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十六章 野鸡蛋

重生小地主 第十六章 野鸡蛋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二更,求推荐、求收藏。

    ******——******——

    连五郎擦了擦头上的汗水,将手里一个新编的柳条筐递给连蔓儿。连蔓儿接过来一看,里面是半筐的苦姑娘儿。

    “你去摘苦姑娘儿去了?”连蔓儿问,“怎么不告诉我,我也一起去。”

    “下次吧,离的有点远。”连五郎笑了笑道。

    “是那边山里,那是挺远的。”连枝儿道,“你们又从南山上过去的?”

    连五郎和小七就都笑。

    “你们胆子可真够大的。”连枝儿道。

    “南山?”是哪里,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吗?

    “大白天的,有什么可怕的。就是有鬼,也是晚上才出来那。”连五郎不在意地道。

    连蔓儿想起来她在没完全清醒的时候,听见何氏说要把她扔南山埋了,看来南山是坟场。

    “没多摘,就挑最大最红的摘的。”连五郎对连蔓儿道。

    她就提了一次苦姑娘儿,连五郎就上了心。半篮子苦姑娘儿,一个个仿佛是红色的小灯笼,很是好看。连蔓儿拿起一个苦姑娘儿,将外面仿佛是红色的薄皮撕开,里面的苦姑娘儿果子已经有些发红,透明的能看清里面的一粒粒的种子。

    连蔓儿其实并不是想吃这个,而是想到在她前世,秋天的时候,苦姑娘儿也和其他水果一样上市,而且还很受欢迎,不知道这里卖不卖的出去。

    连蔓儿放了一个在嘴里,有一点点苦,一点点甜,还有一点点酸。

    “你们也吃。”连蔓儿将手伸进篮子里,“咦,这是什么?”

    在篮子底部,被苦姑娘儿盖的严严实实的,是一层大大小小的满是花纹的蛋。

    连五郎和小七就都仿佛献宝般,嘻嘻笑了起来。

    “你们掏到鸟蛋了?还有野鸡蛋”连枝儿探过头来,喜道。

    “鸟蛋是哥上树掏的,野鸡蛋是我从草窠子里捡的。”小七自豪地道。

    “姐,咱把蛋烤熟了给蔓儿吃。”连五郎道。

    连枝儿就用石块在地上做了个简单的灶,连五郎和小七分头去捡了一堆树枝来,连五郎从怀里掏出火镰和火石,将树枝点燃,再将几个鸟蛋和野鸡蛋埋了进去。

    “五郎,你还带着火镰和火石?”连枝儿看着连五郎。

    连五郎笑了笑,没说什么。

    今天早上张氏向周氏讨鸡蛋给连蔓儿吃,周氏没有答应,还数落了张氏一顿。小七听到了,就告诉了他。他那时就打算趁出来挖野菜的机会,找些鸟蛋给连蔓儿吃。

    南山上树木很多,因为是坟场,也少有人去。连五郎仗着胆子大,就带着小七去了。真的掏到了一窝鸟蛋,更幸运的是,还找到几个野鸡蛋。连五郎又想起来连蔓儿想要苦姑娘儿,干脆又往远走了一些,摘了半筐的苦姑娘儿回来给妹妹。

    “二姐,给你黑天天,黑天天更甜。”小七凑到连蔓儿身边,从背后拿出一张大树叶子,打开树叶,里面是一堆紫黑色的一串串的小丙子,每个都有小手指甲那么大。

    黑天天,学名叫做龙葵的,也有叫黑姑娘儿的,没成熟的时候是青色,成熟后,就变成紫黑色的,很甜很好吃。不过却性寒,有小毒,不能多吃。

    小七挑了一串最大个的放在连蔓儿的手里。

    “二姐,你吃。”小七忽闪着大眼睛看着连蔓儿。

    “这个东西不能多吃,生的更不能吃。”

    “想多吃也没有那。”连五郎就笑。在他们这的野地里,黑天天是很稀少的,想吃黑天天的孩子却很多。这些是他和小七好不容易找到的。

    “二姐,你放心,我都捡这样熟透了的摘,那些青的没熟,是涩的,不好吃,我才不会吃那。”小七道。

    连蔓儿点了点头,又嘱咐了一句:“生的有毒,记住了千万别吃。”

    小七点头,“我记住了,二姐。”

    连蔓儿见小七只看着她吃,自己却不吃,连枝儿和连五郎也不吃,猜到黑天天在他们眼里是难得的美味,就抓起两串,递给小七,又抓了两串给连枝儿和连五郎。

    “一起吃啊。”连蔓儿道。

    树枝被烧的噼噼啪啪响,黑天天很少,几个孩子都吃的很慢,一边吃,一边说笑。连蔓儿的眼睛里也融入了笑意。

    等树枝烧完,灰烬也慢慢冷却下来,连五郎就用树枝将几个野鸡蛋和鸟蛋从灰里扒拉出来。

    “熟了。”连五郎磕开一个野鸡蛋道。

    蛋还很热,连五郎一边吸气,一边换着手,先将一个野鸡蛋的蛋壳剥了,连枝儿也剥了两个鸟蛋,都递给连蔓儿。

    连蔓儿接了过来,剥了壳的蛋还有一点热,那热度一点点的从手心,渗透进她的身体里。

    “大家一起吃。”连蔓儿道。

    “蔓儿你先吃。”

    连蔓儿想了想,比起黑天天,这野鸡蛋和鸟蛋应该是更珍贵的。这几个孩子是在将她当病号看待。

    “一起吃,你们不吃,我也不吃。”连蔓儿道。

    五郎几个又都嘻嘻的笑了。

    “我就说了,二姐还是那个二姐,才不会变……”小七咧着嘴嘴笑道。

    “我……我变了吗?”。连蔓儿。

    “不是的……,”连五郎挠了挠脑袋,吞吞吐吐地道,“蔓儿,那个……我不想借大伯的光,不想去念书。”

    连五郎怎么突然说这个,连蔓儿听的有些摸不着头脑。

    “二姐,我也不想念书,不想做少爷。”小七也收了笑容道。

    “蔓儿,我是大脚,以后,嫁……嫁个庄稼人就够了。”连枝儿红着脸小声道。

    “你们在说什么……”

    “我不知道那是要卖你……”连枝儿、连五郎和小七道,又将手里剥好的蛋都递到连蔓儿面前。

    连蔓儿有些吃惊,琢磨了一会,才恍然大悟。也许连枝儿他们和她一样,也听到了那天晚上张氏和连守信的对话,又或许这些天,他们从连家其他人的嘴里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他们这样,是在以他们的方式对连蔓儿表示歉疚。

    连蔓儿吸了一口气,她的事跟这几个孩子没有关系,始作俑者是连家大房的几个人。她心里责怪张氏和连守信糊涂、软弱,却无论如何不会怪到连枝儿、五郎和小七身上。

    “我知道的,我没有怪你们。”连蔓儿想了想,开口道。这几个孩子和她一样,都还不能决定自己个儿的命运。

    “爹和娘,也不是故意的,他们很后悔。”连枝儿毕竟大了几岁,女孩子家心思更细腻些,又替张氏和连守信说话。

    这次,连蔓儿没有点头,只是将手里的鸡蛋和鸟蛋分到连枝儿、五郎和小七手里。

    几个孩子默默地吃着。

    “要是爹和娘不点头,别说大伯和大伯娘,就是爷和奶也不能卖我。”连蔓儿道。

    几个孩子都不说话,这个道理他们也是懂的。

    “我也知道爹和娘不是故意的,”连蔓儿这句话说的有些言不由衷,但是她知道眼前的三个孩子对张氏和连守信的感情,因此只好这么说,“可是,爹和娘,尤其是娘,性子太软了,才会被骗、被欺负。”

    连枝儿、连五郎和小七都点头,他们虽然年纪小,却不笨,家里的事都看在眼里的。

    “咱们都大了,”连蔓儿见她的话在几个孩子中产生了共鸣,就趁热打铁道,“以后要帮着爹和娘,不让他们再被骗、被欺负。然后,也要让任何人不敢再卖我们。”

    “蔓儿说的对。”连五郎道。

    “二姐,我都听你的。”小七道。

    连枝儿和连五郎都点头。

    “蔓儿,这两天,你像换了个人,不,也没完全换,就是变了一些……挺好的。”连五郎找不到合适的话表达,不过他的话,连蔓儿还是听懂了。

    连蔓儿的反抗,在几个孩子面前打开了一扇崭新的门,让他们第一次发现他们原来不一定要那样,他们可以这么做,事情原来可以是这样的。

    连蔓儿看着连枝儿、连五郎和小七。她想要改造张氏和连守信这两只大包子,却忘了这几只小包子。在张氏和连守信的影响下,小包子很有发展成大包子的可能。不过,现在她来了,而且看来这几只小包子受的毒害还不算太深。

    她要先将几只小包子团结起来,将他们带出苦海,一起来改造大包子。连蔓儿握拳。

    吃完了烤蛋,几个孩子收拾了一下,就打算回家。连蔓儿看见连枝儿的那只野鸡蛋没有吃,而是小心地放进怀里。

    “拿回去给娘吃。”连枝儿道,“爹和大伯出去,还能吃上一点好的,娘在家里啥也吃不上。”

    五郎和小七都挠了挠脑袋,他们没有连枝儿想的周到。

    “大姐你不早说,那两个鸟蛋也该给娘留着。”五郎和小七道。

    “这个就够了,多了娘不会要,还是给你们吃。”连枝儿摸了摸小七的头,笑道。

    同样是十四岁,连枝儿虽然瘦弱,可是已经浑身开始散发着母性光辉了,很有个长姐的样子,连秀儿和连枝儿简直没法比。连蔓儿想着,张氏的几个孩子教育的还真不错。

    天色还早,他们也不着急,慢悠悠地在田间路上走着,小七更是一边走,一边在路边的草丛里捉蚂蚱。

    迎面走过来几个女孩子,都和连枝儿差不多打的年纪,其中一个扎着红色裙子的,走的摇摇摆摆,最为显眼。

    “呦,连枝儿,你们真早,都挖菜回来了。”几个女孩子跟连枝儿打招呼,眼睛却直往连蔓儿身上看,尤其是那个红色裙子的,错身而过的时候,还狠狠地盯了连蔓儿几眼。

    “英子,你不是说连蔓儿死了?我看人家可活的好好的。”几个女孩子窃窃私语地走远了。

    连蔓儿扭头看了一眼,那红裙子的女孩走动间,衣袖微微敲起,露出手腕上一只金黄的镯子来。

    金镯子哎,同样是挖野菜的,竟然也有有钱人。

    “那个穿红衣服的是谁啊,还戴着金镯子?”连蔓儿问连枝儿。

    “是刘四婶家的英子姐,前几天常到家里找花儿姐姐,这两天不来了。”连枝儿道。

    莫非是连花儿的闺蜜,那是不是也见证了连花儿弄碎玉佩的事,连蔓儿八卦起来。

    连枝儿给了连蔓儿肯定的答复。

    “姐,那天你在场吗?”。

    连枝儿摇头,连花儿在家里,除了亲妹妹连朵儿,就只和连秀儿好,对她们几个都不爱搭理。那天的事,她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还没走进村口,就有一辆马车从村里奔了出来。

    连蔓儿忙和几个孩子往路边走了走。那马车走到连蔓儿跟前,却停了下来。

    “蔓儿,你好些了?”一个少年掀开车帘,对连蔓儿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