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089】测算命运

帝医醉妃 【089】测算命运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九重宫门艳阳高照,然而此刻的氛围却是凝重如那静默的宫墙,透着几分冷涩肃杀。

    韶音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瞥着夜青蕖,身上那股浑然天成的气势,有着一股难言的傲岸。眼神轻蔑,红唇淡抿,好似在看着跳梁小丑一般。

    “我们帝医大人是陛下亲封的正一品官员!你这哪里来的没见识的乞丐婆子,还不滚一边凉快去!”

    海莲没有见过夜青蕖,见到她一身脏兮兮的,立刻露出了嫌恶的表情,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说道。

    “一个小小芝麻官——等等——正一品帝医!”

    夜青蕖原本下意识要讽刺两声,陡然反应过来,张大了嘴巴,表情僵硬至极,不敢置信的看着韶音。

    “走吧!”

    韶音放下了帘子,没再去理会夜青蕖,淡淡的嗓音,缓缓落下,仿若清风抚过。

    “好嘞!”

    西凉也放下了帘子,进了马车之内,没有跟这村姑一般见识。

    马车从九重宫门疾驰而去,秀女们一阵赞叹感慨。因为夜青蕖是定南候府的小姐,她们忌讳着她的身份,也只能偷偷笑话,没有明着说出来。

    但这些怪异的讥讽目光,已经叫夜青蕖气得五脏六腑都受了内伤。脸上一阵青红交替,丢脸丢到了家门口。

    “哎呀,这世道可真是不得了啦,正一品的官员都是小小芝麻官,还真是不晓得哪里还有大官呢!”

    姜莉想起先前在镜花宫时候,受了夜青蕖不少排挤,现下也出言暗讽起来。

    “莉姐姐,正一品不是朝中最高的官职了吗?难道是我孤陋寡闻了?”

    叶远婷啃着手中的糕点,好奇的问道。

    “说不定什么时候出了更高的官职,我们都不知道呢!咱们的消息哪里有青蕖小姐那么灵通呀!”

    姜莉手中握着帕子,捂嘴笑着说道。

    “好了,我们也该出宫了,你们两个再说下去,这宫门都要关了。”

    方绍锦见到夜青蕖那恶狠狠的怨毒目光,知道她这个人心胸狭窄得很,便开口制止她们再说下去,免得祸从口出。

    “方姐姐说得对,我们还是先出去再说,我好想念家里的金丝肉松饼啊!”

    叶远婷惦记着家里的吃的,连忙拉着她们一起递交了身份牌子出了宫门。

    一行人回望着这偌大的皇宫一眼,在宫中死里逃生,她们此生再也不想入这九重宫门!

    呼吸了一口外面清新冰冷的空气,方绍锦感觉自己又重生了一般。抬头看了一眼晴空,天大地大,任由她自由呼吸,这才是她想要的!

    “几位妹妹,我们就此分道扬镳了,后会有期。”

    方绍锦落落大方的朝着她们笑了笑,脸上依旧是和善的笑容,叫人暖心。

    她看着韶音那辆远去的马车,也默默地对她道了一声再会。

    她们能够安然地走出宫门,多亏了韶音的帮助,如果她当初没有理会她们几人的死活,恐怕她们早就被害死了。宫中步步惊心,不是她们这些深闺小姐能够应对的。

    她不知道为何韶音懂得那么多,她给人一种特别神秘的感觉,现在更是叫人看不透。

    她们几人一同入宫,也一起出宫。

    但她们却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在宫中挣扎求生,侥幸活着走了出来。韶音与她们不一样,如今的她已经褪去了那一身黯淡的尘埃,崭露头角,开辟出了一片新天地。

    天曜之中没有几人知道她们这些秀女姓甚名谁,但帝医韶音之名却人尽皆知。

    秀女们离宫之后,坐上了各自家族来迎接的马车,消失在了宫门口。

    夜青蕖站在宫门口吹着冷风,左等右等,终于等到了夜府的马车姗姗来迟。

    “你们这些死奴才!怎么来得这么晚?本小姐都快被冻死了!”

    夜青蕖怒气冲冲的喊道,尖锐的嗓音,刮过夜府众人的耳膜,让人生受不起。

    “青蕖姐息怒,我们刚刚接到消息就赶来了,要怪只怪那传讯的小厮这会儿才把这大喜的消息告诉我们!”

    从马车之中走下一道熟悉的身影,听到她的话音,夜青蕖的心情越发不爽起来。

    “你这个晦气的人怎么在这里?本小姐被关进大牢,有什么可喜的?”

    “青蕖姐误会漫儿了,人家没有这个意思。”

    说话之人正是当日被赶出韶府的韶漫,如今她寄人篱下,成了夜立万的暖床奴,自是不敢得罪夜青蕖。

    “青蕖,你也不要拿我的爱姬发火了,我头疼得很,你别添堵了。”

    夜立万的声音从马车里传出来,透着不耐烦的意味。

    夜青蕖瞪了韶漫一眼,大步走上马车,就见到夜立万的脑袋上包着一团绷带,手臂上也缠绕着绷带,看上去浑身都是伤。

    “哥,你怎么弄成这副样子?”

    夜青蕖险些惊掉了眼珠子,素来最重视外貌的夜立万,怎么把自己弄得这样狼狈!

    “还不是韶音那个贱蹄子,竟敢对万哥哥下毒手!那个心狠手辣的贱人,万哥哥伤好之后,一定要好好的教训她。”

    韶漫提起韶音的时候,就恨得牙痒痒。尤其是听说她要成为武尊王殿下的正妃,她恨不得吃她的肉啃她的骨。

    原本她是韶府的嫡女大小姐,尊贵至极,现在却沦为没名没分的暖床奴一名。

    韶音只是韶府最卑微的小庶女,低贱无比,此番却飞上枝头当凤凰。

    韶漫嫉妒到了极点,一想起韶音的风光,她就越发心理不平衡。

    “又是她!大哥,你一定要替我出气!那个小贱人,我恨死她了!”

    夜青蕖听到韶漫的话,顿时就想起了自己方才所受的屈辱,立刻与韶漫同仇敌忾起来。

    “那个女人,总有一天会怪怪臣服在本侯爷的脚下!”

    夜立万想起韶音的美丽风姿,感觉整个人都要燃烧起来。眼底滑过一抹yin欲,浓烈至极,充满了征服的欲望。

    越是得不到的东西,他越是渴望,对于女人也是同样的道理。

    他原本对韶漫千般讨好,如今得到她的身体,就已经没有了兴趣。更何况韶漫现在不过是被赶出韶府的弃女,对他的大业毫无帮助,充其量只是一个摆设的花瓶罢了。

    如果不是为了找到消失无踪的凤凰金簪,他哪里还会对她和颜悦色?

    他无论如何也猜不到,那凤凰金簪此刻会在什么人的手中。

    穿过蜿蜒曲折的长街,从最繁华的城池中心,抵达人迹罕至,琼楼玉宇林立的皇亲住宅区。

    “听说这里住的都是皇族中人,没想到帝医府邸会在此地!”

    花眠忧驾着马车,抵达了帝医府邸的门口,看着壮观的帝医府邸,不由惊叹了一声。她平日经过武尊王府,倒是不曾注意到对面的帝医府。因为一直没有人住,所以她也没有去留意。

    如今帝医府邸正式迎来了它的新主人,沉寂已久的帝医府也焕发起鲜活的气息。

    风帝御赐的匾额高悬于门口,彰显着府邸主人的荣宠。

    “好大气的宅院!”

    西凉跳下马车,见到帝医府邸也忍不住大吃一惊。

    “以后我们就住这里吗?真是太好了!”

    海莲一脸的兴奋,手里抱着包袱,迫不及待地想要进去看看。

    “我们进去吧!帝医府看上去挺大的,实际上就一座屋子,我们几个住罢好。不过府里没有其他人,可能会显得有些冷清。”

    韶音没有安排其他的婢仆,她喜欢清静一些。

    “我们陪着音小姐,不会冷清的。”

    西凉把东西搬进去,屋里有着宫中派来的宫人守着,韶音的东西倒是都整齐的摆放在外面,没有放进去。

    “辛苦公公了!”

    韶音见到东西都从宫里搬出来了,开口道谢了一声。

    “帝医大人太客气了!这是府中的钥匙!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老奴就告退了!”

    公公等候多时,就是为了把钥匙交给韶音。之前守屋子的管家,也依韶音的意思离开了。

    “公公慢走。”

    韶音接过钥匙,让西凉打赏了他一些赏钱,就开始忙碌起来。

    帝医府楼宇并不大,四周都是花园,看上去风景倒是极好的。如今满院子的梅花开得灿烂,各种品种的梅花都有,缤纷的颜色为这寂静的冬日增添了一抹靓丽之色。屋子后面的大湖,更是美不胜收。

    几人走进水榭阁楼,将东西摆放整齐。知道帝医府没有多少婢仆,先前搬东西过来的内侍已经将里里外外清理干净,让韶音方便入住。

    如今她们要做的就是把堆放在外面的东西,按照韶音的喜好摆放整齐。

    韶音选了一间靠湖的屋子,西凉和海莲就动手把她的东西放进这个屋里来。这些东西大多数都是武尊王送的,一下子就将冷冷清清的卧室,点缀得温馨至极。

    屋子里以浪漫的淡粉色为主色调,配上几分明丽高贵的紫色,充满了青春气息。

    韶音将小萌萌的屋子摆放在床边,将一些私人的物品自己整理妥当,让西凉和海莲去整理自己的行李。她也给花眠忧安排了一间卧室,就在她房间旁边,这边有什么风吹草动都能听到。

    木芙以前的东西,她安排在了另外的房间。想着什么时候将她接过来住几日,不过要等风波平息之后才行。

    从小萌萌带回来的信笺上得知,如今木芙过得很好,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了。有着胡家两兄弟帮忙照顾,她平日就安心地酿酒,然而让胡家兄弟送到镜雪楼。

    镜雪楼快开张了,这些日子韶音也没有闲着,而是酿了不少的极品美酒。同时,她也让百事通到处宣传镜雪楼即将开张的消息,对于神都最神秘的镜雪楼要开张的事情,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

    “韶音在不在?”

    一道询问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清甜的嗓音,透着几分豪气,让韶音一下子就猜到了是谁来了。

    “落初快进来吧!”

    韶音走出屋子,朝着水榭之外望去,就见到展落初的身影。在她身边还站着玉树临风的韶乐,蓝衣如海,尽显风华。

    “哥!”

    她快步走上前,伸手扶了韶乐一把。

    韶乐的眼睛看不见,对帝医府又陌生得很,看到他没有让展落初扶着,她只能自己扶着他进屋了。

    感觉到韶音的气息靠近,韶乐没有抗拒她的搀扶,如玉的俊颜上露出了温柔的神彩。

    “九儿!”

    “我在这里呢!”

    韶音回应了一声,小心翼翼地扶着他进屋。他的屋子早就命人收拾妥当了,距离她的住处很近,就在正对面。

    她要替韶乐治疗眼睛,便将他接过来住,这样也方便照顾。

    “乐哥哥,小心脚下的台阶!”

    展落初走在后面,见到韶乐要上台阶,连忙担心地叫道。

    “落初对哥哥真是体贴!”

    韶音微微一笑,见到展落初对韶乐那么关心,她心里也替韶乐感到开心。

    “我哪有!”

    展落初脸上露出了害羞之色,连忙摇头否认起来。

    “你都是大哥的未婚妻了,就不要害羞了,迟早都是一家人!”

    韶音心中看好他们两人,她相信展落初会对韶乐很好的,不会因为他看不见而嫌弃他。

    “婚约已经取消了。”

    韶乐停下步伐,薄唇之中吐露出的话音,透着几分淡漠。

    他只不过是一个瞎子,不值得哪个女子浪费一生的幸福。

    他已经让老太君将解约书递交给展家了,展落初的父母考虑到女儿的幸福,也已经同意解除婚约了。

    听到韶乐的话,展落初脸上的笑容猛地停滞在唇边,笑得有些苦涩。

    “是啊,我已经不是乐哥哥的未婚妻了,以后你就别开这种玩笑了!”

    “抱歉,我不知道这件事。”

    韶音带着几分歉意开口说道,她没有听说此事。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好端端的良缘,怎么就这么解除了?

    以展落初对韶乐的深情,理应不会主动解除婚约才对。

    “没事,不怪你,是我私下让奶奶解除婚约的,没告诉你。一个瞎子,没理由误了好女孩的一生。”

    韶乐温柔的低语道,俊颜之上透着几分叫人心疼的忧郁。

    “哥——”

    韶音想说什么,但又没有立场开口。毕竟韶乐自己有选择的权力,他要选谁,不选谁,她也不好干涉。

    她只是希望他可以幸福,那就足够了。

    她看着他那黯然的神情,她搀扶着他的手,也跟着颤动了起来。

    她一定会尽全力让他重见光明,重拾信心的!

    只是如今缺了最重要的一件东西,没有那个东西,她根本没有办法治好韶乐的眼睛!

    “哥,你的伤势刚刚好,先进去休息一会儿,我给你泡壶热茶。”

    韶音扶着韶乐进了屋中,这个屋子布置非常简单,连桌子和椅子都没有,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因为韶乐看不见,韶音担心他会不小心磕磕碰碰,只留下了一张靠在墙边的长榻和里面的大床和一些必需品。

    “好的。”

    韶乐安静地坐在长榻上,听着窗外的清风拂过水面,发出温柔的清音,他的唇角也勾起了浅浅的弧度。

    能够与韶音住在一起,他心中很高兴。自从韶音进宫之后,他很难再见到她。如今可以和她长久的在一起,他心中特别欢愉。

    “今天妍儿回来了,我说好了要去看她,就先回去了。”

    展落初呆在这里觉得有些尴尬,便找了个借口离开。有韶音亲自照顾韶乐,她没什么不放心的。看他们两兄妹亲密无间的模样,她感觉心里总是闷闷的。

    “路上小心。”

    韶乐温柔的嗓音,宛如春风吹过,总是那么温暖。

    “会小心的。”

    展落初忍住眼角的泪水,朝着他露出了一个笑容。明知道他看不到,但她却还是以笑容告别他。

    她刚刚走出去,想要去跟韶音说一声,就听到韶音屋子里传来的声音。

    “小姐,你不是已经准备好了给乐少爷治疗眼睛的药材吗?是要今日开始治疗吗?”

    西凉最近在韶音身边学了很多的医术,她的恩师是韶乐的父亲,曾经的韶御医。得知韶音是在为韶乐少爷准备治眼睛的药材,她一直都非常努力帮忙。恩师已经故去,她只希望乐少爷可以恢复光明,那也是当年她的恩师最大的心愿。

    “凉凉莫急,还差一个最重要的东西,没有那个东西,就算用这些药也没有用。”

    韶音摇了摇头,脸上有着几分无奈。有的东西不是说找就能找到的,没有合适的也不行。

    “到底是什么?难道连风帝陛下也找不到吗?”

    西凉焦急的问道,眼里写满了疑惑。

    韶音如今深受风帝陛下的倚重,她需要什么药材,风帝必定会帮忙寻找的。

    “那东西不是普通的药材,是人身上一件不可或缺的东西,被称为眼角膜,是眼睛能否看清楚东西的关键。”

    韶音对西凉解释道,另外也给她传授了一些现代医学名词,让她明白了眼睛的构造。

    “为什么不跟人买眼角膜呢?”

    西凉还是有些不明白,眼角膜不是很常见吗?每个人都有啊!

    “傻丫头,如果没有了眼角膜,一辈子就看不见了。只能从刚死的人身上取眼角膜,而是年纪也是关键,不能太小也不能太老。我让紫皇去留意了,应该会有消息的。”

    韶音淡淡的说道,每个人都有拥有光明的权力。神都之中时不时就会死人,合适的眼角膜花几日时间,应该会找到。

    “原来是这样!难怪小姐说急不得了!但如果找不到合适的眼角膜,乐少爷一辈子都看不见了。”

    西凉惋惜的说道,她刚刚偷偷瞥了一眼,见到乐少爷是那么俊秀儒雅的男子。看上去就像是尊贵的王,叫人不忍亵渎。偏偏这样一个绝世公子,却只能生活在黑暗之中,让她遗憾不已。

    “不会的,总有希望的。”

    韶音相信这个只是时机的问题,她边说边泡着苍山兰雪,风干的茶叶在开水中舒卷开来,沉浮间,溢满一室清香。青花瓷的茶杯,素雅大方,映衬着茶汤的黄绿色,分外清新。

    她端着茶走出去的时候,就见到了展落初站在门口。

    “用我的眼睛,换他的光明!”

    展落初拉着韶音的衣角,眼中透着一股坚毅之色。

    只要能够让韶乐重见光明,她什么都愿意付出,就算是永远看不见,她也不在乎。

    她愿意用一辈子的黑暗,换他下半生的光明。

    “你都听到了!”

    韶音睫羽下眸光潋滟,扫过展落初的面容,淡淡的嗓音,依旧云淡风轻。

    此事她本就没打算瞒着谁,只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所以她没有准备好之前,她没有说出来罢了。

    “我都听到了!韶音,用我的眼角膜治疗乐哥哥,我这里就有治好乐哥哥需要的东西!”

    展落初之前听韶音说过眼角膜,虽然她不知道那是什么,但也明白是眼睛的一部分重要的东西。但她不在乎,为了乐哥哥,再大的牺牲她都不怕。

    “那你应该也听到了,我只需要死人的眼角膜,不需要活人的。”

    韶音一口就拒绝了她的要求,没有留一丝的余地。韶乐的眼睛重要,但展落初的眼睛就不重要了吗?

    她没有想过这种办法,也不会这么做。

    她怕韶乐等太久,便端着茶水走了进去。

    “好香的味道,应该是苍山兰雪吧!”

    韶乐是个懂茶的人,一闻就闻到了苍山兰雪独特的清芬茶香,脸上露出了温柔的笑容。

    “还是哥最懂得品茶了。这是我从宫里带回来的苍山兰雪,知道你爱茶,就特地留着给你品尝。”

    韶音余光见到展落初已经离去,也没有多说什么。

    “苍山兰雪本是一味药材,清心明目之效,我自然是知道这味道的。”

    韶乐喝了一口苍山兰雪,闻着茶香,心情也平静了下来。

    “只是无论喝多少苍山兰雪,我的眼睛也明澈不了。”

    他平静的话音,仿佛在说着不要紧的事情一样。他早已经习惯了黑暗,从未见过光明,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也是云淡风轻。

    从来没有得到过,就不觉得失去是多么折磨人的事情。倘若他不是出生就看不见,也许他现在还会对光明与彩色的世界恋恋不舍。

    “哥,下一场雪还没有到,今冬的雪,我再陪你看,好么?”

    韶音坐在他的身边,手中握着加了药粉的茶,淡淡的问道。

    “好!”

    韶乐温润如玉的面容上,有着期待的神色。有她在身边,告诉他雪是什么模样,他就已经满足了。

    “好久没有听哥弹月琴了,我已经让人把哥的月琴送来了,你弹给我听吧。”

    韶音感受着这样宁静的温存,看着韶乐宛如风平浪静的海洋,宁静深远,让她的心也跟着**吕础

    “九儿想听什么曲?”

    韶乐接过韶音找来的月琴,温柔的问道。

    对于她的要求,他总是含笑着应下。如同他毫无防备饮下那杯苍山兰雪一样,哪怕他闻到了不寻常的药味,但他却是没有顾忌的喝下。

    原因无他,那茶是她亲手端来的,就算是有剧毒,他也会一饮而尽。

    “我不知道有什么曲子好听的,哥就随便弹好了。”

    韶音不了解这里的曲子,靠在软塌上,让窗外的阳光洒落在她的身上,带来冬日几分薄薄的暖意。

    “那就弹一首《三生莲》好了,这是蝶后所作的一首歌,在神都之中广为流传。”

    韶乐手指拨动月琴的弦丝,缓缓地弹奏起《三生莲》唯美动听的音乐。娓娓动听的音符,时而低吟悠扬,时而高亢明丽,让韶音听得如痴如醉。恍惚间,她似乎感受到了三生三世情丝相缠的倾世之恋。

    脑海中那场美丽的桃花雨,那对若隐若现的古琴,也在她的眼前一闪而过。

    听罢韶乐的一曲《三生莲》她便没有再打扰他休息,自己出了帝医府,打算去武尊王府询问一下陌紫皇是否找到了她所需要的东西。

    她刚刚走出帝医府的大门,就见到一个身着灰色道袍的道士,手中握着一柄拂尘。这个道士有着一张萌到极点的娃娃脸,大大的琥珀眸,镶嵌在白玉般的容颜上。粉嫩粉嫩的脸颊,宛如桃花染就的颜色,泛着健康的色彩。微微有些发白的唇,朝着两边勾勒起一缕弧度。

    他的身上凝聚了两种极端的气质,明明长着可爱的娃娃脸,偏偏给人一种沉稳而宁静的感觉。一袭灰袍穿在他的身上,丝毫不显黯淡老气,反而有着一种别样的韵味,配着衣袍之上的阴阳鱼图案颇为灵动。

    他的身边还有一个小女娃跟随在身边,看上去模样特别秀气,浑身都透着钟灵毓秀之气。

    这个灰袍道士走到帝医府邸门口的时候,恰巧见到了韶音,澄澈的眸子陡然一亮,似乎对她产生了几分兴趣。

    “贫道与这位小友有缘!”

    “你牙缝里有肉末。”

    韶音对于这些江湖术士没有什么共同话题,淡淡的留下几个字,就朝着武尊王府走去。

    岂料,那灰袍道士也跟了过来,而且竟然走到了她的面前,那速度宛如鬼魅。

    “贫道与小友衣袖里的火月雪貂有缘!可否借来一观!”

    灰袍道士冲着韶音露出灿烂的笑容,那无害的表情,却让韶音心中警钟大响。

    “你牙缝里有肉末。”

    韶音面不改色的说道,继续跨步绕过他走过去。这个小道士实在是太诡异了,她可不想和这家伙有什么牵扯。

    “贫道吃素。”

    灰袍道士一闪身,再度出现在韶音的面前,目光灼灼的看着她,似乎发现了什么特别的东西。

    “你牙缝里有肉末。”

    韶音懒得跟他交谈,继续保持万年不变的答复,站在武尊王府门口,跨步进了王府。她就不相信这家伙,还会不识趣地跟进来。

    “贫道与小友有缘,替你测算命运如何?”

    灰袍道士被她的回答弄得嘴角微微抽搐,但这人的命格实在是太特别了,他只在一个人的身上见到过。如今再度遇到,他立刻有了浓厚的兴趣,想要一探究竟。

    “你牙缝里有肉末。”

    韶音盯着他的白牙,认真的说道。见到他进了武尊王府也没有人拦他,不禁觉得这些侍卫都是摆设。

    “贫道吃素的!”

    灰袍道士抓狂的说道,她就不能换一句答复?

    “师傅——你昨天才跟人家说,你不是吃素的耶!师傅骗人!这是不对的哦!”

    小女娃一脸认真的纠正道,脆生生的嗓音,让韶音差点喷笑出来。

    “你牙缝里有肉末!”

    灰袍道士见到被徒儿拆台,嘴角抽了抽,为了挽回面子,走到韶音面前,也认真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要不要抠出来给你吃?死玄天,你跑本王这里来做什么?本王跟你无缘!”

    韶音还没回答,就听到陌紫皇面无表情的说道。

    “小皇皇,你好恶心啊!恶心死我了,我昨晚的宵夜都要吐出来了!呕——”

    灰袍道士玄天作势呕吐起来,果断被他们恶寒到了。

    “大舅舅!”

    在他身边的小女娃,见到陌紫皇的时候,从玄天的背后,怯生生地探出小脑袋,朝着陌紫皇叫了一声。

    “幻樱,你长大了。”

    陌紫皇见到玄天身边的小女娃水幻樱,冰山脸庞也有一丝的暖色。这是他二弟的女儿水幻樱,因为她娘亲难产而死,她的族人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便让她跟了母姓。

    “你认识这个疯道士!”

    韶音见到这小女娃叫陌紫皇大舅舅的时候,就已经风中凌乱了。

    “喂!小泵娘,留点口德啊!贫道哪里疯了?”

    玄天被韶音的话彻底打击了,要不是没有胡子,他早就吹胡子瞪眼了。

    “本王觉得阿音说得挺有道理的,你就没正常过。”

    陌紫皇瞥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想当初,他小时候这厮就想拐他当徒弟,还好他们几个兄弟绝对抵抗,最终才逃过一劫。

    “小皇皇,你太毒舌了!苞你爹真是一模一样!”

    玄天没好气的说道,看他这副模样,谁也猜不到他就是名震天下的玄机楼主。上知天命,下晓轮回。测算人的命运,堪破生死阴阳。

    玄机楼主,世人眼中神秘强大的存在,便是这个有着娃娃脸,永远不会老的小道士。

    “你叫人把幻樱送去她爹那里,贫道有正事要做。”

    “师傅——人家怕怕!”

    水幻樱没有离开她师傅,想到要去爹爹身边,她心里也很害怕。

    “怕什么?谁欺负你,你就告诉师傅。”

    玄天护短的说道,让水幻樱也多了几分底气。

    陌紫皇立刻让凤曦泽将水幻樱送去二弟陌月云身边,同时还叮嘱凤曦泽让同龄的几个孩子多陪陪水幻樱,免得她怕生。

    “你来这么有什么事情?本王的府里可没有什么东西与道友有缘的!”

    陌紫皇走到韶音的面前,脸上露出了几分冷漠之色。他见到玄天的眼睛,一直没离开韶音,也没有给他好脸色。

    “咳咳,小皇皇,你不要想歪了,贫道很纯洁的!”

    玄天看到陌紫皇那防备的神情,立刻窘迫的说道。他与陌紫皇的父母交情很好,对陌紫皇的态度也非常平易近人,没有因为他这模样就生气。

    “小泵娘可否借一步说话?事关你回家的事情,贫道相信你会愿意听的。”

    他高深莫测的目光,让韶音心里陡然“咯噔”了一声,眼底浮起了不可思议之色。

    “阿音,不要跟他去。这家伙不正经!老不羞!黑心肝!臭流氓!”

    陌紫皇听到玄天的话,立刻防备的看着他,然后一口气非常顺溜地把他抹黑了一遍又一遍。

    “......”

    玄天嘴角狂抽,额头青筋隐隐跳动了一下。

    “有什么话不能在本王面前讲的?”

    陌紫皇冷冷的说道,对于玄天的举动表示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