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095天】国色天香

帝医醉妃 【095天】国色天香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求亲的队伍可长了,浩浩荡荡的,太壮观了!”

    西凉也在一旁描述起来,想起见到的场面,她也是被震撼了。睍莼璩晓

    许多抬着聘礼的公子哥,骑着高头大马,将镜雪楼四面八方都围住了,她们两人只能先赶回来禀报此事。

    “醉仙?”

    韶乐换上了自己的鞋子,站在湖边的雪柳旁,一双温暖明亮的眼眸里写满了疑惑。

    “是啊!也不知道那个醉仙是什么人,居然有那么多的人喜欢!”

    海莲一脸好奇的说道,她出宫之后经常都是呆在帝医府之中,平日跟随在韶音身边的人是花眠忧,因此海莲还不知道韶音就是他们所说的醉仙。

    “确实是大事不妙。”

    花眠忧听她这么一说,就明白了事情的始末。定然是昨日韶音给众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才会引来求亲的浪潮。

    不过是一夜的时间,韶音如今已经是家财万贯,成为神都之中炙手可热的对象。许多公子哥,都想着要是能娶回镜雪楼的醉仙,既能光耀门楣,又可得到一大笔财富,自然是对她趋之若鹜。

    如今神都之中的各家公子私下设立了赌局,赌的就是谁人可以抱得美人归。

    “这些人实在是无聊至极。”

    韶音听明白事情,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神情依旧平静。

    “小姐,那你安排我们去办的事情怎么办啊?”

    海莲想到这一点小事都没有做好,不由露出了愧疚之色。

    “没事,我亲自去一趟,顺便处理一些事情。”

    韶音换回鞋子,看来这件事情,必需要她自己处理才行。

    解铃还需系铃人!

    “九儿,要不要哥陪你去?”

    韶乐听到那么多人,不禁担忧的问道。

    “不用了,我去去就回。”

    韶音摇了摇头,朝着韶乐露出了一抹温柔的笑容。

    她进屋换了一身衣裳,披着毛绒披风,与花眠忧坐着马车朝着镜雪楼驶去。

    她听海莲和西凉说过这里的情况,但亲眼见到这一幕,还是有些吃惊。换上崭新衣裳的各家公子,从老到小,全部都聚集在这里。比起昨日的拍卖大会,今日来的人也不算少。

    “小姐,过不去了,怎么办?”

    花眠忧驾着马车被阻拦在外面,温婉的嗓音缓缓落下。

    “马车就停靠在一旁吧!”

    韶音戴上了面纱,没有直接从正面进镜雪楼,而是走向了镜雪楼四周的湖边。她将冰刀鞋换上,脚下一动,就直接从冰冻得结结实实的冰湖之上滑过。

    雪白的流仙裙,随着她优雅地滑动在冰湖之上,远远望去,就像是美丽高贵的白天鹅。

    湖岸上花开簇簇,缤纷灿烂。

    韶音从镜雪楼之后走进楼中,换上干净的鞋子。镜雪楼之中也有一件卧房是她居住的,她只留了几套衣裳和鞋子在这里,以备不时之需。

    她脱下披风,走出了房间。

    得知她到来的纳兰双儿早就等在了房间外面,小脸上写满了焦急。

    “音姐姐,师傅昨日出远门了,短时间内不会回来,眼下我们该怎么办啊?”

    纳兰双儿年纪还小,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也有些慌了手脚。

    “没事,一切交给我。”

    韶音淡淡的话音,透着一股难言的自信,让纳兰双儿一下子就安心了下来。

    “有音姐姐在,双儿就不怕了。”

    纳兰双儿巧笑倩兮的说道,白皙的小脸上,满是信任之色。

    韶音点了点头,沿着镜雪楼的玉阶,一路向上。葱白玉指探出绣满桃花瓣的袖口,触碰着冰凉的玉栏杆。

    一步一莲华,她长长的裙裾,拖曳在玉阶之上。浪漫的粉色桃花图案,洒满她的长裙。

    她走到了镜雪楼的最高处,被大风吹得发丝飞舞,衣袂翩若惊鸿。

    见到她出现,镜雪楼之下,立刻传来了嘈杂的喧嚣声。

    此刻的韶音,似乎未曾见到这人潮人海。她想起了当日的阿九,便是站在此处,宛如折翼的蝴蝶坠落而下。

    镜雪楼一直无声静默,凝视着她当日抛绣球无人问津的耻辱,与今朝万人空巷的求亲画面。

    她站立在风头,展开了双臂,让镶嵌着雪绒的蝶羽长绣飞扬而起,这样逆风的方向最适合飞翔。然而,她不怕千军万马,也不怕风刀霜剑,只怕自己的心不够坚强。

    看着她那几乎要化身为蝶,飞离尘世的缥缈样子,许多人都吸了一口冷气。

    那国色天香的女子,哪怕轻纱覆面,娉婷风姿也让所有人心神颤抖。

    “国色朝酣酒,天香夜染衣。”

    听闻万人求亲的事情,陌紫皇更是直接罢朝,丢下了群臣百官,一路策马飞驰而来,正巧看到了韶音凌立于高楼之上的那一幕。

    他深邃瞳仁猛地缩起,看到她似乎随时会消失在他的生命里,他感觉心口一阵痛楚陡然泛滥开来。

    “醉仙小姐,本侯爷愿意以千金为聘,明媒正娶地将你娶回侯府。”

    夜立万被迷得神魂颠倒,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一抹纤柔的身影与当初坠楼的阿九是多么相似。

    “切!人家醉仙哪里稀罕你那狗屁千金,丢人啊!闭嘴吧你!”

    “有钱就败家,没钱你还是回去拜神好了。”

    众人见到第一个开口的机会被夜立万得了,集体唾弃道。

    “醉仙小姐,你若不为我披上嫁衣,我就为你和尚的袈裟……”

    夜立万脸皮极厚,非但没有闭嘴而且还恬不知耻地继续表白起来。

    陌紫皇听到他厚颜无耻的话,衣袖下的拳头握得咔咔作响。

    “这位公子看上去很有慧根!”

    韶音听到夜立万的话,淡淡的回了一句。

    “你出家去吧!去了就不用再回来了!”

    夜立万听到她的话,直接被堵得说不出话来。

    “哈哈哈!”

    “笑死我了!”

    “哈哈哈哈——”

    “夜小侯爷,作为失败的典范,你实在是太成功了。”

    其他人立刻哄笑起来,全部都笑话夜立万自不量力。

    夜立万听到众人的笑声,脸涨红起来,好似充血了一般。

    站在他身边的韶漫,听到他当着自己的面,居然对别的女人表白,早就气得发狂。眼睛红彤彤的,眼泪滚滚落了下来。

    “哭什么哭?晦气!”

    夜立万原本心情就很不爽,如今被公然拒绝,他更是一肚子的火。偏偏韶漫又在旁边哭哭啼啼,他一把将她推开,让她倒在了冰冷的地上。

    韶漫睁大了眼睛,看着夜立万那无情的模样,想起当日同样是在镜雪楼之下,他们两人恩爱地泛舟游湖,冷眼看阿九从高楼下掉下来。

    同样是这个地方,但这一次却完全变了个样子。

    “看着都烦人!”

    他看到韶漫哭丧的脸,都不想再瞧她一眼。

    “夜小侯爷不想看到她,不如割爱给我们吧!”

    一旁跟夜立万相交不错的酒肉朋友,立刻yin笑起来。

    “得了,瞧你们一个个牲口那嘴脸,带走吧!这样的货色,本侯爷不缺!”

    夜立万挥了挥手,毫无眷恋的说道。

    “好嘞!”

    几个猪哥自知醉仙是看不上他们的,能得个暖床奴也是收获。

    “万哥哥!”

    韶漫见到他们将自己粗暴地拉起来,立刻飙泪望向夜立万。

    只是夜立万的目光,紧紧地凝视着镜雪楼之上那如同九天玄女的醉仙韶音,根本就不理会她的哀求。

    韶漫心如死灰,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自己会是这样的结局!

    没有人关注消失的韶漫,众人的焦点全部都在韶音的身上,可以说是万众瞩目。

    “醉仙姑娘,你若是嫁给本公子,本公子定会把你视为心头宝。”

    “还是嫁给我吧!”

    “他们怎么又本公子优秀,嫁给本公子才是最明智的!”

    “......”

    众人开始自卖自夸起来,而后又转变为互相对骂,甚至动起手打了起来。

    镜雪楼之下乱成了一团,韶音站在镜雪楼上却是淡定自若。

    “各位安静!”

    她开口说道,淡淡的嗓音,从镜雪楼之上飘下来,显得有些不真实。

    然而,听到她开口,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也停下了打斗,努力在她的面前保持最好的形象。

    “感谢各位对小女子的抬爱,可惜,小女子早有婚约。”

    韶音脆生生的开口说道,直接打破了众人的幻想。

    “有婚约也可以解除啊!”

    “就是啦!”

    “良禽择木而栖,再考虑一下呗!”

    “......”

    众人在短暂的寂静之后,又不死心的说了起来。

    陌紫皇听到韶音的话之时,俊颜上刚刚浮起的一抹温柔笑容,彻底被冻结成万年寒冰。

    “踏踏踏!”

    一阵整齐的马蹄声,由远及近,好似要踏碎大地,让整个地面都震动起来。

    众人放眼看去,就见到了皇家禁卫军出现在眼前。一个个禁卫军甲胄森严,脸上都是严肃之色。

    一个身着银色铠甲的高大男子,骑着骏马行于最前方。男子有着一头漂亮的栗色长发,瞳色也是好看的栗色。整个人透着一股稳重的气息,好像是大山一般伟岸。

    “你们围在这里是要造反不成?本侯接到密报,此地有人造反叛乱,全部都抓回去!”

    男子挥了挥手中的长枪,声如洪钟一般响彻而起,让所有人吓得撒腿就跑。

    要是被以叛乱罪名抓回去,那他们还不得被家里的长辈剥皮拆骨!

    “哗啦——”

    四下逃窜的身影,不过瞬息的功夫就无影无踪了,就连那些聘礼都没有来得及拿走。

    韶音听到此人的声音,遥遥的望去,就认出了这张脸。

    陌紫皇的四弟陌归墟!

    只是为何陌紫皇是武尊王,而陌归墟却是侯爷?

    她实在是想不通!

    三千皇族禁卫军动都不用动,就单单是这份气势,就把这些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公子哥们吓跑了。还有那些来凑热闹的小人物,更是没命地逃了。

    “哈哈,你们回去吧!”

    陌归墟跳下马匹,挥了挥手,让这些禁卫军回去。

    “遵令!”

    训练有素的禁卫军大队,立刻返回皇宫。

    韶音从镜雪楼上走了下来,见到陌归墟站在梅花树旁雄姿英发。古铜色的面庞上浮起笑容,露出了一排雪白的牙齿。

    “小弟来晚,让大嫂受惊了!”

    陌归墟拱了拱手说道,一身铠甲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你怎么会来?”

    韶音听到他的称呼,脸上飞霞缭绕。她不知道为何陌归墟回过来替她解围,还兴师动众地率领了大批禁卫军!

    “哈哈,老大都为你罢朝了,小弟能不来吗?”

    陌归墟笑了笑,对于大嫂能够引起神都这般轰动,也让他长了见识。

    “紫皇罢朝了!”

    韶音圆瞪着秋水明眸,露出了惊诧之色。如今风帝称病未上朝,摄政王陌紫皇代理朝政,他素来一丝不苟,今日竟然罢朝了。

    “可不是吗?话说金銮大殿文武百官当时正谈到重要事情,老大得知镜雪楼这边的事情,脸一下子就黑了,直接大手一挥,罢朝了。”

    陌归墟有声有色的说道,让人似乎如临其境。

    “说得爽了?”

    一声冰冷凛然的嗓音,从陌归墟的背后抚过,让他感觉脖子一凉。

    “老大!我说爽了!换你说!”

    陌归墟笑得憨厚,听到这声音,他就知道是大哥过来了。

    “说爽了就滚!”

    陌紫皇没好气地瞪了老四陌归墟一眼,让他多嘴多舌!

    “好嘞!小弟懂的——这就滚——”

    陌归墟暧昧地看了他们两人一眼,然后非常干脆利落地走了,把空间留给他们。

    “臭小子!”

    陌紫皇见到他意有所指的模样,开口骂了一声。

    “你不回去上朝?”

    韶音看到陌紫皇站在面前,也不知道他来多久了,想到他特地跑过来,她就觉得心被甜蜜填得满满的。

    但又忍不住担心,他们到底讨论到什么大事了,会不会因此而耽误。

    “罢都罢了,还上什么朝?”

    陌紫皇看到她那小巧玲珑的娇弱模样,总是让他想要保护她。

    “其实这边也没发生什么。”

    韶音与他单独相处,感觉有些说不清的紧张,淡淡的开口说道。

    “这还没什么?”

    陌紫皇俊美绝伦的俊颜上,露出了一抹怒色,却不是因为韶音,而是因为那些不自量力的纨绔子弟。

    “对我而言,你的事情,没有一件是小事,每一件都是天大的事。”

    他说得认真,语气也很诚恳。

    韶音听他说得那么直白,脸颊腾起了桃晕。

    “对了,我有件事不明白。”

    “你是说老四的身份?”

    陌紫皇猜到她要问什么,其他人不知道陌归墟是他的弟弟,所以并无此疑惑,但她见过他的兄弟姐妹,自然会很奇怪。

    “我们几个兄弟身上各有着一件人人觊觎的东西,除了我和小七之外,其他几个兄弟都被安排了不同的身份和背景,让人无法查到。老四被安排在了定国候的府邸,是掌管皇家禁卫军的小侯爷。”

    他详细的解释道,并没有对凤魅雪有所隐瞒。因为他和小七的实力最强,所以才能以真正的身份留着天曜皇朝,其他几个兄弟,实力比他们要弱,倘若暴露在人前,就会引来无数的麻烦。

    “连蝶后都对付不了的敌人?”

    韶音想起蝶后那么厉害,如果连她都没办法对付,那要对陌紫皇兄弟下手的敌人有多强大啊!

    “娘亲一个人,如何敌得过天下隐世宗族?”

    陌紫皇的目光中透着一抹冷酷之色,哪怕娘亲再强大,也无法杀尽所有的隐世宗族之人。

    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扶了扶眉心一点朱砂般的珍珠。

    烈焰莲珠,天下至宝,无数隐世宗族梦寐以求的东西,就在他的身上。

    凤魅雪下令怀有强大力量的隐世宗族之人,严禁擅自入凡世,更不能对普通人出手。他只要留在神都之中,就不会有人威胁到他的性命。但如果离开神都,那就难说了。毕竟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紫皇。”

    韶音见到他眼底的隐痛之色,忍不住为之心疼。伸手握住他的手,眼底有几分担忧之色。

    她不知道他的身上有什么东西会引来杀身之祸,但她知道怀璧其罪的道理,他最大的敌人是人贪婪的一面。哪怕是稚儿老翁,一旦动了贪念,都会成为一把利刃。

    “不要对我这么温柔,不然我会忍不住想欺负你!”

    陌紫皇反握着她的柔荑,心里充满了感动。他的几个兄弟虽然拥有不同的身份,但却过得很自在。不必当王爷,是他们几个最庆幸的事情。

    小七虽然顶着长公主的名号,但也是行动自由,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

    “哼,我才懒得理你!”

    韶音想要抽出手,脸颊红扑扑的,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的。

    “你可以对我凶,但不许不理我。”

    陌紫皇紧紧握着她的手,没有让她挣开,霸道的话音,落了下来。

    “你这是什么歪理啊?霸道的家伙!”

    韶音哭笑不得的说道,看着他一脸认真,心中颇为无奈。

    “不答应我,我就不放开你。”

    陌紫皇像是个赌气的大男孩,让韶音目瞪口呆。

    “好啦,我答应你,乖。”

    韶音踮起脚尖,伸手拍了拍他的脑袋,做出安慰小宠物的举动,让陌紫皇再度黑了俊颜。

    “阿音,你不该以为我是小孩!”

    陌紫皇一把揽住韶音的纤纤细腰,抱着她隐入梅林之中,掠进她在镜雪楼之中的卧房之内,将她压在床榻之上。

    完美的俊颜之上,勾起了一抹蛊惑人心的邪魅笑容。红唇上扬的弧度,扯动了韶音的芳心。

    他伸手扯下她的面纱,以唇擒住了她馥郁的红唇。他早就想要这么做了,忍了太久,终于忍不住了。

    属于他的阳刚之气,席卷而来,铺天盖地的压向了韶音。他如瀑的长发,滑过她娇嫩的颈脖,撩得她发痒。他好似穿花的蝴蝶,在她桃花般的唇畔流连忘返。

    “呜——”

    韶音瞪大了水蒙蒙的眼眸,纤长的睫羽扫过他的肌肤,呵气如兰的吐息,喷洒在他的鼻翼。她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才几个眨眼的功夫,她就已经出现在了她的床上!

    但最关键的问题,并不是她在这里,而是,陌紫皇为什么也在她的床上?而且还压着她的身体?

    陌紫皇并没有给她任何思考的机会,由浅入深的吻,让她几乎无法呼吸。

    他离开她的唇的刹那,她张大嘴巴呼吸起来,然而他却没有这么轻易放过她。再度吻上她,舌头追逐着她柔软的香舌,那样激烈的索吻,让她感觉意识都模糊起来。

    脑海似乎是一片空白,除了他的身影,什么也没有。

    “阿音,你是我的唯一。”

    他的唇离开她的唇边寸许,温柔的嗓音,吐露而出。充满了渴望的深瞳,凝锁着韶音如樱花般粉嫩鲜艳的玉颜。指腹在她的脸颊上滑过,一路往下移去,一直抵达她的衣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