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126】约】定白头

帝医醉妃 【126】约】定白头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翌日清晨,天空刚刚蒙蒙亮,水雾笼罩在湖面之上,勾挑出一副轻描淡写的流云画景。悫鹉琻晓沿湖蔓延开来的梅花树,颜色绚烂纷繁,沁人心脾的幽远香气飘散开来,叫人闻而陶醉。

    白梅雅洁如天空流云,红梅明丽如焰山喷火,绿梅清透如翡翠欲滴,粉梅晶莹如朝霞流霭......

    千株万树,挺拔遒劲,开在最冷的寒冬,不减风骨,傲霜映雪。

    飞跃湖畔的白色石桥上摆满了一盆盆水仙花,点缀出了靓丽的一条风景线。

    一辆辆华丽的马车,停驻在不远处,人流如织,车水马龙。

    一个个贵宾手握着邀请函,有序地进入烟火凡世,人数虽多,却没有造成什么混乱。

    许多平日难得一见的达官显贵名门望族,此刻都聚集一堂。也有许多来自外地的客商,专程为了拍卖大会而来。

    烟火凡世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举行一场辨模盛大的拍卖会,许多人都是特地为此而来。

    最让人关注的并非是这些达官显贵,而是难得现世的隐世宗族。许多传承了上千年的古老家族,平日都非常低调,鲜少出现在世俗之中。神都之中的那些小家族,跟这些超级世家根本没有可比性。

    很多人都想着要是能够结识一两个隐世宗族的人物,那身价就立刻不一样了。

    “罗少,少夫人,快快请进。”

    负责接待的人,见到罗浮春和张银玲结伴而来,立刻恭恭敬敬地将他们请了进去。

    “北宫老爷子,请往这边走。”

    一个个侍从根据每位贵宾手中的请柬,将众人分别送到不同的雅阁。这些雅阁都是根据地位划分,有着很严格的规定,什么样的人进什么等级的雅阁。

    天地玄黄四等雅阁,内部还有细分,能够进入雅阁就是地位和身份的象征。普通人就只能呆在下方的拍卖场鲍众座位上,要进场都需要买门票,否则是进不来的。

    “好多戴着斗笠的人!”

    韶音和陌紫皇刚刚进来,就被带到了天级雪蔚雅阁。躺在松软的榻子上,她可以透过纱帘看清楚下面的情况。

    “这些人是为了隐藏身份,免得买到了好东西,却惹来大麻烦。”

    陌紫皇靠在窗边,喝着韶音给他泡好的天池含翠,淡淡的清凉感觉自舌蕾蔓延开来,让他感觉整个人神清气爽。

    “听你这么一说,我越发期待了。”

    一室茶香晕开,韶音揉了揉惺忪的睡眸,太早起来,她还没有睡饱。昨夜那缠人的家伙,又是偷偷地吃她的豆腐,结果弄得差点出事,她大半夜爬起来给他施针,把他赶到寒玉床上,才从鬼门关绕了一圈回来。

    她伸手捧着寒玉玲珑球,看着这冷光清辉的玲珑球,轻盈的重量,却犹如泰山般沉重。

    此刻,寒玉玲珑球安安静静地躺在她的手心,寄托着她满心的希望,承载了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叩叩!”

    一阵敲门声传了进来,随着陌紫皇应了一声,凤曦泽就让侍从端着一个个盘子走了进来。

    托盘之上摆放着各种食材,青菜、土豆、肉片、豆腐等等各种材料摆满了桌子,一个小炉子也被搬了进来,放置于桌子中央。炉子上面放着一口小兵,炉火已经烧了起来,紫砂锅里面的浓汤已经沸腾了起来。

    “爷,要是还有什么需要就吩咐一声。”

    凤曦泽让人撤了下去,留了几个人守在门口,随时等候差遣。

    “曦泽,你也去忙吧,不用顾着我们了。”

    韶音见到早点已经准备好了,就让凤曦泽做自己的事情去,免得因为他们耽误了今日的拍卖大会。

    “行,那我就不打扰你们恩爱了。”

    凤曦泽调侃了一句,就退了下去,叮嘱门外的人要打起精神来。

    韶音在雅阁里面煮起了火锅,桌上各种酱料用来调味,让火锅的香味一下子就弥漫开来,让人食指大动。

    另外一旁的云袖雅阁里,君拂莎正趴在窗户上,张望着下方人头攒动的拍卖场。手里捏着一块水晶梅花糕,吃得津津有味。

    在她身边则是一脸无语的陌星朽,没精打采地趴在桌子上,眼睛上挂着两个黑眼圈,俊脸上透着浓浓的疲倦。自从这个小女人出现之后,他就没一刻敢闭眼睛,生怕他身上的宝贝遭到毒手,可以说是每时每刻如履薄冰。

    他好不容易借着尿遁才把她甩掉,没想到刚刚进烟火凡世,就被她追上了。而且,她居然还厚颜无耻的跟着他进了这里,大大方方地坐着他的位置,抢了他的早膳,让他在一旁干瞪眼。

    看着她在这里,他就一点胃口都没有了,桌上的一盘盘精致糕点,尽数被那魔爪给扫荡走了。

    “喂!”

    陌星朽滴溜溜的眼眸,泛着美丽的紫罗兰之色,闪着亮彩,长长的睫羽透着淡淡的紫色,透着几分梦幻般的魔魅。儿时如花般漂亮的脸蛋,变成英挺的模样,但透过那双盛满星光的眼眸,还可以看出他孩子气般可爱的一面。

    他双手撑着脸,朝着君拂莎叫了一声,但她没有反应,继续看着外面,吃着东西,别提有多自在了。

    “喂,叫你呢!”

    “喂什么喂,本姑奶奶没名字啊?记不住泵奶奶名字,还嚎什么嚎?”

    君拂莎瞪了他一眼,让他刚刚升起的几分气势,被大水泼得只剩下残烟袅袅。

    “我说姑奶奶你能不能别跟着我了,该去哪儿快活就去哪儿快活,小爷我可伺候不动你这尊大佛。”

    陌星朽瞅着她那气势彪悍的眸子,底气不足的说道。

    在几个兄弟姐妹之中,陌星朽是被保护得最好的一个,出了什么大事都有人扛着。上有大哥陌紫皇,下有小七陌云鸾。兄弟姐妹都很照顾他,没有让他受过什么委屈,他最喜欢的就是搜集宝贝,成天忙忙碌碌就是找宝贝,神经最粗大,过得反而是悠哉快乐。

    不过这个快乐的活宝,也有遇到克星的时候。最爱收藏各种宝贝的他,偏偏遇上了最喜欢偷宝贝的她。

    “姑奶奶又没叫你伺候,自己一边凉快去,姑奶奶忙着呢!”

    君拂莎眼睛发光的看着他身上的星芒银辉软甲,那可是刀枪不入的宝贝,要是有了这么一件软甲,她就不用怕被人背后放冷箭了。

    又看了看他发间的深海秘银天羽发冠,镶嵌的那颗夜明东珠,价值连城。

    这家伙从上到下浑身都是宝,就连脚上踩着的流光飞天靴,都是能让人健步如飞的灵宝。

    她不把他扒光,是绝对不会走的。这家伙纯粹就是一个移动宝库,让她的眼睛都亮瞎了。

    “你想对小爷我做什么?”

    陌星朽被她那火热的目光看得脸色涨红,双手环抱在胸前,挡住了她色迷迷的目光。

    “不告诉你。”

    君拂莎贼兮兮的笑了笑,让陌星朽感觉汗毛倒竖。

    要是换做其他人,他直接打晕就可以走人了,偏偏这小女人是娘亲凤魅雪交待给他招呼的贵客,他还能怎样?

    见到陌星朽那吃瘪的模样,君拂莎转过身,唇角勾起了一抹慧黠的笑容。

    随着拍卖场之中的钟声敲响,一个可爱的少女就走到了拍卖场的中央。

    一袭蕊黄色的巫月纱裙,好似初春的嫩芽,在这寒冬里面让大家眼前一亮。腰间两串碧绿色的水晶流苏,随着她欢快地走来,碰撞出清脆的声音。

    一头美丽的长发,编织出可爱的辫子,装饰了一圈漂亮的雪白绒球。

    “这一次的拍卖会由帆帆来主持,大家不要欺负小孩子哦!”

    圣伊帆眨了眨水灵灵的大眼睛,脆生生的嫩嗓音,软软糯糯的调子,叫人听着心都会软下来。

    原本喧闹的拍卖场,也马上安静了下来。

    见到这么一个粉雕玉琢的孩子站在高台上面,众人都是一阵惊讶。寻常的孩子这般年纪,哪里有这样的胆色,站在数万人的面前。

    “帆帆可真厉害,小小年纪就有这样的风范,长大之后必定会更加优秀。”

    韶音见到瓷娃娃般的圣伊帆,站在高台上有条不紊地拿出第一件拍卖物解说起来,那模样看上去当真是可爱得紧。

    “这小丫头天不怕地不怕,这样的小场面,吓不到她的。”

    陌紫皇目光温和的看着圣伊帆,嘴里虽然说着不担心,眼睛还是紧紧地凝视着高台。若是有什么意外,他也好及时出手。

    “爷,长公主来了。”

    外面传来了侍从的通传声音,还没等陌紫皇开口,小七陌云鸾已经笑嘻嘻地闯进雅阁之中。

    见到里面的两个人正在吃着火锅,她那张精致的小脸,一下子就垮了下来。

    站在她身边的圣冥,见到她那神情,便知道她心里到底有什么不纯洁的想法了。

    “太——太让我失望了!你们两个怎么可以什么也不做呢?怎么可以这么纯洁呢?这没道理啊!”

    陌云鸾银发飞舞,桃花长裙随着她狂奔过来的动作,轻舞飞扬。大大的金眸,直勾勾地盯着陌紫皇和韶音,好似要把他们望穿个洞出来。

    “小七,你很失望?”

    陌紫皇好笑地看着陌云鸾那失望的小脸,冰冷的嗓音,让她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

    “哦!我知道了!一定是小皇皇不行,小音音快告诉我,是不是这样子?”

    陌云鸾坐在椅子上,自己动手拿了碗筷,开始吃起锅里的美食。

    韶音闻言淡淡一笑,并没有回答,而是看向了陌紫皇的黑脸。

    冷酷如冰的圣冥站在一旁,听到爱妻的话,嘴角明显抽搐了一下。看来,他又得准备救走这小家伙了。

    “爷,小的拦不住长公主。”

    门外的守卫,急急忙忙地进来请罪,长公主要进来,谁敢拦她啊!

    “下去。”

    陌紫皇冷冷的嗓音,透着一股叫人无法反抗的威严。

    “是。”

    守卫听到他的话,就知道他不追究此事。

    就算是武尊王府,陌云鸾还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哪里有人拦得住她?

    几个兄弟姐妹中,陌云鸾的实力跟陌紫皇不相上下,而且,还有可能更高。只是两人从来没有全力打过一次,所以也不知道到底哪个更厉害。

    不过说到耍无赖耍流氓,小七陌云鸾绝对是第一。

    “小七,你管得太多了,要管就管你们家圣冥去,少来管我。”

    陌紫皇淡淡的瞥了陌云鸾一眼,冰凌参差的嗓音,一般人听到了都要吓得不敢动弹。

    不过陌云鸾早就习惯了,依旧是脸色不改的吃着东西,同时招呼圣冥过来一起吃。

    “我才懒得管你这个臭小子!我只是关心小音音的幸福生活!”

    陌云鸾白了他一眼,堂而皇之的说道。

    “不劳挂心。”

    陌紫皇冷冷的说道,要是这家伙不是他妹妹,他就直接把她拍飞到墙上去。

    韶音听他们兄妹二人吵吵闹闹,看他们两个感情倒是很好。她的目光落向了拍卖场上的几件拍卖物,这一次的拍卖物很特别,竟然是一个系列的画卷。

    “第一件拍卖物就是书画宗师兰梦柯的一副画作,不过大师说了,他的画只留给真正慧眼识珠之人,故而此次拍卖的不只是一张画。”

    圣伊帆摇了摇手中的铃铛,一排模样端庄的侍女,就打开了四张画,分别是春夏秋冬四个主题。

    “这春夏秋冬四张画里,只有一张是兰梦柯的真迹,其他的都是赝品。这一次的拍卖物,不仅仅是考验大家的财力,更重要的还是眼力。”

    听完圣伊帆的解说,全场一片哗然。

    没想到兰梦柯这一次竟然给大家出了这样的难题,要是花了大价钱买了一副赝品回去,那不是太倒霉了吗?

    兰梦柯是大陆上数一数二的书画宗师,他流传在外面的作品非常少,这副画卷的价格自然是非常高。

    他的画风透着清骨疏朗之气,这四张画皆是不俗。春桃妖娆,夏荷清濯,秋菊潋滟,冬梅白浅。每一副都透着兰梦柯的风格,叫人完全无法判断,到底哪副才是真迹?

    “拍卖底价为一万紫石币,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一千紫石币,现在开始拍卖。”

    圣伊帆脆生生的嗓音,稚气地响彻而起。水灵灵的眼睛,瞅着下方的人。第一次主持拍卖会,她也有些担心自己做不好。不过既然她央求泽叔叔,让她上来玩玩,就不能给陌家丢了面子。

    场下一片寂静,众人都在看着摆放着一二三四编号牌子的画卷,想要看看哪张才是兰梦柯的真迹。

    “这四张画都很好看,可以说是以假乱真。我想能够画出这样的画,必定是很清楚兰梦柯画风的人所作。”

    韶音看着那几张字画,几乎可以说是毫无破绽。

    “一万紫石币!我选第四张冬梅图!”

    有人做出了选择,开始参与竞价拍卖。

    “一万一千紫石币,我选第三张秋菊图。”

    “......”

    众人的叫价都很保守,对于这几张画,就算是兰梦柯的收藏者都无法辨别出真假。

    价格在慢慢上升,也有更多人坐不住,纷纷出价。

    “一百万,选第一张春桃图。”

    一道温润的男子声音,从一间雅阁之中传了出来,那声音让全场寂静了片刻。

    “这声音有点像是韶乐哥哥。”

    韶音听到这话音,不禁看向了对面的雅阁,只是隔着一层纱帘,她看不到对方到底是什么人。

    “看来春桃很可能是真迹啊!”

    “我看着也像是真的!”

    “那我们也拍春桃好了。”

    众人仿佛有了主心骨一般,全都拍卖起春桃来。

    在春桃画被抬到八百万的时候,对面沉寂许久的雅阁里再度发出了声音。

    “一百万,夏荷图。”

    大家一愣,转而加入秋菊图的竞价中,他们心中想着要不是真迹,对方应该不会出那么高的价格来买。

    只是因为春桃图的原因,众人此刻心里都有些动摇,觉得这人有可能是个托儿,专门来抬价的。

    当夏荷图被抬到六百五十万的时候,原本势在必得的声音突然不再竞价,让大家心里一阵不妙。

    “十万,秋菊图。”

    那道温润的嗓音,徐徐的落了下来。

    众人一阵犹疑,不知道要不要继续拍卖,全场陷入了一片诡异的寂静。

    感觉这家伙,绝对是一个托儿。

    “五万,冬梅图。”

    韶音的声音也落了下来,对于那副冬梅图,她倒是相当喜欢。无论是不是真迹,她都决定买下来,挂在书房之中。

    两道声音落下之后,没有人再参与拍卖,显然是怕被坑了。

    “要是没有人竞拍,那帆帆就宣布这四副画的得主了。”

    圣伊帆见到没有人敢出价,便开口宣布道。

    “春桃图由锁香阁的贵宾,以八百万拍下。夏荷图由绿漪阁的贵宾,以六百五十万拍下。秋菊图由幽萝阁的贵宾,以十万拍下。冬梅图由雪蔚阁的贵宾,以五万拍下。”

    看来因为幽萝阁的贵宾搀和,导致原本要花大价钱才能买下的几张画,到最后无人敢竞价,叫他们捡了便宜。

    不得不说幽萝阁中的那个男子很聪明,他利用众人跟风的弱点以及多疑的心,让自己轻松的以十万拍下了这一张画。

    至于雪蔚阁的贵宾,十足是什么也没干,就捡到了大便宜。

    “至于这四张画,到底哪张才是真迹呢?帆帆现在就公布答案。”

    圣伊帆将画轴拉开几分,原来在画轴的角落,每一张画都标注着画者的署名。

    “恭喜冬雪图的得主,拍到了宗师的真迹。”

    “哇!小音音好厉害啊!兰梦柯的画可是特别贵耶!你居然用五万就拍下来了,真是赚死了!”

    陌云鸾愣了愣,才发觉圣伊帆说的是他们所在的雅阁。

    因为兰梦柯身体并不好,所以很少画画,他的画几乎可以说是绝品了。正是因为如此,他的画更加珍贵。

    “纯属意外!”

    韶音谦虚的说道,其实是不是意外,她自己很清楚。

    她选这张冬梅图最重要的原因是喜欢,另外她也隐隐判断出此画有可能是真品。她觉得这副冬梅图,透着一股沧桑的味道,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张画,但透过这画卷,她可以观出作画之人的身体情况似乎并不乐观。

    兰梦柯不良于行,久居丞相府之中,身体欠佳,所以很可能是作画之人。

    另外几张画的画风非常细腻,似乎是女子所画,同时她可以透过此画看出画者的身体良好,并无什么问题。

    常言道,观字识人,同样的道理,观画也能够看出许多不为人知的事情。

    “其实我觉得幽萝阁的那位买主,可能是真的看出哪副是真迹了,就是不知道他为何没有再竞价。”

    韶音淡淡的说道,目光透过纱曼,望向了对面的幽萝阁。

    与此同时,对方也望向了她所在的方向,两人的目光,被各自的一道纱帘阻隔而下。

    “主人,你明明知道那张《冬梅问雪》图是大师的真迹,为什么不买呢?青绾不明白!”

    名为青绾的少女,身着青色羽衣,恭敬地站在俊美温润的男子身边,疑惑的问道。

    主人明明是为了这副画而来,到了最后关头居然放弃了,真是让她不解。

    “买到一副师妹的《金风玉露》也算是此行所得了。”

    男子一袭蓝衣素净,衣袖上大朵兰花,看上去尤为清雅。一头流瀑般的发丝,以羽冠束起,浑身都流露着忧郁而尊贵的气息。

    《冬梅问雪》是他师傅亲手所画,他自是知道哪副是真品。

    其余几副图都是他的师妹紫阡陌所画,这世上也只有她一人,可以将师傅的画作画得那样神似。

    “主人明明可以得到《冬梅问雪》的!”

    青绾知道主人的性格,他想要得到的东西,从来就不会轻易放手。只是这一次,却为什么破例了?

    难道是因为对面那个女子吗?

    那声音好像是当日镜雪楼的醉仙,她听过的声音,都不会认错。当日主人让她去买云心醉仙,她就见过那女子一眼。

    可惜最后没有买到云心醉仙,主人闷闷不乐了好久。

    “青绾,有些事情你不需要知道。”

    蓝衣男子温润的嗓音,透着几分淡漠疏离,拒人于千里之外。

    青绾见到主人露出不想说话的神色,便压抑着心中的疑惑,安静地站在一旁。她想主人一定是和那个女子认识的吧?所以才会为了她而让步!

    记忆中的主人,从来不会为谁让步,叫她对那女子更加好奇。

    拍卖会继续进行,能够在烟火凡世中拍卖的东西,都是难得一见的好东西。

    拍卖会的气氛越来越火热,连续卖出了几件物品,韶音都没有太大的兴趣,便坐在软塌上喝茶。

    锁香阁之中,买到春桃图的得主,真是罗家的少爷罗浮春。虽然最终买到的春桃图不是兰梦柯的真迹,但也是一副很好的作品。

    “玲儿,没有买到真品,是不是很失望呢?”

    罗浮春今日的气色明显好了许多,自从服下了从镜雪楼拿来的药方之后,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渐渐好转。只是好转地速度并不明显,但有好转就已经让他很开心了。

    他以八百万拍下这副画,就是为了讨妻子开心,如今不是真迹,怕她会难过。

    “能够买到这副《春桃碧羽》我很高兴!真的很高兴!”

    面容清秀的张银玲,俏丽的娇颜上,浮起了一抹红晕。羞涩地望了夫君一眼,温柔的嗓音缓缓落下。

    “因为这张画是春景,犹如浮春的名字一般,浮扁春色,四月晴天。”

    她的目光充满了深情,凝视着罗浮春那清瘦的面容,透着几分心疼。

    “谢谢你,玲儿!你才是我心中的永恒的四月天!”

    罗浮春握着张银玲的手,感谢她从来不嫌弃他,哪怕是在他重病的时候,她也不离不弃的陪伴在他的身边。在他病入膏肓的时候,她还愿意嫁给他。

    这份深情就足以让他动容,有这样的妻子,他一生都没有遗憾了。

    他们约定了白头到老,这个诺言一定会实现的。原本他以为要梦碎,但因为那个神秘的女子,他再度有了圆梦的机会。

    “可惜没找到那位救命恩人,不然我一定要亲自感谢她,救了我们浮春一命。”

    张银玲惋惜的说道,紧握着罗浮春的手,希望他可以完全康复。

    “是啊!我听说她是镜雪楼的醉仙,但醉仙行踪不定,我派人上门找了几次,都没有见到醉仙。要是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感谢她。”

    罗浮春点了点头,心知如果不是那位神医出言相告,他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如今他的药都是由妻子亲自秘密熬制,才服用了几次,他感觉好了很多。从前罗家请了那么多的名医,全都没有一点用处,只让他的病越来越重。

    也许老天垂怜,他是命不该绝,才会在那一日遇到神医。

    韶音并不知道他们在找自己,如今她要陪着陌紫皇寻找有缘人的眼泪,所以很少去镜雪楼,罗浮春自然是找不到她。

    绿漪阁之中,买到《夏云映荷》的是一个戴着蝴蝶面具的女子,她的脸上浮起了一抹懊恼之色。

    “这次回去一定会被那个人笑话的,我上官念汐也会看走眼,这紫家的小丫头倒是有几分本事。”

    上官念汐无奈的叹了一句,却也没有其他办法。只能事后问问雪蔚阁的人,能不能转卖给她了。

    拍卖会进行下来,韶音只买了一些少见的药材,许多她以前只在《万物医源》上面看到过的灵草,此刻居然在这里见到了实物。

    见到她兴致浓浓,陌紫皇便交待下去,让凤曦泽以后见到有什么好药材,先跟卖主商量一个价格买下来。

    韶音买的许多药材,都是凝神静心的效果,为了给陌紫皇配出合适的药方。

    “现在到了我们拍卖压轴物品的时候,就是大家期待已久的镜雪楼极品美酒,由醉仙亲手酿造,香露、流霆、天醇、琼波、紫霞泉、清雪莲、月梨白、云心醉仙、碎玉银光、缠梦浮春,一共十瓶美酒,此次一起拍卖。”

    圣伊帆开口说道,挥了挥手,让侍女们端出了一排盛满美酒的精致酒杯。琉璃杯、翡翠杯、古瓷杯、古藤杯、夜光杯、白玉杯、犀角杯各种酒杯,配上不同的美酒,增酒之色,添酒之香。

    十种酒香融合在一起,巨大的拍卖场,一瞬间就沉浸在了一个酒香编织而成的世界里。

    单单是闻一闻这酒香,所有人都已经醉了。

    “我原以为镜雪醉仙之名不过是虚夸,如今却知道那是名副其实啊!”

    一位好酒的老者,捋了捋胡须,感慨的说道。

    “能够得到北宫老爷子这般赞誉,那醉仙还真是有几分本事。”

    坐在老者身边的人,谨慎的恭维道,神色间完全是敬畏。

    “哼,你少说这些没有的话,我让你找的人,你到底找到了没有?那个救了我们北宫家少主的两个人,有没有消息了?”

    北宫老爷子吹胡子瞪眼的说道,那老婆子也真是倔犟脾气,跟他赌气就一个人离家出走,也不看看自己又没有武功,还带走了他的宝贝金孙。

    还好一老一小都平安无事,不然他真会被那老婆子给活活气死。

    “还没!不过我已经派出所有人去找了,神都就这么大,只要他们没离开,想来是能够找到的。”

    中年男子擦了擦冷汗,颤抖的回答道。

    “要是找不到人,你这位置也该换人了。”

    北宫老爷子虎目一瞪,不怒自威的说道。

    “一定找到!一定找到!”

    中年男子连忙应道,马上再叫人仔细地找,一定要把人找出来。

    “十瓶醉仙酿造的美酒,起价一百万,加价不得低于十万。”

    圣伊帆介绍了一番镜雪楼的美酒,见到众人的热情已经完全燃烧起来了,便宣布开始竞拍。

    “五百万!”

    “六百万!”

    “九百万!”

    “五千万!”

    “......”

    她的话音才落下片刻,拍卖场就火爆了,原本一瓶一瓶拍卖,还是家家有份。如今十瓶一起竞拍,他们要是不出狠劲儿,到最后只能闻着酒香流口水了。

    竞价风暴一下子就席卷整个拍卖场,尤其是这次加入了许多底蕴深厚的隐世宗族,这些宗族的老一辈平日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就是喜欢喝喝小酒,渡过余生。

    如今无论是老辈,还是想讨好家中长辈的小辈,全部都生怕落后的喊出价格。

    价格一路狂飙而上,到了最后,大家都很清楚,这不仅仅是一场买酒的比拼,更是家族实力和地位的比斗。要是比不过对手家族,那岂不是太丢人了。

    “一亿!”

    “两亿!”

    听到价格已经飞到上亿,神都之中参与过上个月镜雪楼前拍卖的人,都很淡定。之前一瓶酒都卖过好几亿了,如今可是十瓶啊!

    他们相信经过这一次拍卖会,醉仙之名定然是更加响亮。

    “四亿!”

    “老夫出八亿买这十瓶酒!”

    一道中气十足的嗓音,落了下来,似乎是清晰地落在每个人的耳畔。足见对方的实力非常高,明明在雅阁里面说话,却跟在大家身边说话一样。

    “那个好像是北宫家族的老爷子啊!”

    有人见到北宫家的老爷子走进这个雅阁,便心知是老爷子出价了。

    八亿的价格出现,让所有人都没声音了。

    大家并不是因为这个价格而噤声,而是深知北宫家族的势力有多大,所以不想与老爷子作对。

    韶音趁着众人都在参加拍卖会,便和易容之后的陌紫皇,走到了各个雅阁的前面。仔细地看着手中的寒玉玲珑球,是否会发出光来。

    她知道这寒玉玲珑球需要在比较短的距离才会产生感应,她坐在雅阁里这个寒玉玲珑珠并没有反应,只能一间间走过去了。

    这个时候大家的心神都在拍卖上,也没有人会注意他们。

    “如果没有——”

    圣伊帆环顾了四周一番,见到没有人敢出价,打算公布这些天价美酒的得主。

    “十亿。”

    一道温柔的嗓音,从幽萝阁中飘了出来,轻描淡写的意味,叫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十五亿!”

    北宫老爷子的脸色不大好看,感觉自己的威严被人挑战了,一口气就加了五亿,绝对是财大气粗。

    感受到老爷子的怒气,整个雅阁,乃至拍卖场都寂静无声。

    不认识北宫老爷子的人,也很清楚可以随随便便出十亿买酒的人,绝对是他们仰视的存在。

    韶音正握着手中的寒玉玲珑球经过北宫老爷子所在的雅阁,听到他突然喊了一句,着实被吓了一跳。

    看了看手中的寒玉玲珑球没有发光,她继续淡定地往前面雅阁走去。

    这些雅阁宛如一轮圆月,环绕着中央的拍卖场。

    她刚刚走了两步,就听到另外一道动听如山涧幽泉的嗓音,不紧不慢地落下,显然是势在必得。

    “二十亿。”

    男子悠然的嗓音,叫所有人的下巴都惊掉了。

    这道声音赫然就是当初那个用十万拍下那张画的主人,众人再一次确定了这是个托儿。

    “绝对是托啊!”

    “尼玛,这托实在是太牛了!”

    “史上最厉害的托!二十亿都说得气定神闲!”

    “也不知道是哪里请来的?高竿水准啊!”

    “唱作俱佳!”

    “......”

    全场一片哗然,众人都直接把幽萝阁中的人当成了抬价的托。

    “原来是个托!老夫都差点上当了!”

    北宫老爷子听大家说得很有道理,当下便想要给那托一个教训,直接不再叫价。

    “既然小友如此心诚,那老夫就不夺爱了。”

    “多谢北宫老爷子割爱。”

    温润的嗓音,好似温暖的风吹拂而过,透着几分难掩的愉悦,让众人听着身心舒畅。

    “没有其他人跟这位公子争的话,那这十瓶酒就由幽萝阁的公子买下了。”

    圣伊帆问了一句,没有人回答,便开口宣布了最终结果。

    “有托儿怎么淡定的吗?”

    北宫老爷子听到对方知道自己的身份,而且还一点都不畏惧,反而是高兴地拍下了这十瓶极品美酒,他回头一想就觉得事情不对了。

    要是托的话,那一般抬高价格之后,就不会再参与了。

    靠!他奶奶个熊的!他这是让人给耍了啊!

    “好像没有这么失败的托,把自己都坑进去了!”

    众人刚刚还在说那人是托,现在一个个脸色都带着几分惶然,生怕老爷子的怒火把他们给烧成灰烬了。

    “你们这几个蠢货!最后被坑的是我啊!老夫的美酒——”

    北宫老爷子见到原本快到嘴的美酒,就这么拱手让人了,他气得吹胡子瞪眼。

    幽萝阁之中,青绾见到主人终于如愿以偿拍卖到了那十瓶美酒,脸上露出了温暖如花的笑容。

    这一刻的主人,有着她未曾见过的柔情。真得是俊美绝伦宛如玉雕。

    “叩叩叩!”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从门外响彻而起。

    “请开门!”

    韶音敲了敲门,握着手中发光的寒玉玲珑球,面纱下的玉颜,浮起了激动之色。

    没想到这拍卖会上,还真叫她找到了有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