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090】运势凶吉

帝医醉妃 【090】运势凶吉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贫道要说的是关于这位小泵娘的运数,又不是你的,你瞎凑什么热闹?”

    玄天理直气壮的说道,对于陌紫皇那防备的模样,不由无语至极。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舒睍莼璩他一个道士,他那么紧张做什么?

    “你想测本王的命运,你测得出来吗?”

    陌紫皇睥睨的目光,透着几分自傲。冷冷的嗓音,宛如一斛寒冰玉珠滚落在雪地里面,渗满寒气。

    “哼,贫道不与你这混小子说话,小泵娘,这边来!”

    玄天被踩到了痛处,立刻气鼓鼓的说道。他就是测算不出陌紫皇的命数,谁让他身来就有一颗玲珑莲珠护身,玲珑莲珠的主人,岂是他测算得出来的。

    韶音听到玄天提到她回家的事情,心中早就已经震动不已。她不知道玄天是瞎猜的,还是真的有那样的本事,但无论如何,她都想要试试。

    如今的她,心中也充满了挣扎,自从见到陌紫皇的九霄环佩,她心里始终记挂着苍华云泪。只是这个世界不知不觉,也已经给了她越来越多的牵挂,叫她无法潇洒地挥挥衣袖离开。

    见到韶音迈步走到玄天的身边,陌紫皇只能焦急地站在原地等待。正如玄天所言,他要说的是韶音的运数命理,他没有得到韶音的允许,不能旁听。

    他看韶音的模样,似乎也不希望他听到什么,只能尊重她的意愿。

    也许正是他这样霸道又不失风度的男子,才会成为韶音心中最无法割舍的牵挂。韶音是个非常要强的女子,纵然身体柔弱,内心却坚定如铁。他霸道地闯入她的心扉,又用细腻的温暖一点点消融她心防的冰墙。

    韶音站在一树白梅之下,目光望向了玄天。

    玄天的娃娃脸上看不出一丝岁月的痕迹,他似乎被时光遗忘了,无论岁月如何变迁,他依然是那副模样。他笑眯眯地坐在石椅之上,打量着韶音的面容。

    “你从何处来?”

    他镇定自若的嗓音,透着几分笃定的意味。

    “我从来处来。”

    韶音不知道玄天的底细,自然也不会把她最大的秘密告知。她来自现代的事情,她没有告诉任何人,不然定要被视为妖物。

    “呵呵,好一个来处来!你来此处,不过是应了因果轮回,这世上任何事情都有其原因,你也许觉得只是偶然,其实是冥冥之中注定的。”

    玄天长袖在风中飞扬而起,神情透着几分自信。

    “既然来了,何必归去?应了这一场红尘劫,如何能再羽化登仙,超脱而去!”

    他似笑非笑的神色,让韶音看不透,也不知道他到底想告诉她什么。她失踪沉默不语,没有说些什么。

    “贫道知道你本不是这世界的人,你此生有一个机会可以回到你的来处,但倘若回去,你就再也回不来了。取舍在你一念之间,得失也在你心上。孰轻孰重,心中自知。”

    玄天见到韶音对他充满了防备,没有再绕关子,直接坦白的说道。

    韶音的命格很特殊,她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但他还是勉强可以窥探一二。他无法明说她的将来,只能提点几句。

    她的运势极好,身边有贵人相助,哪怕有乌云盖日,也会逢凶化吉。

    只是她这一生,最大的劫,便是姻缘劫。能否化解,还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多谢道长提点。”

    韶音淡淡的说了一声,见到他没有在陌紫皇的面前说出此事,就明白他不是个多话的人。这世上奇人异士很多,她如今算是见识到了。

    “贫道与小友的雪貂有缘,可否一观?”

    玄天眼睛冒着金光,一脸看到宝贝的垂涎神情。

    “小萌萌,去跟道长打声招呼。”

    韶音将衣袖暗袋里睡觉的火月雪貂小萌萌放出来,它猛地扑了出去,朝着玄天咬去。

    “哎呦,这貂儿太热情了,贫道生受不起,告辞了。”

    玄天见到火月雪貂小萌萌扑过来咬他,那凌厉如闪电的速度,让他头疼不已。这小貂儿对他敌意这么重,他也诱拐不成,便只能作罢。

    火月雪貂这等灵物认主的,一身只认一个主人,忠贞不二。他虽然眼红这宝贝,但也没办法。

    “吱吱——”

    小萌萌朝着落荒而逃的玄天龇牙咧嘴,露出了得意的眼神。

    “小淘气。”

    韶音看着它那人性化的模样,伸手轻轻摸了摸它的小脑袋。

    “呜呜——”

    小萌萌粉嫩嫩的舌头,亲昵地舔着它主人的玉手。别人想要把它带走,门都没有!

    “小东西,做得不错!”

    陌紫皇见到小萌萌把玄天给弄走了,顿时就乐了,立刻夸赞起来。

    他哪里知道,现在玄天又靠在某个小角落吐血呢!

    “靠丫的!以后再也不给这变态的一家子算命了,不然老子要英年早逝了。”

    玄天吐一口血,站在墙角大骂起来。他算个命容易吗?成天要吐血的话,那他哪里有这么多的血可吐?

    都怪这些家伙的命格太特别,让他又犯贱地去算了,结果算来算去,只算出一些皮毛。

    命理难说,天机难测,越是命格贵气的人,越难测算。哪怕是他如今测算出什么,未来还可能产生变数。

    他以后还是给那些凡夫俗子算算命就得了,用不着趟这浑水。

    他刚刚走,一道缥缈俊逸的身影,就出现在白梅树前。

    月上渊清好奇的瞥了韶音和陌紫皇一眼,又环顾了四周一圈,皱了皱眉头。

    “刚才我怎么听到玄天的声音了?还好只是幻觉!”

    他拍了拍胸口,非常庆幸的说道。

    “我可是特地躲到你这里来避难的,就知道那家伙算不到你的命理,我待在你的王府,他肯定算不到。”

    他想起被娘亲拉去相亲,就感觉头上阴云密布。他娘亲紫泠弦必定会让天命大祭司玄天抓他回去,他这才特地搬到陌紫皇这里来住的,为的就是避难。

    否则以天命大祭司的神通,掐指一算,他往哪里躲去?

    “玄天刚刚还在,不过已经走了。”

    韶音听到月上渊清居然是在躲玄天,不由露出了一抹好笑之色。要是他再早一步,就要被玄天抓个正着了。

    “啊!他来了!”

    月上渊清俊颜猛地变色,连忙再度看了看四周。

    “他已经走了,我就说那家伙无事不登三宝殿,怎么会特地来本王这里,原来是你给招来的。”

    陌紫皇冷冷的说道,真想直接把月上渊清给轰出去。天天顶着这张俊颜在这里招摇,让他危机感顿生。

    “走了就好。看来还是你这里最安全,说什么我都不走了。”

    月上渊清非常不客气的说道,拍了拍陌紫皇的肩膀,不跟他见外。

    “你干嘛不去宫里?那里宽敞得很,另外玄天也不会找那里去。”

    陌紫皇瞥了他一眼,对于这家伙成天在他面前晃悠就算了,最重要的是他成天在韶音面前露脸,这行为简直是天理不容!

    “不去不去!爆里多拘束!最重要的是你娘跟我娘是狼狈为奸,要是落在你娘手里,不出一天就会见到我娘出现了。”

    月上渊清连忙摇头,凤魅雪跟紫泠弦的交情很深,几个长辈都在计划着怎么叫这些不想成婚的小辈找对象,他哪里还会自投罗网。

    “说的有理。”

    陌紫皇闻言恍然大悟,就该给这家伙找个对象,这样才安全。

    他想到这里,就开始物色起人选,琢磨着给月上渊清安排谁更合适。

    “你要是把我的行踪透露出去,我就住疯丫头那里去。”

    月上渊清最近告假不去上朝了,就窝在这里避难。要是陌紫皇敢把他交出去,他就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住韶音那

    边去。

    “算你狠。”

    陌紫皇听到他的话,瞪了他一眼。比起他跑到韶音的帝医府去凑热闹,他还是情愿那家伙在他这里。

    “疯丫头怎么来了,是不是来看我啊?”

    月上渊清笑得爽朗,嗓音温和的落了下来,谪仙般的俊颜上透着几分期待。

    “我是来找紫皇的。”

    韶音微微一笑,看向了陌紫皇。

    “找我?”

    陌紫皇受宠若惊,俊颜之上浮起几分春风得意之色。瞥了月上渊清一眼,充满了骄傲的意味。

    月上渊清白了他一眼,看他这出息,才多大的事情,就乐成这样子!

    “我们进去说吧。”

    韶音也想顺便去看看小胧胧,她也给陌紫皇带来了一些小胧胧吃的东西。

    “好,我们进去。”

    陌紫皇是求之不得,二话不说就同韶音一起走进屋中。

    月上渊清见到他们离去,便悠闲地坐在石椅上,命人把他的笔墨纸砚取出来,在梅花树下挥墨作画。

    一副画刚刚画完,他尚未收起毛笔,就见到一道惊慌失措的倩影闯入了王府之中。

    清新如岸芷兰花的女子,一张白净素雅的面庞上,写满了浓浓的忧色。那女子好似一只受惊的小鹿,穿过漫天飞花的梅花林,朝着陌紫皇的住所跑去。

    长发如墨,瀑布般流淌而下,点缀着自树端漏下的迷离光圈。水绿色的印花长裙,沾染上了几瓣花朵,她也没有察觉。

    “这位姑娘,你不能过去了!里面是王府的禁地!”

    月上渊清见到她就要跑到布着暗卫的地界,连忙开口提醒道。

    兰沁妍骤然听到他缥缈如风的嗓音,猛地停下步伐,盈盈转身,杏眸惊讶的眨了眨。鬓间的珠花上点缀的流苏,也划出一抹浅浅的弧度。

    “渊清哥哥!”

    她红唇微张,低低的喃喃声,只有她自己才听得到。

    见到月上渊清,她的脸上露出了羞涩交加的神色,只是想到什么,清丽的玉容上又猛地一白。

    “多谢提醒,小女子知道这里是禁地。”

    她没有时间与他说话,连忙慌张地跑进了梅林深处。月上渊清见到她跑过去,暗卫并没有拦下她,就放下了高悬的心。

    “这个姑娘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他仿佛看到了湖边的莲花丛中,探出一个梳着羊角辫的娇俏女娃,粉扑扑的小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白嫩的小手中握着一个莲蓬,笑得分外满足。

    银铃般的嫩嗓音,在风中唤着:“渊清哥哥!渊清哥哥!”

    年少时候的回忆浮上心头,让他的脸上也涌起了一抹温柔的色彩。

    南湖之畔的小妍儿,如今想必已经长大了吧!

    兰沁妍跑到玉皇阁之外,就被外面的凤曦泽拦了下来。

    “爷吩咐过,谁也不能进去。”

    “韶音!韶音!你在不在里面?”

    兰沁妍不顾凤曦泽阻拦,大声的叫喊道。

    “妍儿,你太放肆了,小心爷责罚你。”

    凤曦泽见到她居然在玉皇阁外大喊大叫,连忙伸手想捂住她的嘴巴,免得惹怒了爷。

    “妍儿,出什么事了?”

    韶音从玉皇阁中走出来,见到兰沁妍神色匆匆,不由开口问道。

    “落落那笨蛋割脉自尽了!”

    兰沁妍红着眼眶,手中握着一张用鲜血写成的帕子,几乎要泣不成声。

    韶音一怔,连忙上前拿过她手中的血书,上面写着:“我愿用我的双眼,换取韶乐哥哥的光明!”

    “这个笨蛋,怎么会那么傻!她现在如何了?”

    br>她气急败坏的说道,没想到展落初会那么傻。哪怕是不要命,也要让她治好韶乐的眼睛。

    “落落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大笨蛋,明明韶乐都不要她了,她还为他自杀。真是气死我了!”

    兰沁妍知道闺蜜出事,被她的举动气哭了。

    “她现在就在我们兰府,她嘴里喊着要见你,也不肯让我爹爹替她治疗。我没有办法,就到帝医府找你,得知你在王府就过来了。”

    “快带我去看看!”

    韶音知道展落初定然是怕自己死了也没有人发现,那样不新鲜的眼角膜就没有用处了。她一直在撑着,就是要见到韶音,然后才能安心地离去。哪怕手上的血还在流淌,她也要强忍着生不如死的痛苦,只为了给心爱的人一线光明。

    “赤影!”

    陌紫皇见到韶音焦急的神情,立刻叫了一声,赤影火红的身影就出现在眼前。

    他拉着韶音坐上马背,直接从王府中策马飞驰而出。

    “等等我啊!”

    兰沁妍见到他们的身影消失,心里也急得很。

    “我带你过去。”

    月上渊清因为放心不下兰沁妍,所以过来看了看,见到她着急得快哭了,便吹了吹口哨,召来了墨烟。

    “谢谢。”

    兰沁妍与月上渊清共乘一骑,也从武尊王府中疾驰而出,只留下凤曦泽一个人在这里干着急。

    两匹神驹速度如风雷,才片刻的功夫,就抵达了兰府的门口。

    见到武尊王和自家的大小姐,他们没有阻拦。

    “在这边!”

    兰沁妍连忙带着韶音几人穿过种植着各种奇花异草的庭院,进了一间充满血腥味的房间。

    因为展落初的激烈反抗,所以兰沁妍的父亲兰溪也没有办法替她医治,只能焦急地踱步想办法让她镇定下来。偏偏这个时候他的妻子清漪不在身边,不然她肯定有办法的。

    展落初此刻一脸苍白无血的躺在床上,忍着距离的痛苦,只为了等待韶音到来。

    不过她还没有看清韶音的时候,就闻到了一阵奇异的香气,然后昏迷了过去。

    “你是什么人?”

    兰溪担心韶音要对展落初不利,立刻紧张的喝问道。

    “镇静迷药都不会用吗?还让她把自己伤成这样子!去准备一些补血益气的药材。”

    韶音没好气的说道,见到展落初那奄奄一息的模样,实在是气不打一处来。不过气归气,她还是动作利落地替展落初包扎好,看到她那深深的伤口,她心中充满了酸涩的心疼。怎么会有这样的傻女人!

    展落初闻了镇静迷药,没有办法挣扎,只能任由韶音替她包扎起来。

    然而,哪怕在半昏迷中,她嘴里还是念念不忘的呼喊着:“治好乐哥哥——我马上就是死人了——”

    众人听不懂她的话,韶音却听懂了。她伸手轻轻地拍了拍的肩膀,在她的耳畔温柔的低语了一声。

    “我答应你。”

    听到韶音的话,展落初才安静下来,因为失血过多,沉沉的昏迷了过去。

    闻讯赶来的一对男女,快步跑到展落初的床边。

    “落落宝贝!你不要吓爹爹!”

    一张刀削般棱角分明的脸庞上,写满了慈父的担忧与惊恐。

    另外一个气质出尘的女子,则是一脸的心疼,伸手握着展落初的手,轻轻摸了摸她的脸颊。

    “随风叔叔,镜月阿姨,你们不要担心,落落会没事的。”

    兰沁妍开口安慰道,见到展落初的伤口已经包扎好了,相信只要经过她爹爹调养一番,就会没事了。

    “一定是韶家退婚,对这孩子打击太大了。要是知道这孩子那么喜欢韶乐,我说什么也不会答应解除婚约的。”

    随风一

    脸心痛的说道,看到爱女如今憔悴的模样,他的心几乎都要碎了。

    “就怕她醒来之后又做傻事。”

    兰沁妍无奈的说道,脸上写满了担忧。

    “你们先出去吧,病人需要好好休息。”

    韶音把其他人都赶了出去,只留下兰溪取来的东西,然后一个人坐在展落初的身边,脸上有着几分坚定之色。

    当夜,韶音回到帝医府邸之后,就给韶乐做了一个眼科手术。现代的医术,被她运用到了古代。她准备多时,有了西凉从旁协助,她这个手术还是做到了快天亮才完成。

    第二日的早朝她都告假了,整个人昏沉沉的睡到了中午还没有起来。今日的天气越来越冷了,天空格外阴霾,灰蒙蒙的一片。这样的天气倒是好睡得很,也无怪韶音贪睡了。

    她不知道手术是否成功,她已经竭尽全力了,剩下的就只能看韶乐的造化了。

    悬挂着粉若桃夭纱曼的卧房之中,半卷的玉色珠帘间,韶音安静的睡颜,浸润于薄薄的天光之中。一袭粉紫色的寝衣上绣着雪莲花的图案,袖口还有美丽的蝴蝶纹路,金银双色的丝线交错在一起,在一旁炉火的光芒中闪着柔和的光泽。

    一头乌黑如檀木的发丝,犹如清流般披散在明紫色的锦被之上。

    韶音卷翘浓密的睫羽,就像是轻柔的蝶翼,安静地憩息于洁白如白梅的绝丽仙颜之上。一只雪白如玉的貂儿,偎依在她的肩头。

    一人一貂,好似远离了尘嚣的是是非非,静静地窝于十丈软红一角,偷得浮生半日闲。

    一双白皙的手,掀开如梦幽帘的一角,一双温暖的眸子,近乎贪婪的凝视着那睡得恬静的面容,眼睛一眨不眨。

    看着看着,眼眶竟然湿润了,水雾笼起,整个眼眶也弥漫上了朦胧。近乎透明的指节,几乎要颤抖起来。

    外面的天色越来越黯淡,冷冷的风自窗外吹了进来。几瓣雪花从天空之中悠悠地飘了下来,伴随着灌入屋子里的大风纷纷洒洒在地面之上。也有几片雪花,飞到了长身玉立的男子手中。

    男子轻轻地走过去,将门窗关了起来,只留了一点空隙通风。

    他缓缓地靠近韶音,惊醒了她肩头睡觉的小萌萌。

    “嘘!”

    男子高挺如削的鼻梁下,水色淡浅的薄唇,勾出一丝温柔的笑意,朝着小貂儿眨了眨眼睛,让它不要吵闹。

    许是男子身上的气息太过清新,没有一丝危险的气息,叫小萌萌也没有防备,便由着他站在床边。

    闻到了空气中的熟悉的药香,韶音伸手揉了揉眼睛,睡了太久,她感觉有些晕乎乎的。粉嫩如玫瑰的唇,动了动,迷朦的眼眸也缓缓睁开,迎向来人。

    “哥——”

    她不需要看他,就知道身边的人是韶乐。

    这是他们兄妹之间的默契,不需要言语,就知道彼此在身边。

    “九儿!”

    韶乐坐在床边的凳子上,一双温暖明亮的眼眸,写满了温柔色彩。优雅的蓝衣,竹枝写意的暗纹,让他看上去如诗如画。

    “哥,你怎么过来了?没人陪你来吗?有没有磕着哪里?”

    韶音见到韶乐一个人出现在这里,连忙坐起身来,担心的问道。

    “我没有磕磕碰碰的,九儿,你先把衣裳穿好,是哥失礼了。”

    韶乐的俊颜上露出一抹红晕之色,连忙转过头去。原本韶音盖着被子他还不觉得有什么,但如今她坐起身来,只穿着一身寝衣,玲珑有致的身形若隐若现,他哪里还能熟视无睹。

    韶音原本还在想韶乐看不见,干嘛一副害羞的表情。况且她也不是没有穿衣裳,只是单薄了一点罢了。

    等等!

    她似乎捕捉到了什么关键的地方,然后也没有顾及自己只穿了寝衣,连忙从床上爬了下来。

    “哥,你怎么知道我没穿外衣?”

    听到她下床,韶乐更加不敢转身。见到一旁屏风上有着厚实的披风

    ,便走过去拿了下来,伸手递给身后的韶音。

    “九儿,先披上披风,下雪了,天冷。”

    韶乐优雅如王子,举手投足都叫人赏心悦目。温柔的话音,更叫韶音心底涌上了强烈的喜悦。

    “哥,你看见我了吗?”

    韶音颤抖的嗓音,无法保持平日的淡然。

    她披上了披风,呼吸也急促了几分,迫不及待地走到了韶乐的身前,仰头看着韶乐那双明亮温暖的眼眸,不再是古井无波,而是透着明澈的光彩。

    她的心口好似绽放了一树玉雪琼苞,每一瓣花瓣都飘舞成最美的风景,随着大风朝着天空中不断地上升。

    “我看到你了!九儿!”

    韶乐认真地端详着韶音,好像是在看世间上最最珍贵的宝贝。他曾经想象过无数次,黑暗中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那一缕光明是什么模样。

    如今真真切切的见到了,他有种想要落泪的冲动。

    那眉眼,那模样,似乎要刻入他的心底。

    “真好。”

    他肯定的话音,叫韶音绽放出了最甜美的笑容,惊艳了整个冬日时光。

    韶乐第一次见到韶音的笑容,幸福的感觉就像是烟花绽放开来,美得叫他屏息。

    “能见到你,真好!”

    他的脸上露出了真挚的笑容,虽然刚刚可以看见东西,他眼前还有一些模糊,但他已经非常满足了。

    眼前不再是一片黑暗,而是斑斓的色彩。

    意识到他可以看到东西的时候,他最想要见的就是她。

    “下雪了。我们一起去看雪!”

    韶音含笑看着韶乐,他能够看见光明了,让她的心情也跟着飞扬起来。

    “好。”

    韶乐点了点头,走在她的身边,比她高上不少的身影,竟然也有几分高大的感觉。

    如今的他,不不需要在困在黑暗之中挣扎,可以张开双眼,看看这个世界。

    韶音换了一身外出的衣裳,蓝彩云锦长裙,外披一件银毛小袄。长发只是随意挽起,用一根弦月星辉簪子,简简单单地束起青丝。耳缀一对蓝色晶莹月牙耳环,看上去清雅无双。

    她给韶乐找了一件厚实的披风,让他披在身上。

    两人各自撑着一柄油纸伞,走在大雪之中。

    漫天的雪花,好似天女散花,又如鸿鹄落下的羽毛,一层叠一层,落地无声,化去无痕。

    “哥,你看那片梅花林。”

    韶音素手朝着前面指去,玉颜上有着浓浓的喜悦。

    韶乐手里握着纸伞,目光穿过朦胧的雪花望了过去。

    晶莹的玉尘,飘洒在水榭外一株株梅花树上,玉露雪梅、莲湖粉梅、绿枝宫梅、雪海寒梅、荷花玉蝶梅等等各种各样的雪梅,不畏寒冷,热情地盛开出一片绚烂繁华的锦缎。白雪莹莹中花色清雅,美丽曼妙得让人心驰神往。

    “这就是雪!好美!”

    他伸手放开手中的纸伞,任由漫天的雪花散落在他的身上,他贪看着这美丽的雪景。

    天空之中一群霰雪鸟扑翅而过,长长的白色尾巴拖曳出一种优雅的弧度。簌簌的落雪从叶尖滚落,一丝薄凉的寒意,沿着屋檐的脊背弥漫而下。

    “哥,你怎么跟个孩子一样!小心着凉!”

    韶音连忙撑着油纸伞靠近,伞上有着青花图案,一朵朵青花,跃然纸上。

    “九儿,我好高兴!”

    韶乐就像孩子一般,追逐着雪花,站在万紫千红的梅花树下,俊颜带笑。满树馥郁繁花,映在他水漾的眸间。如烟的衣袍,在雪花中显得有些朦胧。

    “你若撒野,我把酒奉陪!”

    韶音见到他那开怀的模样,也放开了油纸伞,让人将她酿好的美酒云心醉仙捧了上来。

    >素手拍开封泥,将美酒和着雪花,倒入剔透的蓝玉雪花酒樽之中,朝着韶乐递过去。

    她亲手酿造的美酒,色彩明丽动人,气味芬芳,令人闻之欲醉。

    韶乐接过蓝玉雪花酒樽,举杯朝着她露出笑容。

    两人一饮而尽,在雪中对饮,风流恣意,羡煞旁人。

    武尊王府中传来一阵动听的箫声,隐约间,韶音也听到了琴音徐徐响彻而起。

    一杯酒下肚,韶乐不胜酒力,面颊泛红,被韶音扶进了屋子之中。

    担心她会受凉,花眠忧已经将酒坛和酒杯收进了水榭之中,摆于桌上。同时还在水榭旁边,放置好暖炉。

    在这下雪的日子,坐于水榭之中,望着湖光雪景,再饮一杯醇美的好酒,当真是快意。

    浓浓的酒香,将武尊王府中的两人吸引了过来。

    “美酒佳人,如斯寂寞。本公子勉为其难,陪陪你好了!”

    月上渊清笑得云淡风轻,自己动手倒了一杯美酒,酒香四散开来,哪怕隔得老远都能闻到。

    “你这家伙,既然这么心不甘情不愿,那就由本王代劳了。”

    陌紫皇不知何时出现,手中已然握住了月上渊清之前握着的酒杯,一饮而尽。

    “真是好酒!”

    美酒入喉,当真是叫人回味无穷。

    “你这个强盗!”

    月上渊清看着手中空空如也,气怒的说道。

    “好了,别吵了,喝酒!”

    韶音将桌上几个酒樽斟满,大方地请他们共饮。

    几人有缘相聚,今朝有酒今朝醉。

    她本就爱酒,只是这里的酒都入不了她的口,如今终于可以畅饮一番,她心中也是愉悦不已。

    三人举杯共饮,几人皆是酒量过人,喝完一坛美酒,又再度搬出了几坛。

    喝到兴头上,他们也不呆在这水榭之内躲雪,而是抱着酒坛,到了梅花林之中喝起来。

    风雪吹落千瓣万片的梅花瓣,韶音酡红的醉颜,比起红梅吐艳更加叫人心醉神迷。

    “阿音,好想看你跳舞!”

    陌紫皇手中握着酒坛,迷醉的开口说道。

    “为君一舞又何妨!”

    韶音饮到最后,潇洒地丢下了酒坛,在梅花雪之中翩然起舞。脚下踏着仙踪云步,舞起水月镜花之舞。

    陌紫皇见状,指尖的扳指闪烁了一抹流光,心念一动,九霄环佩就出现在他的身前。

    寻常人自然不会发现,他手上的龙纹扳指,竟然是珍贵至极的空间储物戒指。可以将东西放入纳戒之内,便于随身携带。

    月上渊清手中也出现了一柄长萧,伴随着他的琴音,弹奏起了《三生莲》的曲子。

    那首曲子配上水月镜花舞,可以说是天作之合。

    雪越下越大,韶音微醺的醉眸,依旧如秋水动人。她忘情地跳起水月镜花舞,好似领悟到了如何将仙踪云步与水月镜花舞融为一体。

    漫天的大雪,缥缈如烟,给她带来了灵感。

    她以前思考问题的时候总是喜欢喝酒,越喝越清醒。

    一曲倾城的雪花之舞,水袖飞扬,裙裾如莲,美到了极点。无人打扰这一份美好和谐,只觉得天上人间,只此一舞醉了流年,惊艳了光阴。

    一舞停歇,一朵红梅落于韶音的眉间,浅浅一笑,倾城美人醉。

    那是陌紫皇这一辈子,见过最美的画面。

    哪怕是远远地从雕花轩窗之中眺望的韶乐,也无法用言语形容,那种震撼灵魂的美丽!

    她在用灵魂起舞,整个人似乎都醉入雪花之中,几乎与雪花融为一体。美得浑然天成,毫无瑕疵。

    月上渊清眼中有着欣赏之色,她总是能给他

    带来不一样的惊喜。

    天色渐晚,韶音一舞下来,也觉得浑身疲惫。两人见状没有打扰她休息,而是告别了她,回了武尊王府。

    雪花簌簌地落下,兰府之中珍贵的花草盆栽都被细心地收了起来,免得被大雪冻死。

    兰沁妍玉指挑亮灯花,婉约的脸庞上,依旧挂着忧色。

    她看着床上的展落初,眼睛上束缚着厚实的黑色纱布。手腕上也是厚厚的白色绷带,整个人憔悴至极。

    看到展落初这样傻傻的为韶乐付出,她心里也是格外辛酸。这么多年来,展落初对韶乐所做的一切,她都看在眼底。然而,她拼命努力地付出,默默地守护在韶乐身边,也得不到他的青睐。

    这样真的值得吗?她一直在心里问着,是问展落初,也是在问她自己。

    快十年了,她心里还对南湖之畔的渊清哥哥念念不忘,没有见到他的时候,她一直忐忑不安,想要告诉他自己的思念。但是,在见到他的之后,她却胆怯了,不敢告诉他,自己十年都在等他。

    她每年都会去南湖的烟雪小苑住一些日子,就是为了等待他。

    她总是骂展落初很笨,其实她也是很傻很傻。

    只是空守着那一份没有未来的诺言,就痴痴的一盼多年。

    “嗯——”

    昏迷多时的展落初,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声音,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

    “落落,你终于醒了,你这个傻子!大笨蛋!真是急死我了!”

    兰沁妍开口就大骂起来,但语气却充满了关心。

    “我——我怎么看不见了?”

    展落初迷迷糊糊地坐起身来,伸手不见五指,虚弱的声音,透着几分疑惑。

    “是不是韶音来过了?”

    她猛地想起什么,连忙开口问道。

    “是啊,她已经来过了,不然你早就死了。”

    兰沁妍从来不知道一直孝顺懂事的展落初,为了韶乐竟然会那么疯狂。看来爱一个人,到了极致,真的会叫人变成疯子。

    陷入爱里面的人,不是疯子,就是傻子!

    “来了就好。我看不见没关系,只要韶乐哥哥可以看得到,那就好了。”

    展落初的脸上露出了一抹释怀的笑容,眼前一片黑暗,似乎也没有那么可怕了。想到心爱的人,可以见到光明,她还有什么好害怕的。

    “你醒来就说明过了最危险的时候了,韶音传讯过来,叫你醒来之后去看看韶乐。”

    兰沁妍知道展落初的性子,如果不让她知道韶乐的情况,她定然是不会安心的。看着外面还在下雪,她找了一些厚实的衣裳,把她裹成了一个大粽子。

    展落初的贴身小厮小李子已经等待在马车旁边,见到小姐过来,立刻殷情地伸手扶她上去。看到她那毫无血色的面庞,小李子的脸上露出了疼惜之色。

    心中把那个不知道珍惜小姐的男子,诅咒了无数遍。

    “好了,我们走吧,不过提前说好了,只许你看一眼。”

    兰沁妍见到小李子眼中异样的目光,不由皱了皱眉头。她总觉得小李子对展落初非常爱慕,但也不好说什么。

    “知道啦,谢谢你!我的好妍儿!”

    展落初脸上露出了笑容,她心中念念不忘的就是韶乐哥哥的安危,哪怕是冒着大风雪,她也要去看看他。

    “我有没有很丑?”

    想到这一点,她连忙惶恐的问道。她如今还是病容,怕是会吓到韶乐哥哥。

    “不丑!我们落落最漂亮了!”

    兰沁妍握着她的手,开口安抚道。

    她也不是第一次见韶乐,干嘛要这么紧张!

    当马车抵达帝医府邸门口,小李子扶着展落初走下了马车。

    兰沁妍和展落初走进温暖的屋子里,来到了韶乐的房间。

    韶乐酒性不好,休息了一会儿,如今已经没事了。

    韶音正在与韶乐一起吃点心,见到展落初进来,他们两人都抬眸看了过去。

    “韶乐,你能看见了?”

    兰沁妍见到韶乐那有神的眸子,大声惊呼起来。

    听到她的话,展落初喜极而泣,大颗大颗泪珠,从黑色纱布下涌了下来。

    “乐哥哥,你看得到我吗?”

    展落初伸出手,期待而惶恐的问道。

    “落落,你想知道韶乐能不能看到,为何不自己摘下眼睛上的纱布看看?”

    韶音玉手托腮,红唇一动,软软的嗓音,落在展落初的耳畔。

    展落初闻言微微一愣,伸手摘下了纱布,看到刺眼的烛光照进眼睛。眼睛慢慢恢复清晰,她看到了韶乐那宁静的面庞,以及那双温暖明澈的眼眸。

    她不可置信的张大了嘴巴,不敢相信她还能看得见。她以为,韶音用她的眼角膜去治疗韶乐了!

    “韶音说为了不让你做傻事,就用厚实黑布蒙住你的眼睛,并且不许你摘下来。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不过看来好像挺有效的。”

    兰沁妍娴静的嗓音,清晰地落下。

    “韶乐哥哥的眼睛,怎么治好的?”

    展落初不明白原因,韶音没有取她的眼角膜,那韶乐怎么看得见了。

    “紫皇找到了合适的眼角膜,如果不是因为你突然出事,那时候就要为哥哥治疗了。”

    韶音开口解释道,她在玉皇阁的时候,就听陌紫皇说了,有个死囚马上要处死。无论是年纪还是其他,都很符合她的要求。

    而那个死囚,就是屡次陷害她的秦竹桃,经过紫阡陌的审问之后,已经被判了死刑。

    秦竹桃在临死之前,答应了死后捐献出眼角膜,但有一个要求,就是她所犯的罪行,不要累及家人。秦家原本就没有什么地位,如果因为她而受累,那她的娘亲在秦家的日子可想而知。她一生想要攀龙附凤,为的不过是让家族风风光光。

    只是她急功近利,三番两次被人利用。只是犯下的错,不是她悔过就可以弥补的。动手谋害正一品官员,秦竹桃本就难逃死罪。

    紫阡陌没有告诉她眼角膜是谁需要的,否则秦竹桃也不会心甘情愿的捐献出来吧。毕竟,韶音一直都是她最嫉恨的对象,也是那股嫉恨,让她失去了理智,愚蠢的被人利用。

    可恨之人,也有可怜之处。但韶音却知道,她若是不够狠,那此刻躺在冰湖中的尸体,就是她了。

    “是我操之过急了。”

    展落初充满歉意的说道,虚弱的脸庞,显得格外憔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