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109】图腾腾再现

帝医醉妃 【109】图腾腾再现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夜风染寒香,雪海里的梅花,一簇簇在冰雪点缀中孤傲屹立。最新更新:苦丁香书屋悫鹉琻晓

    两道相拥飞下的身影,像极了传说中的仙侣,让所有人看得目醉神迷。

    “阿音!我好想你!”

    陌紫皇冰冷的清音,透着激动的颤音,眼眶也泛起一抹红晕。绝美的唇,紧紧地抿着,心中翻涌的复杂情绪交织在一起,一万句要说的话,最后只是哽咽着说出了几个字。

    日夜思念,几欲发狂的悲恸,让他的心被凌迟千万遍。

    他始终不相信她会离开自己,只是每一次,握着她冰冷的手,他的灵魂也一点点的失去温度。

    没有她的生命,他不知道自己活着除了痛楚,还有什么其他感觉?

    这世上让人极致甜蜜与极致痛苦,冰火两重天一线之隔的东西,就是爱情。

    “紫皇,我爱你。”

    韶音抬起头,在他的耳畔,轻柔的话音,宛若润物细无声的春雨,洒落在他干枯的心灵花瓣之上,让他的心陡然绽开最美的花。

    纤长浓密的睫羽下,水亮璀璨的明眸,盈盈一眨,泛着浓浓的笑意与幸福。

    她想要说出口,却未曾有机会说出来的话,此刻终于吐露而出。她呵气如兰地气息,吹拂过他的耳垂,让他从耳畔酥麻到心脏。

    那三个字,仿佛是全世界最动听的话语,简简单单的几个字,烙印般刻入他的心坎,让他满心充斥着无法言说的幸福感。灵魂都为之颤栗不休,心甘情愿堕入她编织出的柔情深渊,不想要挣脱逃离。

    哪怕是要万劫不复,哪怕是要灰飞烟灭,哪怕是要支离破碎,他都情愿!

    那种喜从天降的惊喜,叫他幸福得想要落泪。

    手臂紧紧地拥着她花瓣般玲珑的娇躯,鼻子里的那股酸楚感觉,越来越浓烈。

    先前承受的所有疼痛,此刻都变得不重要了。哪怕身上的伤痕还斑驳在肌肤之间,触碰的时候还会牵动神经。但是,他却完全不在意。

    因为她在这里啊!她就在自己的怀里!

    单单是这一份失而复得的喜悦,就让他的内心澎湃不已。更别说在这战火冲天的时刻,她从天而落,好似那日他生辰之时看到的漫天繁星。

    她就像是天空中误落下凡的星辰,落进了他的手掌心。

    “阿音,我们会一直在一起。”

    陌紫皇郑重的声音,落在她的耳边。他给她的不仅仅是一份深情无悔的爱,更是一份矢志不渝的守护。他们要一辈子在一起,不离不弃,走到时光的尽头。

    “嗯!”

    韶音伸出柔荑,与他十指相扣,晶灿的瞳眸,笑成一弯迷人的弦月。

    她跨越了千年时光来爱他,时间与空间也无法阻隔他们的爱。哪怕是放弃整个世界,她也要为爱疯狂一次!

    她认定的感情,就算是再困难,她也不会放弃。时间算什么?距离算什么?生死算什么?哪怕是性命她都可以放弃!

    只要心在一起,只要爱得够深,没有任何放弃的理由。

    也许现实中的确有很多的无奈,也充满了残酷。彼此的心足够坚定,磐石无可移,纵然化蝶成双,也可以爱得轰轰烈烈。

    一切不过是瞬息的时间发生,待到他们落到地面之上,众人看清韶音的面容,全都惊艳不已。

    “那姑娘长得跟天仙似的,是什么人啊?”

    有人没见过韶音的真容,故而好奇的低语道。

    “你没听武尊王说吗?那是他的正妃,就是帝医大人啊!”

    听说过那个轰动全城的婚约之人,立刻就猜到了韶音的身份。

    “这就是帝医大人吗?真是倾国倾城啊!”

    “是啊!郎才女貌!天生一对!”

    “帝医大人心地善良,这一次多亏帝医大人求情了,我们家那口子才能活命......”

    “帝医大人是好人......”

    “......”

    无数道潮水般的议论声,铺天盖地而来。

    陌紫皇自豪地拥着韶音,好似要向全世界宣告,这是他的未婚妻。

    韶音玉颜浮起一缕红晕,抬眸看到他那一脸骄傲的神色,好像长不大的孩子炫耀自己拥有别人没有的宝贝一样,透着几分可爱。她淡淡一笑,便由着他牵着她的手不放。

    皇家禁卫军在陌紫皇的命令下,立刻打开九重宫门,涌了出来。负隅顽抗的叛军,完全不堪一击,全部被收押起来审讯。

    “踏踏踏!”

    一阵整齐的马蹄声响彻而起,众人就见到了一个老态龙钟的老人,率领着一批卫队赶了过来。

    他的身上还有着年轻时征战沙场的杀伐之气,浑身都透着一股正气。

    “王爷,老夫来晚了。”

    定南候夜定南立刻下马,朝着陌紫皇跪了下来。一头的白发,看上去格外的苍老。他早年在战场上留下的暗伤,让他老得特别快。

    “定南候言重了!”

    陌紫皇见到定南候带着人马赶来支援,朝着他点了点头,冷冽的嗓音,清清冷冷地落了下来。

    定南候对天曜皇朝忠心耿耿,早点战功赫赫,让他被封为定南候,足见他功劳有多高。只是,良将老矣,后继无人。夜家如今一代不如一代,特别是到了夜立万这一辈,已经只剩下混吃等死的纨绔子弟了。

    “踏踏踏!”

    又是一阵马蹄声传来,另外一批装备精良的卫兵,在定国侯风踏月的率领下,赶过来与陌紫皇汇合。

    “王爷,城内叛军已然肃清!”

    风踏月的脸上如此了一抹轻松的笑容,见到陌紫皇安然无恙,他才松了一口气。

    “很好!”

    陌紫皇见到定国候的速度如此之快,冷酷的俊颜上也浮起了一丝喜色。

    紫衣侯紫阡陌身着便服,骑着白马跟随在定国侯的身边,脸上也透着几分疲惫之色。这一晚上,她一直紧绷着神经,现在才放松下来。

    韶音看到紫衣侯也在这里,便明白了为何会那么顺利。

    看来,城内的叛党能够这么快肃清,定然是丞相紫阡陌在一旁出谋划策。不然单单靠定国侯的兵力,怕也要花相当长的功夫。

    “辛苦两位侯爷了!”

    韶音看着定国侯风踏月和紫衣侯紫阡陌风尘仆仆的模样,淡淡的嗓音,娓娓动听的落了下来。

    “这次帝医大人可是居功至伟,兵不血刃,就折了数万精兵,实在是叫阡陌佩服!”

    紫阡陌在路上就得到了前方的情报,得知了皇宫之外的危机已经解除,她的心里对韶音越发欣赏起来。每一次的危机,她总是可以凭借着聪明才智化解,这样的人,才是最可怕的。还好,她们是朋友。

    如果与韶音为敌,她觉得那将会是寝食难安的事情。

    “侯爷过奖了,韶音并未做什么,能够平定叛乱,靠的是上下一心,老百姓们的力量,才是最大的。”

    韶音没有居功,而是将功劳推给了所有前来的百姓。

    听到韶音的话,所有的老百姓都是热泪盈眶,感动不已。他们没有什么大志向,只求家人平平安安就足够了。哪怕他们平日胆子都很小,但为了家人的安危,豁出性命也不怕。

    亲情的伟大与无私,是韶音此次能够在最短时间内聚集如此多老百姓前来劝降的原因。

    “紫衣侯来得正好,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们就先回去了。”

    陌紫皇见到韶音的面容有些疲惫,想到她才刚刚醒来,什么东西也没吃,身体定然是非常虚弱。当下没有在呆在此地,而是抱着她跳上神驹赤影,将剩下的事情交给了紫衣侯紫阡陌处理。

    “为什么善后的事情都是丢给我?”

    紫衣侯紫阡陌看着他们绝尘而去的背影,无语地扯了扯红唇,有些头疼的说道。

    “丞相大人能者多劳!不过我建议你可以叫上官大人一起,这样可以早点回去休息。本侯年纪大了,就不陪你这年轻人了。”

    定国候风踏月笑着说道,让紫阡陌露出了无奈之色。

    “侯爷不说,我也会把那丫头拉起来的,不然我得忙到什么时候。”

    紫阡陌认命的说道,丞相可不是什么好玩的差事,难怪义父那么早就辞官了。要是有合适的人选,她也想早点辞官休息去了。

    只是,义父定然不会同意的!

    想到义父永远冷漠的脸,紫阡陌的眼眸里滑过一缕黯淡之色。

    他从来没有关心过自己,也不管她愿不愿意担下这样的重担。但是他却是将她养大,培养成才的恩人,他要她完成他的心愿,她没有说不的勇气。

    她抬头看了一眼宫门前的士兵,在皇家禁卫军的保护下,开始忙碌起来。

    与此同时,陌紫皇发出了号令,火速召集云上部众回来。只是因为鱼戈的阻挠,云上其余的大将,并没有收到此消息。

    这一次的叛乱虽然平定了,但陌紫皇的心里还有着深深的隐忧。

    那个隐匿在熊悍将军身边的高手,到底是什么来头?这一切,似乎还没有平息下来,仅仅是一个开始。

    神都曲府之中,一道受伤的身影,踉跄地倒在房间之内。

    撕开人皮面具,曲尽欢露出了一张苍白失血的面庞,他看到手臂上见骨的伤口。如果他躲得不够及时,手臂肯定保不住了。他撕开手臂上的衣袖,露出了手臂,上面一只天蝎图腾,出现在他的手臂之上。

    “噗——”

    他吐了一口黑血,看到上次中的毒还没有解掉,只是被暂时压制住,如今因为他的伤势,又再度爆发了。他疼得在地上滚起来,颤抖着手臂,想要伸向桌上拿药瓶,但是那折磨人的剧毒,让他根本无法站起身来。

    滚滚冷汗从他的脸上流淌下来,体内犹如在寒冰之中,冻得他浑身僵硬。

    就在这时,他见到一瓣瓣紫色的花瓣,透着蛊惑人心的甜香落了下来,飘洒在他的身上。他视线模糊之中,见到一个艳光四射的女子,穿着花衣裳绿荷长裙,姿态娉婷地走到他的身旁蹲下。

    “哥,你这次没有完成任务,主上很不高兴哦!人家为你求情了,主上才答应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呢!”

    妖娆入骨的女子,正是花魁曲荷风,一个非常有手段的女人,将无数男人勾引得神魂颠倒。

    “喏,快服下药吧!”

    曲荷风手指捏着一颗晶莹欲滴的翠绿色药丸,递到了曲尽欢的嘴边。

    “这一次都是夜立万那个混球坏了好事!那个孬种,在紧要关头居然没有出现!”

    曲尽欢服下这颗药丸之后,体内的疼痛感觉就消失无踪了,他坐起身来,气怒的说道。

    他费尽心思,制造出这样的机会,原本加上定南候府的军队,定然是十拿九稳的事情。

    但是他没有见到夜立万出现,所以只有熊悍与其他的叛军出动,没有一口气把所有的关卡都攻下来。

    “别提了,人家听说夜立万那个蠢货,被定南侯禁足了。”

    曲荷风冷冷的说道,夜立万虽然傻得很,一下子就被人蛊惑去叛乱了,成天做着当太子的白日梦。但是定南候却是老狐狸,在最后关头,直接将夜立万关了起来,亲自率兵去援助武尊王。

    “主上还有什么吩咐?”

    曲尽欢得知了原因,反而平静了下来。这一次损失的都是熊悍手中的人,主上的人可是一个都没有动,他们日后还有机会。

    “主上说了,按兵不动。”

    曲荷风妖娆的声音,透着几分爱慕的意味。想到主上,她就忍不住心跳加快。

    “我知道了。”

    曲尽欢包扎好伤口,想着接下来要如何应对。这一次坏事的除了夜立万那个蠢货,还有一个最关键的人物就是韶音,那个女人简直就是他的克星,此女不除,绝对是大威胁。

    “主上可有吩咐除掉那个碍事的女人?”

    他眼底充满了仇恨之色,想到自己体内的毒,都是那个女人下的,不杀掉她,他如何能够甘心。

    “主上并未下令。”

    曲荷风摇了摇头,也不明白为何主上为何没有让他们除去那个坏事的罪魁祸首。如果不是那女人鼓动百姓去劝降,就算是武尊王,也挡不住数万人的攻击,这一次他们也不会败得那么彻底了。

    “就算主上没有下令,我跟她也是不死不休。”

    曲尽欢咬牙切齿的说道,眼底浮起了浓浓的杀气,手臂上的天蝎图腾,看上去也分外狰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