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七十六章连朵失踪

重生小地主 第七十六章连朵失踪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收费章节(12点)

    “出了什么事?”张氏就问。蒋氏历来文文静静的,几乎是笑不露齿,说话都不会高声,很少见她露出这么慌张的表情。

    “是朵儿。”蒋氏说着眼圈就红了,“现在都要吃晚饭了,还不见人。我和继祖前后院都找过了,也没找到。”

    连朵儿不见了?

    除了张氏留在屋子里,连守信就带着几个孩子到上房来,连守礼和赵氏带着连叶儿也跟了来。不一会工夫,连守义和何氏带着二房的几个孩子也来了。

    “是啥时候的事?”连老爷子就问连朵儿是什么时候不见的。

    “花儿烫伤后,朵儿就一直没在屋里了。”蒋氏道。

    “那怎么不早点找人?”周氏就问。家里接连出事,周氏心里很是烦躁,对蒋氏这个孙子媳妇说话,也没了平时的和颜悦色。

    蒋氏的脸就有些发红,想了想还是说道,“晌午的时候,我没看见朵儿,就在前后院喊了喊,也没看见人。我就告诉了娘,娘说是朵儿泼水烫伤了花儿,朵儿是害怕被打,应该是躲起来了,也跑不出这个院子,吃饭的时候就能回来了。”

    蒋氏说了这些话,就看了连继祖一眼。

    “月娥一直担心,我们在前后院都找了个遍,还是没找到朵儿。爷、奶,这事可咋办。”连继祖就道。

    连蔓儿就想起来,当时连花儿被烫伤,晕了过去,连朵儿吓呆了,何氏就在旁边说,要是连花儿有个好歹,古氏他们非要打死连朵儿不可。连朵儿听了何氏的话,就转身跑后院去了。

    “都仔细找了吗?”。连老爷子就问。

    “都仔细找过了,没找到。”连继祖肯定地道。

    连家的前后院加起来,是很大的,种了许多的菜蔬,还堆放了些杂物、柴禾等物,有许多可以藏人的地方。连继祖和蒋氏并不常住在这老宅子里,如果连朵儿躲在什么地方不出来,那他们有可能就找不到。

    “再把前后院都仔细找找。”连老爷子还比较冷静。“你们都去。”

    连老爷子一声令下,连家这些人就都从屋子里出来,前后院寻找起来。

    连家人多,大人加上孩子就有十几口人。现在就显出人多的好处来,前后院铺展开了,简直就是地毯式搜索。

    “朵儿是害怕大伯娘罚她,咱喊她的时候告诉她,就说是爷和奶的话,只要她出来,保证不罚她。”连蔓儿建议。

    连老爷子手里拿着烟袋,站在外屋里,将前后门大开,等待结果。他听了连蔓儿的话,觉得很有道理,就让大家边找边喊,告诉连朵儿尽避出来,没人敢罚她。

    大家一边喊连朵儿的名字,一边将犄角旮旯,但凡能藏人的地方都找了个遍。

    就这样,将前后院几乎掀了个底朝天,还是没有找到连朵儿。

    大家又重新聚到上房来,已经是傍晚时分,大多数人家开始做晚饭了。

    “……朵儿能去哪那,她裹着小脚,回到这里后,连大门都少出去。除了这个院子,她还能去哪那。”

    “别是寻了短见了吧。”何氏突然道。

    “胡说”连老爷子瞪了何氏一眼。

    连朵儿不过十岁的年纪,本来就十分脆弱,遇到这样的事情,很可能觉得天都塌下来了,寻短见也不是不可能的。

    “家里没有,就出去找。”连老爷子道,“朵儿有认识的人家没?”

    如果有认识的小伙伴,很可能在害怕的时候就躲到小伙伴家里去了。

    大家相互看了看,连继祖和蒋氏是后来才回到镇上来的,那个时候已经出了连花儿砸碎定礼的事,连花儿和连朵儿都不再出门,也不和村中的女孩子们来往了,他们自然是不知道。

    估计古氏和连花儿应该知道,可惜她们都不在。

    “花儿姐刚回来的时候,和英子她们好来着。对了,就是英子家门口那口井,她们好些天都在那玩。”四郎提供了一个线索。

    “井?”连老爷子的眼角不由自主地抽了一下。

    如果连朵儿寻短见,那口井,还真是个不错选择。

    三十里营子有几口共用的水井,离连家最近的,就是英子家门口的那口井。从连家门口往西走,横穿过一条村中的小径,有一大片空地。英子家就在那,那口井也在那块空地上,离英子门口不远。

    这口井的南面和西面,都种着杨树。再往西面去,杨树越来越多,形成一片杨树林,杨树林间有一条大道,直通向王举人的大宅子。这些杨树,也都是王举人家的产业。

    因为这样的位置,只有包括连家,英子家在内的十几户人家在用这口井。

    这次连老爷子亲自带着一家人出来,就直奔这口井。

    连蔓儿跟在连守信身后,也往井边走。

    “蔓儿,你不用过去。”连守信突然停下来,又对连枝儿道,“枝儿,你带着你妹子。”

    “哎。”连枝儿痛快地答应了,就过来一手紧紧地拉住了连蔓儿的手,另一只手指着应自己啊门口的一块大石头道,“蔓儿,咱就在这看着。”

    五郎和小七也没跟过去,而是围到连蔓儿身边,脸上都带着关切的表情。

    连蔓儿先是有些不解,不过很快就明白了过来。那口井,应该就是她受伤的地方。连守信他们是怕她见到这口井,想起以前的事情来。

    说起来就算她在家里烧火做饭,但是来水井打水的活还没干过。这个水井,她一直都没来看过。

    “我没事的,你们不用担心。”连蔓儿就对连枝儿道,她心里还对这口井有些好奇那。

    这个时候,连老爷子带着三个儿子已经走到了水边,就趴在井沿上往下看,连继祖大声喊着连朵儿的名字。

    连蔓儿就拉着连枝儿的手,往前凑了凑,直到能看清了那口井才停下来。

    这口水井并不大,井沿却用石头围起来有一尺多高。井上面架着辘轳,辘轳上面拴着草绳。有人来打水的时候,就要将小木桶拴在草绳的末端,扔进井里去,等水桶没在井水里,再摇动辘轳把,将装满了水的水桶提上来。

    这不仅是力气活,还需要一些技巧。分家这些天来,都是连守信每天来提水,有时候家里缺水了,连守信又正好不在家,就是连枝儿和五郎两个人来,他们两个合力从井里将水一小桶一小桶的提出来,倒进大木桶里。等大木桶里装满了水,两个人再合力抬回家去。

    “没人。”连守义和连继祖在井口往里面看了看,都直起身道。

    井里的水很深,如果真有人掉了下去,这个时候应该已经漂起来了。连朵儿没在里面,连老爷子就松了口气,继而还是担心,连朵儿究竟去了哪里?

    这个时候,有些做饭早的人家已经吃过了饭,走到门口来乘凉。他们见到连家这个架势纷纷走了过来,都猜到一定是出了什么事,就纷纷走了过来。

    何氏朝着连蔓儿这边走过来,就在英子家门口的大石头上坐了下来。

    “朵儿一个小脚儿,走路都难。”何氏道,“就这口井离的近,她还能去哪?”

    听何氏的意思,似乎认定了连朵儿是寻了短见。

    连蔓儿几个就都没有搭腔。

    “英子,你看见俺们家连朵儿没?”何氏朝着英子家的门里喊。

    连蔓儿扭过头,才看见英子正站着篱笆门里,往外张望。

    “连朵儿咋了?你们这都是来找她的?”英子就从门里走出来,在何氏身边站了问。与平常的庄户家女孩不同,英子脸上也擦了粉,还涂着胭脂,衣裙故意做的窄窄地,紧裹在身上,显得她身材很是丰满。这么看着,虽然比不得连花儿,却也有几分姿色。

    “她用水把她花儿姐的腿给烫烂了,害怕了,就跑了。”何氏就跟英子把事情说了,少不得添了些油盐酱醋。

    “哎呦”英子就抬起一只手捂住了嘴,露出手腕上一只黄澄澄的镯子来。“连二婶,那花儿不是残废了?”

    “不算残废,走路没事。就是那条腿,啧啧,怕是要难看了。”

    “哎呦,那她的婚事咋办,宋家还要她不?”英子这个时候也不嫌弃大石头脏了,就凑到何氏身边坐了下来。

    “咋能不要。就是有疤,也是在腿上,不是在脸上。”何氏就道。她与英子话不投机,就站起身,走开了。

    这里没找到连朵儿,自然是要继续找下去,大家一商量,决定分头去找。乡村人家,都十分热心,也有很多人跟着帮忙寻找。连守信带着连蔓儿几个,就负责从井边往西找。有几个孩子加入进来,英子也跟了过来。

    “朵儿,你在哪,出来吧,你爷说了,不关你的事,不让你爹娘罚你。”大家进了林子,一边找,一边喊。惊起了草丛里的小蛇、青蛙、癞蛤蟆,甚至二丫还找到了她家傍晚没回窝的母鸡,可连朵儿却连个影子也没有。

    出了树林,走了一段,前面是一座大宅院,青砖瓦房,粉白的围墙,大门前还有一座高大的影壁。

    连守信就停了下来,前面是王举人家的宅子,连朵儿会到这里来吗?连守信正在犹豫的功夫,王家的大门呼啦地打开了,一个瘦高的少年从门里走了出来。

    “这是干什么那?”

    蔓儿、枝儿、五郎和小七祝大家端午节快乐,皮肤要像白粽一样雪白,心里要像蜜枣粽子一样甜蜜,生活要像肉粽一样——有肉吃,嘻嘻(表想歪哦,千万表想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