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四十九章撞破

重生小地主 第四十九章撞破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收费章节(16点)

    二更,很肥的一章,求订阅,求粉红,求打赏。

    让周氏和连秀儿照顾张氏,连蔓儿很不放心。这两个人,根本就不像是能好好照顾人的,何况对方是她们眼中的村妇。就算是因为连老爷子的话,不情不愿地尽了照顾的责任,可是背地里不给张氏好脸色,或者拿话挤兑张氏,让张氏受了暗气,那谁知道那。张氏这是做小月子,一点都含糊不得,如果哪里出了差错,留下病谤那就是一辈子的事情。

    连老爷子听了连蔓儿的话,板着脸,沉默了半晌。

    “那蔓儿你就留下照看你母亲吧。”连老爷子道。秋收的时候,一个劳力都是相当珍贵的,这在连老爷子来说,是很大的宽容了。

    本来连蔓儿是想让连枝儿留下来的,连枝儿家里的活更好,也更细心。可是转念想了想,还是点了头。

    “爷,让小七也留下吧,他在地里也干不了多少活。我娘一醒过来,就不肯说话那。小七在家里陪着我娘说说话,我娘能好的快一些。”连蔓儿又向连老爷子道。

    就这样,其他人都下地干活,连蔓儿和小七留下来照看张氏。

    干活的人走了,连家的院子里也安静下来。连守仁和连继祖说是在屋子里读书,周氏和连秀儿带着连芽儿也在上房里,都不出门。

    张氏闭着眼睛躺在炕上,连蔓儿让小七抓着张氏的手,靠在张氏身边坐着。

    “娘,你渴不渴?”连蔓儿问。

    张氏轻轻摇了摇头。

    “娘,没了的再也回不来了,你不想别的,为我们想想吧,尤其是小七,昨天嗓子都哭哑了。”连蔓儿道。

    张氏的身子动了动。

    今天早上张氏喝了药之后,只吃了一点东西,就一直不言不语,不吃不喝的。

    “娘,你想想,要是你有个好歹,咱家的日子怎么过。谁能照顾我们吃饭穿衣,真靠奶和老姑能行嘛?要是再来个后妈,咱家本来吃穿就紧紧巴巴的,我们几个大的勉强还能活下来,可小七还小那,他哪有活路啊。”

    小七一听说后妈,活不了,立刻就裂了嘴要哭。

    “娘死不了。”张氏忙拍拍小七的手,终于说了一句。

    “娘你歇着吧,把身子养好了比什么都要紧。我给你找点吃的去。”

    连蔓儿让小七陪着张氏,她就又从西厢房出来。张氏流了那么多的血,需要好好补补。她打算向周氏要几个鸡蛋,给张氏做荷包蛋。

    连蔓儿进了上房,连芽儿正在挑豆子,周氏和连秀儿坐在炕头做针线。

    “干啥来了,你母亲醒了吗?”。周氏看见连蔓儿就问。

    “我娘刚醒,说饿了。”连蔓儿就道,“奶,你给我几个鸡蛋,我给我娘煮了吃。”

    “哪有啥鸡蛋,这些天不都炒菜吃了?”周氏道。

    “奶,昨天就下了四个鸡蛋,还没吃那。”连蔓儿道。昨天早上下地前,还是她们抓鸡,看着周氏摸的鸡**。

    周氏想了想,就从炕上下来,从柜上的笸箩里摸出两枚鸡蛋给连蔓儿。

    “奶,多给两个吧,我娘昨天流了那么多血。我娘养好了,也能早点下地干活。”连蔓儿对周氏道。

    周氏皱了皱眉,似乎是想开口骂,不知怎地忍了回去,又摸了一枚鸡蛋出来。

    “三个,再没多的了。”

    三个就三个吧,连蔓儿把鸡蛋接过来。

    “你就在这灶上煮吧,柴禾是现成的。”周氏跟出来对连蔓儿道。

    “那也行。”连蔓儿本来是想拿去西厢房煮,见周氏这么说,也算不了大事,乐得答应她。

    “你自己个煮,好好看着火,我去看看你母亲去。”周氏看着连蔓儿在灶下点着了火,就出了前门,往西厢房去了。

    连蔓儿往锅里添了一瓢水,就看见小七从门外走了进来。

    “你咋不陪着娘?”连蔓儿问。

    “奶让我出来,让我来帮着烧火。”小七道。

    连蔓儿心中一动,也不烧火了,就从上房出来。西厢房的门不知什么时候关上了,连蔓儿没去开门,而是悄悄走到窗跟下。

    果然周氏正在屋里和张氏说话。

    “醒过来就好……老四问你啥没……你没说吧。”

    张氏没有吭声。

    “秀儿那也不是故意的,你知道秀儿脾气急,你不躲着点。你也生过几个孩子,摔摔打打的,哪个不是好好的,偏这个就出了事。”周氏的声音道。

    连蔓儿睁大了眼睛,张氏小产不是自己摔跤摔的,是跟连秀儿有关系。

    “你也别掉眼泪耗子了,老四上边我有两个,都出了月子还死了,我不也好好的。”

    “娘,这不是一回事。”张氏的声音有些哽咽,“我没招惹秀儿,是她骂我,我还劝她……”

    “得了,得了。你也别学那娇里娇气的,你和老四都还年轻,以后再生。一家子过日子,最怕那多嘴多舌的,搅的家宅不宁。这大秋下的,一家人都忙,你可别找事,要不然你也有不是……”也许是张氏一直不说话,周氏越说越理直气壮起来,干脆又派起了张氏的不是。

    连蔓儿在窗外要紧了牙。怪不得张氏出了事,周氏却不给她们送信,还是邻居看不下去,给她们送了个信,这样她们才知道了。原来是有这缘故在里头。

    昨天,周氏以为张氏要死了,说那些会好好照顾她们的话,是在封张氏的口。现在看见张氏活过来了,又怕张氏说出来,又这样软硬兼施地封张氏的口。

    连蔓儿只觉得一把火从心里一直窜到了脑瓜顶。

    “二姐。”小七扯了扯连蔓儿的衣袖,原来他也跟了过来。

    “小七,”连蔓儿压低声音,“你赶紧去地里,把爹、爷他们都叫回来,就说家里出事了。让他们赶快回来。”

    小七点点头,转身撒腿就往外跑。

    “谁在外面?”周氏听见外面的动静,问了一句。

    连蔓儿撞开门,一直闯进屋里。

    “原来我娘小产,是让我老姑打的?”

    “你不是在煮鸡蛋……”周氏看见连蔓儿就吓了一跳,继而镇定下来,“你听见啥了,你小孩子家家的,这没你的事。”

    “怎么没我的事,我再不管,你们把我娘都害死了。我娘哪里对不起你们了,昨天我爹问,太医问,我娘可啥也没说,都认了是她自己的不是了。你这一大早又来逼她,你这是想快点逼死我娘那。我爹没了媳妇,我们没了娘,对你有啥好处。”连蔓儿这次对周氏不客气,一连串地质问道。

    周氏一家独大惯了的,被连蔓儿问在脸上哪里受的了。

    “你个没大没小的……”

    连蔓儿不理会周氏,她问张氏,“娘你咋这么傻,吃了这么大亏,你都不说。”

    “蔓儿……”张氏这个时候心情十分复杂,不知道说什么好。

    “娘,你就算替他们瞒着,把命都给了他们,他们也不会说你一声好,转过头来,还欺负你的孩子那。你看,奶就要打我那。”

    “他奶,你要打就打我。”张氏对周氏道。

    周氏见事情要捂不住,干脆变了脸色。

    “好话我和你们说尽了,她小孩子不懂事,你该知道应该咋做。”周氏对张氏道。

    周氏到现在还在逼迫张氏。

    连蔓儿正要说话,就听见蹬蹬蹬的脚步声和说话声,是连守信带着几个孩子回来了。

    “杀人了,救命啊。奶要打死我了。”连蔓儿立刻大叫。

    周氏不过是扬起手,因着张氏的话,并没有打到连蔓儿身上,看连蔓儿这样,顿时气的直跳脚。

    这时连守信已经从外面闯了进来。

    “咋地啦,蔓儿,你母亲咋样了?”连守信进来就问。

    “不在地里干活,都跑回来干啥?”周氏见不仅连守信,连枝儿几个也回来了,就不悦道。

    “爹,我娘小产不是自己摔的,是老姑打的,刚才奶过来,逼着娘不要说出去,被我在外面听见了,奶不让我说出去,要不然就要打死我。”连蔓儿就将她听到的话都对连守信说了。

    “昨天要不是春妮和春燕给咱送信,咱连我娘最后一面都见不上。明知道我娘不好,先还不肯请郎中,只叫那个王婆子来,后来看见我娘快不行了,还是人家春柱婶子给请了李郎中来。”连蔓儿又道。

    这些事昨天她都打听清楚了,只是想着张氏还要做小月子,安安静静的最好,就先把这些事情压下了,但是今天知道张氏小产是连秀儿造成的,她是无论如何忍不下去了,因此一股脑地都说了出来。

    “孩子他娘,是这么回事?”连守信问张氏。

    “啥打不打的,听她说的邪乎,不就是推了一下吗?”。周氏道。

    这就是不打自招了,连蔓儿暗自撇了撇嘴。

    张氏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娘你都说出来罢,不然憋在心里,该憋出病来了。”

    张氏就扑在连守信怀里,嚎啕大哭。

    “到底是咋回事?你和秀儿……”

    “我回来做饭,也不知道是咋回事,秀儿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我就问她,她说我是假好心,推了我一把。我摔在那,觉得肚子疼,我就抱着肚子,我求秀儿扶我起来,求娘给我请郎中,娘就说我吓唬她,后来见我血流多了,才请了王婆子……”张氏断断续续地将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原来是这样,如果周氏及时地请了郎中回来,那么张氏也不至于没了孩子。

    连守信听了,忽地一下站起来,就往外走。周氏连忙追了出去。

    她们这边吵闹,上房里的连守仁、连继祖,蒋氏、连秀儿都走了出来,连芽儿也扶着窗台站着,往这边看。连守信直奔连秀儿,周氏从后面扯住连守信的衣服往后拽,然后她就抢到连守信前面,把连秀儿拉到了自己的身后。

    “老四,你这个凶神恶煞地,你要干啥?”

    “娘,我问秀儿几句话。”

    “有啥可问的,你别听你那婆娘挑唆坏。”

    “娘,这些年,她是啥样人,我比你清楚。”连守信道,“秀儿,我问你,是不是你推了你嫂子。”

    连秀儿侧着身子不说话。

    “她不小心推一下,你媳妇没站住,这也是没想到的事。”周氏立即道。

    “你推完之后,你嫂子求你扶她起来,求你请郎中,你都干了啥?”

    连秀儿就哭了。

    “这没有的事。”周氏忙道,“你媳妇她说谎。”

    “娘,孩子他娘平时待你咋样,待秀儿咋样,她待秀儿比我们自己的孩子都疼,秀儿,你咋就忍得下心……”连守信道。

    “谁让她护着肚子,拿肚子里的孩子吓唬我。”

    “你嫂子护着肚子,你扶她一把都不行,你就让她躺凉地下?”连守信气的手发抖。

    “我就推了,我就不扶,你让我给她偿命啊”连秀儿抬起脸来道。

    周氏恨铁不成钢地瞪了连秀儿一眼。

    “老四,这事谁也没想到,秀儿年纪小,不懂事,现在你媳妇也没事了,以后你们想生多少不成。这一家子的日子还要过那,你做哥哥的,还能因为这个事对你亲妹子要打要杀。一开始没给请郎中,是我的话。你有啥事,你冲着我来,给你,我这脸在这,你往我脸上打。”

    连守信挥起了巴掌,见周氏这样,又无力地垂了下去。

    几个孩子可都不干了。

    “是你打的我娘,害我们差点没娘,你赔我弟弟。”五郎就朝连秀儿扑了过去。小七也挥舞着小拳头跟了过去。

    周氏见制住了连守信,几个孩子又来了。她就将连秀儿往自己身后一藏,横了身子直着脖子,朝五郎的拳头上迎了过去。

    “要杀你们杀我,我这老不死的给你那块肉偿命。”周氏道。

    她这样一说,五郎更是恼怒了。昨天他是亲眼是看着那一桶血拎出去的,眼睛都红了。那是他亲娘的血,里面还有他四个月大的亲弟弟。

    因此,五郎也不管眼前是谁了,挥拳就要打。

    “哥。”连蔓儿赶忙一把抓住五郎,抓不住后,就拦腰将五郎抱住了,“小七,你给我过来。哥,这事等爷回来,让爷给咱做主。”

    连蔓儿安抚住了五郎和小七,连守信回屋去照看张氏。

    为了给连守信和张氏一点单独相处的时间,连枝儿、连蔓儿,五郎和小七从西厢房出来。四个孩子在猪圈墙头坐成了一排。

    “蔓儿,刚才你为啥拦着我。”五郎问连蔓儿。

    “……刚才要是动手,你还没打到老姑那,奶肯定说你们打了她。”连蔓儿道,“到时候,她一撒泼打滚,咱们有理变没理。”她当时就看出来了,周氏知道这件事遮掩不住,就想用这个法子,封住她们的嘴。

    五郎想了想,觉得连蔓儿说的有理。

    “那这事,就这么算了?”

    “当然不能算,我已经想好了主意。”连蔓儿看着上房那边,露出一丝冷笑。

    弱颜爬下去码字,求粉红鼓励,争取三更。

    好书推荐:

    书名:《重生之花好月圆》(正文加番外完本)

    作者:弱颜

    简介:穿越为被冤枉失贞的弃妇,怀揣小包子,携手经济适用男的甜蜜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