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六十一章 打场

重生小地主 第六十一章 打场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收费章节(16点)

    肥章,求订阅、粉红、各种票票支持。

    ………………

    连蔓儿拦住了张氏。

    “蔓儿,别的事情娘都依着你,这件事情得依着娘。”张氏的态度十分坚持。

    “娘,你给我们说说道理。”连蔓儿道。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一家渐渐地形成了习惯,如果遇到意见有分歧的时候,就要以理服人。谁说的更有道理,就听谁的。

    “你没听刚才你二伯娘和你奶在外面说话,咱要是自己吃,人家还不得咋说咱们那。……咱一分家,这两天吃的是好了些。”张氏道。

    连蔓儿听出来张氏的话总含有几层的意思。

    “娘,你要给上房送饺子。我不拦着,但咱得弄明白,这饺子是给谁送的。”连蔓儿道,“给爷和奶送,我没话说,别的人,没必要。”

    “主要是给你爷和奶送。可那么多人一起吃饭,总不能都看着。”张氏叹了口气。她难道不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多吃几口,可又担心上房人多口杂,说他们一分家就只顾自己,不贤惠不孝顺。

    “那就不是该咱们想的问题了。”连蔓儿道,张氏又责任心爆棚了。“要照娘的意思,把两笼屉的饺子都端过去,也不够吃。”

    作为分家出来的,他们只需要孝敬连老爷子和周氏就可以了。

    “二伯娘是啥脾气咱谁不知道,她嘴贱,她的话咱这个耳朵听了,直接从那个耳朵倒出去,根本就不用走心。”连蔓儿又道,“娘,我知道,你觉得咱一分家出来,就吃的比以前好,比上房的饭食好,你心里不落忍是不是。”

    张氏微微点了点头。

    “可是咱吃这些也不是经常的事。上房吃的不好,也不是咱们的错。娘,你算算,没分家的时候,如果不是把钱都贴给大伯一家,像这样的吃食,不说常年吃,偶尔吃吃,难道就吃不起?”

    这话确是实情,如果不是要供养大房,连家的日子本可以不用那么俭省的。

    “蔓儿,你说的有道理。”张氏听了点了点头,“可是就给你爷奶送,你大伯他们,还有好几个孩子都看着……”

    “娘,大伯娘、花儿姐他们穿金戴银,我们不是也只能在旁边看着?”连蔓儿道,“那还是没分家的时候那。”

    张氏和连守信就没话说了。

    连蔓儿想了想,“爹,娘,你们看这样行不行,请我爷和奶上咱家来吃。”

    “你爷和奶肯定不来。”连守信道。

    “可是咱们的礼数应该做到啊。”连蔓儿道,“如果咱们请了,他们不来,咱再送一碗饺子过去,给爷和奶,这样既孝敬了爷和奶,别人也没话可说。”

    “行,那我就去请。”连守信站起身往上房去了,一会功夫就又回来,果然连老爷子和周氏都不肯过来吃。

    “爹说咱包顿饺子也不容易,让孩子多吃些。”连守信道。

    连蔓儿已经捡了一大碗的饺子,“那我把这些饺子送过去吧。”

    “多捡点,你爷爱吃饺子。”张氏又亲自动手,捡了几个饺子添进碗里,直到碗里的饺子堆成了小山,再也放不下。

    连蔓儿心中并不在意几个饺子,只是不想从此立下这样的规矩,现在张氏和连守信终归还是听了她的话,她也就高高兴兴地端了饺子送到上房来。

    上房里,大家正在吃饭,依旧分做两桌,因为少了连守信一家六口人,大家坐的比过去宽松多了。饭桌上的主食依旧是黍米面的窝窝、黍米粥,菜更简单,就是土豆炖茄子,还有一碗大酱,一把大葱。连守仁和连继祖都低着头吃饭,只是动作矜持的很,倒像是在数碗里的米粒。

    连蔓儿把饺子递给了连老爷子。

    “……家里没油,买了点板油熬油,用油梭子包了点饺子。请爷和奶过去吃,爷和奶又不去,爹和娘让我端一碗来给爷和奶尝尝。”连蔓儿笑着道。

    “咋就送一碗来,这够谁吃的?”何氏在炕梢的桌上,眼睛盯在那一碗饺子上,不满地道。

    连蔓儿暗自好笑,已经说清楚了就是给连老爷子和周氏的,现在连老爷子和周氏都没说话,哪有何氏说话的地方。她因此也不接话,只笑嘻嘻地看着连老爷子。

    “你还想够谁吃?”连老爷子扫了何氏一眼,训斥道,转脸又对连蔓儿和颜悦色道,“你们刚分出去,日子过的紧巴,好不容易包点饺子,还送啥送,爷不吃,你拿回去,和小七分着吃吧。”

    “爷,我们过的咋不容易,只要爷和奶不嫌弃,有我们吃的,就有孝敬爷和奶的。”连蔓儿笑道,“爷,你尝尝,看好不好吃。”

    四房用油梭子包了饺子,先是连守信来请他和周氏,现在连蔓儿又说出这样孝顺贴心的话来,连老爷子心里非常受用。他也就不再推让,夹了一个饺子放进嘴里,吃过后就连声说好吃。

    “娘说爷和奶年纪大了,特意把面和的软和些。我回去告诉我娘,爷夸饺子包的好吃那。”连蔓儿就笑着从上房出来了。

    连蔓儿回到西厢房,就将连老爷子的话告诉了张氏和连守信。

    “你爷是个懂礼的人。”张氏就道,“快上炕吃饺子吧,就等着你了。”

    原来一家人都没动筷子,就等着连蔓儿回来一起吃饺子。还是自己的家人好啊,连蔓儿心中因为何氏而有的那一点不快,即刻就烟消云散了。

    吃完了饭,连蔓儿和连枝儿正在收拾收拾桌子,小七飞快地从门口跑回来。

    “二伯娘带着六哥,好像往咱们这来了。”

    连蔓儿心中一动,一面让小七去想法子拦一拦何氏,一边和连枝儿加紧收拾,碗筷都不要紧,那剩下的饺子可的先收起来。

    小七去拦何氏,不过是拖延了一点点的时间,但好在姐妹两个手脚都快,等何氏带着六郎进来的时候,饭桌上就只剩下一些空碗了。

    何氏睁大了眼睛,四下踅摸了一遍,啥也没发现,就拉着六郎在炕沿上坐了下来。

    “他四婶,你们今天包的饺子可真好吃。”何氏开口就道。

    连蔓儿心想,看来是送过去的饺子,连老爷子不肯吃独食,分给大家吃了。

    “就是熬油剩下的一点油梭子,有啥好吃的。”张氏老实地道。

    “咋不好吃,咱家都有半年没吃饺子了。就是少了点,一个人分一个都不够的,还没尝出滋味那,就没了。他四婶啊,我看见蔓儿摘了两个倭瓜,你们包了不少饺子吧,也吃不了,就拿出一碗来,赏给你找个侄儿吃吧,你看把他馋的。”何氏就把六郎推了出来。

    张氏不爱听何氏的话,但是她看着六郎就心软。

    “蔓儿,你看还有没有饺子,有的话就给六郎。”张氏向连蔓儿道。

    张氏脾气绵软,爱面子,碰到何氏这样没脸没皮的,只能吃亏。好在张氏还知道问连蔓儿的意见。

    连蔓儿心中生气,如果说是给六郎几个饺子倒没什么,但是她不能惯下何氏的这个脾气,否则以后就没个安宁。

    “娘,哪还有饺子啊,就那么点东西,为了省出来孝敬爷和奶,我和小七都没吃饱。”连蔓儿就埋怨张氏。

    张氏当然知道还有饺子,但是连蔓儿这么说,她总不能当着外人的面折了自己孩子的面子。

    “她二伯娘,你看这……”张氏就有点歉意地看着何氏。

    张氏这样,何氏就觉得她逮住理了。

    “她四婶啊,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人啊,咋一分家,就这么狠心了,你们吃香的喝辣的,就忍心让我们看着……”何氏巴拉巴拉地道。

    “二伯娘,你说的什么话,什么叫做我娘心狠。”连蔓儿立刻沉下脸,“二伯娘你才是真心狠的。六郎是你亲儿子,你真疼儿子,有钱买几两银子的杭粉往脸上擦,足够买上半扇猪肉,让六郎吃个够。”

    大家的目光就都落在何氏擦的雪白的脸上。

    “哎呦,你这个孩子,你还管我擦不擦粉。”

    “二伯娘,你擦不擦粉我不管,就不知道六郎几个心里咋想你。还有,我娘没招你没惹你,你没事编排我娘,我们这不欢迎你。”

    连蔓儿抓起把笤帚,开始扫炕。

    “她四婶,你还不管管蔓儿……”何氏只好站起来,却不肯善罢甘休。

    “二伯娘,你这杭粉花了多少钱,奶一定很想知道。”连蔓儿不冷不热地道。

    何氏顿时没了气势,气哼哼地拉着六郎走了。

    “蔓儿你这个脾气,……可把她给得罪了。”张氏道。

    “怕得罪她,我们就不用过日子了。这是她自己找的,要不得罪她,也容易,咱把自己的肉割了给她吃,就怕人家吃完抹抹嘴,还说咱的肉膻。”连蔓儿道。

    “娘,我看对二伯娘这样的人,就得像蔓儿这样对付。”连枝儿表示支持连蔓儿。

    “对,不能惯着她这个脾气。”五郎道。

    “以后这样的事,都交给我们吧,娘你就别管了。”连蔓儿道。

    ……

    秋高气爽,连家收进来的高粱、糜子、花生都已经晒的干干的了,连老爷子决定开始打场,和村中的人商量定了,用的是村头那个打谷场,这个打谷场是三十里营子的人公有的,大家协商轮流使用。

    先打高粱。将高粱一车车地运到打谷场上,将高粱捆打开,均匀地铺在地上,然后就要用石碾子来回碾压,让高粱粒从穗上脱落,同时将高粱壳脱掉。石碾子有二百斤的,一百斤的,最轻的也有五十斤,越重的碾子一次碾压过的面积也越大。家里有牛马的,就用牛马拉着碾子转圈,没有牛马的人家,就要用人力。

    连家就是用人力,这绝对是个力气活,也是分为几个人一组来做。

    这是打场,接下来还有一道工序叫做扬场。

    脱粒后的高粱和高粱壳是混在一起的,没有办法一粒粒的分开,就要借助风,来将比较轻的高粱壳和比较重的高粱粒分开。

    扬场的工具是木锨,相对于打场,扬场就是技术活。

    连家扬场扬的最好的是连老爷子和连守信,因此连守信不用去拉碾子,只和连老爷子扬场。连守信手持木锨撮起高粱粒,迎着风高高地扬起,要力图将高粱粒洒出一个薄薄的扇面,然后那风的力量就将高粱壳、灰土等杂物与高粱粒分开,落在地下后,形成泾渭分明的两堆。

    这个活很脏,因为稍有不小心,或是风向稍微改变,就将高粱壳和灰尘吹的人满身满脸。为了干这个活,连守信戴了张氏用粗布缝的帽子,叫做风帽,这种帽子不仅能包住头,同时下面还是家常的,很像小孩的围嘴,将脖子也护的严严实实,不仅能防止高粱壳、灰尘弄脏头发,还能防止这些东西从领口进到衣服里。

    连蔓儿、连枝儿和五郎在旁边打下手,负责将高粱粒用铁锹收进麻袋里。

    还有几户别的人家也在打谷场上干活,趁着歇息的时候,春燕和春妮两姐妹跑过来和连蔓儿说话。

    “蔓儿,你家拿野葡萄酿酒啊?”春燕就问连蔓儿。

    乡村中是没有秘密和隐私的。

    “是啊。”连蔓儿痛快地承认。

    “真能酿出酒来?”春妮就问。

    “应该能吧。”连蔓儿模棱两可道。其实她心中是很肯定的,因为前世每到秋天,她家里都会买上许多葡萄酿酒,几乎从来没有失败过。

    “西村的何老六家,不知从哪弄了好多野葡萄,说是要酿酒。”春燕神秘兮兮地道。

    “那不是六郎老舅家?”连枝儿吃惊道。

    “还说是你们家酿酒,是跟他们学的。”春妮道。

    “他们胡说,一定是二伯娘和四郎偷学了咱们的,教给他老舅了。”五郎怒道,“我告诉爷去。”

    “哥,你别去。”连蔓儿拦住五郎。

    “蔓儿,为啥不让我去。”五郎问。

    “去了也没用,爷还能把人家的东西没收了?”连蔓儿道。

    就是现在去跟连老爷子告状,也改变不了事实。而且,她很肯定,加白糖拿道工序,何氏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不加白糖酿出来的酒,不仅口味差,而且根本就无法长时间保存。

    “我不甘心。”五郎道。

    “哥,你等着瞧,他们酿酒,自己赚不了钱,却能帮咱赚一大笔钱。”连蔓儿小声对五郎道。

    五郎吃惊。

    连蔓儿就嘻嘻地笑,不肯再说下去。

    “有马车进村了”春妮突然喊。

    连蔓儿抬起头,果然看见两辆马车朝村口跑来。

    “好像是你家连花儿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