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七十章 焦头烂额

重生小地主 第七十章 焦头烂额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收费章节(12点)

    110粉红加更。

    ……………………

    连老爷子的一声断喝,东厢房里立刻就没了声音。何氏和连花儿都吓坏了,她们两个说话说的太入神,根本就没有发现屋外有人。

    “这可怎么办”连花儿咬着嘴唇,两只手几乎将手里的帕子撕裂。

    何氏也有些害怕,但是她历来是大大咧咧的性格,又觉得就算刚才的话都被连老爷子听见了,也跟她没啥关系。

    “还不滚出来”连老爷子吼了一声,见没人出来,又吼了一嗓子。

    他是气坏了,额头的青筋在突突地跳着。他都听见了什么?原来张氏小产的背后,竟然还有这样的内幕。是连花儿怂恿了连秀儿,差点造成一尸两命的结果。而何氏竟然早就知道了,还拿这件事敲诈连花儿。连花儿却自认安排的天衣无缝,出事也有连秀儿顶缸,算账算不到她的头上。

    这就是他的大孙女和二儿媳妇。做了这些年当家人,他对“不聋不瞎不做当家”这句话有很深的体会。小打小闹他可不管,可那不代表,他会容忍家里的人这样自相残杀。

    连蔓儿在屋外,将连老爷子的表情都看在眼里,但是这个时候,又不好上前去劝说。就在这时,她听见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来,是何氏和连花儿要出来了。

    连蔓儿就朝小七使了个眼色,两个人趁着连老爷子不注意,飞快地溜回西厢房。连蔓儿不想让何氏或者连花儿知道,连老爷子并不是无意地出现在东厢房外,而是被她们故意引过去的。而她也相信,连老爷子不会多嘴将她们说出去。

    这样做,倒不是怕了何氏或者连花儿。而是这两人相互撕咬,没必要去节外生枝对不对,连蔓儿眯了眯眼,心里偷笑了一下。

    连蔓儿和小七趴在西厢房门口,看见何氏和连花儿低着头从东厢房里走出来。连老爷子盛怒之下,终于还是顾及脸面,不想在院子里训斥儿媳妇和孙女,扭头径直往上房屋里去了。何氏和连花儿就低着头,跟在连老爷子身后。

    不知道连老爷子会怎处理这件事,连蔓儿就拉着小七,往上房来,连枝儿和五郎也跟了过来。

    连老爷子的两声吼,已经将上房正在歇晌午觉的人都惊醒了,连蔓儿到了上房的时候,就看见连老爷子已经坐在炕上,正沉着脸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周氏坐到了连老爷子身边,连秀儿紧挨着周氏坐在炕上。

    何氏和连花儿都垂着头站在地当间,古氏、连朵儿,蒋氏抱着妞妞也在旁边站着。

    “秀儿,花儿去县城前,都跟你说了啥,你那么气你四嫂?”连老爷子没有问何氏和连花儿,而是先问连秀儿。

    连秀儿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下意识地去看连花儿。

    连花儿就想给连秀儿使个眼色,让她千万别把自己说出去。连花儿才一扭头,连老爷子就大声咳嗽了一声,将旱烟袋重重地敲在炕沿上。

    “秀儿,你自个儿没长脑袋,我问你话,你看花儿干啥。快说,花儿都跟你说啥了?”连老爷子怒道。

    连秀儿坐在那,还是拿不定主意。当初连花儿告诉她那些话,叮嘱她不能说出去的。她们是姑侄,又那么要好。连老爷子正在气头上,她可不能出卖了连花儿。

    “还不说,等以后她卖了你。”连老爷子看连秀儿这个样子,是想要维护连花儿,心中就更加气恼了。

    “秀儿,你就说吧。咱爹都知道了,花儿也承认了。”何氏在旁忙道。她这样说,是想讨好连老爷子,一会少挨些训斥。

    连花儿在连老爷子眼皮子底下,不能做手脚,只能心里着急。

    连秀儿却将何氏的话当做真的了。她想,既然连花儿都说了,那她说出来应该也没关系的。

    “……四嫂眼里没有爹和娘,花钱给枝儿和蔓儿买东西,那天答应娘的鞋面和给我买的东西,都没给买。四嫂教坏了蔓儿。我气不过,跟花儿没关系,花儿还劝我忍忍那。我可没花那么好的性子,我没忍住。”连秀儿就慢吞吞地将事情的原委说了,“爹,四嫂她不孝,对我不好,我也不是故意推她的,她都生了四个孩子了,我也没想到……”

    “你给我住口。”连老爷子气的咳嗽了起来。

    周氏的脸上闪过一道阴云,连秀儿糊涂,可她一把年纪什么没见识过,因此看向连花儿的目光就有些不善。她知道连秀儿和连花儿要好,甚至连秀儿很听连花儿的。她对此也没说过什么,但那些都有一个前提,就是连花儿真心对连秀儿好。如果连花儿利用她的聪明好连秀儿对她的信任,将连秀儿当枪使,那她怎么可能高兴。

    “花儿,你知道你老姑的性子,你这样是想干啥?”周氏指着连花儿质问道。

    “花儿她……”古氏在一旁想替连花儿帮腔,可一时之间,又想不到好的说辞。总不能说连花儿并没说过那样的话,是连秀儿编排出来的吧。

    “爷、奶。”连花儿抬起头,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我、我不是成心的。”

    连花儿呜呜地哭了起来。

    “爹娘再怎样,也是我的亲爹娘,娘被打掉了一颗牙,爹也被打伤了。我知道,我什么都不该做,爷罚的对。可是我忍不住,我和老姑好,我就是私下里跟老姑随便说说,图自己心里好受点。老姑也说了,我劝她不要生气的,就当我啥也没说就行。”连花儿哭的梨花带雨,如果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受了多大的委屈。

    “爹、娘。”古氏拿帕子抹了抹眼角,立刻接上了连花儿的话头,“花儿十六岁,还是个孩子那。家长里短地,她有口无心,随便说说的。谁能想到后来出了这样的事。这,都是意外啊。就是秀儿不小心推了一下老四媳妇,也没想到会有那样的结果,是不是。”

    连秀儿就点头,心里更认定了古氏和连花儿都是好的,尤其待她是没的说。

    连蔓儿在旁边听着,暗自冷笑。古氏和连花儿还真是配合默契呀。是不是早就想好了万一事情败露,该用什么样的说辞。这连花儿更是早有图谋,在怂恿连秀儿的时候,就为自己留了后路。

    连秀儿似乎看不出这些,连老爷子和周氏也看不出来吗,她不相信。

    “你养的好闺女。”周氏显然是看出来了,怒指着古氏,“连家没有这样坏心烂肺的,还学会拿她老姑当枪使了,你们当我和你爹是死人啊。”

    古氏的脸刷地一下就红了。

    “我们连家没有这样的人,都是你,嘴上溜光,心里歹毒,你以为我看不出来。我看我大儿子的面上,不跟你计较。你还蹬着鼻子上脸了。”

    “娘,你听我说。”古氏就想开口辩解

    “我呸。”周氏一口浓痰吐到古氏的脸上。

    连蔓儿看出周氏是生了真气,比起大房要卖她去做什么“童养媳”,张氏掉了孩子,差点没了小命,对周氏来说,都比不上老闺女被当傻子似地利用了,更触动周氏的心肝。

    “你个烂骚货,”周氏气的第一次用了村妇骂街语言中最脏的话来骂古氏。

    古氏自恃是秀才娘子,是名门淑女,在家里又从来最有脸面,哪里受得了这样的话,又羞又气,一下子就捂住脸大哭起来。

    “你还有脸哭,”周氏恶狠狠地指着古氏,“我好好的大儿子,原来多好的前程,自从娶了你,考试考试不行,教书也赚不上钱来。你个败家的娘们,你个丧门星。”

    周氏这是将连守仁这些年的落魄,都归罪在古氏的身上了。

    “娘啊,你的话,我可当不起,这些年,我……”

    “呸。”周氏又是一口浓痰。这次古氏低了头,那口浓痰就落到了她的头发上。

    “还有我大孙子,多好的苗子,可怜她亲娘死的早。他爹又让你这骚狐狸给迷了,啥都听你的,把我好好的大孙子给教坏了,读了这些年的书,愣是啥也没考出来。你表面上装贤良,背地里使坏,我大儿子一家,就毁你手里了。”周氏声色俱厉。

    蒋氏抱着妞妞,本来还想着要不要替古氏和连花儿求求情,听见周氏这样说,立刻将要出口的话都咽回了嘴里。她是个聪明人,知道这个时候她上前,只能将周氏的怒火引到她的身上,没有任何的益处。

    古氏是连守仁娶的填房,是连继祖的继母,在这个礼教森严的社会氛围中,周氏的话可是相当严重的指控。连蔓儿也有些吃惊,周氏借题发挥,不去理会连花儿,反而开足火力冲着古氏,揭出这些旧账来。

    “大爷啊,我活不成了。”古氏爬起身,就冲屋中间的柱子撞了过去。

    有110票了没,哦,有了,110票加更送上。期待120,130,140,……票哦。

    弱颜潜水码字去。

    PS.(今天会有第四更咩,让粉红来的更给力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