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十七章 商机

重生小地主 第十七章 商机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少年十四五岁的模样,长着一张容长脸,面容白皙,一双细长的眼睛带着笑意看着连蔓儿。

    连蔓儿怔了一下,才想起来他是谁。

    “我好多了,恒……王小太医。”连蔓儿道。这个人是镇上王太医的三儿子,名字叫做王幼恒。因为王太医与三十里营子的王举人是本家兄弟,相处的又极好,王幼恒从小的时候就常到村里来,和连蔓儿、连枝儿、五郎他们都是熟识的。

    王幼恒露出有些受伤的表情

    “蔓儿,怎么不叫我恒哥哥了?”

    连蔓儿有些汗,虽然她模模糊糊地有一些过去连蔓儿的记忆,但是却没有过去连蔓儿的感情。王幼恒虽然是个英俊少年,但是对她来说,还是比较陌生的。

    连枝儿、连五郎和小七这时也向王幼恒招呼:“王小太医”

    “你们几个是怎么回事,商量好的吗,也和我外道起来。”王幼恒故作不悦道。

    “幼恒哥。”几个孩子这才改口叫道。

    “蔓儿,我来看看你的伤口。”王幼恒说着话,就从马车上跳了下来。

    “蔓儿你不知道,那天多亏幼恒哥发现了你倒在井边,把你送回家来的。”连枝儿对连蔓儿道。

    “不是连朵儿告诉家里的?”连蔓儿吃惊道。她记得昏迷前,连朵儿是和她在一起的。

    “不是,她自己跑回家,什么都没说。”连五郎道。

    “你的伤口,还是我给你包起来的。”王幼恒这时道。

    “蔓儿,给幼恒哥看看吧。”连枝儿道。

    是王幼恒送了伤重昏迷的连蔓儿回家,王太医给连蔓儿看的伤。在连家人看来,连蔓儿伤的那么重,昏迷了两三天,后来还能醒过来,全是王幼恒和王太医的功劳。因此要几个孩子要对王太医父子特别尊重,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今天叫王幼恒王小太医的缘故。

    连蔓儿只有十岁,还没有留头,在乡间还是不必顾虑男女之防的年纪,况且对方又是郎中,就更无需避忌了。因此,连蔓儿就摘了草帽。

    王幼恒跳下车来,连蔓儿才发现,他比五郎还高了一些,连蔓儿的身高只能到他的肩头。王幼恒轻轻地解开连蔓儿头上的布带,仔细查看了一番,又小心地缠好。

    “愈合的还算不错。记得别沾水,也别劳累了,多在家里歇歇。”王幼恒看着连蔓儿手里提着的野菜篮子道。

    “我知道,娘不让我干活那。我就是跟着出来闲走走。”连蔓儿道。

    “别忘了吃药,过两天到镇上来,我让我爹再给你看看。”王幼恒又道。

    “好啊。”连蔓儿点头道。

    “三少爷,天色不早了。”赶车的车夫在旁催促道。

    “不急,你自往前走走,我一会赶上来。”王幼恒道。

    那车夫自是不敢先走,只将车赶到路边阴凉下停了。

    “幼恒哥,我们不耽搁你赶路了。”连枝儿道。

    “这几里路,一会就到了。又没什么急事,”王幼恒道。

    连蔓儿心中一动,想起一件事来。

    “幼恒哥,这个送给你。”连蔓儿将小半篮子的苦姑娘儿递给王幼恒。那天晚上,她听见王太医为她看诊,不肯收看诊费,就是药,也是赊给她家的。那么她送些东西给王幼恒,也就合情合理。

    “是什么?苦姑娘儿”王幼恒笑着接了篮子。

    “蔓儿,”连枝儿拉了拉连蔓儿的衣袖。姑娘儿是乡下的土物,一般只有女孩子们嚼着玩的,并不合适送给王幼恒。

    连蔓儿可不这么想,她有她的打算。

    “幼恒哥也认识苦姑娘儿啊,”连蔓儿笑,“我听咱村里的老人讲,这个东西对嗓子特别好,能去火,当药材用很好的。幼恒哥,你拿回家去,知己泡水喝,送人,或是配药,还能给人治病那。”

    “这确实是好东西。”王幼恒道。他一直在和王太医学习医术,最近看了一些医案,里面也有些有效的偏方,其中就有提到用苦姑娘儿治疗小儿百日咳、咽喉肿痛的。苦姑娘儿性寒,利咽喉,利肠,是药食兼用的好东西。

    连蔓儿听了心中大喜,王幼恒也知道这苦姑娘儿的妙用,那她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方便多了。

    “原来真的有这么多的用处。幼恒哥,那我们多采些来,拿到镇上去卖好不好?”

    “要去镇上卖,那不如就卖给我家药铺好了。”王幼恒道,现在已经是秋季,是时令病常发的时候。王太医赶回镇上,就是去琢磨药方。若是苦姑娘儿入药,既方便有效,成本也不高。

    “真的?幼恒哥,你要多少?”连蔓儿忙问道。

    “你们有多少,我就要多少。”王幼恒笑着答道,“蔓儿,这苦姑娘儿,你要多少钱卖?”

    “幼恒哥说多少,就是多少。”连蔓儿很痛快地道。

    “那好吧,这事我就能做主,每斤给你们五文钱,怎么样?”

    “五文钱?”连五郎惊叫出声。

    “少了些?”

    “不,不是,是太多了。”连五郎道,“幼恒哥,你是好人,别因为照顾我们,自家吃亏。”

    “是啊,幼恒哥,你要苦姑娘儿,我们进山给你摘啊,不要钱的。”连枝儿道。

    连蔓儿几乎要撅嘴了。

    王幼恒就笑了起来,想起他父亲说的,连家四房都是极厚道的人。

    “你们别误会,我是真的要买这个东西,我家几个药铺,都要用的。”王幼恒道。锦阳县城几个大镇的生药铺都是他家的本钱。

    连蔓儿就扭过头,问连五郎能摘多少苦姑娘儿。

    “挺多的,能有几百斤那。”连五郎道。

    “我都要了。”王幼恒道,苦姑娘儿在乡下有人种,却每家不过三五棵,要大量采购很难,这也是他们没有早就将苦姑娘儿入药的缘故。现在既然有多的,他当然肯收。

    “那一会,我们就把东西给你送去啊,幼恒哥。”连蔓儿忙趁热打铁道。

    “还是我派车来接好了。”王幼恒道。他知道连家没有马车。

    “不用。”连蔓儿忙摆手,要是王幼恒打发车来,动静就大了,那山里的苦姑娘儿可是天生天长的,让别人知道了,她还怎么赚钱。从这里去青阳镇上,不过二三里路,路也好走,还是他们自己送去更好。

    “也好。那我回去等你们。”王幼恒道。

    “行。”连蔓儿点头道。

    那边的车夫又来催促,王幼恒就上了马车,往镇上去了。

    连蔓儿拉着连枝儿、五郎和小七走到一边。

    “咱们马上回家,吃了饭,就上山去摘苦姑娘儿,送到镇上去。”连蔓儿道。

    “摘苦姑娘儿不算事,可怎么送到镇上去。”连枝儿问。

    “家里有平板车,只有三里路,我自己就能送去。”连五郎道。

    “……这件事咱们要保密。”连蔓儿道,她要赚私房钱,这才是关键。

    *********

    求推荐票票,晚上很可能有二更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