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120】礼轻意重【

帝医醉妃 【120】礼轻意重【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凤冠霞帔宛如朝霞映云,让韶音的身影看上去格外艳丽,大红的嫁衣,恍若一团热情的火焰,将心底的喜悦一并燃烧起来。悫鹉琻晓

    韶音的手掌心涌出了丝丝薄汗,手中握着的绸带另一头,是他。

    陌紫皇打起精神,努力让自己激动不已的心情平静下来,他可不想在这个时刻出了什么差错。

    他要向所有人宣告,她是他的结发妻子!

    “恭喜王爷!贺喜王爷!新婚大喜啊!”

    富丽堂皇的厅堂,高挂着一片灯笼,整个厅堂通明如白昼。大大的金雕喜字,折射出金灿灿的光晕,夺目得叫人无法直视。

    并蒂花开的雕花,栩栩如生地摆放在一旁。一盆盆冬日吐艳的花簇,整齐地放置于架子上。

    宾客们送上的贺礼,一个个箱子堆满了仓库。

    许多人都想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巴结一下武尊王。

    “一拜天地!”

    随着雪芍的声音落下,韶音和陌紫皇便开始拜天地。

    在他们拜堂的时候,武尊王府邸内外遍布着重重禁卫军,就连很少出动的圣羽战堂,也是派出了最精锐的卫队,将武尊王府邸包围得严严实实的。

    一批弓箭手,从王府四面围上来,立刻遭到了狂风暴雨的反扑。

    想要破坏大婚的人,见到武尊王府邸早有准备,外面有重重守卫,里面更有无数高手,他们根本没有办法再动手脚。

    两道身影,遥遥立于远处的屋顶之上,眺望向灯火通明的武尊王府邸。

    厮杀声并未传到厅堂之中,府内一派喜庆,府外血溅三尺。

    一墙之隔,半截生死。

    “太子爷!你看?”

    司徒站在梦昙太子的身后,见到自己的人马明显不占优势,完全落于下风,这样下去必定无法阻止朝音公主与武尊王大婚。他们一旦成婚,那要除掉朝音公主就是天大的难事了。

    “我的手下不需要无用之人。”

    梦昙太子眼眸凌厉,透着一股冰冷酷绝,好似冬日的寒月,美则美,毫无温度。

    司徒一震,便知道太子殿下是不打算让那些人撤回来了。

    太子爷是曾经的云梦战神梦君临一手栽培出来的,杀伐决断的无情,也像极了梦君临。

    武尊王府之中,凤魅雪和陌烟华微笑着看着韶音和陌紫皇。木芙见到他们两人那幸福的模样,也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二拜高堂!”

    雪芍温婉的嗓音,清晰地响彻在大厅之内。

    韶音和陌紫皇朝着高堂盈盈一拜,就陡然闻到了一阵甜腻的异香,蔓延开来。

    “夫妻对拜!”

    雪芍感觉脑袋一阵晕眩,声音透着几分恍惚。

    韶音走上前一步,拉着陌紫皇的手,两人对着彼此拜了拜。

    “礼成!”

    凤魅雪清脆的声音,掷地有声的落了下来。音波似雪浪荡漾开来,让原本脑袋有些昏沉的众人,像是被重重敲了一击,全部惊醒过来。

    韶音从袖口摸出了一个药瓶,一阵冷香从瓶中飘出,冲淡了大厅之中的异香。

    “送入洞房!”

    雪芍回过神来,连忙开口说道,感觉到自己差点睡着,她也有些懊恼,怎么会在如此重要的时候犯迷糊。

    “大舅妈,帆帆来扶你进洞房!”

    圣伊帆小跑过来,牵起韶音的手,朝着玉皇阁中走去。

    陌紫皇则留下来接待宾客,另外查查看方才那阵异香是怎么回事。

    “大哥,找到了!”

    陌灵轩手中握着酒杯,似乎是要朝着陌紫皇敬酒一般,走到他的面前。

    “在哪里?”

    陌紫皇手中握着酒杯,不动声色地跟着陌灵轩走到了窗前,就见到了地上的药粉与几个猫爪印记。

    “应该是有人将药粉绑在猫脚上,然后引猫进了屋子。”

    陌灵轩指了指那窗户旁边有着鱼骨头,显然是有人早就安排好了。

    “怕是家贼难防。”

    他开口提醒了一句,怀疑这是有内鬼所为。

    陌紫皇点了点头,目光扫过了这些宾客,四顾了一圈才收回目光。

    “大哥,这里交给我们几个,你快去陪大嫂吧!”

    小八陌海珀走到陌紫皇的身边低语道,他就光明正大地站在大厅,易容之后谁也认不出他的身份。

    “嗯。”

    陌紫皇明白他的意思,如今那些劫走韶音的势力是哪一方,他们还不清楚,他也放心不下韶音,便丢下了一众宾客,去了玉皇阁。

    “我们的新郎官等不及了!炳哈!”

    老四陌归墟开口笑道,让大家都注意到陌紫皇已经离开。

    大家都是男人,自然是理解他的举动,只是笑了笑,各自入席。在座的官员,也没有人有胆子去把新郎官拉出来。

    韶音被送进玉皇阁之中,这里她也算是很熟悉了,蒙着红盖头,坐在铺红的锦被上。

    两盏红烛长明,让原本凄寒的冷夜,也多了温暖的色泽。

    “吱呀!”

    门扉开启,一阵轻盈的脚步声踏了进来,听这脚步声,韶音便知来人不是陌紫皇。

    只是她依然镇定自若的坐在床边,好似不知道有其他人进来一般。

    来人手里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有着合卺酒,走到桌旁并没有停下步子,而是朝着韶音的面前走来。托盘底下,藏着一柄刀刃,看那刀刃的颜色,显然是淬了巨毒。

    当一阵劲风扫过,那女子手中握着利刃,欲将韶音刺死在刀刃之下。女子的武功甚高,动作凌厉迅猛,宛如毒蛇出洞,咄咄逼人地刺向韶音的胸口。

    眼看利刃即将穿透韶音的胸膛,扎进她的心口,千钧一发之刻,一道白影犹如离弦之箭飞射而过。

    “嘭——”

    重物落地的声音,在房间之中响彻而起。

    “来人,把这内鬼关进大牢,好生照看着,别给弄死了。”

    韶音淡淡的话音,轻轻浅浅地落了下来。

    “是,主母!”

    几名守在一旁的暗卫闻言,立刻将地上的侍女抓起来,转过她的脸,他们认出了这个女子正是鱼戈。

    没想到她按捺不住,竟然想要直接杀了韶音,可惜她却没料到韶音身边有一只火月雪貂。被火月雪貂咬到,她浑身感觉冰火两重天,难受到了极点。要不是她以内力撑住,怕是已经毒发而亡了。

    她想要开口为自己辩白,但却说不出话来。她看到今夜玉皇阁守卫如此松懈,还以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大好时机,却没想到竟然会是一个局,引她自己上钩。

    暗卫们的动作很快,将鱼戈拖下去之后,连地板都清扫干净了。

    陌紫皇回来的时候,这里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模样,他在进来的时候就听暗卫禀报了此事,立刻下令严审鱼戈。原来家里的内鬼就是她,难怪云上的消息会被泄漏出去,当初神都危及的时候,云上部将无法立刻赶回来,也是那女人在从中作梗。

    “阿音,你可真是我的贤内助!”

    他手中握着喜秤揭开韶音的盖头,寓意称心如意。

    韶音的娇颜显露而出,哪怕早就看过无数遍,他还是忍不住为之着迷。

    今日她才进门,就以自己为诱饵,引出了那躲在黑暗中的内鬼,为陌紫皇除了一大后患。

    鱼戈心心念念的就是正妃之位,为了这个位置,可以说是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玉皇阁的守卫被抽到府外,陌紫皇又在前厅,她自然以为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只是千算万算,她还是步步皆输。

    “酒杯打掉了,不介意喝这个吧!”

    韶音将陪嫁过来的箱子打开,取出了她亲自酿的云心醉仙,作为他们洞房花烛夜的合卺酒。

    “能够喝到云心醉仙,那可是三生有幸的事情。”

    陌紫皇闻到云心醉仙的味道,就忍不住垂涎三尺了。喝过她酿造的美酒之后,其他的酒都入不了他的眼。

    “这是皇叔送的贺礼,正好可以派上用场了。那家伙小气得很,天天享清福,也不给我加俸禄,这贺礼也送得这么小气。”

    他取出了风帝送的一对九龙琥珀杯,没好气的说道。

    “礼轻情意重。”

    韶音将酒杯斟满,看着九龙琥珀杯,就了解到了风帝想要表达的意思。

    九龙琥珀杯本是帝王专用之物,他将此物赠与陌紫皇,想来就是要将江山帝位托付的意思了。

    不过看陌紫皇的样子是一点也不想要这个帝位,自然觉得风帝送的贺礼没有诚意了。

    “娘子!请!”

    陌紫皇的俊颜,泛着一抹微微的红,未饮酒,人自醉。深眸之中,写满了对她的渴求。

    韶音闻言雪腮染上羞赧的红艳,黛眉如檀,琉璃般晶莹的眸子里,写满了紧张之色。柔情于眉眼间萦绕百转,心湖涟漪起伏,欲语还休。

    夜色拈墨轻点,勾勒出一片宁静的天幕。几颗星子,宛如花间绿叶,迷离闪烁。

    窗外的梅花,暗香浮动,令人陶醉。

    两人各执盛满云心醉仙酒的九龙琥珀杯,手臂相交各饮一杯。酒香在舌蕾蔓延开来,醉进心房,幸福的甜蜜感觉,宛如潺潺溪流,流淌进两人的心谷。

    陌紫皇动手将她头上的凤冠摘下,放置在一旁,倒了一杯酒,覆上她的香唇,喂她喝下一口酒。

    “唔——别闹了——”

    韶音折腾了一夜,也有些乏了,喝了几杯酒,也有了几分倦意。

    她伸手推开他,走到了梳妆台前,将发上的首饰一一取了下来。走到屏风之后,换上了一件寝衣。

    待到她走出来的时候,陌紫皇已经脱掉了外衣,躺在了床榻之上。

    想到从此便要与他同床共枕眠,她就感觉脸颊一阵滚烫。

    她拿起桌上的酒瓶,仰头喝了几口酒,借此来壮壮胆。

    看着他躺在床榻上,似笑非笑的模样,她不由口干舌燥,又喝了两口云心醉仙。

    “娘子,莫不是要为夫抱你上来?还是你怕了不成?”

    陌紫皇好笑的觑着她那手足无措的可爱模样,忍着胸臆中的笑意,充满磁性的天籁嗓音,低沉地落了下来。

    “我才不怕。”

    韶音被他这么一激,气呼呼地瞪了他一眼。三步并作两步,爬上了床榻。

    “呵呵!不怕就好!”

    陌紫皇见到她身着寝衣窜进被窝,用被子遮住自己,想要掩饰害羞之意,便忍不住想要逗弄她。

    他解开自己的亵衣,露出了光洁的胸膛。

    听到衣扣解开的声音,韶音感觉心脏都快停止跳动,脑子猛地炸成浆糊,完全无法思考。

    华灯初上,纱帐挑落。

    床榻上俊美绝伦的陌紫皇衣裳凌乱,青丝垂泻在他光洁撩人的肩头。他拉着枕边人儿的柔荑,自他的胸前缓缓往下移动。

    “阿音,今夜你就是我一个人的大夫。”

    韶音醉眼惺忪,嫩颊酡红,玉指轻轻扫过他的肌肤,引来他悸动的颤栗,璀然一笑,娇嗔软嗓,在他耳畔滑过。

    “你要我医的是什么病?”

    “夜深人静,孤男寡女,你懂的。”

    陌紫皇唇角一勾,笑得魅心夺魄,荡人神魂,好似一只狡猾的狐狸。

    听到他们的对话,躲在外面听墙角的一堆人,全都暗暗狼嚎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