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122】生一死一线

帝医醉妃 【122】生一死一线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泽,来者何人?”

    陌紫皇与韶音走出了玉皇阁,对于凤曦泽所说的贵客有些好奇。悫鹉琻晓不知道是什么人,这么一大早就来了武尊王府。能被他称为贵客的,怕是没有几个。

    凤曦泽刚刚打算开口,就见到漫天的地狱樱蝶飞舞在玉皇阁之前,映着冰雪滢彩,绚烂至极。

    地狱樱蝶出现,来人的身份昭然若揭。除了陌紫皇的小舅爷冷月漓,还有谁能够让这冬日蝶舞纷飞?

    “小舅爷,昨日你没来,今天倒是来得早,该不是你记错我和阿音大婚的日子了吧?”

    陌紫皇看着宛如天人的冷月漓,冰冷的嗓音,透着几分不解。

    韶音见过冷月漓,但她却完全看不透这个男子,他给人一种神秘莫测的感觉。

    “你们的大婚是否有我,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彼此的心是否在一起。”

    冷月漓的嗓音好似江南舒雨,温润至极,不紧不慢地落了下来。

    “这是我送给你们的礼物,寒玉玲珑球。”

    他取出了一对晶莹剔透的寒玉玲珑球挂饰,可以佩戴于腰间,这对玲珑球的花纹雕刻精美无比,可以说是巧夺天工。

    “谢谢小舅爷!”

    韶音接过寒玉玲珑球,脆生生地道了一声谢。

    “小舅爷,这寒玉玲珑球有什么特别之处?”

    陌紫皇了解冷月漓的作风,他送出的东西,绝对没有凡俗之物。他瞧这寒玉玲珑球内部看上去很像是太极阴阳鱼在游动,透着不凡之气。

    “若是能引得寒玉玲珑球发出光芒的人,便是能救你性命的有缘人。”

    冷月漓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就让韶音露出了大喜之色。

    “今后我将云游四海,生死之间一线机会,握于你二人之手,好自为之吧!”

    他清缈的嗓音,分外出尘,透着对陌紫皇的些许关怀。

    他已经尽力为陌紫皇寻找办法,如今尽人事听天命,也是他该离去的时候了。毕竟,他还有一件非完成不可的事情,为了他心中的那个人不再落泪悲伤,他就算是踏遍天地,也要为她完成心愿。

    “多谢。”

    陌紫皇看着冷月漓的身影在漫天的地狱樱蝶之中消散,便知道他要踏上远行了,下一次再相见就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

    他的这个小舅爷身份极其尊贵,哪怕是寰宇之内,也没有谁可以命令他去做什么事情。若非因为看在血脉之情的份上,他不可能会屈尊为他送来救命之物。

    韶音将寒玉玲珑莲球小心翼翼地系在陌紫皇的腰带上,另一个则是系在她自己的身上。有了这个东西,她感觉也有了几分底气,只要找到七个有缘人,取来他们的眼泪浇灌泪昙花,那就可以让陌紫皇再不用受这样难熬的苦痛折磨了。

    “小姐,早膳已经准备好了,是否现在用膳?”

    西凉走到他们身前,面带微笑的问道。

    “嗯。”

    韶音点了点头,见到西凉也跟了过来,有她在身边自己也比较放心一些。

    西凉聪明伶俐,倒是可以让她省心不少。

    “以后要改口叫王妃了!”

    凤曦泽看了西凉一眼,开口纠正道。他也理解西凉一时间没把称呼改过来,毕竟以前都叫习惯了。

    “嗯嗯,凉凉记住了,谢谢凤总管提点。”

    作为王妃的贴身侍婢,她要比以前更加小心谨慎,免得给王妃带来麻烦。

    “倒是个机灵的丫头,以后好好照顾王妃。”

    凤曦泽露出了一抹风流不羁的笑容,对西凉说道。他见到韶音今日一身王妃的正装,看上去既霸气又美丽,颇有当家主母的气势。

    这时候,一辆轿子在武尊王府门口停了下来,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夜青蕖,在韶漫的搀扶下,扭着腰肢,风骚地走到了王府门口。那一副志得意满的模样,俨然自己就是王府的女主人一样。

    “站住!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一脸彪悍的守卫,粗声粗气的呵斥道。空气中那刺鼻的胭脂水粉味道,让他闻着都难受,浓得足够毒死人了。

    “我要见王爷,你们这些狗奴才敢拦本小姐!还不快滚开!”

    夜青蕖怒声说道,颐指气使地高扬着下巴。

    “哟,我还以为什么人大清早就在武尊王府喧哗?原来是夜家大小姐。”

    凤曦泽被惊动,走了出来,就见到夜青蕖泼妇骂街的姿态。

    “青蕖见过泽公子,还望公子替本小姐通传一声,奴家愿意屈身为奴为妾,做牛做马一辈子伺候爷。”

    夜青蕖见到凤曦泽,露出了一副鄙夷的神色,似乎看不起他的地位。

    “你稍等片刻,我这就去替你通传。”

    凤曦泽说着就走进了王府,却是去梳洗了一番,吃了一顿美美的早点。

    夜青蕖和韶漫站在外面,等得腿都酸了,还是没见到人出来。

    玉皇阁之内,侍女们很快就将饭菜送了上来,一道道精致的点心,排满了铺着墨绿色花纹金色缎子的桌子。

    韶音和陌紫皇坐在一起用餐,提到了昨夜抓到的鱼戈,听说鱼戈已经口不能言,但她却写出自己是被人胁迫如此做的。只是她还没有招供出是何人指使,就死在了牢中,死因未明。

    仵作验尸之后说是毒发身亡,但韶音已经让人送去了暂缓火月雪貂之毒的药,想来不会死得那么快,很可能是她本身就活不长了。

    鱼戈背后的人,到底是谁?他们又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这些如今对于韶音而言,都是一个谜。

    至于韶绣被打得半死不活,被关在了黑牢之中,怕是永无出去之日了。冒充王妃的罪名,那可是足够灭她们九族了。要不是看在老太君的份上,韶家全都要下狱。另外他没有处置韶府其他人也是为了韶音着想,免得有损她的声誉。

    陌紫皇已经下令彻查云上内部成员,彻底清扫出云上内部的奸细。两人谈论了一会儿,陌紫皇也跟韶音讲述了自己的势力,并告诉她以后可以动用云上的力量。

    韶音原本就打算一统黑道力量,虽然有了影落月心之中的巨大财富为后盾,但是还少了几分威慑力,有了陌紫皇相助,她自然是有把握拿下神都乃至整个天曜皇朝的黑道。

    “如今云上四将少了一员,阿音觉得谁合适?”陌紫皇开口问道。

    “我看沁妍的能力应该足以担任云将之职,加上她是自己人,安排在如此重要的位置也叫人放心。”

    韶音想了想,开口推荐兰沁妍为云将,看得出她是个很沉稳的姑娘,若是好好栽培,日后必定会成大器。

    “嗯!就依你所言!”

    陌紫皇微微颔首,让一名暗卫去传达自己的命令,金戈铁马四将都是非常重要的,缺一不可,必需由心腹去担任。鱼戈跟随在他身边多年,一直忠心耿耿,立下不少功劳,才成为云将之一,只是一步走错满盘皆输。

    “镜月楼的拍卖会差不多要开始了,我交给泽去办了,你就不需为这些事情操心了。”

    “此事交给曦泽我也放心。”

    韶音对此没有异议,两人看了看天色,也差不多是该进宫的时候了。他们还要进宫谢恩,面见太上皇和太上皇后,以及风帝与皇后。

    他们二人是圣旨赐婚,如今完婚也算是圆满了。对于促成他们的婚事,风帝和皇后也是出了不少力气。

    “爷,定南侯府的掌上明珠在府外等候多时!”

    凤曦泽站在玉皇阁之外,见到陌紫皇走出来,便开口禀报道。

    “何事?”陌紫皇俊美的脸上,透着几分不耐之色,对于定南候府的掌上明珠是哪位,他都不记得。

    韶音倒是知道夜青蕖,之前在宫训的时候,夜青蕖就一直跟她作对,还给她使了不少绊子。

    “她说愿意屈身为奴为妾,做牛做马一辈子伺候爷!”

    凤曦泽似笑非笑地说道,充满了看好戏的神色。对于夜青蕖这愿望,他也是颇为惊讶的。她敢在爷和主母新婚燕尔的时候来搀和,也真是勇气可嘉。

    “她既然这么想要男人,你就安排她去军营!”

    陌紫皇黑着脸冷笑着说道,话语让一旁的侍从们目瞪口呆。

    怎么说那都是定南候府的掌上明珠啊,就这么被打发去军营了!

    那军营里可都是男人,平日连半个女的都见不到,这被送去军营的女人,那可真是香饽饽了。

    “好嘞!”

    凤曦泽立刻去办这件事,对于在府外趾高气昂的夜青蕖,他早就想要教训了。

    她还真当自己是根葱了!也不看看有没有人拿她当回事!

    就算是定南候在武尊王的面前都要恭恭敬敬,更何况她一个小姐。

    “我们进宫!”

    陌紫皇拉着韶音骑着神驹赤影,飞驰而出,只留下了一个模糊的黑点。

    “你们要干嘛?我要见王爷!”

    夜青蕖扯着嗓门,大声的喊了起来。

    “想见王爷,你做百日梦吧!看看你这丑样,能跟我们王妃比吗?谁有空搭理你?”

    抓着夜青蕖的守卫,不屑的说道。

    “你们不能这样对我,我爷爷是定南候,我是你们未来的王妃,快放我下来......”

    夜青蕖惊恐的看着他们直接把自己五花大绑,吓得大叫了起来。

    “把这家伙嘴巴堵上,吵死了!”

    凤曦泽皱了皱眉头,听着夜青蕖的嚎叫就心烦。一晚上没抓到一个活口他已经憋了一肚子的气,如今一点就爆。

    “总管大人,我们没带什么布!”

    魁梧的大汉有些为难的说道,听着夜青蕖的呱噪声音,他也是受不了。

    “你不是有袜子吗?赶紧脱下来!”

    凤曦泽坏坏的说道,吓得夜青蕖脸色发白,想要向韶漫求救,她却早就跑得没影了。

    “俺这袜子好几个月没洗了!”

    魁梧大汉笑着说道,当下利索地脱下了臭袜子堵住了夜青蕖的嘴巴,世界总算是安静了。

    韶漫见到事情不妙,转身就跑到了巷子里,听见了一阵马蹄声传来。她刚刚想要避让开来,就见到那骏马是曾经得罪过她的黑马,也就是当日韶音骑着的墨烟。

    她立刻恶计上心头,从地上捡了一根木棍,想要朝着神驹墨烟打去,以报当日被踩踏之深仇。

    “畜生,让我找到你了吧!我收拾不了那贱蹄子,还收拾不了你这牲口吗?”

    她的脸上浮起了狞笑,打算见墨烟的马蹄给打断,看韶音日后还怎么骑这匹马。

    她的心中已经将这匹马想象成了韶音,所以恶向胆边生,握着木棍就冲了过去。

    然而,神驹墨烟见到她冲过来也不闪躲,只是灵巧地踹了她一脚,让她跌倒在地上。然后悠哉悠哉地来回把她踩了几遍,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要不是它还有要事,还得再踩几遍玩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