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124】沁出水沁妍

帝医醉妃 【124】沁出水沁妍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雕梁画栋的房间,雕刻着兰花的纹路,看上去很特别。悫鹉琻晓有别于一般的女子房间,兰沁妍的房间挂满了一张张画卷,充满了水墨书香的味道。

    兰家本是医学世家,但兰沁妍对于医药的兴趣并不大,最喜欢的就是在家中看书。

    听闻兰沁妍出事,展落初也焦急地赶了过来,气喘吁吁地站在屋子前面。

    “兰伯父,妍妍现在怎么样了?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还是那样子!”

    兰沁妍的爹爹兰溪从屋子里走出来,无奈地叹了叹气,纵然是他也不知道女儿到底生了什么怪病。

    甚至可以说,她的病看上去毫无征兆,更像是中邪了。所以他们夫妻二人才会去请了凤魅雪过来,如果不是攸关女儿的性命,他们绝对不会去打扰凤魅雪的。

    “参见太上皇后!参见皇后娘娘!”

    “参见武尊王!参见王妃!”

    “......”

    众人刚刚过来,围在院子里讨论的御医们,全都露出了惶恐之色。

    此刻来这里的人,一个个都是位高权重之人。

    御医韶普见到韶音身着一袭正红的王妃宫装,看上去贵气逼人,叫他立刻自惭形秽。

    “韶御医,你可真是有福气,生了这么个好女儿!”

    站在一旁的御医杜子圆,冷嘲热讽的说道。

    如今神都之中谁人不知道韶音已经离开了韶府,不再踏足韶府。原本大家还不解,说韶音是有了权势之后就翻脸不认人了,但后来听说韶音在韶府之中备受欺凌,从未有一日温饱,过得连下人都不如。众人对于她离开韶府的决定,也再无话可说。

    还有很多人觉得韶音没有在这个时候狠狠地报仇,就已经是非常宽宏大量了。

    “哼!”

    韶普听到杜子圆的话,脸色难看的冷哼了一声。哪里有女儿出嫁的时候,连通知都没有通知当爹的一声?

    尽避他以前从来都是把韶音母女当作空气看待,但是他还是觉得韶音在韶府之中白吃白喝这么多年,也是该回报韶府。如今她飞黄腾达位居高位,还是尊贵的皇室人员,他也是名义上的皇亲国戚。

    要是将来武尊王当上帝君,他可就是国丈了!

    想到这里,他立刻厚着脸,朝着韶音和陌紫皇热情地叫了一声:“女儿!女婿!”

    韶音听到韶普在叫自己,唇角勾起一抹冷笑,看都没有看他一眼,与陌紫皇一同踏进了房间之内。

    韶普见到自己完全被当作空气了,气得脸红脖子粗,感觉自己真是丢尽脸面了。

    他却忘记了,以前的阿九激动期待地朝着他叫爹爹的时候,他除了冷漠的目光和不耐的呵斥声,就不曾给过她任何温暖。他给了阿九的姐姐们锦衣玉食,却只留给她残羹冷炙,破布麻衣。

    他从未尽饼为人父的责任,如今还妄想要一个和他毫无血缘甚至毫无感情的人给他尽孝道。

    “可能是没听到吧!”

    韶普见到同僚嘲笑的目光,自我安慰的说道,老脸丢光了。

    众人陆续走进清雅的屋子之内,外间是书房,里间的卧室。

    韶音朝着屋子环顾了一圈,就见到安静如雪的一个女子,好似画卷中的仕女,一动不动地坐在椅子上,手中握着一把画笔,连眼珠子都没有转动一下。

    此刻如果有人说兰沁妍就像是一尊美丽的雕像,想必都会有人相信。

    “妍儿!我可怜的妍儿!”

    南宫清漪眼角含着泪花,纵然她是个性情冰冷的女子,在见到女儿这副模样的时候,也忍不住潸然泪下。

    可怜天下父母心,见到爱女生病,他们两夫妻可以说是心急如焚。

    两人的叫唤声,没有引起兰沁妍任何的反应,她依然是动也不动,仿佛是一块石头。

    展落初见到兰沁妍对外界没有任何回应,眼眶里涌出了泪花,焦急地哭了起来。

    “她并无中毒的症状。”

    皇后唐柒柒顶着大肚子,观看了一下兰沁妍的气色,并非是中毒造成的。

    “没有任何浊物附身。”

    凤魅雪扫了一眼,朝着他们夫妇二人摇了摇头。

    “我们请了不少名医过来,他们完全看不出任何的问题,但这要是正常人,怎么可能会变成木头人?”

    南宫清漪也很清楚兰沁妍并没有中毒,她们南宫世家精研毒术,已经看出她没有其他的问题。原本他们夫妻二人以为妍儿八字轻,偏偏是生于阴气重的时候,怕是沾染了不好的东西。

    但是如今凤魅雪都说没有问题,那他们一下子就不知道该找谁救命了。

    兰沁妍小的时候经常看到一些别人见不到的东西,总是会引来一些不好的东西缠身,但自从有人送了她一根赤焰云魄玛瑙手链之后,她就再也没有遇到过那些事情,平平安安地长大成人。

    她的手腕上,那根美丽的玛瑙手链,晶莹璀璨的发着柔光,环绕于她白皙的手腕间。

    “她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动不动的?”

    韶音见到寒玉玲珑球靠近兰沁妍的时候,就会发出明亮的光芒,便知道她就是那七个有缘人之一。

    只是如今她这个模样,不可能有眼泪浇灌泪昙花,那无论是考虑到她们之间的交情还是为救陌紫皇,她都必需要出手救兰沁妍。

    “昨夜回来的时候还是好好的,今天早上婢女去敲门的时候,她就这个样子了。”

    南宫清漪见到韶音发问,看到她这么年轻,没有将她的医术看在眼里。那么多年纪一大把的名医都束手无策,这个和兰沁妍差不多大的姑娘,她自然没有抱什么希望。但是考虑到她的身份,还是开口回答了。

    “一定要想办法治好妍妍啊!她还这么年轻,还没有出嫁......”

    展落初泪眼朦胧的说道,见到从小一块儿长大的闺蜜变得这样子,她心里也不好过。

    “可惜逍遥圣医不在神都,否则一定可以看出什么端倪。”

    兰溪惋惜的说道,以逍遥圣医纳兰风吟的医术,兰沁妍说不定有救。否则这样下去,她滴水未进,米粒未吃,一定会虚脱而死。

    “听说神都之中来了一个杜神医,灵丹妙药包治百病,我已经让管家去请了,应该很快就有消息了。”

    南宫清漪此刻也是没有办法,只能病急乱投医了。

    “包治百病!这么厉害!”

    韶音听到有什么药包治百病,通常不是骗子就是神棍。每个病人的病症都不一样,是药三分毒,没有什么药可以包治百病的。

    “是啊!听说那位杜神医还是一个女的,本领可高了,治好了许多达官贵人的病,如今是神都之中各大家族的座上宾。如果有那位女神医过来,妍妍一定就有救了。”

    展落初听到南宫清漪的话,也放心了几分。

    “倒不如先让我们帝医大人给兰小姐看一看。”

    皇后唐柒柒知道韶音可是连风云华的毒都能解开,本事可以说是神鬼莫测。她知道这件事情的内幕,很多人却不知道,所以认为韶音不过是仗着武尊王的庇佑,所以才能坐上一品帝医之位。

    后来韶音在朝堂上展示出过人的政治才华,让大家肯定了她的能力,只是对于她的医术,却没有几个人见识过。故而,她在医术上的名气,并没有多显赫。

    兰沁妍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的世家小姐,却是惊动了整个御医苑,只因为她是蝶后身边的人。但一大早御医们都看了一遍,至今还没有任何的结论。

    “帝医大人请!”

    兰溪记得当日韶音救下了展落初一命,对于她的医术有几分期待。

    “我先看看,不敢说一定会治好。”

    韶音走上前端详了一下兰沁妍的模样,她的眼睛还是睁开的,全神贯注的盯着书桌上的画卷。手中握着一只画笔,蘸着墨水,做出了画画的姿势。

    画卷之上所画的是一片美丽的莲湖,还有一片水榭,图上有一个年轻的男子,看上去有些眼熟。只是这副图,给她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她仔细地盯着画卷,让众人都一阵疑惑不解。

    他们不知道韶音看病不看人,反而去看画做什么?

    见到这情况,南宫清漪和兰溪都皱了皱眉头,怕又是一个看不出任何结果的大夫。

    这偌大的神都,要找一个有本事的大夫,却是这么难!

    “杜神医来了!”

    外面有人激动的哟呵了一声,众人连忙让开道来,让这位最近风头大盛的杜神医进来。

    凤魅雪和唐柒柒已经到了隔壁房间坐下,等待这边的消息。她们虽然不在场,却可以清楚得听到旁边的动静。

    “杜神医年纪也不大啊!”

    展落初见到那位杜神医身边跟着提药箱的小厮,大步走了进来。

    “病人在何处?”

    杜神医开口问道,目光扫了四周众人一眼。

    “闲杂人等都请出去,不要耽误我们杜神医救命。”

    小厮趾高气昂的说道,显然把自己当成是大人物了。

    陌紫皇和韶音理都懒得理这个傻子,有点眼力的人都看得出在屋子里的几人身份不俗,他一个小奴才,居然还反客为主下逐客令了。

    “堂堂神医连病人在哪里都找不到?”

    陌紫皇冰冷的嗓音,好似寒风夹雪呼啸而过,让那小厮浑身发颤。

    “本神医的时间有限,你们要是不看病,本神医还要去替其他人看。”

    杜神医不耐烦的说道,摆足了神医的谱。

    韶音看这女子的年纪约摸二十七八岁,脸庞尖细透着几分刻薄,眼角还有一点黑痣,看上去不好相处。

    “神医莫走!小女在那里!”

    兰溪自己本身就是大夫,但他却没办法看出什么,自己也是非常惭愧。见到这位杜神医要离开,他连忙开口挽留。

    杜神医走了过去,见到韶音站在旁边,立刻不客气地把她赶走。

    “你不要站在这里碍手碍脚的!”

    韶音闻言没有跟她计较什么,只是让开了一步。倒是陌紫皇的俊颜浮起了一抹怒意,当场就要发作了。

    “我们不要跟她一般见识,平心静气下来。”

    韶音拉了拉陌紫皇的衣袖,不希望他因为这点小事气坏了身体。

    陌紫皇冷眼看了那位杜神医一眼,面无表情的模样,代表他心情很不爽。

    “杜神医可看出什么来了?”

    展落初焦急的问道,比起兰沁妍的爹娘还要紧张。

    围在外面的御医们,也全部伸长脖子,想要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们行医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奇怪的病人。呼吸和气色都很正常,就是不能言语动弹,好像是失去魂魄一样。

    “不过是离魂罢了,只需要本神医扎上几针,再喝一碗包治百病的神水,就没有大碍了。”

    杜神医看过兰沁妍的病症之后,立刻下了定论。

    她让人打开药箱,拿出了银针,要朝着兰沁妍扎针。

    “住手!”

    韶音看到她那草率的样子,玉颜一沉,清泉般的嗓音,清晰地落了下来。

    “你说妍儿是离魂症,简直是胡说八道!离魂症乃是神气不宁,感觉虚幻之症。肝藏魂,肝虚邪袭,神魂离散。应该要滋补肝肾、养血安神,用摄魂汤、合魂丹、舒魂丹、归魂饮,方是治疗之法。”

    她的声音掷地有声,说得那位杜神医冷汗直流。

    “那——那你说她到底是得了什么病?”

    杜神医原本只是胡诌了一个病名,却没想到这个比她年轻十来岁的小泵娘竟然能够说得头头是道。她见此女症状呆滞,打算以针刺醒她,如今被韶音打乱计划,她只能强装镇定。

    “她得的是相思病!”

    韶音的话音落了下来,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尤其是兰沁妍的爹娘,更是呆若木鸡。

    他们的女儿极少出门,更没有和哪个公子交情较深,怎么可能得相思病呢?

    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妍儿没有意中人!”

    南宫清漪开口说道,觉得韶音是随便乱说的。

    “是啊!妍儿认识的人很少!应该不会是相思病吧!”

    展落初也摇了摇头,感觉韶音说得这个太不实际了。

    “没听说什么人相思病是这样症状的,真是荒谬至极。”

    那位杜神医原本以为韶音会提出什么高见,没想到居然说出了这样好笑的话来,立刻讥讽地说道。

    “相思过度,画笔成形。”

    韶音没有跟他们辩论什么,而是握住兰沁妍手中的画笔,走到那副画的面前,点了两点。

    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动作,就让原本呆如雕塑的兰沁妍空洞的眼睛里出现了神彩站起身来。

    “哗啦——”

    全场哗然,所有人都惊呆了!

    哪怕是外面的御医,一个个也是张大嘴巴,不敢相信韶音只是动了动笔,兰沁妍就恢复正常了。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刚才帝医大人做了什么?”

    “不知道啊!”

    “她好像连药都没开,兰小姐就清醒过来了!”

    “太神奇了!”

    “......”

    众人各种猜测,但是都无法解释兰沁妍清醒过来的原因,纷纷将疑惑的目光投向韶音。

    “妍儿!我的好妍儿!吓死娘亲了!”

    南宫清漪见到兰沁妍站起来,眼睛里有了往日的神彩,立刻跑了过去,哭得妆容都花了。

    “醒来就好!醒来就好!”

    兰溪高兴地手足无措,见到爱女好端端地站在面前,他太激动了。

    “韶音,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展落初见到兰沁妍已经没事了,越发好奇韶音刚刚做了什么。

    “我只是动了动笔,画龙点睛,举手之劳。”

    韶音放下了手中的画笔,玉颜上依旧是平静的神色,好似什么也不曾发生。那份淡定自若的气度,让所有人都感慨不已。

    “我还是不明白,不就是一张画吗?”

    展落初不知道这副画有什么重要,兰沁妍画得画可多了,也没见到她变成这样过。

    “小女已经无恙了,真是劳烦各位了!”

    兰溪见到韶音没有开口解释,认为是这里人太多的缘故,所以就下了逐客令。

    御医们虽然心里好奇得要死,但主人都下逐客令了,他们也只能抱着这样的疑惑离开。

    那位杜神医想要听听最终结果,但却被陌紫皇直接不客气得赶了出去。

    “闲杂人等,不要留在这里碍手碍脚!”

    杜神医带着小厮,黑着一张脸出了兰府。

    等到这些人都走了,凤魅雪和唐柒柒从隔壁走了过来。

    “音儿,快跟娘说说,到底妍儿是怎么好的?为什么你画了两笔,她就清醒过来了?”

    凤魅雪也好奇的问道,脸上有着浓浓的兴趣。

    “这张画上所画的人,想来应该就是沁妍的心上人。因为心中思念,作画的时候过于专注,以至于整个人的心神都沉浸于画中,无法自拔。原本只要她画完这副画,就回收回心神。”

    韶音看到兰沁妍羞红了脸,这里没有外人,便继续开口解释起来。

    “只是,因为她心中太过在意此人,所以最后点睛之时,迟迟无法下笔。心神始终凝聚于画上,对于外界的一切都失去了反应,故为相思病!”

    兰沁妍见到爹娘询问的目光,只得红着脸点了点头,承认了韶音所言。

    那画中的男子,便是她魂牵梦萦的心上人。

    她虽是丹青大家,画得一手好画,却在画自己心上人的时候,谨慎到了极点,生怕画损了他的面容。在最后下笔画最重要的眼睛之时,她一直回忆着渊清哥哥的眼神,但生怕画错一分,迟迟无法下笔。

    后来发生什么事情,她完全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的脑海中都是渊清哥哥的容颜。画中的情景,是她儿时的回忆,重新浮现在她的脑海之中,她沉浸在画卷之中无法自拔,直到韶音那点睛之笔落下,才惊醒了她。

    “原来是这样!”

    凤魅雪恍然大悟的说道,难怪兰沁妍的目光一动不动的盯着画卷。大家都只观察她的身体有没有问题,全都忽略了她的视线落在什么地方。

    “太神奇了!”

    皇后唐柒柒惊叹道,这一次见识到了韶音的医术,真的是出神入化。不用药,不用针,就能治好所有御医束手无策的怪病。

    “韶音好厉害啊!”

    展落初崇拜的说道,没想到只是那么简单就可以治好兰沁妍。偏偏除了她,没有其他人注意到这样细节之处。

    “不愧是帝医!”

    兰溪心悦诚服的说道,这才是真正的医道大师,看来他还要多钻研才行。

    凤魅雪见到韶音对于众人的夸赞,只是微微颔首,没有露出得意的神色,便越发欣赏起来。

    陌紫皇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俊颜上却骄傲地写着:你们看看,这就是我陌紫皇的妻子!

    “韶音,这次多谢你了!”

    兰沁妍听娘亲对自己说了发生的事情,她走到韶音的面前,对她道了一声谢。

    “不用客气!我也有事情要找你帮忙呢!”

    韶音淡淡的说道,目光望向了兰沁妍。

    “有什么事情我能帮得上忙的?”兰沁妍不明白的问道。

    其他人也是一阵不解,只有陌紫皇知道韶音心里的想法。

    “你握住这个东西。”

    韶音将寒玉玲珑球拿下来,让兰沁妍握住。

    兰沁妍依照她的话,伸手握住了那颗寒玉玲珑球,原本泛着淡淡光晕的珠子,一下子就发出了刺眼的光芒。

    “这是?”

    凤魅雪感觉到这颗珠子里面藏着一股奇特的力量,温和至极,让人感觉如同沐浴在佛光之下,身心宁静祥和。

    “这是小舅爷找来的东西,只有我们要找的人,触碰到它,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韶音只是简单的说了一下,凤魅雪立刻就明白了。

    “妍儿,你快哭吧!”

    凤魅雪激动地拉着兰沁妍的手,想到她是那七个有缘人之一,只要有她的眼泪,就能够让泪昙花盛开的机会多一分。

    “我——我现在哭不出来啊!”

    兰沁妍见到心中的偶像此刻拉着自己的手,心里还是挺开心的,哪里哭得出来。

    “小姐,为什么要叫妍儿哭?”

    南宫清漪和兰溪都是面面相觑,完全是搞不清楚状况。

    “你们说的帮忙,是不是只要我哭就成?”

    兰沁妍冰雪聪明,听到凤魅雪的话,就知道了韶音说的帮忙是什么事情。

    “对!”

    韶音点了点头,准备好了空瓷瓶,准备装眼泪。

    “要不你们打我一下?我看看能不能哭出来。”

    兰沁妍见到韶音和凤魅雪目光灼灼,显然非常想要她哭。但是现在她真的哭不出来,只能想点别的帮忙。

    听到她的话,众人都是一阵无语。

    “紫皇,把我们早上收到的那份礼物拿出来。”

    韶音没有采用她的建议,不是她不肯打人,而是以兰沁妍那坚强的性子,就算是打她一顿,也肯定不会哭。她不是那么脆弱的人,反而是外柔内刚。

    “哦!”

    陌紫皇拿出了那份月上渊清写的字,交给了韶音。

    “喏,睁大眼睛看清楚了!”

    韶音将字缓缓地打开,呈现在兰沁妍的面前。

    当那四个字映入兰沁妍的眼底之时,她就认出了那是月上渊清的字迹。哪怕是没有看那署名,她就清清楚楚的知道,那是什么人写的。这么多年以来,他的字都被她暗自收藏了起来,花了高价钱通过各种渠道买下。

    他的每一个字,他的一笔一划,她都铭记于心。

    “听说渊清这次回去成婚了!新娘子美貌如花,有才有貌,天生一对啊!”

    韶音感慨的说道,伸手戳了戳陌紫皇。

    “是啊!我还收到请柬了!”

    陌紫皇点了点头,煞有介事的说道。

    “什么?”

    兰沁妍感觉世界轰然崩塌,几乎要站不住脚跟,踉跄的身影,犹如风中摇曳的叶子,飘零无依。出水芙蓉般清丽的脸庞,化作煞白之色。

    看着那字迹,她就想起了月上渊清的面容,思念的泪水,无法抑制地涌上眼眶。在她眨眼的瞬间,泪水就落了下来。

    他不记得她了,也忘记了他们儿时的话了吗?

    她真的输不起,输不起这场爱情心战。倘若早知道如此,她宁愿最初就不曾希冀,不曾奢望,不曾等待。

    红润的眼眸,决堤的清泪,好似雨滴挥洒。

    “快!快接住!”

    凤魅雪连忙拿着瓷瓶要把这滴泪水接住,但那滴泪水,好似被吸引一般,飞到了兰沁妍手中的寒玉玲珑球之中,融入了那颗玲珑球内部,飘浮在里面,看上去好像一颗水色的珍珠,闪闪发光。

    “看来这颗寒玉玲珑球就是为搜集七滴泪水准备的。”

    韶音见到那颗寒玉玲珑球只收纳了一颗眼泪之后,就没有再吸收剩下的泪水。

    “别哭啦!都哭成泪人了,真是罪过罪过!罢才那是我们瞎诌的,月上渊清目前还是一个没人要的单身汉!”

    韶音连忙开口说道,免得兰沁妍哭晕过去。

    “呃——”

    兰沁妍回过神来,止住了泪水,可怜楚楚的看着韶音,好似要确定她的话。

    “目前他是没成婚,不过听说家里逼婚逼得紧,再过些天就不知道了。爱,不是靠等待,否则,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是否就会永远失去拥有的机会。”

    韶音伸手取饼兰沁妍手里的寒玉玲珑球,银色的流苏,在午间的阳光中辗转出月华的光泽。

    “我们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她轻轻拍了拍兰沁妍的肩膀,回眸一笑,有着几分鼓励的意味。

    她看出兰沁妍对月上渊清用情至深,那画中的男子更加年轻,她还是认出了那是月上渊清的模样。看来他们两人之间,似乎有着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往。

    “我懂了,谢谢你!”

    兰沁妍听到她的话,眼底滑过了一抹坚定的神色。自己的幸福要靠自己去争取,如果渊清哥哥忘记了当初的承诺,那她就亲口告诉他。

    她守望了这么多年,也该要勇敢一回了。

    “就算是输不起,我也要拼一次!”

    她一直都是怕输的人,但是如果永远只在原地等待,这场战役,她只能输得一败涂地。若是没有拼一次,怎么知道谁才是赢家。

    展落初听着韶音的话,好像也有些明悟,有些黯然。她很清楚自己的感情,一开始就已经注定没有结果。一个无心的人,就算自己付出再多,他永远也看不到。哪怕那个人笑得那么温暖,心却是没有温度的。

    她一直都懂,却一直假装不懂。

    凤魅雪见到第一滴泪找到了,心里也放松了几分。看来,那个传说是真的,七个有缘人的眼泪,一定可以让泪昙花盛开。

    韶音和陌紫皇出了兰府,徒步走在青石长街之上,空气里有着浓郁的药香,从周遭的药圃里飘出来。

    “没想到有缘人就在我们身边!不过想想也是,能够在茫茫人海之中相遇相识,本就是一种难得的缘。这一滴思念之泪,当真是美丽忧伤。”

    韶音晃动了一下寒玉玲珑球,看着那滴美丽的眼泪,凝聚着思念之情,凄美动人。

    “沁妍是阴年阴月阴日出生的,天生就有着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也许,这也是一个重要的地方。”

    陌紫皇心思细腻,记起了这一点。

    “咦?听你这么一说,不无可能!七个有缘人,必定是生辰特殊,或者本身具有一些与众不同的地方,才会让此珠发光。我们可以查查看,哪些人的生辰很特殊,或者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韶音闻言赞同道,对于他的这个说法,她觉得很有道理。如果可以限定一个范围,那他们找起来也会快很多,否则这要一个一个找,不知道找多久才能早点。

    “另外还有一个办法,就是聚集很多人,便可以看看是否会有我们要找的人。”

    “明日烟火凡世的拍卖大会,就是一个好机会。”

    陌紫皇想起每次拍卖大会都会有许多人前来参加,还有许多人来自其他地方,特地来参加烟火凡世的拍卖会。

    明日镜雪楼的美酒也会参与拍卖,他们正好可以过去看看。

    “嗯,那我们明日就一同过去。”

    两人谈了一些明日要处理的细节,就乘着赤影回了武尊王府。

    韶音相信有了一个好的开始,其他的眼泪也会陆续找到的。

    陌紫皇将搜集情报的命令下达之后,两人就换上了一身寻常的衣裳,坐上了华丽的马车,前往烟火凡世拍卖场,看看准备得如何了。

    韶音并没有去过烟火凡世,所以心中也充满了期待。不知道大陆上最大的拍卖场,到底是什么模样。

    两人还没抵达烟火凡世,就见到前面的路被人群堵住了。

    “出什么事了?”

    陌紫皇皱了皱眉头,看到这四周的路都被人群堵住,马车根本就过不了。

    “这里离烟火凡世还远吗?”

    韶音开口问道,见到这拥堵的情况,看来是不能乘坐马车过去了,否则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不远了,就在前面。”

    陌紫皇回答道,第一次见到这条路堵成这个样子,真是见鬼了!

    神都的街道都是特别宽敞,很少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偏偏让他们给遇上了。

    “那我们就走过去好了。”

    韶音并不介意走路,拉了拉柔红色的裙裾,从马车上跳了下来。脸上的面纱,好似轻雾飘逸。

    陌紫皇见到她打算走路,便让车夫先回去,跟在了韶音的身边。高大的身影,挡住四周的人潮。他易容了一番,看上去就是韶音第一次见到他时候的平凡模样,走在人群里,谁也忍不住他是堂堂武尊王。

    有了陌紫皇开道,韶音很快就穿过了人群,走到了中央地带。

    “杜神医救救我的孙子啊!”

    一个老奶奶正抱着一个白白胖胖的婴儿,跪在冰冷的地上,大声的哭嚎起来。

    在她的身后,大片大片的杜鹃花开得妖娆如火焰。冰天雪地的冬日,忽然见到这么多的杜鹃花,韶音也是愣了愣。

    “冬天怎么会有杜鹃花?”

    她疑惑的喃喃自语道,不明白这些杜鹃花是哪里来的,难道这里也有人种反季节的花?

    “这位姑娘有所不知,这些杜鹃花可是杜少从温暖的南方带来送给弄情阁的花魁曲荷风的!花魁让人把花摆在这里,看上去一片红艳,可以说是冬日的一道风景线!”

    旁边知情的人,开口说了起来,好像是夸耀自己知道得多。

    韶音抬头看了过去,旁边就是鼎鼎大名的弄情阁了,神都最大的烟花之地,许多有钱有势的公子哥流连的温柔乡。

    弄情阁前面摆满了一盆盆的杜鹃花,看上去热闹喜庆,引来了许多围观之人。

    “阿音喜欢这花?”

    陌紫皇见她看得出神,不由开口问道。

    “一般。”

    韶音对杜鹃花没有特别的喜好,随口应了一声,目光却是跃过人群,看着那抱着奄奄一息的婴儿求救的老奶奶。

    “为什么不把孩子送去医馆?”

    “听说杜神医在弄情阁给人看病,大伙儿都是在这里等着救命的!”

    “只要有杜神医妙手回春,什么病都不用怕。”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道,让韶音听得一阵无语。那个什么杜神医,就是一个江湖骗子。

    “杜神医可是花神的使者,便是她在南方种出了这么美丽的杜鹃花。”

    “是啊!听说她就是杜少的姐姐杜子鹃!”

    韶音听着他们的话,对于什么花神并不感兴趣,见到那老奶奶自己就带着病,此刻无助地在哀求人们相救,可惜大家都只顾着排队等着那个杜神医,没有人肯让她插队。

    “求杜神医救救我孙子啊!”

    老奶奶颤抖的声音,在这街道上显得格外凄凉。

    “你快滚一边去,杜神医一碗神水,可是价值千金!你这死老太婆又买不起,不要在这里挡路!”

    站在门口贩卖牌子的小厮,正是那位杜神医身边的跟班,听到老***哀求声,挥了挥手来赶人。

    大家见到白发苍苍的老奶奶被推倒,都有些不忍心,但却不想惹麻烦上身,没有人伸出援手。老***手颤了颤,没抱住手里的婴孩,惊恐的看着足月大的婴孩即将要摔到地面,心脏都差点被吓得停止了跳动。

    “小心!”

    韶音仙踪云步一闪,及时扶住了老奶奶。陌紫皇则是抱住了飞出去的婴孩,没有让他落到地上。

    见到老奶奶和孩子都没事,那些动了几分恻隐之心的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我的孙儿!”

    老奶奶没有顾及自己,而是惊慌的找起了孙子。

    “孩子没事,您快休息一下。”

    韶音扶着老奶奶坐在一旁,开口安慰道。

    陌紫皇把孩子抱了过来,交到她的手中。

    她看了看孩子的情况,便缓缓的开口说道:

    “孩子是中毒了,给他喂一点解毒药就会没事的。”

    “怎么会中毒?他之前明明还好好的!”

    老奶奶听到她的话,不明白孩子好端端的怎么会中毒。

    “他是不是碰了杜鹃花的叶子?”

    韶音淡淡的问道,找出了一颗解毒丸,放在了老***手中。

    “对!他看到那叶子好看,就抓着叶子不放。”

    老奶奶点了点头,不知道这有什么问题。

    “杜鹃花叶子具有毒性,杜鹃花粉酿制的花蜜也有毒,严重者还会陷入昏迷或经历致命的抽搐。这颗是我做的解毒丸,你若是信得过我,就让他服下,如果信不过,便赶紧找医馆就医,不要耽误了孩子的病情。切记,不要再靠近这些杜鹃花。”

    韶音将孩子交还给老奶奶,她本不喜欢管闲事,只是既然遇上了,她也不能见死不救。

    “至于您身上的顽疾,只需要每日一杯银雪清茶,便可不药而愈。”

    她说完便和陌紫皇相伴而去,没有再逗留。

    他们刚刚离去,就有一群武艺高强的高手,急急忙忙地赶了过来。找到了老奶奶和那孩子,众人才放松了紧绷的神经。

    “可算是找到您了!”

    “小少主这是怎么了?”

    “先回去再说。”

    老奶奶握了握手中的药丸,抱着怀里的孩子,目光望向了韶音和陌紫皇消失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