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五章 高利贷—契约

重生小地主 第五章 高利贷—契约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除了老金,还有谁能现成拿出这么多银子来?”连守仁不以为然地道。

    “那可是高利贷啊。”一直低着头闷声不响的连守礼愕然道。

    原来老金是放高利贷的天,不管在什么年代,高利贷三个字上都是涂满了血泪。借高利贷,根本都是饮鸩止渴。

    如果说是要钱救命,没办法借高利贷,那也就罢了。可现在连家要借高利贷的理由,让连蔓儿无法接受。

    “爹,您平常说话,都说不能沾高利贷的边。还说过不少因为借了高利贷,家破人亡的事给我们兄弟听。”连守信道,“咱们还有这一大家人要养活,爹,这高利贷借不得。”

    连守信这么老实的人,能够说出这么坚决的话来,让连蔓儿对他有了点新的认识。

    连老爷子沉着脸,没有说话。他也不愿意借高利贷,可是……

    连守仁生怕连老爷子被两个弟弟说的改变了心思,忙道,“那是他们还不起的人家,咱们这不同,就是借来救急的。等花儿嫁进孙家,马上就能将钱还上。花儿嫁进孙家,以后拉扯她这些弟弟妹妹,能说上体面些的亲事。以后大哥我又做了官,也能携带你们几个,做官家的老爷了,五百两银子算什么,五千、五万都是小数目。你们不要学那庄户人家的小见识,只看眼前,要把眼光放远。”

    连守仁说着,还伸出一只胳膊,往遥远的远方比划了一下子。

    “五百两在大哥是小数目,可咱们家把房子和地都卖了,也换不来五百两银子。”连守礼道。

    连蔓儿点头,连守礼说的太客气了,他就应该问连守仁,既然五百两是小数目,怎么他不直接拿出来,还要借高利贷。

    “借了这钱,以后花儿保证能还上?”连守义问道。借钱他不在乎,只要不用他还钱。

    “爷、奶、二叔,这钱我保证还。”连花儿忙道。

    “那就借呗,正好多借两三百,二郎也要说媳妇了。”连守义道。

    “老2你给我闭嘴。”连老爷子听得气不打一处来,“五百就要了命了,还多借两三百,你以为银子是大风刮来的。”

    连守义被骂了也不生气,笑嘻嘻地坐到旁边去了。

    “爹,这钱,明天就得用,还得早点去和老金说。”连守仁道。

    连老爷子叹了口气。

    “爹,我这就去找老金了。”连守仁看着连老爷子的脸色,见他没有反对,忙穿了鞋子下炕,出门就去村东头找老金。

    连花儿说要洗脸,也下了炕,和古氏、连朵儿一起往西屋去了。

    “蔓儿,娘把面疙瘩给你热热吃了?”张氏问连蔓儿。

    连蔓儿确实感觉肚子饿了,就点了点头。张氏将连蔓儿背回西厢房来,快手快脚地将面疙瘩热好,端给连蔓儿。

    “蔓儿你慢慢吃,娘还要去做晚饭。”张氏道,“小七,你哥和你大姐要帮娘去做饭,你好好陪着你二姐。”

    张氏说着话,就带了连家五郎和连枝儿去上房准备做饭了。

    连蔓儿端起面碗。面虽然有些粗糙,油放的也少,但还是散发着自然的小麦香气。

    “小七,你和我一起吃吧。”连蔓儿吃了一口,发现小七站在那看她,大眼睛忽闪忽闪地。

    “二姐,我不饿。”连小七道,“我不爱吃面疙瘩。”

    连蔓儿看着连小七明显言不由衷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

    “这么多我吃不了,咱俩一起吃,我不告诉娘。”连蔓儿道。

    连小七想了想,还是摇头。

    “二姐,你受伤了。你可爱吃面疙瘩了。”

    连小七说完,怕连蔓儿再让他吃面疙瘩,也怕自己忍不住嘴馋,就忙跑出去了。

    连蔓儿吃完了面疙瘩,心里惦记着连家要借高利贷的事情,就从西厢房里出来。

    “二姐。”连小七正蹲在地上玩石子,将连蔓儿出来,忙跑过来,将手在裤子上蹭了蹭,就抓了连蔓儿的手,“娘让我陪着你。”

    “好。”连蔓儿抬起头,就看见何氏正靠在对面东厢房的门口嗑瓜子,将瓜子皮吐的到处都是。

    连蔓儿想了想,就朝何氏走了过去。

    “二姐。”连小七拉着连蔓儿的手,何氏为人泼辣,又不讲理,平时二姐很怕何氏,怎么今天主动往何氏身边凑。

    “二伯娘。”连蔓儿走到何氏身边。因为连小七拉着她的手不放,也被她给拖了过来。

    何氏眼皮子也不撩,漫不经心地答应了一声。

    “方才在爷屋里说话我咋听不懂?一会借钱,花儿姐姐说她会还。”连蔓儿见左右无人,就对何氏说道。

    “不是她还谁还?”何氏没好气道,“就是她弄出来的事。”

    “可是花儿姐姐嫁到孙家去,就是孙家的人了。今天要借钱,是连家借。那到时候花儿姐姐走了,住在大宅子里面,说孙家人凭啥替连家还钱咋办?咱家的房和地都在这,人家要钱,是找咱,还是找花儿姐?”

    何氏的眼珠子转了转。

    “大伯娘可会哄人,她自己不吃亏,总让人吃亏哩。”连蔓儿又道。

    “可不是,还真要防着那小贱人翻脸不认帐。”何氏的脸顿时拉长了,转头就进上房去把连守义拉了出来,两口子进了东厢房,关了门说话。

    目的达到,到时候再见机行事,总不能刚到这个世界,就失去安身的地方。而且,卖她的事,连守信夫妻有错,但是几个孩子和她一样没发言权,也不能看着他们或是被卖,或是流落街头去要饭。

    连老爷子,你的房产和地产,就让我来帮你守护吧。连蔓儿暗暗握了握拳。

    “二姐……”连家小七仰着头看着连蔓儿,似乎有话要说。

    “嘘……”连蔓儿马上对小七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二姐,我懂,我不说。”小七马上道。

    连蔓儿仔细打量了一下小七,小孩子虎头虎脑地,也不知道他懂了啥。

    约略盏茶的功夫,连守仁领着老金回来了。

    连蔓儿赶忙也跟着进了上房。

    “秀才相公说老哥哥要借钱,我赶紧来听老哥哥吩咐。”老金穿着褐色的茧绸直缀,挺着个大肚子,看样子不过五十出头的年纪,进门就笑着对连老爷子道。

    笑容可掬,态度和蔼的高利贷连蔓儿心道,不知道他讨债的时候,是否还是这副脸孔。

    连老爷子让老金在炕上坐了。

    “秀才相公说,老哥哥打算借五百两银子。正好,我这手里刚收回一笔账,凑一凑,正好有这个数。既然说是急用,那一会就兑了银子来给老哥哥?”

    “老金,我从没从你这借过钱,我问你,你这个利钱是怎么算的?”连老爷子问。

    “我这有几种契纸,看老哥哥要借多长时间。都是坐地抽一,一个月三分到五分的利。咱们乡里乡亲,老哥哥从来没跟我开过口,我只要老哥哥二分利,这可是从来没有的。”老金笑呵呵地说着生意经,“要是一个月往上,就是利滚利,这是行规,我也没办法。不过老哥哥要是借的时间再长些,以一年为期,那就是羊羔利,借一还二。”

    连蔓儿听的有些咋舌。所谓的坐地抽一,要是借五百两银子,当时连家只能拿到四百五十两,到了一个月头上,按照五百两算本金和利息。二分的利,用一个月,还的时候就要还整整六百两,如果当月还不上,第二个月头上,就按照六百两算本金和利息,那就是七百二十两银子,以此类推,就是利滚利,驴打滚的利了。羊羔利借上一年,借到手四百五十两,还的时候就要还一千两银子。

    “老哥,这五百两不是小数目,别的人家,我只肯借他一个月,还要拿房子和地来抵押。老哥哥你却是无妨,我信得过你。一年两年也成。老哥哥,您打算怎么样?”老金笑眯眯地道。

    这笔账,连蔓儿能算出来,连老爷子做了几十年掌柜的人,=在心里也清楚了,脸色自然是好看不了。

    “守仁,这笔钱要几个月能还上。”连老爷子问连守仁道。

    “等秋收完了,九月份孙家来迎娶,怎么着也得过年的时候才能还上。爹,咱就借上一年的吧。”

    现在是八月,到年底就是四个月,那个时候要还钱,按照月份算,也要还一千有零的银子,因此还不如就算一年的。

    “三个月,还不上?”连老爷子问。他也是精打细算的人,如果三个月,就只需要还八百多两的银子。

    “爹,还是多宽限几个月的好。”连守仁道。

    连老爷子见连守仁这么说,就不再说话了。

    老金察言观色,就从怀里抽出一式两份的契纸来。

    “秀才相公的意思,这契纸上写的是六百两,老哥哥你过目。”

    连老爷子将契纸接过去仔细地看了。

    “老哥哥看着没问题,咱们就签字画押,秀才相公也好和我去兑银子。”老金道。

    “没问题,没问题。”连守仁忙不迭地道。

    老金就又从取出一盒印泥来,笑着递了过来。因为他挨着连守仁,那印泥盒就先到了连守仁的面前,连守仁如见蛇蝎一般,身子忙向后仰,却伸手握拳将老金的手托向连老爷子。

    连蔓儿冷眼在旁边看着,心中警惕道,连守仁,绝对不值得信任。要等连守仁或者连花儿来还钱,这事很悬。

    可恶,怎么何氏那边还没有动静那?

    “爹,等等。”就在这时,就见门帘一挑,何守义和何氏从外面急匆匆的进来。

    “什么事?”连老爷子手指上已经沾了印泥,抬起头问道。

    “爹,这借据,得让连花儿来按手印。”

    连蔓儿抿了抿嘴,微微眯起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