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三十七章 连蔓儿说分家

重生小地主 第三十七章 连蔓儿说分家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收费章节(12点)

    上架了,求订阅、粉红、推荐。稍后会有第二更。

    …………

    “老四,你和你媳妇都是孝顺的好孩子,这些年你们任劳任怨,我和你母亲都看在眼里。咱家这几个媳妇里面,老四媳妇家教最好,遇事知道顾全大局,我这心里都有数。”

    “你大哥熬了这么多年,眼看着就能选辟,咱们自家人在这个时候,不能乱。你们应该知道,要是有什么风言风语地传开来,你大哥就算毁了。”

    “你大哥去做官,不是他一个人的事,这是光耀咱们连家的门庭的大事。我知道,你们夫妻两个不贪慕富贵,不指望跟着借光。可是你们毕竟是同气连枝,有句话叫做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们就当做是为了连家吧。”

    连老爷子语气和缓,说的头头是道。大家也都明白了,连老爷子是要连守信夫妻,看在兄弟的情分上,原谅连守信,并且为连家的大局着想,将这件事永远地压下来。

    “爹,这件事镇上都传开了。”连守信道。

    “他们传他们的,只要咱自家人不乱,赶明个,你和你大哥一起去镇上走走,遇到人说道说道,你们夫妻的话,外面的人会相信。我到时候也出去走动走动,这件事,肯定能压下来。”

    连老爷子看来都已经计划好了

    连守信和张氏都不说话。

    连蔓儿知道,他们都心软了,答应连老爷子的要求,不过是分分钟钟的事情。

    以她的观察,连守信和张氏这夫妻两个不呆不傻,之所以总是受气负、被骗,完全是太重感情的缘故。他们被他们心目中的亲情蒙住了眼睛。对,是心目中的亲情,因为现实中,那亲情在对方眼里,是非常廉价,甚至是不存在的。

    除此之外,他们还有所有善良人的通病,就是心太软。

    今天就算连老爷子不发话,连守信和张氏今天都会爆发。可是连老爷子发话了,让连守仁不动站在那挨打,就争取到了主动。

    连老爷子对这件事的处理,还真是一条苦肉计,而且正对准了连守信夫妻的心软和重情义的特点。他貌似是做出了公平的处理,不过是让连守信和张氏出心中的那一口恶气,然后才好说服他们两个放弃再追究这件事情。

    要借助大儿子光宗耀祖,这简直成了连老爷子的执念。连守仁做官就那么重要吗?他为什么不想一想,连守仁对自己的亲人都下的了手,心中只有自己,根本不将人命当一回事,这样的人出去做官,结果会怎么样?

    “你们是一母同胞的兄弟,不管哪一方做错了什么,都该相互有个容让。谁都有一时走错踏错的时候是不是……,手心手背都是肉,你们哪一个不好了,我都一样的心疼。”

    连老爷子说到最后,眼圈已经红了。

    “爹,您说的对。我听您的。”连守信也跟着红了眼圈。

    张氏见连守信这样说的,也点了点头

    “好,好,你们是连家的好孩子。”连老爷子颤声道。

    事情怎么能就这么算了那?

    “这样不……”连蔓儿就要说话。

    张氏赶忙拉住连蔓儿,低声道:“蔓儿,别说了。你没看你爷都哭了。”

    看来张氏和连守信是打定主意,不再追究这件事了。即便不追究,事情也不能就这样算了啊。

    “爷,你说的都是让我爹娘退让的话。爷你咋不想想,我大伯一家会不会放过我们?”连蔓儿还是开了口。

    “蔓儿啊,我正要说这个。”连老爷子指着连守仁,“你们,都给我跪下。”

    连守仁无奈,只得慢吞吞地跪了下来。古氏、连花儿和连朵儿左右看看,也都跟着跪了下来。

    “有些事,你们心里有数。你们做大哥大嫂的,该好好反省,今天是老四是替我执行家法,你们心里不能有疙瘩。以后要是在四房头上,你们再行错一点半点,不用别人,我老头子亲手敲死你。我还是那句话,你们是兄弟,没有隔夜的仇,从今以后,你们谁都不许再提这件事,还要像从前那样,互敬互让,听到了没有?”连老爷子向连守仁训斥道。

    “爹,我记下了。”连守仁忙道。

    “你们那?”连老爷子问古氏母女。

    “爹/爷,我们也记下了。”古氏、连花儿和连朵儿齐声道。

    “好。这样才是我连家的好子孙。家和万事兴,你们兄弟,要好好互相扶持……”连老爷子让连守仁起来,一手拉住连守仁,另一只手拉过连守信,将两兄弟的手握在一起,很激动地又教育了一番兄友弟恭的话。

    说了这么多话,连老爷子也累了,就让大家散了。

    “都散了吧,老大,你留下,我有话单独跟你说。”

    连老爷子跟连守仁说了什么,大家都不知道,只看见连守仁从东屋出来的时候,垂头丧气,脸上还带着泪痕,显然哭过了。

    看来连老爷子当着众人的面,还是给这个即将做官的大儿子留了面子,背地里,是狠狠地教训了他。

    连蔓儿坐在炕上,闷闷不乐。

    “蔓儿,得饶人处且饶人,你爷都这么处置过了,也不能真的就坏了你大伯的前程。那可是你爷的一块心病啊。”张氏劝连蔓儿。

    “蔓儿,好歹看你爷的面上吧。”连守信也道。

    连蔓儿深吸了一口气。

    “爹、娘,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大伯要是就这样坏了前程,也是他自己罪有应得。不关别人的事。”连蔓儿道。

    连守信和张氏想了一下,都点头。

    “这件事,爹娘做主不再追究,我心里不愿意,也只能忍下来。”连蔓儿又道。

    “我蔓儿是心地最好的孩子。”张氏笑道。

    “我担心的另外的事情。你们有没有想过,今天咱们算是跟大房撕破了脸。这日子,咋还能在一起过?爹、娘,咱们现在就去跟爷说,咱们分出来过。爷肯定能答应。”这可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在这个时候提出这件事,连老爷子就算不愿意,也不好阻拦。

    连守信和张氏都吃了一惊。连蔓儿曾经说过一次分家,但这却是第一次正面向他们建议分家。

    “蔓儿,有必要分家吗?咱们打也打了,你爷也教训他们了,还让他们发了誓。一家人谁没个磕磕碰碰的,是他们有错在先,他们还能再找咱们的麻烦?”连守信道。

    “若是爹娘,肯定不会,对不对?”连蔓儿道,“爹、娘,我问你们,关于我的事,如果你们处在大伯和大伯娘的位置上,你们会那么做吗?”。

    “当然不会。”两个人想也不用想地答道。

    “我也相信爹娘不会做出那样的事。可是大伯和大伯娘却做了。”连蔓儿看着连守信和张氏道,“他们和爹娘,并不是一样的人。你们并不能用自己的想法,去推测他们的想法。”

    连守信和张氏都沉默了。

    “咱们可以觉得这件事情过去了,原谅了他们。可是,大伯父和大伯娘都是站惯上风的人,今天的事,他们一定认为是大大地丢了面子,记恨在心里。”

    “明明就是他们不对啊。”小七插话道。

    “说的不错。可是如果他们能有这种自觉,那么这件事一开始就不会发生。”连蔓儿道,“

    大伯和大伯娘是什么样的人?方才大伯娘故意拿要分给老姑的尺头给我。这还是想要讨好我、堵住我的嘴,仍旧不忘耍心机。这以后要在一起过日子,咱都是实心眼的人,可防不住她使坏。”

    “你爷说过,只要他还活着,就不会分家。”连守信道。

    “你大伯娘是个人精。娘现在也想清楚了,不会再像过去那样了。娘会防着她的。”张氏道。

    如果仅是针对大房,那么连守信和张氏肯定就同意了。但是分家,主要的阻力来自连老爷子。不管是连守信也好,还是张氏也好,他们都不想违逆了连老爷子,或者让连老爷子伤心难过。

    连蔓儿叹气。

    “你爷是好人啊,有他做主,家里的事,查不到哪去的。”张氏劝连蔓儿。

    连蔓儿苦笑了一下,看来这次还是劝不转连守信和张氏。她能怎么样那,只能再见机行事了。

    夜幕降临,连家几个房里相继熄了灯烛。

    上房西屋内,连守仁一家几口都没有睡,正压低声音说话。

    “……从来没吃过这样的亏。老四媳妇太狠了,生生打掉我一颗牙啊。”古氏低声道。

    “我的鼻子还差点被老四打断了。”连守仁道。

    “你还算什么男人,他打你就让他打,还看着我挨打。”

    “妇人头发长见识短。”连守仁哼了一声,“谁知道那件事竟然会被他们知道了,如果今天咱们不忍,我以后还能有官做?你们没听见爹留下我,跟我说的那些话那。……当时,应该想别的法子的,这事真做成了,也有麻烦。”

    “当时要是有别的法子,我难道平白愿意这么干?我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你你们父女”

    连花儿在黑暗中皱了皱眉,她知道,如果她不说话,接下去,连守仁和古氏一定会提到她砸碎了定礼的事。

    “爹、娘,你们别吵。这件事,谁都不怪,就怪连蔓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