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087】华美蜕变

帝医醉妃 【087】华美蜕变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在场的众人,循着凤魅雪的目光方向,看向了天牢一处不起眼的角落……舒睍莼璩那里距离她们所在的地方有些远,如果不是凤魅雪看过去,谁也不会注意到那里有人。

    因为距离比较远,所以他们说的话,那边也听不清楚。

    “有人在那里!”

    韶音视线锁定在那一个衣着褴褛的女子身上,一头蓬松的乱发,遮掩在她的脸上,叫人看不清楚那人的模样。

    但这个人的身影颇为眼熟,理应不是陌生人才对。

    乱发之中,一双射出寒芒的怨毒眼睛,让韶音立刻从回忆中找出了对应的名字。

    “丽妃!”

    她想起丽妃当日在晚宴之上公然脱衣引诱武尊王,被凤魅雪直接打入天牢之中为奴。如今看她那宛如乞丐的打扮,就知道她在天牢里面过的日子定然很悲惨。

    丽妃以前作恶多端,对宫人更是心狠手辣,如今那些人也是想方设法托人好好地整整她,她自然是过得生不如死。

    “难道夜丽水便是这一起连环案件背后真正的元凶?”

    丞相紫阡陌也认出了夜丽水,她对夜丽水很熟悉,不像韶音只见过她几次,所以马上就猜到了凤魅雪所指之人是夜丽水。

    “嗯。”

    凤魅雪点了点头,没想到这个女人被关在了天牢之中还不安份,闹出了这么多的事情。

    她的眼底浮起一抹杀意,原本她是让唐柒柒来处理,但显然她是力不从心,留下了这个祸患。

    “把夜丽水拿下。”

    紫阡陌一声令下,立刻有狱卒将夜丽水五花大绑,拉到了她们的面前。

    “你们为什么捆住我?”

    夜丽水跪在地上,圆瞪着眼睛,仇恨的目光,狠狠地盯着她们。

    “你指使以前的贴身侍卫,残忍杀死了数名宫女,还不认罪!他已经招供了!”

    韶音严肃的宣布道,直接一口断定了夜丽水的罪名。

    “他是不会招出我的!你胡说八道!”

    夜丽水骤然听到韶音厉声的话语,心底猛地一颤,立刻开口反驳起来。

    “没错,我是胡说。但你自己却承认了,是你指使他做的。”

    韶音淡淡一笑,稳如泰山的坐在主审座位之上。

    夜丽水闻言面色煞白,她方才的话,就等同于承认了自己是主谋。哪怕她否认是他招供出自己,也是没有用的,因为她不知不觉已经中了韶音下的圈套。

    “你为了保住美貌,让以前与你有染的侍卫,残忍地为你取处子初夜之血服食。你真以为,你那颗千疮百孔丑陋的心,可以用一张皮粉饰得了吗?”

    凤魅雪冷冷的嗓音,让夜丽水整个人颓然地倒在地上,眼睛里充满了惊恐与绝望。

    “你为何会知道这些?他不会说的!”

    夜丽水乱蓬蓬的头发下,一张脸宛如厉鬼。那个侍卫是从小苞随在她身边的人,他一直对她死心塌地,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招供出她。她要他做什么事情,他都会愿意。

    “你不说,我难道就不知道了?你处心积虑地爬上高位,却连自己是谁的棋子都不知道,该说你蠢还是可悲?”

    凤魅雪将夜丽水心里想的看透,知道了她并无利用价值,就没有留下她性命的打算。

    “放了她,将她逐出皇宫。”

    她浅浅的话音,透着淡漠之意。

    “另外,将那名侍卫,推出宫门,斩首示众,以儆效尤。”

    夜丽水听到自己只是被逐出皇宫,为她效命的侍卫却要被斩首示众,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

    韶音和紫阡陌对凤魅雪的决意没有多说什么,立刻让人执行。

    当夜,两辆囚车缓缓驶出宫门,但夜丽水一身衣裳褴褛走下囚车的时候,就见到那名脸被烧得面目全非的男子,朝着她露出了一抹祝福的笑容。

    随着血溅三尺,头颅落地,夜丽水感觉整个魂魄都要抽离她的躯壳。

    想起他毁容的原因,是为了救她出火海,毁了原本俊秀的脸。

    除了他,这世界上没有谁那么爱她。

    哪怕她再狠毒,哪怕她再肮脏,他都从未离开过。

    这一刻,看着他因为她而死,她第一次发现原来她错爱了一辈子,真正的幸福却从未正视一眼。

    就在她幡然悔悟的一霎那,一道穿心的利箭,就射中了夜丽水的胸口,夺去了她的性命。

    “噗——”

    她踏出宫门的那一刻,竟是她命丧黄泉之时。

    她没有料到,但凤魅雪却早就知晓这样的结局。因为,她早已经是一颗无用的弃子,黑暗中的那双眼睛里,哪里会容得一粒沙子存在。

    就在那道弓箭射过来的时候,早就埋伏在四周的圣羽战堂精锐,瞬间循着箭羽飞来的方向,包围了过去。

    “嘭——”

    一个巨大的烟雾弹炸开,那道人影就在浓浓的烟尘之中消失无踪。

    韶音与凤魅雪站在皇宫之中高高的玲珑白塔之上,朝着宫外那一片迷朦的烟雾看去。凤魅雪一脸高深莫测,让韶音如何也猜不透,她此刻到底在想什么。

    “音音,你是不是在想,为何我明知道对方会现身,却不亲自动手?”

    凤魅雪轻柔如羽的嗓音,从韶音的耳畔滑过。

    “伯母本事那么大,如果出手的话,天曜皇朝想来又会是另一番模样。”

    韶音站在玲珑白塔之上,眺望着神都夜里一盏盏灯,连绵成蛰伏的巨龙形状,看上去巍巍壮观。

    “这天下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没有谁可以保护谁一辈子,哪怕是我也无法做到将所有人都保护在羽翼之下。唯有自己坚强起来,才能够迎面风霜,怒放出绝世清芬。”

    凤魅雪一双看透万世沧桑的眼眸,盈盈地望着这片天下。整个人就像是迎风羽化的仙子,纤尘不染,叫韶音生出几分她随时可能乘风而去的感觉。

    原本她以为自己可以保护自己在乎的人,哪怕无法守护这个天下,也可以护着心中非守护不可的几个人。

    然而,经过那么多的事情,她才明白,自己的力量再强大也是有限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轨迹,有自己的人生道路,这一路上总会遇到许多莫测的危险。最好的保护方法,不是为他们排除一切的阻碍艰险,而是让他们成长起来,自己拥有直面困难的勇气与战胜挫折的力量。

    这也是为何她与夫君不问世事的原因,他们希望孩子们自己在这混浊的乱世之中,开辟出一片朗朗晴空。

    “我懂了。”

    韶音玉颜之上露出了顿悟的神色,他们如今觉得困难的事情,在这些前辈的面前,也许根本不值一提。但他们帮忙解决这一次的危机,不代表下一次发生危机的时候,他们还能及时伸出援手。

    他们会默默地在背后守护,但却不会让自己的宠溺,成为雄鹰翱翔的阻碍。

    凤魅雪微微一笑,倾城倾国,长长的裙裾,在夜风之中不断地飞扬。

    “这次多谢伯母帮忙,才让醉美人之案水落石出。”

    韶音朝着凤魅雪道了一声谢,话音格外真诚。

    “你的聪慧,才是破案的关键。有你在皇儿身边,我也安心多了。他——是最让我放心不下的孩子!”

    凤魅雪的眼里有着慈母的温柔之色,似托付一般,握着韶音的手。

    这么多的孩子之中,沉稳镇定,才学广博,文武双全,有着帝君之风的陌紫皇,是她最担心的一个孩子。

    他虽然是最优秀出色的一个,但身上却有着不为人知的巨大隐患。这么多年,她与夫君四处奔波,一方面是为了寻找小九,还有一方面就是为了找到解决陌紫皇身上那个隐患的办法。

    哪怕是有着通天之力的玄机楼主玄天和知晓万事万物的湮寂,都没有给她一个肯定的答复。只告诉她,一切随缘。

    “我

    和他不是那种关系。”

    韶音听懂凤魅雪的意思,连忙摇头说道。

    “很快就是了。”

    凤魅雪以为她是害羞,笑着拍了拍她的手,露出了她明白的神色,让韶音无言以对,说什么只会越描越黑,她干脆什么都不说了。

    夜色深沉,韶音回到槿岚苑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她没有立刻歇下,而是写了一封信,让火月雪貂小萌萌带去给木芙。

    如今还有许多势力在背后盯着她,她不宜去见木芙,否则会给木芙带来杀身之祸。她只能按捺着心中的担忧,让小萌萌暗中传讯。小萌萌年纪不大,但速度却奇快无比,加上它极有灵性,可以听得懂她的话,是她如今最大的帮手。

    小萌萌去为她传信给木芙,她自己则拿出了西凉白日里为她准备好的绒线和各种布料,手握着剪刀,坐在烛火旁边,认真地裁剪起小衣裳。

    她的手很巧,以前练习银针的时候,她经常被师傅叫去刺绣,如今这一手绣活倒是炉火纯青。

    她给小萌萌缝制了几件可爱的衣裳,想起让陌紫皇代为照顾的小龙猫,她又按照小龙猫的大小,做了两件小衣裳。

    做完小衣裳之后,她用木条削了两根棒针,挑选了深紫色羊绒线,就埋头织了起来。

    她的手法很娴熟,一针一线,织得格外认真。

    一整夜,槿岚苑中的烛火都是亮着的,蜡烛快烧光的时候,西凉就添上了新蜡烛。海莲则是在一旁加炭火,免得夜冷冻着韶音。

    她们看不懂韶音在织什么东西,但看得出那纹路很漂亮。

    当天边已经泛起鱼肚白,韶音才编织好了一条深紫色的围巾,浑身一阵腰酸背痛,她好像都没有感觉。见到西凉和海莲陪她熬了一夜,便让她们下去休息。

    她将围巾折叠起来,看了看天色,她就打水洗了一把脸,然后换上朝服去上朝。

    当金色的阳光,化开积雪,映射在她的玉容之上,她身着火红朝服走进金銮大殿。昨夜宫中疑案被韶音以雷霆速度破案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朝野。

    原本听到她对雪灾的解决策略,百官只是对她改变了印象。当得知悬于多日未解的疑案,刚刚交到她的手上,短短时间就水落石出。

    朝廷上下,文武百官,对于这个新晋的一品女官,再也没有一丝怠慢。

    众人早早就到了金銮大殿,见到韶音红衣胜火,淡定自若地步入金碧辉煌的大殿之内。他们仿佛见到了火凤浴火而生,华美蜕变,翱翔寰宇。

    那张扬的红色倾天长袂,在金色的穹顶下,染上了辉煌的万丈霞辉,她那纤弱的倩影,看上去竟是叫人不敢直视。

    或许韶音并不是什么武林高手,也没有高大伟岸的身材,但她却有着惊人的智慧,让这些须眉男儿都自愧不如。一个人最强大的不是武力深浅,而是智力高低。

    “见过帝医大人!”

    群臣百官连忙朝着韶音行礼,态度较之昨日更加恭敬了几分。

    韶音成为帝医以来,见到了这些官员对女官的轻视,但她从未说什么。她只是以实际行动来证明,女子从来就不逊于男子。

    谁道女子头发长见识短?她便要让这些人知道,女子不仅仅头发长,而且长得可以勒死这些小瞧女人的大男子!

    “帝医大人,昨夜没有休息好,今日还起得这么早,真是辛苦你了。”

    丞相紫阡陌走到韶音的身边,朝着她打了个招呼。

    原本围着韶音的官员,见到丞相大人过来,只能行了个礼,退到一旁。

    “丞相大人也辛苦了。”

    韶音不喜欢和那些人有什么交集,也不喜欢应付他们,紫阡陌替她解围,她也很配合。

    两人有说有笑,看上去特别亲近。

    但她们的亲近画面,却刺痛了曲尽欢的眼。看到一直对所有人都颇为冷淡的紫阡陌,竟然对韶音如此友善,他心底嫉妒得发狂。

    只是如今韶音风头正劲,他也没办法使绊子,只能暗暗记下这笔帐。

    &nbs

    p;上朝之后,风帝大为嘉奖了韶音一番,同时也记了紫阡陌一功。赏赐了她们两人一些宫中的贡品,同时还特许韶音日后可以挑选几名宫人,带到帝医府邸伺候。

    此等殊荣,让众官员羡慕不已,但韶音居功理应受到赏赐,无可非议。

    众人上表了一些琐碎的事情,风帝身体还没康复,看上去也是没有什么精神听。

    见到风帝没精打采,曲尽欢的眼底滑过了一抹喜色。

    陌紫皇今日却是来得晚了,等到快下朝的时候才姗姗来迟。

    韶音见到他的神色有些疲惫,想起他这些日子都没有休息过,心底生起了几分怜惜。他虽然身为王爷,但大大小小的政事都落在了他的肩上。

    下朝之后,韶音提出要去看望韶乐,就与陌紫皇一同去了武尊王府。

    昨夜他就得知韶音破了宫中疑案,却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只是没想到那么快罢了。他一直都知道她很聪明,这样的人才,真是不该屈居人下。

    连续两日的晴天,那场大雪已经化得不留什么痕迹,若不是墙角阴凉处的那一抹雪白,几乎要叫人以为不曾下过雪了。

    “韶乐就在这边厢房。”

    陌紫皇亲自陪她到王府中的客房,一路上遇到府中的奴仆和婢女,他们都露出了惊讶之色。

    以前未曾见爷带什么女子回来,这几日他们却是经常见到这位姑娘。有传言说爷就快大婚了,看来这个消息十有**是真的了。

    韶音没有走进屋中打扰韶乐休息,而是站在敞开的窗户外面,朝着里面看了一眼。

    干净整洁的客房之中,韶乐闭着眼睛在休息,床边则是展落初衣不解带地靠在一旁。看来她都没有休息,只是靠在那里小憩一会儿。

    她看韶乐的面色已经好了许多,就没有进去,脚步轻盈地离开了。

    她与陌紫皇刚刚离去,在睡梦中的韶乐,无意识地喃喃了两个字:“九儿——”

    被他的声音惊醒,展落初揉了揉布满血丝的眼眸,当见到韶乐还没有醒来。想起耳畔恍惚间听到的话音,她的眼眶不由一红。

    “他们真的只是兄妹么?”

    她在心中无声的问道,好似咀嚼着一颗苦涩的青梅,酸入心肺。

    爱是不公平的,不是她付出多少就能得到多少。

    娘亲曾经告诉她:“如果那个男人心里没有你,无论你为他做多少,他都是看不到的。因为他的眼里从来都没有你,又怎么会见到你的好?又如何看得到你付出的一切?”

    只是,她明明知道韶乐不喜欢自己,却还是想要守在他身边,心中期盼着能够得到他的一丝在意,那她就算是死也甘愿了。

    一阵雪过后,武尊王府中大片的梅花树,就齐齐冒出了花苞。千树万树,含苞欲放。

    “你再练习一下仙踪云步。”

    陌紫皇将她带到了不算宽阔的梅林之间,这里不是演武场,但却更能体现出仙踪云步的灵活。他想看看她练习的如何,好指点她一下。

    “嗯。”

    韶音点了点头,将仙踪云步走了一遍。她的身影,好似消融在梅林之中,看上去缥缈至极。

    陌紫皇见到才隔了一日,她的仙踪云步就练得如此纯熟,不由大大的吃了一惊。他明明看出她没有什么练武的天赋,但她的进步实在是太快了!

    韶音见到他惊讶的神色,对于自己仙踪云步练习的这么熟练一点也不意外。她的确不是什么练武奇才,但人如果没有被逼过,哪里能够发挥出体内潜藏的实力。

    她在生死关头,不得不将仙踪云步发挥到最好,否则她和韶乐就会丧命。

    在如此大的压力下,她的仙踪云步才会进步得那么快。雪夜的逃命狂奔,也让她意外练成了仙踪云步。

    那漫天的雪花,在风中缥缈至极,也叫她明白了仙踪云步真正的关键所在。

    “可以了,你这仙踪云步走得很好。看来我可以教你一些其他的防身之术,你的领悟力超乎想象。”

    bsp;陌紫皇不吝惜的赞赏道,对于韶音的表现,他非常满意。她的体质不好,但领悟力却超强,有些精妙的武学,想必她会学得比那些武学奇才都要快。

    学武也不是一味的靠蛮力,脑子也是关键。

    他命人拿来了一根红色绫纱,绫纱的末端,皆系着一颗暗红色的月光宝石。

    “这是舞月绫纱,你可会跳水月镜花舞?这舞月绫纱配合水月镜花舞,加上仙踪云步,是一种适合女子的武学,以舞为杀,步若镜花。只是要将仙踪云步与水月镜花相结合很难,所以没有几个人学得会。”

    “我试试!”

    韶音没想到水月镜花舞竟然也是一种武学,会跳这种舞的女子有很多,但没有见到哪个很厉害的。

    不过她听说这水月镜花舞原本是蝶后所创,那么,这种舞很有可能是高深武学。

    一道红色的倩影,手中握着一根长长的红色绫纱,在梅花林中迎风起舞。

    另一道黑色的冷酷身影,若九天神明,坐在梅花树之下,扶着琴弦,奏响仙音。

    韶音手握舞月绫纱,脚踏仙踪云步,在梅林之中起舞的绝美姿态,仿佛九天玄女。琴音悠扬动听,她玉臂轻舒,绫纱绕臂飞舞。她的身姿纤柔,跳起舞来,越发显得楚腰曼妙。

    清丽的玉容,清澈的明眸,柔润的红唇,搭配在一起,完美无暇。她未曾露出笑靥,单单是那起舞弄清影的姿态,就叫人神魂欲醉。

    手中抱着一叠画轴兴致勃勃走进梅林来找陌紫皇的月上渊清,不经意间见到了那震撼人心的一幕,愣在了原地。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韶音,绝丽妖娆,那飘扬的红色绫纱,似乎要将人的魂魄也牵走一般。

    听到月上渊清手中的画轴落地的声音,韶音与陌紫皇都停下了动作。

    琴音戛然而止,舞步停歇,两人都凝眸看向了月上渊清。

    “你怎么来了?”

    陌紫皇手指停在琴弦之上,清冷的目光,透着几分不爽。

    “小皇皇,你干嘛臭着一张脸,好像很不欢迎我?”

    月上渊清俯身将画轴捡了起来,没好气的说道。看到陌紫皇那难看的脸色,他却是习以为常,不以为意。

    “说实话,不欢迎。”

    陌紫皇见到月上渊清笑得云淡风轻,那闲逸的姿态,在他的府邸里面闲庭信步一般,完全没有把自己当外人。

    “疯丫头,你不来帮忙捡一下吗?都是因为你,我才看呆了,不然画轴也不会掉一地。”

    月上渊清不理会陌紫皇的黑脸,反而淡然地说道。

    “你这可真是一个歪理由!墨烟没跟你一起来?”

    韶音好笑地走上前,帮忙捡一地的画轴,这些画轴都是空白的,也不知道他拿这么多画轴过来做什么。她卷翘的睫羽,轻轻眨了眨,朝着他的身后瞥了一眼。

    “喏,不就在后头吗?”

    月上渊清朝着后面指了指,一红一黑两道马影就从林间跳了出来。

    墨烟正和赤影在一旁吃草,看它们悠哉悠哉的模样,还真是快活得很。

    见到韶音,两匹马儿都飞奔了过来,亲昵地围着她转悠。

    “这两匹见色忘主的色马!”

    月上渊清无语的说道,对于墨烟这性子他早就见惯了,不过没想到赤影也是没理会陌紫皇,直接撒腿跑到韶音身边。

    陌紫皇见状也是一脸无语,不知道赤影那冷艳高贵的傲娇性子哪去了?

    因为月上渊清的突然到访,韶音也停下了练习,帮忙捡好画轴,就将舞月绫纱收好,递给了陌紫皇。

    就在这时,她瞥见了陌紫皇身前的九霄环佩古琴。

    灵魂似乎都震颤了起来,那柄古琴让她似曾相识。最叫她激动的是,她在这柄古琴的琴柄上见到了泛着阳光彩辉的苍华云泪。

    手中的舞月绫纱骤然落到了地上,那熟悉的苍华云泪,完全吸引了她

    的心神。

    “疯丫头,你中邪了?”

    月上渊清见到韶音突然呆在那里,连手中的东西掉在地上都没发现,不由开口叫道。

    被他这么一叫,韶音才回过神来,脸上露出了尴尬之色,连忙捡起舞月绫纱。

    韶音的视线,紧紧地胶着于九霄环佩古琴上的苍华云泪宝石之上,眼底有着难掩的激动之色。

    苍华云泪是她回去的关键,她记得自己就是被苍华云泪中的一道光芒带到这里来的,这颗宝石是不是还能够带她回到现代?

    想起这个可能性,她的内心就火热了起来,她的手指,忍不住朝着苍华云泪伸去。

    然而,就在她的手即将触碰到苍华云泪的时候,她的心底产生了一丝迟疑。

    “阿音,你怎么了?”

    陌紫皇感觉韶音有些神思恍惚,伸手握住了她的手,感觉到她的掌心异常冰凉,不由露出了担忧之色。

    此刻,苍华云泪宝石,在阳光下泛着异彩,但他并没有注意到。

    “我没事,只是觉得这琴特别好看,一时间有些失态。”

    韶音的手被陌紫皇握住,她连忙抽了出来,玉颜之上有着一抹挣扎之色。

    只要再靠近一点,触摸到苍华云泪,她就有可能回家了!

    只差那么一点点,自己到底在犹豫什么?

    她感觉到那颗宝石似乎在呼唤她,那股强烈的感觉,让她确定这颗苍华云泪,绝对与她到这个异世有关系。

    那流光幻彩的苍华云泪,美得惊心动魄,似乎要把她的魂魄给吸进去。

    “你的手这么冷,许是着凉了,今日就练到这里,我们进屋说。”

    陌紫皇握着她的手,将手掌的热度传递到她的手中,呵了一口热气,让她的小手暖和一些。他手掌覆盖在她小巧的柔荑外,搓了搓,让她的手恢复几分温度。

    接着他便将九霄环佩古琴收了起来,带着韶音朝着屋里走去。

    月上渊清不请自来,怀里还抱着一叠的画轴跟在他们身后,目光透着几分思索的意味,朝着陌紫皇抱着的九霄环佩看去。

    他方才似乎见到这柄古琴上的宝石发出很特殊的光芒,那种光芒有着强大的魔魅力量,让他都险些心魂失守。

    从寒冷的屋外走进温暖的室内,韶音感觉冰冷的身体,慢慢暖和了起来。

    陌紫皇不知道把琴收到什么地方去了,从屋里出来的时候,手里只捧着一碗姜汤。

    “喂,小皇皇,你这是严重忽视我的存在,我也好冷啊!”

    月上渊清见到陌紫皇压根没管他,坐在火炉旁边,自己端着热茶喝了起来,嘴上还在抱怨连连。

    “一边凉快去,没人当你存在。”

    陌紫皇瞪了他一眼,这个超级大灯泡,一点都没有自觉性。

    “那你们就当我不存在得了,我上次可跟你说过了,我要搬你这里来住些日子,你是一口答应了。”

    月上渊清把画轴放了下来,也没有见到他有什么多余的行李,这些就是他要带的全部家当了。

    “我什么时候答应你的?”

    陌紫皇听到他的话,冷冷的说道。

    “小时候,在天苑的时候,我说过的。”

    月上渊清非常认真的说道,说出来的话语,叫陌紫皇差点没有直接把姜汤泼他一脸。

    “你敢不敢不要摆着一张正直的脸,说着这么无耻的话?”

    陌紫皇嘴角抽了抽,他在天苑的时候,那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什么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他也好意思提。

    “我一直都是这么正直,要不然也不会被那疯丫头打劫了!人善被人欺,我娘诚不欺我也!”

    月上渊清朝着韶音看去,对于他们初次见面的事情,他可是印象深刻。

    “打劫你?没有啊!你没证

    据就不要乱说!我劫色了?还是劫财了?”

    韶音喝了一口姜汤,无辜地耍赖道。

    “你劫了我的马!”

    月上渊清差点一口血喷出来,痛心疾首的说道。

    “你的马不是在外面吗?你这大白天的说梦话呢!”

    韶音淡定的嗓音,透着几分疑惑,再度打击了月上渊清。

    “我现在才知道,爹说的没错,山下的女人是老虎!”

    月上渊清幽幽的说道,幽怨的目光,让韶音起了一片鸡皮疙瘩。

    “我改日把这话转告你娘。”

    陌紫皇冰冷的嗓音,认真的说道。

    “兄弟,你可别这样!那我爹就惨了!他可是超级惧内,你这是把他往火坑里推啊!”

    月上渊清连忙开口说道,他爹是老实人,可经不起折腾。

    韶音听着他们两人的对话,就知道他们的交情定然不错。原本沉重的心情,也稍稍舒缓了几分。

    喝完一碗热腾腾的姜汤,她觉得浑身都暖和了起来,只是心里却还有一块无法化开的冰晶,阻碍着这股温暖涌入。

    “我也该回去了,你们慢慢聊吧!”

    她缓缓站起身,朝着他们告别了一声。

    “我送你。”

    陌紫皇看天色也晚了,便送她走出门口,把月上渊清丢在屋里。反正那家伙是自来熟,自己会安排好住处,不需要他操心什么。

    他觉得韶音自从刚才见过九霄环佩之后,就开始心事重重,让他放心不下。

    两人并肩走在长长的路上,府里的家仆都很识趣的避开。

    “刚才那柄琴叫什么名字呢?看上去好像有些年份了,应该有来历吧?”

    韶音红唇动了动,淡淡的嗓音,努力保持镇定。

    “没想到你也懂琴,那柄琴名为九霄环佩,是我最心爱的东西,从未有其他人碰过。”

    陌紫皇提起九霄环佩,神情都柔和了几分。

    “你弹琴很好听。”

    韶音看得出陌紫皇对那柄琴特别喜欢,想到九霄环佩上镶嵌的苍华云泪,她心中不知道是喜悦还是失落。

    “你若喜欢,日后我天天弹给你听。”

    陌紫皇听到她的夸奖,冷漠的俊颜上,立刻掬起了浅浅的笑意。那上扬的弧度,牵扯着韶音的心微微一疼。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因为她而展露的笑容,她竟然会有种莫名的忧伤!

    如果离去,她这辈子,是不是再也见不到他的笑容了?

    想到这里,她就觉得胸口闷闷的疼,就连呼吸都艰涩了几分。那冰寒刺骨的风,灌入她的肺腑,让她整个人凉透到灵魂深处。

    他说的话,虽然简简单单,但在她听来却是世间最动人的情话。

    陌紫皇没有听到她的回答,俊颜之上滑过一抹落寞之色。他并不知道此刻的韶音,内心有多么的矛盾。

    回去的机会就在眼前,她却做不了决定。

    两人一路无言,走出了王府,马车已经停在了外面。花眠忧看到他们两人一同出来,脸上露出了一抹祝福的笑容。

    在她看来,他们两人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爷对小姐也是真心好。哪怕是她这样冷血的杀手,都羡慕有人这般倾尽怜宠用心呵护。

    只是她的世界没有爱,杀手不该拥有那么奢侈的情感。

    她只能在心中默默地羡慕一下,却不敢去想太多,对于她自己的未来,她也没有任何打算。

    “路上小心,保护好她。”

    陌紫皇一句话,半句是对韶音说的,另外半句则是对花眠忧说的。

    “爷放心。”

    花眠忧自信满满的回答道,她既然收了钱,自然会办好事情。

    “泽每次都是这么回答的。”

    陌紫皇冷冷的嗓音,透着几分不放心。

    “那个天天只知道守着一堆钱财的家伙,哪里能跟我比!”

    花眠忧想起凤曦泽就气不打一处来,明明钱多得要死,却又小气得很。她还是头一次见到这种人,要不是看在爷的面子上,她早就修理他一顿了。

    陌紫皇对于花眠忧的身手也有所了解,没有再说什么,转身要折回去。

    “紫皇。”

    他突然听到一声温柔的嗓音,淡淡的两个字,却让他的心忍不住悸动。

    他转过头,就见到韶音伸手掀开了马车帘子,从里面递出了一个布包。

    “这是给小胧胧做的衣裳。”

    她将布包交给陌紫皇,跟他解释了一下里面的东西,并叮嘱了他一些照顾小龙猫的细节。今天她走得匆忙,还没来得及去看看小胧胧,回到马车里才记起来昨夜赶制的小衣裳。

    “嗯,我知道了。你这么关心小胧胧,我会照顾好它的。”

    陌紫皇手中握着布包,酸溜溜的声音,充满了醋意。

    他都不如一只宠物来得重要,她都给小龙猫做衣裳,却没有想到他。

    看着马车疾驰而去,他的心,随着那远去的马车,变得空落落的。

    他心里虽然酸楚,但还是迫不及待地打开布包,想看看她做的衣裳是什么样子的。

    他从布包里面拿出了小小的精致衣裳,眼底露出了一抹温柔之色。他可以想象到,韶音必定是非常用心去做这小衣裳,每一件都是那么漂亮。

    针脚整齐,裁剪得也很合适,想来那小东西穿上去,肯定很好看。

    他取出小衣裳之后,发现布包底下还覆盖着什么。他取出来之后,就见到了一条长长的深紫色围巾。上面编织着淡紫色月亮烈焰花朵纹路,纹路繁复至极,要编织出这样的围巾,非常的困难,需要极大的耐心。

    他看到布包里面有着一张信笺,上面书写着飘逸的文字。

    “以此物名围巾,围绕于颈脖之上可御寒!韶音亲笔。”

    看完这一行字,他知道这个是送给他的东西。他如获至宝的抱着围巾和这张信笺,妖孽般完美无瑕的俊颜上,露出了一抹呆呆的傻笑。

    幸福来得那么快,好似一朵朵花儿,迎着春风一夜绽放开来。点缀着他整个生命,让他灰暗的世界,变得明媚至极。

    他舍不得将围巾围起来,而是小心翼翼地叠好,然后慎重得摆放在自己的床榻旁边,让自己随时可以看到。

    这一条简单的围巾,温暖了他的心。

    他将九霄环佩放置在围巾的旁边,代表这两个都是他最珍视的东西。

    想起韶音的叮嘱,他将躲在温暖的小窝里睡得香甜的小胧胧抓了出来,喂它吃了一点东西,才将它抱回去继续睡觉。

    他将韶音做的小衣裳收好,专门取了一个玉质的盒子,将她的亲笔信笺小心藏好。

    “小胧胧,你可要健康的长大。”

    陌紫皇目光柔和的望着小龙猫,看着它那么小,那么脆弱,不禁露出了几分怜惜之情。

    他原本不喜欢小动物,但因为韶音,他如今觉得这小家伙也有些可爱。

    小胧胧似乎听到了他的话,朝着他的手指舔了舔,再度甜甜的睡了。

    另一旁,陌紫皇则是飞奔去洗手,看来他还是要再适应一段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