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六十四章 分派工作

重生小地主 第六十四章 分派工作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收费章节(12点)

    西厢房里,连蔓儿正摆弄着连花儿送来的东西。

    “姐,这绢花给你戴。”连蔓儿把绢花拿出来,递给连枝儿。

    “蔓儿,那是送给你的。”连枝儿摇头道。

    “我戴和姐戴,都是一样的。”连蔓儿执意将绢花给连枝儿,“我还小那,不用这些,姐是大姑娘了,可该打扮打扮了。”

    连枝儿的脸就有些红,不过还是将绢花接了过去。张氏就让小七将靶镜拿过来,举着让连枝儿照。这面靶镜还是张氏的嫁妆,虽已经有些旧了,但却总是擦的亮亮的,依稀可以想见当时张氏的嫁妆是很体面的。

    连枝儿戴了一朵绢花,对着镜子左瞧瞧,右瞧瞧,抿着嘴,显然很是喜欢。

    “姐戴了这花,真好看。”连蔓儿和小七都笑着道。

    张氏也笑着,心中却有些心酸。连枝儿十四岁了,身量却还没长开,身上穿的衣裳还是用她的旧衣裳改的。

    连枝儿只戴了一会,又将绢花小心地取下来,重新放到盒子里。

    “姐,你就戴着吧,咋摘下来了?”连蔓儿问。

    “这绢花肯定很值钱,还是皇宫的东西。”连枝儿道,“我成天家里地里的,戴这个不合适。蔓儿,还是留着你以后戴吧。”

    连家的几个孩子中,连枝儿也许因为是长姐的缘故,将连守信和张氏节俭的习惯学了个十足,而且事事都会为别人着想,尤其是对待弟弟和妹妹,不管是吃的还是穿的,都心甘情愿地谦让。

    “你别听花儿姐那么说,你就信了。她的话,哪里有准那。”连蔓儿道。她虽然这么说,但是也知道这绢花确实是好东西。“姐你现在不戴,就留着闲时侯,走亲戚,串门子的时候戴吧。”

    “蔓儿,这绢花我不要,不合咱的身份。”连枝儿道。

    连蔓儿见连枝儿是执意不肯要这绢花,想了想,觉得连枝儿的话也有些道理。

    “姐你要是不要,那咱改天把这绢花拿到镇上去,看能不能当几个钱。还有这个镯子。”连蔓儿掂了掂那只镯子,估计有一两多重,“也可以当了,要不然熔了,另打别的首饰。”

    “对。”连枝儿表示赞成。

    连蔓儿就将绢花和镯子都收了起来。她虽然收下了连花儿的东西,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潜意识里并不想真的戴在身上。不得不说,连花儿的行事,让她对与连花儿有关的东西从心中有些膈应。

    晌午饭,连老爷子发话,让连守信一家都去上房吃。除了张氏连蔓儿不让她下炕,大家就都往上房里来。

    外屋里,周氏带着赵氏、蒋氏和连秀儿正在做饭。连秀儿正往锅里舀水烧汤,看见连蔓儿进来,就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一双眼睛却在连蔓儿的头上打量着,然后又扭头朝连枝儿头上看。

    连蔓儿姐妹两个都是梳着辫子,头上没有任何装饰。

    “咋现在才过来,别光等着吃,去放桌子,摆碗去。”连秀儿没好气地指使道。

    “奶、老姑……”连蔓儿甜甜地招呼了一遍,就和连枝儿一起去搬桌子。劳动是美德,就算连秀儿不说话,她们也会帮忙干活的,因此就不和连秀儿计较,几个孩子快手快脚地,一会功夫帮着摆上了桌子碗筷。

    晌午饭有古氏带回来的一只水晶烧鹅、一斤熟驴肉,另外周氏又做了两个菜,一盆汤,大家坐在一起,除了张氏没来,这两桌子几乎恢复了过去没分家时的情形。

    等周氏动筷子吃了一些,连蔓儿就拿了一只空碗。

    “奶,我娘还下不了炕,不能过来,我给我娘拨点菜过去行不?”连蔓儿向周氏笑道。

    周氏看了连蔓儿一眼,没有吭声。

    连蔓儿就当她是默许了,正要动筷子给张氏挑肉,连秀儿突然啪地把筷子拍在桌子上。

    “蔓儿,你还懂不懂规矩,这一桌子人还没吃完那,你就给你母亲挑肉吃。你母亲就谁都大了。”连秀儿对连蔓儿斥责道。

    连蔓儿微微皱了皱眉。她不觉得自己做的有什么不对,礼数上是讲究晚辈要孝顺长辈,但是同样长辈对晚辈也要慈爱。

    现在他们分家出去,是两家了,更要讲究个礼尚往来。比如说她们做了什么好吃的,会给连老爷子和周氏送。同样的,连老爷子和周氏,也应该做出慈爱的姿态。现在是连老爷子让她们一家都过来吃饭,张氏因为身子的缘故不能来,如果周氏懂得礼数,将张氏放在眼里,就应该主动提出来,给张氏留些菜送过去。没有说等一家子都吃完了,将剩菜给张氏的道理。

    连蔓儿心疼张氏,主动提出来,也征求了周氏的意见,她做的并没有能让人挑理的地方。

    “我问过奶了。并没缺了礼数,也没什么不对。……要是不愿意,好好告诉我一声就行。我娘也不是非要吃这个。”连蔓儿淡淡地道。

    “让蔓儿给她娘挑点好肉过去,蔓儿想的周到。”连老爷子在那边桌上发话道。

    连老爷子说了话,连秀儿也无可奈何,就狠狠地瞪了连蔓儿一眼。

    连蔓儿只当没看见,挑了几块熟驴肉和水晶烧鹅,就要给张氏送去。

    “等一等。”周氏拦住连蔓儿,“趁着人都在,我说件事。……老四一家分出去了,家里的事得重新分派分派。”

    连蔓儿不觉得这事和她有什么关系,但是周氏不让她走,她只好重新坐下,听周氏说什么。

    这段时间,古氏走了,大房里剩下一个蒋氏是孙子媳妇,还要照看妞妞,周氏只好让何氏和赵氏轮流做家务。轮到何氏做饭,饭不是夹生,就是把锅给烧糊了,周氏骂什么何氏都只当耳边风,周氏没了脾气,想都让赵氏做,不过赵氏一个人还要忙地里的活,根本就吃不消,病倒了一次,周氏就不好再逼迫。农忙时候的饭菜是耽误不的,没有法子,不仅周氏,就是平时从不烧火做饭的连秀儿也只能帮忙做饭。

    连秀儿就有很多怨言,周氏自己也不高兴,又心疼连秀儿,看来是要重新安排。

    “老大媳妇你回来的正好,还是你们妯娌三个轮流做饭。今天就算了,明天从老大媳妇这开始,一家人的饭菜、喂鸡喂猪。我老天拔地地,也不管你们,你们谁哪天做不好,直接跟你爹说去。”周氏道。

    “娘,花儿马上就要成亲了,好多事要忙,大嫂哪有功夫做饭?”连秀儿开口道。

    “……你们谁愿意替你们大嫂的班?”周氏就问。

    没人吭声。

    “枝儿和蔓儿不是会做饭,惹得全村人都夸。大嫂对他们多好,送了他们好些个东西,要不,就让她俩来替大嫂的那天。”连秀儿道。

    这个连秀儿真是敢说话啊。连蔓儿眯了眯眼,不看连秀儿,而是看向连花儿,。连花儿慌忙躲开了连蔓儿的视线。

    “那……”古氏想要说什么,看看连蔓儿,又把话咽了回去。

    这根本就是无理要求,连蔓儿可以说,为什么连秀儿不帮忙。但是转念想想,不能这样说。

    “我回去和我娘商量商量。”连蔓儿好脾气地道。

    “还商量啥,四哥也在这,就定下来吧。”连秀儿道

    “我看还是问问大伯娘和花儿姐的意思。”连蔓儿拦住连秀儿的话头,说完就看着连花儿笑。

    “这事……”连花儿见连蔓儿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舌头在嘴里打了个卷,“枝儿和蔓儿也还小那,是不是太劳累了?”

    连秀儿就气呼呼地看着连花儿,赌气啥话也不肯说了。

    连蔓儿就给连枝儿和小七递眼色,三个孩子飞快地吃完饭,就下了桌子,回西厢房去了。

    “让你们去替她们做饭?”张氏听了连蔓儿的转述,也有点生气,就看着连守信,“连家还有这样的规矩啊。”

    张氏性子柔和,这样的话在她来说就算是很重的话了。

    “这事,就是秀儿说说,爹和娘都没说啥,秀儿她不懂事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连守信无奈地道。

    “老姑可老实了一阵子了,咋连花儿一回来,就又变回去了。”连蔓儿突然道。

    这些天,连蔓儿看的很明白。说句不客气的话,连秀儿根本就没脑子。连蔓儿怀疑是连花儿在背后使了坏。不过,如果连花儿真的聪明,就不该在这个时候再惹事。是就算不甘心,起码也该忍到顺顺当当出嫁以后。

    连花儿平时端着架子,但是今天却给张氏跪下,连蔓儿觉得连花儿是个狠角色。但是,如果连花儿还在背后搞小动作,那么连花儿的聪明就很有限,是小聪明,而且心胸太小。

    “让她早早嫁出去吧。”连蔓儿心中道。连花儿嫁进宋家,要想体面地过日子,就更要藏好那一条条的小尾巴,也需要连家的支持。对于她们,就只能拉拢。果然啊,闺女没教育好,早早地嫁到别人家里,就省事了。

    连家人依旧每天去打谷场上干活,眼看着一袋袋的高粱和糜子收了进来,活计变少了,连蔓儿就不去打谷场上了。上房那边,古氏果然以为连花儿备嫁为由,不再做家务,而是由赵氏和连叶儿替了她的班。

    连蔓儿看着赵氏和连叶儿整天忙的腰都直不起来,也没有办法。

    这天吃过早饭,小七跑出去玩,一会功夫,又跑了回来。

    “二姐,二丫她们都去拾谷穗了,咱也快去吧。”

    第一更送上,弱颜潜下去码第二更,求粉红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