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117】浮世清1欢

帝医醉妃 【117】浮世清1欢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淡烟雪柳,落落花开。悫鹉琻晓

    夜色掩映下的帝凰宫,宛如展翅欲飞的凤凰,薄薄的晶莹积雪,清冷离尘,好似白烟辗转于琉璃瓦之上,给帝凰宫增添了一抹迷离的美感。

    精致的宫灯,高悬于金色的凤凰灯台之上,凤嘴衔着明灯,整齐地排列开来。

    陌紫皇走进富丽堂皇的帝凰宫之中,一路上畅通无阻。若是其他人想进帝凰宫,都要经过层层严格的排查,方能靠近。

    太上皇后的寝宫之中,夜明珠的光辉夺目璀璨。一缕茶香袅袅飘过,好似清风携着花雨漫卷而来,让陌紫皇的心神一下子就宁静下来。

    宫闱深处,浮世之中,抛却繁华,独享一份清欢自在。

    陌紫皇站在洒金雪雾纱曼之后,看着这偌大的帝凰宫,觉得分外亲切。

    “皇儿来了,进来吧!”

    凤魅雪温柔动听的嗓音,宛如玲珑白塔悬挂的风铃摇动。

    陌紫皇伸手撩开纱曼,踏步走进屋内,就见到凤魅雪和陌烟华两人正闲逸地对坐品茶,素白的瓷杯上,一朵雅若的青花悠悠盛开,透着浅浅的海蓝,缀着点点的碧绿,雅意横生。

    “坐。”

    陌烟华清越的声音,缓缓地落下。他伸手握着茶壶,给陌紫皇倒了一杯热茶,这是他们此次从千山雪海采回来的天池含翠,泡在水中积雪未化,细细的品味一番,还能够闻到千山雪海的清新味道。

    “有什么事情,喝完茶再讲。”

    他淡淡的瞥了陌紫皇一眼,看到他眉心上的玲珑莲珠颜色越发鲜艳,不禁皱了皱眉头。

    他们夫妻二人这一次出去是为了给陌紫皇寻找雪塔泪昙,听冷月漓说世间唯有绽放的雪塔泪昙花,可以化解玲珑莲珠的逆天力量。甚至还有着起死回生的神奇效果,乃是凝聚了天地灵气精粹的灵花。

    陌紫皇在韶音失去气息之后,也从冷月漓的口中得知了泪昙花这种奇物,但是他派出了所有的人,也没有查到关于泪昙花在何处。可想而知,泪昙花有多么的罕见了。

    哪怕是凤魅雪和陌烟华,在凝聚了所有强大人脉的情况下,经历了千辛万苦,才发现了关于泪昙花的线索。

    凤魅雪、陌烟华、纳兰风吟、花冷醉与梦君临,五人深入千山雪海,在雪海最深处的云顶天池,找到了一枚泪昙花的种子。

    天池含翠茶叶就是在泪昙花种子旁边找到的,他们便决定将此茶叶一同带了回来。

    陌紫皇并没有见过这种茶叶,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顿时觉得一阵沁凉的泉流涌上脑海,让他体内因为情绪起伏波动引起的炽热火焰,神奇地平息了下来。原本有几分烦躁的焦虑情绪,也跟着消失了。

    “此茶名为天池含翠,有着清心凝神之效,你等下带回去。”

    陌烟华将一个玉盒递给陌紫皇,看到他眉间的蹙痕抚平,他知道这天池含翠还是有几分效果。只是,治标不治本,怕不是长久之计。

    “皇儿,娘亲有礼物送给你。”

    凤魅雪拿出了一个精致的贝壳,这个贝壳有着巴掌大小,通体呈现出紫色。边缘好似浪花,点缀了一圈银色花纹。贝壳之上星星点点的金彩,让这个贝壳似乎要迸发出旭日的光辉出来。

    “好好收着这个龙皇贝!这是你娘亲和几位叔叔拼了性命给你找来的东西!”

    陌烟华严肃的说道,想起他们一行人那么强大的阵容,进了千山雪海也差点回不来了。其中的千难万险,他没有细说,但陌紫皇却知道,手中这个龙皇贝的份量有多重。

    陌紫皇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默默地收下了这个龙皇贝,他知道娘亲送给他这个东西,必定有深意。

    “小舅舅说了,泪昙的种子就在龙皇贝之内,需要以天泉之水温养,才会让泪昙生根发芽。”

    凤魅雪温和的说道,话语间满是疼爱。希望泪昙的种子可以早日发芽,等到开花之后,紫皇的性命就无忧了。

    只要紫皇好好的,那他们付出的一切,都值了!

    “爹娘一路辛苦了。”

    陌紫皇得知泪昙花的种子在龙皇贝之中,也是诧异不已。寻常人肯定不会猜到泪昙花竟然长在贝壳之中,听说水中无花,泪昙花却是生于水中,实在是奇闻。

    “皇儿深夜进宫,不是来给我们请安的吧?”

    凤魅雪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目光凝视着他平静的脸庞,看着当初的毛头小子如今已经长大成人,马上就要成家了。她心里也是一阵感慨,有欢愉,也有几分淡淡的轻愁。

    “娘亲可知道华夏?”

    陌紫皇将韶音要问的问题说了出来,冰冷的清音,让凤魅雪原本平静的玉容,露出了震惊之色。

    一双好看的蝶眸,凝视着陌紫皇,呼吸也急促了几分。

    “皇儿!你是从哪里听说华夏的?”

    见到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爱妻,在听到华夏二字的时候露出如此神色,陌烟华也有了几分兴致。

    “是阿音让我问的,她曾经去过华夏,对那里甚是怀念。”

    陌紫皇平静的说道,并不知道这个消息对于凤魅雪而言影响有多大。

    “娘亲可到过哪里?那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呢?”

    “到过,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远得我几乎都快遗忘了。华夏是一个非常神奇的地方,但若是没有大机缘,怕是再难去一次了。”

    凤魅雪定了定心神,眼底也浮起了一抹怀念的神色。

    她不仅仅是到过华夏,而且还曾经是那里的人,华夏是她的故乡,也是她成长磨练的地方。

    她想不到,在这个世界,竟然可以遇到故乡来的人。

    而且,那个人就是她的未来儿媳!

    想到这里,她真想马上就去亲口问问韶音这件事,不过看天色已晚,她也没有急于一时。

    “雪儿,何事这么开心?”

    陌烟华见到凤魅雪喜上眉梢,眼底辗转着激动的光芒,不禁有些好奇。

    “他乡遇故知,如何能不欢喜。”

    凤魅雪笑着说道,回答出的话语,让两父子都面面相觑。

    “对了,皇儿的婚期已经定好了,就在明日,你可要抓紧时间准备了。”

    “啊!这么快!”

    陌紫皇听到娘亲定下的婚期居然就在明天,他不禁抹了一把冷汗。看来娘亲是急着要把儿媳妇定下来了,那迫不及待的样子,好似生怕媳妇会跑了。

    “哪里快了?要不是你小子磨磨蹭蹭现在才求婚,小音音早就是我们陌家的儿媳妇了。”

    凤魅雪没好气的教训道,恨铁不成钢地看着自己的儿子。

    “我知道了。”

    陌紫皇应了一声,好在他准备得差不多了,如今只要把新娘子接回来就好了。

    “这就对了!”

    凤魅雪满意地点了点头,挥了挥手,放他自由。

    陌烟华看着儿子那利落的身影,也露出了好笑之色,看来这小子才是最着急的一个。要是他们把婚期定到明年,这小子一准跟他们翻脸。

    帝医府邸之中,韶音沐浴完,换了一身寝衣,刚刚睡下,就感觉到床边有人。伴随着夜风散开的男子气息,是她所熟悉的味道。

    她没有醒过来,而是继续睡觉。

    窝在枕头上的小萌萌,眨了眨眼睛,瞅着来人。

    “阿音,你让我问的事情,我已经问道了,娘亲说她去过华夏。”

    陌紫皇充满磁性的声音,传入韶音的耳畔,让她猛地坐了起来。

    “真的吗?她去过华夏?”

    韶音激动地拉着陌紫皇的手,脸上写满了喜悦。

    “是真的,她还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他乡遇故知。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陌紫皇不知道她们两个在打什么哑谜,便将自己听到的告诉韶音。

    韶音笑而不语,能够在这里遇到一个故知,那是多么难得的事情啊!

    “还有一个消息,就是我明天要娶你过门了。”

    陌紫皇没等韶音惊喜完,就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惊吓。

    “明天?”

    韶音目瞪口呆的看着陌紫皇点头,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

    “是的,虽然时间仓促了一点,但我准备了很久,不会委屈你的。”

    陌紫皇真诚的说道,俊颜上浮起了期待之色,耐心地等待她的回答。

    “嗯,我会准备好的,另外,有一个人,我希望你可以帮我请来。如果明日的婚礼上少了她,那我会很遗憾。”

    韶音在陌紫皇的耳畔说了起来,让他做好安排。

    “放心,一切交给我,你就安心当新娘子。”

    陌紫皇开口应允道,给了韶音一个肯定的答复。对于她的要求,他都不会拒绝,能够让她高兴,他也觉得很欢喜。

    “嗯。”

    韶音双颊泛红,窝进了被窝之中。

    陌紫皇没有马上走,而是坐在她的床侧,目光柔软地洒落在她的身上,好似夜里皎洁的月光,分外宁静。

    他身上淡淡的茶香,充满了清新之气,笼罩着韶音。

    她闭着眼眸,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明天她就要成为他的新娘了,只要想想这件事,她就觉得心潮澎湃,如何也无法安睡。浓浓的睡意全消,精神亢奋得很。

    “阿音,怎么还不睡?”

    陌紫皇看她在床上辗转反侧,唇角勾挑起一缕浅浅的弧度,放柔声音问道。

    “都怪你,大半夜来搅人清梦,现在我睡不着,明天看上去肯定很丑。”

    韶音嗔怒的说道,秋水明眸之中倒影着陌紫皇的俊颜,叫她越发心乱如麻。

    “好好!都怪我!”

    陌紫皇看着她可爱的模样,宠溺的说道。

    “你必需负责!”

    韶音见到他这么说,心中一甜,却是没有表现出来,而是认真的说道。

    “娘子大人,要我怎么负责?”

    陌紫皇微微一笑,冷酷的脸上,绽放出绝美的笑容,好似人间四月天,美得叫人屏息。

    “让我想想。”

    韶音躺在床上,看着床边含笑的他,感觉格外的安心。

    “想到了!你给我唱催眠曲吧!要唱到我睡着为止!”

    她想起陌紫皇那动听如天籁的歌喉,眼睛亮了亮。自从上次听他唱过歌之后,就再没听过了,这一次的大好机会,可不能错过了。

    “好吧......”

    陌紫皇很少唱歌,但见到她想听,就答应了下来。

    寂静的寒夜,屋中的暖炉散发着融融热度,陌紫皇天籁的歌声,低吟浅唱着那首《醉倾城》温柔的男音,清唱着一个个音符,让人听着都会身心舒畅,完全放松下来。

    韶音长长的睫羽渐渐垂了下来,好似飞累的倦鸟,收敛起羽翼,停歇在枝桠上休憩。

    他的歌声充满了宁静的力量,叫她紧张的心也平静安祥下来,入了香甜的梦境。

    在梦里,她是他最美的新娘,与他牵着手,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曾经有人说过,婚姻就是一面照妖镜。然而,若是两人真心相爱,想必照妖镜里的模样,依旧如昔温暖明媚。

    岁月在变,真心不变。

    每一段感情都是需要好好的呵护,否则,就算没有所谓的照妖镜,也会变得面目全非。

    这一夜,韶音睡得很香,醒来的时候,天才刚刚露出薄亮的一角。

    陌紫皇已经走了,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韶音只记得耳畔的歌声,始终回荡在她的心尖,荡气回肠,千回百转,久久不歇。

    她推开窗户,窗外有着飞鸟掠过,清脆的鸟鸣声,好似也充满了喜庆的味道。

    韶音坐在书房的梨花木桌前,执笔写了几个字,放入锦囊之内,让西凉送到镜雪楼交给纳兰双儿。

    西凉刚走不久,韶音就听到了敲门声,开门之后,她就见到了织锦楼的雪芍带着一排侍女,站在了门外。

    “雪芍奉了小姐之命,来为韶姑娘梳妆。”

    雪芍朝着韶音行了个礼,脸上挂着得体的笑容。

    “辛苦各位了,都进来吧!”

    韶音柔声说道,目光却是紧紧地盯着跟随在雪芍身边的一个女子,那眉眼,那模样,不是木芙还是什么人?

    她昨夜跟陌紫皇说出了木芙还没有死的事情,让他安排木芙过来一趟,他竟然一大早就安排好了。感受到他的体贴细心,她心下也很感动。

    他是个让人可以依靠的男子,顶天立地,又有着细腻的心思。哪怕不擅表达感情,却能够让人感觉特别真诚。

    “你们去给韶姑娘准备热水沐浴。”

    雪芍有条不紊的开始指挥一众侍女,大家都忙碌起来。

    “你带韶姑娘回屋挑选嫁衣!”

    她开口对木芙说道,好似将木芙当成普通的侍女,这样不会引人注意。

    “是!”

    木芙应了一声,忍住心里的激动,在韶音的带领下走进了她的屋中。

    一箱子的衣裳也被搬了进来,雪芍站在外面,没有让人进来打扰她们。

    “娘!”

    韶音握着木芙的手,看到她容光焕发,看上去非常健康,整个人也透着一股祥和的气息,她就安心了。看来木芙现在过得很好,观气色她能判断出一个人的处境和身体情况。若是忧思过重,气色也会变差。

    “女儿不孝,没能侍奉左右!”

    “音儿!你为娘亲做了太多了,别说傻话了,快让娘看看。”

    木芙好久没有这么近距离看韶音了,仔仔细细地把她端详了一遍,脸上露出了开怀的笑容。

    “越来越水灵了!今天你一定是最好看的新娘子!”

    她拉着韶音走到那个大箱子前面,将大箱子打开来。里面装着几件火红的嫁衣,颜色纯正,款式多样,绣着各种不同的喜庆图案。鸳鸯锦绣,团花祥云,龙凤呈祥,许多还是用极其珍贵的材料制成,可以说是价值连城。

    “音儿,快来挑一件!”

    韶音看了一眼这些精美的嫁衣,看得出都是出自织锦楼的嫁衣,每一件都跟艺术品似的,好看得叫人挑不出任何的瑕疵。无论是做工、设计还是材料,全都是最上乘的。

    然而,她却没有选任何一件,而是伸出手,朝着木芙看去。

    “这些嫁衣我都不喜欢,娘带来的包袱打开让我看看。”

    她一早就注意到木芙背着一个包袱,想想也知道是什么。

    “你个鬼灵精!”

    木芙嘴上说着,动作却一点也不慢,将包袱打开来,里面果真是一件嫁衣。那嫁衣的料子算不上是顶好的,却也是很好的丝绸。木芙将韶音给她生活的钱拿去买了一匹流光锦,还买了许多丝线,一早就日夜不休地给韶音绣嫁衣。

    以前她给韶音绣的嫁衣都已经不能穿了,她便又动手亲自给女儿绣了一件嫁衣。每一针每一线,都写满了她对女儿的祝福。

    “我就要这件了!”

    韶音指着木芙亲手为她缝制的嫁衣,哪怕它所用的材料不是最珍稀的,但是那份心意却是重于泰山。

    母亲的爱,是金钱也买不到的无价之宝!

    “音儿!”

    木芙眼眶一热,看着韶音那坚定的模样,鼻子一阵酸楚。

    这辈子,她有这么一个女儿,就是她最大的财富了。

    “韶姑娘,热水准备好了。”

    雪芍的声音从门外传进来,温婉如春风。

    “芍姨进来吧!”

    韶音淡淡的说道,没有和木芙聊太久,免得木芙被人怀疑。她知道云梦皇朝的那些人还在伺机而动,她不希望木芙遇到危险,只能假装是陌生人,好保全她。

    侍女们如云般进了屋子,将热水倒入浴桶之内,又放入了新鲜的花瓣,美丽的花瓣铺满了水面,看上去叫人赏心悦目。雪芍还加了特别的香料,以香薰的方式,让韶音的肌肤更加滑嫩光泽。

    沐浴之后,韶音换上了崭新的嫁衣,她选的是一件广袖流光锦嫁衣。烟霞般美丽的嫁衣之上,绣着精致繁复的图案,金丝滚边的波纹裙裾,点缀着美丽的蝴蝶。

    韶音穿上这件嫁衣之后,所有人都眼前一亮。

    “其他人都出去吧!”

    雪芍屏退左右,留下木芙在韶音的身边。

    木芙亲自替韶音梳头,握着手中的梳子,她梳得认真。每梳一下,她就在心中念着一句祝福的话,祝韶音多子多福,能够得到夫君的疼爱。

    她给韶音梳了一个美丽的飞凤发髻,画上精美的妆容,描眉点唇,再戴上首饰。最后给她戴上了金丝凤冠,看上去贵气逼人。凤冠霞帔,艳丽无双。

    众人在这边准备好了,陌紫皇迎亲的队伍也到了!

    全城都铺满了红艳之色,武尊王大婚的消息,传遍了大街小巷。

    许多人都赶去看热闹,把整条街都给堵住了。

    当看到一辆辆华丽的马车驶向武尊王府,许多人都惊呆了。那些前来参加武尊王婚礼的人,全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平时见到一个都难,这下子全齐了。

    西凉拿着信,来到镜雪楼之后,说明来意,顺利见到了纳兰双儿。她将信交给纳兰双儿,便又匆匆赶了回去。

    她刚走不久,就有人来镜雪楼,报出身份之后,那人只得到了一封信,并没有见到想见的人。

    但看完信上内容之后,那人便满意地离开了。

    那个人正是向韶音求医的罗浮春,韶音今日无法抽身过去,便叫西凉将药方拿了过去。至于药方有没有效果,那要日后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