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086】展露风华

帝医醉妃 【086】展露风华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陌紫皇明白韶音很要强,他不是故意打击她,而是想告诉她,只要有他在身边,她永远也无需练武……他会一直保护她,尽他所能,为她撑起一片晴明长空。

    只要她愿意,她随时可以脆弱,他坚实的臂弯,永远是她的依靠。

    她纤细的柔荑,不需要握着利剑,他会守护她一生。

    这些话他没有说出口,但暗藏温柔的目光中,却有着深深地坚定与执着。

    若遇到她,是他此生注定跨不过的劫,那他心甘情愿承受。宁万劫不复,也要赴一场此生不换的姻缘劫。

    化雪凉风吹着他一袭宛若云霞氤氲的长发,一缕缕酒红色的发丝,比起火焰的颜色还要纯粹,辉映着他眉心的一点莲珠,透着惊心动魄的美感。

    一袭冷漠尊贵的黑衣之下,覆盖着一颗滚烫热血的心,只为她倾尽天下,不论输赢。

    “双儿,你就按照我方才所说去做,需要多少钱,到时候我再给你结算。”

    韶音将设计图合了起来,交给了纳兰双儿。

    “音音倒是好眼光,一眼就看中了纳兰这块风水宝地。既然在纳兰这里开店,那怎么还用得着你出钱,需要什么花销,让我们家这臭小子出就得了。”

    凤魅雪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美眸瞪了陌紫皇一眼,这么笨的家伙,也不懂得讨女孩子欢心,看这情况不知道她的儿媳妇,什么时候才能被追到手啊!

    “知道了没有?嗯?”

    她动听的嗓音,透着一股不容质疑的威严,让陌紫皇苦笑着点头。

    “知道了!”

    “伯母,不用这么客气,我自己——”

    韶音刚刚开口拒绝,就听到凤魅雪不悦的声音落了下来。

    “你瞧瞧这孩子,明明叫我不用客气,自己却把我们小皇皇当作外人,真是太让人伤心了。”

    凤魅雪作势要抹泪,让韶音看得一愣一愣的,没想到这个传说中的女强人,居然还会装可怜。

    果断有其母必有其子,陌紫皇那么腹黑,原来是遗传自他娘亲。

    陌紫皇见到娘亲装可怜的样子,嘴角忍不住抽搐了几下,一脸面无表情,早就习惯了。

    反倒是站在一旁的谪仙纳兰风吟见之不忍,如风缥缈的嗓音,徐徐的落了下来。

    “魅雪莫要伤心。”

    他淡淡的眸光,朝着韶音瞥了过去。

    “既然魅雪说了这些花销由紫皇出钱,那你就不要推迟了,不要辜负长辈一番心意。”

    “没错,能省多少是多少,有便宜总不能不占吧!”

    凤魅雪亲昵地拉着韶音的手,果断把陌紫皇给卖了,脸上笑容灿烂。

    陌紫皇听到娘亲这么光明正大把他给卖了,除了苦笑,他也是无话可说。他早就知道,娘亲把韶音当作准儿媳妇,当成宝贝一般,捧着怕摔了,含着怕化了,他这个儿子却是一点地位都没有。

    不过也难怪娘亲着急了,因为除了他二弟陌月云和七妹陌云鸾各有一个女儿之外,其他人都没有音讯。

    经过凤魅雪和陌烟华的分析,他们一致认为是陌紫皇这个大哥没有做好榜样,所以才导致兄弟们一个个不急不缓,反正大哥都没成亲,他们也不着急。

    “那就依伯母所言。”

    韶音见到凤魅雪这么热情,也不好拒绝她的好意,加上如今她手上的钱不算多,还有许多事情需要花钱,便应了下来。

    她告诉纳兰双儿一些细节之后,将镜雪楼开业的时间定为半月之后。在开业之前,她还要做好充足的准备和宣传广告,才能让她的生意红火起来。

    “天还没黑,我们一起去逛街吧!我难得出来玩,你就陪陪我好了。”

    凤魅雪见韶音也没有其他事情,便开口邀请她一同去逛街。

    “娘亲,她还要练武——”

    陌紫皇想起韶音的仙踪云步还没练习,便开口说道。

    “练什么武,你是拿来当摆设的吗?媳妇都照顾不好,就该送你回天苑再学几年出来。”

    凤魅雪伸手敲了敲陌紫皇的脑袋,没好气的说道。

    “女孩子打打杀杀的多没形象!还是音音这样文文弱弱的可爱!”

    她满是怜爱的看了韶音一眼,让韶音颇为不好意思。

    “娘亲,你觉得自己说这种话,合适吗?”

    陌紫皇对于凤魅雪这话,感觉特别无语。原因无他,就是因为凤魅雪的实力是所有人之中最高的一个,哪怕是他爹爹陌烟华,都没有凤魅雪厉害。

    打打杀杀这种事情,都是他娘亲干腻了的。

    “老娘怎么就不能说?你这臭小子连娘亲都敢埋汰!”

    凤魅雪再次敲了敲他的脑袋,让陌紫皇露出了一脸的无奈之色,也惹得韶音微微一笑。

    “音音,以后这臭小子要是敢欺负你,你就告诉我们,一准帮你教训他!”

    韶音听着凤魅雪用对待准媳妇的口气说话,脸颊不由火烧火燎起来。以前总是听说婆婆是世界上最可怕的生物,不过现在看来,还是要分对象的。也不是每个婆婆都很坏,那些刁钻恶毒的婆婆,想必性格本就不好。

    她心中如是想着,但马上就回过神来,对于自己没来由的想这个问题感到脸红。

    她的心底其实很喜欢和陌紫皇呆在一起的感觉,也很期盼和他一直走下去。但是每当想起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想着总有一日她要回去,她的心里就不愿意承认她对他的感情,也不想让自己越陷越深。

    只是,她不懂爱情从来就不是抗拒就不会沦陷,也不是自己能够选择要与不要的东西。

    每一次的相望,每一次的相遇,都只会让感情越来越深,她不懂的爱,所以她以为自己不承认,那便不存在。

    “纳兰,等开业的时候,我会过来捧场的,到时候一起畅饮一番!”

    凤魅雪含笑着看了纳兰风吟一眼,动听的嗓音,脆生生的落下。

    “好,不见不散。”

    纳兰风吟听到她的话,谪仙俊颜之上有着难掩的喜色。云淡风轻的一个人,却因为她一句话,而内心澎湃,无法自抑。

    哪怕他知道,凤魅雪始终是把视为朋友,他也默默地贪恋着每一刻与她相聚的时光。

    短暂的回忆,叫他足以温暖一生。

    “不见不散!”

    凤魅雪朝着他点了点头,轻柔的嗓音,有着一诺千金的重量。

    花眠忧坐在马车上,跟随在他们的身后,见到她仰慕已久的蝶后,她的眼中浮满了喜悦的光彩。听樱落楼的楼主,也就是她师傅花冷醉提过蝶后,在师傅心中蝶后是世间最完美的女子。

    她曾经在师傅的密室之中,见到过蝶后的画像,满满一室的画像,画得栩栩如生。

    以至于她如今只是见到蝶后一眼,就知道了她的身份。

    蝶后凤魅雪是好几代人心中的传奇女子,哪怕她的年纪不过三十多岁,却铸就了他人百年无法比拟的辉煌。

    大街上的积雪已经被扫到路旁,地面还是湿漉漉的。结着冰雪的树枝,在阳光中泛着冷冷的光芒,有种清冷的美丽。

    陌紫皇也很久没有与娘亲一同逛过街,这些年她鲜少回来,如今难得有机会重温儿时的温暖。

    凤魅雪看着神都陌生而熟悉的街道,有着恍若隔世的感觉。知道陌寒渊还活着,她担忧多年的心也平静了下来。

    呼吸着红尘气息,她觉得自己才刚刚从世外回归尘世。

    “韶乐在王府养伤,我让灵轩过去照顾他。箭伤没有射中要害,并无大碍。”

    陌紫皇走在韶音的身边,开口缓缓说道。清冷的嗓音,却给韶音带来了春暖花开般的温暖。

    他知道她担心韶乐,便开口将韶乐的情况告知她。韶府中人,她不放心,所以他直接将韶乐接到了武尊王府邸。

    如今展落初亲自在照顾韶乐,不眠不休地守候在他的身边,事事都亲力亲为。

    “紫皇,谢谢你。”

    韶音心中一暖,没有再计较之前他那一个轻薄的吻。若是换做其他男子,胆敢这般对她,就算她打不过,也会让小萌萌毒死登徒子。但面对陌紫皇的时候,她总是容易心软。

    他孩子气的亲密举动,也会让她心中泛起丝丝甜蜜。

    陌紫皇见到她没有刻意躲开自己一段距离,心头涌动着喜悦。她的一言一行,都牵动着他的喜怒哀乐。

    三人气质超然,行走在街道之上,顿时引来了人们惊艳的瞩目。

    凤魅雪选了一条偏僻的街道,这里不是神都最繁华的地方,却有着许多摆摊的小摊贩。琳琅满目的小摊,空气中还有着浓郁的特色小吃的香气。

    行走在络绎不绝的人流之中,陌紫皇一直跟随在韶音的身边,让人流不会冲撞到她。

    韶音看着来来往往,川流不息的人潮,一瞬间,感觉周遭的一切都模糊了起来,只剩下他与她两人。

    “音音,快看这根莲花簪子,真适合你的气质!”

    凤魅雪手中握着一根莲花银簪,花瓣中央点缀着一颗碧玉圆珠,润泽迷人。

    她将莲花银簪拿起来,给韶音戴上,看到银簪与她非常相配,脸上露出了一抹满意的笑容。

    “谢谢伯母。”

    韶音朝着小摊上面摆放的铜镜看了看,见到简单的莲花银簪搭配着她的长发,显得分外雅致,心下也颇为喜欢。

    莲花银簪不算贵重,但却符合她的心意。

    “这对紫蝶耳坠,也很适合伯母!”

    韶音也走到小摊子前,看到上面摆放的小饰品,大多数都很精巧。材质不算贵重,大多数是以银和其他彩金打造而成的,但做工都很好,设计的也漂亮。

    她拿起一对紫色蝴蝶耳坠,让凤魅雪试了试。

    凤魅雪在她眼中就像是姐姐一样,与她一同逛街,她并不觉得拘束。反而有她加入,她和陌紫皇都不觉得紧张。

    “音音的眼光真好!”

    凤魅雪笑着接过韶音挑选的紫蝶耳坠,满意的点了点头,也对着镜子试了起来。

    “两位小姐长得美丽,戴什么都好看!”

    小贩见到美若天仙的两人光顾自己的小摊,立刻热情的推荐起摊子上的首饰。

    陌紫皇见到她们两个其乐融融的模样,目光落在这些首饰上面,认真的看了看。

    两人挑选了一番,选好了首饰,凤魅雪就拉着韶音往下一个摊子走去,留下陌紫皇付账。

    “把这些都包起来,另外,这一根簪子也包起来。”

    陌紫皇自己也为韶音选了一根发簪,让小贩用布帛分别包好,他自己选的簪子则藏了起来,没叫她们看见。

    他再看过去,她们两人早就到老远了,手里已经提了好多的东西。

    看她们兴致浓浓,他的目光也充满了暖意。娘亲许久没有这么开心了!

    韶音和凤魅雪挑选了许多的东西,还在一个卖瓷器的小贩那里定制了许多装酒水的酒瓶。

    “咦?那边围了好多人,不知道有什么热闹可看的?”

    凤魅雪今日心情很好,见到前面围了那么多人,心里也有些好奇。

    “我们过去看看。”

    韶音见到路都被堵住了,便也走了过去,看看这些人到底在做什么。

    看到两位气质卓越的大美人走来,原本拥挤的人群,立刻殷情的让出一条道来。

    她们两人走上前,就见到那是两人在对弈。而其中一个人,是韶音认识的人,正是南后街的地头蛇百事通。

    百事通正是摆棋局的人,他见到韶音的时候,脸上也有几分慌乱之色。

    “刚才就有个人赢了好多钱呢!这么多人在排队,就是想要赢一局大的!”

    “是啊!只要赢了棋就能得到双倍的钱,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

    “我觉得自己的棋艺不错,等会儿也试试手气!”

    “”

    听周遭的人议论,韶音知道这不是简单的棋局,而是赌钱的棋局。如果能够赢了摆棋的人,就可以得到双倍的钱,如果输了,那拿出来的钱就归对方。

    “音音,你会不会下棋?想不想玩?”

    凤魅雪看了那棋局一眼,拉了拉韶音的衣袖问道。

    “我对下死棋没什么兴趣!”

    韶音见到百事通这小子又在招摇撞骗,不过却也没有揭发他,没有凑这个热闹,而是与凤魅雪离开了人群。

    “呵呵,你也看出来那是残局了!”

    凤魅雪欣赏的看着韶音,听她的话,看来她是知道这棋局是残棋。最好的结局,也不过是平局,所以下棋必输无疑。至于那些赢钱的人,就是托儿罢了,几个人串通一气,让其他人以为有赢钱的机会,自然会有很多人上当。

    韶音朝着凤魅雪露出会心一笑,看来她也知道这棋局的内涵。跟聪明人说话就是轻松,只是简简单单的话,就可以彼此明白,不需要费劲唇舌解释什么。

    “逛了这么久,天都黑了,你肚子也饿了吧!我带你去蹭饭!”

    凤魅雪挽着韶音的玉臂,两个人就像是姐妹一般,行走在雪后的长街上。

    街道两侧已经挂起了颜色斑斓的灯笼,陌紫皇跟上她们,穿过一条小巷子,韶音就闻到了空气中的药香。

    这条开满药铺的街道她以前来过,她的银针就是在河边的药神居买的。

    凤魅雪带着韶音和陌紫皇,来到了药神居前面。屹立在岸边的药神居,在暮色中显得分外宁静。一盏明灯摇曳在药神居之中,照亮了微醺的暮色。

    “走吧,这个时候也差不多是开饭的时辰了!”

    凤魅雪径直走进药神居,熟稔得好似回家一般。

    陌紫皇也是一脸随意的神情,对于药神居他也很熟悉。

    这是韶音第二次来药神居,她只记得药神居里有着各种各样的药材,但对于药神居的主人,她并不清楚。

    药神居的门大敞着,欢迎着每一位客人。

    “各位要买什么?”

    一个稚气未脱的浅绿色长裙的女孩,正在认真地看着药方,神色严肃。听到有人的脚步声,她便脆生生的问道。

    “小幽儿,我们要买一顿霸王餐!”

    凤魅雪透着几分笑意的嗓音,让君凰幽一下子就抬起头来,满眼欢喜地扑向她。

    “凤姨!”

    君凰幽小跑着奔过来,长长的裙裾陡然散开,好似一片圆形的荷叶,于风中轻轻摇晃。小辫子上的银铃声,清脆的响彻而起。

    “爹爹,雨茉姨,快出来!凤姨来了!”

    她朝着里面喊了一声,立刻就有一男一女走了出来。

    “稀客临门,快进来坐!”

    面容儒雅的男子,脸上有着惊喜的笑容。

    “就算诗魂不说,我也不会客气的。我还记得你的厨艺不错哦,我可是特地来蹭饭的。”

    凤魅雪拉着韶音走上前来,脸上始终带着温和的笑意。

    “这是我未来儿媳韶音,她对医术颇有研究,以后要找什么药材,可以向你君叔叔要。这药神居最多的就是药材了,就算没有你需要的药材,也能探听到何处有。”

    韶音听到凤魅雪的话,不由喜出望外,反而没注意到凤魅雪说的身份是儿媳妇。

    “韶音见过君叔叔!”

    “好!好!快进来吧!我在师门之中的辈份,也不过是紫皇的挂名师兄罢了,不过年长几分,这声叔叔我就接受了。”

    君诗魂和善的说道,见到凤魅雪过来,他也很高兴。

    他的妻子雪枫浅草就是凤魅雪身边的侍女,但她们却是情谊深厚,他对凤魅雪更是尊敬至极。

    “我就是来看看幽儿!几年不见,小幽儿可是长大不少了!”

    凤魅雪看着君凰幽,她长得可真像她娘亲浅草。

    “大家都进来吧,碗筷我都摆好了。”

    君凰幽趁着他们说话的空隙,已经将碗筷一一摆放好,朝着他们招了招手。

    “我好像见过韶姐姐!靶觉好眼熟啊!”

    她好奇地打量着韶音,水灵灵的眼睛里写满了好奇。

    “我来药神居买过东西,自然是见过的。”

    韶音淡淡的说道,没想到君凰幽的记性还真好。

    “原来如此。”

    君凰幽点了点头,小脸上写满了恍然大悟。

    屋里已经摆放着许多家常小菜,几人随意吃了一顿便饭,虽然没有山珍海味,但韶音却吃得津津有味。

    饭后,韶音托君诗魂给她准备几种药材,他很爽快的答应了。只是准备这些药材需要时间,所以不能马上给她,所以他就说等准备齐了药材,送到武尊王府,让陌紫皇转交。

    几种基本的药材,加上宫中御膳房的药材,韶音已经备齐了为韶乐治眼睛的药材。只等着他身上的伤势养好了,调整到最佳状态就开始治疗。

    “今日太晚了,就不练仙踪云步了,明日再练习。”

    陌紫皇将韶音和凤魅雪的东西放入马车之中,见到韶音走了这么久已经累了,没有叫她再练武。

    其实他也舍不得让韶音受累,他让韶音练习仙踪云步,也是为了她遇到危险的时候能够及时逃走,才能等到救援的人。

    “嗯,那明日再见。”

    韶音知道陌紫皇公务繁忙,如今北方遇到雪灾,他定然是更忙了。加上他还陪了她们大半天,想来回去之后又要熬夜了。

    想起昨夜他熬到那么晚,她也有些心疼。

    “明日再见。”

    陌紫皇点了点头,目光中透着几分不舍。

    花眠忧为了韶音的安全,没有找其他的马车夫,而是自己坐在前面驾车。

    有凤魅雪在车驾之上,韶音的安危,陌紫皇并不担心。

    马车一路飞奔,抵达了九重宫门。

    “伯母可有兴趣看一出好戏。”

    韶音走下马车,看到凤魅雪并不累,就开口问道。

    “有好戏看,那怎么能少了我呢!”

    凤魅雪兴致浓浓的说道,对于韶音所说的好戏,她心中也有几分了然。

    她听习秋说皇后将连日来宫女离奇死亡的案件,交给了韶音和紫阡陌处理。看来她这个准儿媳似乎有了什么妙计,她倒是很有兴趣。

    “那我们就同行吧!”

    韶音很喜欢与凤魅雪呆在一起时候轻松的感觉,她与其他人不一样。说不上哪些地方不同,但韶音心里总是有种她们是同一类人的感觉。

    也许是凤魅雪不拘礼节,行事风格挺像现代人,让她很有亲切感。

    韶音将马车里的包袱拿出来,一大堆是凤魅雪的,还有一大堆是她的。两人看着彼此买的大袋小包,不由相视一笑。

    凤魅雪让人把包袱送回帝凰宫,与韶音一同去了紫菱宫。

    一路上,但凡见到凤魅雪的侍卫,皆是露出了恭敬的神色。尤其是年长地位高的禁卫军,对她更是敬若神明。

    韶音知道以前凤魅雪肯定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在这些禁卫军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回到槿岚苑之后,韶音将今日买的东西放好,打开包袱之后,她发现了一件不是她挑选的东西。

    那是一根非常漂亮的月亮形状白玉簪,弯弯的月亮上点缀着青色玫瑰花,长长的星星流苏,镶嵌于玉簪末端,好看至极。

    这玉簪质地不是最上乘的,但那工艺与她买的其他簪子如出一辙。看得出是从那个摊子上买的东西,但她和凤魅雪都没有见到这根弦月玫瑰玉簪。

    唯一的可能性就是陌紫皇买的,这根簪子与她的东西放在一起,那意思非常明显,就是送给她的。

    “哇!好漂亮的弦月玉簪花,小皇皇打哪个角落找到这簪子的,看来用心的男人,就是不得了。”

    凤魅雪见到了这根玉簪非但没有不高兴,反而对儿子有长进感到高兴。

    “小皇皇就是闷骚,送人东西也不说一声,一定是遗传他爹的,这一点绝对不像我!”

    “可能是放错地方了。”

    韶音玉颜染上了红晕,温柔的嗓音,透着几分醉人的娇羞。

    “那臭小子做事一向谨慎,你看看我们两个挑的东西,他可是一件都没有放错,哪里有可能把簪子放错了。他只是怕你拒绝,所以就偷偷放进来罢了。”

    凤魅雪清楚陌紫皇的性格,这种事情明显就是他的风格。

    “你就收下吧,他一个大男人,总不能戴这个吧?”

    她好笑的说道,见到儿媳妇那惹人怜爱的模样,心中满意得很。

    那臭小子这么多年来,就这件事做得最让她高兴了。

    韶音闻言握着这根玉簪,最终还是收了下来,对于陌紫皇的心意,她也是知道的。

    “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

    玉簪之上星月相伴,其中的寓意,让她芳心轻颤。

    外面的天色越来越暗,今夜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她手中的弦月玉簪,犹如最璀璨的月华,在烛火中折射出玉质光芒。

    “小姐,一切都准备好了。”

    花眠忧走进来,开口在韶音的耳畔说道。

    “好的,我知道了。”

    韶音小心翼翼地收起簪子,淡淡的应了一声。

    她朝着凤魅雪看了一眼,她就明白了彼此的意思,换了一身夜行衣,朝着外面走去。

    深夜的皇宫,看上去阴森森的,尤其是这样无月的夜晚。

    雪化开之后,御花园中吹来的寒风,让人浑身发颤。

    原本幽静无人的御花园之中,突然出现了一盏灯。

    寒风之中,宫灯似乎随时会灭掉一般,忽明忽暗的光芒,照着那手执灯盏的宫女身姿分外纤弱。

    “呼——”

    一阵寒风吹袭而来,宫女手中的帕子顿时被吹飞了。

    她连忙提着灯追了过去,终于在湖边的一簇草丛上找到了绣花的手帕。

    就在她要起身离开的时候,突然见到了湖里伸出了一只苍白的手,抓住了她的脚。

    还没等她呼救,就闻到了一阵甜香,她的身体一软,就倒在了地面之上。

    一道模糊的魁梧身影,从湖中爬了出来。

    就在那个男子爬出来,伸手要朝着地面上的宫女抓去的时候,四面八方陡然亮起了火把。

    男子见势不妙,立刻伸手掐住了宫女的脖子。

    “不许过来,否则,她就死定了。”

    男子知道自己中计了,心下骇然,立刻抓住人质。

    埋伏已久的皇宫禁卫军手持火把逼近,火光照亮了那男子被烧得看不清模样的脸。

    韶音和凤魅雪见到人犯落网,也从黑暗之中走了出来。

    见到这么多人,男子脸上也露出了疯狂之色。

    “你们再过来一步,她就死定了。”

    就在他发疯般要掐死那名宫女的时候,原本昏迷的宫女陡然睁开了眼眸。手指快速地朝着他身上的穴位点去,一下子就将他定在了原地。

    “谁死定了,还要走着瞧。”

    打扮成宫女模样的花眠忧,拍了拍衣裳上面的尘土,缓缓站起身来。

    男子见到这个宫女不仅没有被迷晕,而且还点了他的穴,眼底充满了恐惧之色。

    “把人犯压下去,立刻通知丞相大人夜审。”

    韶音见到事情出乎意料的顺利,也露出了放松的笑容。她原本还担心花眠忧的安危,但她自己却是自信满满,如今看来是她多虑了。

    “你怎么做到让那人犯自投罗网的?”

    凤魅雪知道此局必定是韶音设下的,但她如何知道那人犯会在这里出现,并且会对这个宫女下手?

    “其实很简单,我发现几个死者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她们的生辰都是这个月,年纪也都是十几岁。所以我就猜测对方要找的人,很可能是与生辰有关,所以我就命人去散播一个消息,就是我身边新入宫的宫女生辰就是今日。”

    韶音缓缓的说道,她知道对方应该是极其熟悉皇宫里的宫女情况,所以让其他人假冒的话成功的可能性很小。她就只能伪造出花眠忧的生辰是今日,并且让户籍处也做了一份备案。

    “那为何是选在湖边?”

    凤魅雪继续问道,对于韶音观察细致入微也感到颇为惊讶。

    “我曾经与死者身前的朋友交谈过,她们提到过一个共同点,就是死者身上都有湖藻。我就猜到凶手很可能藏身在湖中,如今湖水低,在夜晚有人藏在湖里,也看不清楚。”

    韶音边走边回答凤魅雪,也将案情的线索梳理了一遍。

    “我在湖里见到了死者的荷包,应该是凶手丢下去的。”

    “你看到了其他人不曾发现的东西。”

    凤魅雪听她几句简单的分析,就顿时明白了。同时,她更佩服这年轻姑娘的聪明与敏锐,虽然只是几个微不足道的东西,但她却做了大胆的猜测,并且马上行动,制定出这个请君入瓮的计划。

    “凶手会在这个湖边出手,想来不是意外,而是你透露出的路线吧。”

    她知道定然是韶音散播出那宫女晚上会从这里回槿岚苑,对方才会选择在这里埋伏的。

    “从皇后的茉雪宫回槿岚苑最近的路线可不就是这条吗?加上这里只有一个湖,如果对方要下手,那只有可能是此处了。”

    韶音微微一笑,对于每一步都算得很清楚。她提前给花眠忧服下了秘药的解药,她没有去见过那些尸体,但却知道她们中了什么毒。因为在她们出事的地点,都泛着一种挥之不去的花香。

    另外,宗卷上描绘着她们死亡之后,各个面若桃花,宛如醉酒,故而她知道那迷药正是醉美人!

    原本一个简单的案子,之所以扑朔迷离,是因为醉美人这种迷药非常罕见。一旦中了这种毒,就会浑身乏力,完全陷入昏迷之中。这种药也有些催情的作用,故而那些宫女都没有反抗的迹象。

    她明白了作案的手法,但却不明白对方到底为何要对这些宫女下毒手。这一切答案只有审问过凶手,才能知晓。

    当夜,还没有入睡的丞相紫阡陌,就连夜赶到了天牢之中。

    听传报的人说是连环迷案的杀人凶手已经落网,她顿时惊讶不已,听到是韶音设局所破,她再度对这个女子越发欣赏。

    一入天牢,她就被风七里带到了审讯重犯的刑房,见到蝶后凤魅雪也在此处,她立刻恭敬地行了个礼。

    “阡陌见过太上皇后!太上皇后万福!”

    “这里没有外人,阡陌不必多礼。梦柯的身体好些了没有?”

    凤魅雪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缓缓地开口问道。

    “义父身体尚佳。”

    紫阡陌恭敬的回答道,她的义父兰梦柯,也就是前丞相,曾经就是跟随天策帝君和蝶后。之后因为身体抱恙,所以便隐退了。

    其实她明白,义父不过是功成身退,免得功高震主,引得帝君猜忌罢了。

    义父是个聪明人,一直以来都是。

    “他是清闲了,苦了你!”

    凤魅雪温和的说道,对于兰梦柯一手栽培出来的紫阡陌,她也很是看重。

    “臣不苦,日后有帝医大人相伴,臣的清闲日子也要来了。”

    紫阡陌笑着说道,走到韶音的身边坐下。她们两人都是正一品官员,韶音虽然名义上是帝医,但本事却不在她之下,两个人倒是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丞相大人过谦了,韶音不过是闲云野鹤罢了。”

    韶音谦虚的说道,安静地坐在审讯官员的位置上,看着被五花大绑的男子,目光清冷。

    “咱们两个也不用说客套话了!审案要紧!”

    丞相紫阡陌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开始进入正题。聊天的机会以后很多,但这个大案却是拖不得。

    “嗯。”

    韶音点了点头,没有开口插话,而是让紫阡陌主审。

    她们两人共同办理此案,她也不想独占功劳,锋芒太露。她已经设计抓到了杀人犯,那后续的事情,相信紫阡陌会处理好的。

    “你叫什么名字?”

    “你为何熟悉宫中的宫女情况?”

    “为什么要对宫女下杀手?”

    “你有什么目的?”

    “背后有什么主谋?”

    “”

    只是让她意外的是,那个男子倒也硬气,无论紫阡陌问什么话,他都是闭口不言。

    哪怕是动了刑,他还是一句话都不说,让天牢的气氛一下子就陷入了僵局。

    只是除了韶音之外,紫阡陌和禁卫军统领风七里都没有露出担忧之色,而是继续一个一个问题问下去。

    到了最后,紫阡陌直接挥了挥手,那男子就被拖了下去。

    期间,那男子一句话都没有说,但紫阡陌却没有再问的意思,让韶音目瞪口呆。

    “他什么都没有说,现在该怎么办?”

    韶音也看出那男子很难缠,寻思着要不要下一点药,让他直接招供得了。

    “谁说他没有说的,他在心里都招了。”

    紫阡陌很认真的说道,态度一点不像是开玩笑。

    “他心里的话,我们哪里知道!你知道?”

    韶音无奈地耸了耸肩,不明白她哪里来的好心情,还在寻思着下那种药效果更好。

    “他心里想什么,我当然不知道啊!”

    紫阡陌微笑着说道,那淡定的样子,让韶音再度跌破眼镜。

    “那你还一副轻松的模样?”

    韶音哭笑不得的看着她,这案子的凶手虽然抓到了,但背后的罪魁祸首,却还有可能逍遥法外。

    她总觉得这案子的背后,应该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如果没有查出来,那这个案子也不算是了结。

    “我虽然不知道他心里想了什么,但有人知道!”

    紫阡陌朝着蝶后凤魅雪看去,脸上神情愈发恭敬,拱了拱手说道。

    “还请太上皇后明示!”

    “呃——”

    韶音张了张嘴巴,不明白紫阡陌为何要凤魅雪明示。

    难道?

    她想起紫阡陌说凤魅雪知道那人心里想什么,脑海中似乎有一道灵光闪过。

    “梦柯看人最是透彻,连本宫会读心术都知道。”

    凤魅雪微微一笑,那一双洞悉世间一切的眼眸,深邃如洪荒宇宙,广阔深远,让人如何也看不透。

    她平静的话音,霎那间打破了韶音心中的平静。

    读心术!

    这该是有多么逆天的女子!

    难怪每次她觉得凤魅雪在看她的时候,自己好像是完全透明的一般,在她那明澈的目光下,什么都无法掩藏。她原本觉得是自己太过敏感了,但如今看来,并不是她的错觉。

    只是能够读心,那身边的人,有什么想法,她是全部都知道了。只要她想知道什么,她一双眼睛就能够看出来。

    “好了,本宫也不卖关子了,真正的元凶,其实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你们猜猜是谁?”

    凤魅雪说完这句话,目光朝着天牢的角落看去,唇角勾起了一抹危险的弧度。

    韶音听到她的话,脑袋上冒出了一片乌云,她明明就在卖关子!

    -----