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11悲8】欢歌悲曲

帝医醉妃 【11悲8】欢歌悲曲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帝医府张灯结彩,在侍女们的布置下,显得分外喜庆。悫鹉琻晓

    韶音独自坐在卧房之中,等待着良辰吉时到来。她的脖子上戴着美丽的凤凰项链,苍华云泪点缀在项链中央,流转着动人光彩。

    圆润均匀的珍珠,串成一片流苏,垂坠于凤冠之前,半遮住她的玉容。

    外面的鞭炮声,响彻而起,锣鼓升天。

    天色已经大亮,金色的阳光,落在韶音的身上,为她镀上了一层艳丽的金纱。

    “九儿!”

    韶乐走进屋子,看着韶音那绝美的模样,眼底也露出了惊艳之色。往常韶音素颜就已经非常好看了,如今画上精美的妆容,可以说是惊为天人。

    平日的她好像清水芙蓉,淡妍雅若;此刻的她好像是牡丹花容,艳绝天下。

    那样叫人震撼的美,犹如旭日拨开层层云雾,绽放出万丈光芒。

    “哥,你来了!”

    韶音听到韶乐的声音,玉容上浮起了一抹微笑。

    “九儿,今日的你,美得好似天仙,世间哪个男子见了都会惊叹!”

    韶乐温润的嗓音,好似尘世微雨,洒落而下。

    一袭蓝色长袂,在晨风中摇曳,伴随着他的步伐起伏,腰间环佩,发出了动听的脆响。

    他的身上透着一股优雅的高贵气息,叫人看一眼就不会忘记。

    “你出嫁的大好日子,我这个哥哥自然不能缺席,必需要亲自送你出阁。”

    他走上前来,澄澈的眼眸之中,映着她的容颜。

    “哥,谢谢你。”

    韶音目光温和的望着韶乐,她在这里只有这两个亲人,在自己大婚的日子,能够有哥哥和娘亲相送,她心里已经很满足了。

    至于韶府的其他人,她没有找他们麻烦就是仁至义尽了。

    “九儿,不许跟哥这么客气!说谢谢就是把哥当外人了。”

    韶乐俊颜上露出一丝不悦,话音里透着几分埋怨。

    韶音含笑点头,听到外面的侍女喊了一声吉时已到,她便盈盈起身。

    韶乐为她盖上了大红盖头,立刻就有侍女进来,搀扶着她走出门。侍女的身上透着一股浓浓的香味,让韶音感觉在什么地方闻过。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走进来的侍女,竟是亮出了刀子,抵在韶音的脖子上。

    “九儿!”

    韶乐见状想要扑过去救韶音,然而,另外一道身影,也从窗户掠了进来,将韶乐制住,让他没法出声,也不能动弹。

    “不许出声,也别想耍什么花样,否则我就杀了这个小白脸!”

    一道沙哑狠厉的男子嗓音,让韶音心底一惊,手中握着的银针也不敢妄动。

    那个拿着刀子对着韶音的侍女,趁着韶音担心之际,点了她的穴道。

    “噼里啪啦——”

    鞭炮声响彻而起,韶音和韶乐被拉到了屏风之后。

    韶音见到一个穿着嫁衣的女子,出现在了她的屋子之中,转过头得意地看着她。

    “妹妹!武尊王妃的位置,你是没福气坐上去了,就让姐姐替你分担这重担了。”

    韶府八小姐韶绣扯下了韶音的盖头,戴到了自己的头上。

    韶音怒目瞪着韶绣,看她那志得意满的模样,就气得咬牙切齿。

    “王爷马上就要来了,你们快把这两个碍眼的家伙丢出去。”

    韶绣挥了挥手,盖头下面的脸庞,充满了异样的潮红。她做梦也想不到,会有这样大好的机会,能够取代韶音成为武尊王妃。

    她早上还没睡醒,就被神秘人告知了这样的好事,她忙不迭地答应下来,早早就在神秘人的安排下混了进来。

    见到韶音和韶乐被那两个人从后面的窗户带走,韶绣拍了拍自己的脸,确定不是在做梦。便安静地坐在椅子上,等待众人来迎接。

    床上的小萌萌睡得正香,浑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一次动手的两人都是训练有素的高手,又是在韶音最没有防备的时候闯入,将时机算得刚刚好。加上韶乐被制住,韶音更不能轻举妄动,这才让人有了可乘之机。

    两人将韶音和韶乐从后门带走,这个时候,武尊王的迎亲队伍已经在门口等候新娘子出来。

    木芙和雪芍在门口做准备,几名侍女和一位媒婆簇拥着身着嫁衣的韶绣走了出来。

    坐在神驹赤影背上的陌紫皇,心中充满了激动与期待,一晚上都没有休息,就是为这个婚礼做准备。

    “新娘子来咯!”

    媒婆唤了一声,所有围观的百姓,都在大街另一边伸长了脖子,想要看看新娘子的身影。戴着红盖头看不清新娘子的模样,只能看到几分身姿。

    木芙见到韶绣身上的嫁衣,并不是她亲手做的那件,当下心中生起了疑惑。

    “这是怎么回事?”

    雪芍也看出那嫁衣似乎换过了,眼底滑过一缕不解之色。她记得韶音非常喜欢那件木芙做的嫁衣,穿上之后脸上一直挂着笑容,怎么会临时换掉了?

    这件嫁衣虽然华贵,但她却很陌生,不是出自织锦楼。

    不过她们两人虽然奇怪,但也不能这时候过去询问。新郎官都已经到门口了,就等着新娘子上轿了。

    韶绣听着媒婆的声音,心脏距离跳动起来,手心紧张地要冒汗。

    她透过红盖头,隐约看到了陌紫皇从马背上跳下来,羞怯地伸出手。

    下一刻,她惊慌的发现,眼前陡然一亮,红色的盖头被一阵掌风吹落了下来。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爷!”

    凤曦泽惊呼了一声,不明白爷为何会动手打新娘子。

    “阿音在哪里?”

    陌紫皇一眼就看出这个人不是韶音,她的气息,她的身形,她的脚步,哪怕是她的发丝,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当见到韶绣出来的时候,他眼底的喜悦瞬间化成了滔天的怒焰。

    哪怕他告诫自己不能够动怒,但却如何也抑制不住心头熊熊的烈焰把理智的弦烧断。

    “啊!”

    韶绣被一巴掌打在地上,在所有人的面前丢尽了颜面。

    她眼泪决堤般滚下来,可怜楚楚的看着武尊王陌紫皇,想要引起他的同情。

    “那个女人不是帝医大人!”

    “她不是韶府的八小姐吗?”

    “是冒牌货啊!”

    “太不要脸了!”

    “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帝医大人怎么不见了?”

    “......”

    全场哗然,各种议论和猜测的声音,汇聚成了一片浪潮。

    “你们进去找!”

    陌紫皇挥了挥手,身边的护卫立刻涌入帝医府邸之内搜寻起来,但是找不到一个人影。

    木芙见到韶绣的时候,差点晕倒了,要不是雪芍扶住,她定会被人注意到。

    “快说!阿音在哪里?”

    他冷如刀锋的目光,扫过韶绣那发肿的脸,让她感觉如坠冰窟,浑身都在发抖。

    “王爷,我不知道啊!她被一个蒙面人带走......去......去了什么地方,我真的不知道!”

    韶绣感觉死亡的阴影笼罩下来,让她的声音都在发颤。

    “找不到阿音,你们满门就等着陪葬!”

    陌紫皇冷酷的声音,充满了杀气,让所有人感觉一阵阴风吹过,冷汗直流。

    前来看热闹的韶府中人原本还想沾沾光,听到陌紫皇的话,吓得腿软。

    “把她拖下去,严刑拷打!”

    他冷酷无情的声音,叫韶绣脸上血色全无。

    “王爷,放过我吧,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韶绣见到几个煞气浓浓的死士,将她拖走,立刻歇斯底里的大叫道。

    前来参加婚礼的人,全都不敢吭声,见到武尊王怒发冲冠,谁也不敢得罪他。

    凤魅雪和陌烟华乘着车驾,欢天喜地前来参加长子大婚,刚到就得知新娘子被人劫走的消息。

    当场,凤魅雪脸上的笑容就凝固在了那里,她还想当面问问韶音是不是与自己一样来自华夏,人还没见到,就已经不见了!

    她心底的怒火,好似油浇在上面,直冲云天。

    “岂有此理!什么人敢动我的人!”

    她脆生生的嗓音,充满了寒意。

    陌烟华知道自己的爱妻定然是生气极了,别说她了,就算是他这个素来不爱发脾气,喜怒不言于色的人,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露出了怒容。

    “圣冥!传我的命令下去,封城!派出圣羽战堂,给我一寸一寸的找!谁敢动我儿媳妇,我就灭了他祖宗十八代!”

    凤魅雪猛地一拍案几,充满威严的嗓音,震慑人心。

    “是!”

    圣冥立刻应道,当下马上传令下去,全城进了最高防卫状态。

    “爹爹,我也要去找小舅妈!谁敢欺负小舅妈,我就跟他们拼了!”

    圣伊帆握了握粉嫩的小拳头,气呼呼的说道。

    “帆帆说得没错!我们陌家的人,谁也别想欺负!”

    陌云鸾的玉颜上浮起了冷色,手掌一挥,无数的桃花瓣就飞舞而出,朝着天空飘去。

    所有她的部下,见到桃花令,全部出动。

    顷刻间,神都的上空就被一层七彩的光晕所笼罩,这是一道非常强大的结界。无论是武功多么厉害的人,都无法在这层结界开启的时候飞出城。

    四周的城门口,已经被陌归墟率领的皇族禁卫军所包围,任何人都不得出入神都。

    云上的大军开始全城搜查,各方势力皆在此刻出动。

    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人,全都吓得不敢出门,看这次的架势,比起叛军围宫时候还要强大。就连隐匿于市井之中的圣羽战堂都出动了,声势之浩大,叫人叹为观止。

    陌紫皇亲自率领着大军,将各大路封锁,挨个排查可疑之人。

    他的兄弟们也各显神通,寻找韶音的踪影。

    然而,只是盏茶不到的时间,韶音和韶乐就不知道被带到了什么地方,没有人找得到他们的踪影。

    明明是两个大活人,却好似人间蒸发一般。

    天都被熬黑了,人还是没有找到。牢房里的韶绣,被打得不成人样,只招出了当时与韶音一起被带走的还有韶乐。其他的事情,她都不知道。对方可能早就知道她会被拆穿,所以不曾泄漏自己的身份。

    她现在后悔得肠子都青了,自己瞎了眼想要取代韶音,结果却是生不如死的下场。

    “爷,还是没有找到主母,他们会不会被带出城了?如果出了城,就不好找了。”

    凤曦泽站在陌紫皇的身边,见到他面无表情的模样,心里也颇为担心。爷已经找了一天了,一刻也没有休息过,这样下去,身体可如何受得了?

    “继续找!”

    陌紫皇握了握拳头,青筋暴跳,目光冷得吓人。

    “遵令。”

    凤曦泽知道爷的脾气,只能点了点头,继续寻找失踪的韶音和韶乐。

    与此同时,一处荒废的大宅地下室里,黑暗潮湿的气息涌来,将韶音和韶乐两人淹没。

    韶音躺在冷冰冰的地上,身上被绳索搬得严严实实的。她被捆在背后的手,正握着一个尖锐的石子,在磨着结实的绳索。

    身上的穴道已经被她以特殊的方法冲开,解开穴道花了不少的时间,如今她要将绳子解开才行。

    另一旁,韶乐已经昏迷过去,同样躺在冰冷的地面上。

    “踏踏踏——”

    听到外面有脚步声传来,她连忙在地上装昏迷,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

    “咔咔——”

    石门被打开,来人瞥了他们两人一眼。

    “我就说他们中了迷烟,哪里有可能这么快醒过来,不会有事的。”

    女子的声音,透着几分妖媚,落在石室之中。

    “这个贱女人真是碍事,现在外面全城戒严,根本就没有办法出去。不如,我们——”

    灰衣男子沙哑的声音,充满了杀气,在脖子上做了一个杀人的动作。

    女子见状面色一变,立刻捂住了灰衣男子的嘴巴,拉着他走了出去,关上了石室的大门。

    “曲尽欢,你疯了!主上说了,要留活口。”

    “曲荷风,你不要阻止我,那个贱人就是祸水,她一定会害了主上。要完成大业,就不能心慈手软。”

    曲尽欢压低声音,眼中充满了疯狂之色。他们为了完成大业,筹谋了多少,牺牲了多少,如今要是因为这么一个女人,弄得全盘皆输,他如何会甘心。

    主上对这个女人的态度,让他心中产生了危机感,他绝不能留下她的性命。

    “大哥!”

    曲荷风对主上又爱又惧,听到他的话,心里还是没底。

    “妹妹,哥这么做也是为你好,主上喜欢那个女人,要是她不死,他朝就是你登临后位最大的威胁。”

    曲尽欢使出了杀手锏,就不相信曲荷风会不动心。

    “让我再想想。”

    曲荷风迟疑了一下,显然对于他的建议有些心动。

    女人一旦生起了嫉妒之心,便会变得疯狂起来,任何事情都做得出来。

    “只要我们做得不留痕迹,主上也不会怪罪我们,到时候找个替罪羔羊——”

    曲尽欢拉着曲荷风离开,两人开始密谋起来。

    韶音听到外面没了动静,便加快速度解绳索,在她的不懈努力之下,终于,将绳子磨断。

    她动手解开韶乐被点的穴道,只是他中了迷药还没醒来,她便拿出了银针,给他扎了一针,他这才醒过来。

    “九儿!你没事吧?”

    韶乐睁开眼睛,这才看到他们两人所处的地方,一醒来就询问韶音的情况。

    “哥,我们快走,不然等会儿就难保没事了。”

    韶音不明白那些人想要杀她为何不早点动手,偏偏要等到现在。那个灰衣人的身影她认得,就是当初那个被她下毒打伤的人。那个灰衣人对她可是恨之入骨,恨不得把她千刀万剐,他一直没有下手,还真是叫人费解。

    不论他们想利用自己做什么,她都不会叫他们如意。

    “好,我们走。”

    韶乐站起身来,身上的迷药还没有散尽,还有些晕眩。

    韶音扶着韶乐,走到了石室之前,她摸索了一番,寻找出口。她见到墙壁上的烛台,动手转动了一下,没有动静。便试着上下拉动了一番,石门缓缓地开启。

    “咦?门怎么开了?”

    就在曲荷风与曲尽欢蒙着面,商量好杀人灭口的计划之后,刚刚站在门口,还没动手开门,石门就突然开起来了。

    没等他们反应过来,韶音就握着一把土灰,朝着他们撒去。

    “蚀骨粉!”

    她嘴里煞有介事的喊道,让两人吓得连忙退后。

    在他们刚刚退开的瞬间,韶音就拉着韶乐往甬道跑去。

    “我们被耍了!”

    曲尽欢拍开身上的灰尘,见到韶音带着韶乐跑得飞快,气得直跳脚。

    他的武功比她强了几百倍,但却经常在她的手上吃亏,叫他感觉特别窝火。

    “追!不能让她跑了!”

    曲荷风面色一黑,看着身上脏兮兮的衣裳,胸口气得上下起伏不断。

    他们朝着韶音和韶乐逃走的方向追去,一方追,另一方则到处跑。

    渐渐地,韶音发现这个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地下室,竟然藏了许多的粮草物资,甚至还有许多的兵器,定然是对方的重要据点。

    她跑了一圈,将这地下的地图记在了心中。

    “他们在前面!快抓住他们!”

    曲荷风叫出了守卫在地下的大队人马,围追堵截韶音和韶乐两人。

    韶音见到对方人多势众,但在路线交错纵横的地下,人多也没有太大的用处。她将甬道旁的火把拿了下来,朝着那些装满粮草物资的地下室里丢去。

    “轰——”

    干燥的粮草陡然烧了起来,还有那些储备在此地的物资也被一把火给烧了。

    “快!快救火!”

    曲尽欢见到这些东西都被韶音烧得,气得脸色铁青。

    他们一路追,韶音一路烧,大批的人马被叫去灭火,原本守备森严的地下室,顿时一团混乱。

    “火越来越大了,我们就不陪他们玩命了!”

    韶音叫上韶乐,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跑去。

    她跑在前面带路,拐进另外一条甬道。

    这时,倾斜的甬道上,一个巨大的滚石汹汹地滚落下来,朝着韶音砸去。

    “九儿,小心!”

    韶乐见到她遇到危险,当下不顾自己的生死扑向她,千钧一发的时间,抱住她滚向对面的甬道。

    大滚石从他们的身后滚下去,惊得韶乐一身冷汗,要是她出事了,那他一定会发疯的。

    他狠狠地转头,看了一眼那甬道的尽头,握了握拳头,心中充满了愤怒。

    “九儿,有没有伤到哪里?”

    韶乐急忙检查韶音的伤势,见到她的手被擦伤了一点,心疼到了极点。

    “哥,我没事,只是擦破皮了,一点小伤。”

    韶音见到韶乐一脸紧张,云淡风轻的说道。对于这样的小伤,她没有放在心上。倒是韶乐不顾一切来救她,叫她心中感动至极。

    “我们快走吧!前面有条暗河,我观察过水流,必定可以通向外面。”

    她见到地下室的大火已经熊熊燃烧,他们要是再不走,也要被烧焦了。

    韶乐看了身后的大火一眼,扶起韶音,两人快步朝着那条地下暗河跑去。

    “噗通——”

    当他们跳进暗河之中,地下室之中已经化作了一片火海。

    陌紫皇率领着大军,全城搜索无果,回到帝医府邸打算找找还有没有遗漏的线索。

    “吱!”

    一道脆生生的叫声,陡然响彻而起,让他吓了一跳。

    “吱吱!”

    火月雪貂小萌萌扑到了陌紫皇的身上,眨了眨大眼睛,好奇的看着陌紫皇,似乎在找着什么。

    “萌萌,你是不是在找你主人?”

    陌紫皇见到这个小东西,脑海灵光一闪,开口询问道。

    “吱!”

    火月雪貂小萌萌点了点头,表明自己是在找主人。它只是睡了一觉,怎么主人就不见了?

    “你主人被坏人抓走了,你可以带我找到她吗?”

    陌紫皇伸手摸了摸小萌萌的脑袋,知道韶音和这小家伙最是亲近了,说不定这充满灵性的小家伙,可以找到韶音。

    “吱吱吱!”

    火月雪貂小萌萌听到韶音被人抓走,马上就炸毛了,跳下地上飞窜了一圈,就朝着外面飞去。

    陌紫皇眼睛一亮,当下发出命令,让所有武功高强的手下全部跟上,实力不够的人,根本就没办法追上火月雪貂。

    凤魅雪得知有了线索,便与陌烟华亲自赶了过去,以保万无一失。

    大批的人马,朝着城中一处荒废的大宅聚涌而去,队伍浩浩荡荡。许多人见到那大批队伍从天空中飞掠而过,各个都是轻功高强,再度心惊肉跳,以为又发生了什么大政变。

    曲尽欢和曲荷风灰头土脸地逃出地下室,跟着逃出来的手下,一个个都是狼狈至极。

    “给我搜水路,我就不信那贱蹄子可以逃到天边去!”

    曲荷风气得咬牙切齿,那贱人命可真大,连滚石都没弄死她。

    这一次他们不但没抓住人,连如此重要的据点都毁掉了,叫她如何能够淡定下来。

    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他们这么多人都抓不到,还赔了夫人又折兵!

    “是!”

    众人憋了一肚子的火,救火没救成,还差点把小命交待在里面了。

    听到曲荷风的命令,众人立刻四散开来,搜寻韶音和韶乐的下落。

    就在这时,院子的破门被炸飞,大批人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吓得众人慌不择路地逃跑。

    “快!快撤!”

    曲尽欢连忙拉着曲荷风逃走,他可是见到了两个传奇人物都来了,他们要是再不逃,铁定要没命了。至于其他人,只能牺牲了。

    “一个不落,给本王拿下!”

    武尊王陌紫皇霸气冷冽的嗓音,好似雷霆劈下,带着万钧之力,轰然响彻而起。

    这一处地方是当年叛乱未遂,含恨而死的月王爷陌长歌的月王府,已经荒废了很久,没想到人会被藏在了这里。

    “被你们抓来的人在哪里?”

    陌紫皇抓住一个人,掐住他的脖子喝问道,整个人宛如修罗死神,吓得对方屁滚尿流。

    “在——在下面!”

    那被抓住的人,面色发白,连忙指了指地下室的入口。

    此刻,下方已然是一片火海,高温冲出地面,叫人站在外面都会冒出一头热汗。

    如果人还在下面,那岂不是必死无疑了。

    所有人心底都是“咯噔”一声,有了不好的预感。

    “小舅妈!我要给小舅妈报仇!”

    圣伊帆大哭了起来,挥舞着小拳头,朝着那些逃窜的人打去。

    “阿音!一定要等我!”

    陌紫皇见到火月雪貂小萌萌在地下室入口徘徊,火焰阻隔了它闻空中的气味,但最后主人的味道就是在这里消失的。

    在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陌紫皇已经冲进了火海之内,吓得他的部下差点魂飞魄散。

    “爷!”

    “爷!里面太危险了!快出来啊!”

    凤曦泽连忙大声喊道,看到陌紫皇想也不想就冲入火海之内,他的心都被吓冷了。

    韶音和韶乐从暗河之中游出来,就见到陌紫皇火红的身影,闯进了火海之中。

    “紫皇——”

    韶音颤抖的声音,充满了惊恐。哪怕是她自己身陷囹圄,经历多大的危险困境,她都没有害怕畏惧。但在这一刻,见到陌紫皇为找自己,冲进烈焰之中,她的脑海一片空白。

    她大步跑了过去,身上湿漉漉的衣裳,在这个大冬天显得格外寒冷。

    她冲向大火之中,绝决得好似扑火的飞蛾。

    所有人再度一惊,想要过去拦下她,但她的速度太快,哪怕是身边的韶乐都没能拉住她。

    那一瞬间,所有人都动容了,眼眶猛地湿润了。

    在她柔弱的身影,冲进火中的时候。凤魅雪和陌烟华心底齐齐一震,为紫皇能够遇到这样一个性烈如火,痴情至极的女子而感到由衷的高兴。他们刚刚打算出手相救,就发生了意外。

    韶音冲进火海的时候,没有感到预想中的滚烫炽热,而是撞入了一个结实的怀抱。

    她猛地抬头,就看到了陌紫皇的俊颜,一双深邃的眼眸,充满了失而复得的惊喜,紧紧地凝视着她。

    “阿音——”

    他的眼眸里氤氲起了一层水汽,好似随时可能掉下眼泪来。

    颤抖的铁臂紧紧地将她箍住,好似怕她会化作飞灰从他的面前湮灭。

    他眉心的烈焰莲珠发出了耀眼的红光,四周的火焰完全不敢靠近他,好似他就是火焰之帝。

    冷月漓曾经再三告诫过他,绝对不能再动用烈焰莲珠的力量,否则,他很可能会死。

    他不怕死,他只怕没有她的日子,比死还难受。

    “我在这里!”

    韶音双手紧紧抱着他的腰肢,看到他好好的,她的眼角含泪带笑。

    “阿音!阿音!”

    陌紫皇似乎不敢确定,脑袋靠在她的肩旁,一句句的叫道。

    他方才在火海之中,亦是这么一声声的呼唤,得不到回应的时候,他的心都快要碎了。

    韶音听着他的叫唤,鼻子一阵泛酸,眼眶积蓄的泪水,猛地滴落了下来。

    “我在这里,我就在这里!”

    她趴在他的胸口,双手静静地抱住他。

    以前她不知道自己害怕什么,如今她却知道了,是害怕失去他。

    感觉到脸上一阵冰凉,她抬起眼眸,就见到他眼底涌出的泪水,好似晶莹的琥珀,凝固了时光。又宛如一柄利刃,滴进了她的心,好似要穿透她的心脏,刺破她的灵魂,叫她心疼至极。

    “阿音,不要离开我,好么?”

    陌紫皇好似孩子般的呢喃,让韶音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再度涌了出来。

    “好。”

    韶音不知道如何安抚他,踮起脚尖,吻去了他的泪水。

    他一个铁血霸主,人人敬畏如神明,却在她的面前,像个孩子放声哭泣。

    她的秋水明眸泛着晶莹之色,轻轻地靠近他的俊颜。鼓起莫大的勇气,吻住他的唇。柔软的香舌,轻轻地舔了舔他性感诱人的唇,吮吸了一下,尝起来好似绵绵的糖,甜蜜无比;又像是抹茶味道的慕斯蛋糕,清新至极。

    她的吻,很轻很轻,像是四月的薰风,抚过刚刚盛开的梨花,那么细致,那么小心,那么轻盈。

    只是一个浅浅的吻,就让她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脸庞已经燃烧了起来,几乎要冒烟一般。

    她成功止住了他的哭泣,却也撩起了他心底的狂热**。在她怯怯地要退开的时候,他火热的唇,灼热滚烫地覆上她樱桃般滑嫩的唇,低喘娇吟,糅合在一起。唇齿相依,舌浪追逐。

    他吻住那方柔软,不让她有一点逃离的机会,索取着她甜美如甘霖的香甜滋味,让他干涸如荒漠的心,得到了浇灌。

    柔情蜜意的深吻,叫时光都静止了。

    他辗转于她的唇畔,宛如蝶儿采着花蜜,流连忘返,不愿离去。

    他多想将她融入自己的身体,让两个人合二为一,没有一点距离。

    周遭熊熊的烈焰,仿佛都消失一般,他们两人迷失在彼此的世界,好像全世界只有对方。

    两人在大火的包围下,深深地吻着对方,一吻天荒地老。

    众人隐约可以见到他们在火海中相吻的画面,美得惊心动魄,叫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陌紫皇见到四周的火越来越大,抱起韶音大步朝着外面走去。

    在把她放在地面上之后,他再也阻止不了晕眩的感觉席卷而来,晕了过去。

    “紫皇!”

    韶音抱住陌紫皇的身子,凤曦泽立刻上前帮忙。

    火月雪貂小萌萌见到韶音出来,开心地扑进了她的怀里。

    “快!带他回去!”

    凤魅雪伸手摸了摸陌紫皇的脑袋,感觉到他身体的温度,与陌烟华对视了一眼,两人的眼中都有了浓浓的忧色。

    看来他们最不想见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其他人留下来将余党一网打尽!”

    陌烟华朝着天空挥了挥手,冰羽仙鹤就飞掠而下,带着陌紫皇、韶音和凤魅雪飞掠而去。

    “韶乐哥哥!快披上外衣!”

    展落初得知韶乐也失踪了,便跟了过来,看到韶乐失魂落魄地站在水边,她连忙拿了外套过去给他披上。

    “我们也回去吧!老太君得知消息,担心极了!”

    “嗯。”

    韶乐点了点头,目光望着韶音远去的身影,感觉她离他真的越来越远了。

    “都给我仔细搜,挖地三尺也得给我找出个活人来!”

    凤曦泽留下来善后,见到那些被抓住的人纷纷**,一肚子的气没地方发,说什么也要抓到一个人。他带着大批人马,在里里外外找了好几遍,直到第二日天亮才不甘心地离开。

    曲尽欢和曲荷风躲在茅房下面,泡得臭得不能再臭,但是凤曦泽却怎么也不肯走。还有人在搜查,他们就不能出去,整整在茅坑里面泡了一整晚,才见到了天日。

    这一次的任务,他们是彻底失败到姥姥家去了,什么脸面都丢光了。

    众人回到武尊王府之后,陌紫皇立刻被送到了玉皇阁。穿过温泉池,韶音见到了温泉池的后面还有一个密室,里面有着一张寒玉床。

    “扶他躺上去。”

    凤魅雪开口说道,让陌烟华把陌紫皇放上寒玉床。她自己则环顾了四周一圈,看到了不远处一方泉水里浸泡的龙皇贝。

    寒玉床泛着彻骨的寒气,韶音看着陌紫皇面容通红地躺在上面,心中担忧不已。

    她自己就是大夫,当下就握住他的手,替他诊脉。

    当感觉到他的体温好似火炉,她就明白大事不妙了。

    正常人的体温都是恒定的,如果长期处于高温的情况下,没有人能够承受。

    难怪在大冬天,凤魅雪要把陌紫皇放在寒玉床之上,如果不为他降温,他定然会受不了的。

    他的脸上露出了难受的神色,让韶音看着也担忧不已。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让自己镇定下来。平复好情绪之后,她拿出了银针,在他的身上施针。

    陌烟华看着她专注的神情,也不禁暗暗点头。

    见到陌紫皇泛红的肌肤,在她施针之后慢慢变回了正常的肤色,他不禁有些惊讶。没想到他这个儿媳妇医术如此高超,真是让他刮目相看了。

    “它已经生根发芽了!花苞也已经出来了,但却不知道如何才能让它开花?”

    凤魅雪走到天泉旁边,捧起了龙皇贝,经过天泉水一夜的蕴养,此刻贝壳已经打开了。里面一朵半透明的小花苞,正飘浮在贝壳之中。花苞呈乳白色,尖端为蓝紫色,看上去好似一层层堆积的浮云雪塔。

    这枚种子被冰封了一千年,幸好还能够发芽结苞,这让陌烟华和凤魅雪都松了一口气。

    但是,如何让泪昙花开花,这个就连她小舅舅冷月漓都不知道。毕竟,泪昙花只是传说中的灵花,鲜少有人知道。

    “咦?这个是泪昙花!”

    韶音见到凤魅雪手中的龙皇贝,眼底露出了惊喜之色。原本她以为泪昙花只是传说,没想到真叫她看到了。

    “音儿,你知道泪昙花?你知不知道如何才能让它开花?”

    凤魅雪闻言看了过去,眼眸里透着希望的光芒。如今唯有泪昙花可以救皇儿了,这是唯一的希望。

    “我知道!”

    韶音淡淡的话音,让两夫妻一下子露出了惊喜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