿戴像是有钱人之外,不论容貌,还是一举一动,完全就是个地痞啊。

    “闻名不如见面啊。”一个书生模样的男子叹气道。

    “你们啊,趁现在他们没找人来,赶紧回家去吧,花生也别卖了,这些天就待在家里,也别出门。我呀,这也得收拾摊子走了。咱们大家伙,也不知道你们是哪个村子的。”老汉道。

    面对权贵,他们这些人也帮不上忙,但是会帮忙隐藏他们的行踪,这就是老汉的意思。

    “是啊,快走吧。他们找不到人,再生气也没办法。老天保佑吧。”又一个人道。

    大家相继散去。

    沈家真的那么大的势力,而且纵容子弟下作到如此?也不是没有可能,连蔓儿想了想,她们刚才也将人给打了,那么现在暂避锋芒,是最聪明的做法。让他们找不到人,干生气。

    “多谢大伯,我们这就走。”

    几个孩子将洒落在地上的花生收拾进篮子里,就提了篮子往集市外面走。从集市里拐出来,连蔓儿正往前走,突然觉得头顶被什么东西轻轻地砸了一下,她忙抬起头,就看见旁边茶楼的窗户里探出一个脑袋。

    “啊,你在这?”

    算上这一章,弱颜这个月已经更新了15万4千字,平均每天更新5700字,是弱颜写书以来最辛苦的一个月。粉红票距离前一名还有12票,大家加把力,弱颜就能回到前三了,全靠你们了,大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