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093】丰厚财富

帝医醉妃 【093】丰厚财富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章节名:【093】丰厚财富

    初冬的白色凉风,轻盈地拂过金色的时光琴弦,奏响了梅树绚烂缤纷的美景。

    神都之中的天下第一楼镜雪楼,今日开张大吉。

    层层白梅零落成雪,千株万树,晶莹盛放,氤氲出如烟似尘的美景。这几日连续下了几场小雪,让人分不清到底是白雪还是白梅。然而,空气中那一缕幽幽的梅香,却为这个枯寂的白冬涂抹上了芬芳韵味。

    青石长街人流熙攘,汇聚成汹涌的浪潮。人声鼎沸,哪怕是置身于其中,也听不清楚周遭的人说什么,大家都提高了嗓音,才勉强可以听到彼此的话语内容。

    “听说天下第一楼要开业了,你们知道吗?”

    “我也通过秘密渠道,得知了这个消息,不知道究竟是何方神圣能够在镜雪楼之中开张?”

    “不知道是否是镜雪楼主?”

    “我觉得这个不可能,如果是镜雪楼主,要开业早就开业了。你们又不是第一天来到神都,镜雪楼可是神都最神秘的地方,四周侍卫环绕,任何人都别想靠近

    “是啊,镜雪楼主人的性格太怪癖了,当初我想在镜雪楼开张,但连镜雪楼主的面都没见到

    “到底是何人?又开的是什么店呢?”

    “”

    无数人都怀着好奇的心,聚集到了镜雪楼之前。如今镜雪楼外的丹桂已经纷纷凋零成泥,而今只剩下了点缀着未化的白雪,辉映着天端的明媚旭彩。

    因为镜雪楼的守卫不减,故而许多人都只能远远的观望着那屹立孤独的镜雪楼,似乎不敢亵渎了它的宁静美好。

    数万人挤挤挨挨地将镜雪楼四周的道路都塞满了,人们也不知道镜雪楼开张是流言,还是真的。看镜雪楼的样子与往常还是一样,并没有那些寻常店铺的红尘气息。

    但看到如此多的人都来此围观,他们的心里又安稳了几分。这么多人过来,镜雪楼开业的消息,必定是真的。

    只是为何不见楼门开放?也没有见到什么人进去?

    许多人一大早就已经来此等待,有的人则是挤了好久才挤到镜雪楼附近,一个个都是累的气喘吁吁。

    从早晨天还没亮,等到大中午了,众人的耐心也都快耗尽了。

    “这是不是耍我们啊?”

    “到底谁他娘乱说镜雪楼要开业的?根本就没有一点要开业的样子!”

    “就是啊!都日上三竿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我们大家都被骗了?”

    “我就说镜雪楼不可能会开业吧,果然如我所料!”

    一道道议论声,落了下来,让人群喧闹至极。

    “真是可惜,我还以为镜雪楼要开业了,没想到只是虚假消息啊!”

    一辆华丽的马车之中,方绍锦掀开珠帘,有些遗憾地说道。听闻镜雪楼开业的消息,她也是本着好奇的心,才过来一看。见到这么久没有动静,她也是露出了几分失望之色。

    “薇儿,我就说镜雪楼不会开业的,你偏偏不相信,这下子要信了吧!”

    一个软轿之内,月霓尘坐在轿子里,身上裹着厚实的衣裳,朝着旁边与她有几分相似的月浅薇淡淡的说道。

    “尘尘!我也不知道这个消息是假的啦,听说镜雪楼的楼主是纳兰圣医耶!我早就慕名已久了,真可惜见不到他!”

    月浅薇吐了吐香舌,她入宫努力学习医术,就是为了给月霓尘治疗寒症,听说她现在已经好了不少,她特地出宫看看。平日月霓尘都呆在屋子里不出门,她便拉着她出来透透气。

    月霓尘比她小一些,是她的亲表妹。但是两人的年纪几乎没有差别,所以都是称呼彼此的名字。

    来看热闹的不仅仅是她们几人,就连这些平日深闺之中的女子都出门了,更何况神都之中那些游手好闲的公子哥?

    无论是定南候府的小侯爷夜立万,还是定国候府的两位侯爷,也都闻讯前来观望。神都之中名门望族的公子小姐,都奉命过来打探情况。

    镜雪楼能够在神都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占据这这么大的地方,而且直面皇宫。镜雪楼的主人身份,让许多势力又好奇又畏惧,并非谁人都知道纳兰风吟的来历,在世人眼中他是非常神秘的。

    如今镜雪楼即将揭开面纱,自然吸引了无数人。无论他们有什么目的,都聚集到了这里。

    “再不开门,老子就回去睡觉了!昨天那婆娘哭了一夜,吵死人了!真想直接打发她出去!”

    夜立万烦躁的说道,脸上挂着黑眼圈,显然是没有休息好。

    自从韶漫受罚回来,就闹个不停,真是泼妇一般,让他厌烦不已。那日他没有去接她,但她身上又没有钱,只能一路走回来了。走到第二天,才晕倒在夜府的门口,直到天亮才被人发现带了进来。

    “夜小侯爷真是艳福不浅啊!小弟们都羡慕死了!”

    夜立万的跟班们,一个个垂涎欲滴的说道。韶漫他们都见过,脸蛋和身材都让他们浮想联翩。

    “等本侯爷玩腻了,就赏给你们乐乐!”

    夜立万找了这么久,也没有从韶漫的身上找到凤凰金簪,已经对韶漫失去了耐心。看来她是真的不知道凤凰金簪的下落,那留下来也是无用的。

    “还是夜小侯爷最大方了!”

    一个个肥头大耳的纨绔子弟听到夜立万的话,脸上露出了yin笑。

    夜立万则是一脸无所谓,得到手的女人,对他而言就是破布一样,没有任何的吸引力。反倒是没有得到手的女人,叫他心痒难耐。

    想起韶音那清丽无双的面容,以及她那高贵冷艳的气质,就叫他中烧。只是如今的他,没有办法跟武尊王抢人。

    但军师大人说了,只要他照着军师大人的计划行事。等到大业一成,他朝皇袍加身,他要什么女人都有,更别说区区一个韶音了!

    “夜小侯爷说得哥们几个都忍不住了,先去找家青楼乐呵乐呵

    肥头大耳的胖子们,满面春光的说道。只是他们进来容易,这下子要出去就难如登天了,被卡在人群里,进退维艰。

    就在众人等得焦躁不耐的时候,蓦然间,一阵动听的琴音,自镜雪楼之中飘扬而出。

    原本喧闹的人潮,骤然间安静了下来。

    丝丝缕缕的琴音也变得清晰了几分,循着琴音传来的方向,众人见到了那是在镜雪楼的三楼。

    “快看!在那里!镜雪楼上面!”

    有人惊呼了一声,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看了过去!

    一个身着白衣的女子,脸上戴着面纱,叫人看不清楚她的模样。然而,哪怕只是远远一望,就叫人心神震撼。

    云袖飞扬,顾盼生辉,宛若明珠。

    那女子风鬓墨发,气质出尘绝俗。独坐于镜雪楼空旷的玉露台上奏琴,玉指轻扬,琴弦在她的指尖交织出动人的音韵。

    最重要的是女子弹奏的乐曲非常特别,并非是广为流传的曲韵,让人听着感觉耳目一新。

    清风抚起漫天的花雨,随着琴声响彻而起,一声淡雅如春雨中盛开的梨花般的动听嗓音,自女子的红唇中飘出。

    “红尘一梦云心醉仙

    举杯月惊鸿潋

    对酒迎风笑九天

    年少轻狂风华无限

    梅花烬雪海眠

    山河不改天地变”

    随着女子天籁般的嗓音,娓娓动听地唱起动人的歌曲,所有人都凝神静静聆听。

    几道屹立在周遭屋檐上的身影,也都凝神听着这从未听过的歌曲。

    “流霆寂天醇绵

    紫霞泉琼波翩

    月梨白清雪莲

    花开荼蘼现

    云起醉桑田

    碎玉银光乍现

    香露雪烬风湮

    缠梦浮春间

    馥郁流芳艳”

    那寥寥数句之中,透着一股潇洒脱尘的感觉,让置身于滚滚红尘之中的凡俗中人,有种跳脱出十丈软红的感觉。

    陌紫皇一身黑衣,站在屋檐之上,目光遥遥望去。瞥见那白衣若雪的女子,清歌一曲,胜过了丝竹弦乐。她手中的琴,不是最好的琴,是一柄很普通的瑶琴,然而哪怕琴不是极品的,但弹奏此琴的人技艺却非常高。

    琴曲如缥缈的仙音,自天际华庭之上,渺渺流转到人间。

    “此琴此音,宛如仙歌

    他深邃的眼眸里,流转出惊艳之色。

    他身上的朝服还没有换下来,一下朝就匆匆赶了过来,还好没有迟来。

    时值正午,等了一早上的人,如今听了这一曲清心宁神的仙歌,感觉全身都舒畅不已。

    “这歌当真是叫人听着心旷神怡!”

    一袭紫衣的男子,站在不起眼的角落。脸上戴着银色面具,一双冷冽的眸子里,绽放出了璀璨的烟火光华。流苏玉珠垂坠在他的腰间,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他一身霸气尊贵,若非他站的地方偏僻,怕是早就成为众人的焦点了。

    “这个女子到底是何人?”

    他疑惑的喃喃自语道,不知道为何,他总觉得这仙子似的女子,给他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但却还没有熟悉到,让他一眼就认出她是何人的程度。

    “太子爷,此次我们私下来神都,娘娘那边瞒不了多久,一定要低调才行

    一个身着简朴布衣的侍从,见到梦昙竟然来到人流这么多的地方,不由担心的提醒了一句。

    “司徒,你叫本公子什么?”

    梦昙不悦地瞪了贴身侍从司徒一眼,语气里透着几分不悦。

    “公子,司徒多虑了

    司徒见到梦昙心思缜密,连私下对话,都如此小心,自然是没有再说什么。他如何比得上有着天才之名的太子爷考虑周全?太子爷做事,自有分寸,他不该逾矩。

    耳畔琴音与歌声交织在一起,另外一道浅蓝的身影,单薄地坐在一株高大的柳树之上。一双温柔的眸子,穿过千万人潮,定定地落了那弹琴的女子身上,充满了叫人无法看清的情愫。

    冷风吹起男子的长袍,他的周身似乎有一层薄薄的雾气,让人看不清楚他的模样。

    “主上

    一个灰衣人无声无息地出现在男子的身后,恭敬地叫了一声。

    男子伸出手搁置于唇畔,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让一旁的灰衣人只能安静地等待。

    他认真地听着镜雪楼之上传来的歌声,直到琴歇歌罢才挥了挥手,让灰衣人继续说话。

    “主上吩咐的事情,属下已经办妥

    灰衣人恭恭敬敬的禀报起来,不敢抬头直视男子。

    “知道了,没有要事,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

    男子淡淡的问道,似乎对任何事情都不关心,轻轻浅浅的嗓音,却叫灰衣人感觉压力如山一般。

    “属下明白

    灰衣人立刻化作一道青烟,消失在男子的面前。

    “这江山如画,最终落入谁手?”

    男子的唇角勾起一抹微微的弧度,好似一抹月牙,美丽无暇,然而却冷到极致。

    镜雪楼外风起云涌,镜雪楼上风平浪静。

    一曲奏罢,韶音缓缓站起身,让人撤走桌子上的琴,摆上了鱼戏莲叶白瓷杯。玉手握着白玉酒壶,斟满一杯美酒,朝着众人举起杯子。

    只是一杯酒,然而,酒香却顺着风弥漫开来,让十里之内都充溢着叫人闻而欲醉的酒香。

    许多人一生都没有闻到过这么醇美的酒香,眼睛里面露出了惊讶的光芒。

    “感谢各位来到镜雪楼,小女子先干为敬

    韶音抬起玉手,纱羽般的长袖,从她的手腕上滑落下来。镶嵌着一圈圈白色绒羽的衣裳,让她看上去好似一只美丽的白蝶,展翅欲飞。

    她喝酒的飒爽姿态,迷离了众人的眼。

    “如大家心中猜测的那样,镜雪楼今日开业,楼中只卖酒,卖得都是极品美酒。每个月限量十瓶美酒,于月初在镜雪楼拍卖。此酒非常珍稀,数量极少,价高者得

    纳兰双儿站在镜雪楼前,代韶音开始解说镜雪楼的事情。

    “镜雪楼之**有三层陈列着美酒,唯有拍卖下美酒之人,才有资格亲自进入镜雪楼之中小酌。第一层有四瓶美酒,分别是香露、流霆、天醇、琼波。第二层有着三瓶美酒,紫霞泉、清雪莲和月梨白。第三层的美酒则是最顶级三瓶,云心醉仙、碎玉银光和缠梦浮春

    她脆生生的嗓音,清晰地落了在每个人的耳中。单单是这些酒名,就让人听着神秘无比,更何况那缭绕在空气中的酒香,让人如痴如醉。

    “唯有拍卖到第三层美酒的人,才能与我们小姐同饮。今日人数众多,镜雪楼内无法招待各位,就在外面拍卖这十瓶限量的美酒

    她的话音落下之后,众人都惊呆了。

    第一次有这样的酒楼,卖酒每个月只卖十瓶,而且还要拍卖才能得到。

    “首先要拍卖的是香露酒

    纳兰双儿拍了拍手,立刻就有模样美丽的侍女,笑盈盈地端着琉璃杯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人山人海,叫人看不清楚那酒杯里的酒到底是什么模样,但却闻得到那酒杯中的酒香透过人群,伴着空气中的梅花白雪香味,沁入心脾。

    懂酒的人,只要闻着酒香,就已经醉倒了。

    “好香的酒味!”

    “这才是真正好酒啊!老子以前都白活了!”

    “快开始拍卖吧,我等不及了

    “”

    这些平日沉醉于纸醉金迷的望门贵族中人,觥筹交错,饮酒无数,虽然不会品酒,但是也懂得分辨酒的层次。

    至于那些沉迷于美酒的人,闻到这更加清晰的酒香,几乎要发狂了。

    “一层的美酒拍卖无底价,各位贵客随意叫价

    纳兰双儿看了韶音一眼,见到她点了点头,便继续开口说道。她第一次在这么多人的面前露面,心里也怪紧张的。但看到韶音肯定的目光,她感觉自己就有了力量和勇气,遂即朝着众人展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现在开始拍卖

    随着她这声音落下,众人愣了愣,出价的声音,就铺天盖地的响彻而起。

    “我出二十紫石币

    第一个出价的人,价位并不高。但韶音很淡定,她知道这只是开始罢了,如今镜雪楼刚刚开业,定然会赚上不少。她对自己酿出的酒有信心,当初她能让现代酒界为之震颤,如今在这异世同样也可以做到。

    真正的金子,总有一天会发光的,无论是到了什么地方,也不会黯淡光华。

    她淡定自若地坐在下面,听着报价的价格一路飙飞,从几十到几百,一直到上万,都没有停下来。

    这一次数万人参与拍卖,哪怕这酒酿得非常普通,依然会有很多人拍卖。因为能够这镜雪楼拔得头筹,就是一件在所有人面前长脸的事情了。

    “本侯爷出价三万紫石币

    夜立万为了面子,大声的出价道。

    越到后面,混乱的声音越来越少,能够出得高价的人,已经越来越少。成了各大世家之间的斗争,这些世家平日明争暗斗,现在当真神都百姓的面,他们自然不会示弱。

    加上这些人远远瞥见了韶音的风姿,恨不得立刻赢得美人芳心。

    谁能够买下这些美酒,自然会这美人的心中留下不同的印象,他们哪里还会把机会拱手让人?

    “本公子出价五十万!”

    一道霸气的声音,透着一股威严,掷地有声的落下。

    直接以一个秒杀夜立万的价格,让全场陷入了可怕的寂静之中。

    梦昙戴着银色面具,走到人前,冷漠的嗓音,没有一丝开玩笑的意思。众人都知道镜雪楼的实力,哪里敢在这里开玩笑。

    “你你是哪根葱?敢敢跟本侯爷抢!”

    夜立万面色青红交加,气得脖子都粗了。

    “价高者得!本公子管你是谁!”

    梦昙冷漠的声音充满了鄙夷,连看都不屑看夜立万一眼。

    “本侯出五十一万!”

    夜立万深深吸了一口气,他们夜家是将门世家,不像凤曦泽那样的商业霸主,他能拿出的钱并不多。五十一万,都让他心疼到极点,不过为了捍卫他的面子,说什么也不能输给这个连脸都不敢露出来的混球。

    “果然是出来耍猴给人看的!这样的价,你也真好意思出!”

    司徒冷笑着说道,对于夜立万这样的小角色,也妄图跟他们太子爷比财力,那真是自取其辱。

    韶音坐于镜雪楼之上,目光好奇地朝着他们主仆二人望去。

    一出手就如此阔气,而且听那人身边侍从的口气,根本就不把这几十万放这眼底。韶音知道,这个男子的来历怕是不俗。

    “一百万!”

    梦昙见到夜立万一副不甘的模样,伸出了手,指了一字。冷漠的嗓音,没有一丝犹豫,反而透着一股上位者的淡定。

    “这位公子出价一百万拍卖香露,还有人出价更高吗?如果没有,那香露就归这位公子所有

    纳兰双儿的声音都有些颤抖起来,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这样一瓶酒,就卖了一百万。

    显然是因为梦昙的豪气,直接震得全场陷入了巨大的震惊之中,无法回过神来。

    “本公子出两百万,博醉仙一笑!”

    就这众人以为香露的得主已定的时候,就听到一声邪魅风流的笑语,从远处的屋顶上传了过来。

    所有人听到这个价格,全都瞪大了眼睛。

    两百万只为了博美人一笑,这是哪里来的败家子?

    “那个女的戴着面纱,肯定很丑,谁还要讨好她?”

    夜青蕖站在夜立万的身边,听到这邪魅的笑声,立刻嫉妒的说道。

    但她看到没有人管他,大家的目光都在被称为醉仙的那位女子身上,顿时气得直跺脚。

    韶音的目光,与众人的目光一齐看向说话之人,当见到开口的是凤曦泽的时候,她不由露出了一抹好笑之色。

    花眠忧天天说凤曦泽是抠门的铁公鸡,这次看来,他出价倒是很干脆。

    神都中人见到是紫羽泽三公子之一的凤曦泽开口,心中的震惊也化作了理所应当。听闻凤曦泽被称为神都情圣,风流倜傥,万花丛中过,可以说是男人的公敌。

    但是,大家都知道,凤曦泽家大业大,开遍整个天曜皇朝城池的至尊钱庄就是凤家开的。可想而知,凤家到底多有钱了!

    “公子!”

    司徒听到对方面不改色的报出两百万,不由皱了皱眉头。

    太子爷今日已经引起了各方的注意,倘若再争下去,怕是会引人怀疑。

    “既然这位公子有此美意,那本公子便不扫兴了

    梦昙没有继续在加价,反正后面还有更好的美酒。

    他知道凤曦泽,是武尊王身边的人,他出面买下,就说明是武尊王要捧场。他便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让他拔得头筹。

    韶音自然也是知道,凤曦泽代表的是武尊王陌紫皇。所以,见到第一瓶香露被以两百万的高价买下,她的目光则是扫了四周一圈,落在了那一抹黑色的身影之上。

    他日理万机,却还是来了。

    见到他的那一刻,她感觉心花怒放,眼眸里都溢满了飞扬的神彩。

    接下来开始拍卖第二瓶酒流霆,直接一口价被梦昙以两百万拍下。他们熟悉酒名之后发现,似乎方才镜雪楼上那位姑娘所唱的歌,词里便蕴含着这些酒的名字。

    因为开头两人的高价,让后续参与拍卖的人也不愿意落于人后,香露、流霆、天醇、琼波全部在最短的时间卖出。

    其中天醇是被花眠忧以三百万买下的,琼波则是展落初花了四百万买下。这两个女子的参与,让所有人呆若木鸡。

    展落初许多人都认识,她家产业也在神都之中占据了一席之地,倒是花眠忧的出现,让所有人都摸不清脑袋。不明白这姑娘是什么来头,出手如此霸气!

    只有凤曦泽在一旁腹诽,对花眠忧每次接任务动辄上千万,让他都羡慕瞎了。

    听说花眠忧随便接个单子,就赚了三百多万。

    韶音见到花眠忧和展落初也参与了,不禁有些错愕。不过她们应该也有自己的打算,如今第一层的四瓶美酒都卖出去了,要卖的是第二层的三瓶限量美酒,紫霞泉、清雪莲和月梨白。

    “此酒名为紫霞泉,酒如其名,色若紫霞。至于味道如何,大家买回去尝尝就知道了

    纳兰双儿如今已经镇定了很多,介绍起这些酒来话音流畅。

    美丽的侍女手中端着古瓷杯,靠得比较近的人,可以见到那酒杯里的酒雾在阳光下泛着紫彩,有着紫气东来的好兆头。

    “人家出五百万买此酒!大家不要跟人家抢哦!”

    天际之中落下了一瓣瓣紫色的花瓣,一道从空中飞来的轿子上面坐着一个艳光四射的女子。无顶的轿子,停在了一个屋顶上,身上穿着花衣裳的女子,红色丹蔻的手指朝着那紫霞泉一指。

    “这个女子莫非是曲荷风!弄情阁第一花魁!”

    男人见到这个女子,全都激动了。看着她那妖娆入骨的模样,哪怕是看一眼,都会神魂颠倒。

    “一定是她,真是太诱人了!”

    一双双色迷迷的眼睛,朝着曲荷风的身上打量去。

    对于曲荷风这个花魁,不少人都垂涎不已,自然不会跟她抢紫霞泉。

    韶音见到这个女子的介入,让她原本能赚更多的紫霞泉无人问津,不由有些懊恼。但她不得不说这个女子,浑身都透着诱人的气息,让人似乎像是吃了春药一般无法控制自己。

    她距离曲荷风挺远,但可以看到她周遭的男子几乎都是一样的神情。

    这种情况很诡异,让她感觉这个女子身上有问题。但不关她的事情,她也懒得去管。

    “好酒怎么能不抢呢?这天理不容啊!”

    一道云淡风轻的慵懒嗓音,从梅花树下的马背上传出来。在马背上小憩的月上渊清,打了个哈欠,揉了揉惺忪的睡眸,笑着开口说道。

    “本公子出价八百万!”

    因为月上渊清开口,众人这才注意到他。当看清他和那匹神驹,神都的女子都尖叫了起来。

    “快看!那是羽公子耶!长得好英俊!”

    “真的是羽公子,好俊俏的儿郎!”

    “要是能嫁给羽公子,那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啊!”

    “他又有才华,长得又好”

    “……”

    众女们的议论声,让与展落初坐在一起的兰沁妍,气得小脸变了好几次颜色。

    “这些长得跟卤猪一样的家伙也肖想渊清哥哥,太讨厌了!”

    兰沁妍揭开车帘一角,偷偷地瞥了月上渊清一眼,小脸满是通红之色。

    “羽公子真是太伤人家的心了!”

    曲荷风楚楚可怜的望着月上渊清,但他还是面不改色。

    “人家出九百万!”

    她妖娆一笑,继续开口说道。

    只是她的目光却不是望向月上渊清,而是看向了一个不起眼一棵大树上。那里一抹浅蓝色的衣袂,将她的所有心神都吸引了过去。

    主上在那里,她自然要好好表现。

    “一千万!”

    月上渊清云淡风轻的嗓音,在人群之中炸开锅。

    谁也料想不到,一瓶酒,居然被抬到如此价位。

    听到月上渊清那毫不在意的语气,曲荷风的面色也变了几分。她没有实力跟月上渊清抢夺紫霞泉,看来只能拍下一个了。

    最终紫霞泉被月上渊清买下,他心满意足地骑着神驹墨烟,抬头看了韶音一眼,似乎是认出了她。

    随后清雪莲和月梨白也是以千万卖出,买主没有透露出身份,只是派人来买,所以买主不得而知。

    能够看到这样一场拍卖会,大家都觉得来一趟值了。

    “接下来即将拍卖最后的三瓶美酒,最顶级的三瓶。首先,要拍卖的是云心醉仙,将由小姐亲自主持拍卖

    纳兰双儿没有透露出韶音的身份,只是以小姐称呼她,让人搞不懂她的身份。

    “这一瓶酒,名为云心醉仙。酒色明丽,酒雾宛如流云,酒水润滑,尝过一口,便会为之沉醉。不过此酒后劲十足,若是酒量浅的人,可不要贪杯

    韶音站在镜雪楼之上,向众人展示了盛装于蓝玉雪花酒壶里的云心醉仙,打开酒壶的盖子,让酒香飘出来。

    哪怕闻过不少的酒香,但云心醉仙的味道非常特别,直接盖过了萦绕在镜雪楼四周的酒味。

    “此酒起价一千万,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百万

    韶音动听的嗓音,自红唇之中溢出,所有人感觉雷霆滚滚。

    “如此昂贵的价格,真的有人买吗?”

    许多人心里难免有这样的疑问,但对于那些钱多得堆成山,又爱好美酒的酒痴而言,这个答案无疑的肯定的。

    “本楼主出价两千万

    一道懒懒的嗓音,透着一股肃杀之气,席卷而来,让所有人都感觉汗毛倒竖。

    花眠忧听到这声音,立刻就知道是谁来了。

    除了樱落楼的楼主花冷醉,还能是何人呢?

    看不到来人在何处,但所有人都能听到他的声音,足以见得来人实力强大。

    “三千万!”

    一道阴柔的声音,从人群之中响彻而起。

    韶音放眼望去,居然见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雕龙军师曲尽欢。

    “没想到曲大人也有此雅兴,不过可惜,在下对云心醉仙的味道流连不已,不能割爱咯!五千万!”

    月上渊清见到曲尽欢,原本还没什么精神,一下子就精神了起来。

    “月上大人还真会开玩笑!这云心醉仙才刚刚现世,你怎么可能喝过?”

    曲尽欢显然不相信他的话,脸上露出了几分怒容。对于月上渊清三番两次跟他作对,他早就把他恨上了。

    月上渊清懒得理他,反正他对云心醉仙势在必得。自从喝过韶音那里的美酒,他现在喝起酒来,实在是下不了口。那疯丫头太坏了,居然用最好的美酒招待他,让他现在对普通的酒都不感兴趣了。

    不过他也有些担心事情没有那么容易,毕竟喝过这云心醉仙的人可不止是他一个。

    “你们这些小辈还真是不懂尊老,本楼主出价八千万!”

    花冷醉见到居然有人跟他抢美酒,立刻就怒了,身影如电光般一闪,就出现在了镜雪楼之前。

    他紫发飞扬,一袭天蓝色的长袍,披在他的身上。手中握着一个酒壶,姿态慵懒而随意。衣裳微敞,半露胸膛,充满了性感撩人的风情。一张格外好看的面庞,长眉若柳,一双半眯着的凤眼,不动声色间就流露出一股冷煞的气势。

    花冷醉,不爱美人,醉于花荫爱美酒的冷血杀手,对上了那一个倔强狂傲的女子,屡次交锋,每每失败。从相斗不止,到最终倾心,放下屠刀,只因放不下她。然而,千帆过尽,他才明白自己的心,佳人却已经心有所属。

    岁月未曾改变他的面容,但他的心早已经不是当年那无情的心。染了风霜,尝了情苦,陪伴他的依然只有酒壶里的酒。

    “本王知道楼主爱酒如命,不过云心醉仙本王要了

    一袭黑衣的武尊王陌紫皇,踏着金光万丈,风华无双地飞到镜雪楼之前。一张美若妖孽的俊颜,一瞬间就夺走了所有女子的呼吸。

    哪怕是曲荷风,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本王出价一亿!”

    陌紫皇霸气凛然的话音,彻底地叫所有人都震惊石化了。

    “嘶”

    倒吸凉气的声音,犹如浪潮般席卷大半个神都。所有听说此事的人,都发出了同样的声音,完全惊呆了。

    听到他出的价格,所有人都觉得武尊王疯了,为了一瓶酒,出到了上亿的天价。

    韶音的嘴角也抽了抽,完全没想到陌紫皇会这样为她捧场。

    她亲手酿造的酒,在他的心中就值这个价。况且,云心醉仙是他喝过第一次她酿的酒,这样的酒,他不会让给别人。

    “一亿一千万!这酒,本公子就是那么喜欢!真是没办法!”

    月上渊清伸了个懒腰,朝着陌紫皇露出了人畜无害的笑容。他伸手轻轻拍了拍墨烟的脑袋,也来到了镜雪楼的正前方,准备上楼坐坐。

    陌紫皇见到月上渊清要跟他抢酒,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交碰出火花来。

    “你们两个臭小子,真当我是空气了?”

    花冷醉真的被他们气到了,两个小家伙,直接把他排除在外面,难道他看上去就毫无竞争力不成?

    “一边去!”

    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然后继续怒瞪彼此。

    “我家主上出价一亿五千万!”

    一个身着青色羽衣的少女,爬到了树枝上,脆生生的嗓音,落在了众人的耳畔。

    陌紫皇和月上渊清转过头,看向那个少女,两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一抹奇异之色。这个少女身上的气息,应该不是普通人。

    他们两人都心知肚明这个少女的情况,但他们的美酒可不能被人抢了。

    “我出两亿!”

    没等他们出价,又有一道嗓音冷冷地落下,只是听到这个声音,韶音就感觉强大的压力,席卷全城。

    韶音眼底露出了警惕之色,凝重地向来人看去。

    肃杀冰唇,冷酷俊颜,银冠束发,几缕细长的雪白碎发,半遮着英挺剑眉下那双锐利的黑眸。来人身上有种傲视天地的霸绝,耀眼得叫人想要忽视都很困难。

    “梦君临!你也来凑什么热闹?”

    花冷醉在见到此人的时候,立刻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看到梦君临的时候,陌紫皇还没有什么,月上渊清面色煞白,直接一拍墨烟,想溜之大吉,原因无他,这个人可是他的亲舅舅!

    祝贺紫衣阡陌成为帝医醉妃的第九名状元!谢谢无意宝贝送的五千多的花花!宝贝们有月票记得送给帝妃哦!仙儿爱你们!最后谢谢每位送礼物的亲!仙儿很感动!

    【18033936036】【我本无意】【oo仙粉薇薇oo】【李蓝冰悠】

    【紫衣阡陌】【素年、瑾颜】【雪莲泪】【西凉。】【18990815601】

    【oo仙粉倾城oo】【付海莲】【紫流星颖】【lie92】

    【13551914450】【展落初】【优昙花de夏天】【永远纪念你】

    【萱-尘】【烟泠月】【苏清陌sing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