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094】富可敌国

帝医醉妃 【094】富可敌国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渊清,见到舅舅就要跑了么?”

    梦君临挑了挑剑眉,性感的声音,透着一股冷漠冰寒。ai琥嘎璩一身褐色的长袍之上绣着祥云暗纹,尽显成熟男子的魅力。

    他的身上散发出一股巨大的压力,让墨烟四蹄发颤,根本无法撒腿跑走。

    月上渊清见到自己被发现,自知走不掉了,便只能跳下马,讪讪的笑了笑。

    “我的亲舅舅,外甥这不是眼神不好,没瞧见您吗?”

    “等拍卖结束之后,跟我回去。”

    梦君临充满威严的话语,让月上渊清都快哭出来了。

    但月上渊清知道,这次被舅舅逮住了,铁定要回去的。

    他舅舅是的雷厉风行的主,从来没有人敢忤逆他,冲撞他,人人皆是畏惧他。

    他曾是云梦帝君,若非因为凤魅雪,也不会放下皇权,当一个逍遥的太上皇。

    无论他如何精打细算,万般筹谋,也走不进她的心。他打得了天下,却攻陷不了一寸芳心。即便如此,他在云梦千万百姓的心中依旧是那个挥斥方遒的战场霸主,尊贵无量的云梦之主。

    “义父来了,看来不需要我出手了!”

    梦昙原本还想开口参与拍卖,为的就是给爱美酒的义父梦君临带回佳酿,但没想到他会亲临神都。看来是蝶后的回归,让他千里迢迢从云梦赶了过来。

    想起义父的厉害,他立刻隐入人潮之中,免得被认出来之后引他怀疑。他以抱恙为借口,未曾露面,只是安排了替身在太子东宫。

    在他隐入人潮的时候,梦君临冷酷的眼,朝着他的方向扫过去,但他已经不在原地了。

    “难道是我感觉错了?昙儿此刻应该在暮雪城才对!”

    梦君临收回心神,瞥了月上渊清一眼,让他别动逃跑的心思。这家伙居然满世界乱跑,让众人找得够呛。此次他来神都,接到了妹妹的请求,就是顺便把他们家的臭小子带回来。

    “舅舅,我可以自己回去,不劳您大驾!”

    月上渊清见到他看自己,连忙挤出了尴尬的笑容,想着什么时候偷偷溜走。

    “少耍花样,你给我老实跟着,这次你娘找你回去,除了相亲这件小事之外,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梦君临知道他心里的花花肠子,没好气的敲了敲他的脑袋。

    “哪能有什么大事啊?”

    月上渊清明显不相信,有月上蓝泽那个乖宝宝在,什么事情要他亲自过问的?

    “大姐已经醒了。”

    梦君临深邃冰冷的眼眸之中,滑过一抹温柔之色。想起大姐紫雪沉睡多年,终于醒来了,他感觉整灵魂都温暖了起来。

    这么多年,那个男人一直守护在姐姐紫雪的身边,哪怕所有人都放弃了希望,那个男人还是守在那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也许是他的真情感动了上苍,姐姐才会苏醒过来。

    他这一次来到神都,其中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告诉凤魅雪这件事情,毕竟,那个痴情无悔的男人是凤魅雪唯一的大哥凤潋墨。

    “真的吗?紫雪姨醒来了!”

    月上渊清听到紫雪苏醒,也知道这一次他必需回去了。如此喜事,如果他错过了,那可会非常遗憾的。

    他相信如今最开心的不是他们,而是守了紫雪数十年的凤潋墨,有情人终成眷属。

    “这的确是喜事,想必娘亲知道会很高兴。”

    陌紫皇听到梦君临的话,俊颜上露出了一抹喜悦之色。他的舅舅凤潋墨这些年过得很不容易,一直守着一个没有意识的人,每天做的事情就是等待奇迹发生。

    “虽然是喜事,不过也不能阻止本楼主对美酒的热情。云心醉仙本楼主出价两亿五千万!”

    花冷醉慵懒的笑着说道,没有因为梦君临是老相识而把美酒让给他。

    “三亿。”

    陌紫皇对云心醉仙势在必得,这酒对他有着非常特殊的意义。

    因为梦君临的介入,月上渊清也退出了竞价,免得被这个舅舅揍一顿。

    现场的众人早就已经被惊讶过无数次,如今下巴都已经掉到了地上,嘴巴几乎都无法合上了。被震惊多了,他们也有种麻木的感觉。

    听到这样的天价,众人也只是僵硬地张了张发疼的嘴巴。

    夜立万早在听到陌紫皇出了一亿的时候,被打击得体无完肤了。跟起陌紫皇一比,他直接被打下十八层地狱了。

    “小辈还是在家里呆着,出来凑什么大人的热闹?”

    梦君临见到陌紫皇如此较真,便开口说道。

    “梦君临,你可不许以大欺小!老不羞哦!”

    一道温柔的声音,伴随着一阵冷风吹拂而来,冰羽仙鹤之上,一对神仙眷侣盈盈落了下来。只是因为人太多,很多人都没有看到那两人的模样,只见到了两个绝美的背影。

    听到凤魅雪的话,原本还打算继续报价的花冷醉和梦君临都没了声音,能够见她一面,他们哪里还要借酒浇愁。

    至于丰神俊朗的陌烟华,则被他们直接无视了。

    “小凤儿,几年没见,你越发漂亮了!”

    花冷醉不正经的笑道,脸上绽放出大大的笑容,开心得无法掩饰。

    “这几位前辈似乎都是互相认识的!而且各个身份不同寻常!”

    韶音见到这几人的出现,自言自语的说道。对于陌紫皇对云心醉仙的执念,也让她为之动容。

    看来真正富可敌国的不是凤家和展家,而是他们背后的蝶后。

    “花蝴蝶,你还是跟当年一样欠扁!”

    陌烟华冷冷地飞过去一个眼刀,瞪完花冷醉,又瞪了梦君临一眼,显然是情敌见面天雷地火!

    “雪儿,我们上去吧!”

    他可不想让凤魅雪跟这两个心怀不轨的家伙接触,牵着她的白玉柔荑,乘着冰羽仙鹤飞向了镜雪楼的顶楼。

    “我记起来好久没有见过破篮子了,都到人家门口了,总不能不进去瞧瞧吧!”

    花冷醉见到他们上镜雪楼了,哪里还会留下来,立刻理直气壮地飞了上去。

    “我也很久没有见风吟了。”

    梦君临一脸的严肃,找了个很好的借口,同样飞上了镜雪楼的顶楼,连月上渊清也不理会了。若非月上渊清自己决定要回去一趟,有这样的好机会,早就逃之夭夭了。

    “这些都是什么人啊?各个身手都那么厉害!”

    众人见到这一幕,全部惊呆了,纷纷在猜测他们这些人是何方神圣。想到镜雪楼能够招徕如此多的高手,说明楼主交际甚广,绝对是大人物。

    因此对镜雪楼,人们心底越发敬畏起来。

    “王爷出价三亿,是否还有出价更高的?”

    韶音这些人都进了镜雪楼,证明了她心中的猜测是对的。在她看来,少了这些前辈的参与,想必陌紫皇出的高价,定然再无人可以相争了。

    不仅仅是她,就连其他人也是这样认为。

    然而,没有等她宣布最终得主,就听到了一道脆生生的嗓音,再度落了下去。

    “我们家主上出价四亿买云心醉仙!”

    先前出口报价的那个青色羽衣少女再度开口,脸上挂着一缕浅浅的笑容。

    韶音这才注意到这个少女,她的主人并未出面,只派出了这么一个小丫头。但,她却完全看不透这个小丫头,明明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少女,一双眼睛里却透着成熟的感觉。

    陌紫皇一早就看出这个少女不寻常,那她背后的主人,想必更加深不可测。

    “十亿,云心醉仙本王必定要得到手。”

    他霸气的声音,掷地有声的落了下来。目空一切的眸光,扫过数万人,仿佛睥睨苍生的天神,霸气无限。

    翻手间,风云在握。

    覆手间,万众臣服。

    听到他的话,青色羽衣少女一双青色碧瞳里露出了一丝迟疑之色,不知道这样的天价,主人是否要继续抢夺下去。

    她的目光朝着四周环顾一圈,似乎是在征求主人的意思。

    “既然阁下也在此,何不亲自开口?鬼鬼祟祟,见不得人吗?”

    陌紫皇见到她的举动,就明白她背后的人就在人群之中,但那人却未曾现身。这样一个有着可怕财力的人,却隐藏在暗处,他根本就不知道对方是谁。如果是他的敌人,那将是一个绝对可怕的劲敌。

    “主上说了,既然王爷如此喜欢此物,那他就不夺人所爱了。”

    青色羽衣少女朝着陌紫皇开口说道,让云心醉仙的拍卖落下了帷幕。

    “恭喜王爷!”

    韶音见到无人再出价,便开口朝着陌紫皇恭贺道。面纱下的娇颜,浮起了一抹浅浅的绯红。对于他先前那句话语的意思,她是听懂了。

    “接下来,要拍卖的是碎玉银光与缠梦浮春,起价同样是一千万!”

    她将盛装在珐琅彩孔雀杯中的碎玉银光展示出来,色彩艳丽的孔雀杯之中,一汪银辉闪烁的酒水,仿佛采集了天空之中的星辰,美如梦幻。一股清新的酒香,从杯盏之中袅袅腾腾的散开,编织成一个美丽的梦境。

    闻到碎玉流银的酒香,很多人都感觉有些晕乎乎的了。闻了这么多的酒味,哪怕没有喝上一口,也让众人有着醉于迷梦的错觉。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酒,更不知道是何人酿造出来的。他们第一次知道,原来酒也有着那么多的种类与味道。酒文化的博大精深,他们是初次领略。

    这碎玉银光不比云心醉仙要差,众人猜测此酒必定又会引来一番激烈的争抢。

    韶音站在镜雪楼之上,淡然的姿态,似乎并不紧张。

    “此酒香气馥郁,飘扬千里,可谓绝品。”

    数九寒冬之中,天空里竟然飞舞着如丝如缕的紫色地狱樱蝶。蝶羽纤薄而透明,极富质感的光泽。美丽轻盈的大翅膀上,精细的绣着妖艳绝色曼陀罗花蕊图案,飞舞间撒下的炫目光彩。

    漫天的紫色透明地狱樱蝶,明明是来自地狱的使者,但却美得让人失魂。

    只是,地狱樱蝶再美,也及不上翩然落下的谪仙男子好看。

    漫天的地狱樱蝶飞舞而出,飞转着三百六十阙旋舞。白衣男子手执着一柄通体流华的玉笛,袖口处一朵幽蓝色的曼陀罗刺绣分外耀眼。这柄玉笛极其精美,饱蘸月华的颜色,点染着几瓣莲花。如同他眉心一点迷人的朱砂莲花烙印,泛着淡淡的银色。

    “五十亿,这两瓶酒,本尊要了。”

    疏朗清润的声音,轻柔如羽的落下,雪樱泣露般带着丝丝沁凉之意。一头银蓝色的长发,不羁的高高飞扬而起。

    他没有跟人讨价还价的意思,只是淡淡的话音,却叫全场没有一个人出声。

    哪怕是韶音也被这个谪仙男子的气场傍震到了,她仿佛看到了真正遗世之仙。

    “舅爷!”

    陌紫皇看到冷月漓出现的时候,嘴角抽搐了几下,这家伙看中的东西,似乎没有得不到的。

    而且,谁也不会相信,这个超级大美男的辈份,居然比他高出了两倍。

    “没有人出价,那本尊就笑纳了!”

    冷月漓的俊颜上,透着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瞥了陌紫皇那苦瓜脸一眼,疏懒的嗓音,悠悠地落下。

    众人听他的价格都出得那么离谱了,除了陌紫皇还有谁能拼得过?

    但让大家惊讶的是,陌紫皇没有再出价。

    冷月漓的性格他再清楚不过了,有人给韶音捧场,那他很欢迎。云心醉仙他已经买下了,剩下的两瓶让给他也没什么关系。

    “恭喜这位公子!”

    韶音听到他连最后一瓶缠梦浮春也买下了,这样的价格已经非常高了,自然是皆大欢喜。

    镜雪楼开业的第一天,韶音就赚了一大笔,虽然每个月只有一次拍卖,但这样的收入让她也多了发展的资本。酿酒她花了不少成本,每种东西都是用最上乘的,但如今赚得的钱,已经远远超过她所花费的了。

    “各位,这个月十瓶酒已经尽数卖完,下个月再会。”

    韶音朝着众人说道,宣告了此次的拍卖落下帷幕。

    “不知醉仙方才弹的那一首歌何名?”

    人群之中有人开口道出了所有人的疑惑,对于那首歌,大家都印象深刻。

    “醉倾城!”

    韶音动听的声音,飘漾在风中,传入了众人的耳畔。

    一曲醉倾城!

    数万人共同见证了这一次令人匪夷所思的天价美酒拍卖会,除了买到的酒的人在凤曦泽的帮忙下将钱存入至尊钱庄之中韶音的名下,其他人都纷纷离开。

    也是这一日,镜雪楼醉仙之名,响彻整个神都,乃至天曜九州。

    亿万美酒与醉仙那一曲《醉倾城》传变了大街小巷,人们茶余饭后谈论的话题,都不离醉仙二字。

    他们不知道醉仙是何人,但她的美,却是所有人深信不疑的。哪怕没有见到她真正的模样,但那天人之姿,已经烙印在他们的心上。

    神都之中的名门望族公子们,都在暗中流传,谁若能娶得醉仙,那才是当之无愧的神都第一人。

    人潮散尽,镜雪楼之中依旧清寂如昔,并未因为开张失去了原有的味道,这让镜雪楼的楼主纳兰风吟感到很满意。

    这一次韶音亲自主持拍卖会,不过是为了让镜雪楼之酒在神都之中打响名声。以后的拍卖会都将在神都最大的拍卖场烟火凡世进行,那是凤家开的拍卖场,遍布整个云幻大陆的主城。她所酿造的酒,将会一步一步走向整个大陆。

    因为有陌紫皇的财务大总管凤曦泽帮忙,韶音省事了很多。凤曦泽为她在至尊钱庄开设的名字的是醉仙,加上陌紫皇的刻意保护,外人几乎都查不到醉仙真正的身份,也保护了韶音的安全。

    韶音抬头看了一眼天边,不知不觉这里已经是云霞漫天。

    她走进楼中,就见到一袭黑衣的陌紫皇,已然坐在白玉桌之前,朝着她露出了一抹欣然之色。

    “云心醉仙若是没有醉仙共饮,那岂不是失了很多乐趣?”

    陌紫皇举起手中的酒樽,酒水里映着通红的云霞,淡淡的光晕照亮了他的俊颜。

    “那位公子没有上来吗?”

    韶音坐在他的对面,疑惑的看了一眼空空荡荡的三楼,这里除了他,就只剩下她了。买下碎玉银光酒和缠梦浮春酒的那位白衣公子,并没有出现。

    “他到顶楼去了,这里只有你我二人,共渡这夕阳无限好的时光。”

    陌紫皇目光温柔的凝视着韶音,透着几分暧昧的话语,让韶音的脸颊泛红。轻盈的面纱,好似浮云飘在她的娇颜之上。

    “那日的冰雕,我很喜欢。”

    屋里只有他们两个人,韶音感觉胸口莫名滚烫。长睫染上了夕阳的媚色,秋水明眸也蕴藏着缱绻的柔情。

    那位公子去了顶楼,想必也是一位前辈了。怪不得陌紫皇没有跟他争抢,想必他早就知道那位前辈会去顶楼与蝶后他们一起。

    “今日的醉倾城,我也很喜欢。”

    陌紫皇第一次听韶音弹琴,没想到她弹得那么好,真是让他意外了。她总是那么叫人惊叹,给了他源源不断的惊喜。

    “可惜找不到影落月心,不然倒是挺适合你的。”

    他饮下一杯云心醉仙,有些遗憾的说道。

    “影落月心是什么?”

    韶音好奇的看向他,淡淡的问道。见到他替自己斟满一杯酒,她也举袖与他对饮一杯。

    “影落月心是一把不知所踪的古琴名字,和我的九霄环佩是齐名的。”

    陌紫皇开口说道,没有细说影落月心和九霄环佩的典故,毕竟都是失传之物,说再多也无用。

    “那定是把好琴。”

    韶音想起陌紫皇的九霄环佩,那是一柄有灵魂的古琴,弹奏出的乐曲,更是叫人心神震颤。

    然而,最让她在意的琴上的苍华云泪,这些日子她考虑了很多,也许触碰到苍华云泪的时候,她就可以回去了。

    只是她如今却没有急着要回去,因为她得知了这里也有一座九华山,与她当年来这里的地方非常相似。她怀疑那座九华山很可能就是连接着两个世界的通道,她的父母是否也来到了这个世界,才是她最想知道的。

    倘若他们真的来这里了,那她如果回去,才会真的找不到他们。

    因此,她即便要回去,也要先确定她的父母到底有没有来过这里。

    想到这里,她觉得好几日无法安宁的心神,一下子就平静了下来。想到不必马上离开,她的心寂静地欢喜,没有叫人发现。

    “好琴也要配上对的主人,才能弹奏出千古绝唱。你那一首《醉倾城》似乎还未完成全曲,他日我们一同谱齐如何?”

    陌紫皇口中美酒入喉,迷朦的眼眸,望了过去,冰冷的声音,也被酒水熨烫出几分暖意。

    “好啊!我也是匆匆写了一半,并没有做完这一曲。”

    韶音璀然一笑,这里四下无人,她也没有再戴着面纱。那美丽的笑容,映着窗外的夕阳,颤动了陌紫皇的心弦。

    这首曲子她只是临时决定要演奏的,将酒名融于歌曲之中化作歌词,只是没有精心准备,谱出了歌曲的上部分,下半部分并没有写出来。常人听不出曲子的奥妙之处,但陌紫皇却是其中的行家,一听就知道那是未完之作。

    虽然还未完整,却已经轰动全城了,若是谱全这首《醉倾城》必定是传世流芳之作。

    两人说着很轻松的话题,气氛格外的温馨融洽。不必说什么甜言蜜语,有彼此在身边,哪怕只是最简单的话语,都能叫他们感到喜悦。

    “紫皇,你帮我查个地方可好?”

    韶音双手托腮,水润的眼眸,凝视着陌紫皇。

    火月雪貂小萌萌,从她的衣袖里钻了出来,趴在桌子上,圆溜溜的眼睛也瞅着陌紫皇。

    “说。”

    陌紫皇见到她那可爱的模样,没有啰嗦的话语,直接简单明了的回应道。

    “帮我查九华山,我要知道关于九华山的一切消息,要多详细就有多详细。”

    韶音开口说道,她如今的势力还在慢慢建立,不像陌紫皇早就经营多年。情报这种东西,还是他查得快。

    “好。”

    陌紫皇唇畔轻启,冰冷的话音,却有着难言的重量。君子一诺,重逾千金。

    “有劳了。”

    韶音温柔的说道,眼里有着信任之色。对于陌紫皇的话,她一直都是相信的。他答应的事情,定会办到,这是她对他发自内心的信赖。

    他总能让她觉得安心,好似高大的山峰,永远屹立不倒。

    哪怕是天塌下来,他也会伸出有力的手臂,替她撑起一片天空。

    倘若她本就是生于此世,她相信自己要做的选择就会变得容易许多。

    “要谢我就陪我喝酒!”

    陌紫皇神情温和,冷寡的脸庞,此刻染上了金黄色的霞光,线条也柔和了许多。

    “不醉不归。”

    他举起酒樽,笑意洇染上如画的眉眼。

    韶音豪爽地举起酒杯与他对饮,一如那日雪花梅林之中的闲逸自在。

    两人独享着二人世界,他们也有些好奇,顶楼的那些人,此刻在做什么。

    镜雪楼的顶楼风光绮丽,大片的天空被残阳染红,临水照花,波光映天,美如仙境。

    “小舅舅,你这些年可真是叫人好找!躲在哪儿逍遥自在了?”

    凤魅雪手里捧着龙凤月光杯,坐在镜雪楼顶楼的玉栏杆上。晚风吹起她的衣袂,她依旧穿着最喜欢的紫潋水云裙,任由光点错落在烟雾般的长裙之上。

    一双蝶眸凝向了美得惊天动地的小舅舅冷月漓,她可是好多年未曾见过小舅舅了。这可是以前没有出现过的事情,他似乎和从前不一样了。

    那一双永远冰冷无情的眼里,似乎多了一丝柔情。

    难道,小舅舅有心上人了?

    这才能解释这么多年,小舅舅总是不见人影。

    “我自是在红尘之外。”

    冷月漓手中握着酒壶,仰躺于绝高的镜雪楼飞檐屋顶之上,周身依旧是环绕着美丽的蝶儿。他喝着酒,迷离的眼眸,凝视着长天。似乎穿透了九重天宫,望到了那一抹清冷倔强的仙颜。

    “小雪,你找我有何事?”

    “自然是为了紫皇那孩子的事情。”

    凤魅雪并没有避讳在场的几人,他们都是熟人了,皆是知根知底。况且陌紫皇身上的隐忧,她也想让他们一起想想办法,毕竟他们都是称雄一方的霸主。

    “紫皇那孩子怎么了?”

    众人并不知道陌紫皇的事情,他们几人都是看着孩子们成长起来的。他们讨厌陌烟华,对于凤魅雪的孩子们却视若己出。

    “此事说来话长......”

    凤魅雪的神情透着几分忧虑,让陌烟华将情况跟几人说了一遍,让他们都露出了凝重之色。

    几人在镜雪楼顶上谈论起来,而陌紫皇却并不知道这一切。

    第二日,凤魅雪和陌烟华就告别了陌紫皇,以要去看看紫雪为由,再度踏上了远行。月上渊清也与他们同行,离开了神都。

    陌紫皇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但他们没有说,他自然也不问。

    他忙着让人去查九华山的事情,自己也在公务之余,也翻看古籍查找关于九华山的线索。

    帝医府之中花开锦绣,淡青色的薄雾,笼罩在未化的冰湖之上。

    韶音一大早就已经起床,兴致勃勃地站在湖边将订做好的冰刀鞋穿上。韶乐第一次见到如此奇特的鞋子,不禁好奇地站在旁边看着。

    “哥,我也给你订做了一双鞋,你快穿上!”

    她穿着冰刀鞋,朝着韶乐招了招手。

    “嗯。”

    韶乐见到她一脸期待,也照着她刚才的样子,把鞋子穿好。这鞋子很合适,是根据他的鞋子尺码订做的,只是他穿上这冰刀鞋,几乎无法站稳。

    他摇晃了一下,就被韶音拉住了。

    “来,我教你玩滑冰!”

    韶音牵着韶乐,朝着冻结得厚实的冰湖走来,拉着他滑动起来。

    韶乐第一次滑冰,几次都差点摔倒了,连带着韶音一起跌在湖面上。他有些过意不去,自己摔了倒是不要紧,倒是连累了韶音。

    “九儿,我看看你滑吧!说不定就能学会了!”

    韶乐不想让韶音再因他跌倒,故而让她带他到湖边。

    “好啊!那哥可要看仔细了!其实滑冰很有意思的!”

    韶音将韶乐放下,然后自由地舒展玉臂,在偌大的冰湖之上滑动起来,旋转,跳跃,完美的动作一气呵成。

    今日她身着一袭红色的裙裳,衣袂飘扬,在冰湖之上好似美丽的蝶儿在翩然起舞。

    她滑得很开心,脸上挂着甜甜的灿烂笑容,比湖边的红梅还要动人。

    韶乐的眼里,只剩下了她一个人在冰上旋舞!

    韶音滑了一圈,回到了湖边,就听到海莲着急的声音传了过来。

    “小姐,大事不妙!”

    “莲儿,出什么事情了?”

    韶音淡淡的看向她,开口询问道。

    “镜雪楼被人团团围住了,那简直就是万人空巷!实在是太可怕了!”

    海莲原本是要去镜雪楼办事,但却根本过不去,打听了消息之后,就急急忙忙赶回来了。

    “为什么?”

    韶音听到事关镜雪楼,不由皱了皱眉头。

    “听说那些都是要向醉仙求亲的人!”

    海莲看了韶音一眼,脆生生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